他乡居

少年读诗学堂下,未解香罗帕。青年小说客途中,悲欢离合一梦都成空。而今散文读亦写,尝尽五味子。笙箫管笛听昆曲,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许。——调寄《虞美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222
  • 开博时间:2014-04-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第二十出、寒烟带水

  

(末扮王骥德箬笠蓑衣上)

【新水令】箬笠蓑衣一老翁,绿水垂纶张子同。寄畅青山翠,震泽烟雨濛,鹤寿松龄,看几度夕阳红。

老夫王骥德,这一生贪恋花酒,笑傲风尘,心有灵犀,身外无物,早已忘却了哪年哪月来到这红尘之中,更不知道哪日哪时再重回那无上妙境,至了仙都。话说自万历二十六年,临川汤义仍罢归玉茗堂,作出了那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牡丹亭》以来,顿使这曲坛一时洛阳纸贵,几令《西厢》减价,又吴江沈伯英改易其字句之不协者,惹的那一把火烧了乌巢、烧了博望、烧了新野、烧了赤壁、烧了连营、烧了藤甲,却最终都被浇灭在上方谷中,说什么三分天下,到最后终不免重归一统。万历三十年、三十一年,李卓吾、紫柏先后坐化涅槃,三十三年,屠长卿谢了昙花,三十八年,沈宁庵埋了龙泉,四十二年,梅禹金断了命缕,四十三年,汤义仍熟了黄粱,四十六年,吕天成绝倒不起,四十八年,臧晋叔也追随大行,好笑这千古风流人物,只剩下我老王一个孤苦伶仃。(以水照影介)唉,老王老王,你看这水中之影呵!

【驻马听】皓髯盈盈,却峻骨清奇面如童。这都缘你呵,心自空明,枉费那鞠躬尽瘁,诸葛孔明,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九出、那人却在

  

(末扮王骥德上)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白发苍苍王伯良,可怜无私作红娘。无可奈何花落去,惹下离人泪两行。老夫,王骥德,字伯良,又字伯骏,号方诸生,别署秦楼外史,浙东会稽人氏,师从徐文长,一生浸淫曲学,与同乡孙世行、吕玉绳、吴江沈伯英过从甚密。你道我为何唱一曲晏元献的《浣溪沙》在这里,这都缘于十三年前,某一不小心牵了一根红线,把吕玉绳的宝贝儿子吕天成的小蹄子和吴江沈美人的老蹄子系在了一起,却奈何,沈美人多愁多病,天不假年,花甲未满,乘风归去,惹的那小吕呵!

【前腔】只为多愁多病身,平生回首暗消魂,绣榻闲情再无频。一去无踪无限远,几度垂泪向晚春,眼中再无一个人。

(小生扮吕天成病容上)

【蝶恋花】一溪绿萍碧水浸,黯云浓凝,风微难成阵。堤上柳花时正嫩,黄昏一罩烟雨润。湖上燕子水中晕,一棹归舟,惊破离人恨。云销雨歇心犹闷,今夜更向何处问。

澹澹吴江,镇日东流。抽刀断水,举杯销愁。孤雁嘹唳,人独倚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八出、菡萏香销

  

(外扮沈璟上)

【清江引】平生属玉一十七,无一惹泪垂。呕心沥血是,九宫十三曲。只可惜这残生呵,料难过这一甲子。

梦曳小窗影,枕浸泣露寒。澄江映明月,萧风惊暮蝉。某,沈璟,少年进士,壮岁归里,平生致力曲学,在这吴江之畔,属玉堂中,翛然已有二十一年。某这一生呵,在朝则勤勉与君,在野则慎独于身,此生惟独后悔一件事,就是不该惹那个人呵——

【新水令】泣血一部荼蘼事,拗折天下人嗓子。鱼雁无凭据,山上木有枝。这一番争执,非我意欠谁知。

事已如是,悔之何及,这后事惟待后人去评论也。且喜有绍兴吕玉绳之子天成,自万历二十五年,未及弱冠即以师事某,先咨以传奇戏作,后又助某改订《南九宫十三调曲谱》,更难能可贵,于万历三十一年效钟仲伟故事作《曲品》一部,辑录宋元以来南戏传奇作者一百五十余人,作品一百九十余部。尤令某惶恐,尊某为上上品第一,竟列于临川汤海若之前,这如何当得起也!

