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天涯名博

用我的笔记录人生,用我的心感受世界,用我的爱创造辉煌。(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告之并注明。)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2103623
  • 开博时间:2006-05-26
  • 博客排名:第66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寒日阳光

2017-07-1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咸阳,一道融入我生命中的美丽风景

 

  三十年前的咸阳印象,我是从李商隐:“咸阳宫阙郁嵯峨,六国楼台艳绮罗”这两句诗获知的。每当我读起它,眼前即刻会浮现出巍峨的宫殿和美艳的宫娥。及至后来当我再读到王维的:“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时,咸阳在我眼里又成了另一种模样。可她究竟是气吞山河呢?还是温柔多情呢?虽然当时我和这座闻名遐迩的大秦帝都相距不过三十公里,她究竟有何诱人魅力,我却一无所知。

 

  真正认识咸阳,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候,刚刚大学毕业的我被分配到这里工作。那时的咸阳朴实宁静,这让见惯大都市喧嚣的我耳目一新。每当我在老城区的小巷里穿行,用探寻的目光搜寻先秦的明月和南北朝的清风时,漫长的岁月似乎早已将我脑海里的影像彻底掩埋。山水俱阳的灵气我无从感受,阳关三叠的美景也并未得见,曾经作为十一朝帝都的霸气更无处找寻。大街小巷充斥着凡间的烟火气。

 

  一天下午,当我送走最后一名病人,脱下白大褂,沿着古朴宁静的北平街,走到雄浑的渭河边时,远远就望见一条木船正披着夕阳悠悠从南岸朝我驶来,当时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0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

 

  又在茂陵博物馆泡了一天。对,的确是“泡”。没有非干不可的事,没有迫切要看的景,没有不得不见的人,只我和三位凹凸世界的成员清谈、吃饭、再清谈。他们都是拥有执着文学梦并阅历丰富的长者。于我而言亦师亦友,且对我如兄长一般。

 

  之所以选择博物馆,一来因为凹凸世界的布衣侠在那里上班;二来也因为博客里除我之外的三位成员曾在博物馆搞过创作,对那里很熟悉;三来博物馆远离都市,且游客不多,只要避开藏馆和石刻,倒很是清净;四来呢,大家又都和馆长相熟。因此,自然而然的就将这里当成了我们的聚会之地。

 

  一整天的时间,一位仁兄接受了一家媒体的采访,另一位仁兄携夫人到初次见面之地追忆青春,最后一位仁兄呢在密密层层的塔松下秀起了太极拳。只有我,一面静听他们海阔天空的神聊,一面细看五月艳阳下的绿树红花。很是怡然。

 

  闲聊中我们曾感慨年龄不同、经历不同、职业不同的四人友谊不经意间已经经过了十年的时间考验,我忽然就想起再过半个月,这个建立在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3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蚕

 

  俗话说:过了五月五,大夫手抄手。

 

  其实,过了四月我就成了手抄手的大夫。一天十几个门诊量,让我即使在班上也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看书,刷微博,发朋友圈,还有养蚕。对,还有养蚕。

 

  一年一季的养蚕季刚一来临,那些可爱的、勤劳的蚕宝宝就迎着暖暖的春风,嗅着浓浓的花香从头年的卵里爬了出来。密密麻麻地趴在桑叶上不舍昼夜地大吃特吃。三天五天一个样,十天半月又一个样,仅仅二十天左右它们已经长得白白胖胖。同事养了一大堆蚕宝,装液体的纸箱子是它们的家。箱子放在单位里,所有权属于个人,喂养权却成了大家的。谁有兴趣都抓一把叶子喂它们,这其中也包括我。于是,我常常把耳朵凑近蚕宝们,听它们啃食桑叶的沙沙声。这沙沙声在矛盾笔下的老通宝听来是快乐的,在我听来也是快乐的。当然这是两种快乐,有着天壤之别,老通宝听出的是一家老小的温饱幸福,我听出的却是发自强韧生命的礼赞。而那些蚕宝们却对侧耳倾听的人们置若罔闻,自顾自地吃啊吃啊!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3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慢生活

  

  下午下班,从婆婆家接上嘟嘟(宠物狗)回到我自己的家。

 

