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的层林尽染

生在巴山,长在巴山,向往平原,老居蓉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57697
  • 开博时间:2013-10-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县城里的黄桷树

     没有童趣,就没有生气,也就没有记忆。黄桷树是四川,重庆一带老县城的标志,老县城的历史沉淀,文化传承,人脉资源,经济繁荣,都在黄桷树中找得到对应的驳点。五十年代在老县城出生的人,都有黄桷树情结;儿时的童趣,少年的懵懂,青年的飘逸,中年的稳健,初老的回忆,都在黄桷树中寻得到相应的足迹。

    黄桷树有王者的风范:老院子,衙门口,水码头,黄桷树,是儿时启蒙辨识方向的坐标,那时走出门,就说到那个院子或哪里的黄桷树去耍。衙门是县城的主宰,清朝的县衙门都有两颗高大的黄桷树,有王者风范的黄桷树才能在衙门中生存。宣汉县城的黄桷树主要分布在县衙门和寺庙,县衙门和大佛寺黄桷树有300多年的历史,多宝寺的有400多年,最年长的要数圣庙的黄桷树有500多年了。寺庙里香火缭绕,钟鼓齐鸣,人潮涌动,顶礼膜拜,人们祭拜菩萨也祭拜黄桷树;寺庙的居所,就是黄桷树的领地。一山不容二虎,但王者可以有伴侣,不论是县衙门还是大佛寺、多宝寺、圣庙的黄桷树都只有两颗。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7 | 浏览:50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药罐

  

中医,中药,中药罐;国人,亲人,家乡人。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大多数都享用过切脉,抓药,熬药,然后,拿一颗糖,捏紧鼻子,张大嘴巴,气沉丹田,将那难以相闻的苦涩中药汤水一口喝干的光荣历程。如今的我,已进入怀旧的年龄,儿时的苦味,竟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中医与国人的情愫从古至今,就密不可分。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因此钻研医道,济世救人,成为“上医”,充分体现出古代医家人格价值的理想追求。1949年他老人家曾经说过:我相信,一个中药,一个中国菜,这将是中国对世界的两大贡献。

   中药与亲人的关系跌宕起伏,是潮起潮落。在童年的印象中,每年季节交替时,父亲都要去抓上几幅中药,调理身体,适应节令。偶有伤风感冒,也是他带我去拜访宣汉的名中医,好像有

分类:岁月如歌 | 评论:8 | 浏览:48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边的小桥

  

老院子,水碼头,国营食堂,经过岁月的流逝和旧城改造的千秋大业,只能留在儿时的记忆里;新高楼,车库房,私营酒馆,正是时代的进步和新区开发的卓越成就,充分展现在街边的眼帘里。刚性的需求,政绩的渴求,将儒林桥,恒升院,神庙街的名称还保留在百度地图中,然而,南溪桥,斜石板,冷清沟的名称却消散在历史的尘埃中。县城的小桥还在脑海里嘛?

从县城北门码头乘木船过江口湖,就到了明月坝。沿着平坦的村道水泥公路,朝着云雾山方向前行1公里多,倏然一座久违的小石桥跃入眼帘;熟悉而又陌生的青石板依偎在小桥傍,干涸的小溪毫无生气的匍匐在小桥下。儿时的小桥已不复存在,一条大河波浪宽,保留小桥在今天。在县城边硕果仅存的明月坝小桥,虽然没有留下我儿时的脚印,却留下了我童年的记忆。青石板是凸凹不平的,凝眸相望,人们的世态炎凉尽在其中;小石桥是平整笔直的,回首足印,人们的童趣鹤鸣尽在缭绕。小石桥陪伴着明月村人的童年,他们知道通过这一座小石桥就可以横渡这条大河,就可以走向未来;于是小石桥上多了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7 | 浏览:4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游百里峡

  

8月中旬,酷暑难熬,应朋友之邀,家人之促,于年内第二次再游百里峡。自驾前往,从宣汉到南坝的公路线型虽不好,但油路尚可;从南坝到樊哙的路那就不提了,奔跑就到此为止了。

百里峡有两处,一是位于河北省涞水县野三坡镇苟各庄村,百里峡总面积110平方公里,与北京市房山区接壤,叫野三坡百里峡景区,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为AAAAA级风景区;二是位于四川东部大巴山南麓的宣汉县境内的百里峡,总面积为105平方公里,其中百里峡景区范围65平方公里,海拔452米至2148米,峡长140公里,为国家AAA级旅游风景区;宣汉百里峡属喀斯特地貌,两亿多年的鬼斧神工,给我们留下如此奇观;六大山脉托出十大主峰,平均海拔 2200 多米,常年云遮雾绕,婉若仙山。把山、水、洞溶为一体,浓墨重彩地将此巨型画卷展示于天地之间。

我第一次到百里峡是90年代初期,不是游玩,而是脱贫;从渡口乡步行5个多小时才到鸡唱乡,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5 | 浏览:4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们和我们:致采蘑菇的人

  

你们在林中行,

我们在雾中霖;

你们想的是食物,

我们享的是眼福;

你们看重的是野生菌,

我们保存的是家常菇;

分类:海阔天空 | 评论:4 | 浏览:40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蘑菇

  

      有5·6年未出过差,这次到三墩乡去玩,居然晚上岔铺;在酷暑难熬的8月中旬,早上5·6点多钟,正是一天中最凉爽的时刻,也是一天中最好睡觉的时刻。近年来,未有早起的我,本来不想去采蘑菇的,也只好一块去了。从三墩乡政府侧面的村道公路向上爬,大约有30%的坡度吧,再加上急弯,有点考技术,本是巴山人,学车在蓉城,因坐车多,看得多,两盘子一甩,也就跟上前车了。经过10多分钟陡峻的盘山村道的爬行,从海拔600多米已升至800多米了。据当地人讲,野生蘑菇生存最好的条件就是现在的海拔和植被茂密的背阴的地方。 就像是水对于鱼,风对于帆,就像是阳光对于植物,温度对于种子,是我们生存发展进程中不可或缺的必备要素。雨后开晴几天后的清晨,就是采蘑菇的最好时机了。采蘑菇的有4人,当地的2人一组前往林中的陡峻处,县城的2人一组就在林中的平缓处;我等3人佇 立在公路旁,回眸盘山陡峻而又平整的水泥村道公路,感慨万分;如像南坝到樊哙的公路,大坑含小坑,坑坑连坑坑,今天就不能上山采蘑菇了。这也是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5 | 浏览:39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