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的月季圃天涯名博

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犹在,人来鸟不惊。QQ90355560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141312
  • 开博时间:2014-04-07
  • 博客排名:第1090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6

小奋青滤pe

2017-12-16

吴福清词no

2017-12-15

列瓦雷士

2017-12-15

qqwweeasd

2017-12-15

若芊我芊n

2017-12-15

杨新宁

2017-12-15

hbytl

2017-12-13

hedang8004..

2017-12-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余光中:有一天,我走了,我留下的书……

余光中:有一天,我走了,我留下的书……

 

昨天刚写了一篇余先生散文读后感悟,今早满纸却是余先生去世的噩耗。

我是从一首《乡愁》开始读他的诗歌的。今年来美探亲带了一摞书来,其中有他的《左手的掌纹》,果真是明智的选择。一位编辑朋友送我的现当代大师散文作品精选集,总计20本,本本精品。余先生国语与西学都掌握了精髓,文字兼具诗性,是我一向喜欢的文风与格调。最可喜的是他的西学丰满,让初到美国的我觉得很是亲切。《日不落家》《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都以前读了又读的。每每感喟余先生的睿智、博学、才气、开阔。中国又少了一个纯粹

分类:诗性阅读 | 评论:2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国文人故事:柳诒徵与卞孝萱的一段缘

  江苏苏北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有一个叫溱潼的地方,如今以生态游闻名,正成为受人欢迎的热门景点。

  时间推进到80多年前,抗日战争爆发后,扬州地区沦陷,一个叫卞孝萱的扬州中学生不愿受日伪的奴化教育,来到里下河地区的溱潼镇求学。

  卞孝萱所在的江苏省立第一临时高级中学,是一所战争时期的流亡学校。

  有一天卞孝萱从简陋的校图书馆里找到了一本书,是柳诒徵编著的《中国文化史》。十几岁的卞孝萱并不能读懂这部厚重的学术专著,但中国文化像一粒种子植在了他的心底。

  那一日,卞孝萱所在的临时高级中学来了一位大人物,他圆面修髯,声若洪钟。他的讲课旁征博引,妙趣横生,深深吸引了学生。这位老师就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柳诒徵,应几位学生也即临时高级中学教师的邀请,柳先生来这里参观并做一次讲座。

  抗日战争结束后,柳先生到了南京,复任国学图书馆馆长。

  卞孝萱毕业后,到了上海的一家银行工作,业余自学文史。其间,少不得去信求教于柳诒徵帮助释疑解惑。

  解放后,应当时的市长陈毅的邀请,柳先生任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2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代史”意识的凸显与写作路径的拓展

“当代史”意识的凸显与写作路径的拓展

雨花·下半月2017年7期

张光芒(作者: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

2016年,江苏长篇小说创作展现出了蓬勃如春的新气象和新风貌。长篇创作不仅题材更加广泛,视野日益开阔,在艺术表现、审美精神诸方面也往纵深突破,预示着江苏文学艺术正在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一、“当代史”意识凸显,人性探索意识强劲

以往我们谈论长篇创作领域的时候多以历史题材与现实题材加以分类,现在看来这种分类已经不足以概括文学的发展状貌了。急速变化的社会文化生活让人们目不暇接,与传统的断裂意味越来越强烈,曾经被视为现实题材的东西越来越表现出历史的性质。有些作家越来越倾向于将现实与历史结合,将当下的潮流与前人的遗产结合起来,以过去推演现在,对当下追根溯源。2016年特别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当代史”意识凸显,主体性冲动强劲。换言之,长篇小说家越来越重视与过去不可分割的现实,也越来越重视与现实息息相关的过去。

“当代史”意识凸显与作家审美观念的更新,特别是与人性探索意识的

分类:报章发表作品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彩色的天空

彩色的天空

这是用手机随意拍下的照片,对于一个不会拍照的人,站到如此美景前,才知道多么遗憾。

好在景不负人。

我们沿着围栏散步,中午气温到了摄氏10多度。在离住处不远的地方,有一高尔夫球场。我们在高尔夫球场边上望了一会,感觉树、草地、天空就是一幅彩色的画。球场是高级的运动场所,不敢久留。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4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这里想你们(多图)

