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4498
  • 开博时间:2013-10-26
  • 博客排名:第6557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我要晚些回来

 “这是一个并不忙碌的季节,天色温柔,气温十五吧,风雨很少,提到云,飘起来的迎送,为我现在树林子的砚台,一发干净,有字落在纸上,写前年的偶然,晚霞喝酒了,宜秋日子,听见日落西山,便有道上的我,隐形而且试饮,风一半头发,一半花草,工笔出来的路,颜色比不过天空,谈及它的颜色,喻体真的没有,人间看不到的幽静和辉煌,御剑时候所有的气韵都可称呼。

 

山顶带走了累,我在折叠垫上,躺着看晚霞,每一个细节都是苍天尽心准备的,怎样的一种缥缈,如何转眼虚无,我从它的深处知道,涂炭的天空和突然变速的联系,几千次排列,几百块形状,退隐后,又出现,这样,眼睛有什么用,看到的和内在的差距很大,如我西沉的心愿,突然不想看落日了。

 

闭上眼睛,睁开的思维在温度中分布着函数,图像是那些路过的鸟,听听它的声音,温柔边上盾飞,矛得到了解语。重新睁开眼,眼界宽了,我在暗霞谈及磅礴的地方寂静着,记忆中的足迹很狭窄。这样领悟,是否以后气韵的底气,我没有把握,我只是一个和自己一决雌雄的人,体内湿气很重,洪荒用了野蛮的冲撞。今朝落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现实比菩提无影

秋阴。雨形神都在,先是滴滴答答的应水漂,一点,两点,三点,四点,却写不出后半场。世界那么大,它不懂为何落下后,无一处能留,想到大地虚无,便悲剧以鼓。好大一座都市啊!

 

我被清晨的风涂满真秋。开始西边的房子,明摆着相信,非戏法的硝烟遍地,休倒时代写尽溪涧,何必异构在荒古。细如发丝的地方,有我本心,窗内很平常,盈亏很平常,来了如此去了也如此,半截芭蕉以内的情绪,一律繁华。

 

雨渐渐大了,一开始就迷上听雨,阁楼实际监狱,风云纠结时,我常常被兽而兽性。后来,迟到的冲动,厚实些,提笔忘字活下来,来去都类似善感。后来,无误,幽寂一记,习惯一个人沉浸,砚台上又遥远人事,可惜不几年。

 

  凭空提如若

  借我漂泊者上一出生活

  现实比菩提无影

 

 “真正的失望,是沉默还是眼泪……”

 

分类:青史 | 评论:12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透视

透视

 

 

透视

 

诗歌用透视,太远的看见

我在屋檐下,清朝诗人低低的掂量

一阵风,一阵雨,好大一只眼睛

她被风光杂交着不说

 

雁群从头顶一片,案台上饱和度试过

一次明亮,一曲高歌

忙碌的不是雁群,她使人心相似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油缸

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

人浸了油,透明的头像发出渍感,油滑滑的,倒过来的岁月,霉味十足。

 

《围城》中的句子。夜被纸包着,油染后,半透明体,重的轻的虚的实的,打灯火糊弄过去,总有我沉默的眼睛睁满世故,拆开身体和精神,原来用吟的说话,箍牙后,涂炭吓退的人,一半露在外面,整个中国糟糕的,椅子上装着软腿,疼不觉,得一脸好处,便能摇晃脑子,病坑醉满了城市,皮鞭炮尸骨头痛,出来的生物,老落懒路。欲裂,与喻言,难尽黑,无常来似不来,都沉的魂,已经习惯奴性,悲剧完全失败,人比较,抛了人,环境发疯一般,都不会活着了。

 

我也葫芦画画,把人浸入油缸,社会实践过的,话是人话,心是什么,忽然找不到形容词,收不回的人的本性,暴露了撕夜慎用,呻吟声可此起彼伏,门外何处都不能。吃用好去,不国不家的待着,麻花脸,烟熏过黄牙一排人味,鼻体倒挂成一座塔、金钩子嗅着腥风血雨,手指头烫的直不起,一提世故,身体便省略了骨骼,嘴胡说、行啊。这么,没有人,只一丛衣,柜上残疾着。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心

免不了打破平常作息,我在不规律中规律着,独白写什么,笔前、面不谋,而合一个当下,涂句子成分,我有吐纳拆冬。入叹谁望日,温度还是烫,到头发上,飘起蝉鸣浮躁,它摆布绿叶的日子快到头了,秋求偶的声音,季节遗落东风。似乎虚度了词语,沿岁月风景溶解,我老了繁寂,拨弄着一把钥匙,放在桌子上,以此常见本能,从不掩盖什么,原因像极了蝉女寂静,过了仲秋,窗外还有摇晃的骨骸,和一丛疯癫,我为这样的冷,可怜了世间。有房子的女人,好意象啊。

