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天涯名博

用我的笔记录人生,用我的心感受世界,用我的爱创造辉煌。(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告之并注明。)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2109327
  • 开博时间:2006-05-26
  • 博客排名:第609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山谷百合0

2019-10-06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童年记忆之——藠头菜


  某一日因了某事,忽然想起云南的藠头菜,一种用当地特有的甜辣酱腌制的酱菜,顿觉口内生津。于是,赶紧上网用购买牛肉的价格网购得几袋。五天后,那咸咸的、辣辣的、还略带一点甜味的藠头菜便翻山越岭坐火车乘汽车的来到了我家餐桌上。
  
  当我把第一口送入口中时,忍不住高兴地说:“就是这个味!”随即,那种久违的滋味一下子就窜上了我的舌尖。看着我津津有味的样子,老公犹疑地送入口中咀嚼后问道:“有那么好吃么?”
  “嗯!”
  “我不觉得……”
  “你懂啥?那是我童年的味道。”
  “你童年的味道?那应该是奶味吧!”
  “……”
  
  无论他怎么说,随后的日子里,藠头菜却成了我顿顿不落的佐餐美味,而且我已经坚持了大半年不吃晚饭的习惯也因为它的缘故被打破,破例回家熬起了大米粥。
  
  晚间,当我照例用藠头菜佐餐,一边喝着热腾腾的大米粥,一边有意无意回忆起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时,忽然心内涌出一股暖流。
  
  我的大半个童年是在云南度过的。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8 | 浏览:3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 桌

  

他是我的中学同学,也是同桌。
  
  从小学到中学,我的同桌有很多,细数起来恐怕不下二十个。他是和我同桌时间最长并且至今仍和我保持着联系的唯一一个。
  
  那是高一第二学期开学不久,班里转来几个新同学,也包括他。因为我们是重点中学,中途能转来的都是各校的尖子,但从外表我却丝毫看不出他的品学兼优来。当时他大概是比其他同学早熟的缘故,上唇边已经长出两撇黑黑的小胡子,头发也长长乱乱地倒向一边,活脱脱一个电影里的反派人物。然而,接连几次考试之后,他渐渐在班里崭露头角。期中考试后,他的总成绩名列全班第四,除了语文成绩稍差,各门功课都是第一。
  
  一天早上,我刚进教室,就看见他坐在我的课桌旁。我满心狐疑地走过去,远远就看他冲我笑。我刚一坐下,他就侧过身来说:“奇怪吧!为什么我会坐在你旁边?”我不解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给刘头(他总是这么称呼我们班主任)说我的语文学得不好,希望你能帮助我”。我们老师向来都对好学生有求必应,哪怕你是一米八的大个儿,只要说眼睛近视,就一定能坐在第一排。对他的话,我深信不疑。

分类:小说园地 | 评论:6 | 浏览:1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四十正芬芳



  
因为一时的心血来潮,跑去咸阳湖看花。去后才知道姗姗来迟的我早已经错过了姹紫嫣红的大好花期,只看了些花褪残红,再对着无花的枝头暗自叹息一番。好在,春景总不会使人失望,看些湖光树影,身体里似乎一下子充进许多春日里蓬勃的气息。心情也出奇得好,面对大好春光频频摆出些自以为魅力四射的PS,将好心情永远定格。

回家后,急忙忙上传照片,女儿过来说:“妈咪,你咋这么自恋呢!”我不回应,一味沉浸在自恋的情境里。
  
忽然想起前一阵看过的电影《女人四十正芬芳》,不觉倏尔一笑。是啊!现如今,四十有二的我正逢了人生中最安宁、最丰饶的时期。只要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7 | 浏览:1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动心

  

 

乔石从候机楼出来,心彻底乱了。

当他缓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站在停车场的汽车旁,可他却不知是怎么走出候机楼的。他下意识朝航站楼方向望去,见一架飞机刚收起悬梯,心想这大概就是林芳舒乘坐的飞机吧。于是,他站在原地久久凝视着即将展翅高飞的庞然大物,心又变得恍惚起来。他似乎不愿相信,刚刚才送给他临别一吻的女人虽在咫尺,可转瞬间又要和他隔山隔水了。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见。