【隔尾】吕君,天成,你可还记得那一年春天,延平津畔还须到,料龙剑应难终剖,我欲向词场解赠虔刀。天成,吕君,为师年来病笃,每况愈下,我已托王伯骏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七处、玉龙哀怨

  

(生扮汤显祖上)

【唐多令】芦叶满汀州,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易曰:亢龙有悔,故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已,则智明而行无过矣,故韩昌黎名愈字退之,刘龙洲名过字改之。某,汤显祖,少年意气,不从江陵,壮岁豪气,飘篷徐闻,到老来又负气,惹起了这曲坛争鸣。自罢居玉茗堂,作《还魂记》,一时广播天下,吾友臧晋叔、孙世行、吕玉绳皆予以增删润讫,以便吴歌,更有吴江沈宁庵更易为《同梦记》,某一时怒火中烧,拍案而起,惹起这曲坛风起云涌,使天下为文为曲者皆知汤沈之事,唉,真教人无言也!

【清平乐】吟风弄月,堪故园花谢。不尽残生总溟灭,暮春几点鹈鹊。琅苑一纵芭蕉,古驿只横渡桥。谁解琴中泣涕,他山为错琼瑶。

近闻沈宁庵承常州蒋孝《南九宫谱》及陈、白二氏《旧编南九宫目录》、《十三调南曲音节谱》之志,遍览南戏、传奇八十余部,集南曲曲牌六百五十二支,又在十三调五百〇三支旧曲中辑补曲文六十七支,订其来历、句式、板拍、四声、韵辙,吕玉绳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六出、曲之歌者

  

(净扮孙如法,丑扮吕胤昌上)

【蛮牌令】(丑)一霎时天昏暗,刹那间地惨然。这两个玉人呵,口水战,果真掀起了惊天大波澜。是与非怎分辨。这边厢才投飞丸,那边厢似火烧屁股直窜,忙不迭左传右牵,乐煞我观火隔岸。

【前腔】(净)论曲子歌者先,论文辞才斐然。这几个回合呵,一二三,甚于那前后七子在曲坛。优和劣怎分辨。看吴江璧合珠联,未必敌的过那涓涓临川,老弟呀,你只知观火隔岸,欠谁来收拾这月缺花残。

(丑)不妨不妨,老哥,你看这书有《书品》,画有《画品》,棋有《棋品》,诗有《诗品》,自祖师爷唐三郎至今已有近千年,也没人来作一个《曲品》,你我兄弟胡吃海喝这么多年,饱倒是饱了,学却没学到个啥子,更别提品了。自古道乱世出英雄,我们两个既做不了英雄,搅和他一个乱世出来也是有功滴!(净)说的倒也有理。老弟呀,自从上一次你我把沈美人的《唱曲当知》寄给汤美人,汤美人读后嗤之以鼻,回书道“唱曲当知,作曲不尽当知也。”沈美人坚持“宁律协而词不工,读之不成句,而讴之始叶,是曲中之工巧”,因改易《牡丹亭》字句之不协者为《同梦记》,你我兄弟不远千里来到临川,亲自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五出、鱼雁无凭

  

(净扮孙如法、丑扮吕胤昌上)

【梨花儿】(净)日照香炉生紫烟,飞瀑出浦水溅溅。(丑)桥下游鱼一大片,嗏,让我来寻思一个,啥子做法最好吃,焖烧爆炒溜酥煎。(净)鱼儿已游走了!

【前腔】(净)李白斗酒诗百篇,夜饮东坡醉复眠。(丑)空中又来一群雁,嗏,让我来寻思一个,啥子做法最好吃,烤焗烩炖蒸煮汆。(净)雁儿也飞走了!

(丑)只落得饥肠辘辘五更天。(净)诶,现在分明是大白天哩!(丑)后悔五更天没听见鸡叫,要不然捉一只来吃吃。(净)老弟既然饥饿,老哥与你一起得月楼去。(丑)哦也,有劳老哥,就请先行。(净)行行去去。(丑)去去行行。(净)小子,孙如法,字世行。(丑)小子,吕胤昌,字玉绳。(净)我们两个既是姑表兄弟,又是大舅妹夫。(丑)更兼两榜进士,同朝为官。(净)吃酒。(丑)拍曲。(净)马吊。(丑)美女。(净)舒服。(丑)有趣。(坐饮酒介)