  进屋后,开始拖地、收拾屋子、洗衣服、浇花,有时会站在窗前瞅一眼落日的余晖。在时光的流逝中,屋子里的光线渐渐暗下来。我打开灯,将若干水果切块后拌上酸奶,然后端起碗坐到电脑前,开始我一个人的夜生活。或写写博文,或听听音乐,有时也玩玩游戏看看电影。大约九点左右关掉电脑,下楼遛嘟嘟后,洗漱上床,随性翻翻书或者听一会儿广播,十一点半关灯睡觉。

 

  这是我近两月来除去周末一个人的慢生活。程老五说我:“我不在家看你多可怜!”,可我很享受呀!我能由着我的喜好安排生活,却不担心有人打扰到我。

 

  晚上的时间走得很慢,在钟表的滴答声里一小格一小格的移动。晚上的时间又过得很快,在窗外的盈盈月光下倏忽间就没了踪影。感觉他走得慢时,我静下心来等他;发现他跑得快了,我就任由他去撒欢。这是我的独处时光呀!岂能由他左右。程老五的的电话有时八点,有时九点,有时也没有。女儿的总是要等到十一点。一个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9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待到山花烂漫时 且看明月清风去

 

  年岁渐增后,越加喜欢安静。一本书,一壶茶,几首音乐,可以在家里惬意地呆上整整一天。任街道上车水马龙,霓虹闪烁,都与我毫不相干。只有窗外偶尔的花红柳绿和皎洁月色才会吸引我的视线,勾引出我想出去走走的愿望。

 

  这个季节是很适合出游的。经过整个冬天的蛰伏,春风轻轻一吹,漫山遍野的树呀,草呀,花呀似乎都在一夜间苏醒,赶着趟舒展开四肢尽显妖娆。想得我心里直痒痒。

 

  我说:“该出去走走啦!”

  他问:“去哪儿?”

  “随便!”

  “那你总是有想看的东西吧?”

  “明月清风”。

  “真笨!风能看见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爸爸妈妈去旅游

  爸爸妈妈自驾去旅游,我的心也跟着一起在路上了。

 

  按理说,他们兄弟姊妹一行十一人,虽然大都年逾古稀,但三辆车,五个司机,准备充分,人员众多,相互照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我完全没必要过于操心。但是,父母都已年过七旬,且身体也不是太好,这让我内心多多少少有了一丝担忧。再加上临行之前五叔又打来电话询问意见,我当时大包大揽一口同意。此刻想来还是觉得对父母的健康状况过于乐观。好在他们都是些曾经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老人,再加之父母又都是医生,对自己的状况有个把握。这样想来,我的心又似乎轻松些。然而,我还是一旦闲下来就想知道他们此刻走到了哪里,晚上又会在哪里落脚。连我自己都觉得多余。

 

  下午,合家欢微信群里发了一组他们出游的照片,其中一张是父母相互搀扶着勇敢攀登的影像,那画面太美,我的心里泛起波澜。女儿评说道:“姥姥腿疼,姥爷就搀着姥姥,但其实姥爷也总是腿疼啊!看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却又突然觉得满满的幸福”。看到她的话,我的鼻子忽然一酸,眼里溢出泪水。随即又盯着照片看了许久。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与实

  初秋的下午,阳光温暖,天空蔚蓝。

 

  在我的生活里,这样的日子不知已过了几百几千个。可细细回想,似乎没有哪一日是能活脱脱跳将出来供我把玩回味的。只有当下这个庸常嘈杂的十月午后正和我不离不弃。

 

  此刻,我的面前正摊开着一本书,可耳旁的嘈杂声却搅扰了兴致,思绪只能随着周遭叮叮咣咣的声响上下沉浮。

 

  这就是身处闹市的小市民平常而又无奈的人生。写到这一句,我的嘴角浮出一丝苦笑,继而又念起十日前黎坪的那个早晨——

 

  天还没有亮,此起彼伏的鸡鸣犬吠声就打破了黎明。山林空旷,万籁俱寂。侧耳细听,偶尔一两声不知名的鸟儿婉转的啼鸣划破雾霭,落尽哗哗啦啦的山溪中。慢慢的,山中小路上渐渐有了人影,或走到自家菜地里揪起三五颗碧绿的青菜,或行至自家的鸡舍旁捡起几颗沾着露水的鸡蛋。看见夜晚留宿的游客,并不打招呼,只在擦肩而过时微微点一下头。那一刻,我似乎被什么触动,心里升腾起不可名状的滋味。

&nbs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缘处世事 安闲度光阴

  

随缘处世事  安闲度光阴随缘处世事  安闲度光阴

 

