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11814
  • 开博时间:2013-10-26
  • 博客排名:第9865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文锦书屋

2017-10-19

薛依云

2017-10-19

TIANBL

2017-10-18

林泉诗音

2017-10-17

李殴料

2017-10-16

心语存储

2017-10-15

清清淡淡ABC

2017-10-14

理洵

2017-10-13

toptalk

2017-10-12

申言2014

2017-10-10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20171018

山水在眼前,我有翻不尽的软辞。单单这场邂逅,就意境深远,一时的浮躁,入了文字,便封锁了所有的冲动。就是这样的人,肃穆也好,活泼也好,诗化的时候,春秋不是病吟,记得涩涩中那一点活,寂修就有了新鲜。

 

坐在湖畔的石头上,风吹起了我的发梢。小朋友们的天真,热闹了心,写进句行中的闲话,秋游无寻最闲适。

 

游船湿透了,我只是看看。桃心次于动词,古代有文才的人舟船千阙无尽,仿佛这时都能听到。真的不在世道上了,飘飘忽忽的,定不定,怎么说,落到文学,咫尺相宜吧。这样的生活,稳妥些,何以沉沉迷字香,且问惆怅哪处起。总是要来的,慢慢走过去,本是涧边一颗草,一声长叹,以后是沉默。

 

还如上次湖边栖息,看波光静静的水事,与一杯茶,人忽然安静。不去做歌的想象,那些咖啡厅的诗意,宽宽的感觉就着开灯的黑,能组合成紫霞。我写这诗意,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取暖是一场修行地、方圆千古的艺术。

 

一湖秋水,丹翠雨林。我的情绪,暮烟花雨天衣后,总是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的恨吗

真的恨吗

            (自制图片)

 

 

先感叹一声。她的眼睛写着我的心事,她的手握着她的性情。

在窗前,谁能看到一个女子虚席以待,用所谓的气度去诠释没有人知道的情绪。

 

真的这么恨吗

 

人间有很多无常,真要一一数过去,破了吹拉弹唱的情调,漏洞遍及一切。

我不想说的话,忐忑了感官,我修辞过的好处,如果口舌涂沫了花朵,满堂红的喝彩不只是舞台上的事。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洞

 空洞

              (自制图片)

 

 

如果埋下了整个世界,就别让眼睛那么空洞。

如果不能表达记忆,就喝一阵西风,把零零碎碎的念头剪了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做下这幅画,她在空与不空之间。人一笑了之,然后心酸。

不谈因果,只是说表情。这循环复循环的经过,谁都看得到,谁都过得去。

 

所以,被绳索做修辞的事,为框架打下完全不同的心语,真的很累。

渍迹满了

分类:音画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回家吧

我们回家吧

 

                     (自制图片)

 

 

下雨了,那么大。还没有清晰的路,只是不想再寻觅一场悲伤。

 

谁的沧海飞满了蝴蝶,没有坠落的那一只,漂流是它的消息。

蚕丝绕尽的跌倒,终究忍不住的哭泣。我还能够怎么形容。

原来从绝望里回归的情绪,就像硝烟场上,被枪弹倒下的死亡。

 

真的,一点都不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暗杀

暗杀

            (自制图片)

 

 

它在干什么……

 

眼睛才读完一场江湖恩怨,手就急着打开衣箱,想找些衣服扮小丑。

红烛烧完血,锦衣夜行的情节爬上了烛台。

还有哪个高度能够让地底上的灰尘,卷进华美的戏装?

 

别把眼泪当成岁月的横沙,眼浅只是它的苍凉。

真的不用这样那样的预料,该来的就来吧。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1012

  有雨的秋天总会印记萧瑟。我在落叶飘忽的路上没有伤感。冷风吹寒了衣衫,抱着身体的手,曾经赶趟儿春夏,别致在望,于是,人就有了自己。一个微笑或者一个观感,一场秋雨或者一种活法。婆婆的年轮缩起来唠叨能温暖人心,她用她的眼睛告诉我,明亮是什么,童子是什么,平常是什么。现实不是鬼的颜色,年代有年代的风度,下了心的自由,残缺是最美的。

 

  怎么能够代替惊鸿去飞翔,如何做好我的骄傲事?

 

  有些日记没写日子了,绝望似乎水漂流,移开的还有我沉默的身体上没有眼睛的脸。

  说出这样的句子。磕绊的炮,弹劾了堵死,乾坤被掷的时候,不见了坏透。

 

  只是因为推开一扇门,我就走在了进进退退的路上,谁刚刚打劫完苍茫,咖啡就渗透了悲观的情节……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洞

黑洞

           (自制图片)

 

 

她和一只黑洞在遥望。天空是虚无的。能够直面伤口的人,对现实一定宽容。

 

早上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走出家门的人正好经过一大群活泼的鸟笼。那些被玩耍的动物,声音比天籁还要好听。我怎么突然伤感了。

 

猫在树底下打盹,被踩醒的时候,人正窈窕着,脸很美,身材真好,哼歌的嗓子脆生生的胜过红楼轻吟。我被诱惑了,埋下头老盯着她的腰肢。墙内,凄凄惨惨悲悲戚戚。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弃妇

弃妇

        (自制图片)

 

这是门环用它独特的眼睛看到的人世风光。真的不该形容弃妇的角色。我的凉和她并不清楚的五官。问起,别动用那些残忍的词语。

 