【绕池游】(生扮沈璟上)震泽烟漫,属玉吴江畔,看杨花逐舞凌乱。推杯换盏,羊毫拂紫砚,细分繁弦急管。

某,沈璟,字伯英,万历二年进士,宦海浮沉一十五年,于万历十七年,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四出、梦梅折柳

  

(生扮汤显祖上,自语介)借问后房子弟,今日敷衍谁家故事,哪本传奇?《杜丽娘暮色还魂记》。原来是这一本传奇,待小子略道几句家门,便知戏文大意。(翻书介)

呀,你看何大抡辑《重刻增补燕居笔记》卷九载:“昔日郭华偶逢月英,张生得遇崔氏,曾有《钟情丽集》《娇红记》二书。”郭华偶逢月英,张生得遇崔氏,这分明是《留鞋记》、《西厢记》两本故事,怎的犯如此错误,又晁瑮《宝文堂书目》载《杜丽娘记》,皆杂乱无章,不堪读也。晋陶渊明《搜神后记》与南朝刘敬叔《异苑》中有类似故事,且杂糅之!

【汉宫春】杜宝黄堂,生丽娘小姐,爱踏春阳。感梦书生折柳,竟为情伤。写真留记,葬梅花道院凄凉。三年上,有梦梅柳子,于此赴高唐。果尔回生定配。赴临安取试,寇起淮扬。正把杜公围困,小姐惊惶。教柳郎行探,反遭疑激恼平章。风流况,施行正苦,报中状元郎。正是:杜丽娘梦写丹青记。陈教授说下梨花枪。柳秀才偷载回生女。杜平章刁打状元郎。

【玉楼春】就着这孤灯豆焰连纤影,写下这野月清霜即离韵。则待无眠短寐梦来语,恰便是长醒将醉酒已尽。这手中枯笔还书相识句,欠何枝可依呵,寒鹃犹啼旧时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三出、牡丹亭梦

  

(生扮汤显祖上)

【蝶恋花】忙处抛人闲处住。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玉茗堂前朝复暮,红烛迎人,俊得江山助。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一线明空鸡啼晓,五更待漏不辞早。夜来重读西厢记,道是名利蜗须角。某,汤显祖,自万历十九年贬官徐闻,会张嗣修与雷阳,未几改调遂昌知县,遽尔五年转瞬即逝,期间先后有紫柏上人、屠长卿自远方来,又会公安三袁于京师,时中郎补吴县令,未期年即挂冠而去。思及万历十八年,会紫柏上人于邹南皋家中,那一番出世入世之争,现而今正应了陶靖节之诗也。

【八声甘州】叹尘网误入,早卅年有余。辋川迟暮、稼轩带湖,文昌桥外祖居。新买旧宅连家塾,执纤纤垂柳戏池鱼,桑榆,早则是西风愁起看芙蕖。

昔梦百泉先生曾与我一偈,云:得山水气,凌寸虚沾裳山巅。梦梅折柳,争雌雄终归萧然。一生四梦,得意处惟在牡丹。未履吴门,看后世最嘱昆山。万历二十三年,紫柏上人自杭州经龙游到遂昌来看我,于离城六十里赤津岭题诗曰:汤遂昌,汤遂昌,不住平川住山乡。赚我千岩万壑来,几回热汗沾衣裳。正应了这第一句偈子,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二出、烟花易冷

  

(生扮汤显祖上)

【点绛唇】凤仪箫韶,奎娄胃昴。真堪笑,奉皇帝诏,六科十三道。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某,汤显祖,去年隆冬,初会达观禅师于邹元标家,他云我受性高明,欲度我出世,某一时性起,带发受记,法号寸虚。虽则受记,怎去得这入世之心。春二月廿日,有蓬星现于胃、室、壁间,吾皇万岁下诏群臣进言,吾一时兴起,草《论辅臣科臣疏》直达天庭,不料触怒当朝宰辅,迁某为徐闻典史,正是:

【折桂令】漠黄云湿透棉裘,正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怕甚么韩退之揭阳潮阳,柳子厚永州柳州,更有那苏子瞻惠州儋州。罢征鞍,还乘孤舟。背北斗,且叙旧游。任他风拍小帘、寒水白鸥。看番鬼玲珑通事,荡涠洲又寄廉州。

飘篷半岁,终以到得雷阳地面。且喜知县熊大人与某有同乡之谊,助某建贵生书院,正好效苏子瞻故事,授诗书于不毛,播礼仪于大荒也。又早则是七年前,圣上责先首辅“专权乱政,罔上负恩,谋国不忠”,闻张敬修不堪受辱自绝,张嗣修、张懋修皆长流边地。想当初,某少年意气,不从首辅招致,以与十年中兴大计失之交臂。时如白驹过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一出、紫柏论道