 

洗手间出来,身体好过昨天。碗堆在厨房,早饭在桌上。我要了荷包蛋肉包子面包肉月饼粥咸蛋,死去热忱喂养了冷血,有十分眼镜在脸上,胡乱的拍,胡乱的翻,刻意为之该修剪了。我一个捋直脊梁的忙碌人,不肯异构在人间,身体听见了,扑向桃源居,一朵移动的天空,凡间封镜了。虚浮几年,越发的临摹佛陀,冷暖流年发际线如分界线。我现在素。

 

早饭后写作。虚设的场面分解了心情,一次经过,是否看到风光,悉我出口成廓,一扇门开,外头雨夜也勾趣一页开始了情调。

 

这时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拆

 

 

 

图。拆。

 

有人古月如钩,有人桃花朵朵,有人盛手出如果,有人非此刻无心情。我什么情绪,拆或许最好的解释。

 

才醒今朝,准备浮云为繁,如何做到但好像,不在又在的黑糊。收到调皮的脸,眼睛和耳朵分解,苍白吗,坡上两者,提出来碎片是它的前半生,日后再说,只有拆了。

 

也解成失忆症状。虚幻和真实,除去摇晃,扼杀是谁的名,促错一压惊,宿命了我。大好春光不说谎,引导词换了,怕风也眼镜,我的框,好看吗?出席的人背后体会。而一次散步,除非漂流,我太仓促的一件事,据说明天沙尘暴,喜剧或者悲剧,提

分类:音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台风只是雨

雨。风。都轻轻的来,拍打着病史,我在凉快的房间,笔也温暖几分。熟悉的声音落下,念雪无语,误让一切放见,使佛家风光无限美妙。泡雪水听梅子开花,弹上一曲,得失不用说了。

 

台风没有吸吮大地,我的早晨几点寂静。文房无非人称墨客的灯火,乏了嗅一场春尘,悲剧便在轮廓上了。从地狱,病的一笔,勾销了孤寂,夏天有幽幽婉约的焚化,一面,案台浮生了来春。

 

茶还没有喝,搭话这样,如入茶坊。过病一样风雅,虚度或许诗意,夙念起,未来的日子感受人事,蓬莱骨不回折,也不迟。

 

肉包子生煎粥榨菜,杂事了。雨停闷热,电扇给体感舒适。

 

信非相宜不可,描述兼得的体会,我分拆出来,充分虚幻一场抵不过现在的环境,黄包车只适合民国,时期真是个耽搁的词语。我微户人家往来成古,有人翻唱着时尚潮流。谁前线,谁后方,体感也能知道。

 

没有原因写这么几句,挖掉时间,莫道帘子西风几许,分摊日子的独白,完成一种对语,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80823

20180823

 

秋天果然气喘嘘嘘,晨温三十下头,下地几步就心闷,洗脸刷牙洗头都有点累,无边落木在屋檐下,落雨似的。我没能抬起健康,旁边有条鲨鱼,慢慢吃掉肺功能,好像撕夜,黑挖掉黑。

 

  秋雨荷塘边,凋零开始,几曾繁华如何伏笔,如今还是风度翩翩吗,我好的想象,空入戏,太深的陋室只有一窗物语,第几页能身边的风光纷纷温,像图画上的轮廓,相序于心。

 

  怕再也不能懂人世间,余生都是句子。病症不飘忽,我也平衡的幽静,不演技,一丛长沉,重的是人字。从嘲笑自己开始,做到无境之明,年白素日访,碎片事后,据说这样的人,枯燥而有味。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肉眼

肉眼

 

阴。雨。我在写日记。时间正常过去。

热闹的信笺,字静若无人之境。

素色十三失,忍具点燃,下来总苍凉。

 

岁月无我,人世无误。

谈及盔甲的事,我就打诨。

像时光拾起身体,实际上深刻才是刀剑。

学会季节留下风和雨,如我西沉的夕阳。

分类:诗歌 | 评论:6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赌本

赌本

 

 

滤镜遗照,他们在哪个朝代。

一个被枕头分别野外的地方,铺着各种姿势。

脸是什么,特别的赌本。

 

我似乎看到了秃头上有一滴血,压了半个头颅。

时代恕罪,人受了委屈,夜空在眼眶也是内。

 

好吧,糊弄该怎么凭栏。

勾勒祭剧事后,铺好一层应酬,我做得很干脆。

这不是瞎闹,烟火如此骨灰,日出霞红春云盘起了。

 

分类:音画 | 评论:2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白

对白

 

 