他手扶着车门一边细细地想,一边静静地看,直到飞机升空,越飞越远,最后消失在蔚蓝的天际,才长舒一口气,神情颓然地坐进车里,并下意识地从衣兜里摸出一支烟噙在嘴里。倏忽间,林芳舒那温热的双唇似乎又在他的唇齿之间了。

这样的热吻他有多少年没有感受过了啊!他觉得刚才那一吻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甚至更长时间。当时机场上人来人往的,像他们

分类:小说园地 | 评论:7 | 浏览:1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天且找快乐去!

  
  三八妇女节在即,几日前,有关节日的种种信息就开始渐渐在我耳畔响起——某某单位发钱啦,某某单位领导要带领女工聚餐啦,某某单位组织女工春游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我们单位呢?工会倒是实在,给每位女职工发了一个不锈钢保温饭盒。单位男同事打趣说:“别看女人能翻天,党要求你们照样举案齐眉围着锅台转。”有人反驳道:“举你个头呀!我今儿下馆子去。”话虽如此说,可她照样下班回家把一家老小的饭做得热热乎乎。且并不觉得这个节委屈了自己。
  
  每到这个节日,我都要好好慰劳慰劳自己。慰劳的办法嘛也不外乎借着节日商家促销的机会给自己买几件可意的穿戴,似乎惟其如此才不算愧对了自己。正盘算着明日怎么在上班的空档挤出一点时间就近找个商场逛逛。不料却被一家图书网站“文字给养礼包、内外兼修的美人保养品”等字样的三八促销广告词吸引了进去。看过之后才知道:那礼包里包含一份轻音乐CD、几张奥斯卡获奖电影DVD、一本书、一个化妆包,说是内外兼修倒不为过。一时间,我有些恍惚。忽然想起N多年前的三八节,作为礼物我买给自己的一本书——《世界美如斯》,那优美的文字曾深深醉过我的心。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1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凡人生活之——泡菜酸奶巧克力

  
  情人节的晚上,老公打回电话说要加班。于是我一个人吃过晚饭,在网上漫无目的地溜达,忽然门铃响了起来。这会子谁会来访呢?我犹疑着打开家门,看是我十六楼的邻居,忙笑问道:“这会子你有何贵干?”“你不是说你家泡菜坏了么!我给你送点泡菜。”只见她笑吟吟说道。
  “且!情人节人家都吃巧克力呢,谁稀罕你的泡菜!”
  “你不稀罕?那我拿回去了。”
  我看她做欲走状,赶忙接过她手里的袋子,将她拉进门来:“没有巧克力,我把泡菜当巧克力吃,说不定能吃出巧克力的味道来。”她笑说:“这还差不多。”随后又问:“你家那位还没回来?”
  “刚打回电话说加班。”
  “该不会是加到哪个女人身边了吧?”
  我拿起餐桌上的纸巾盒朝她扔过去,她用手接住后哈哈大笑。
  “我知道你家那位是真加班,不像我家那位和我隔着千百里地,人家想给谁送玫瑰我都管不着。”“诶!咱俩都是落单的人,一起出去溜溜弯去?”
  “我不去,又黑又冷的,有啥溜头。”
  “又没事,权当消食呗!走走走!”
分类:小说园地 | 评论:9 | 浏览:1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家灯火时

  


自从搬如新居,便增添了一个特殊爱好:当夜幕逐渐降临,天地间变得混沌一片后,独自坐在窗前,细细打量对面楼上一盏一盏依次亮起的万家灯火。
  
那灯光,有粉红、有橘黄,还有淡蓝和淡紫。有的一旦打开就一直亮着我的眼,有的却是一忽儿明一忽儿暗,在明灭交替中,牵着我的思绪天马行空、异想天开。间或会有素昧平生的一两个近邻在那或红或蓝的灯光下走来走去,忙这忙那,全然不知数十米之遥处有我这么个偷窥者正在打量、揣测他们的生活。那粉红的灯光里或许正浸润着爱情的甜蜜?那橘黄的灯光里或许正弥漫着母女的亲情?那淡蓝的灯光里或许正飘荡着家的闲适?那淡紫的灯光里或许正晕染着生活的阴郁?这真是一千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1 | 浏览:2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我一个美妙新世界(代2011年终总结)

