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的层林尽染

生在巴山,长在巴山,向往平原,老居蓉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57697
  • 开博时间:2013-10-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县城里的多宝寺

在桃红李白的季节里,我们沿着县城江口湖明月坝的村道公路,漫步而行,在春日的阳光下,万物生机,无数嫩绿的幼芽从树枝里钻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江口湖面不时有快艇驶过,水波飞溅,为春色点缀了几笔墨宝;山的背阴处,春风扑面而来,让人身上感觉有点冷飕飕的,但心里却感到甜滋滋的;山的朝阳处,春日温馨降临,让山坡上的土里长出一片片绿茸茸的嫩草,清新的空气让人的呼吸也舒服多了。

站在云雾山上,前后中三河在此相会,然后簇拥着向江口电站大坝缓缓流去,迁建的多宝寺就在于此;从步行1个多小时村道水泥路,再迈进施工便道,前行400余米,就来到了建设中的多宝寺,寺庙外还是钢架环绕,寺庙内还是木架重叠,只有杨绍伯的巨幅工笔画,收毫于庙内两侧的墙壁;当地几个做小工的农民,对我们侃侃而谈,居然说多宝寺原本就在此地,现在是重新开建;我们望着无知的农民,遐想着岁月的流逝,几百年后,无知的话语就会变成真知灼见、至理名言。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7 | 浏览:4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边的古八景

  

 

所处时代不同,五官触觉各异。我们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听觉异于视觉,大人口口相传,茶馆阵阵说书,所得知识多源于耳听;如今视觉盛宴,电视电脑又上网,智能手机用手抹,所得知识多源于眼见。儿时,常听父亲提起宣汉的四大名山,也依稀记得东乡的古八景,后来也曾去过两景,闲暇之余,将其补齐。

山势依旧,流水已逝。明代进士吴潜,字显之,江西临川人;任夔州知府期间,于正德四年(1509)主编府志时,将东乡县(今宣汉县,县城所在地为东乡镇)风景列出八景。如今,500多年过去了,古“八景”的,山景水景,命运迥然。

涉水景点,无一幸存。穷山恶水大家都知道,然而却不知道,穷山可以远离,背井离乡,另觅他处;恶水难以逃离,洪水肆咧,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2 | 浏览:4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达县

  

大巴山的老县城都是依山傍水,沿河而建的。大巴山的人,方位感也是按河水的流向而定,将东南西北浓缩为上下,县城的人到南坝就说成上南坝,因为是溯水而上;县城的人到达县、重庆就说成下达县、下重庆,因为是顺水而下。那时交通的主渠道就是大河,船工号子历经千年,深山峡谷余音缭绕,背老二作为副渠道来往与山谷之间。如今,高速公路建成,从宣汉站驶入,向达县、重庆方向,明显就是缓下坡;向万源、西安方向就是缓上坡。

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我大姐初中毕业,考入达县的学校,十六岁就离家独立生活,有行李就乘船,无行李就走小路到达县。虽然,那时宣汉到达县通了公路,但只有货运没有客运。因此,当时的上河街、下河街,南门码头、下码头,热闹非凡;站在河边,遐想连篇,滩急水拍,浪花飞溅,川江号子,响彻两岸。河水是生命的源泉,也是繁荣的根本;河水流向的远方,是幼小的我向往的地方。下达县,常常在梦中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出现。

分类:岁月如歌 | 评论:2 | 浏览:4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的天主教堂

四川、重庆一带的老县城,都有两个标志性的东西,一个是中式的,一个是西式的;一个是植物,一个是建筑;其实,年龄大一点的人都知道了,那就是县衙门的黄桷树和县城里的天主堂。清朝时,不知是官规,还是民俗,黄桷树只能在县衙门、寺庙等公共场合才能种植,大户人家都不能种植;清朝时,不知是官许,还是民愿,天主堂在县城里最繁华的地段,能购地置业,建成高大的西式楼房。宣汉县建县近两千年,县城由五宝场迁至东乡镇也近1400年了,算得上老县城了。

