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1396
  • 开博时间:2004-06-20
  • 博客排名:第1605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那些年我心中的男神 (3)

西风东渐,欧美文化裹协着好莱坞电影铺天盖地而来。

 

这次,a sad, lonely, searching young man who passed through my life for a brief moment。他用那忧郁孤独的形象打动了我。

 

这位男神是位好莱坞影星。先介绍一下,看大家能不能猜出是谁。

 

论颜值,我想女人们大多会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那湛蓝深遂的眼睛、那微微翘起的嘴角、那看似忧郁的表情,最能打动女人心。

 

论名气,说家喻户晓不为过。因为电影他得奖无数,光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便获提名11次,他夺得奥斯卡最佳男角奖时,汤姆•克鲁斯还只能给他当配角。其他各种奖项更是无数。演而优则导,他还得过金球奖的最佳导演奖。

 

分类:一只闲笔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年我心目中的男神 (2)

随着年岁渐长,痴迷阅读,这时我遇到了第二位男神:安德烈•鲍尔康斯基公爵。

 

说到这里,必须先提提我的俄罗斯情节。这几天刚读完的《SYMPATHIZER》,作者阮清越说除了政治输出外,俄罗斯出口三样最好的东西:武器、伏特加、俄罗斯文学。对此我深表赞同。俄罗斯文学,曾经带给我多少美好时光。想像一下:夜深人静之时,一桌一灯一人一书,一杯酒。这应该是装逼格的最高境界了吧。:-)

 

不容否认,苏联影响了中国几代人。在我小时候,各种苏俄文学作品、电影、歌曲,深入我们的生活中。那些伟大的俄罗斯作家们,托尔斯泰、陀斯托耶夫斯基、契诃夫、普希金、莱蒙托夫、屠格涅夫……天啊,真真是群星璀灿,各个熠熠生辉!各种作品,从《安娜卡列尼娜》到《上尉的女儿》到《卡拉马佐夫兄弟》到《静静的顿河》到《日瓦戈医生》到当代的《古拉格群岛》,无一不是精品!俄罗斯这个民族,不论是贵族革命者抑或哥萨克骑兵军,真是印进了我的中学时代!

 

还是说回我的男神,《战争与和平》中的安德烈•鲍尔康斯基公爵

分类:一只闲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年我心中的男神 (1)

每个女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男神。我的男神们是在我平凡懦弱自卑的少女时代击中我心脏,令我爱慕仰慕却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

 

第一位男神——杨康,外形请参见苗侨伟。以我专一的性格,后来其他人扮演的杨康恕我无法接受,欣赏无能。大家也请不要看见这个名字便撇嘴以示不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男神女神,神们不分高下。

 

先看看小说中,杨康出场时在众人心中的模样。

 

在郭靖眼中:郭靖见这公子容貌俊美,约莫十八九岁年纪,一身锦袍,服饰极是华贵,心想:“这公子跟这姑娘倒是一对儿。”

 

前面已有对穆念慈的描述:明眸皓齿,容颜娟好,这么写正好衬着杨康的英俊。

 

在他的亲生父亲杨铁心眼中:穆易见他人品秀雅,丰神隽朗......

 

在一干吃瓜群众眼中:只见那公子内里穿着湖绿缎子的中衣,腰里束着一根葱绿汗巾,更衬得脸如冠玉,唇若涂丹。

&nbs

分类:一只闲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1月阅读观影笔记

一月所读之书:

 

1. 《The Craft of Fiction》by Percy Lubbock

英语阅读非小说类文章,总是因为非母语的缘故,读着读着就不知所云,要回过头去认真再读,看作者是想表达什么意思。本书用各种名著为例,探讨写作技巧,如《战争与和平》、《包法利夫人》、《嘉利妹妹》等,我还没读完,干扰太多。

 

2. 《史记》司马迁

才看了个开头。本来今年的宏愿是从头到尾认真读一遍的,现在已是二月份,才看了个开头,看来完成这个心愿不容易。且过且看吧。

 

