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的月季圃天涯名博

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犹在,人来鸟不惊。取稿请来信903555607@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86
  • 总访问量:211820
  • 开博时间:2014-04-07
  • 博客排名:第735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我水平低

2019-01-16

财贸木子规

2019-01-16

山园子

2019-01-15

周末来

2019-01-14

ty_1381393..

2019-01-12

草船老人

2019-01-10

感觉乱了

2019-01-09

我爱学Java

2019-01-07

心依山

2019-01-05

司徒乐儿

2019-01-02

咄咄嗟嗟

2018-12-28

一叶知秋电

2018-12-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适彼乐土 爰得我所

上班路上看到一中年男,发型、额头与一个大领导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骑一辆自行车。猫就想,领导大人会骑自行车吗?如果哪天大领导真骑自行车了会是什么形象?领导他二十多年前骑过自行车吗?同样的发型,同样瓦亮瓦亮的额田,同样人到中年,人与人区别怎么这么大呀?

某天,一枝黄花造了同样的句子:你住多层,赛貂婵住别墅,还硬要凑在一个小区,丢脸不?为这,猫与一枝黄花打八刀,翻了脸。

自从上回说到苏东坡是世上十大好色文人后,又有些时日不关心子瞻兄了。曾经把“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一词背得滚瓜烂熟,多年过去了,仍旧背的只字不错。本地一考据家说,数次来本地的苏东坡,本来是有意在蒜山脚下置业的。为什么没有成为本地市民,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本地,没有一个女子能够迷住大学士,或者说苏东坡没有迷住一个本地女子,所以也就没有本地户口本,也没有拉动本地的GDP。挥一挥衣袖,苏东坡落寞地走了,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在什么地方买房子,真是有趣的话题。比如,许浑的丁卯村舍,沈括的东门坡梦溪居,米芾的南山烟雨,孙权的北固瓮城。今人买房,选址也很讲究。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像一朵莲那样萌

自从我不掼蛋后,与牌搭子屈原的小秘竟有好几个月不处了。这些日子有各路朋友信息说:心情比较郁闷。我一概回复:一样一样的。

我在半夜听李志辉的音乐碟,白天偶尔老干部似地背着双臂听鸟鸣看池中睡莲。我问毒舌批评家Rock:俺像一朵莲不?多么的出污泥而不那个啊。小童鞋做出连续呕吐状,无辜地问:偿命不?

想起N年前遇到屈原的小秘,他在办公室里挂一幅字:香远益清。该上进好学魅力男见有人欣赏这幅字,顿时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我挥一挥手说:别注解啦。字是好字,意是好意。可这四个字挂在这里喻谁呢?屈原的小秘顿时颓然。手握一杯金山翠芽,面前摊一份报纸,点一枝烟作思考状,他就可以定位自己是荷花了?

原来谁都在争抢荷花的归属,仿佛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往自己的地界划拉。

最近学问做得委实有点大,丰富到不敢与人交流。淘了几本旧书,网上又搜了几个网页,把沈括的《梦溪笔谈》、洪迈的《容斋随笔》、陆游的《老学庵》、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浏览了一下。古人笔记,小小说的味道,读起来竟是比《史记》还让人愉悦与满足。

最近异常地粉丝沈括。这老先生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1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一群锦衣夜行的人

一杯红酒在一群文学中老年中,激情四溢。他睁大亮晶晶的桃花眼说:知道吧?诗歌要复兴了。我坐在他旁边,虽然天气寒冷,却有种被点燃的感觉。一杯红酒放低声音,身子也配合着伏在桌上,兴奋地说:一个叫某某某的诗人得了文学大奖了,网上全在议论这个。那天是11月22日,阳光正照在头顶,暖洋洋的。一群人为一个叫文学的东西聚首,举手抢着要发言。这群人里就有一个写诗的,从16岁写到66岁,还在宣战:将写诗进行到底!到底!好像谁哭着喊着不让他写。

一杯红酒说完,发现会场上众人皆以冷眼相看,孤独感瞬间油然而生,他欲言又止,眼神暗了几个层次。第三天,一杯红酒易水河边的勇士一般去了北京,微信上发了一组照片,他迎着寒风,站在高铁站:去北京,接受文学的崇高洗礼。一个半百男,一年两次文学洗礼,让人差点眼眶濡湿,自觉人与人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透露一句,我每年看日出也没有两次。第二天,一杯红酒在微信上晒出了鲁迅文学院的牌子,站在大门前,阳光直射在脸上,双眼眯成一条缝。