  一天,朋友给我分享了一条微信,里面讲述了一个千万富翁在终南山里深入简出粗茶淡饭隐居的故事。我回复他说:“有一段时间我也动过短期隐居的念头,甚至还关注过秦岭深处隐居人的生活细节。”朋友听后大惊道:“如你这般无远虑又无近忧的生活状态何至于此呢?”我随即解释说我只是想过一种散淡清净的生活罢了,并非厌世。随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3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内溢满幸福

  

 

  她曾是我带过的学生,初为人母,满心的喜悦还没褪去,孩子的左眼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白内障,需要手术。她坐在我办公室里哭得满脸泪痕。我无能为力地将她揽入怀中,只反复说着:“不要紧,手术后就好了。”内心却在一遍遍低语:“这语言好苍白啊!”

 

  接下来,她夫妻二人跑遍了西安各大医院。最后确定在四军大为孩子实施手术。手术当天她打电话给我说手术很成功,已将蒙在眼睛上的薄膜揭掉了,且没有损伤眼睛的其它部位,以后宝宝会像其他孩子一样健康成长。说话中,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我听她话后心情释然,不知不觉中落下几滴眼泪。我随后说:“我去接你吧!”她很高兴,欣然接受。为期一周的住院治疗在我看来眨眼而过,可对于孩子的父母却是一场残酷的炼狱。

 

  今天,是孩子出院的时候,早晨八点我和老公发动车子开往西安。看着她夫妻二人略带倦色地抱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8 | 浏览:14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男生女都一样?

 

  在我们国人几千年的观念里,生男孩的欢喜都是大于生女孩的。除非家里男孩子太多,而女主人又恰恰想要个贴心小棉袄。因此,才有得玉之喜、得瓦之喜之说。我这么说,也许有人会反驳,说:“我就想要个女孩呢!”可这句话出口时有多少是言不由衷,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

 

  昨日,我一朋友赶着单独二胎的头班车怀上了宝宝,神秘兮兮的找到我让我帮她B超看看是男是女。我说,你老大是儿子,这个无论男女都是喜,又何必早知道呢?谁知她却说:“我是想要个女儿,可我婆婆还想让我再生个男孩。说他们家向来人丁单薄,多一个男娃就多一份保险,男娃再多也不嫌多”。对此,我无言以对。我想,她的内心应该还是想要儿子的吧。

 

  还有一次,我一闺蜜说她们夫妻二人参加朋友的满月酒,她老公见人家添了个小子,心内不爽,喝大了。晚上回家一边抱着马桶吐,一边说:“我忽然想明白了,从今后我该喝喝,该吃吃。要不我辛辛苦苦攒这么多钱不知都便宜哪个混小子了。”其实他们的女儿都已经上初中了,她老公对没有儿子一事还是不能释怀呀!

分类:言论杂谈 | 评论:4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月二十二

  

 

1.

  女儿去学校了,家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连嘟嘟都没精打采地卧在窝里假寐。我从机场回来,吃过午饭后一直躺在沙发上看“来自星星的你”,直到19集看完,等待新剧集更新,才起身收拾屋子。将女儿的牙具收起,睡衣洗掉,床罩铺平。接下来,又将是五个月的宁静……

  早上女儿临过安检时,忽然回头说:“我走啦!你们别想我啊!”那声音虽然尖尖脆脆的,但很快就淹没在嘈杂的人群里。我还想再说点什么,可一时词穷,只是傻愣在那里。

  女儿去学校了,去过她快乐的大学生活。昨天晚上,她在卫生间里咿咿呀呀地唱歌,我问她:“你这会儿是不是很兴奋,又要开始你的新生活啦。”她点头。我又问她:“人家的孩子临走时哭哭啼啼的,你咋这么高兴?”她说:“我就是很高兴。再说了,我要是这会儿哭鼻子,那接下来没有妈妈陪伴的五个月我可怎么过?”听她这么说,我的心里很是欣慰。女儿只有逐渐摆脱对家人的生活依赖和心理依赖,她才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6 | 浏览:10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冬天有点暖

 

  自从冬天来临,气温一直居高不下,即便是过了三九,关中平原仍然没有落雪。阳光充足的午后,竟让人生出小阳春的错觉。回头再看晚间的全国天气预报,北方天气晴好,南方竟频降雨雪,气温直逼零度。这叫人不得不生出“世事变了”的感慨。

  

