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全飚

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叶赛宁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389375
  • 开博时间:2006-05-23
  • 博客排名:第3365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9-12

冷自知胺

2020-09-06

若芊我芊n

2020-07-27

铲铲队员伤

2020-07-12

费尔奇圆

2020-06-29

颜峥

2020-03-09

mukj049

2020-02-2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2006年9月4日

午后两点半,天空顿时布满灰云,大地狂风大作。遥远的北方的群山渐渐在雨雾中模糊了,群山那一方就是我们的老家了,此时雨水湿透。都说“秋雨贵如油”,我的家乡此时浸在幸福的雨水里。
轰隆隆的雷声像花朵一样在天空中绽放,拉着悠长的尾音,轻柔细软,它们缓缓地来,又缓缓地离去,它们布满了天空,那样情深,那样意切。
偶尔落下的几点碎雨,弥散在风中。
半小时后,下起倾盆大雨,天地一片黑暗,好像入夜了。雷雨声巨大,一刻也没停息下来,世界乱作一团。这是入秋来最大的一场雨。雷声大多从北方的天空来,其间有两次在西南方的天空炸响,电闪霹雳,令人心惊胆战起来,如是孩童时,听到这般凶猛的雷鸣,定以为老天爷于此刻处罚了大地上某一个作恶多端的人。雷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这是今年来最为精彩的一次雷雨了。今年来,春雷少有,而秋雷时常。
夜里零点,听到一只蝉鸣,知了——知了——,卖劲地叫了一阵子,打破了夜的安宁。紧接着有三两只蛙呱呱呱地叫得欢畅,给没有声色的秋夜平添了几许趣意。它们也许是睡了一觉醒来,伸个懒腰,几句呓语过后,又平静地进入了梦乡。(2006年9月4
分类:生活笔记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露晨光

大概是清晨五点,习习晨风从窗门贯入,如水般清凉。浓厚的雾霭笼罩着大地,依稀看到不远处的黑黝黝的小山岗,它的背景朦胧一片,有一条清晰的长长的水线掠过山岗,如海岸线般,将水与更远外的风景分开。
窗下,听到两个中年妇女的对话,沾满了雾水的声音一片潮湿。
说早啊!
说孩子去福州念书,早六点的班车。
说丈夫进山去,昨天不到五点就出发了。
除此之外,这个早晨悄无声息。
不久,有几只鸟鸣,或粗老破碎;或声细尖锐,如苇叶般坚韧;也有的如屋檐雨滴,清脆灵动。它们都显得有些单调了,少了春天那样的清丽、柔婉与情深。只有麻雀的聒噪不绝于耳,从中找到一丝初春的感觉。听到一只蛙鸣,断断续续的叫了几声,就那么短暂的一两分钟过后,消失平静下去。这有些走远的蛙鸣,多少让人产生对晚春夏初的某种怀念。
已是白露时节,秋意渐浓,而我所知的,过三两天,江南江北将有一次冷空气下来,北方的人们可以著上秋装了。(2006年9月4日)

分类:生活笔记 | 评论:0 | 浏览:2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记之石坑

石坑:山高大,仰望山顶,苍松挺拨,直插云空。夕阳落满山谷,满山是稻田,满山是稻花,满山流淌着盛夏未尽的绿意。那些细黑的木屋,被稻浪吞没了。一脉山涧溪流穿过村庄,养育了所有。一路向西,向着那个山口,以及搁在山口上那个浑圆的没有一丝热度的太阳,村庄没有消失,稻田也没有消失,似乎到了水流的源头,清澈的山溪从乱石堆中冒出。这儿,林木逾加盛大,这儿应该是飞禽走兽的天堂,在加浓的暮色中,几座木屋沉寂无声,它们真正意义地融入了山的世界。人们与山水相依,大片的良田使他们衣食无忧。穿着一条马裤的父亲带着刚学步的儿子坐在溪流边上,孩子光着黑乎乎的身子,有些困难地去捡地上的石子。一妇女,一老头,他们在桥下浅浅的溪流里淘沙。他们无语,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一个农人正翻过那个山口,山口另一边是另一个村庄?山口另一边又是另一个山口出现了?那农人走向的也许是一个无尽的夜晚。听到大概有六种的蝉鸣声,在绿色充盈的村庄上空飘荡着,那是有六种的蝉在鸣叫,或者是一只蝉会六种语言了。我所知道的是:蝉发音跟人不一样,它们没有声带,只是在腹部两侧长着一层薄膜。当它们鸣叫时,这层薄膜便像鼓皮一样震动起来。许多遗落在田野里的石头,好是
分类:村庄游记 | 评论:1 | 浏览:4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秋

