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天涯名博

用我的笔记录人生,用我的心感受世界,用我的爱创造辉煌。(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告之并注明。)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8
  • 总访问量:2109378
  • 开博时间:2006-05-26
  • 博客排名:第61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山谷百合0

2019-10-06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祝福

  

 

她的博客,自2011年8月19日后再未更新。从那天起,我不止一遍地看,可每一次看到的都是我熟记于心的文字。我心下揣摩,她怎么样了呢?一次次的揣摩,一次次的疑惑,直到近日来的心痛。我想她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对于一个血液病患者,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作为医生的我心知肚明,可我还是忍不住的不断赶过去驻足观看。我希望或许有一天,能忽然看到她的更新,新鲜的文字就展现在我面前,正发散着勃勃生机,一如四月的天气。然而,所有的一切却戛然而止……

 

写下上面的文字,我潸然泪下。

 

她是我的博友,我们从未谋面,更不知她姓甚名谁,只是从她博客贴出的小照上依稀可看出她是个生长在江南水乡的性情女子,温婉、清秀、一如她的文字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2 | 浏览: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上听书

    三十多年前,当单田芳的评书红透大江南北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每天中午一放学,我便尽可能地加快步伐,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回家中。端起饭碗的同时,单田芳那特有的声音也恰在耳畔回响了。于是,岳飞、杨六郎、诸葛亮以及千里走单骑,七郎八虎闯幽州等等熟悉的名字和故事也就深深印刻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成为了我最初历史扫盲教育的绝好教材。

 

 

    后来,随着岁月流转,评书渐渐淡出多数人的生活,风光不再。我的兴趣也由最初的听改为了看。几十年下来,我看书和买书的数量都在与日俱增,家存的各类纸质读物已可千计。近几年,因为网络的普及,网上阅读和手机阅读也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几十年前,那段为评书如痴如醉的童年时代似乎已经慢慢被我遗忘。

 

 

    一日上班空当去微机室闲逛,忽闻同事正在听评书。不经意间,那似曾相识的语气和语境倏忽间便入了我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3 | 浏览:8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女儿的对话

  

 

  上午女儿上完物理课后,他爸去接她,顺道去农贸市场买菜,回家后她对我说:“妈妈,我以后再也不去菜市场了,在那里让我看到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我觉得他们生活得一点不幸福,很不开心。”

  我说:“那才是社会的真实面目,你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无忧无虑衣食丰足呀!你只要生活着就离不开菜市场。”

  “那我不管,等我长大了,我买菜只去超市,不去菜市场。”

  “你那叫自欺欺人或者自我逃避。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并不因为你看不到而减少。”

  女儿固执地申辩道:“只要看不到我就不会觉得不开心……”

 

  事后,我问他爸女儿看到什么了?

  他爸说也没啥,不过是抱着孩子一边喂奶一边称菜的女人,在烂菜堆里捡拾菜叶的耄耋老人,还有失去双腿依靠自制平板轮椅来回移动的卖蒜人。听见他爸的陈述,女儿过来补充说:“我都不知道社会的救助机构哪去了?这些需要别人照顾的弱者家属哪去了?有这么些为了活着苦苦挣扎的人,我觉得这是社会的悲哀!”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8 | 浏览:7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母的牵挂父母的爱

  
  过完年,有朋友陆陆续续从老家回来,送来各式各样的土特产,其中最令我开眼的是各式各样的熏制食品——熏猪舌、熏排骨、熏香肠和熏鱼,产地为陕南、四川和湖南。这些食物,虽品种不同,产地不同,口味不同,却都传递出一种共同的味道,那就是家的味道,牵挂的味道。
  
  老李来自四川,曾是老公手下的农民工。在一年的工作中,和老公结下了质朴的友谊。此后,每次过完年从家乡回来,都会给我们带来他家自制的熏肉,爱上熏制食物,就是从他这里开始的。最初,我不会做,他就把做法一条条写在纸上交给老公带回来。有一次,我约他来家里吃饭,他告诉我,这些熏肉都出自他妈妈之手。每逢过年,他们家都要杀掉自家家养的肥猪,并把猪肉熏成干肉,便于储存和携带。过完年后,他母亲便会尽可能的将家中的熏肉一股脑都给他打包带走,并说:“这是家里的味道,带上它,就带上了家里人的牵挂。干活时当心点,来年平平安安回家,再吃新做的熏肉”。就这样,他带着母亲的牵挂和爱在异乡干了一年又一年。这次他来告诉我们说,过了今年夏天,他就不干了。母亲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从屋顶上取熏肉已经挑不起竹竿,趁着母亲健在他要多陪陪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0 | 浏览:1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悲的潜规则

