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荔红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所有文字图片,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各种纸质、电子、网络媒体,一经发现,当追究侵权。联系信箱:zlhong2009@126.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2908349
  • 开博时间:2004-06-23
  • 博客排名:第45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五哥

2017-08-16

洪忠佩

2017-08-11

敬一兵2017

2017-07-10

意彷徨1

2017-07-08

ying0520

2017-06-0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梵高在阿尔的作品[图]

  

  梵高在阿尔的作品[26幅图]
  
  在贴我去法国阿尔拍摄的照片之前,先贴一组梵高在1888年到1889年在阿尔的作品。重读《亲爱的提奥》,依旧感动。真是喜欢极了,伟大的色彩!!而他生前被贫困、病折磨,为颜料、画布、房租、食物等等发愁。他指望〈向日葵〉等作品每幅能卖500法郎,已经是天价!他每天的消费只有5法郎以内,月租房子是15法郎。
  
  1。麦田
  


  2。播种者
  


  3。向日葵
  


  4。星星闪烁的夜晚
  


  5。夜间咖啡馆
  


  6。一幢房子后的花园
  


  7。柳树间日落
  


  8。李花开放
  


  9。丝柏树下二女子
  


  10。花瓶里的夹竹桃及书
  


  11。鸢尾花
  


  12。文森特在阿尔的卧室
  


  13。花园里的花
  


  14。罂粟花田
  


  15。月亮升起时的风景
  


  16。杏花绽放
  


  17,阿尔雪景
  


  18,阿尔麦田日落
  


  19,阿尔的桥
  


  20。文森特在阿尔的黄房子
  

分类:图片 | 评论:12 | 浏览:59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欧游篇:法国阿维尼翁[图]

  欧游篇:法国阿维尼翁[图],荔红摄
  
  阿维尼翁值得细细逛,静谧而古朴,应该住在这里,饱满的阳光。12世纪断桥横跨罗纳河,14世纪的城墙5000米,环绕一圈应不花多少时间。弄堂小巷光影斑驳。1309年,教皇克雷芒五世从罗马迁居阿维尼翁,所以这里有教皇宫,堂皇庄重,巨大土方砖墙,其中安葬有九位教皇,直到1377年,教皇格雷戈里一世将教廷重新迁回罗马,所以,除了梵蒂岗外,阿维尼翁也是朝圣之所。若是六月,薰衣草花开,满城香气。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葡萄、香料与阳光。还有画家、作家。教皇宫的博物馆,收藏有珍贵的祭坛画,特别是波提切利的圣母圣婴图。阿维尼翁画派也有重要影响。我们晚上住的地方,离毕加索在此的住地不远,1906年,他的《阿维尼翁的少女》是其走向立体主义的转折性作品。
  
  1。阿维尼翁的傍晚
  


  2。从山上俯视教皇宫全景,气派非常大。人如小蚂蚁。
  


  3。教皇宫左侧
  
分类:图片 | 评论:1 | 浏览:3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欧游篇:法国里昂[图]

  欧游篇:法国里昂[图],荔红摄
  
  我非常喜欢里昂。因为他够旧,且保存较好。据说公元前43年就建,属于古罗马的高卢区域。山顶有富维耶古罗马剧场遗址,有富维耶圣母院,山下有天主教主教堂、圣乔治教堂,最早建于6世纪。人少,我徘徊在圣母院,烛光黯淡,氛围肃穆,钟声响起,潸然泪下。里昂,罗纳河和索恩河并列交汇。气派很大。法国人都在街上吃饭、闲谈,满满的。《小王子》的作者、安托万·德圣埃克絮佩里出生在这,絮絮叨叨地他用温柔的口吻写一个给大人看的童话。拉伯雷也出生在这,《巨人传》,喝喝喝的开场,可怪的是,天主教主教堂就在这里。还有一个,《放牛班的春天》那个童声合唱团,是里昂的吧,动人的音乐和电影。电影博物馆。
  
  1。里昂街景
  


  2。这应该是白苹果广场,路易十四的雕像,我拍摄时候,一个头发奇怪的男子坐在下面
  


  3。富维耶古罗马剧场遗址,位于福尔维山丘上。据说建于公元前15年前后,据说可容3万观众,公元2世纪时,剧场空间内又增加了11,000个座位。我们到时,正有人在装灯光音响,还可以用于露天音乐会。
分类:图片 | 评论:3 | 浏览:3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息]首届中国南方艺术奖发布

