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无大道***一苇渡海

***至极有几,我能去哪里,就去哪里//***敬告:本博客作品未经作者(一苇渡海)同意,不得转载.抄录或进行其他处置。需取用请通知作者。我的邮箱:zhageng10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92730
  • 开博时间:2006-05-23
  • 博客排名:第565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ilaoyao_ti..

2017-10-16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性根盗梦

  
  
  
  《噩梦与温柔乡》
  
  
  当邻家的炊烟升起
  我也准备吃饭
  不仅吃饭
  我还要看电视上海陆空事件若干
  天气预报若干
  广告若干
  电视的光线和窗外的光线作比较干吗
  都是新的
  胡茬是新的
  
  
  那年我们去坟头看你
  三月的草里
  看见几尾黄蛇
  我第一个感觉就是粗壮啊
  像报信人喉咙发干
  我的请求转化为抚弄草叶:
  请避一避
  意思是活着不构成心理障碍
  你抬头也只能是陌生
  我记得那是个油菜花格外响亮的天气
  
  2011.5.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最近如何”

  
  
  最近读的好东西:柏桦《猪头或与张爱玲对话》,我突然想到
  割下的猪头衔着它自己的小尾巴是一份亲爱,佛陀的亲爱。
  
  
  最近
  臧棣说:“我们的诗歌英雄是用来输的。”
  我对他说:“输,是汉诗诗歌革命的绝对起点。”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抵押的自由一首

  
  
  《牯牛降深处*》
  
  
  这狭长的绿色走廊
  不可问尽头的五月
  
  
  人们来到这里
  有了野兽的触觉和肺
  
  
  我往深壑望过去
  人走动,兽类隐藏
  
  
  谁讶然:闲云、林风、泉鸣
  谁配舔一舔“年轻着老死”的兽皮
  
  
  对于我,奇迹一直是
  石头换成面包,或反过来*
  
  
  你把自由还给了我
  我却无时不在寻找主人
  
  
  *牯牛降:安徽石台、祁门两县交界处,准原生态区域。
  *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卡拉马佐夫兄弟》)宗教大法官
  与上帝探讨过这一奇迹。
  
  2011.5.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时间文本

  
  
  《我与宏村*》
  
  
  古宅把时间的影子
  拖到我面前
  大概在于
  我对时间没什么好感
  
  
  你有好感的话
  你是整个古村落的天井
  
  
  深巷子,徽墨的
  一根青筋
  那尽头,朴树,丹青香的
  一个谜面:“我是老杂种。”
  
  
  买一张门票
  买了一件灰衣
  尤其下雨,瓦楞上
  雨雾是做旧的好手
  
  
  我是从半月形牛胃*
  顺着溪水肠道
  走出来的
  “对于池塘,‘牛胃’是个有趣说法”
  
  
  比说“镜子”好。村前
  荷塘弯弓:
  请消化大巴屁股后
  州府的量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道

  
  
  
  
  从理性返回到野性,从有序的时间返回到无序的时间,这说不上叛逆,也说不上尝试。在没有什么能对应这种乐趣时,诗对应;在没有什么能对应这种进步时,诗对应。没有什么比诗更愿意在整个文明的进程中减轻质量,在成熟的塔形符号中抽身,虚位以待。
分类:其他 | 评论:1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哭泣:在本能活力与外部强制力的交界

  
  
  《家长制的小孩哭》
  
  
  
  吃奶吃到会走路
  甚至
  吃到七岁,背着书包跟妈妈吻别。
  妈妈开始抽象。交还给那头的父亲。
  小孩子哭不再是妈妈乳腺里细碎的声音。
  小孩子哭里的脏
  是一种抽象。
  书本方正,文字拗口。
  老师说话里有萤火虫,但不是乳房萎缩着的奶水的悉索声。
  那头的父亲将继续用他的口舌
  消灭一个源头,小孩的源头。
  妈妈要服从像水有一个体形。
  小孩子哭梦里一头狮子抖着金毛
  渴极了
  像地平线是太阳的
  渴极了
  吃水的咂咂声分明是父亲
渴极了。
  父亲从哪里来呢?倘若金毛狮子
  从森林里钻出来
  一吼一吼,全是本能。
  
  2011.4.12.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勃动角度

  
  