  女儿外地上学四月后,终于放寒假回家了。前几天,她在QQ说说里感慨道:“我已经四个月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了。”短短的一行字,把对我和他爸的思念和盘托出。临上火车的前一个夜晚,她失眠了。凌晨三点发状态说自己睡不着觉,四点五点跟帖不断。看来在即将回家的前一个晚上失眠的孩子大有人在啊!女儿下车,她爸和她堂哥堂姐都去车站接她。不料她每见一个亲人就抱着哭一阵子,回到家她甚至还抱着家里的小狗又呜呜地哭,弄得我心里是五味杂陈。看见女儿终于全须全尾的回到家,我心里是抑制不住的欢喜。随后,我虽然会抱怨她早上不起,晚上不睡,被子不叠,家务不干。但抱怨归抱怨,有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14 | 浏览: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能驾驭的文字

 

  一直想写父亲。

 

  写父亲,这个念头萌生了几年了。一是他坎坷的人生经历写出来一定很精彩;二是作为女儿,我能够给予他的除了微不足道的亲情之外,再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因此,我决定写父亲。一是帮他重温过往的峥嵘岁月,二是给我和弟妹女儿留下些文字,在以后的漫漫岁月里,可供品读和回忆。

 

  于是,我断断续续听父亲讲述他一些生活的细枝末节后。我自认为我已经做了充足准备。我拉开架势,准备将他的喜乐他的爱憎以及他很久以前经历过的那些风轻云淡的日子统统记录下来。然而,一经下笔,我发现事情根本不是我原本想象的样子。由于年龄的差异,时代的差异,感受的差异。我那些稚嫩的文字和粗糙的笔法根本无法还原一个真实的父亲。生涩地写完前三段,就再也无从下笔。他的大学生活,火热的青春,还有我根本无法理解的疯狂的文革,都如同一座座高耸的山峰,使我无法逾越。

 

  我不得不停下笔来。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分类:生活小札 | 评论:16 | 浏览: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赵之三——远大理想

  

 

  老赵曾说过,他的人生从遇见老张的那一刻起就交代了。女儿问他为什么?他说被你妈老张惦记上了呗!这男人啊一旦被一个女人惦记上,那他这辈子可不就交代了吗?老赵说这话时,满脸掩饰不住的幸福。

 

  要说老赵和老张的第一次相遇,还要从高中说起。那是高一第二学期开学不久。一天早上,班主任领着一个辫梢黄黄细细的女学生来到了班里。老师说这是咱班的新同学,你们谁愿意和他坐同桌?在那个年代,人们的观念还很保守,同学都是男的和男的坐,女的和女的坐。老师这么一问,班里面鸦雀无声。班主任见状,便自我解嘲地说:“既然大家都这个态度,那好吧!团支部书记带头和咱的小张同学一起坐吧。”从此,高一三班就有了班里唯一一对异性同桌。时隔几十年后,老赵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们班主任是月老,高中就不分青红皂白硬指给我个媳妇。

 

  从那天起,老赵的高中新生活就从身边坐了个女同学开始啦。最初,老赵并没觉得这个黄毛丫头有很么特别。她很安静,有时候一整天都听不见她说一句话。要不是占去半个课桌,老赵几乎

分类:小说园地 | 评论:7 | 浏览:9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赵之二——大山里走出个放羊娃

  

 

  大家伙如今都把他叫老赵。可老赵也有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是小赵。别人从小升到老或许需要一二十年,可小赵荣升老赵只用了半学期。老赵上学比别人晚,长得又老相,很多人把他叫老赵。慢慢地,其他人也跟着叫老赵。一来二去就这么叫开了。这是原因之一,可主要原因还是和一次突发事件有关。

 

  那会儿,小赵刚从黄土高原的窑洞里走出来。上着白土布对襟褂,下穿家染黑土布大裆裤。往省城最有名的中学门口那么一站,他就成了大家伙关注的对象啦!他来这里,一不是看景,二不是找活,他是来上学的。学校老师问他从哪儿来,他操着浓重的陕北口音自报家门。当他说出“延安”两个字时,他的身后一阵嘘声。在当时,“延安”可是个神圣的词汇。接下来,老师又问了他一些问题,他都不卑不亢一一作答。随后,他顺利进入了这所他仰慕的学校。几十年后,当他的外孙女中考填报志愿时,他极力推荐这所百年名校,并最终如愿以偿和外孙女成了校友。这是后话。在当时这所学校招录的大多是革命干部子女,他能进这所学校,客观地讲是沾了老子的光的。那会儿,他老子已经过战争洗礼,成了一个不大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8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6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