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无大道***一苇渡海

***至极有几,我能去哪里,就去哪里//***敬告:本博客作品未经作者(一苇渡海)同意,不得转载.抄录或进行其他处置。需取用请通知作者。我的邮箱:zhageng10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92775
  • 开博时间:2006-05-23
  • 博客排名:第5655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ilaoyao_ti..

2017-10-16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忽儿的诗新旧几个

  
  
  《绝句》
  
  岛屿赢得主人而非灯塔。这主人
  是背起岛屿沉浮的海客。直到
  陌生化效果像大陆架日益浅起来。
  
  2010.10.
  
  《梦》
  
  我梦见我住着破烂的房子,房顶是缺了角的芦席。
  啊,冬天!冰那么厚。一千年那么厚?
  我害怕了吗?是最新的气象妖言惑众了吗?
  我睡觉前,不是续读《坛经》了吗?
  
  2o10.11.
  
  
  《异兽》
  
  不吃草,也不吃肉
  蓝星照耀
  不吃实体,也不吃虚体
  
  《告白》
  
  一个女人走了
  一堵墙坍塌
  银杏老公对一亿年前的白云说
  我看见你了,我一直不在这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战神俳句》

  
  
  
  山头收获一面金锣
  光芒是火蚁列队
  
  
  荒草像求生的美人削发
  气候摩擦 磷的夜盲
  
  
  世界寂静了
  他长出巨乳
  
  2011.10.29.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表象的教养

  
  
  《斑纹》
  
  
  
  透过要命的抽象派和垮掉派,政治上
  公开火拼的反对派和执政派,新闻机构的
  私密窃听,法庭上左右股市的桃色官司等等
  你会感觉这个世界乱了。寄希望于自然法则
  自然法则爱上神经质,如果老鼠追猫猫遛狗
  火山就要为不远的强震倒吸一口凉气。人
  高等了,乱象还乱不到侏罗纪,乱不到
  天庭它不下雨一味下火,乱不到大海直立。
  每具皮囊下的人心算计还是怦怦律动的。
  乱,不存在乱坏人心,而是乱出了新文明。
  一切律动都没死,乱,无非是调养它的新菜鸟。
  这就好比斑马不发豹子脾气,南瓜不长
  西瓜的斑纹。乱,是要在乱中胜出一个方寸。
  别为了抽象倒立看这个世界,别为了垮掉
  吞吃摇头丸。那又怎样?树木依旧直挺挺
  往空中长,老虎生下的幼崽依然一身虎斑。
  过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小令

  
  
  《逐客令》
  
  
  
  高据云端的人,史记的人,坐拥泥土的人
  等着召集人
  
  召集是激情和魔鬼的虚拟。神明悄然
  俨然一道贩子
  
  透过光环的圆,他们彼此签单但不相认
  从容也是高寒的深壑
  
  混迹世道,对付二流,放任末流。偷心的偷手
  召集人是逐客令的芳香小令
  
  
  2011.7.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学

  
  
  
  表象
  
  
  “学会停留在表象上”,谁能说这不是一个诗学问题?这是一个极为丰富的诗学问题。对表象的感性构成了极为丰富的写作素材。如果有“妙门”,妙门是怎么停留,并让素材进入诗的结构。但这是反“顿悟”的诗学。表象构成了诗学中的亲切部分,像上帝把世界赐予我们,赐予乱,也赐予秩序。美,首先是表象的教养,其次才是人的理性教养。真正去热爱表象,这才是好奇心的开始。很难想象一首诗不会从表象开始,当你热爱表象它就会成为诗滑行的助力而不仅仅是滑床。在一部分表象让我们慌乱时,另一部分提示我们不要慌。我们的才能,最终是与表象融合在一起,反对表象以达成人的诗学。
  
  
  
  聆听
  
  
  在《古老的敌意》的演讲中,北岛明确了一个反对态度,即反对写作者媚俗于“粉丝文化”。他重复了一句经典:写作是一个孤独的职业。写作者总在一个距离中不信任地打量周遭的世界、书写的母语,不断质疑自我。我想,选择孤独,是一个成熟诗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话

  
  