  《蛙鸣》
  
  
  你听,燥热的蛙鸣!
  春深的郊野,油菜花粉浓烈地放着雏妓幻灯。
  我知道惊蛰过后,蛙们如何推开土
  用前肢细心擦着眼膜、鼻孔。
  现在它们只显摆两条潮湿、肉感的后腿。
  地气总是通过水中的一两个气泡、
  草木的茎叶继而广泛的花粉
  传递给它们隐秘的生趣。鸣叫
  也像烘热的花粉不舍昼夜发布生理信息。
  自然的睡房因陋就简,开春的纯朴
  具体到水洼中一条条浪荡的腿。
  这似乎映衬了人:从性史的学问中拔出脑袋,
  为极乐,到异域陌生的身体中实验去。
  唔,仅限于斯芬克斯式的那么一两个。
  花粉令人发痒,并非刺激心智,刺激皮肤而已。
  蛙鸣把春夜叫深了,无以独成眠。
  大野中央,黄花之上,放着力比多幻灯。
  而一部书的中央毫无玄秘地彩绘着:
  曼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闲:1901,红尘粉淡

  
  
  


  
  李叔同赠李苹香(黄碧漪)
  
  沧海狂澜聒地流,新声怕听四铉秋。
  如何十里章台路,只有花枝不解愁。
  
    最高楼上月初斜,惨绿愁红掩映遮。
  我欲当筵拼一哭,那堪重听后庭花。
  
    残山剩水说南朝,黄浦东风夜摧潮。
  河满一声惊掩面,可怜肠断玉人箫。
  
    慢将别恨怨离居,一幅新愁和泪书。
  梦醒扬州狂杜牧,风尘辜负女相如。
  
    马缨一树个侬家,窗外珠帘映碧纱。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诗(2)

  
  
  没有文化梳理就没有诗;
  而文化梳理,是一份孤独、曲径通幽的工作。是原型意义上的契约。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诗(1)

  
  
  倾向莫若自觉。
  
  懂得不理会的正当方可学诗。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诗

  
  
  
  长诗
  
  
  
  《书院的落日》
  
  
  
  引:楹联
  
  
  “名教中乐地无涯,对山色湖光,
  足以荡涤胸襟,放开眼界;
  
  “善学者会心不远,看鸢飞鱼跃,
  便是精微道理,活泼文章”
  
  ——【清-光绪】知县 林调阳 题雷阳书院
  
  
  第一章:城池
  
  
  我在江边的一座小城。
  你把它混同为忘川之上
  那些弃置的烟墟寥郭
  并不恰当,尽管它有废弃的码头。
  一千六百余年前,在东经115°34′-116°55′、
  北纬30°03′-30°26′的沼泽地,
  古人为战事筑就了它。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日新年:一个人

  
  史铁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

  
  
  《抗颓废诗》
  
  
  
  封闭是一种活法,尽管这种活法
  不符合自由法则。
  出门看到的,和从胚胎探出芽苞
  多么不一致。
  世界应在温情的意义上从我眼前
  消失,包括你,心神不宁的朋友。
  螺旋已卸下我。准确地说是卸下
  人作为工具体系的能动。
  而天赋,不过是玩具之家
  不合群的那个,
  迟早要丢弃的那个。
  是啊,只能说刚过去的秋天酡红,
  是涌现,不是掏空。
  在最自然的意义上,比如树皮下的虫卵
  感觉冬季真厚实啊。
  厚厚的凝云下,
  关注世界和关注自我一样低,一样小。
  
  2010.11.——2010.12.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坛经》,衣钵

  
  
  
  《信持》
  
  
  每读一遍《坛经》,我就看见一回
  接过衣钵的慧能被僧众追杀。
  这可不是李世民被王仁则追杀,“风声鹤唳”
  为什么说是一件坏事?
  
  由北而南,可怜那些遭践踏的草木。
  菩提,明心见性的禅偈,草木不明白。
  东山和尚枯灯下的权重,草木没看见。
  窝藏衣钵和窝藏人头,一个感觉不是?
  
  “风声鹤唳”与“山光悦鸟性”,一码事不是?
  草木不传衣钵。每读一遍《坛经》,我就看见
  草木自追杀与逃生中,也自甘露中
  抬头,成就万籁都寂的深山。
  
  2010.11.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一代人 写

  


《还需要那么多吗》



还需要那么多吗,旧友、新知?
啊,当秋光闪进黑暗的抽屉,扁平的标本
还活着......

被虫子吃花了的编辑部
还惺忪地活着。
秋光苛刻,像收缴房租的老手。

从前冷空气中的金嗓子
终于呵出了异乡的薄雾。
篝火临摹过他,那时金色大厅婆娑着树叶。

杂志封二有人坐在铁轨上,作神经元的
等待。他已发黄,列车也没撕掉。
向往岛屿的人做了海龟。

相对于埠头的飞絮那样轻地
飞着存身之本。
它们还暗一点,寂静一点。

啊,当新一轮汽笛呜呜着----秋黄!烟田是
至高境界。还需要那么多吗?
新采的烟叶,客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6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