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8799
  • 开博时间:2006-05-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神性的拯救:读田世荣长篇小说《蝶舞青山》

  
  神性的拯救
  ——读田世荣长篇小说《蝶舞青山》
  □ 李安平
  
  习惯上,我们常常喜欢把小说划入题材的框框,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如果站在评论家的角度来审视的话,问题就出来了。题材的框定很容易把我们误导到故事的窠臼,然后围绕着所谓的题材打转转绕圈子,从而遮蔽了小说的小说性,也限制了小说进一步向纵深的人性、神性延伸的可能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审定模式和批评体系不但是读者的误区,也是批评家的误区,更是对作家的误解。田世荣的长篇小说《蝶舞青山》恰恰就是被这种审定模式和批评体系所遮蔽的一部优秀小说。
  话说回来,不管是作为电影出现的《蝶舞青山》,还是作为小说出现的《蝶舞青山》,都被框定在“农村题材”和“计划生育题材”这两顶大帽子之下,从而掩盖了作品的艺术深度和思想深度。不错,就作品的内容而言,确实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题材和计划生育问题,但是事实并非仅此而已。
  李泽厚先生在和刘再复先生进行《共鉴“五四”新文化》的对话中说,“我在《美学四讲》里讲文学有情感、理解、想象、感知诸因素,每一种要素
分类:我的评论 | 评论:0 | 浏览:4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傅兴奎小说一瞥

  傅兴奎小说一瞥
  李安平
  长期以来,小说的现实性已经明显地削弱了,干预生活的能力也大打折扣了,从而导致当下小说的社会关注程度也趋于漠然。而且就当下中国每年产生的小说作品而言,现实主义力作若凤毛麟角,大多泛泛之作离我们当下的生活很远,缺乏现实性。近年来,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出的众多获奖小说很大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和共鸣。甚至有人提出了“现实比小说更深刻”的论调,这就说明读者和社会对当下小说的关注程度在已经表现出了很冷淡的态度。著名批评家李建军也多次呼吁现实主义的回归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当下小说的尴尬。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们来读傅兴奎先生的《城乡记事》小说卷时,就意义非凡了。
  兴奎先生虽不是大家,但是他的小说中表现出的深刻的现实性足以让那些所谓的大家汗颜。兴奎先生有过十多年的教书经历,也有过十多年的行政机关工作阅历,他亲历了近30年的共和国变迁,对教育问题、三农问题、税费改革、中小企业改革、机关生活都有深刻的感受和思考。他的小说,几乎都是对这些问题的文学化的阐释和演绎。从他的小说里,我们常常会感到赤裸裸的现实感,表现出了一个作家应有
分类:我的评论 | 评论:0 | 浏览: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我们的突围

  2010:我们的突围
  李安平
  我觉得2010年的庆阳文学留给我们的一个令人十分振奋的关键词就是“突围”,这种突围的态势贯穿在2010年的所有庆阳文学事件中。
  以知闲和旱子为代表的庆阳80后作家,他们借助自己创办的《大西北诗刊》,在诗坛慢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其实,多年来,大家一直在在关注着他们。岁始,市作协举办了“在春天还乡:与80后作家对话”专题活动。在这个事件中,庆阳80后作家以对话的姿态,以庞大的整体阵容,在庆阳文坛整体亮相,走进庆阳文学视线,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壮举,一个突围的前奏。2010是庆阳80后作家都应该铭记的一年。这一年,几乎庆阳的所有文学刊物都不同程度地对他们的作品作了整体推介,全国一些文学刊物也对此关注过,比如《岁月》。
  突围的力量来自于我们自身。庆阳作家群每一个作家都背负着沉甸甸的使命感,当一拨拨庆阳作家冲出庆阳,走向甘肃,乃至全国的时候,我们都在为他们喝彩,为自身加油。走出去的他们既是留守者的荣耀,也是留守者的航标。在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的评选过程中,就出现过三个庆阳作家的名字,一个是作为小说初选评委
分类:我的评论 | 评论:0 | 浏览:5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在语

