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的层林尽染

生在巴山,长在巴山,向往平原,老居蓉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57697
  • 开博时间:2013-10-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娃娃鱼与土家族

  

    

少数民族对于我们来讲,是非常遥远的,是脑海中的藏族、彝族、维吾尔族;少数民族对于我们来讲,又是触手可及的,是现实中的上三乡的土家族乡。近日,宣汉县被享受少数民族地区待遇了,由乡到县,这个少数民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想了想,应该多了解一下土家族,才对得其这个待遇。

宣汉人对于樊哙以上的乡都通称为上三乡,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了解的原因就是其特产娃娃鱼和阳鱼;年轻人,了解的原因就是百里峡和漂流。改革开放后,人们的交往日益频繁,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等,凡家在樊哙的,到县城都要带上几条娃娃鱼,作为礼物送人。那时还没有保护意思,那时娃娃鱼不值钱。娃娃鱼肉质细嫩,风味独特,是一道美味佳肴。宣汉百里峡的娃娃鱼由于交通不便,得以自然保护,数量非常可观;九十年代末,百里峡的公路通了,百里峡的船家没了,百里峡的娃娃鱼数量急剧下降了,资源锐减,以致濒临灭绝,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娃娃鱼,才得以引起当地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2 | 浏览:25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晚笑脸哥巴山宣汉人

  

    

2014央视春晚冯巩小品时段,春晚最牛钉子户“笑脸哥”冉东升再次出镜,第16年坐在观众席看春晚。“笑脸哥”真名冉少平,艺名冉东升,他生于哈尔滨,自幼喜欢唱歌,目前在北京工作,是“搞艺术的”。从1996年除夕夜,笑脸哥就开始到央视春晚现场看节目。连续现身春晚也让“笑脸哥”身价倍增。2011年兔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直播最牛观众成了新闻人物,“笑脸哥”秒杀宋山木,史上最牛春晚观众“笑脸哥”出炉。各大论坛疯狂转载连续十多年坐在春晚观众席的“笑脸哥”,称其健壮的身材、露出8颗牙的标准笑容、双手胸前鼓掌的动作十分抢镜,并上传含其镜头的视频截图。今年春晚,“笑脸哥”依然没有失约。

“笑脸哥”真名冉少平,祖籍四川宣汉清溪镇。清溪镇距县城10.2公里,后河、清溪河常年通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红色文化,代代相传;清溪宏文校位于宣汉县清溪镇,是四川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诞生地,是大巴山革命的摇篮。学校始建于190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1 | 浏览:27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老的宣汉上了春晚

  

    

不知道大家留没留意马年的春晚,在万马奔腾那个节目后,是属于节目七,公益广告《舌尖上的春晚》有全国各地过年的奇景;在传承、明礼、关爱后,体现睦邻关系时,一座古老的县城,一道古老的小巷人来人往,一个游子回到了儿时的故乡,串门到了老邻居的家里,被老邻居亲切的叫道,老王就在这里吃,老王说,家里煮起的,老邻居说,多个人多一双筷子。一双筷子,承载中国数千年的睦邻情感,在马年的春晚通过古老的宣汉县的一段镜头来体现,实属不易。

宣汉县,始建于东汉和帝8年(公元96年),距今已近两千年的历史。位于四川盆地东北大巴山南麓,川、渝、鄂、陕结合部,幅员4271平方公里。去年12月23日宣汉县的舞蹈《薅草锣鼓》代表四川省登上了直通春晚的舞台,得到了评委和观众的好评,但还是失之交臂于春晚,然而宣汉却被春晚记住了,古老的宣汉也登上了春晚。

“两脚软倒兮兮,周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3 | 浏览:4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裤情缘

    

现在的服饰是名牌效应、品种繁多、样式多种;文革的服饰是军装效应、品种单调、绿蓝统一;儿时的服饰是实用效应、耐磨经穿、手工缝纫。近日看了谢不谦的一篇《不穿衣服的故事》博文,将我拉回儿时的记忆,一个个子高高的,身体壮壮的,样子憨憨的,发育早早的田二郎同学就呈现在我的脑海里。