原来朝拜文学殿堂去了。

许多人做过文学梦。现在的大学校园里文学症候群,可能还是一样,眉头紧锁,恍恍惚惚,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2 | 浏览:2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男人也有技穷的时候

靠近长江边的城市在冬天是非常难捱的。你说长江又没有加盖子,北方来的冷风一刮,长驱直入南方。所以,多少年前买房时我就劝过那些喜欢看江景的人,不能为了看长江而忘了冬天的冷风刺骨。

以上是废话。我要说的是冬季是阅读季,基本上是窝家里读书看电视。

不知怎么的就重看了《蜗居》。这个电视剧真心好看,虽然三观有时会跑偏,但最后对出轨的市委副秘书长及我见犹怜的小三,惩罚也够狠的。

这就要说说中年大叔,在刚出大学校门的女生面前,他们是一群散发着荷尔蒙气息及无所不能的老男人。

拿起一本杂志胡乱地看。精美的杂志,从头到尾都在鼓吹财富,香车、豪宅、黄金、股市、美景……无意中翻到一篇文章,《民国时期最为著名的一场情事》。说的是郁达夫与王映霞的故事。凭着《迟桂花》《沉沦》出了大名的郁达夫,1927年1月14日,在上海尚贤里孙百刚家中见到19岁的王映霞。“杭州第一美人”何等美貌,突然玉立现形在浪漫文人面前,那个电闪雷鸣,郁达夫晕得顿时找不着北,好在可以扶墙。一清醒立马穷追猛打,情书写了一页又一页,肉麻的话滔滔不绝如长江之水。有好事者不愿意看到使君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2 | 浏览:27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盐湖城,一个新的人造景

旅游是无烟工业,一方水土或生得漂亮,山清水秀;或生的粗犷,高山峻岭;或生的有个性,比如成为地球的最高海拔,如此,旅游大军会络绎不绝,这是山水在造福一方。

没有风景怎么办?人造。

这个双休日去看了一回人造景。

 

盐湖城,一个新的人造景

进了景区,导游就失踪了,她不知道来过这里多少回了,懒得再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0 | 浏览:1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栖霞山:一山流霞,美轮美奂

2018年12月的第一天,我们组织了一次活动,近两年加入市作协的部分会员,就近到一个多小时车程外的南京栖霞山开笔会。

一呼百该,这是作协这个团体的魅力,更是栖霞山上红叶的魅力。未曾前往,心已跃跃欲试。报名、建群、互动,很快近40个人就变成了“霞客群”中的一分子。

毕竟是与一座山的霜叶相约,而且,真的,好久好久我们没有这样的携手并肩散步在风景里了。六朝古都南京的栖霞山,我们来了。

 

栖霞山:一山流霞,美轮美奂

 

沿着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3 | 浏览:17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非诚勿扰》是一味青春药

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大型生活类节目推出多少年已记不得了,我家的那位也不记得,但可以说,他是这个节目最忠实的观众。在他的心里一定有一本账,这就是,他没有错过一集。即使他到美国三个月,在网络上也能在当天播出后晚些时候就看到。这不,他刚刚参加完他的第一届学生毕业30年的聚会,回来后是周日,问:补看《非诚勿扰》不?答:在宾馆里看过了。

多少年了,他一直在坚持,不,他不用坚持,在他,是一种享受。

说真的,对于五十又五的某教授来说,这种举动是相当可爱的。因为,他不仅仅相信爱情,不仅仅想看世相,还积极地投入到缩小代沟、年轻心灵、寻找与80后90后共同语言的活动中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是有为奋发的好青年,如今,他又争当与时俱进、创优争先的中老年人。除了鼓掌送鲜花之外,我觉得还应该多次地给予口头表扬。

《非诚勿扰》就是一帖让人永葆青春的健康药。正能量,阳光,年轻,美丽,帅,嗨~这些元素比单纯地看相声要有档次有参与度与快乐得多。

女孩们上《非诚勿扰》舞台,原因是多方面的,性质是复杂的。想当初,13号孙教授与乐嘉先生的眉来眼去,青鸟殷勤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15 | 浏览:65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会与病痛握手言和