立秋
2006年8月7日,今天立秋,起早,天地间茫茫白雾,看不清北边和南边的山,晨风有一丝凉意。世界沉静异常,没有往常热闹的虫鸣,偶尔几声长长的鸟鸣,穿过有些潮湿的空气。不远处,于晚春种下的角瓜,如今满架绿叶葱茏,花朵无数。只有一两个农人,站在菜地边上,有些痴傻那样,面对立秋的清晨。真的,有些平静和安宁了,那一丁点秋的味儿。
中午的阳光还是有些毒,落到皮肤上有着隐约的痛痒,可是风是凉的,吹到脸,有着说不出的快意。
大概晚七点,月亮升上来了,不是那么的盈满,一丝粉色和清白,搁在东边的山岭上,似乎照亮了山岭上的那些树,树的后面是蓝天,是黑色的云团。不一会儿,那可怜的月儿被云团淹没了。紧接着是狂风暴雨,天地一片黑暗,巨大的雷声隆鸣,是今年来最为粗暴的,它伴随着如火的闪电,接二两三地来,要把天地摧毁般可怕。城区突然断电了。只剩下黑暗,剩下巨大的雷雨的轰鸣。
九点,雨停了,蓝色的夜空没有一颗星辰。天空的四周是白色的云团,朦朦胧胧的,棉花团那样的蓬松柔软,它们慢慢地松散开来,变成粉红色的颗粒撒满天空,不久,完全消失,天空单纯而又宁
分类:生活笔记 | 评论:2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记之王平

王平:没有更高的山,群峰尽在脚下,遥远的群峰与天空齐舞,状态万千。湛蓝的天空水洗过似的,纯洁无瑕,清爽的风吹着白色透明的云朵,云朵在行走,在飘飞,仿佛伸手可及。山之巅,山也就没有了气势,它们被驯服了,变得柔和,并且温暖,有些连绵,有些淡寡。村庄上生长着古老的房屋,它们若即若离,隐匿在小树林子里。村庄生长着庄稼,生长着美人蕉,金针花,结了果的葡萄和佛手瓜。妇女在庄稼地里劳作,只有三个妇女,没有其他人。那些梯田沉寂在山洼里,雨水和清泉养育了它们。
高处一座老屋,墙体剥落,裸身的孩子捧着一块大瓷碗站在屋檐下看着我,毫无表情地看着。云朵好像从他的身旁掠过,那座破旧的老屋没有一丝声色。另一座更为破旧古老,以为是弃屋,却看到几件粗布衣物晾晒在岌岌可危的阁楼上,从衣物判断,这住着一户完整的人家,此时,屋里没一个人影,这房屋无比的荒凉。
王平脚下是全县最大的水库――六角宫水库,依山的水,闪着波光,蓝色的天空浸在水里,白色的云朵在水面上飘。站在村庄上,看那一湾碧水,希望无限。(2006年7月30日)

分类:村庄游记 | 评论:1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记之蒋山

蒋山:在屏山工作的朋友说,蒋山是一个荒芜的村庄。凭着手中一张地图,我骑着摩托车独自上路。到了许坑,迷了路,刚好遇到蒋山一老妇到许坑看病,带上她指路。
道路长满荒草,被雨水冲刷得坑坑洼洼的,像是进山打柴的路,狭窄而又崎岖。山有树,不成林,矮小的树被毛草丛包围着,太阳火辣辣的,找不到一处可以避荫的地方,空气燥热,没有一丝风,让人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妇人说,蒋山没有卫生所,孩子在泉州打工,不然可以用摩托车带她来看病。到了一个山腰处,妇人下车,让我到她家喝点稀饭汤,却没有看到一座房子,只是荒草丛生的山。
一直往下再走,到了蒋山洋,感觉很小,单调,中央是细长的稻田,有几座老旧的木屋,其中一座两扇大门写着:“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红色的仿宋体大字,颜色有些剥落。洋里没见到一个人,死寂无声,只有白花花的阳光,似乎要把这儿晒化,所有的生命是不是全蒸发了?让人感觉有些一无是处。
路之尽头是蒋山的村部,五、六十年代遗留下来的土木结构单层瓦房,走廊左边因足迹罕至长了些许青苔,一间屋门框顶上有块木牌,依稀可以看到“蒋山初级小学”黑色模糊的字迹。右边贴有计
分类:村庄游记 | 评论:1 | 浏览:6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记之溪头

溪头:七点半到了溪头,溪头还没醒来。远远的,看到一棵巨大的树,雾丝如絮,围绕着它,在雾的海洋里,漂浮着一棵树,树的上方,就是蓝得无比洁净的天空了,那棵树好似生长在天宫里。世界一片灰蒙,只是雾海,只是清蓝的天,村庄消失在迷茫的天地间。
听到两个少年的言语,踏着朦胧的雾的浪花而来,言语也就模糊了。而突然高亢尖锐的叫买声:“换米粉挂面罗——”打破了沉静,让人感受了一丝人间气息,感受到一个村庄实实在在地存在。有音乐从某个地方飘来,音响效果不好,在雾中,湿湿的,表现着有些残缺的一个早晨。
只有一座木房子,二楼栏杆上了黄色的漆,漆褪色了,一个老人在打扫卫生,屋前美人蕉开了花,几簇黄色的花朵,一点微弱的阳光落到花朵上。田野是绿油油的稻田,蜘蛛在秧禾间织了网,满是巴掌大小的网,那是露水织成的网,水晶丝线般,满满地,一整个田野。这是蜘蛛一夜辛苦劳动的结果,是自然甘露付于神奇与美丽。更美的网织在几株枯死的竹子上,在露水的重力下,网中间下垂,形成一个个涡,吊在上面,依在山涧流水边,梦幻般。
看到了太阳,像一面镜子浸在不太清晰的水里,高空的云雾在飞流,那面镜
分类:村庄游记 | 评论:0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的自由