转眼到波士顿已十余天,倒时差用了10天。如今已能分清早晚昼夜,能够去超市购物,拿着一本旅游手册,坐地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多年来学的哑巴英语,能够从别人的句子中听懂一两个关键词汇,然后连比带划搞清楚事情。

所遇事情太多,下面图解。网速极慢,上图困难,在等待图片上传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临窗抬头望呆。天空很蓝,云朵很大,海边的鸟儿很多。到下午时,每半分钟一架大飞机突然从云朵之上探出头来,像鸟儿归巢。我看着飞机经常出神。

有什么图配什么话吧。天涯的亲们,想你们。

我在这里想你们(多图)

 

美国人住别墅,跟中国大城市人住高层一样普遍,走到哪里都是别墅。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7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给镇江新民洲的悠悠岁月

写给镇江新民洲的悠悠岁月
文/陆渭南

 

(附:本文作于2011年,遵命之作,原文近3万字,现在只有7000字。首发在新浪博客,近日同事发来一个地址,点开发现错误百出,许多地方被打上*号,不知为何。就文改动,存档保管。)



  仿佛是多少年前来过这里。没有风的日子,扬子江水如此温婉,相亲相依着新民洲这片新生的土地。深水港区,五万吨巨轮鸣笛进港,2000亩港口沙地上,推土机来来往往,马达轰叫。

  纯粹生态的绿洲上,荻花飞舞的季节,有黄昏、夕阳;有花香、鸟叫,土地散发着亲切的气味。三面皆河流,洁净的江水灌满一个个河汊。农人忙着收茨菇、莲藕。收割完稻子的田野,新犁的土地油黑发亮。勤劳的农场人,60多岁的周老伯骑上电驴子,车上是整筐的蔬菜。他喜欢往江对面的镇江卖菜,顺便看看在镇江安居乐业的儿女,去时筐满满的,回来时脸上绽放着笑容。

  不,我没有来过这里,这里是镇江最后一处秘境。与很多人一样,我不知道与镇江相距37公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18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徽明堂山的深秋景致

安徽的景致,在数年的游历里已留下不少足迹。知名的风景数遍,想来也只剩下新开发的明堂山未曾攀登。

10月28、29日,逢双休,天气不错,30人的团一早就出发了。

车行6个多小时,时速均值80码,好在同行皆兄弟姐妹,一路有说有笑。

第一站是大裂谷。两山之间,以一深壑为界,深虽可见底,但只可通行一人。抬望天,果真只余一线。山壑没有道,只两侧用铁钎刨出了脚窝,穿行其间,犹如飞檐走壁的高人。

在安徽,有一座叫天柱山的山,读者朋友自可思想,天之柱,一根耸立,直指苍穹,阳气十足。天柱山与明堂山同在安徽版图仅隔百里,一为公,一为母。大地有裂缝,鬼斧神工。放飞想象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铲屎官是个什么角色

如今,在我们生活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有一张狗脸。你见或不见,它都在那里,或美态,或丑态。

多年前朋友下载了韩国影片《人狗奇缘》,郑重请我鉴赏。两天后问:请说实话,哭了没?

答:稀里哗啦。

狗狗的世界复杂透顶。你不养它,不知道深浅;你养它,更不知道深浅。

“粉狗族”评出了十大人狗情缘电影,前三甲为《我与狗狗的十个约定》《导盲犬小Q》《天堂之门》。狗狗们以其彻底的忠诚直击人们最柔软的内心,成为人类的朋友。

闲草是一位“白骨精”。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时段,有人抱了一只小东西给她。一招中的,她迅速沉溺。忘却了一切,与狗狗相依为命。狗狗是她唯一的宗教。不要任何应酬,眼泪只流给它看。开口就是我家王子。不容任何人说王子一句不是。关心狗狗远比关心女儿多,一眼也不看家里那口子的死相。

然而,好狗也不长寿,王子突然就夭折了,在三岁零三个月的时候,死于狂犬病。

泪飞化作倾盆雨,闲草哭得有曲调有词汇,诉说着她的长篇中年人生坎坷故事。接下来的一周天天两眼红肿,悲伤抑郁,瘦了一圈,人像风干了的雪里蕻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是一年秋去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多么悲壮的觉悟。

语言是有年轮的,老一代人劝导别人总有些悲壮色彩,仿佛语气一放松,话语一幽默,气场就没了,天会掉下来。网络语言就好得多,神马都是浮云!