3. 《SYMPATHIZER》 阮清越

这是一月份认真看的一本书。厚厚一本,读完了,也很想说点什么。准备另写一篇书评。因四月之命,不贴在这儿。

本来我喜欢喜欢简单干净的词句,直指人心,最有力量。但作者显然不是这个路数的,开始几章,我耐着性子读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6年12月阅读观影笔记

这个月看了三本英文书。网上怀旧,又找了刘镇云、黄碧云的文章读了读。

 

《Love and Other Ways of Dying》已详细写过,此处不提。另两本书是PAULO COELHO写的《Alchemist》和《Veronika Decides to Die》。

 

《Alchemist》在中国先后译为《炼金术士》和《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和两种,共有三个不同的中文译本。我读的英译本。

 

看作者Paulo Coelho的生平简历,觉得他真不枉来人世走一遭。10岁时立志要成为像若热•亚马多一样的作家。年少时因性情叛逆被视为精神病,三次进出疯人院。后痴迷炼金色术、魔法、吸血鬼等,当嬉皮士周游世界,更徒步600多公里,从法国南部穿越比利牛斯山脉到达西班牙朝圣。在从事文学创作之前,曾担任过编剧、剧场导演和记者,还为巴西最著名的摇滚乐歌星创作过《减生于一万年之前》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ROLIA 杂感

       ROLIA,加拿大华人论坛也。其天地、中年、梦想、房产诸坛,人气尤甚。涨跌之声不绝于耳者,觅巢坛也。熟男熟女红颜蓝知己群集者,中年坛也。众星拱月者,梦想天空是也。而睥睨临于众坛之上者,天地坛也。坛中者谁?自视不凡之美加众华人也。众人消遣于此,发贴动辄关乎国内外政治民生,回贴不忘纵横捭阖上下五千年,故有谈天论地之称也。若夫大选近而竞者逐,落幕后而愤不平,喜怒变化者,左右之网友也。至于左左歌正确,右右反AA,前者呼,后者骂,慷慨激昂,往来而不绝者,实为自说自话谁也不服谁也。

 

        倚枫而歌,枫叶红而音色美。枫下耕耘,墨酣而文妙;家园沙龙,杂然而前陈者,恍若生活之盛宴也。宴酣之乐,非色非利,发贴者乐,回贴者忙,灌水不断。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ID们转战于各版块间,或嬉笑怒骂指点江山,或插科打诨调侃逗乐,或显摆或自傲,文字言谈间善解人意风情流露。更见名ID受人追捧一呼百应,偏有众网友吹拍叫好甘之如饴。点赞机起动,引无数马甲竞折腰。惜板砖乱

分类:一只闲笔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淘书记

 

以前在国内时,最喜欢逛旧书滩。若能从一堆乱书中挑到几本中意的书,那种快乐真是难以言表。不管出差去哪个城市,总喜欢去逛书市,书摊,旧书店。新书有新书的好,旧书有旧书的乐。

 

来多伦多后,先是忙于生计,然后是生孩子,带孩子,周末似乎全贡献给了孩子的各种活动或家务。逛书店都很少,更别提去找这里的旧书店了。不知什么时候,知道了Value Village这家慈善店,里面居然有很多书。当然你别指望在这里淘到什么善本,孤本,也用不着考虑版本印数,不过品相好,价格公道,还是有些值得挑回家慢慢看的书。

 

今天正好这家店的所有书籍40% off,我利用lunch break的时间跑过去,挑了十本书,猜猜多少钱?不到$24!且容我大笑几声。

 

这家店里的书虽不算多,但分门别类,计有Romance, Horror, Mystery, Fiction, Nonfiction, 另还有些育儿,心灵,宗教,饮食,儿童书籍

分类:一只闲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What are you listening to right now?