  [荔红按] 曾蒙办的"中国南方艺术"首届中国南方艺术奖隆重发布
  
  由中国南方艺术网举办的中国南方艺术奖首届评选活动2012年12月31日发布。王琪博、张强、陈小蘩、颜歌、《蒋公的面子》、周伦佑6位获得首届中国南方艺术奖。据悉,中国南方艺术奖每年举办一次,由当年年底颁布。其“公正性,先锋性”的风格独树一帜。参选者由著名美术家、评论家推荐,对在文学美术领域做出突出贡献者进行表彰。
  
  具体连接地址:
   http://www.zgnfys.com/a/nflx-38840.shtml

中国南方艺术 主页: http://www.zgnfys.com/
分类:朋友 | 评论:0 | 浏览:30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泉州[图]

  在泉州[图9张],荔红摄
  
  1。泉州街上等车
  


  2。弘一法师圆寂于泉州,这是他的最后遗墨:悲欣交集。十来年前我在清源山见到这个石刻,徘徊不去。故地重游,留影一张。悲欣交集。
  


  3。清源山的这尊老君岩,是我深喜,雕像的老子,似迷惘,似洞彻,似孩童的新奇,似老者的了然。
  
分类:图片 | 评论:3 | 浏览:2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部》2013年第1期封面目录

  


  封面影图:帕米尔高原石头城遗址(黄永忠/摄)
  
  西部头题·美国西部
  
  阿库乌雾:西部美利坚(诗歌)
  黄发有:被囚禁的“天使”(散文)
  盖瑞·斯奈德诗选(杨子译)
  杨子:他从未垮掉———对话盖瑞·斯奈德
  孙萌:风的呼吸与死亡芭蕾:美国西部片(评论)
  卢炜:生活在别处(散文)
  
  小说天下 栏目主持:黄梵
  
  宇文正:台北故事
  傅友福:老宅
  萨朗:干地
  马号街:光明之地
  
  一首诗主义·诗集选粹
  
  张曙光/ 文乾义/ 王明韵/ 姚辉/ 续小强
  陈家坪/ 马莉/ 荣荣/ 叶玉琳/ 唐力/ 李建春
  高星/ 邓万鹏/ 梁雪波/ 育邦/ 江离/ 飞廉
  张成德/ 朱夏妮/ 酆云/ 阿尔达克
  
  跨文体 栏目主持:赵荔红
  
  祝勇:宝藏
  江少宾:乡村响铃
  庞培:口琴曲
  
  维度 栏目主持:耿占春
  
  王家新:“伟大的嘴仍在歌唱”
  吴晓东:“茶话”与“咖啡座”:海派散文的都市语境
  倪联斌:莫言带回的奖品
  
  周边·扎加耶夫斯基小辑 栏目主持:高兴
  
  [波兰]亚当·扎加耶夫斯基:中心不固定(外二篇)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诗选(李以亮译)
  李以亮:从利沃夫到克拉科夫
  
  


  封二“作家影像”、封三“视觉·记忆”
  
  
  
分类:西部 | 评论:0 | 浏览:16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欧游篇:瑞士鲁塞恩[图]

  欧游篇:瑞士鲁塞恩[图],荔红摄
  
  以这组照片祝福大家新年快乐。鲁塞恩,我能想到的是:鲁塞恩音乐节,威廉·退尔的出生地,瓦格纳夫妇定居于此,尼采曾携萨乐美的手漫游于此,托尔斯泰在此写过一篇小说,林立的教堂。天鹅。湖色。花。阳光。唱片店、剧院。房子。蓝水。蓝天。我很想在那多呆。
  
  1。街景
  


  


  2。在一个教堂边,马上有一场音乐会。
  


  3。著名的卡佩尔大桥,是个木廊桥,摆满了花,又有个水塔,故称水塔花桥,美极了。
  


  


  4
分类:图片 | 评论:2 | 浏览:4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圣诞前夜摘录二则

  圣诞前夜摘录二则,祝福大家
  
  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人。(《马太福音》5:14-15)
  
  前面迷茫一片,后面一无所有,
  我愿依从信心的脚步走着,
  似乎跌进无底的深渊,但是,
  在那极深之处,竟然发现一块磐石。(卫梯尔)
  
  荔红某年于云南香格里拉,土豆摄
  
  

分类:转录 | 评论:0 | 浏览:3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欧游篇:瑞士因特拉肯·阿尔卑斯山少女峰[图]