 墙外的银杏叶黄了,墙边落了一地的软玉金黄。

忽然就想起许多往事。深秋或初冬,斗大的夕阳,美得惊艳。夕阳在我们的车窗外,依依惜别,我们的车就这样在不舍里越开越远。远到我们离乡村多久了,深到我们身处尘嚣里,不识稼穑,不分四季。

那一日姐姐说,我们到山里走走吧?她在办公室呆久了,她在会议室的烟雾里呆久了,她坐在车里过于久了。我无端地怜惜起她的人生。侧脸看她,鬓边的白发无情地刺我的眼睛,我不要看她的耳边白发,我要看她依旧美丽的脸,依旧端庄的样貌。

琪儿很久没有音讯了。她到滨水边看了无数次日出,看见芦苇青青,又看见荻花纷飞。她的内心有着自然与她自己的淡然岁月。琪儿把深黄浅黄的冬景放在博客上,那些景致牵到我心疼。进山看一次红叶而不得,留夕阳在车窗外而不得,身为形役,人为物役,果真职场就是战场?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1 | 浏览:8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媒体,较之横眉立目,水煮也许更合口味

    新闻滋润和丰富着人们的精神生活。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一个媒体。

    中央台曾经有个名主持,叫赵忠祥的,他说:记者最高明的一手是他能够预判新闻。某老友也写过这样的论文,还得了奖,题目叫《从网络事件中迅速预判新闻》。预判,难道真的就很拽?当然,比起八卦记者和有私心的记者,有新闻敏感的记者已经是好的了。

    “有私心的记者”,是白岩松说的。记者的私心,相信某与某们见得也实在太多了。这还不同于深喉,深喉是沉默不敢言语。有私心的记者则利用他手中的话语权,把“甄士隐”了,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鸡毛蒜皮放大成丰功伟业。

    曾经一段时间喜欢上了周立波。这人有些自恋,老是葫芦起嘴叫自己波波。波波对媒体的依赖排在空气、水、睡眠之后,但他对媒体不是太友好。说,看看媒体就知道我们多幸福。比如,某大大款家有6辆私家车,某某与他捆绑,就是中国家庭平均有私家车3辆,可是这穷人某连自行车还是二手的。再比如甲与乙打赌,如果甲裸体绕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1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根肋骨的情天恨海

一个台北女子在美国念完大学,处了一个哈佛毕业的男生做对象,已经谈婚论嫁。可是就在结婚的前7天,她去新房的时候,未婚夫正忙着跟表妹切磋床技。台北女子拎一个包包,买一张机票,飞到了香港。

安顿在朋友处后,即去电视台应聘,领导们掏心掏肺地说:你太优秀啦,我们欢迎你,明天一定要来上班。上班的第一天无数色眼饱餐她。其中就有花样美男一枚。还没等她接住花样美男的眼神,俗不可耐的、香艳透顶的女子们就鱼贯着往花样美男怀里撞。
台北女子高傲地给花样美男一个绝情背影,回到住处,邻居一型男上门来表达好感,第三天孤男寡女就深吻至眩。邻居型男系出名门,因天生低调且自力更生才隐居民间。
第四天台北女子头一回进邻居型男的屋里,发现满眼是与自己长相酷似的女子照片,原来自己只是替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8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带悲怆的草根男

于志德去上海出差,回来时带了一盒黄泥螺,打算送给张副市长也就是自己的岳父,结果老婆大人不屑地说:爸爸不吃这个牌子的。于志德顺手把黄泥螺扔进垃圾桶里。半夜,于志德扒拉出黄泥螺去了情人段芹那里。段芹不爱吃黄泥螺,架不住情人面对面的含情脉脉,吃了。

使君有妇,于志德后半夜溜了回家。因为夫妻关系不眭,迟归的理由都懒得编。这边厢,一瓶黄泥螺让段芹上吐下泻脱了人形,身边也没个人照顾。

以上说的是热播电视剧《浮沉》片断。

光阴似箭,媳妇统统熬成了婆。与昔日隔了一道银河,但还是记得long long ago写毕业论文的事,试论《红与黑》:To be,or not to be?

