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驴爱看电影

郑小驴,原名郑朋,1986年出生于湖南隆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十一届签约制作家。著有小说集《1921年的童谣》、长篇小说《西洲曲》。获湖南青年文学奖、上海文学新人佳作奖等。现居长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5840
  • 开博时间:2006-05-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枪声 原发《十月》

中篇小说
(约17000字)
枪 声
◎郑小驴

1.

九二年八月的一个早晨,干事小娄的房门被人粗大的巴掌擂得山响,小娄睡眼惺忪地打开一条门缝,一个尖扁的脑袋便像条泥鳅一样钻了进来,他的解放鞋上沾满了褐色的泥巴,小娄认得是石门的王大方。昨晚下了一整晚的小雨。小娄皱着眉头说,大清早的出什么事了?
王大方咧着嘴,吐着粗气说,娄干事,郑时通今早死了!
小娄披了件外套,八月早晨的天气微微有些凉,乡政府的那株老槐树上几片叶子正在往下滴水。
小娄往嘴里塞进一根烟,问,咋个死的?王大方便开始叽里呱啦说出一大堆话来,小娄竖起耳朵听了好半天才知道,郑时通今早和A一块去猫耳朵茶山打猎时,枪走火被击穿了下巴,脑浆都被冲到了空中。

小娄走到石门,用竹椅抬着的郑时通正被四个男子从猫耳朵抬了回来,竹椅上的郑时通歪着脑袋,半个下巴没了,猎枪从下巴往上击穿了脑门,脑浆流在郑时通的胸襟上,像朵绚丽的梅花。他的脚软绵绵地垂在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华文学选刊》



2009年第五期


 高端文化论坛
雄辩的文学与亲和的文学…………………………………………………王 蒙

小 说
长 篇
壹亿陆(原载《收获》)…………………………………………………张贤亮

中 篇
短火(原载《花城》)……………………………………………………肖建国
是谁杀死了我(选自《青春》)…………………………………………黄孝阳

短 篇
咳嗽天鹅(原载《北京文学》……………………………………………铁 凝
我不想穿开裆裤(原载《西湖》)………………………………………郑小驴
苦枣树上的巢(原载《中国作家》)……………………………………盛可以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报】 郑小驴:年少并非回避责任的理由



--------------------------------------------------------------------------------

【作者】张滢莹





 郑小驴,1986年出生于湖南隆回,大学期间开始小说创作,在《十月》《山花》《江南》等刊物发表小说30余万字。有作品入选年度小说、诗歌选本。

 “所有发生过的事,对我影响都很深。”从湘西走来的“80后”作家郑小驴坦然地说。他最近正在整理关于梅山文化的资料,并以此为依据写了中篇小说《望天宫》。家处“梅山文化”中心的他,提起地方上仍较完整保存的文化元素时,颇有些欣慰:“打道场、对歌这些现在还有。离我家五六十里远的地方就有花瑶古寨。”湘西文化的印记深深浅浅地出现在他的小说里,白马湖、鬼魅、吊脚楼、夜里飘荡的山歌、猎人不羁的魂……当然这些只是意象,对于他来说,小说的可能性是无限的,对于过往记忆的复现、演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7位青年作家的谈话


《大家》访谈录

主持:谢琼、郑小驴
谈话对象:马小淘、苏瓷瓷、丛治辰、手指、魏娇

生存压力VS写作的意义

 郑小驴:
《大家》从这期开始,搞一批有关80年代出生的青年作家的对话。每期邀请一两位青年作家、作者与评论者、编辑聊一些关于文化方面的话题。这一期,我有幸邀请到了北大曹文轩老师的高徒谢琼博士和马小淘、苏瓷瓷、丛治辰、手指、魏娇等五位青年作家前来“大家青年作家QQ群”做客。希望诸位发扬年轻人的特长,高谈阔论也好,插科打诨也罢,幽默调侃当然更欢迎。相信大家作为写作者,一定对文学有精辟之见解。欢迎你们精彩的理论分析,同时也欢迎大家一起来讨论与探索。我相信几位中间,一定会有令人拍手称快与精彩绝伦的对话的。
首先我提议大家谈谈自己目前的工作和生存状况。瓷瓷在湖北十堰,有几位在北京,山西有手指,目前你们的生活状况如何,写作方面有没有遇到生活压力的挑战?

谢琼:
我在北京,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舅舅消失的黄昏1968

《舅舅消失的黄昏1968》
 郑小驴


01.