12月有场活动,为了搞这个策划,忙了两天,突然就想到12月一过,2018年就永远归于历史长河了。匆匆又是一年。

这一年,鸡年与狗年交替,在我看来,我的命运却是动荡,鸡飞狗跳,因为身体一直处于不和谐不友好状态。可是经过漫长的治疗,没完没了地跑医院,我觉得,也许从此以后,应该是我与身体的这个病那个病握手言和,打持久战了。

带着我的这个病那个病一天天生活下去,了解它们才是真正了解我自己。

春天的时候,突然胃胀的不行,胃压大,气顶的喉咙整天发胀。好在美国那地儿,到了五月,满地的蒲公英,一棵棵非常茁壮。在北美大地也许只有我一个人弯腰挖那些蒲公英。天大地大,我的孤独被放大在天幕下,寂寥无比。不是我迷信中医,而是在那儿看不了病,慢性胃病怎么看?

到了七月中旬回家了,喉咙发炎,家门口的第二人民医院,医生给我做了两次喉咙拍片,那个方法之土,手脚之不利索,老受罪了,说我得的是喉咙息肉,喉咙全面水肿,需要住院摘除息肉。

总是有人告诫,看病也要看三家,于是去了第一人民医院看专家门诊。做鼻腔镜,这个能够承受多了,专家说从欧美回

分类:百味人生 | 评论:6 | 浏览:1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济南的五天

在济南的五天

 

11月12日去济南,参加为期一周的培训。地点就在英雄山对面的招待所。中午吃过饭便去对面的英雄山转转。随手拍的照片,细看景色毕竟是深秋的,层林尽染。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3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营养的交往

有时,我们实在是模糊了朋友的概念。饭桌上吃了次饭,活动中点头之交,或有过三五年的交往,这大部分本来就不必被升高到朋友的层面,充其量只是熟人,最终因为日子久了归于平淡或遗忘。我没有太多朋友,不喜欢与朋友过于亲近,也怕被动交上朋友。多年前某女子写信要认识本主,最终却语言中伤,甚是伤怀。我不喜欢寄放别人的感情,不喜欢负累,即使是财产,不喜欢深入别人的生活。

朋友不是终身制,没有契约,但有人不解。朋友不是夫妻有合约,分不了。朋友分开了,停止伤害何尝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原先人人都在欢呼,要将爱情进行到底。坚持到底了还有爱情不?许多东西放弃才是智慧。如果做朋友到了不开心的地步,到了怀疑的地步,到了说对方坏话的地步,那就是累赘,放弃是利己利人的事。

朋友之间,长期闹心不如一刀两断。

我有时是悲观主义者,总是从老年人身上,看到所谓义结金兰,桃园结义,干哥哥干妹妹,不离不弃,到了有一两个还惦记你还活着就应该感恩了。趋利而聚,吆五喝六,挤挤挨挨,推杯换盏,虚假繁荣。朋友圈子大了,为人情累,为应酬累,最终身心俱疲。

宁静致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3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丽的错误

作家麦家在一条微博里说,“在这个所谓‘形势大好,人心大坏’的时代里,我已经越来越不信任自己的想象和虚构,现在‘真实’已如大熊猫一样缺乏生命力而变得稀罕,我要去历史中寻找真实,包括真实的爱情。”

“历史的真实、爱情的真实”,这同样是一个艰难的课题。

这篇说一说唐代李德裕的故事。

早些年总有人说,李德裕在花山湾古城垣下有个后花园。又有人说,李宰相与杜秋娘有着瓜葛。李德裕在浙西观察使位上时,因为一心想回长安,曾找杜秋娘说项。

杜秋娘是谁,唐诗三百首里最后一篇,叫做《金缕衣》的,作者就是杜秋娘。京口人氏杜秋娘诗中写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清代才子袁枚在《随园食单》里有一段介绍食材的文字,饶有趣味:“味太浓重者,只宜独用,不可搭配。如李赞皇(李德裕)、张江陵(张居正)一流,须专用之,方尽其才。食物中,鳗也,鳖也,蟹也,鲥鱼也,牛羊也,皆宜独食,不可加搭配。”

对一位世家子弟来说,想要踏入仕途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门荫;一是科举。当年,李吉甫就因父亲李栖筠官至高位,靠门荫踏入仕途。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1 | 浏览:9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妻驾到