满脸青春痘,勉强温饱,学子们想的可都是大问题。待到生命里有了暮气,却尽是掼蛋摘桃遛狗一类的小事。人生,真正是穷极无聊,不说也罢。

《红与黑》是法国19世纪杰出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司汤达的代表作。小说以法国波旁王朝复辟时代为背景,以平民知识分子于连·索黑尔与上流社会的斗争为主线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10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楼人物,我挺林黛玉

上周六出发个风头,给一家企业的开业剪彩。现在机关干部哪敢拿金剪刀?当天晚上回来,嗓子烟熏火燎,知道是冻了。怎么能够不冻,那新的五星酒店,大厅里的空调开到了摄氏18度。我就不懂了,为什么?我穿了件改良旗袍,四肢露的多。

当晚早早地睡下,多喝点水保暖,以为第二天就没事了。

哪知,疾病也欺老年人,第二天发烧了,一烧就到了39度,且持续3天不退,上医院,吃药,卧床不起,哼叽,喘气,咳出腹部八块肌肉的架式,拍着胸求别咳了。

好在老伴照顾病人,向来耐心。这点他家是真传,照顾人好像是中了彩,喜孜孜的烧好吃的,端茶送水定时量体温。

我问老伴,“弱不禁风”这个成语怎么这么准确,古人,我又想在心里跪拜了。

昨晚体温还在37.5度,但我有信心,一夜过后,烧一定退尽。

早晨一量,果然37度的体温。

37度真好。

早晨起来就忙着洗被单枕套,全部清洗,然后,准备上班开会模式。

抖擞的,抖抖擞擞的。

老伴看着我直想笑,其实我的一张黄脸婆老脸也已半点可审

分类:百味人生 | 评论:1 | 浏览:4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彼岸之花

早些年乱看书,看过两本李叔同的传,但那时志冲云天,哪会想到佛不佛,僧不僧的。

都说生与死如同此岸与彼岸。芸芸众生,无不赴死而去。所以就有一批灵魂的安慰者,讲因果,讲轮回,讲积德行善。

李叔同是天津人,生于富裕家庭,却逢沧桑乱世。至情至性的人,往往有着不一样的人生。39岁前也曾是激越高蹈的人。但39岁以后,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他毅然受了比丘戒,成为弘一法师。出家后的他遍览诸经,精习律宗,使南宋以来中断了700多年的南山律学得以重新恢复并发扬光大,被佛门尊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弘一法师63岁的那年农历八月二十三日晚,突然发烧了。二十六日,饭量突然减半。二十七日,他宣布绝食。二十八日清早,他把妙莲法师叫到身边,说:“你把笔墨准备着,有些话,记下来。”

这以后的一天,弘一法师又特别叮嘱莲师几件事,无非是准备圆寂后“助念”的交代,此后他便开始默念“阿弥陀佛”。

九月一日下午4点左右,他写了“悲欣交集”四个字,交给妙莲法师,后又依旧默念佛名。“这个世界,我总要来。”他偶尔也会说一两句这样的话。

分类:诗性阅读 | 评论:0 | 浏览:9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秋将至 想起葵

在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九月,想起了遥远古老的一个成语:鸡犬新丰。

历史上刘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皇帝,建立西汉定都长安后,他把他的老父亲从丰县接到长安居住。大富大贵,一时家乡的百姓羡慕得眼红。但刘老爷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失眠、脱发、厌食、唉声叹气、毫无喜色。刘邦在百忙中思考一个问题:父亲他这是怎么了?

侍者回答:“皇上的父亲因久居新丰,习惯了家乡的生活,喜欢与家乡人谈天说地,而长安城中他没有一位熟人,那些人说的又是官话,他听不太懂,所以整天闷闷不乐。”

刘邦得知有了主张,这还不容易,立刻就在长安仿造出了另一个“新丰”:房子、树木、小河、鸡窝、狗窝……一应俱全。并从老家万里迢迢运来了猪、鸡、羊等家禽家畜,移民了刘老爷子的左右邻居。那场景相当有戏剧性,那些家禽家畜一放出笼全找到了自己的窝与圈,快快乐乐的各就各位。

刘老爷子是多么幸福哇,他抽着水烟袋,咧着嘴乐嗬嗬的。可是,谁都知道,如此这般消解乡愁,除了皇上他爹,谁能得到这般待遇?

莼鲈之思,沉疴一般,一辈子非但不愈,反而会越来越不可控制,是一种疑似精神病。可是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3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