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的月季圃天涯名博

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犹在,人来鸟不惊。QQ90355560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34
  • 总访问量:134416
  • 开博时间:2014-04-07
  • 博客排名:第1145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54853

2017-10-16

骊山长老

2017-10-16

yifang5035

2017-10-16

白虎创业志

2017-10-16

蓝玉胧烟

2017-10-16

添香沙垌

2017-10-16

打起黄雀儿

2017-10-16

翻墙爱好者

2017-10-15

门虫D

2017-10-15

apollofe

2017-10-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又是一年秋去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多么悲壮的觉悟。

语言是有年轮的,老一代人劝导别人总有些悲壮色彩,仿佛语气一放松,话语一幽默,气场就没了,天会掉下来。网络语言就好得多,神马都是浮云!

 墙外的银杏叶黄了,墙边落了一地的软玉金黄。

忽然就想起许多往事。深秋或初冬,斗大的夕阳,美得惊艳。夕阳在我们的车窗外,依依惜别,我们的车就这样在不舍里越开越远。远到我们离乡村够不着,深到我们身处尘嚣里,不识稼穑,不分四季。

那一日姐姐说,我们到山里走走吧?她在办公室呆久了,她在会议室的烟雾里呆久了,她坐在车里过于久了。我无端地怜惜起她的人生。侧脸看她,鬓边的白发无情地刺我的眼睛,我不要看她的耳边白发,我要看她依旧美丽的脸,依旧端庄的样貌。

梅花雪很久没有音讯了。她到滨水边看了无数次日出,看见芦苇青青,又看见荻花纷飞。她的内心有着自然与她自己的淡然岁月。梅花雪把深黄浅黄的冬景放在博客上,那些景致牵到我心疼。进山看一次红叶而不得,留夕阳在车窗外而不得,身为形役,人为物役,果真职场就是战场?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媒体,较之横眉立目,水煮也许更合口味

    新闻滋润和丰富着人们的精神生活。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一个媒体。

    中央台曾经有个名主持,叫赵忠祥的,他说:记者最高明的一手是他能够预判新闻。某老友也写过这样的论文,还得了奖,题目叫《从网络事件中迅速预判新闻》。预判,难道真的就很拽?当然,比起八卦记者和有私心的记者,有新闻敏感的记者已经是好的了。

    “有私心的记者”,是白岩松说的。记者的私心,相信某与某们见得也实在太多了。这还不同于深喉,深喉是沉默不敢言语。有私心的记者则利用他手中的话语权,把“甄士隐”了,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鸡毛蒜皮放大成丰功伟业。

    曾经一段时间喜欢上了周立波。这人有些自恋,老是葫芦起嘴叫自己波波。波波对媒体的依赖排在空气、水、睡眠之后,但他对媒体不是太友好。说,看看媒体就知道我们多幸福。比如,某大大款家有6辆私家车,某某与他捆绑,就是中国家庭平均有私家车3辆,可是这穷人某连自行车还是二手的。再比如甲与乙打赌,如果甲裸体绕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1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根肋骨的情天恨海

一个台北女子在美国念完大学,处了一个哈佛毕业的男生做对象,已经谈婚论嫁。可是就在结婚的前7天,她去新房的时候,未婚夫正忙着跟表妹切磋床技。台北女子拎一个包包,买一张机票,飞到了香港。

安顿在朋友处后,即去电视台应聘,领导们掏心掏肺地说:你太优秀啦,我们欢迎你,明天一定要来上班。上班的第一天无数色眼饱餐她。其中就有花样美男一枚。还没等她接住花样美男的眼神,俗不可耐的、香艳透顶的女子们就鱼贯着往花样美男怀里撞。
台北女子高傲地给花样美男一个绝情背影,回到住处,邻居一型男上门来表达好感,第三天孤男寡女就深吻至眩。邻居型男系出名门,因天生低调且自力更生才隐居民间。
第四天台北女子头一回进邻居型男的屋里,发现满眼是与自己长相酷似的女子照片,原来自己只是替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8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在哪里啊?

小朋友洋洋5个月大的时候,他爸爸去美国留学了。那时的扬扬还不大会翻身,抱在外婆的怀里,在火车站送别爸爸,不知道说再见,看着人来人往的游客,很好奇。

2岁的时候,扬扬的妈妈也去了美国。

扬扬说话迟,2岁时还不会说话,但他非常聪明,外婆外公亲自带的扬扬,外婆经常说:宝宝可聪明了。

可是,扬扬不爱说话,尽管什么都懂。

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扬扬突然一字一句地说:妈妈去了哪里?