小时候就读在宣汉县城的宣师附小,那时候没有义务教育,是七岁上小学,但也没有具体的年龄限制。好像主要的条件就是摸耳朵,只要你将手臂紧靠同侧的耳朵,沿头顶中间弯下,用手指头捏住另一侧的耳朵,就考试合格。现在看来很可笑,但是在当时却行之有效;在那个年代,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浮夸风盛行一时;从全国范围来讲是大跃进、大食堂(公共食堂,居民、农民不允许自己做饭),从大巴山区来讲,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接踵而来的是大干旱、大灾害、大饥饿,幸存下来的人,也发育不全。从检查身体发育的角度来看,也不失

分类:岁月如歌 | 评论:3 | 浏览:4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摊

    

新建的小区,首先入住的是茶馆、饭馆、药店和小超市,没有书摊;成熟的小区,先后入住的是网吧、酒楼、诊所和幼儿园,也没有书摊;我居住的小区位于成都与温江之间,建成快满10年了,算得上成熟的小区,附近的家乐福开业,二楼有一块书摊区,令我高兴了月余。几月后,开张大吉的势头刚过,我就直奔书摊区去,傻眼了,没有了。只好,翘首以盼,游弋在凤凰大街边,等着一两个月才来一次的流动书摊,夕阳西下时,人行道上就有了简易的架子,各类畅销书铺满在此,预定的专供书安放在汽车里。站在书摊旁,顺手拿一本书,在明亮的街灯下,品味着感觉,让思绪穿越时空,回到了县城。

儿时读书的小学,位于县城的板桥街上。学校大门右侧就是我们常常光顾的书摊,严格来讲,是租书的摊;那时,根本不允许私人卖书。两根骑在门坎上的长木凳,横放着摘下的木门板,上面堆满着牛皮纸包起的抢手的娃娃书,川东北一带都把连环画、小人书叫娃娃书。屋里的木板墙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2 | 浏览:4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巴山钓鱼女

  

    

巴山一带的县城,都是沿江而建;深山有船家,大河有鱼家;古巴人以鱼猎为主,农耕为辅;川江号子汉,巴山钓鱼女。《竹枝词》是巴山一带的民间歌谣,唐朝刘禹锡在川东巴地任官时,依照这种歌谣的曲调写的歌词。

                     杨柳青青江水平,

                     闻郎江上唱歌声。

                &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1 | 浏览:40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爱读书的人

  

    

前几天,偶尔浏览一下宣汉县的官网,倏然一则新闻吸引了我的眼球:宣汉籍集邮家、香港中华集邮公司总裁符纯孝先生将自己珍藏多年,由红三十三军军长王维舟参与设计,1934年发行的邮票捐赠给家乡。一个中等身材,体态微胖,面带微笑,举止微傲,看似五十多岁,实者早已过花甲之年的人印入我的眼帘。记忆的闸门宣泄奔放,与一个身材俊逸,气质儒雅,目光清澈,作态倨傲的青年人慢慢地融合了。

儿时的县城不大,人口也不多,单位更是少,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相当频繁。上公厕、进澡堂要见面,吃个饭、喝口汤都在门外边,也要见面。符先生小名叫符辣子,当时大人、小孩都亲切呼其小名,他本人也坦然处之,往往小名的知名度要高于大名。现在想来,大名是父母个人的智慧和冀望,小名则是众人的智慧和评判;何为辣子,川东北把头脑灵活、伶牙俐齿、手脚利索、反应敏捷与人相争能举一反三、旁征博引、能言善辩、言辞犀利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3 | 浏览:4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得今天

  

    

生在新中国,

长在红旗下,

高唱东方红.