离婚了,法律手续也办完了,财产关系、孩子等都已处理完毕,那这个女人和你还有关系吗?有!绝对有,她的身份叫前妻。

有四类前妻,今天要说道一番。

第一类,衣锦还乡型。前妻回国了,老黄瓜还刷了一层厚漆。是时,她的前夫已跟一位慈眉善目的女人死心塌地过日子。

不请自到,挺了挺腰杆收了收腹,前妻亭亭玉立站到了前夫面前。她的娃在这里,50%的血肉之缘。

前妻充当起了救世主,带孩子去吃大餐,再进家门时孩子一身名牌,手里还举着一个高档电子产品。

前夫裹着条布围裙,油腻腻的,手忙脚也乱。那个有自己50%血缘的孩子半天时间已全面投降到金钱的怀抱。

前妻料事如神,当年嫌贫爱富,跟人私奔到国外,最终遭遇抛弃的往事都蛛网一样,轻轻一抹没了。在外国洗碗还是推销墩布统统保密,反正她有钱了。

上一回她带着简单的包包头也不回小腰一扭远走天涯;这一回老腰一扭她要带上她的娃到国外吃香喝辣。

前夫委屈了一个晚上,同意了。理由是为了孩子,到国外就有好前程。

其实,亲,你懂的,前妻在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3 | 浏览:20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波士顿浓抹重彩的秋

波士顿旅游局的微博刚刚晒上近日秋天的风景,就引起了我对那里的想念。恰逢孩子们去附近的公园坐坐,拍了几张照片,是那么熟悉,所以能够感知那里的草木在进入漫长冬季里,百分之一百的浓艳与惊心动魄的美。

是的,那些树,那些树叶,那些湖水,那些动物,以及建筑,那里行走的人,都在我的脑海里。 红的,可能是加拿大枫树,一株株非常的茁壮,颜色在10月中旬是最美的,这之后,每一天都可以减少一分,树叶每一夜都会掉落,飘零,这是一件让人心疼的美,醉心的美。 

黄色的叶子可能是橡树的,还有一种树叫领春木,彤黄或深红,每株树都非常高大。波士顿是树的天地,古树参天,在任何一处地方,房前屋后,路旁,公园里,商场门前。我记得STOP SHOP商店门前两排高大漂亮的加拿大枫树,去年11月2日去的时候枫树的叶子已掉去三分之二强,想象着来年它们披着盛装隆重登场的样子,只可惜我在7月份就回来了。邻居在微信里放了一张,却也只是落叶。在商场前一块空地上,地面长满了蒲公英,空地上是几株婆娑的樱花树,春天开花的时候,十分显眼,不仅仅因为樱花的美丽,还因为树冠庞大,花朵累累,实在是壮观,绯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6 | 浏览:10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音乐《与兰花在一起》

又回到工作岗位,晚上的聚餐应酬成为工作的一部分,熟悉的不熟悉的感觉密集而来。

被烟熏。

被熬夜。

被喝酒。

但这一切谁能逃得了呢,我改了性情,陪伴全程,微笑以对。是因为年岁增长了,宽容了,也因为,在相聚的场合我不是主角。

也许吧。

昨天两个部门聚,如今的纸媒要多难,几年前我写《纸媒无故事》的时候都明白,现在状态只有更糟糕,我看到我的继任做得很辛苦,除了抱怨诉苦就是失望。人因为希望而获得幸福感。总是爬山却没有山顶可以登临,剩下的就是为了生存,为了责任。

不过,年轻,什么样的困难都只能承担。

席上有一个老兵,当年或许曾经上过老山前线。他的每一句话都被酒气分割肢解,前言与后语差了十万八千里。说起当年端着盆,一颗炮弹“当”的一声掉在盆里,还好什么毛病都没落下,现在不过是一名编辑,为发行,愁到头疼,120已光顾过两回。同事提醒他夜里床头要放速效救心丸。

这位仁兄把手搭在别人肩膀上,正说到因为工作去找女老总,这边却又提醒他要备救心丸,另一位男士说,把

分类:闲情偶记 | 评论: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庆节,写给自己居住的城市

国庆节,写给自己居住的城市

 

在这样一个有着清新空气的早上,踏上扑朔迷离的西津渡。

 

国庆节,写给自己居住的城市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2 | 浏览:1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