  欧游篇:瑞士因特拉肯·阿尔卑斯山少女峰[图],荔红摄
  
  1。离开法国的早晨天空云彩
  


  2。这还在法国南部,田畴平整,成片收割后的草垛,大片金黄向日葵。我们从法国南部,过莱茵河上的一座桥,就到了瑞士边境著名城市巴塞尔。1869年,尼采被聘为巴塞尔大学的古典语言学教授。直到1879年离开。1869年他去拜访当时居住于瑞士卢塞恩的瓦格纳。爱上瓦格纳夫妇。这期间,他写下了《悲剧的诞生》、《不合时宜的考察》等重要著作。
  


  3。我们到达瑞士阿尔卑斯山中的一个小城因特拉肯。干净、漂亮、人少,且大部分是游客。童话一般的房舍。
  


  4。因特拉肯,草地上降落的跳滑翔伞的人。天空中还飘着
  


  5。从因特拉肯坐小火车上阿尔卑斯山少女峰,据说这是世界最高的火车,分三段到达峰顶。沿路风光甚好。到处可见这样被鲜花装点的小木房子,火柴盒一般,如在童话世
分类:图片 | 评论:2 | 浏览:25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图象与文字的“互文”:王寅《摄手记》简评

  图象与文字的“互文”(已发<中华读书报>2012年12月9日,改名<摄手记:展现一个时间的广场>)
  ——王寅《摄手记》简评
  
  文/ 赵荔红
  
  
  几年前,曾为王寅的摄影作品写过一篇短评,结尾是这样:
  “我试图表达王寅作品不同于他人的地方,终于在本雅明的《摄影小史》里找到了一个词——灵氛,或说诗意的气场,他将诗歌中层层叠叠的意象搬到了摄影中。或许在他自己是无意识,是一种审美本能。”
  我的先入之见是,他是一个诗人。用诗句描写一个打开的窗户,小风吹来,白纱轻扬,窗外黄翠的绿,与用镜头将这些叙述下来,并无不同,诗人摄影师金斯堡也这么说:“诗,就是写下某种现实,描写看到的、听到的外界事物,描写嗅觉、味觉、触觉。这与摄影是一回事。”
  但王寅似乎不止一次表达,他的摄影与诗歌,是两回事,仅仅承认两者的共同是,都需要想象力。这也许基于,他的摄影,一般被认为比较“明媚”,甚或比较“糖水”(明媚或糖水,并没什么,只要足够“好”;摄影作品,并不一定要揭露什么,或呈现过于观念性的东西);而他的诗歌,则更为“锐利”、具风暴性。在我看来,文字与平面图象,在表达力度广度与想象力抵达的程度是不同的。里尔克说,你必须非常注意地观察鸟飞过、叶子掉落的过程,才能写出一行诗。细节,为诗的抽象提供了基础。
  但王寅的诗性,无疑会辐射到摄影中。从他的作品,你是那么容易感动于、捕捉到“灵氛”。一个个“灵氛”的瞬间。
  可是王寅不会固执地坚守布烈松的“决定性瞬间”。等不到,他就迈步向别处去,去遭遇另一个“瞬间”,他会说“如果运气好的话”;为可能的“瞬间”吸引,行走在异乡街市,他自甘自愿陷入“迷途”,委身于鲍德里亚式的幸福的偶然性。而他还是会认为,最好的瞬间,“是看不到的景物、听不到的声音、莫名来去的气味和色彩、颤动的心情……”人们那样渴慕固定下“此时此刻”,因为“转瞬即逝、缥缈如鬼魅一般的光线和声音,不正是生命的痕迹吗?”
  现在,这本《摄手记》,凝固下一个个瞬间,摊放在我手上,在秋天的记忆里,展现一个时间的广场。作者足迹遍及几大洲,写作跨越好几年,重要是,视界与心灵的开阔。万象纷呈,他以一个孩子的新奇眼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2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欧游篇:巴黎二

  欧游篇:巴黎二,荔红摄
  
  1.从帕特农,索邦大学,圣日耳曼街,巴黎圣母院,顺塞纳河左岸一路走,一直走到协和广场。最为舒爽。两边有许多旧书。咖啡馆也多。一路想着普鲁斯特笔下的圣日耳曼街,索邦大学的投石党人某某教授,法兰西学院院士德·诺布瓦先生,盖尔芒特公爵夫人的姿影,一路走


  2.塞纳河艺术桥。距新桥不远,金属为主体。桥栏杆上竖立着弗朗西斯·加佐的作品。桥北是卢浮宫,桥南是法兰西研究院,桥东是大法院,桥西是王桥。恋人们纷纷在这里合影。两边挂满了情侣锁。
  