  诗话:戏谑
  
  
在一个严肃诗人那里,戏谑是严肃的另一面。就像艾略特说
波特莱尔是宗教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戏谑是诗的智慧,当诗
不仅有聚合能力,也有分解能力。当玩世有它不恭的严酷。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得像铁的树不是铁树

  
  
  《黑得像铁的树不是铁树》
  
  
  
  书院内,铁树栽在瓷钵里。
  铁黑,不单墙上銹死的铁掌,不数闭户的讲习堂。
  你见过一棵树连最末的枝桠也像铁钩一样,又黑又硬全倒扣着的吗?
  那是秋冬,叶都落光了,它似乎被铁塑,一丁点都没往上长。
  现在是夏季,树冠椭圆,绿得不可思议,比身上的青苔不知要绿多少倍。
  我仔细看它的叶子,因青涩而透亮。我又看它的枝桠,叶片下全是黑铁钩。
  拳它几拳,青苔多汁惊吓小蚂蚁。掉下一根瘦铁钩,上面一只甲壳虫滋润有光泽。
  
  2011.7.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昨天某个话题的补充

  
  诗思
  
  
  在诗的形式面前,只有“机会”。我曾提到“形式的责任”——凝聚
  与释放能量。现在我必须把“责任”与“形式”剥离开来,让“责任”
  对应生存和美学——这是积累的东西,结实的东西。让“形式”只对
  应“机会”,意味着诗在音准的部署下无限松弛下去。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选美

  
  
  《树枝的选美》
  
  
  在夜晚的瘦胛骨旁,
  你拾起了硬树枝,抛弃了软树枝。像
  生火不是一项树枝的事业。软树枝赋予戏剧柔软心肠。
  外在的荒凉要借助断裂声;而内在的,需要持久的噼啪碎响
  如我们所经历的升温:一个积攒冒险的能量蹦出惊厥词。
  冒犯也对得起夜露下瘦胛骨。
  你穿过了两种凉:瘦胛骨和硬树枝。前驱和素材。
  你接受一根胛骨的失败,但反对所有树枝的新失败。
  你在树枝的噼啪声中清理自己:能量的前提是失败,向着
  瘦而贱的胛骨和所有树枝下的腐朽史。
  “我们的乐观和妥协一样”,太多了。而衡量
  正如硬树枝对软树枝说:你也硬。
  荒凉总被恒温表达,需要火选择硬树枝即选择一种偏激。
  作为失败轮回的要素之一,偏激的妙用
  一方面让硬树枝领会灰烬,另一方面让软树枝
  在曦光微薄中起飞,编制未来放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老头的啰哩啰唆

  
  
  
  读不出西川
  
  
  
  
  我又读了西川《体验》这首诗。这首诗如此的短,五行。我读来读去,这真是一首简单的诗,比他《夕光中的蝙蝠》、《把羊群赶下大海》、《十二只天鹅》等短诗简单多了,其长诗《厄运》就更不用提了。《体验》就这么几句,这么点意味:我子夜来到桥下,火车在桥上隆隆驶过,我感到桥身在战栗。火车疾驰,桥身当然战栗,这是一个普遍经验。一个人子夜来到桥下,也没什么特别的,孤独寂寞之人到处都有,梦游者也有,厌世者也有,谁都有可能来到一座不知名的桥下——火车偶然疾驰而过。
  
  我读别人的诗,也常问自己:我能不能写出这样的诗?高一点说,就像梵高当年问自己:我能不能画出米勒的《晚钟》?很多时候,我摇头,兴叹。读《体验》,我回答自己“可以”。也许句型有些差别,某些词换个说法,节奏有所改动,或者压缩到两三句,或者加长几句。我甚至觉得能把自己的《体验》写得比西川的《体验》更丰富一点。呵,这是一首结构如此简单的诗,第一节写火车在桥上疾驰而过带给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首

  
  
