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时光掌心的雾岶

燃烧的时光无尽的年轮千古的中国魏晋的风骨精致的文字细腻的心绪不屈的坚毅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093
  • 开博时间:2013-12-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场隐藏在学霸与名校间的阴谋——新章《云》

  

“云者,翛然天地间,恢弘极致,最终,亦难逃时间不过消弥“

 

搁下笔,竺年抬起有些混沌的头。身畔的用胶布贴合的化妆镜里映现出一张年轻而苍白的面庞,而大大的黑框眼镜遮盖了一双岑寂如深潭的眼,更加显得沉郁而没有活力。一声叹息从心底溢出,斜着一瞥那印有保险广告的日历上用红笔醒目的圈出了3月23日——保送第一战。

还剩15天。

不大的房间,只有一张有些摇晃的古旧木桌伴着一盏还算崭新的台灯和一些废旧的纸箱。不可忽视的是,无论是桌面还是墙角的废旧纸箱中都堆砌着一摞摞书籍,新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暖 一篇小小的故事

  

温暖

很多年之后,这座城市的人们还会偶尔看向城西的那片暮色,看着这座城市愈发高大的剪影,看那老榆树的落叶,温婉的摇曳,晕染般枯黄,静谧的飘落.

亦只能依稀从人们的话语中窥得那对和蔼的老夫妇似乎还在那里,在那四四方方的灰瓦青墙的小院中,酿那会在阳光下折射出琥珀般诱人色泽桂花蜜.

傍晚,暮色四合,炊烟缕缕,扶摇直上,昏黄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让我们让座

让我们让座的是什么

不久前因为一些工作上的变动,我需要每日搭乘公交车。对于一个长久保持骑车日晒雨淋的人,内心还是有些许的期待。早早的翻出七年前的还贴着广告的公交卡,拂去灰尘,沿途打听,才得以寻到便利店充了些次数,回到家便兴冲冲地和明日的衣服叠放在一起。

早已不是数年前咿呀作响的车了,所熟悉的售票员位置坐了两个年轻靓丽的女孩子,似乎才从步行街满载而归,白皙的面庞上挂着朝气的笑容,手机连着隐约浮现的白色耳机线。

似乎因为距起点站不远,没什么人,空荡荡的车厢里,拣了一个临窗的座位,远处的天是奶白色的夹杂着斑驳的蓝,浮动着大城市特有的霾。翻开一本书,静静的看起来,渐渐的人多起来,空气中涌动着燥热,声音嘈杂的交错纵横,书,是没法看了。波澜壮阔的水一般,形形色色的乘客,更迭着,我感到无数段人生,交互着。突然,一位老妪,提着菜口袋,颤颤巍巍的上了车,一位刚坐下的上班族,便将座位让给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之驱魔师11

循着记忆中模模糊糊的混乱记忆,在闻人默抓狂的解释中,终于来到了这座哥特式颓废的建筑前,繁复的镂空,光晕渲染,四周的枫树,银杏,似乎也变得古旧而神圣起来。

         门可罗雀。

“你确定是这里,默?”看着此番萧瑟之景,言哲心中顿生疑惑。闻人默笑了笑,纤细的十指虚空一挥似乎在解开什么。突然,四周的景物扭曲了,像融在在水中,又渐渐清晰起来,一个苍老而飘渺的声音响起,“欢迎,闻人夏,等级90,等级,属性,木;言哲,等级0.属性火,选择,双人战,单人战”言哲点开了单人战,而闻人默也点了单人战。“言哲,28号,考核开始,闻人默,请静候,90层尚有挑战者。”“区区一层,言哲你不要告诉我你怕了。我在90层等你。”言哲还未回答,便被传送到一间水晶屋中四周的,折射光晃晕了言哲,一个有着柔软的米色头发,冰蓝的眼眸,的少年,一件长袍随意的披在身上,在绚丽的房间中更像是一座冰川,毫无波澜。“击败我,你就直接晋级50层”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之驱魔师10

闻人朴又恢复了淡漠的神情,:“好一个朋友。”也难怪闻人朴没有认出言哲就是朴御凉,婴孩时的朴御凉与现在的言哲相差太多。闻人昏晓拉着言哲,不顾身体透支的危险用出瞬间转移离开了这里。

       校门前的闻人昏晓大口喘着气,面如金纸。言哲不动声色的将闻人昏晓扶起,稳健的步向学院旁的长椅。

       闻人昏晓虚弱的笑着,对言哲说道:“是不是很奇怪啊,一个做儿子的居然会惧怕父亲,甚至会想逃跑?”声音中潜藏着一丝丝自嘲又说道:“其实我不是他的儿子,就算他掩藏得再好我也知道,我是孤儿一个与妹妹相依为命的孤儿,一个没有神族血统的闻人家的废物,呵,言哲,其实我不叫闻人昏晓,我叫闻人默,保持沉默的默。”言哲仿佛没有听到这一切,倔强明净的脸上依旧淡淡的笑着“那又如何,神族血统又能说明什么,你依旧是我兄弟。闻人默也好,闻人昏晓也罢你依旧是你。”那一瞬间言哲指尖的淡珀色梨花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又归于平静,只是珀色更加浓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之驱魔师9