听音乐与阅读其实是非常个人化的事。人的品味不同,欣赏的东西自然不同。你之砒霜,我之蜜糖,只要能给人带来愉悦,音乐与书籍不存在高低之分。然而,每每听完首好曲子,看了本好书,偏偏又想与人分享。这时若能找到品味相同的人,得到认同甚至交流,则是莫大的快乐。不过,即便他人一笑而过,亦无妨,甚至可以争吵,失落的是无人理会,只余失落怅惘。更厌恶那种抬高自己贬低别人,自以为高大上,阳春白雪,优越感爆棚的人。前面说过,品味不一样而已,何必呢。在我这儿,古典与流行齐听,严肃共言情皆看,都能给我带来快乐。不过随着年岁,阅历渐长,人的品味也会变化。曾几何时,Nirvana是我的最爱之一,现在听音乐不喜太吵,看书偏爱小品文,不想琢磨,嫌太累,只想在书缝文字间细中寻找些乐趣。

 

现在听的是Sam Martin唱的《 Lovers On The Sun》。这首歌在欧洲比美国更受欢迎,曾在英国,奥地利,芬兰,德国等多个国家婵连第一名。

Sam Martin,低调的音乐人。2012年出道,能写能唱,作品得过不少奖。不仅为不少著名艺人写过歌,自己也能一展歌

分类:音乐至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岗昆

那年十月初,秋意正浓,红叶绚烂。她定了阿岗昆的cottage,周末一家人去住个两天,赏枫秋游。

 

前半段心情有点糟。老公拉肚子,人不在状态,什么也不想吃,哪里也不想去。孩子们要去爬山游玩,他就呆在车里假寐,晚上也早早躺下,第二天早上还说没睡好。大家都意兴阑珊,她觉得委屈。出发前自己辛辛苦苦忙了好几天:定房间,查路线,准备一家四口的吃喝穿用。累到快趴下,而他也就开个车,居然还这副样子。虽然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她仍觉扫兴,埋怨他居然这样脆弱,甚至上升到思考这段婚姻。

 

然而第二天下午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扭转了她的心境。下午两点半,阿岗昆公园西门附近发生严重车祸,一人当场死亡,三人重伤,其中有一人还动用橙色直升飞机送往TORONTO医院。这起事故导致公园唯一的一条公路被封12个小时。当时他们一家人游玩时只听到警笛救护车长鸣,哪料到后果竟会这样严重。由于cottage就在西门外,封路害他们只能掉头从东门出公园绕道300公里回cottage。

 

当时已近天黑,陌生

分类:一只闲笔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I don''t know why. I just felt sad.

  这是小帽对我说的话,当我翻出我和他爸结婚前的合影给他看时。照片上两人头挨头微笑着,年轻、幸福、甜蜜的样子。可是小帽对我说,这照片他早就看过,他看的时候还哭了。我吃惊地问为什么。他说,“I don't know why, I just felt sad.”
  
  说话的这一天,是2011年圣诞节。他看照片的时候估计得是半年或一年前了。
  
  小帽一定有颗柔嫩敏感的心,但愿他的心永远不受伤害,尤其不要为爱所伤。
分类:小帽头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Money - Suicide Note 边读边写之二

  A fat Englishman in American.
  我实在喜欢这个fat guy。 没错,他粗俗、没品味,酗酒、嫖妓、手淫。可是他有一颗敏感、脆弱、善良的心。因时间缘故,暂时没法写完,先灌点水,以后一定要好好写个读后感,一路读来有很多想说的话。
  
  Sweeney Agonistes
  
  Under the bamboo
  Bamboo bamboo
  Under the bamboo tree
  Two live as one
  One live as two
  Under the bam
  Under the boo
  Under the bamboo tree.
  