  《乌云下》
  
  
  雨下到傍晚,已经下得差不多。
  天依旧阴,但不暗。
  风吹着湿漉漉的树叶,更高处
  风还吹着不下雨只顾飞跑的乌云。
  我站在楼顶,扶着栏杆,那么多
  云絮清凉地飞过我的头顶。
  我跑不起来,但我的心比云絮还轻,还薄。
  我知道这是阴雨天的傍晚,我知道
  即便是半空中也没透明感。
  或许有人抬眼,不只与乌云
  也与早年的房漏和忧郁会面。
  但是对于我,假如一个瞬间让我惊奇,
  我就会逸出那个老而弥坚的经验世界。
  譬如不远处,湿漉漉树荫下飞过一辆单车,
  那一闪,怎么就看着像一枚下午胸针?
  你说神是明亮的,莫如说瞬间是明亮的。
  我有时还说瞬间的错位是明亮的。
  譬如此刻我如此爱着这个雨云飞跑的傍晚,
  它阴且不暗,像看不见的旧风衣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格各异

  
  
  《边缘》
  
  
  从农村到城市,菜帮子包抄菜心
  砧板上菜心切成一座四方庙
  和喜欢的女人直奔楼顶。太高了
  提心吊胆工地高架上的镁光灯
  爱走河边:一条花花肠子从市中心流出来
  柳树底下不臭 坐着一个读书人呢
  他用星星的哑语教我练习:滚蛋,滚蛋,决不
  
  2011.6.
  
  
  变体十四行:《火烈鸟罪状》
  
  
  当有分寸的生活
  像自由有了保护区
  我应该想起中国白鹤
  为何体内拍打火烈鸟翅膀
  
  当东方式的安贫乐道
  敌不过西边浩瀚的咸水湖
  我的坏脾气接近近几年的赤旱
  
  你烧着了。你从地中海
  或更远的非洲擦过地缘政治
  像个火球中剥出的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机会

  
  
机会
  
  
  这仍是一个机会的年代。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别轻易把机会想象成创造;就是让欲望挑逗的火焰
  尽可能小些。但我又明白很难小到不灼伤诗意。我眼里有几个,就那么
  几个诗人,清醒得像不属于这个机会的年代。我仍看不到把年代诗意放
  大并让“机会”臣服于语言内部机制的机会。很少见母语诗人不是脆弱
  的,比比是坚定得毫无写作素养、创造和方向。



近来又读王敖



因在当代汉诗中的独立性,王敖应视为一个汉语新诗现象来谈。

我注意到,现代汉诗写作,有一个修辞被过滤的问题,或者说,
我们看到的修辞是被过滤的修辞,这跟汉诗写作的惰性(政治性
及道德伦理倾向我视为惰性一种)有关。王敖通过他的写作,遣
返了一些被汉诗写作惰性过滤掉的修辞。看王敖的诗写,不能不
看修辞,但更有
分类:其他 | 评论:4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有一块石头

  
  我有一块石头
  
  
  金属,木头,都能在挤压力中变形。我们很难想象一块石头能承受挤压力并变形。是变形,不是破碎。对,石头在一定挤压力中,一般是破碎。如果一块自然属性存留完好的石头,它的某一面有明显被挤压的光滑自然的凹陷,相应地,受挤压的两边或周边以自然曲线突起,这是令人惊骇的,这只能有一种解释,这块石头给我们展现了它的“出生”,它曾经是一个软体,它凝聚的时间是它变硬之前的时间,当然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时间。
  
  现在我手里就有这样一块非常完好的自然石,说是“石心”更确切些,因为它之所以这么小大概是漫长时光均匀打磨它的周身,但从四周的侧边看,那质地又像是原胎。我有时放下又拿起,观察它,抚摸它,就像是它的小孩。
  
分类:其他 | 评论:3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柏桦诗二首

  
  
  格言
  
  
  年复一年,孤独——嘶嘶的撒尿声
  但突然之中有一股脱缰的青春
  
  狂喜!
  
  风、马、牛。
  “牛叫是好听,马叫也好听,马叫像风。”
  
  那是张爱玲说的?
  是的。“那高强度的绝望训练”我也有过。
  
  可惜,如今,我只热爱年轻的偶像。
  (爱国使我害羞,诗意又令我腼腆)
  
  知道吗?要牢记:
  人生观应尽可能的袖珍,因便于随身携带
  
  而且你早已四海为家。
  
  
  2011-5-24
  
  
  猪头或与张爱玲对话
  
  
  
  猪头从滚水中冒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6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