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驴爱看电影

郑小驴,原名郑朋,1986年出生于湖南隆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十一届签约制作家。著有小说集《1921年的童谣》、长篇小说《西洲曲》。获湖南青年文学奖、上海文学新人佳作奖等。现居长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5717
  • 开博时间:2006-05-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多余的话

多余的话
   ——从电影《颐和园》说开去
  
  ◎郑往兮
  
  历史走到今天,你不能说我不爱国。从小接受的是刘胡兰高喊口号英勇就义到赖宁用一腔年轻热血誓死保卫国家财产葬身火海等先进性思想教育,每当我热泪盈眶对万恶的旧社会愤懑之时,这颗拳拳之心,在《义勇军进行曲》的伴奏下,总不免蠢蠢欲动。不能怀疑,曾经,的确是有过一大批这样的英烈,他们唱着国际歌高呼着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实现的共产主义万岁而走向枪口和奔真理去的。
  《颐和园》讲述的是80年代后期北京的一群“激进”青年的青春故事。毫无疑问,他们的单纯与执著以及对光明的渴望与追求,令如今的这批大学生感到无地自容。我们早已过了唱着《一无所有》爬上小四轮去TAM游行的时代了。历史的今天,随着光明的继续,黑暗势必也如影相随。蒙蔽与谎言,成了每个人心中的一道浓重的阴影,若是不抬头,似乎也就这么麻麻木木地过去了,行将就木的那天,我们也不会探究这些令人本身便感到迷惑的东西。真正痛苦的是这批希望抬头望着天空以倾斜的态度去展望明天的人。我之前对韩寒感到很无奈,甚至有
分类:心情日记 | 评论:0 | 浏览: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那时的冬天异常寒冷。南方的冷气流阴冷湿寒。我们这些小朋友们,整齐地被叫到操场上,立正、稍息。然后唱国歌。辅导委员很严肃地告知我们,今天起,你们就是光荣的少先队员的其中一员了。我的脖子上被围了那么一块红三角布儿。我庄严肃穆地等待着什么,又期待着什么。当辅导老师说,这块红色的三角布片是革命者的鲜血染红的,我激动得一个劲地流鼻涕。我不禁闻了闻。发现有点刺鼻,还有点臭。可能是劣等染料的结果。但是我当时感动了,以为那是血。我很好奇的是,这么多的三角布片儿,那得要多少革命者的血才能染成这样啊?

当时在作文的开头,我总是这么习惯性地写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来……这是多么神圣的开头啊。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第一篇受褒奖的作文是,我将学校操场门前的那座破旧的石拱桥,比如成弯月。当时班上很多听到都笑了。但是语文老师没笑。他很严肃地说:这个比喻好。当时我心里热血那个沸腾啊。此后的每篇作文我都不忘在开头写上党的十一届……这句话。当然,新月这词也是理所当然地插入了进来。类似胡萝卜+大棒的意思。估计后来那老师都看得要吐了。我高考时的作文吸取了惨痛的教训,
分类:心情日记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庆不过是“沉默的大多数”

在新浪待久了,竟然也怀念天涯。想起还有这么一个窝,记录了我大学时光里曾发生过的一些点点滴滴。人活着就这么一点点地成长了,没有办法拒绝成熟。似乎遭到了绑架一般,青春里所有的纯洁终究会一点一点剥离,剩下的只是斑驳的沧桑以及设防的心。
我的生活即将产生重大变化。或许不久,写作将变成一件非常奢侈的事。终究体会到了生活的艰难与不易。作家已经成了“沉默的大多数”,集体的失语让共和国变得更为表面的繁荣。那么,让自己也成为沉默的大多数里的一分子吧。既然我成不了仙,做个鬼总是可以的。
明天国庆,举国齐欢,类似意淫。
分类:心情日记 | 评论:0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21年的童谣(原发《十月》)

中篇小说
1921年的童谣
□郑小驴


甲

我想象着与我相隔遥远的1921年,年仅6岁的祖父郑公能安坐在夏日的芦苇荡里唱起那首青花滩耳熟能详的童谣时是什么样的一副情景。或许滔滔不绝的清江水正从他的脚板下静静流过,他扬起的水花打湿了碎花小裤脚;或许不远处的渔夫正赶下竹筏前头的鸬鹚;或许他拔出一节芦花,抛在水里,眼看缓缓的河水即将芦花带去遥远的下游,然后一个猛子扎入水中一把抓去它。诸如此类,常让我惭恧不已,在一个个黑夜中,祖父们的形象正渐渐消弭于我脑海里的夜色中,他们离我如此的遥远,而我也正随着他们渐渐老去。
或许那个在河边被夏风披拂的少儿,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的大半生以后会将怎样度过,在无数个无聊的午后,我常常踱步于老屋的堂屋中,用各个不同的角度去揣摩着神龛上的祖父,我发现他无时无刻不在盯视着我。他的眼睛那么的小,光头,小脸,一颌银须,下巴上有颗小痣,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相框下头写着一行秀逸的小楷:郑公能安老大人之遗像。
在祖父的左边,端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1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谢琼的访谈

与北大谢琼的访谈录



◆谢琼





一、“80后也需要时间,还需要勇气”



谢琼:先说说你这次做专辑。印象中文学界当年因为推出一批80后作家而声名鹊起,这次还是拿你当“后”推出的吗?