  


  许是因为好奇,许是因为凑趣,用了好一阵子时间,通篇看完原载于网络上曾红极一时《女博士日记》的长文后,心里五味杂陈。真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先说说女主角常艳,她在被潜之前,作为一个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女知识分子,她不是不知道。但最终他为了自己所谓的终极目标主动给衣俊卿投怀送抱,这实在让人觉得既可悲又可笑。过去有逼良为娼的,也有为了生计的,而她仅仅是要留在北京给同学朋友留一个功成名就的好印象,自甘成为衣俊卿的玩物,她活该被潜,路是她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用她自己的话说:“我不可怜,自作自受,早有心理准备。”最后却在被衣抛弃后,叫嚣以“自己以及家人的声誉为代价,为别人客观描述一种社会现象,以警示后人。”哈哈!她的大度实在令人佩服。
  
  依我看这是一个有着分裂人格的女人。同时也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她怎能不知在如今的男权社会里,女人永远是女人,永远是弱势群体。要想光鲜亮丽的站在男人前面,要么有极佳的运气,要么有强硬的家庭背景,否则,就只有用肉体甚至灵魂来换取了。这是个公开的潜规则,被潜的不仅仅是她一个小小的

分类:言论杂谈 | 评论:8 | 浏览:24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跟我看云南(图)

  

  


  从云南回来已经四天了。当旅游的兴奋慢慢褪去,旅途的疲劳渐渐消失后,就萌生出一种记录或是总结的欲望。可心里实在装得太满,越是想说越不知从何说起。还是先发图片吧!
          
  


  从路南石林到昆明的路上,偶然和它不期而遇。远远望过去,那一池碧蓝恍若九天抛落尘世的珠玉,看到路边的指示牌,才知晓它的名字叫:“抚仙湖”。于是掉转车头走近去看,立时三刻人就被那一抹纯净的蓝彻底融化。只那惊鸿一瞥,便已梦绕魂牵。
          
  

分类:图文世界 | 评论:16 | 浏览:37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回故居

  
  再过几个小时,我即将踏上去往云南的路途。这原本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可此时此刻还是有些小激动。
  
  作为游客的我,几年前曾经去过一次。路南石林、苍山洱海、丽江古城,甚或那口味独特的藠头、饵块以及过桥米线,无不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再次踏上那片神奇的土地,本该不会有过多的期待和新鲜感,可这激动还是不期而至。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故地重游的缘故。这个故地,不是我曾经走马观花旅游过的地方,而是我幼年生活生长过的曾被叫做家的故地。
  
  对于四十年前我曾经的家,如今绝大多数记忆早已遗失,只留下一些支离破碎、模糊不清的影像。可那连绵不断的群山、漫山遍野的松涛林海还是执拗的时时萦回在我的脑际。这一次,我将要和父母弟妹一起重回我们曾经的家去看看。女儿说很遗憾她因为上课不能去,老公戏谑道:这次是你妈他们娘家一家人去,不带外姓人,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也的确如此。云南是我父母和我以及弟妹共同的记忆。父母在那里生活了近二十年,我在那里呆了四年,且弟妹都在那里出生,那里对我们全家有着特殊的意义。
  
  今晚,我该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7 | 浏览:1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女儿一起冒险


正上高三的女儿忽然提出要我帮她请一个月的假,她要回家自己复习。这让我着实一惊。
  
距离高考还有半年时间,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卯足了劲,拼力一搏,希望在高考时能以分数定乾坤。然而,此时女儿却提出休假回家。她的理由有三:一、在学校复习干扰太大,无论是早读,还是晚上在宿舍,都会受到其他人的干扰。二、现在的复习,她完全是跟着老师的节奏在走,有些自己薄弱的地方老师一带而过,她还没有充分强化已经过去了。有些自己完全掌握的,并不需要过多占用时间,老师却按部就班地讲了又讲。每天,她完全是为了完成作业而写作业。三、她最近很瞌睡,早上起不来,晚自习又瞌睡的什么也记不住。
  
面对这些理由,我无言以对。一方面是担忧,另一方是心疼。女儿的生活我大概是知道的。想我曾经历的高三生活,虽已过去二十几年,可如今回忆起来,尚且历历在目。无边无际的题海,无休无止的考试,只为了高考。至于高考以后如何,根本无暇憧憬。老师说:“高考是龙门,你们如今都是池塘里不起眼的鲤鱼,只有跳过去,才能变成龙,腾云驾雾、飞黄腾达。”高考后,我们班四十几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12 | 浏览:1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人皆说悲秋事 不似俗我彻底知