散文的自由
再次提及散文的自由,自由有多大,散文就有多大,散文失去了自由,散文的路也就结束了。渴望自由是文学的梦想,也是人类生活的共同梦想,所以,理解自由并不难。对面散文写作,我想,当放弃了一切梦想(成为成名作家的梦想、希望通过文字让更多人认识自已的梦想、想利用文字做成与文字无关的大事业的梦想),平静下来后,内心就完全自由了,这时想想散文,想想这写作,就知道了什么才叫着真正的自由。
自由也许有这样的写作可能,将放弃文字本身施加给写作者的思想负重,放弃恶意的语言追求和意境氛围。这样的散文让人觉得舒服,是老百姓的文字,没有调子,没有丝毫的清高。这样的散文自然让人喜欢。散文写作是一个过程,我想,她最终是走向自由的;追求的过程不能过于曲折,追求希望早点结束,欲望不适合在散文中停留太久。
本期选的散文作品让我看到了写作的自由和内心的自由,他们是生活的叙述者,真实自然,他们不是散文家,而是散文人,而人与人之间本质的区别并不大。

分类:文学批评 | 评论:1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记之上坡

上坡
 向晚时分,去了上坡。沿着武陵溪,峰回路转,两岸高高的青山长满了芦苇,芦花盛开如雪,村庄在芦花覆盖之下,细小而破碎。最后的晚霞在山尖上,仅仅染红了山尖上的几棵树。屋舍、田野在溪流两岸,它们依着山,依着武陵溪,有些飘流感。木质屋舍已经老旧不堪,许多混砖结构建筑外墙未经装修,它们全是黑色的;还有那些黑色的男人和妇女走在回家的路上,厚厚的单衣裹着他们汗水湿透后枯瘦的身躯。只有武陵溪在晃着白光,这种白光似乎是上坡的希望所在了。
 石牌林场在这儿,围墙倒塌破败,夹生着芦苇,生锈的铁门严重变形,形同虚设般。有几排破旧的砖房,沉寂无声中有一窝小鸡在叽叽喳喳地叫着,让人感触到一丝声色来,比如想象中的人家与炊烟。大场院里堆了不少木头,是老旧的松木,是一年前砍下的,还是更久远的岁月?它们正在腐烂着。几个穿着背心短裤的大汉站在木头上聊天,有些放纵那样。他们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着,很空,是很有力量的那种空。他们的手脚白净,想来是场里的干部了。暮色渐浓里,两个老妇在场外的芦苇丛里摘芦花,她们汗水湿透,身子只剩下一把瘦瘦的骨头,像一枝芦苇杆,于无力的晚风中摇摆着,淹没在芦苇
分类:村庄游记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长记录之六:计生问题

计生问题
夜晚来临,早早吃了晚饭,父亲把我和弟弟寄到邻居家里过夜。四下里异常热闹,明明灭灭的手电光与火把涌向山里。不久恢复平静,平静得很,死去那般,而我跟邻居阿艮在昏暗的油灯下下军棋,这是没有大人约束的夜晚,孩子的自由度得到放大。人们得到一个重要消息,今夜政府来抓人。第二天醒来,太阳升得老高,村庄在明丽的阳光下透明无比,大地绿油油的,生机无限。一夜无事,那消息是虚假的。第二夜,父亲仍然把我寄到阿艮那儿,阿艮的父母年纪大了,夜里可以安稳在家,睡个熟觉。这夜,父亲把弟弟寄到叔公家。父亲和母亲睡到房子后院的大仓库里,一起来这儿过夜的还有阿森公夫妇。那个深深的夜里,我突然醒来,听到阿艮家厨房的门嘣地响了几下,然后是急促不安追逃的脚步声,不久一个女人痛哭了几声,随即消失,人被带走了。村子沸腾起来,有人大声喊叫:“抓计生的来人!大家赶紧跑!”那声音来自村子西南方的山坡上。我最是担心的是父母被抓了。一夜无眠,早早回家,家里来了不少人,父母亲都在,我的内心淌过一丝暖意,父亲笑笑地说:“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他们在谈论着,昨夜,某某某被抓了,又有人说,某某也被抓了,说出了抓时的细节,
分类:散文写作 | 评论:1 | 浏览:3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1页/5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5 46 47 48 4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