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驴爱看电影

郑小驴,原名郑朋,1986年出生于湖南隆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十一届签约制作家。著有小说集《1921年的童谣》、长篇小说《西洲曲》。获湖南青年文学奖、上海文学新人佳作奖等。现居长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9
  • 总访问量:115797
  • 开博时间:2006-05-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兩個冤魂:王實味 李九蓮

先说王实味。1947年3月,中共中央机关撤离延安……王实味则由中央社会部押送到晋绥根据地。途中,因王实味“神经不健康,身体也不好”,便成了行军途中的一个包袱。晋绥公安总局经请示中"央社会部批准,可以将王实味就地处死。7月1日凌晨,晋绥公安总局审讯科干部为节省子弹,将王实味带到黄河岸边一处偏僻的山隅,从其身后出其不意,用砍刀将他杀死后置于一眼枯井中。再说严凤英,她生前被诬为黑线人物、国民党特务,因承受不了被诬陷的巨大压力,服毒自杀。无论是常理还是法理,人死如灯灭,就其“肉体”而言,饶过也就是了。然善于斗争的当权派们还不肯罢休,竟又残暴至极愚昧透顶,将严凤英的肚肠大肆解剖,搜查什么微型发报机(以上两事分别见于《湘声报·观察周刊》2002年4月18日及《炎黄春秋》2000年第2期)。

  不难发现,王实味与严凤英的命运,同属一个“遭遇链条”。只要你看到了王实味的死,就不会再对严凤英的死后遭遇感到惊讶,因为非正常极刑非文革新有,革命时期的延安就开先例了。相反,作为“王实味链条”上的严凤英,在“阶级斗争”白热化阶段,不屈死、不被剖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湘西:神秘的赶尸传闻

湘西赶尸匠,入行必须面试,年满十六岁,身高一米七以上,相貌丑,胆子大,才能被录取。

湘西既有誉满全球的张家界,也有神秘莫测的赶尸。早些年代,你若在湘西神秘的山村小客店投宿,便极有可能看到死尸走路,当天亮之前,小客店前摇摇晃晃地走来一行尸体,尸体都披着宽大的黑色尸布。这些披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手执铜锣的活人,这个活人,当地人叫做“赶尸匠”。其实,说是“赶尸匠”不如说是“领尸匠”,因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他不打灯笼,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黑夜行走时,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路上有“死尸客店”,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店”,夜晚悄然离去。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

分类:美学与印象 | 评论:0 | 浏览:4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45年的长河【中篇小说】

一九四五年的长河
找到了河流,人便有了方向感
 ————郑小驴

这条河一直向东,水波不兴。温柔得就像青花滩的女人。
多年前,我的父亲站在长河边上,河风吹起了他的杂乱的发须。他依然会想起很多年前祖父被小日本押往河滩枪决的那个春天的清晨。当时父亲7岁,他在那个清晨赶了群鸭子去河边,看见一群穿黄呢子的鬼子扛着三八盖步枪,押着祖父往河滩走来。那是一个多雾的早晨,浓浓的白雾像纱帐一样将湘西的丘陵包裹着。河上起了层白雾,像轻烟一样飘忽。河岸边是大片大片的油菜田,清晨的油菜花带着一股清新的气息不断地钻入父亲的小鼻子里。油菜花上还带着露珠,早起的蜜蜂,有几只已经在上面落足了。这幅安静的清晨湘西乡村画面,使父亲产生着幸福的错觉。他看着那些人正押着他的父亲离河滩越来越近.....

我的成长始终伴着青花滩男人那种野性的挣扎,我一个梦一个梦做下去,当有一天茂密的胡须开始在我的下巴上像茅草一样疯长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8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抗日战争牺牲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名单

国民党抗日将领(少将以上)的阵亡名单(按殉国时间排列):
  
  姓名职衔殉国时间 殉国地点
    
  佟麟阁上将(追授)29军副军长1937、7、28北京南苑
  赵登禹上将(追授)132师师长1937、7、28北京南苑
  郝梦龄上将9军军长1937、10、16山西忻口
  刘家麒中将54师师长1937、10、16山西忻口
  吴克仁中将67军军长1937、11、9上海松江
  高志航空军少将驱逐司令1937、11、21河南周家口
  夏国章中将172师副师长1937、11、21浙江湖州
  吴国璋中将75师副师长1
分类:转载 | 评论:0 | 浏览:9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年

 流年
题记: 同所有生命一样,我们也在昔日的河山之间徘徊,寻觅一个人命运的本能。





一 远方

远方让我产生丰富的遐想,它们是那样遥远,那样苍凉,悲壮,让我遥不可及。我喜欢那些虚无飘幻的东西。向往那山高云静水迢迢的陌生村庄。可是我注定这辈子都逃不出故乡温暖的怀抱,就如奶奶,我这辈子都躲不开她那温暖的臂湾。
19岁那年,我决定去远方,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19岁的下巴,胡须开始疯长,我很快失去了最后一块自留地。他们是第N批来此地定居的殖民者,我决定用剃刀狠狠的扫除他们。他们身首异处。
那年我开始变得很浮躁,决定要和故乡隔上一道篱笆,于是决定去一个很遥远的南方城市。母亲含泪为我准备行囊,叮嘱我路上要注意身体。父亲蹲在门口抽烟,烟雾很快融合在8月黄昏的暮霭中。他一声不响,像沉醉在晚霞的天籁中。屋门前那棵大椿树上站满了叽叽咕咕的麻雀,像在进行一场热闹非凡的辩论大赛。母亲对我说,你去打几只下来吧,今晚下酒。于是我进屋取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7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66年的一盏马灯【小中篇】



  我的主,你的世纪,一个接着一个,来完成一朵小小的野花……

  ——泰戈尔

  

  一

  1997年9月,我正在太原配合当地的警方处理一宗刑事案件。案件的主犯是我们桃城人,那个狡猾的家伙在桃城用刀捅伤了一个体户后,潜逃到千里之外的太原。正当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即将把他抓捕归案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家来电话了……

  打电话来的是堂姐,听得出来电话里她的声音很是着急。她说:吴克,父亲快不行了,你赶紧回来一趟,见他一面。他很想你,一直都在念着你的名字……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看得出来父亲是真的不行了,才让打电话给我的。电话里说他患的是脑溢血,急性的。现在病情已经极其危险了,医院已经下达了好几张病危单,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没有办法,我只好临时告了假,匆匆踏上了从太原南下桃城的列车。

  

  二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10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那遥远的地方


分类:看图说话 | 评论:1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