说者无意,听者泪眼婆娑。

扬扬30个月的时候,外婆外公有事要去外地,扬扬被送到奶奶身边。

大夏天,白天出不去,晚上奶奶带宝宝去纳凉。

是个阴天。

扬扬对着远处,一字一顿地说:天黑乎乎的,外婆在哪里?

一个字一个字,说的很慢,很清楚。

其时外婆因为想宝宝,凌晨4点钟就到院子里种花草。

在哪里?怎么不见了?扬扬为什么在这里?

扬扬小小的心里已经能够感知分别带来的思念,一句,你在哪里,让大人心酸。

分类:闲情偶记 | 评论:3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谁的人生是容易的

一个专职司机与一个领导,天天早晨都要上演一幕接头戏。崭新的车在楼下停着,司机等在车里,心情或焦躁或无所谓的平静。如果这时一幢楼下聚集了很多车与司机,那戏还是有些精彩的。比如,哪辆车比较豪华高档,哪个司机比较拽,哪个车夫比较怀才不遇地不悦。

就有这样一个司机,生活的满意指数特别低,所以,在等领导的那一刻,他哼着小曲,时不时地摆弄他的车,志得意满。那天他老婆买菜遇过看到了这一幕,回去,另一折戏紧锣密鼓地开场了。

老婆说,我要跟你离婚。司机说,为什么呢?老婆说,你太没理想了,太没抱负了。你也就是一个给人开车的,低人一等,但你哪像不得志的人呢,居然还天天有笑脸,曲不离口,像成功人士一样。我丢不起这个脸。司机还是不太明白,问,即便如此,也不至于离婚啊。夫人继续哭泣加陈述,你看人家晏子,身高不到一米六,可以那叫一个淡定沉稳,言谈举止那叫一个魅力风度。何况人家官做得那么大,还谦虚谨慎好学上进。你为他开车就满足成那样,与他一起,看看你多么幼稚可笑。

司机恍然大悟,再三谢过娘子的苦心婆心金玉良言,洗心革面去也。

从此后,一个快乐地哼着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带悲怆的草根男

于志德去上海出差,回来时带了一盒黄泥螺,打算送给张副市长也就是自己的岳父,结果老婆大人不屑地说:爸爸不吃这个牌子的。于志德顺手把黄泥螺扔进垃圾桶里。半夜,于志德扒拉出黄泥螺去了情人段芹那里。段芹不爱吃黄泥螺,架不住情人面对面的含情脉脉,吃了。

使君有妇,于志德后半夜溜了回家。因为夫妻关系不眭,迟归的理由都懒得编。这边厢,一瓶黄泥螺让段芹上吐下泻脱了人形,身边也没个人照顾。

以上说的是热播电视剧《浮沉》片断。

光阴似箭,媳妇统统熬成了婆。与昔日隔了一道银河,但还是记得long long ago写毕业论文的事,试论《红与黑》:To be,or not to be?

满脸青春痘,勉强温饱,学子们想的可都是大问题。待到生命里有了暮气,却尽是掼蛋摘桃遛狗一类的小事。人生,真正是穷极无聊,不说也罢。

《红与黑》是法国19世纪杰出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司汤达的代表作。小说以法国波旁王朝复辟时代为背景,以平民知识分子于连·索黑尔与上流社会的斗争为主线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0 | 浏览:10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友人也如流沙

有时,我们实在是模糊了朋友的概念。饭桌上吃了次饭,活动中点头之交,或有过三五年的交往,这大部分本来就不必被升高到朋友的层面,充其量只是熟人,最终因为日子久了归于平淡或遗忘。

我没有太多朋友,不喜欢与朋友过于亲近,也怕被动交上朋友。多年前某女子写信要认识本主,最终却语言中伤,甚是伤怀。我不喜欢寄放别人的感情,不喜欢负累,即使是财产。

朋友不是终身制,没有契约,但有人不解。又不是夫妻有合约,分不了。朋友分开了,停止伤害何尝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原先人人都在欢呼,要将爱情进行到底。坚持到底了还有爱情不?许多东西放弃才是智慧。如果做朋友到了不开心的地步,到了怀疑的地步,到了说对方坏话的地步,那就是累赘,放弃是利己利人的事。