  3.1。圣心大教堂。1876年始建,1919年落成,白色,罗马式与拜占庭式结合。有彩色玻璃镶拼出1100多幅圣经故事。2。在蒙马特高地。傍晚到此,一群群年轻人聚此聊天喝酒咖啡,这里曾出没许多艺术家,不知现在如何。3。从蒙马特高地俯视巴黎傍晚。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27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扎祖林:让全世界的手风琴都能唱歌

  [荔红按] 我们到伊犁开笔会,参观。其中,印象最深之一是俄罗斯族扎祖林的家,他先后创作了几十首手风琴乐曲,靠微薄的修琴收入和领取政府低保过日子,倾其所有收藏了600多架手风琴,其中不乏古董级精品。他还能随手拿起一部看上去年代久远的琴,自如弹起来。非常简陋的小屋子,挤满了手风琴,庭院、其他房间的摆设都相当简陋。他的小屋子挤满了我们这些过客。我们看了也就走了,丝毫没能给他什么帮助。难得蒋蓝回成都后就写了采访文章。并特意电话嘱咐我转此访谈。期望或许能对改善他的收藏条件,支持民间收藏,有些许帮助。文后附扎祖林先生的联系方式。蒋蓝这篇访谈也将刊发于《西部》2013年第二期。
  ————
分类:转录 | 评论:1 | 浏览:3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部》2012年第11期封面目录

  


  2012年11期目录
  
  西部头题·薰衣草
  叶舟:伊帕尔汗(小说)
  蒋蓝:乡愁的味道(散文)
  纪梅:新疆,伊犁……请让我做你的养女(散文)
  杨方:花间开·闭·开(组诗)
  亚楠:薰衣草的季节(散文诗)
  程静:紫色的命运(散文)
  
  小说天下 栏目主持:徐大隆
  弋舟:龋齿
  崔胜利:黑碱 白碱
  阿舍:明月出天山
  滕肖澜:奶妈
  
  一首诗主义·《野外》十年精选
  胡人/飞廉/炭马/楼河/古荡/道一/任轩
  老刀/谷雨/方石英/游离/余西/山叶
  辛酉/鲁晓米/王净/藏马/江离
  
  跨文体 栏目主持:赵荔红
  郑亚洪:光影手记
  熊红久:旋律的故乡
  二毛:老衲(外一篇)
  沈奇:读画三章
  
  维度 栏目主持:耿占春
  陈晓明:汉语文学的“逃离”与自觉
  王敏:巴扎里的时间
  冯强:一个德国文人对美国的沉思
  
  周边·富恩特斯小辑 栏目主持:高兴
  [墨西哥]卡洛斯·富恩特斯:千年安魂曲(外一篇)(朱景冬译)
  米兰·昆德拉:埃施就是路德(流畅译)
  陈众议:蜕变颂
  
  
分类:西部 | 评论:0 | 浏览: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午的启示:沈苇诗歌印象

  正午的启示(全文,原刊《文学界》,早先贴过的一个是删节本)
  ——沈苇诗歌印象
  
  文/ 赵荔红
  
  
   意义不会主动来到你身边
   要看你有没有一根灵光魔棒、一双卓越的手
   当你向着世界俯身,是不是
   怀着伟大的柔情
   ——节选自沈苇《看不见的手》
  
   诗人沈苇说,一首诗的诞生是一个重要而神圣的时刻。当我叙述一个诗人的诗歌时,也绝对是一个“严重时刻”。我心中充满双重怀疑:怀疑我是否有能力用语词去“重述”一个诗人的语言、道德、心灵深处的隐秘,“重述”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诗人和他的诗在我的笔下“失真”了吗,或者解读如同万千树叶在光线下明明灭灭变幻,如同云影瞬间转移充满深不可测的隐喻,我的解读不过是其中的一小片叶子,尽管闪闪发亮;再一层怀疑,我触抚到了“那个”诗人了吗?里尔克对茨维塔耶娃谈他的两个“自我”,作品中的那个自我,与作为肉体凡胎的自我,哪个是更鲜活而具有持续生命力的?哪个更为本真?难道二者是可分的?是的,我们有时会厌倦那个随时间流逝而面容暗淡形体松弛的皮囊,转而将深切的偏爱的目光投向诗歌中永恒停伫的伟大心灵,那些超越时空充满意义的瞬间词句,于是我们赞美、喟叹精致的语词,伟大的美德,神性的光辉,将典籍中闪耀群星的光芒投注在眼前这个诗人,从他身上发现一种应和,一种坚持,一种传继。犹豫怀疑的同时,我的内心又有着隐秘的快感:在诗人语词制造的崇山峻岭、黄沙漫漫、沟壑溪洼间,我跌跌撞撞,悄悄地搭桥铺路,小心翼翼运送薄冰,呵,我快要抵达那个盛大花园了,诗人的隐秘之所,在棉花织就的云朵里,在发出金属铿锵之声的叶片中,在一千朵玫瑰中,诗人正微笑地等待我;而诗人呢?正如纳博科夫说的:“在那无路可循的山坡上攀缘的是艺术大师,只是他登上山顶,当风而立。你猜他在那里遇见了谁?是气喘吁吁却又兴高采烈的读者。两人自然而然地拥抱起来了。如果这本书永垂不朽,他们就永不分离。”(《文学讲稿》)
  