  

(末扮邹元标上)

【临江仙】夜闻寒鸦悔巢未,间发折竹两声。放目小窗疑月明。久知冬雪至,复觉锦衾冷。披衣呵笔书一纸,倚门低唤飞鸿。送书西村茅檐中。天寒有无御,可来饮一盅。

某,邹元标,字尔瞻,号南皋,江西吉水人氏,万历五年进士,宦海沉浮,现任南京刑部员外郎,常有挂冠之意。适此隆冬季节,有紫柏上人来此,兼与某同乡临川汤义仍友善,不免邀请二人与舍下相聚,共醅绿蚁、戏乳分茶则个。道由未了,二公早到。

(生扮汤显祖、净扮紫柏上)

【前腔】(生)莫笑身上褴衣褛,五内具自空明。穿梭红尘戏游龙,不解章台累,漫嗟待漏躬。(净)无意古寺青灯苦,笑扣禅院老钟。嘻罢僧规踏歌行,斜里倚晚照,仰间啸长空。

(末)义仍兄,连日来久失问候,一向可好?(生)俱安,多劳尔瞻兄关照,今日不知何事,劳尔瞻兄相邀下榻?(末)你不见有一位慕你名而来的上人在此哩!(净)汤先生,贫僧稽首了!(生)晚生还礼,晚生一向身在俗世,有失见教,敢问上人仙居何方,尊号如何称谓?(净)先生啊,你不认识我,我可早认识你哩!

【北寄生草】记得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出、神交卓吾

  

(生扮汤显祖上)

【双劝酒】刺股悬梁,凿壁借光,雪映风霜,支煞萤囊。只为这黄金榜上,空辜负翰墨书香。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某,汤显祖,官居南都太常寺博士,有事大吕黄钟,无事笙箫管笛。向前旧作《紫箫记》一直未完,今观之,檐芽高啄,人读之皆曰晦涩。南都多暇,乃更为删润讫,名《紫钗记》,正是:

【西江月】堂上教成燕子,窗前学画蛾儿。清歌妙舞驻游丝,一段烟花佐使。点缀红泉旧本,标题玉茗新词。人间何处说相思?我辈钟情似此。(写介)

古来文字,自仓颉观天地鸟兽以来,先有甲骨,后有金石,又有竹木,直至蔡伦造纸,毕昇活字印刷以来,文章典籍,翰如沿海。我朝成祖皇帝,曾命内阁首辅、翰林院大学士解文毅公历时六年,纂《永乐大典》,为亘古未有之盛事。近闻福建有个李百泉先生,撰《焚书》六卷,吾想自秦始皇听命李斯,梁元帝兵败江陵以来,历朝历代,皆重文章,再未闻焚书事。昨日有朋自姑苏来,已央其遍寻其书于我骀荡,且展卷观之。(读介)

【八声甘州】呀,这数封书答,两卷杂述,几篇读史,恁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九出、晋叔小史

  

(生扮汤显祖上)

【谒金门】春迟暮,云凝一川烟雨。漫点沙洲玩鸥鹭,酥浸满城絮。山枕握卷懒语,画廊弄弦时误。周郎不知春将去,长是解钟吕。

何意风来三月熏,百无聊赖总昏沉。过来杨柳不知色,早向枝头飞素云。某,汤显祖,少小为文,五岁能诗,师从近溪,弱冠中举,怎奈之后接连一十二年科场失意,自伤仲永,人笑江郎。幸于万历十一年以三甲第二百十一名进士及第,不至于皓首穷经,空老林泉。先观政于礼部,后迁南都太常寺博士。在此六朝古都,秦淮胜地,迩来已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昨日已蒙吾友藏晋叔相邀,清凉山上看花去者!