县城所居位置,系三江合流,群峰排达,云烟相濨,林薄交茂;久居此地,更觉得,开门见山,峻而不险,观水有术,东而复西,四面崇山,三水旋流,东川边邑,西蜀要区。县城里的街房,清代均为木架穿逗结构瓦房,中柱高1.38丈,开间1.4至1.6丈,并排三间的瓦房,两侧则建风火墙(用双砖砌成凸字型墙,高出屋脊、屋檐各2尺,以防风火故名);辛亥革命,欧风东渐,追求高大干燥、明亮多窗的西式楼房,高度升为2.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2 | 浏览:39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找回童年的感觉

    青石板、木板房、瓦片屋常在我梦中萦绕。五一期间,来到了巴山深处的一个古镇,走在狭窄的青石板路面,看着路边两旁的满目疮痍的木板房,望着错落有致的青色的瓦片屋,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我的童年时代。古镇的街道清洁干爽,人烟稀少,没有阆中古城商业味盛浓的喧嚣,没有丽江古镇人头攒动的拥挤,也没有街子镇灾后重建后的浮华;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特色小吃店,和几家好称正宗十大碗的小饭店;河边的茶馆聚集着古镇大多数的老人,街边的茶馆则吸引着人数不多的外地人。

    古镇沿街而建的街市民居建筑,多为二进式或三进式小四合院木结构穿斗、木柱檩梁、双檩双挂、青瓦屋面多为二层,墙身多用竹篾土夹墙,门面多为可拆卸的木板门,并向外伸出木质骑门柜台,便于经商售货,建筑口面较窄、进深大、内开天井,大户人家则有一进两个小四合院、前院天井、鱼缸,后院花园、假山,书香门第则注重文化氛围的营造。民居建筑的窗棂皆为方窗,现存窗雕多数分格类,如意格,什锦嵌花,鸟兽花卉、形神各异,不难看出是经能工巧匠精心设计,分件雕琢成型后,镶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2 | 浏览:4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水不忘挖井人

  

老县城、大院子,老水井、小木桶;小时侯居住在宣汉县城西门外的恒升院,与之相邻的是秋官第院子,两院都各有一口水井,两院之间也还有一口水井;恒升院的水井就在我们居住的窗外,凭窗远眺是围墙外宣汉中学的水塘,夏季荷叶绽放,荷花飘香,石栏上坐着莘莘学子捧书而读,犹如一幅水墨画;爬窗近看是一段几字型的鹅卵石围墙,井沿和 井口都是用青石板铺筑的,常年累月、水迹磨石,青石板已是铮亮明镜;井也是由青石板内衬的,每层由6个青石条构成,呈正6边形,共有10多层,我们院子的水井就在这里。秋官第院子的水井在内院,要经过人家家里,印象不深;两院之间的水井倒是我们常去之地。井里的水冬暖夏凉,恒温就在20度左右。每家都有一个小木桶,它的两耳是用木棍穿起的,木棍上是一段绳子;打水的时候,放下木桶到水里,手捏绳子,左右摇晃,然后猛抖绳子,将小木桶一侧按下水里,兄妹就一起将绳子向上拉,出井口后,就到入大水桶,几个来回,就装满抬水回家了。

分类:岁月如歌 | 评论:2 | 浏览:4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边的民办教师

  

漫步山水间、陶醉山水间、寄情山水间,这是对大自然的憧憬、向往和眷恋;然而,山水之间无桥相连,读书生活甚是可怜;山水也成为了穷山恶水了。宣汉县城是一座三面环水呈半岛型的老城,当时叫城关镇,在东门隔河相望是东南乡,在西门隔河是菜场农场,在西门外就是西北乡,如今,都成为了东乡镇的辖区。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汽车在大巴山区是罕见之物,县城通往南坝樊哙的公路,是汽车坐船,也就是乘坐渡船;七十年代初在县城东三里处的江口,经过千人大会战后,终于建成了江口大桥。汽车的问题得以解决,小学生就读沿河过大桥要步行近十里,普及小学教育的问题仍不能解决,县城西门隔河的菜场,建立小学势在必行。菜场社员投资投劳,小学得以成立,挂靠宣汉师范附属小学,不设校长,只明确负责人。

解放后,成立了新中国,全国所有的学校都是公办学校,是国家所有。后来为农村普及小学教育,教师队伍分为公办、民办、代课三大类;公办为列入国家教员编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8 | 浏览:45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时节清溪祭祖