 朋友之间,长期闹心不如一刀两断。

我有时是悲观主义者,总是从老年人身上,看到所谓义结金兰,桃园结义,干哥哥干妹妹,不离不弃,到了有一两个还惦记你还活着就应该感恩了。趋利而聚,吆五喝六,挤挤挨挨,推杯换盏,虚假繁荣。朋友圈子大了,为人情累,为应酬累,最终身心俱疲。

分类:百味人生 | 评论:1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对未来有些忐忑

 

我对未来有些忐忑

 

今年入秋后,就经常下雨,晴不过三天就是阴雨连绵。昨天与朋友约去南山的听鹂山房听刘善教的古琴课,哪知凌晨起就一直哗哗有声的下雨。因此,约好的听古琴,到早晨推辞了。

对未来越来越迟疑,对未知越来越胆怯。

许是老了吧?

这些天在天涯看海外华人的帖子,看到的是酸甜苦辣。儿子在美国的某个城市,最近公寓附近开了一家中国超市,物品标签是汉字,营业员也是说汉语的华人,但还是担心,去了后,最怕的是孤单。

想想几十年来,最好过的日子是上班,天天忙到抱怨,但

分类:猫行游踪 | 评论:2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楼人物,我挺林黛玉

上周六出发个风头,给一家企业的开业剪彩。现在机关干部哪敢拿金剪刀?当天晚上回来,嗓子烟熏火燎,知道是冻了。怎么能够不冻,那新的五星酒店,大厅里的空调开到了摄氏18度。我就不懂了,为什么?我穿了件改良旗袍,四肢露的多。

当晚早早地睡下,多喝点水保暖,以为第二天就没事了。

哪知,疾病也欺老年人,第二天发烧了,一烧就到了39度,且持续3天不退,上医院,吃药,卧床不起,哼叽,喘气,咳出腹部八块肌肉的架式,拍着胸求别咳了。

好在老伴照顾病人,向来耐心。这点他家是真传,照顾人好像是中了彩,喜孜孜的烧好吃的,端茶送水定时量体温。

我问老伴,“弱不禁风”这个成语怎么这么准确,古人,我又想在心里跪拜了。

昨晚体温还在37.5度,但我有信心,一夜过后,烧一定退尽。

早晨一量,果然37度的体温。

37度真好。

早晨起来就忙着洗被单枕套,全部清洗,然后,准备上班开会模式。

抖擞的,抖抖擞擞的。

老伴看着我直想笑,其实我的一张黄脸婆老脸也已半点可审

分类:百味人生 | 评论:1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棵错认的树

一棵错认的树

 

不错,就是这一株树。

2015年的春节,我们去无锡,去了梅园,又去了灵山大佛,人山人海,无非是凑热闹。

在从景点回程的路上,我在香樟树林中发现了许许多多小树苗,都不够一尺。

林子底下土很松软,一拔就是一株。

我就拔了这一株,从无锡回镇江,栽在花盆里。起初是把它当小香樟树养的。花盆不大,天气干燥时,稍不注意,这棵苗的叶子就蔫了,但烧足了水,不用两小时,叶子又绿油油的了。

后来发现它不是香樟。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香樟林下长出的小树苗不是小香樟,而是这样一种小苗。

两年整过去了,这株树被我们从老房子搬到新房子后的露台,仍旧在花盆里,没有长高。

分类:闲情偶记 | 评论:2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彼岸之花

早些年乱看书,看过两本李叔同的传,但那时志冲云天,哪会想到佛不佛,僧不僧的。

都说生与死如同此岸与彼岸。芸芸众生,无不赴死而去。所以就有一批灵魂的安慰者,讲因果,讲轮回,讲积德行善。

李叔同是天津人,生于富裕家庭,却逢沧桑乱世。至情至性的人,往往有着不一样的人生。39岁前也曾是激越高蹈的人。但39岁以后,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他毅然受了比丘戒,成为弘一法师。出家后的他遍览诸经,精习律宗,使南宋以来中断了700多年的南山律学得以重新恢复并发扬光大,被佛门尊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弘一法师63岁的那年农历八月二十三日晚,突然发烧了。二十六日,饭量突然减半。二十七日,他宣布绝食。二十八日清早,他把妙莲法师叫到身边,说:“你把笔墨准备着,有些话,记下来。”

这以后的一天,弘一法师又特别叮嘱莲师几件事,无非是准备圆寂后“助念”的交代,此后他便开始默念“阿弥陀佛”。

九月一日下午4点左右,他写了“悲欣交集”四个字,交给妙莲法师,后又依旧默念佛名。“这个世界,我总要来。”他偶尔也会说一两句这样的话。

分类:诗性阅读 | 评论:0 | 浏览:9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庭中有棵枇杷树

