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6
  • 总访问量:13875
  • 开博时间:2014-02-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heise13

2019-10-23

新月彎彎

2019-10-23

helen0358

2019-10-22

粗手不烦

2019-10-21

涉江采芙蕖

2019-10-21

西沟散人

2019-10-21

石林幽谷

2019-10-19

爱水意

2019-10-19

文锦书屋

2019-10-18

qazwsx0340..

2019-10-16

小奋青滤pe

2019-10-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玉簪花

  

 

一枚枚白玉簪子

大小不一,长短不齐

横插在青枝头

妆扮

只为自己

 

白天

心房紧锁,钟情难诉

像轻拢的梦

像流在深涧的泉水

像唱起却不出声的歌

像婴儿

才四个月大,甜甜酣睡

 

黄昏

悄悄绽放

像古琴弹开的一个音符

像仙子撩开了珠帘

像是决定了

要与你见上一面

好让彼此不再遗憾

 

冉冉清香

你闭上了眼睛

将回味一生

 

2014/8/2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条娃娃

  

她一岁半,走起路来稳稳当当,但是看起来有些笨拙。一双漂亮的眼睛,大黑亮,睫毛长而弯曲,像袅袅柳枝条垂映在泉水边。跟她初照面,总是情不自禁先被她的眼睛吸引,然后才想起来打量小脸蛋小嘴唇,肉肉的小手小胳膊小腿。

她抱在怀中的时候,可老实。要么盯着眼前的人或物看,要么趴在肩头,沉思般。

她的双脚一触碰到坚实的地面,立即像满拧的发条娃娃,“嚓嚓嚓”动个不停,走到东走到西,摸摸这摸摸那。跌倒了,若无其事地爬起来。碰哪了,眉头都不皱一下。如果她哭了,必定是真正地受伤了。比如额头蹭破了,肿起一个大青包。或者玩得正好,妈妈非得拽着抱着她离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南第一花

  

玉簪堕地无人拾,化作江南第一花。

江南第一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炒南瓜花

  

还是雨天,没有停歇苗头,层云暗湿。

家里没有菜,地里除了辣椒,也没有可供采摘的菜。

目光流转之间,瞥见一朵南瓜花伸展在后院小铁门的栅条上,灼亮了心思,想起南瓜花可食,裹面油炸麻烦,操作难度大,清炒一盘可否?

待雨势稍小,匆匆采了十几朵公花。一些花朵里灌着沉重的雨水,一些藏在叶底,安然无恙。花大,十几朵就满了半菜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的夜晚

  

     夏天的夜晚,尤其是凉爽一些的夜晚,喜欢独自坐在黑暗中,任夜色将我为浸没。心逐渐安静,肢体慢慢放松,烦累了一天,这一刻如此美好,如此惬意。

    东看看西看看,听着唧唧窣窣的虫鸣,领略着一缕缕珍贵的凉风或者一丝丝甘爽的凉意。天空是灰蓝的,有星或月的夜空,眼睛总是为星月吸引,无星无月的夜空沉静辽远,澹然无边。

    一些窗子睡着了,一些窗口睁开着眼睛。

    人都钻进房间里去了,昆虫呀小动物们呀长舒了一口气,唱歌的唱歌,奏乐的奏乐,或者觅食,或者走亲访友,或者展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雷阵雨

  

轰隆隆声中,下起雨来。喜欢夏天的雷阵雨,痛快,酣畅淋漓。

 

豆大的雨点连成了线,形成了烟,哗啦哗啦,仿佛把我满腹的心事都倾倒出来。心口的疼痛一直横亘,从未消去。这样巨大的伤痛大概一辈子都会如影形随,刻骨入髓。说不出的痛,不肯说的痛,才是最深的痛。

 

猛然,一个惊天霹雳从头顶上空滚过,震慑住手中的笔。好!

 

(附1:今天立秋,小镇人习俗,家家买西瓜,人人吃西瓜。买了一只西瓜。瓜价最高。瓜很新鲜。瓜不大甜。宝宝不屑吃,吃邻居家的瓜去了,并且当我的面把瓜啃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红瓤,完了还要,一点不给我面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声蝉鸣

  

在水井边洗衣服,彼时骄阳高照,四下无人,忽听一声蝉鸣“吱——”,悠长悠远。抬头望去,沿河边杂树成排,声音是从一棵树冠浓密的杨树上发出的。听了又听,希望多听见几声合唱,但是只有这一只,只有这一声。

 

想起童年举着高竹杆满村粘知了。

 

想起年少蝉鸣声充斥的午后。

 

想起的那些单纯美好,越走越远,有时候都恍若是梦,幸亏还一直贮藏在心里。

 

听见蝉鸣的夏天才是真正的夏天呢,哪怕只有这一只,这一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蜻蜓飞来又要飞到哪里去

  

傍晚,小鹿在院外忽然大呼小叫:“蜻蜓,蜻蜓,快来看!”

忙完活去看,小鹿正在蜻蜓群中挥之舞之蹈之。好大的一群蜻蜓,受了这等惊扰,乱了方寸。乱归乱,却不飞离,好奇怪。

我责道:“你呀,干什么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荒野的风吹来

  

 

那片荒野吸引了我。

 

租居在望京的时候,东边墙外是一片荒野。所谓荒野,是从大众的角度出发,在大众眼里,但凡没有房屋楼宇,没有庄稼田地的地方,概称之为荒野。其实荒野往往不荒,非但不荒,野性的生机勃勃。

 

一开始,只在附近散步。某天,一位大姐邀我跟她晨起跑步减肥。“在哪儿跑?”她手一指:“那片荒地呀,想怎么跑就怎么跑,且没有车子。”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废墟枣树

  

和鹿散步的时候,看见一棵半人高的小树,青青的叶子,不易察觉的小花。鹿问:“这是什么树呀?”

“枣树。”

“枣树!枣树的叶子好漂亮。”

是的,不规则的边缘,仿佛随心所欲的心情;不对称的叶脉,一边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2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7 18 19 20 2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