  

清明拜祭祖先,回乡扫墓,古而有之,今而正之;然而,我的第一次清明拜祭,却在适值中年,远离巴山,是上世纪末,农历己卯年。当时在西安参加西部博览会,会议安排去黄陵参加公祭。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黄帝陵是中华儿女共同景仰的民族圣地,清明节在黄帝陵公祭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盛事。清明第一次祭拜,记忆犹新,中年的膝盖,宁折不弯,面对轩辕,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政治意义,历史传承,民族渊源尽在一拜之中。谁知这一拜,就开始了传承。次年,我父亲82岁的高龄驾鹤,相隔几年母亲也离开了我们。只要在家,每逢清明,都要到父母的墓前,献花献词,花是实物,词在心里。今年,我二姐突发奇想,要到清溪永兴场去给我们从未谋面的爷爷拜祭。

从县城出发,经过巴人大道,右转上新建的明月大桥;绵绵雨纷纷,车车急匆匆,沿着江口湖区朔水而上,碎石路面的泥浆,不时的四射飞舞,一道同行的三车,不时的欢声雀跃;在清溪镇政府广场,右转向王家坝方向前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4 | 浏览:4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练气功的人

  

“出口转内销”这个词,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么向往;在计划经济的时代,“出口转内销”这个词有时候用来形容质量比较好的中国产品。在当时,中国往往把质量比较好的产品用于出口,质量不太好的产品留给中国国内消费。“出口转内销”的货物往往质量比较好;在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时代,有的商品在本地不出名,在外地出名后再返销,也称之为“出口转内销”。

县城里有一家人,在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时代,也被当地的人们称为“出口转内销”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气功出现井喷现象,一场气功热潮在中华大地上滚滚而来,发展的速度和热度都远远超过人们的预料和想象,各位气功大师更是热得烫手,说全民信气功、练气功也不过分。进入九十年代后虽有所降温,但仍是主流话题之一。宣汉这座古老的县城,在全国的气功大潮中,竟然也分得一羹,得缘于柯云路先生的《大气功师》一书。

书中是这样写的:“哥哥叫赵亮,弟弟叫赵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4 | 浏览:39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格格

难忘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人、故乡的情,其实最难忘的是故乡的味道。宣汉建县治近两千年了,人文典故历代有之,文化底蕴各朝皆知,传统饮食独树一帜。不论是为官的荣归故里、还是读书的回到家里、还是打工的返回乡里,只要一到县城,就会直奔面馆,大喊一声:“老板,来一碗切面,来一个格格”。

这里的格格是大巴山宣汉县的一种小吃,按肉质划分主要有三种,肥肠、瘦肉和羊肉;按划火候划分有两种,汽格格和蒸格格。其实格格就是小蒸笼,但是当地的人,从爷爷的爷爷都不叫小蒸笼,而是叫格格,听说明末清初就是这种叫法。巴山宣汉人生活在竹的海洋,其饮食也离不开竹,“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茅舍是竹脊、竹檐、竹栏、竹门、竹窗;而在吃上,第一个用的就是竹筷,今年春节晚会上的多一双筷子,就是在宣汉拍摄的;其次就是竹蒸笼。小蒸笼只有人的巴掌大,材质必为本地的楠竹、水竹、斑竹等韧性好、材质硬的竹类。用别的材料没有竹的清香,也不能清热、解毒、润肺,正是为了让这些功效渗透进食物中,一个格格里装的瓤子不足

分类:巴山风情 | 评论:2 | 浏览:39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为康定情歌正名的人

  

解放前印行的歌集,《康定情歌》的曲词作者都是佚名,解放后不少正式出版的歌曲集里,只把《康定情歌》标为“四川民歌”,严谨的编者在“四川民歌”之外加标“江定仙编曲”的字样。如今,《康定情歌》唱遍大江南北,唱响了全世界,而且还是我国第一首飞向太空的歌曲,被人们美誉为宇宙情歌(世界十首名曲之一)。跑马溜溜的山上,让《康定情歌》的故乡大大风光了一次,让《康定情歌》走出了大山,走出了盆地,走出了国门。然而,尴尬的是没有该歌曲的词作者,于是1996年5月,《甘孜日报》在月末版悬赏万元寻找《康定情歌》作者,该消息一时在全国数十家报纸争相转载。各种说法纷至沓来,其中一说是自贡文化人熊仲文、四川轻化工学院副教授宋方信等认为《康定情歌》作者是宣汉人李天禄(李依若)。于是宣汉县城里,一位普通的人激动了、震撼了,暗自下决心,一定要给熊、宋两人的说法予以配合,为《康定情歌》的词作者正名。

