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全飚

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叶赛宁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387019
  • 开博时间:2006-05-23
  • 博客排名:第4225位
最近访客

错藏四人组

2018-08-15

型忘竟

2018-08-15

应话看灯牌

2018-08-15

一抹夏忧依

2018-08-15

jfsvwn1746..

2018-08-15

绝舞遗av

2018-08-15

授历落课

2018-08-14

显程其

2018-08-14

大美基

2018-08-1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女儿成长记

一周岁前

女儿成长记

一周岁后

女儿成长记

三岁

女儿成长记

四岁

女儿成长记

五岁

五岁女儿成长记

六岁

六岁女儿成长记

七岁

七岁女儿成长记

八岁

八岁女儿成长记

今年九岁,小学三年级

 

分类:影像记录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屋翻建记之起砖

地基框梁

老屋翻建记之起砖

砌砖师傅是我小学同学、好伙伴颜建怀,敬业厚道之人。

老屋翻建记之起砖

来帮忙的乡亲们

分类:影像记录 | 评论:0 | 浏览: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屋翻建记之奠基

  

老屋于2013年5月19日奠基,主持石匠叔公颜良城(右一)老屋翻建记之奠基

我父亲,老屋翻建主持者,方案设计者

老屋翻建记之奠基

我大弟弟参与老屋奠基

老屋翻建记之奠基

来帮忙的乡亲们

老屋翻建记之奠基

老屋翻建记之奠基

我伯父在忙活,今年62岁,单身一人,我们一日三餐同在一张餐桌上吃饭,他是我们家重要的一员,新建的房子有他一间屋,房屋一切他与我们共有。

老屋翻建记之奠基

分类:影像记录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屋翻建记之老屋拆除

  

2012年正月,与当年合建房的堂曾祖的三个儿子协商,达成房屋翻建协议;2013年逢正向大利年,经正月再次细节协商,2013年4月28日,属于我们家的老屋右侧拆除。老屋翻建记之老屋拆除

请来的主持拆除木工师傅族亲大伯颜建址老屋翻建记之老屋拆除

我母亲与前来帮忙的亲人们老屋翻建记之老屋拆除

分类:影像记录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屋翻建记之老屋记忆

  

老屋始建于是1969年,由亲如祖父的叔公颜良灿和堂曾祖颜如槛主持修建,因家庭成份1970年被大队拆走,1978年父亲多次上访要回木料,1979年重建于下埕,1987年将房屋迁移至原位,修建完成。1988年,父亲再建下房。1990年8月堂曾祖离世;2010年5月,叔公过世,享年66岁。2013年4月28日拆除翻建。

老屋翻建记之老屋记忆老屋翻建记之老屋记忆

在老屋的正厅,2012年正月里我们的家,只是缺憾改嫁刘氏的祖母因为83高龄腿脚不便,未入镜

老屋翻建记之老屋记忆

1979年修建乔迁时,父亲唯一的舅舅前坪乡下坑村人廖新巽增予的礼品一面时代气息浓厚的镜子。舅公于2013年4月过世,享年69岁。老屋翻建记之老屋记忆

 老屋翻建记之老屋记忆

分类:影像记录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屋翻建记之平整土地

  

2013年5月10日动工老屋翻建记之平整土地

师傅是前坪乡吉坑村林建炫,小年轻,却有十年的工作经验

老屋翻建记之平整土地

将屋子一分为二,那头在临时厨房做饭的是婶婆,拆除之前,我们俩家在同一个餐厅里就餐,平时,有好的饭菜便端一碗与对方。

老屋翻建记之平整土地

未拆除的下房,1988年修建的,那年我念初中二年级,至今,回老家,从单身到结婚,有了女儿,我们都居住在这儿,算来有26个年头了。过三、四个月,它将被拆除。楼上是我妻子,楼下我母亲。

老屋翻建记之平整土地

这一排是兔圈,也设有卫生间,着实生活不方便,它将被保留下来,改造成农具屋、兔圈鸡舍。图上人物,我父亲、唯一的一个妹妹、女儿。

分类:影像记录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家乡--湖美

我的家乡--湖美我的家乡沉在山谷里

分类:影像记录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想你的每一个夜晚

  

注:贴一个小说开头,酝酿半年了,过程一直在变化,体验到,结构将改变叙述方式,甚至改变语言、细节。其实结构很重要,因为它是小说的前提,是一切的开始,万事开头难,就难在结构了。

 

掀开门帘,我到了父亲的房间,窝到他滚热的胸怀里说,爸,讲个故事。今晚讲个什么故事呢?父亲在想。石蛙的故事呀。说过多少回了。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嘛。我缠着他。

倒是有一个新鲜事,前天?不,是大前天那晚,一阵雨后,月亮婆婆出来了,大地白花花的,我就进山了。你呀,正呼噜呼噜睡着淌口水。落雨了,石蛙跑到水源头处,爸爸顺着山涧一路攀延而上,在一株比家里那块大瓷碗口还粗的红豆杉下有两只大石蛙,它们在举着前爪子拍巴掌呢,眼睛瞪着大大的,可开心了。它们站在大石头上?是的,站在大石头上,然后蹲坐下来,在踢脚打滚翻。是这样踢吗?真好玩。我蹬了两下父亲的肚皮。然后呢?爸爸用手电筒照着它们,它们就情不自禁地盯住了一束光,一动不动,一下把它们逮住了。真可怜的石蛙。

分类:小说的路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自李敬泽先生的演讲

“打工文学”与壁橱——在东莞打工文学高峰论坛上的发言

 

