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衣讀書堂

甲午马年,守望梦想,无论何地,赤心如故。在生活,用诚心品鉴那份久久地游荡于心底的点点涟漪。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77
  • 开博时间:2014-02-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文人的倾向

文人的倾向

     文/蔡子昂云

一条腐朽的破木船

倾陷在深山小溪的边缘

千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正在寻找另一种精神补偿

生活正在寻找另一种精神补偿

 

——夜读南帆的《四重奏:文学、革命、知识分子与大众》一文

 

文/蔡 东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众多知识分子(作家、学者、文学爱好者等)感叹着文学在社会日常生活中失去了轰动效应。我们不得不说,这样的感叹是他们切身的真实感受,但我们不能有失偏颇地忽略了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感受是发自如何的主体,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的“别有幽怀”。南帆认为,“文学不再扮演文化先锋的角色。启蒙的口号再度受挫。”这无疑提醒我们,他们的担忧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穹顶之下的极限

  

      曾经一次伦理课上,老师讲关于自由、平等的话题,我听得似懂非懂,摸不着头脑。但最后提问环节,我提了一个很傻的问题:我们其实天生就不自由就不平等,我们不能选择降生的自由,以及降生后的伦理自由与平等,也就是说,在此种情况下,我们身来就是不自由的,那么我们的这种不自由不平等会无限累加吗?那为何还要无限度的宣扬自由、平等呢?恰若此成立,自由的生命形式或物质形态本身并非是存在的,我们无可否认地生活在极限之内,所有对自由形式的追逐、宣扬背后,其实最终都是建构在不自由的基础之上。人人自由,众人平等的思想固然宏伟美妙,但身不由己的先天决定因素早已冷漠又公正地宣判,而且宣判时间可以追踪溯源,上至千年下至你的后代。从而,不难想象我们常言为何不能数典忘祖,为何在文化领导权上剑拔弩张?文学、文化的背后当然有政治的魔爪,但政治永远无法售卖出温润的人文心理认知。文化的巨大凝聚力在任何时代都无法替代,因为文化的本质是人的化身,是人类之初及其之后的形态累积之结果。

     最近,柴静的纪录片《穹顶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与一个时代

  

         “ 一个人与一个时代”,  这本是一本书的名字,也可以说是两本书的名字。

         这本书是我打算一年前读完的,但是我反反复复地拿在手里,轻轻地抚摸封皮,却始终是只翻动了前几页,就不敢再翻阅下去了。所以,时间久了,书的内容永远是那几页的存留记忆,并且是模糊的可怕,说不出所以然来。不过,书名却忘不了。

          这本是一本寻常的书,不是什么可以称作经典的大作。看到它的人,就知道它是关于一位已故之人生平的一些粗糙传录,有图又有文,纸张也不是什么道林纸,想起来可能是比较差的纸了吧。

         那年,也就是去年了,我在想如何了解一个人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方生未死之间的追怀

  

方生未死之间的追怀

文/蔡子昂云

六年前的这个时日的午后时分,天气不是一般的胜好,暴烈的太阳给天空馈赠了日晕,通透的光簌簌地杀落下来,酷热的使人不堪忍受。不消说,放学后,我骑着单车穿过了无人迹的街道,满脸都是汗水,说话都懒得说,不爽快的心情早已布满全身。回到家里,草草地做起饭菜。米饭在电饭煲里腾腾的喧嚣着,而做菜却不得不在翻炒时忍受那无以言表的怨气,刷刷的来来去去, 白色的热烟圈洗面……吃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