舅舅姓马,在外公九个子女里,他排行老三,乌寨的人都称舅舅为马老三。他是外公生下的唯一一个男丁。乌寨年老的人总爱在雨季来临前坐在长凳上扯乱谈,不免说到舅舅。舅舅就像老头们口中腾出的烟雾,在我眼前显得变化莫测。诚然,我没见过舅舅。他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是抗美援朝归来时照的,至今依然保存在老家堂屋的相框里。照片上的舅舅满脸络腮胡子,整张脸看起来显得粗犷和野蛮,可是,如果你看仔细点,舅舅的眼光却是那样的忧郁,有的时候我甚至大胆地想,这才是真正的舅舅!
我只知道,他是个蛮凶的人。凶或者严厉,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有的时候,我真的把舅舅忘记了,我不知道我还有一个离我远去了的舅舅。我想起他的时候脑海中总是一片空白,就像玻璃上抹过的雾水,他所留给我的印象已经一抹而光了。但是,每当在我快要忘掉舅舅的时候,他总是有办法将我从遗忘的边沿扯回来。当然,多亏了那本日记和这张照片。

一踏进乌寨里那些黑幽幽的木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王十月《短歌行》

 读王十月《短歌行》 郑小驴 王十月的两个短篇,《杀人者》和《还头记》,走的是新笔记体小说的路子。只是,旧瓶装了新酒,读罢,有种让人回味不穷的感觉。《杀人者》说的是一个禅宗典故。杀人者本是一个好人,公认意义上的。偶然成为了恶人,回头便难了,而老和尚,本是一个恶人,情况却刚好相反。还头记的季二先生的故事,是对前面杀人者的故事的一个实证。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杀人者》,语言更干净利索,表达得有力度些,短篇要节制一些才好,把话不要说透,我以为王十月在这组短篇做到了。 事实上,杀人者和和尚,是作为一组对比在写。分别写人性的恶与善的转换,人性中的事,善恶都在一念间。前面的《杀人者》,多了一些血腥,结尾,同样是死人,可是死得有力度;后面的《还头记》,也是死人,死得却是充满豪情和血性。看得出来,这也是作者精心构思时的一个有意而为之。 语方简洁,干净利索,这是读这组短篇时给我的感受。字里行间读罢欲走还留,这样的处理方式,用西方的话讲,叫冰山理论,用咱中国的话,叫留白。不能说这组小说写得特别好,但是确实有点玩味在里头。 两个小说相比之下,《杀人者》里面的东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王顺键《小茵》

 读王顺键《小茵》 郑小驴 第三遍读《小茵》时,没有了当时阅读带给我的感官狂欢,相反,哭笑不得。一个闯深圳事业有成的作家,遇到了也来深圳闯世界的表妹小茵,唤起了他被伤害的童年记忆,他关照小茵,也在悄悄报复她的父亲。有情皆孽,无人不冤,无辜的小茵成了牺牲品,她同样又把不幸还给深圳,她为了生存打麻将出千,她为了爱情到发廊做小姐。但她相信爱情,追求自我,她用身体实现她生遍所有肤色的孩子的愿望,她的想法简单又有趣:让世界成为一个大家庭,充满亲情和温暖。不能不说这是一个荒诞的结尾,一个对社会对生活一个绝妙的讽刺。 作者是个城市出身的作家,他想表达的是他一惯倡导的“后深圳写作”,就是物质回归心灵的写作,物质上的成功往往伴随着心灵和情感的巨大伤害和损失。作者通过“我”与表妹的不伦之恋,复苏成长的沉痛,用报复的方式回到人性的现场,与记忆接驳,谅解了历史,并从文本出发,用前深圳和后深圳的对照,结构了一个移民城市的心灵史。小说中的小茵在现实中是很常见的,特别是在深圳,一定还有千万个小茵存在着,她们有着纯洁的理想和爱情,同时在物欲横流的世俗中不能自拨般不停地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大李云雷的评论

“新乡土小说”新在何处?
 ——读郑小驴的《回家欢歌》
 今年年初,北京的《十月》推出了“新农村题材小说”联展,广东的《佛山文艺》推出了“新乡土小说”栏目,一南一北两个杂志都对农村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并推出了一些优秀作品,这表明文学杂志与作家的目光开始转向底层、转向内部,开始关注并以文学的方式参与新农村建设,是很值得欣喜的现象。
那么“新农村”、“新乡土”小说,新在何处呢?
“乡土文学”最早来自鲁迅先生,1935年他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中指出:“蹇先艾叙述过贵州,斐文中关心着榆关。凡在北京用笔写出他的胸臆来的人们,无论他自称为用主观或客观,其实往往是乡土文学,从北京之方面来说,则是侨寓文学的作者。”后来也有人将所有关于农村的小说,都说成是“乡土小说”,这虽无不可,但在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则是不确切的。“乡土小说”往往以回忆的笔调描绘童年与故乡,虽然不无优美,但在写作主体与“乡土”之间,却存在着不小的距离。
“农村题材”的说法,来自建国后对文学题材的划分,是与“城市题材”、“工业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