刚才发言的几位老师,都提到了一个词,叫做“感恩”,认为打工文学作者应该对社会感恩。“感恩”当然是美好的词,有一年我去尼泊尔,人家告诉我,在这个国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四百多个节日,每个神的生日都是节,印度教的神又多,所以差不多天天忙着过节。好不容易不过节了,一心烦又要罢工,天天有某个企业或行业闹罢工。所以,尼泊尔的GDP不高,但幸福指数很高。现在,大概也是因为幸福吧,中国人也喜欢过节,什么节都过,别人的节也拿来过,美国的感恩节,和我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到了那一天,大家也狂发短信,感恩一番。但是中国人的感恩和美国人不同。我读本尼迪克特的《菊花与刀》,美国人观察日本人,对他们的感恩很是诧异。美国人的感恩是感上帝之恩,上帝也不会来要求你回报什么,烤个火鸡也不跟上帝意思一下,直接就自己吃了。日本人的感恩可就麻烦了,一个人欠着全世界的情,从生到死就是忙着报恩还人情,当然,同时也施恩于人。所以,总的来说,日本人活得比较累,一辈子忙着还债。日本人是这样,传统的中国人也是这样,“养儿方知父母恩”,这种说法日本有,中国也有。本尼迪克特很纳闷,不知这“恩”从何而来,但对我们来说,这是不言而喻的。(1)感恩确实是东方文化中最深邃最牢固的情感,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恩义关系中感受生命的意义。所以,不管美国人是否诧异,我们还是应该感恩,对我们的父母、对大地、对社会深怀感恩之情。打工者当然也是这样。但是,我们也要警觉这种感恩中包含的某些等级制的东西、某些权力机制,这个问题,本尼迪克特旁观者清,看出来了。大家都知道,中国机场的书店都有一台电视,里边放着培训课程,声音很大很铿锵,油头粉面的培训师对着匆匆而过的行人宣讲真理。我有一次忽然听见,电视里边那位正在大声疾呼,应该感恩,每个员工都应该向老板感恩,没有老板就没有工作,就没有什么什么。总之,老板不容易,扛着闸门,放我们去幸福。我当然也知道老板不容易,闸门掉下来很容易被关在里边。但我纳闷的是,为什么这位先生就想不到,老板也应该向员工感恩?为什么一定是小向大感恩、弱向强感恩、在下者向在上者感恩?看来这里边有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马克思主义教育多年也没改变过来。我想,打工者们固然应该感社会之恩,但是,不要忘记,绝不能忘记,我们更要感打工者之恩。中国三十多年来的发展进步,根本动力就在于千千万万的打工者,没有他们,一切都无从谈起。所谓人口红利,说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些人吗?我们都在分享他们用价格低廉的劳作挣来的红利。而这个世界对他们并不是很好,曾经很不好,现在也不能说好。所以,与其说他们要感谁谁谁的恩,不如说,我们首先要感他们的恩,要还他们以公平公正,这个社会必须对千千万万的普通劳动者抱以真挚的感恩之心。

十多年来,我本人作为编辑编发了一些作品,包括郑小琼、王十月、塞壬、肖相风等等,多少算是和“打工文学”有些渊源。最初看到这样一些作品的时候,我并没有从学理上仔细考量,我只是凭着直觉说,哦,这个世界上,有人这样生活着,而以前我们都不知道,通过他们的写作,我们意识到那些人、那些事是和我们息息相关的,就是我们的现实的一部分、生活的一部分。这些作品让

分类:生活笔记 | 评论:0 | 浏览: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记:谷雨里的三角尾

  

 

    

谷雨那天, 到了三角尾,下了一阵雨,村庄被水雾覆盖着,云开雾散后,见到的全是山与幽深的谷壑,层峦叠翠连绵而去的远方深处便是漳平。群山广袤,而村庄着实太小,屋舍散落其间,冷落的安寂独零零丢弃在那儿。一小学老师告诉我,村子有278个人口,现住家的只有38人,像他这样在乡里教书也算上一人。村庄叫三脚猪,嫌名丑,改名三角尾,而这名也是挺别扭的,改一回依然没有改好,虽然偏僻,凭这繁茂的森林,就能触摸到她的富足了。走一段山路,来到三株高大的山橄榄树下捡果子,甜里透着酸,别有滋味。果子熟了,自然落地;而在树上的可采回去炖瘦肉给小孩吃,是不错的膳食。高不可攀的树,枝头上却有许多鸟雀、松鼠在争食,真是羡慕它们,长了翅膀,或有长长的尾巴,自由在林间跳跃。节气已是谷雨了,而这潮湿的雨,这山间,却有了丝丝凉意。群山深处隐隐约约露出一角屋檐,小学老师喝了点酒,偷偷与人说,走,带你吃狗肉去。这38人的村子,若杀了一只狗,便人人可偿上一块肉了。听说,这儿的人好酒,有四人已酒精中毒了。天黑下来时,群山之间孤独的几个人聚到一处,也只能借酒消夜了。到一处人家的水池里洗手,女主人出来了,说这边上种的是枸杞树、相思草,从广东带回来的,她有这样的习惯,每到一处,就带当地的植物回来种,她是爱植物的人,并慷慨赠与我,说也带回家种种看。小学老师挺别热情,送了一大袋煮好的竹笋给我们。路边,那些李树、梨树,果子在默默生长,像是失去了主人,无依无靠那样。见一株青梅树,小学老师带头,一伙人争先恐后而上,这时节,梅子熟了,而这些房前屋后的果树,主人已不在乎它了,任其花开果落。

分类:村庄游记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4页/5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