  1. 正午:太阳与玫瑰
  
  正午,当然是一个时间概念,这个词同时具有空间性。因为只有在新疆,天空湛蓝,大地辽阔,群山起伏,空气透明澄澈,正午的阳光才是那样垂直热烈,“阳光流泻,缺乏节制。一切都是垂直的。/光线像林木,植入山谷、旷野、村庄、畜群/ 在周而复始的生育、繁衍之后/ 它们将继续受孕。一切都是垂直的/ 正午取消了谜团似的纠缠的曲线/ 事物与事物的婚姻只以直线相连/ 因此万物看上去单纯、简洁而深邃”(《正午的忧伤》)。
  在沈苇诗歌中,正午作为一个诗性意象存在,还代表他所追求的美学趣味及生存状态。他的诗歌血液充满热度,洋溢着一个豪放诗人的激情,是属于男性的刚毅、正直,尤其早期的诗,充满太阳、火的味道,速度感、节奏感很强,诗句是充满热度地“滚”出来的,诗歌色泽闪亮、透明、澄澈,声音是高亢的嘹亮的,是大声正声。最重要的是他的心灵与生存态度,必须端正,他曾和我说,只有端正,才能更大、更远。他说,“如果我稍不小心,就会掉进梦的深潭,/或者被渐渐暗淡的光线运走,扔掉”(《状态》),“我从未想过像别人那样度过一生/ 学习他们的言谈、笑声/ 看着灵魂怎样被抽走”(《自白》)。因此,他需要的是丰盈高过贫乏的生活,是扎根于大地、精神高翔如大鸟之翅,是一种生死之外的辽阔,是从低处抵达到高处,他知道什么是端正之美,什么是至善的追寻,“在一个退
分类:文章 | 评论:1 | 浏览:36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雁 荡 记

  

雁荡记
文/ 赵荔红

 

1.中元月


      到雁荡山那日是中元节。夜饭时下暴雨。山地气候,一歇雨一歇就停了。十点多出来看,满满一轮月亮刚刚从山后转出。宾馆窝在山洼,群山环绕,月光勾勒出山峰轮廓,姿态各异,黑黑地闪着银光边。亮灯的房舍,恍恍惚惚,在寂夜里孤单摇摆,心升偎依过去的冲动。房外一条河,白日里是收拾平整的草地、柳树,青青嫩嫩覆压着两岸,如今他们灰调地一味延展去,边界模糊。只是清泠流水声,划破寂夜如剪丝绸,如虫儿鸣叫,似远还近,藕断丝连。空气依旧带着雨意,山风冰凉凉拂过我的八月面颊,回身看那月亮,看我的同伴散布在银光洒落的石子路,各自举动,面容模糊。

 

陈鱼观、亚洪带我们去响岭头吃宵夜。过石桥,穿行于水流声,披满身银纱,一步步丈量着月光,量了不过一里长,蓦然现出一整片人世繁华:满满杯盘,流溢的酒色、灯光、闹笑……想古人绕过四十九盘,方至雁荡山中;若穿越千百年,蓦然见这繁华景象,真以为是处桃花源呢。只我疑心,繁华喧笑,不过是清寂山中的过客,如烟花腾放,形散色灭在一念间。连同我们,这些平日散落在楼房街道的几个肉身,几点尘埃,匆匆而来,倏忽而去,聚合离散得比云还快呢。月亮、山峰、河流才是这里的主,在他们庇护下,我们权且重温下别后的情分,发些酒酣耳热的喟叹,时间,一点点流逝了……

分类:文章 | 评论:2 | 浏览:19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9页/87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