  
进入十二月,气温越降越低,天气越来越冷,人也似乎被冻住了。不想出门,不想说话,甚至不想思考,写字与我更成了不相干的事。就这么沉默着、懒散着……像一条冬眠的蛇。眼看着冬至将近、元旦将近、2012年将近,心里有些惊慌,又似乎有所期盼。可细想起来又不知惊慌什么?期盼什么?只好给自己找一些莫须有的理由,为自己的懒散和消极开脱。

我曾对自己说:“日复一日在平淡中消磨,不怕磨尽了岁月,只怕麻木了神经。”现如今,岁月尚未磨尽,神经依然安好,只是过度的敏感让自己苦不堪言,不经意间,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那部分被有意无意的入侵者触碰,产生了锥心剜肺的痛楚。即使是刻意的掩饰,虽瞒得了别人,却骗不过自己。
  
年末,经过我自己的要求,从明年开始工作上会有小的变动:将要放手从事了三年的计划免疫工作,临了,心里却又开始犹豫。在自己真实意愿和道义本该肩负的责任之间再三权衡。同时也对三年的已过岁月心生留恋。三年了,和那些咿呀学语的孩子朝夕相处,将要离开,真是舍不得孩子们那一个个清澈的眸子和一张张无邪的笑脸。可是,舍不得也将舍下。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3 | 浏览:1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另类摆设与新书

  一、女儿弹古琴
  


  女儿学古琴一年有余,周末回家练习,已把“酒狂”弹得有声有色,透过琴声我似乎看到阮籍借酒弹琴的狂放洒脱,又似乎看到“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的放浪不羁。我说女儿:你啥时候能弹出“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盅海底眠”的感觉,就算把这曲子弹活了。女儿问是啥意思,我笑说:“就是你入道了”。女儿连连摇头说:“我可不想入什么道,走火入魔可不是好玩的!”我愕然。
  
  二、女儿卧室的另类摆设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13 | 浏览:2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光掠影看宁陕






  第一次看到宁陕这个地名,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时。通过百度搜索得知,这个位于秦岭深处,人口只有7万多人的小县城距西安最近距离仅72公里,是西安市的南屏障,安康市的北大门,是关中通往川渝的交通要塞。自清朝设“宁陕厅”,取其“安宁陕西”之意。从那时,我才知道在秦岭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还有这么个从古到今的兵家必争之地。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1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发笑的新同事

  
  看他第一眼,她忽然想起几句陕西地方戏里的戏词: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都是木头,木头……想起这几句戏词,她忍不住想哼唱两声,但考虑到场合不对,才强将这种冲动压了下去,可紧接着另一种冲动又急速冒了出来。她真想上去狠狠地踹他一脚,不为别的,只为他站在会议室主席台旁那种死鱼一样的表情。
  
  当时,是周例会,领导正忙着安排即将开始的65岁以上老人体检的相关事宜,会计站在会议室门口说口腔科大夫来了。话音落了好半天,他才从会计身后闪出来,踢踢踏踏地挪进了会议室。领导说:“为了配合咱们中心这次体检工作,我特地从医院请了一位口腔科大夫协助,现在大家就互相认识一下吧!”随即,领导逐一将大家介绍给新人,每一个被介绍的同事都不忘对新人行注目礼并点头以示友好。谁知这位大爷似乎是天外来人听不懂地球语言一般,对领导的介绍和大家的示好置若罔闻,从始至终像泥塑木雕一样目视着窗户方向,没有一丝一毫表示。接连介绍了八七位同事后,领导估计意识到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白费口舌,忽然改口说:“算啦!一起工作几天,就都认识了。”
  