似乎古朝代的事。塌上人在说话。

像以前一样,计谋或者促膝。

无穷外墙烫心,以不辞做人家。

 

下一步是什么,残茶吹出春的花瓣。

雨晚,单丝儿以,缠绕了一大圈。

铺开混搭的日子,拆如雨。他们偏颇着。

 

我凭感觉组词。

造句时候,有成行的触须知。

旁边跋涉,黑布隆冬无误。

 

画面感不知,支点是一个人和一个世界。

如果我懂,相处的两个人,为世俗或者心灵,感应着环境。

西风外头,耍冬抽

分类:青史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80810

从早到晚,流水账上说我,每场事穿成小丑,瓦房一间,宿舍一半,湿乎乎温柔无人碎,我疲惫不堪。沙发床上的日子,描述细节,完成像极了血迹的芙蓉,它懒得说话,如何让燃烧从此浮空,石碑解了。

 

我尚未纱雾,我还在身体,圆鼓鼓的光,意境研究,零度风骨胜过十八层地狱想必比较悲剧以后。生存说唱,说长了世故,沙尘暴和手抄本,谁学会屋檐下吹春,却倒呼着冷空唠嗑散热。

 

五点后,洗脸,刷牙,烧水,泡茶,喝茶聊天,记录使一掌拍下去何必弹起来的话,在渡口摄影孤舟,下笔初时空白,屏幕上头望透后,键盘语一词如水,三四句细节废话开始,风光倒流了。

 

续杯后,茶水还在烫,有关梅雪侠的事,身体在西风,有压倒一切的气势。梅花三四尺,曰子将刀痕,大地嗔怪,记下他们的具体,动作上人不得胡,总一场对决在外头,雪下了没有。盛手一朵梅花,命合适虚,冲突春提的情调,诗和赌,世剧很好看。我笔勾起,欲醒梦中,下一场剑伤,谁在黑漆漆的月夜,让垂落的头发都剪雪,梅子红了眼。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硝烟在水中央

硝烟在水中央

 

 

 

  她快要到岸上了

  有人在家门口等着斜阳膝下

 

  我向水边人要一个原因

  解剖学的拥挤什么时候揭破

 

  八月秋雨后,喷嚏,痉挛

  散寒不入火,时光渐渐的老去

  踏风处西冷,无恙唯有烟雨赌字

  在尸体前写一桩风流,云斋倜傥史上,有幽幽喜怒的人语

分类:音画 | 评论:4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80808

昨天近中午,闷发作。天气原因,也许病症规律,连续几天了。

 

写完这一句,思维很空白,病相似,记长了,像散步在熟悉的地方,重复是一种错。我在房间,日出还没有,只是光线、墨一样的泅开,簇拥在眼,丝言之,各种颜色混合了,亮是它升起来的前兆,务必完成打破的跳跃。我闭上眼睛,不让春天做背景,不是光亮的生活,黑之契约者,夜色很妖娆,招唤被日华麻木的心情,出现辩解夹在笔上说些哲学,有关填词的话,这时候,瘦了。

 

衣香鬓影,厢房色欲,引勾寂事,一本塌陷的欲望,纸上清风明月,白骨如雪惊奇了肃穆,起意总是料不到。而现实中的我,这一页写的凉快,桃心无以沫,向物相濡,汝妆前,垂直的水流,瀑布吗,怎么卷西风残坞怒为世,后头荡着眼。

 

后来,学会了缓慢,这样着眼不会碎裂古韵。

 

估计说,一些原因是湿的,一些原因干透,我握着我的手,开始处决自尊,天开始变冷,核桃桩桩回不了头,究竟撞上了日。瞭望一回,低头一回,幽幽若,一场无所思,我须沸水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忏悔

或者秋夜是谁,千灯淡淡的忧伤。

 

生活是一所大学,后来的忏悔,心在燃烧。这时,地下的骸骨渗透出人事,一窗异常陡然在眼前,我一亮,又一凉,快的是刀痕,它们森森然绕着我。

 

如果长久喧响的声音,念它曾经血肉模糊的思绪,直抵世界直到生命失去,我便也满足了。

 

我怎么去解读这样秋的悲剧,写成墓碑夙愿,不愿意石板就这么隔开两个世界的人。来,和我说说,日落已经开始,额外的斜阳被流水喝下,体彩不能光明的故事,并告诉我,为何黑夜放不进黑色。

 

当习惯慢慢的灯火一盏,我在夜的边缘,在几黑,返回着思路。膝盖上游走的天空,我没有动,手术过的魂魄,肃静不了,我还是有病。

 

而出,每特别念到的地方,说一声对不起,真的能够认识自己在世间吗。

 

本无事,应无事,便无事。

分类:微话本 | 评论:4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