一位中等身材,体态匀称,五官普通,唯有眼光,炯炯有神的手艺人,他的姓是复姓,加上名就是四个字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2 | 浏览:3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联客机在这里

  

                                              

          时间是一条直线

          空间是一条平行线

          时间可以穿越

          空间可以跨越

          直

分类:海阔天空 | 评论:1 | 浏览:2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的文化人

  

纪录片《红色宣汉》中的一个镜头让我凝神灌注了,那不是老刘吗?,回放后,看了看字幕,原来被老家的人聘为了宣汉县的民俗文化顾问。于是,翻了翻书柜,将老刘送我的这几年他出版的书找出来,居然有四本了。一本是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刘兴国中国画》,另两本是中国文联出版社的《巴人文化初探》《宣汉土家族》,还有一本是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辉煌与悲壮----宣汉红军征战记》。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个初始文化不高,但非常执着的人,在回忆中慢慢地清晰起来了。

时代不同,社会对文化与学历的看法和要求也不尽相同。文革前,在县城高小毕业(那时,小学四年级为初小,六年级为高小),参加工作,还是算有文化的人。文革中初高中毕业也算有文化的人,那时的大学是精英教育。现在,进入大学普及阶段,只有大学本科毕业才是有文化的人。有文化与有学历,在古代是不同的概念。古时学习文化知识的途径多是启蒙私塾,后入私学或学院,有文化无学历。要取得学历,就要入仕,参加科举。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它有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1 | 浏览:40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里当战俘的人

  

    

“战俘”这个词,对于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既熟悉又陌生,既遥远又敏感;我们的童年是在战争故事片中渡过的,其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敌方的官兵就成了战俘。我方投敌者,一般都称为汉奸或叛徒;而在战场上描写被敌方俘虏的故事片,好像没有看到过。从小的认知就是,军人上战场不是凯旋者,就是“杀身成仁”的革命烈士,没有第三种出路当战俘。和平年代,弹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场景不是在实战演习,就是在拍摄影片,上战场的确罕见。谁知,这样的中奖率居然在我的身边发生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的一个同学中奖了。

健娃的家在宣汉县城的东街,从青石板的街面旁再跨上三步石梯,就可以迈进一间木板房。房子的进深很长,开间不大;进门就是堂屋,光线阴暗的过道串联着两个房间,过道的尽头是一个露天的小院,炊烟缭绕,烧柴做饭就在于此。他的母亲没有文化,但精明强干,勤俭持家,话语不多,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32 | 浏览:80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县城边的笔架山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山不在远,有庙则近;山不在陡,有路才行;山不在美,有水有人居住才是景。宣汉县,始建于东汉和帝8年(公元96年),距今已有1900多年的历史。位于四川盆地东北大巴山南麓,川、渝、鄂、陕结合部。儿时居住的县城就在于此,抬头就是山,低头还是山;走在青石板沿山铺筑的街道上,绵延起伏的路上到处都是棒棒(扁担)和花儿(背篼),那时的自行车多数是在球场骑,力气大的人才能勉强骑得上街。在宽敞的街道上,骑着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就是我的梦想,向往平原,居住平原就是我的理想。

童年时代,没有电视,看一场电影就是奢侈;川剧、曲艺、说书,就是大众文化;摆龙门阵、说点家族事,就是院坝文化;生在山里,长在山里,听的是山,说的是山,见的是山。耳闻目染也将父亲当年讲的宣汉四大名山牢记在心里,分别是下八的文山、清溪的四望山、双河的香炉山、芭蕉的峨城山;唯独没有县城隔河向望

分类:县城系列 | 评论:2 | 浏览:40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