庭中有棵枇杷树

 

一棵六岁的树长什么样,如图。

2011年我们在家里的花盆里,看到3棵数公分高的枇杷树,是吃枇杷时吐出的核,长出来的。

枇杷叶可以治咳嗽,家里有人伤风感冒了,几片叶子洗净切碎与冰糖一起煮水服用,比药房的成药还管用,这也是我一直想种枇杷树的原因。

盆里的树又长了三年,后来,保留了一棵树型、身高都是最棒的,就是这棵,移栽到大盆。

5岁了,也不过是七八十公分高,毕竟盆子天地小。

今天夏季,我们在院子边上翻建了花台,把枇杷树栽到了里面,谁知这树得到了优越的生长条件

分类:闲情偶记 | 评论:1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枕草子》到《杂草记》

从《枕草子》到《杂草记》

 

去书店,仍然喜欢搜一点书。

今天看中的这本,是日本一位作家写的,生活中常见的几十种野草。

野草都有自己的名字,比如商陆,红廖,蓟,婆婆纳。作家说,人们不知道草的名字,统称它们为杂草。

这似乎有些不礼貌,但书的名字还是用了《杂草记》。

日本人注的书,语言翻译过来,总有些夹生。

暑期细细把《枕草子》读全了,但最后,有些失望,并不像介绍的那么好。有些无聊,有些无病呻吟。一个宫中女官的生活,囿于一方,津津乐道。我不知道这本书说了些什么。

分类:闲情偶记 | 评论:3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秋将至 想起葵

在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九月,想起了遥远古老的一个成语:鸡犬新丰。

历史上刘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皇帝,建立西汉定都长安后,他把他的老父亲从丰县接到长安居住。大富大贵,一时家乡的百姓羡慕得眼红。但刘老爷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失眠、脱发、厌食、唉声叹气、毫无喜色。刘邦在百忙中思考一个问题:父亲他这是怎么了?

侍者回答:“皇上的父亲因久居新丰,习惯了家乡的生活,喜欢与家乡人谈天说地,而长安城中他没有一位熟人,那些人说的又是官话,他听不太懂,所以整天闷闷不乐。”

刘邦得知有了主张,这还不容易,立刻就在长安仿造出了另一个“新丰”:房子、树木、小河、鸡窝、狗窝……一应俱全。并从老家万里迢迢运来了猪、鸡、羊等家禽家畜,移民了刘老爷子的左右邻居。那场景相当有戏剧性,那些家禽家畜一放出笼全找到了自己的窝与圈,快快乐乐的各就各位。

刘老爷子是多么幸福哇,他抽着水烟袋,咧着嘴乐嗬嗬的。可是,谁都知道,如此这般消解乡愁,除了皇上他爹,谁能得到这般待遇?

莼鲈之思,沉疴一般,一辈子非但不愈,反而会越来越不可控制,是一种疑似精神病。可是

分类:专栏文章 | 评论:3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女人的野心遇到大女主—观《那时花开》

秦地有女子,叫做周莹,出身不明。跟着义父江湖卖艺为生,养成了胆大妄为的习气,与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截然不同的风格。

《那时花开月正圆》开始几集里的周莹,的确有《还珠格格》里小燕子的影子。

而整个故事概貌,与几年前袁莉、斯琴高娃主演的电视剧《母亲,母亲》有几处相似,一是女主翻身作主;二是地域特色;三是为地方打造文化品牌。

从前的时候,电影电视或文学作品里女人以小女人、贤淑女人居多;后来,运气女生居多,一不小心,电梯门一开,撞到了一个霸道总裁,阅人无数的霸道总裁还非她不娶;后来,傻白甜受人追捧,这类女人家世良好,长相甜美,受到良好的教育,心肠柔软。

可是,这几类女人要想一辈子活得舒服,要靠许多先天带来的条件。比如十分漂亮,一般女人没这个运气。

大女主戏,一个人闯天下,活的潇洒,爽气。这个才是让许多平凡女生向往的。

周莹误打误撞进了吴府,锦衣玉食等着她,好男人宠着她,任由她发飙。可是,要是周莹嫁的是一般人家,封建家庭的那一套,哪能让她咆哮,一两回斗下来,估计就被沉江了,还是她运气好,闯到了首富

分类:百味人生 | 评论:8 | 浏览:6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