(小外扮藏懋循,小生扮周小史红衣上)

【花心动】(小外)碧云红叶,去岁卧看栖霞。(小生)窗含西岭,门泊东吴,恰才剪烛闲话。(小外)秦淮灯影方眠罢,清凉山上来看花。则待五湖筑金屋,长醉馆娃。

[鹧鸪天](小生)阮郎归来喜迁莺,绕池游看玉芙蓉。沽美酒坐西地锦,红衲袄乘风入松。(小外)醉扶归,剔银灯。川拨棹打混江龙,海棠春抱亭前柳,柰子花开一江风。

(小外)某,藏懋循,字晋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八出、长卿东邻

  

(末扮王骥德上)

【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老夫王骥德,一生中叨叨经史,到头来皓首童生,无缘秦宫汉阙,最爱大吕黄钟。管他什么《西厢》、《琵琶》,更有甚《千金》、《精忠》,你道我为甚唱一曲《越人歌》在这里,你不知道,自娈童始于皇帝,有安陵龙阳,又有分桃断袖,到后来魏晋六朝,这兔儿之事,绝不亚于女子。圣朝自太祖皇帝以来,文成武德,民殷国富。自两京而江浙,播闽粤而湖广,真如柳三变说的“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羌管弄晴,菱歌泛夜。”继而南风大炙,太仓王凤洲曾撰《艳异编》一部,辑录有南朝陈子高事,吾老王读之,意犹未尽,乃更敷衍为杂剧四折。有礼部主事屠长卿、西宁侯宋世恩,皆我辈中人,今日在宋小哥家里冠裳雅会,就要演这本杂剧。道由未了,二公早到。

(净扮屠隆,小生扮宋世恩上)

【薄幸】(净)滕王歌歇,黄鹤踪杳。(小生)正雨肥梅子,莺雏凤老。(净)看台城柳绿,秦淮月晓。(小生)还依金樽檀板,纵歌八声水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七出、沈郎多病

  

(生扮沈璟上)

【一剪梅】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丝绦,春风剪刀。一去阳关诉琴箫,欲挽长条,驻马江皋。

小生姓沈名璟,字伯英,吴江人氏,乃南朝沈约之后。当年先祖历仕三朝,文章经史学冠天下,更兼创四声八病之说,为后世诗词曲赋之鼻祖。传闻先祖暮年腰瘦,南唐李后主有“沈腰潘鬓消磨”之句。小生自幼体弱,更兼形容昳丽,人皆言有先祖遗风,唉,料想以自身之腐草荧光,怎及得先祖之当空皓月。且喜已于弱冠之年进士及第,忝授兵部职方司,自当戮力朝廷,方不辱先祖之英明也!

【前腔】一水蒹葭倚琼瑶,莫辞辛劳,休把絮抛。妙年未许向蓬蒿,厥贡苞茅,翰墨笔刀。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昔有班仲升投笔从戎,后又有宋太祖偃武修文,这文武之事,实则在于治乱。圣人云,兵者不利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是故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也!说到这文章之事,我泱泱中华数千年呵!

【锦缠道】春秋中,百家言纬编十三经。更两汉马融毛亨。管甚的世说新语,子建刘伶。可堪羡流觞曲水,映带兰亭。暮先君创永明。恁的绮丽雅清。又谁料这骈四俪六,起八代昌黎公。唐风宋风。又则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六出、梅开香雪

  

(生梦介)

【懒画眉】(生扮梅鼎祚上)子猷移步最豪情,野王三弄更从容。山园暗香与疏影,相依林和靖,黄鹤一曲吹玉龙。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小生姓梅,名鼎祚,字禹金,宣州人氏,客游南都,与同乡沈君典、龙宗武等同窗,更兼临川汤义仍为伴,诵秩秩斯干,比青青子衿,采参差荇菜,俟我于城门。他最爱我这祖宗传下来的姓字,恰昨夜风雪,西山梅花绽放,故相约踏取,怎的这时节还不见到来?

【前腔】(生扮汤显祖上)苔枝缀玉翠禽同,不劳独倚客相逢。孤山寺北贾亭东,棒杀林和靖,鹤飞去兮向彭城。

小梅舒庭隅,夜雪来凋零。热汤暖烘烘,花谢水流红。某汤显祖,共宣城小梅禹金,客游南都,白日放歌频纵酒,青春作伴不还乡。昨夜风雪,相邀西山踏雪寻梅,故而早起,却不料他已然在那里了。正是:莫道我行早,更有早行人。

【前腔】(梅)含章殿里一种情,明妃一去冢青青。一罩树影小窗横,淡墨自盈盈,任尔东南西北风。(见介)

(汤)啊,禹金兄,久候了,你到的恁早!(梅)冬眠不觉晓,没有蚊子咬,汤贤弟,你又睡过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9-18

小奋青滤pe

2020-09-15

费尔奇圆

2020-06-04

mukj049

2020-02-24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