言哲看着经纪人毫无破绽的演出,微蹙眉头,心中多少有些反感。下一刻,却又恢复了保护色,一脸生人勿近的冰冷,却又只浮于表面。

       不知不觉中已然走到了一栋楼房的杂物堆中,那个他被杉井律捡到的的地方。驻足在此,近乎透明的指尖抚摸着青苔横生的古旧墙壁。“为什么?为什么?”泪水肆意流淌在那还孩子气的面庞。“爸妈呢?朴婉雨呢?笨蛋啊都是些大笨蛋,都去哪里了?1665世了我究竟错过了什么?”这一世的言哲咆哮着,怒吼着,像失控了般的捶打着墙壁,指尖的梨花仿佛感受到了那浩大的悲伤,轻轻的颤抖着发出轻柔如鸿羽般的暖意。

       这时忽然从街角走出一个面容模糊的人,手中握着一把冰刃寒光潋滟,刃尖直指言哲。漫漫的逼近。未等言哲开口便以审问的态度说“你是谁怎么会在学院的入口?”言哲看见那渐渐清晰的容颜便笑道:“这不是闻人昏晓吗?决赛获胜的感觉不错吧?我来我被捡到的地方有错吗?”走进的闻人昏晓,看清了言哲便撤去了剑刃一边吃着冰做的刃,一边嘟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之驱魔师8

走进门去,一股奢靡的中世纪哥特风,扑面迎来。正襟危坐的卡涅洛,脸上凝重得快要滴出水来。伸出手指点点桌前那张宽大的玫瑰椅,示意两姐弟坐下。递过一杯氤氲着热气的斯里兰卡红茶,又询问道“来勺牛奶,如何?”

       朴御凉,默不作声推开了那杯红茶。卡涅洛略显尴尬不过也一闪即逝,拉开那腐朽的紫檀木暗柜,一个精致的水晶盒里盛放着一枚轻盈的羽毛,不,是绝美凄凉的黑色羽翼,仿佛稍一触捧便会破碎底衬一本破损的古老残卷。卡涅洛用浑浊沙哑的声音解释道:“1926年,斯里兰卡·Z·弗洛斯教授在中国蜀都境内,通过当铺,发现了这一卷《神陨》和堕落 之羽。

       仿佛是看到了姐弟俩的不屑,卡涅洛笑了笑话锋一转:“你知道斯里兰卡学院存在的目的吗?”不等回答便又说道:“遵循神的旨意,灭杀所有坠天使,以求灭世纪时的饶恕。”刺金色的眼瞳里杀气泛然,手中的景德镇瓷杯应声而裂。朴御凉神色如常,修长的手指却握紧了震怒中的朴婉雨,淡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之驱魔师7

七章       华丽的火花

       “婉雨、御凉起床了,要去考试哦。”朴妈起了个大早,准备好营养可口的蛋花粥和煎小鱼,推开了卧室门,冰蓝色的床上坐着早已穿戴整齐的婉雨和御凉,两人都穿上了正装,婉雨身着一套蜜色小风衣头发高高盘起,1米7的身高与同龄孩子相比也显高挑;御爵一套西式贵族衬衣,搭上不羁的牛仔裤冰冷而又帅气。看见朴玉走进来,两个臭P的少年少女便径直走了出去坐到长桌的两头各自拿了一条煎小鱼和一碗蛋花粥吃完默契的摸出绣花提缎的手卷优雅的擦擦嘴,各自穿上短靴,便出门等候老妈。

       朴玉看见自己小孩如此有个性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杯具。换了身Celine的黑色纱质透明衬衣里衬一件Guy Laroche的格纹呢质低胸长裙,随意穿了双Cucci的黑色漆皮高跟鞋,觉得有些冷又顺手用打了个Chanel的黑色塔夫绸领结,略施粉黛,一个精致的豪门贵妇便被打造了出来。就着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之驱魔师6

第六章   重生

神界——“真要如此吗?”一个清冷的女声问道,仔细一看竟是钟御零,只不过身上的服装不在是那样多变傲娇,而是一身素色神袍,裙摆处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金蝶,披散的墨发尾处由金色丝带束住,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威严,而眉眼间却尽是杀伐之气。与之相对的是一身紫袍的仙帝,玩世不恭的抚摸着手中的茶杯,银发高束,茶色的瞳里包容万千,不怒而威,樱桃般的薄唇微抿随即说道:“先试试吧,毕竟是我的疏忽,雨你和钟鸣浩一起去下界吧,让他平安度过这一世。”语毕

       神殿中央凭空出现一个双马尾少女,一样雪白的神袍,酒红色眼眸,手指隐没在宽袖中。瞧见仙帝便俏皮的扑上前去,大红色Dior马靴暴露无遗。仙帝无奈的说道:“又去下界了吧?”雨立即正色回复道:“公事公办,说吧。”钟御零顿觉自己面上挂不住毕竟是她表妹在违反戒律,揪住雨,对仙帝说了声告辞,便匆匆离去,神色颇为愤怒。仙帝一怔,显然还没缓过神来,半响低声怨道:“起码等我说完送客呀,好歹我也是仙帝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之驱魔师5

第五章

第五章              灵力测验

      鎏金的把手,轻轻一旋,钟鸣浩阔步走出门外。可还没走出几步,一群人便把钟鸣浩给拦住了,为首的也是夏墨尔家族的人——芬格斯·夏墨尔,学生会副会长。

       “喂,凯撒你干嘛和这种贱民走在一堆,我们可是有5%的神族血统的人耶!”芬格斯嘲讽道,脸上的神情好像自己就是神族一样。

       钟鸣浩看见这种让神族蒙羞的的人类,很想让他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可自己现在受着钟家祖训的束缚不能动手。只好装作,没听见神情淡漠的与芬格斯擦肩而过,神族谦让人类这可是头一遭啊,钟鸣浩心中冷笑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