  风在语
李安平
在陇东高原,一个人的命运在风的手里攥着,这些事,人知道,风也知道。
最早的风藏在《诗经》的《豳风》中,几千年过去了,这种气息还在,隐隐约约地吹着。高原之上,到处都有风的影子,是啊,风从遥远的豳地而来,发自古老的《诗经》,几千年都是如此。有时候,我们看不见它,但是我们总会感觉得到它的存在。它是一种怎样的风啊,竟有如此亘古绵长的生命力,而且永久地渗入到高原的角角落落。抓一把土黄土黄的焦土,向空中扬起,仿佛那种气息很快就开始弥漫了。“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这不就是风的气息吗?是先人的气息吗?北风呼号,高原上到处施虐的是凛冽的北风,我们只要俯下身子,把耳朵紧贴在厚厚的黄土之上,耳边就会鼓荡起一股沉雄的罡风。这是一种怎样的风啊,它潜藏在亘古的黄土之下,鼓荡千载而不竭,穿越千里而不衰。在风面前,人是多么地渺小啊。也许一个地方的秘密全部藏在风里,一个地方的人的秘密也藏在风里。这是多么意味深长的事情啊。
声音来自于两个相撞的黑色的壳体,可能是“嘭”的一声,也可能是“轰”的一声,我想,这种声音的相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1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下书法家的几个软肋

当下书法家的几个软肋

李安平



启功之后,“书法大师”这个称号似乎成了一个绝响,这不能不说是当下中国书法的一个巨大的尴尬。繁荣的热浪背后是平庸,筛遍全国书法名家,百年西泠印社竟找不出一个能压众的掌门人,这难道仅仅只是一个偶然吗?我们不难看出当下的书法家似乎都存在这样那样的薄弱之处,都有着这样那样的软肋。

一、缺乏广度和深度的笔墨功夫锤炼。

当下是一个浮躁的泛文化时代,面对滚滚而来的商潮,很难有人能静下心来,书法家也不例外。更不要说在书法、篆刻、国画等三个领域进行广泛而深入的的潜心研究了。许多书法家成名后,就不临帖了,由着性子重复个人的书写习惯了。有的书家可能认为,临帖是初学者的事情,其实这种观念是错误的。临帖不光是学古人的笔法,还有比笔法更重要的深层次东西在里面。好多书法家临帖仅仅停留在技法层面,深入不到精神层面去,这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技法是一个重要方面,但不是临帖的全部。一个经典法帖它之所以在历史的长河中能够流传
分类:安平论书法 | 评论:2 | 浏览:4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醒的奔跑者:黄凤贤书法印象

  清醒的奔跑者

——黄凤贤书法印象

李安平



近10多年的中国书法家似乎都逃不过这样一个书法奋斗历程,他们几乎都被藏在幕后的一双大手所操纵着,大多数书法家疲惫地奔跑在国展这样一个书法赛事式的马拉松跑道上,他们能做的也许就只有揣摩评委的嗜好,迎合展览的风格,制作着各种超出书法创作意义上的“书法作品”,他们被展览搞得晕头转向,他们来不及思考,也静不下心来思考。我认为,这就是当今书法界最大的悲哀。当然,我不否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展确实推动了中国当下书法的发展和繁荣,也制造和产生了一大批书法精英。但是,这仅仅只是表象。作为一个艺术门类的书法,它首先应该遵循艺术创作的规律,我不赞同这种带有严重的娱乐竞争机制的操作方式。因为,它已经严重的违背了书法创作的规律,已经使书法创作滑向了制作的边缘和泥潭。同样,作为全国的一个大的书法环境,在庆阳也有所表现。曾一度,庆阳,乃至全国的相当一部分书法家被展览搞昏了头,迷失了自我,更有甚者,以展览的成绩来信口评价一个书法家的艺术水准,以会员级别的等级来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仰望色彩:徐建新油画观后