背诵您语录;

冬至后圣诞节的第二天,

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圣诞日,

大家都还记得今天。

总想说点什么,

分类:海阔天空 | 评论:2 | 浏览:46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包包的轮回

    

儿时的记忆,难以磨灭,儿时的叫法,记忆犹新。川东北在民间老人小孩对喜欢的东西,都用轻松诙谐的重叠词来叫,把自行车、汽车叫车车,把本子、证件叫本本,把小孩子叫娃娃;把杯子、瓶子、盘子,分别叫杯杯、瓶瓶、盘盘;把装放东西的叫包包。

九十年代中期,初到京城,为了讨好家属,前往新中国第一店的百货大楼,直奔皮包专柜。东看西盯,那时没有品牌意识,眼中只有样式价格;选择皮包的时间不多,选择语言的表达很长;川味普通话发音本身就困难,方言口语用普通话表达就更困难。看上了一个包包,却不敢跟售货员说买包包,只好用冗长的语句来表达。售货员,请你把那个绿色的,有带子的,皮质的,挎包式的,那个东西给我。三百元一个的包包,在当时价格还是有点高,紧张的不是钱,紧张的是语言的表达。

进入新世纪后,交通的便捷、网络的普

分类:海阔天空 | 评论:3 | 浏览:4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当农民的人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湖水是绿的,小草是绿的,房子是钢筋水泥的,还有一个人是精瘦的。他个头不高,身材廋削,腰身硬朗,脸盘紧凑,从背影来看活脱脱的一个小伙子形象。暮然回首,岁月的沧桑布满了脸颊,尽管如此,年纪比他大的,年纪比他小的,都几十年如一日的亲切地把他叫雨娃。

雨娃的家在宣汉县城一个叫新桥沟的地方。当年的新桥沟是菜场,在县城边。菜地与河滩相连,沟壑与田坎向往;晴天河风一吹,全身是灰;雨天微风飘零,满脚是泥。改革开放后,五小企业如雨后春笋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菜场的土地被县酒厂占用,于是征地搭人招工,他就成为了令人向往的县城里的工人。他居住的地方也从县城边升格为县城里了。

雨娃的爱好不多。当了二十多年的工人,下岗后仍保持着酒厂的本色,何以解忧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4 | 浏览:48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的工厂

  

    

县城是一座山清水秀,三江汇流,呈半岛型的小山城。文革前,宣汉县城四周城门依稀可见,老院子、水码头,老祠堂、古寺庙,老巷子、马头墙,依山而建的木楼街巷,错落有致的青石板路,王者风范的黄桷树,笑迎宾客的罗汉树,构成了一幅儿时老县城的画面。那时,县城里最为繁华的地方,就是上河街、下河街,河道上的客货船只穿梭不停,船工号子此起彼伏,人潮涌动;那时,县城里最为体面的工作,就是当工厂里的工人,针织厂的织机来回穿梭,印刷厂的字钉欢快跳跃,喜笑颜开。帽鞋厂、石灰厂、缝纫厂、酱菜厂、面粉厂、白酒厂等等,自给自足的县城小农经济的工厂应有尽有。

昔日的向往,今日的下岗。在那大谈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年代里,县城里的人,也分三六九等;根红苗正的子女,为红二代,五类份子的子女,叫黑二代,都不沾边的子女,称之为有问题的子女。知青招工,官宦人家的红二代子女,进入县城外具有保密性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1 | 浏览:48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边水中的树:麻柳树

  

松竹梅是古往今来的天籁之音,杨柳树是千古绝唱的靡靡之音,黄桷树是王者风范的海豚之音;茶花、槐花、桂花树等都有自己的花粉之音,山楂、丁香、枇杷树等都有自己的相恋之音,凤凰树、蝴蝶树等都有自己的华丽之音,梧桐树、石榴树、相思树也都有自己的粉丝之音。唯有,出生低下的,下里巴人的,粗麻驼背的麻柳树,在古人对各类树种的传颂之音中难寻觅到一两个音符。

给它一点土壤,它就会倔犟成长。儿时所见的麻柳树是在宣汉县城河边沿河两岸的沙堆上,那时的麻柳树严格来讲,还不能称为树,只能叫麻柳树丛。夏天的麻柳树,纤细、精瘦的枝条上缀满了椭圆型、铜钱般大小的树叶;碧绿茂密的树叶遮挡着树枝,错落有致的树丛,像河滩上的帐篷,是我们下河洗澡换衣的包房。冬天的麻柳树,手折刀砍后只留下处处疤痕的树桩,经过洪水肆咧、秋风凛冽的枝条更加干枯了,是我们烧火做饭,驱寒取暖的佳柴。春天的麻柳树,在那贫瘠的沙堆上,疤痕累累的树桩,七扭八拐弯腰驼背地吐出了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1 | 浏览:4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青春想童年:魔芋与皂角