  Where the breadfruit fall
  And the penguin call
  And the sound is the sound of the sea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Money - Suicide Note 边读边写之一

  很喜欢这本书。文字不容易。尽量做到边读边写。
  
  1. Rug.
  Martin Amis在这本小说里无数次提到rug。恕我见识小,我只知道rug有两个意思,一为小地毯,一为假发。但是,读了一两章发现问题,怎么这本小说里人人都戴着假发不成?只要是不合逻辑的,绝对是我理解有问题。凭常识、凭直觉,rug在这里应该就是头发,普通的头发。只是我查遍了很多资料,找不到可以印证的证据。今天总算在wiki上看到大家对rug的讨论了,很有用。贴出来,以备自己之用。另,补一条,rug-rethink是剪头发的意思
  
  The word "rug"

Hi, I recently bought a fluffy blanket, a small one meant for your lap. The packaging said it was a rug. (My Engrish sensors started to ring.) For me, rugs were meant for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4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帽今天掉了第一颗牙

  小帽真的长大了,今天掉了第一颗牙,可惜的是,这颗牙不见了,本想留作纪念的。小帽对掉牙齿期待已久,老早就说过,“Mom,我的这颗牙wobbly了。I can't wait. 等牙掉了,我就可以把吸管放在这里喝饮料了。”
  
  顺道再说说小帽的其它趣事。
  
  老外们打喷嚏后,旁边的人总会说上一声“bless you。”我们没有这种习惯,可怜的小帽打了喷嚏后,只好自己说声“bless me”。

小帽生病了,不太严重,一到下午有点低烧。老说头晕,肚子不舒服。当妈的,不管病严不严重,总归着急。我仔细盘问他,如何头晕? 是不是dizzy? 肚子又是如何个疼法?是绞痛吗?是。。。?是。。。?
小帽实在答不出来,他严肃地看着我,回答道:“妈妈,小孩子不是医生!”
  
  
分类:小帽头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集生记》(6)

  
  
  
  
  第二部
  
  一只美洲豹
   
  1
  星期一,11月5日
  
  跟往常一样,我坐公共汽车上学。学校几乎全藏在一堵高墙后,要不是有块匾额上写着“入口”两个字,你压根想不到那儿是所学校,你以为那里是什么公司或私人花园,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儒勒•列那尔中学,按巴黎的规格来说,并不算大,但对我来说,却是座城市。
  以前我在兰斯克内读书时,学校里只有四十名小学生,可这儿有八百名男女学生;外加书包、IPOD、手机、腋下除臭剂、教科书、唇膏、电脑游戏、秘密、小道消息和谎言。在这里,我只有一个朋友——嗯,算个朋友吧——苏珊•普吕达姆,她住在公墓那边的盖勒伦街上,她偶尔也会到巧克力店里来玩玩。
  苏珊——喜欢别人叫她苏兹,就像一种酒的名字 ——满头红发,她恨死了,粉红的圆脸,她总是说要开始减肥。实际上,我很喜欢她的红头发,这让我想起我的朋友诺克斯。我觉得她一点也不胖,可她总是抱怨这些事,我和她曾是真正的好
分类:我的译文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集生记》(5)

  5
  星期二,11月1日
  诸圣节
  
  爱努克今天一天都不安静,也许是昨天葬礼的原因——又或者,是风的缘故。有时候风让她那样,像匹小野马似地狂奔,任性不顾一切,让她泪流满面,变得陌生。我的小异乡人。
  我过去总那样叫她,你知道。她还小时,只有我们俩。小异乡人,仿佛她是从哪儿借来的,有一天他们会把她收回去。她总是有那种感觉,那种外人的表情,那种眼神看东西总是看得很远,那种思想游走在这个世界的边缘。
  有天份的孩子,她的新老师说。小小年纪,有这般非凡的想像力,这般丰富的词汇——可是,她的眼睛里已经有那种眼神,揣测的眼神,仿佛那般想像本身只是种疑虑,也许,预示着不祥真相。
  这是我的错,我现在知道了。以前,我觉得用母亲的信仰把她养大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我们有自己的打算、自己的传统,有这个世界无法进入的魔法圈。但这个世界无法进入之处,正是我们无法离开之处。我们作茧自缚,深陷其中,我们与世人分开,成了永远的异乡人。
  可以说,直到四年前,我们一直都这样。
  从那
分类:我的译文 | 评论:0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