昨晚,刮了一夜的风。清晨起来,风住了,气温却降了下来。推开门的一刹那,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
天气晴朗,阳光普照。可在这晴明的光线里,能感受到的温度却微乎其微。小区里广玉兰树上最后一批紫色的花已经凋谢,银杏树似乎也在一夜之间褪去了绿衣,换了黄衫。眼见着又进深秋。

中午,和朋友吃饭时,听他说昨晚下夜班回家的路上,见满地落叶,顿觉秋的萧瑟。我打趣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多情,懂得感秋了。”其实,打趣归打趣,面对草木落叶、朗月寒枝,有几人不会从心底生出由衷的感触呢?正所谓:昔人多秋感,今人何异昔。

过了夏,一直心静如水。直到有一天,一点莫名其妙的事情打破了我以往内心的宁静。好在上周末一场家庭聚会及时冲洗掉了我心内的不快。当我们七姑八姨、表弟堂妹十几口人在温泉池水里跟着人造的海浪起起伏伏时,我心内豁然开朗。

人生的终极意义究竟是什么呢?是功成名就?还是完美人生?面对这样的诘问,肯定会生出许许多多的答案,我无意品评他们的对错优劣。它们于我而言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1 | 浏览:16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假结束生活照旧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趁着双节难得的八天长假出门看景,该是很惬意的事。然而,事实证明大多人在某一件事情上普遍达成共识,且在同一时间付诸行动并不一定都是好事。于是,国庆假日中就有了多处高速路段长时间的拥堵以及故宫、华山等热门景点游客客流的“井喷”。
  
  这个长假,我始终宅在家里享受我难得的假期。要么从电视里“舌尖上的中国”节目中品味天南海北的美食,要么在《明朝那些事》诙谐轻松的文字里了解明朝三百年的兴衰荣辱,要么将我新近购买的电动缝纫机踩得哒哒直响,借此体验DIY的乐趣。日子倒也过得轻松愉悦。真恨不得提前退休或者索性辞职不干赋闲在家算啦!
  
  近年来,随着体重的日渐增加,对于美食的兴致也日渐浓厚。有人说我好吃懒动,绝对是渐入老境的表现。对此,我并无异议。好吃也好,懒动也罢,都是一种生活状态。相对于被堵在高速路上或被挤在旅游景点来说,能在家里自由自在的想躺就躺想吃就吃,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清早起来,想着明天又该按时起床按时上班,就无比留恋起能赖在床上的时光。只可惜,幸福时光总是匆匆。古人云:天下无不散筵席。这八天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12 | 浏览:1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沦陷的山村

  

  (题记)没有故乡的人寻找天堂,有故乡的人回到故乡。——熊培云
    
  当我走进雷庄村,发现这里的时光静止了。


  盛夏正午的阳光炽热地照耀着房舍、树木、街道和田垄,整个山村似乎睡着了,只有知了的聒噪声不绝于耳。我在村子里从南到北、从西向东绕了两圈,不见人影,不闻人声。就连平日乡村常见的牛羊猪狗都不见了踪影,只有一只灰黄相间的狸猫懒懒地趴在一家门洞里,看见我走近,便立刻起身跳上院墙,消失在咫尺间。


  然而,我记忆里的雷庄村并不是这样。


  雷庄村隶属陕西旬邑县,是渭北高原上再普通不过的小山村。村子最鼎盛时曾有七八十户人家,三四百人口。平日里,人声、狗吠、鸡鸣之声不绝于耳,再遇到年节或者哪家有婚丧嫁娶的大事,那更是热闹得好似一锅沸腾的小米粥,秀色翻腾、香气流溢。


  可如今,这座曾经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的小山村变样了。在涝池边洗衣的妇女没有了,在墙根旁晒暖的老人不见了,就连那些卧在大树下慢条斯理反刍的耕牛也不知去了哪里?那些我曾经再熟悉不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1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早一晚两次愁

  
  记忆里第一次让我发愁是在六岁那年。有一天我不慎将一枚噙在口中的子弹弹壳咽到了肚子里。爸爸说带我去医院灌肠,用药水把它冲出来。走在半路上,我忽然无比忧愁地说:“那肠子曲里拐弯的,怎么冲出来呀!”说这话时,我便怀了十二分的忧愁,在这之后的一天里更是食不知味、玩不尽兴,直到肠子的自然蠕动帮我解除了危机。
  