分类:小说园地 | 评论:9 | 浏览:2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辣成都

  
没去成都之前,总听人说成都是全国最安逸的城市。生活在天府之国的国民们,在炎热的夏季,下午大多是不出去干活的,常常三三俩俩聚在一起喝喝盖碗茶、打打小麻将、摆摆龙门阵,悠闲的一天也就过去了。这让如我一样按部就班的上班族无比神往,恨不能下辈子也投胎到锦官城里,好好安逸安逸。
  
可到了成都后,才知这安逸早已是成都的昨日黄花。如今的成都,和大多说现代化的大都市并无二致,拥挤的人群,穿梭的车流,林立的高楼,让身处其中的我产生一种错觉,似乎用了十二个小时横穿秦岭、走了几千里路,仅仅是梦游了一番,自己仍站在西安街头。要不是每晚日落时,除了酒店无家可归,还真没觉得这是在成都。
  
几番失望后倒也释然。想这二十一世纪的大都市,想找安逸,不是痴人说梦么!想要安逸,不但要有钱,还要有闲,最重要的,还要有一颗散淡的心,可以将衣食住行、功名利禄置之度外。所以,如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也只有心向往之了。
  
但我仍不甘心,一有机会就向当地人打探:成都还有没有传统的老式茶馆,可以一边喝盖碗茶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6 | 浏览:3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街头的淘宝体

  都说成都是最安逸的城市。到了成都,才知道成都人民也是极具幽默感的人民。从这个淘宝体的交通警示牌就可见一斑。
  

分类:言论杂谈 | 评论:6 | 浏览:20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狼”的悲哀

  
近日,我家附近的社区卫生服务站被花圈横幅堵了大门。白底黑字的横幅上大书:“某某某社区卫生服务站草菅人命,还我亲人”,引得路人不断驻足观看、窃窃私语。
  
据知情人透露:死者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当天骑着自行车前来就诊,主诉心慌胸闷。该社区医生做了听诊、心电图等检查后,认为他是心肌供血不足,给予静脉输液治疗。没成想一瓶吊针刚打完,患者忽感心慌胸闷加重,该社区医生紧急将其送往医院,却被告知回天乏力。此后,死者家属便不依不饶的和该卫生机构打起了口水官司,索赔70万元,让该卫生机构领导头疼不已。
  
现在,一面是哭哭啼啼、吵吵闹闹的死者家属,一面是迷惑不解、委屈无奈的卫生机构,作为我这样的看客,感情的天平无论偏向哪边,似乎都觉不妥。该卫生机构希望通过尸体解剖确认死因,明确责任。然而,死者家属却极力反对,只一口咬定亲人就是被医院打针打死的,赔钱了事,否则,让医院吃不了兜着走。就这样,事件仍在僵持中。
  
其实,最后的结局我大致可以知晓,赔钱是一定的,之所以僵持,仅仅是钱
分类:言论杂谈 | 评论:11 | 浏览:27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犹豫不决

  
  由于医院上层领导的错误,导致医院被卫生局处罚,原本是一件极其糟糕的事情。
  
  然而,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这世界上的事情充满了变数。忽然间,在没有得到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我连同其他一百多位同事的人事关系就由原来的二甲医院转到了一家三甲医院。同事说:咱原来的老公被某某某给毙啦,现在被迫改嫁傍了个款,也算不错。这虽然是玩笑话,可背靠大树好乘凉,从一家业务管理都极其糟糕的医院脱离出来,走入另一家无论是医疗技术还是口碑都较好的医院,不能不算是件幸事。更有趣的是,这家医院又刚好是我父母退休前呆过的医院。
  
  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给父母打电话过去告知,父母很是兴奋。连连说:“咱现在是一个单位的职工啦!”,我随声附和。心想,这多少有些戏剧性。记得大学毕业时,我已在父母的医院实习了一年,本是想留在那里的,却由于统一分配的原因,我不敢冒不服从非配的风险,最终进了别家,未能如愿。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二十年后,我却以这样无可奈何的原因又回到了原点。实在让人有点匪夷所思。
  
  其实,也就是人事关系的隶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18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6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