郑小驴:具体不知道。这次应该是我、郑小琼、马小淘和小饭我们四个吧。这是他们杂志的风格,一期同时推几个人的专辑。



谢琼:我想你一定很多次被放在后里面,不知每次都感受如何?



郑小驴:之前有些不习惯,现在无所谓。



谢琼:无所谓吗?因为那不过就是个年龄的划定?还是像张悦然那样,总觉得,我
分类:美学与印象 | 评论:1 | 浏览: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明日报——我的头条

《我的头题》







 发布时间: 2009-03-20 07:58 来源:光明日报

  郑小驴:《少年与蛇》(短篇小说)载《西湖》2009年第3期

  推荐辞:郑小驴系80后作家。与很多80后作家的写法不同,这篇小说里既没有小资情调,也没有延续老一辈作家滥情般的责任感。这篇小说用经典性的隐喻手法,讲述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在八月的乡下,少年与伙伴各自在稻草田里捉到了一条蛇,然后一起赶去街上收购蛇的地方去卖。结果蛇死了,两人也一并失踪了,像一滴水珠,消失于中秋之夜皎洁的月光中。小说用近乎残忍的隐喻,生动地刻画出少年内心的那种近乎于狰狞的“邪恶”:在日渐成熟的年轻躯体里,对性的极度渴求与好奇使得这些“狰狞”都合情合理起来。谁没有过这段残酷的记忆呢?当然,也可以不这样理解,因为这是一篇可以朝多方位探索的小说。

  推荐者:《西湖》杂志副主编 吴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7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虎之年——原发《文学界》,获首届浙江作家原创小说

 短篇小说

白虎之年

□郑小驴


1.
白虎是开春时机出现的。丈长的一只白额大虎,吼叫着腾空而起,从石门的青蜂峡一跃而下,沿着河边往青花滩方向奔去。作为白虎的唯一目击者,毛孩一直在我们耳旁小心地提醒着。但是除他,谁也没有看见过这只白虎。
毛孩咬着小手指,一言不发地离开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群。除了指甲,他全身都长满了毛,全身黑乎乎的,牙齿稀少,下颌宽大,鼻孔朝空,看上去像极了一只还未进化成的小人猿。毛孩远远地朝我走过来,靠在一株苦楝树下,苦楝树上挂满了青色的果粒。他朝我指了指枝条,你给我摘一颗下来,我就告诉你白虎在哪里。天空除了几朵阴云,一无所有。
根本就没有什么白虎!我有些愤怒地嘲笑着他说。
每个人对别人所说的话第一反应都是持怀疑态度。毛孩瞪着那双毛茸茸的大眼睛朝我说道。我真的看到白虎了,他阴郁看了我一眼说,总有一天它会载我而去的!
我是青花滩唯一和他说话的人。所有人都不敢和他搭话。有长者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的杀戮——《花城》

短篇小说
秋天的杀戮
◎郑小驴

我对南方的秋天厌恶由来已久,追溯起来,源于南方法国梧桐的落叶。落叶总是让我不可避免地闻到死亡的气息。这种古怪的散发着锈迹般的气息在干燥的空气中像水蛇般晃悠。这也是我不喜欢秋天的原因。可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我总是不能逃避这种轮回的气息。眼前的这条路弯弯曲曲地折射在我面前,我的皮鞋下面沾满了落叶,这让我的思绪如秋风中枯叶翻腾着飘向远方。
这条冥寂的河流每天注定将流失一个光阴的故事。1942年秋天的那天皇历是这样写的:岁煞西,羊日冲牛。宜沐浴,忌出行。这些带着血迹般的字眼在那个秋天仿佛散发着腐烂的气息,亦如锈迹上的黄斑那样醒目。故事里,一个叫郑岸的男人已经踏上河边这条芦苇密布的小径。他背着一杆鸟铳,里面塞满了铁砂和硝。你又要去打鸟么?河边的鸟都被你打光了!有人不满地嘲笑着朝他喊道。他头也不回地闷声道,又不是去打你老婆!
男主角来到了河边,茂密的芦苇荡让潜伏着的鸟群拔地而起,天空中不断响起悲戚的叫声。一艘小船驶向岸边,穿青色长衫的男子跳向岸边。叫郑岸的瞪着他说,你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