  后来,随着年岁的一点点增加,忧愁的事情越来越多。可当我每每刻意回想时,除了这吞弹壳事件,童年乃至少年时期的忧愁事却一件也想不出来。也许,那些曾让我忧愁过的事情各个都比吞弹壳事件重大,让我不胜伤神,恨不能时光倒流,权当没有发生。久而久之,那些事情就有意无意彻底被我删除在了记忆内存之外。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这样一种说法:人的大脑天生具有忘却烦恼痛苦的功能。我想是了,惟其如此,绝大多数经历过痛苦的人才能安享生活寿终正寝。否则,即使不被当时的痛苦压死,最终也会被痛苦的记忆折磨而死。
  
  因此,辛弃疾诗云:“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遍愁滋味,欲说还休,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10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溜神

  
  我们老家有个词叫“翻溜神”,大人们多用它来形容那些没事不安安生生坐着,总喜欢在各处胡翻腾的人。

  从小到大,这个词在我身上使用的频率超高。儿时的我喜动不喜静,但凡能够到手的东西,总要一一翻检。大院子的犄角旮旯,姥姥的针线笸箩,我都百翻不厌,甚至有一年在姥姥屋檐下哺育儿女的燕子窝,我都想方设法凳子摞凳子爬上去一探究竟。最终不但摔下来磕破了手臂,还引来了姥姥的两巴掌。过后,姥姥说:“你上去把老燕子惊着了,那一窝小燕都活不了”。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总是充满好奇又不无遗憾地仰起头看那老燕飞进又飞出。
  
  稍大点,我渐渐对阅读产生了兴趣,而那时家里可供一个孩子一饱眼福的书籍是少之又少。于是,我便执着又仔细地在家里四处翻找,衣柜里、床铺下、甚至经年不用的废弃物堆里,我都细细寻找,但凡有字带图的纸张,从不放过。能读懂字的认字,读不懂字的看图。就这样,仅在小学时就粗粗翻过了《水浒传》、《红楼梦》和《三侠五义》,甚至爷爷的折子戏本,我也基本翻了个遍。
  
  婚后,小家里的盆盆罐罐大都是自己一件一件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0 | 浏览:9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夏天我挥汗如雨



  
  2012年的春季虽然姗姗来迟,但这个夏季依然浓情似火。
  
  进入夏季,也是我进入脊髓手术后的第五个年头。虽然双手依然麻木,但运动系统却有了长足进步。迈开双腿行走,已不会使我畏惧。再加之这几年体重的持续增加,控制体重已经势在必行。于是,每天黄昏后,我便自觉加入到湖边走路的人流。从一开始的五百米、一千米,直到现在的两三千米,路在我脚下不断延伸,汗在我脸上恣意流淌。每当走到汗流浃背时,坐在湖边望都市霓虹掩映下的湖光水色,内心总会满溢出幸福的滋味。这种良好的情绪反馈回来,使我行走的热情进一步高涨。虽然每次走回家上衣都好似水洗过一般,但我却在这挥汗如雨的洗礼中获得了别样的幸福感受。
  
  我行走,我快乐;我流汗,我惬意。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4 | 浏览:1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可不想晚退休

  
  下午,有单位同事说在网上看到有人关于推迟退休年龄的事情调侃——“清晨起来,儿子要出去遛鸟。妈妈对儿子说:‘你遛鸟之前先搀你爸去单位上班’”。
  
  大家想象着那个场景笑了又笑,之后又老生常谈地聊起了这个话题。一位五十四岁的大姐护士说:“我现在扎针戴着花镜都看不清,再过两年,我恐怕要拄着拐杖给病人做生活护理了。”她的话引来一片哄笑。在笑声中,我忽然想起前一阵看过的电视剧《心术》里霍思淼说过的一句话:“咱国家是把西医当中医用”。且不管把什么当什么用,单想着医院里总有带着花镜的老大娘给患者扎针,总不免觉得滑稽。
  
  有同事说延长退休年龄这馊主意也不知是什么人提出的,肯定是上班下班一个样,甚至上班比呆在家里还舒服的人提出的。去问那些靠力气吃饭的人,绝对没人支持。我回应说话的同事:“关键是靠力气吃饭的人说话没分量!决策者听不见啊!”随后,在一片哀叹声中,大家结束了这场无谓的讨论。
  
  过后,我一直想,果真要我60十岁退休的话,我还有十八年按部就班的日子要过,到那时,我给病人检查身体时戴近
分类:言论杂谈 | 评论:9 | 浏览:8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6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