  

朱军老了、朱军节目组的人也老了。朱军最近在主持一个忆青春的节目,摆设了许多当年的物件,让嘉宾渐入怀旧情结。为了活跃气氛,重现青春活力,把川妹子谢娜,搭了进来。各种物件,青春氛围,倏然呈现;看了看,想了想,终觉得少了点什么。民以食为天,原来少了吃的,儿时的魔芋,常常在梦中萦绕;青年时,弥补缺失自学求知;中年时,踌躇满志祈盼前程;初老时,余热尚存遐想连篇。如今,浮躁渐趋,心态渐平;方知,岁月的沉淀,实属不易。魔芋与皂角的情结,重新燃起。你忆你的青春,我想我的童年。

每天必有的魔芋。从童年至今,我对菜肴品种专注、却形成挑食,但不吃零食。由大学生组建的巴山红色挺进队,在宣汉县川剧团点燃了第一把烈火,我家就首当其冲,父母挨批,工资停发。八九人的家庭,由微薄的生活费支撑。这时,魔芋就开始伴随着我的童年。在川东北有一种黑褐褐的,滑溜溜的、软绵绵的,带着淡淡的的苦味和涩味的,极其低贱的食品就叫魔芋。魔芋在沸腾中凝固成型,在沸腾中去除苦涩,在泡菜陪伴下煎炒,在每天饭桌上

分类:岁月如歌 | 评论:2 | 浏览:4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边的河与湖

  

古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绝唱;今有,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的传唱。中国地势,三级台阶,西高东低,自古河水向东流。可我儿时的县城,却河水向西流,如今称其为湖水向西流。罗伟章的长篇小说《大河之舞》就是写的这里的河和这里的湖。

河的奔放与追忆。中河与后河是在普光乡汇合的,但老人们习惯上还是说,县城的江口是由前中后三条河汇合的。前后河相聚,波涛汹涌,湍流溅起,岩石护岸,卵石筑底,河床抗争,聚砂成坝,冲滩向西;从东门经南门直向西门,飘过苦竹滩,冲过洗澡滩,穿过白夹溪进入州河。儿时人们将这条有上中坝,下中坝的河,叫作浦江。轻盈的河水,晶莹的浪花,陡深的船槽,宽大的中坝,老旧的水磨船是我们生存的母亲河;南门码头,菜场码头,水码头,下码头是我们嘻戏的欢乐园;客船货船渡船渔船是我们潜水的屏障,大螺丝石小螺丝石是我们跳水的平台。夏天的浦江是我们幸福的天堂,担水、洗衣、游泳、冲滩,晒太阳;冬天的浦江是我们苦恼的地狱,抬水、捶衣、赤脚、沁骨、吹寒风。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3 | 浏览:4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挖疙蔸的人

人的爱好可以多种多样,也可以钟情一俩样;人的爱好可以因环境居所影响,也可以不受地位贫贱的影响;人的爱好可以因眼界的拓展而变化,也可以因目光的专注无变化。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人,大多数都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十年文革动荡,知青上山下乡,那个年代的人不知道基尼系数,那个年代的家庭只知道劳动光荣。那个年代的人的爱好,不受父母的约束,但凭自己的喜好。

我的一个朋友常常提起他和老苏喜欢挖疙蔸,这时,我脑海里就呈现出一幅手执小刀,目光如聚,凝神灌注,木屑如飞的根雕制作画面。同时,我脑海里也呈现出一个手捏香烟,体态微胖,抿口茶香,吞烟吐圈的悠闲懒散画面。我看看这个朋友,这两幅画面能交叉吗?能重叠吗?我顾其左右,而言其他。谎言千遍,也成真理;话题多遍,也有疑惑。于是,在9月的一天,来到了位于宣汉县城炮台梁农机厂旁的自建小楼房老苏的家。

一个身材不高,但精干匀称,轮廓分明,目光慈祥,看似50岁左右,实已退休的老苏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7 | 浏览:5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