谁都想笑着走完人生。哪一边的巴掌打醒了疲惫的坚强。

 

八月桂花香九月舞云袖十月秋雨过,她的一生被种在了雪景上,收获满满的人事到如今还不了解人心。秘密是一则笑话,里头挂满了计谋。

 

越来越无事的日子,人在做什么。

越来越寒冷的地方,我在

分类:音画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情

悲情

         (自制图片)

 

 

我想说这宅子的事。

 

门上贴着一个女人,没有头颅,只有眼睛,没有脚,只有半只狗。

真怀疑在做梦,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情和生活环境。

 

宅子是富贵家的地方,女人也是闺房前的文化人。

难不成另起的宫廷,把风云计吹得春意盎然,又监狱似的相处着。

我不敢说这存在,怕直面颠倒悲情,血腥流成了气象。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浆糊刀

浆糊刀

         (自制图片)

 

 

长途跋涉来的刀,涂着一层浆糊。一次机会使然,他被撑大了嘴巴。真甜。

 

我坐在别人没有听说过的江湖,从去年到今年,家底子厚度多少,心就有多静。看老天设了一个局,布置桩桩件件,竟笑了。不用反驳,早己是卜卦上的算子,骷髅马的奔驰。只要走过去,就好。

 

他其实是个好人。刀其实是把好刀。浆糊真的甜吗?我没有继续思想。

 

人是个变化动物。能让别人看到的怎么可以做自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构

虚构

               (自制图片)

 

规则是一种面对自己的残忍。薰香以后,顾厄所能感受的锋芒,我称呼为低沉。调子绕透明镜,台阶上的落叶,怎么也苛责不了,漂泊是它的宿命。太远的滴白,说不出古诗的意念,我用灰色勾一遍心情。于是,那首歌。

 

他却写字在笺注上说一场虚构的人事。那只眼睛浆了什么,为何蒹葭苍苍。

她用她的手,白霜涧挂满了步履蹒跚。

 

我不想猜测他们的世界。我不懂为什么雹子打在脸上竟泛起了红。蔓延有时候是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残忍

残忍

               (自制图片)

 

茶壶响了,好像喊冤那一声,我被谁惊醒了思想,徘徊在残酷和兽性的人,没有合适的衣服,为此而心动的紫霞色勾勒,只做梦幻中的复活。打底色,戒了冲动,蔓延到遁入我门,捞面不着急促风。刚流动的日出,忽然睡觉,我只是想到了很深很远的岁月。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反反复复。

 

触摸不到慌乱,难道只是落叶不知秋天的麻木。喉咙呛着,一次咒怨,看月亮清凉凉的光,头颅上的手和一滴血,堵漏了相济的诗意。

分类:音画 | 评论:4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1002

20171002

           (摄影并后期制作)

 

 

哈根达斯冰淇淋月饼。五只一盒。

 

巧克力味道清凉了节日,情绪因味蕾碰撞着甜美。迥异提上眼睛的惊讶,我看到包裹它们的干冰,细个子白骨,兢兢业业之后,水槽中的宿命。没有融化的迹象,用自来水冲淡,竟腾起白烟雾,满满的婀娜,干冰朦朦胧胧的存在,好像山岚缠绵了白云,千载空悠悠。

 

真的,第一次介入这样的雾非雾,我在画面上意象了一回。水槽还是水槽,烟雾色调整了,黑漆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1001

假日。闭户摘一种开放,我在我的内心戏,灰白色描述阴天。才从雨天出来,情绪还穿不透雾气,卸下了盛世,年华在琵琶语的铺垫下,清凉如秋。几番绸缪几番洒然,冻不开的一点时间,我叫做绝望。

 

还没有出门,风光玩不成画面,所有隐藏的话,莫名的烦燥起来。想要约束,它们堵在笔记本上,经过的冬天,满季节纠纷。磕碜了的药,谁也救不得,有点闷的时间,那个修身没有办法的人,一刀下去,出发了。

 

被自己发现的心,早已经秋天的颜色。被世界看到的话,不是俗称,我用笔装下的人,阙歌一首首,有寂的无痕的,悬浮颅内的吊在外头的,绯红弹晚霞,一行无暗乱。

 

只是,越写越远,我会找不到自己吗?

 

双面人的传说,染红了脸,有白菊开放的路,就算霜雪,也无凋残的活着。是到谢花就谢花,勺子往自己的碗,别习惯脚劲十足。

 

这么写,是不是就谙熟做剖析的心情。我不知道,只说越野千里,守尺寸上的宿命。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0930

20170930

(相片,摄影并后期制作)

 

 

  街头吧,也不是什么花园。武馆前的雕塑,海豚湾的事,我想象着说话,它们那么活泼,朝墨门一钻,凭栏处何种相识,都特别热闹。

 

  大理石砌成黑漆漆的空心圆,水淋湿的地方照见海豚,两只竖着头颅和身体,天地莫使目光空,还有一只横着的,有趣事带她憨厚的看。

 

  习惯了这样的凝视,眉梢上的动静,读一场情谊。我想我的骄傲还没有绝诀时空中的真实。桌垫子能够保持桌面,眼睛睁不开的时候,提问只是一个笑话。它们却用温情告诉我,只要心尺有规则,桌垫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