  仰望色彩
——徐建新油画观后
李安平
世上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有些人天天在一起,也不怎么亲近,有的人只见过寥寥几次,谈过几次话,互相就记住了,而且刻骨铭心。徐建新教授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人。
徐老师是大学教授,是画家,是大艺术家,可是我最先读到的却是他的文章,而且是谈书法的文章,其次是他的书法作品。徐老师的书法论文有着浓郁的学院气息,逻辑清楚,观点鲜明,读罢常常令人茅塞顿开。徐老师的书法以大草见长,取法祝允明和张旭,忽而点镞如雨,忽而使转回环,荡气回肠,用笔恣肆,似有万钧不竭之力,吞吐如长江黄河,气势一泻千里,纵数丈壁纸,尤挥斥自如,有着很强的震慑力。在集中阅读徐老师的油画之前,我只知道徐老师是一个画家,再加上对他文章和草书作品的理解,大概就是这些了。可是,昨天,我对徐老师的油画有了深层次的认识。
为了迎合全省十二运,陇东学院美术系举办了两个大型的书画展,一个是徐老师的油画展,一个是学院的师生书画展,这两个展览都很不错,师生书画展也有一些好作品,但是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徐老师的油画展。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群 舞

  群 舞

李安平

这不是我喜欢的运动方式,几百人聚集在一起踏着同一个节律,在一个人的引领下,像一个人一样做着的不甚和谐的健身操,也许还不是呢?姑且就叫做健身操吧,可能这种称谓更接近事实的真相和本质。
每天如此,当然雨雪天例外,像时钟一样准确无误,这一点确实令人佩服。参与者的规模有增无减,年轻的,年老的,男的,女的,娴熟的,笨拙的,分散在四方齐整的矩阵之中,音乐声迭起,节奏铿锵。这是这个城市的公园的广场,群舞者的矩阵位居其中,领舞者置身于廊檐下的小舞台,比群舞者要高出一人多高,站在广场的任何一个方位都可以清楚地看见领舞者的风姿。领舞者大概是一位退了休的老大妈,脚下踩着秧歌步,像踩着两个灵活的滑轮,运动自如,手臂上下翻飞,或甩,或抻,或抡,舞台下面和者如云,这也许是她陶醉的所在吧。她的身材是胖了些,她的身上蓬发出的活力却是令人羡慕的。每天经过的时候,我都会驻足良久,悉心感受这儿独特的热浪。
舞者,我喜欢这样称呼他们。当音乐升起的时候,他们就会翩翩起舞,踏着统一的节奏,涌动起一股风,每一段音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里庙

  八里庙

李安平

是八里,而且还应该有座庙,这似乎是合理的推测。八里,是一个数的概念,距城区八里,这一点毫无疑问。可是,至于庙,也确实存在过,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这都是一种可能。我不否认,这里以前有过庙,不管大小,肯定有过。在二十多年前,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走遍了这里的角角落落旮旮旯旯,就是没有发现一座庙,一座似是而非的庙也没有,这多少让我有点难以名状的惆怅。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从我在这里开始生活学习,到离开为止,这种感觉一直没有改变过。甚至,我还诅咒过这里,这该死的八里庙。就像坐牢的人,日日盼着能够早一天刑满释放一样。四年的日子一天捱一天的往过挪,每挪一天似乎都是一小步,好像在原地没有移动。最无法理解的就是我们自己。二十多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的开始怀念八里庙,它开始变得让我留恋,偶尔它还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清晰异常,甚至全惦记着他的好了,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是多么单纯,多么透明的年代啊。现在回过头来一遍又一遍的捋那些逝去的日子,竟然发现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斗,我心中的那颗星

  北斗,我心中的那颗星

李安平

逝者如斯。孔老夫子的这句话不知被人引用过多少遍,他当年大概是站在河边,感叹,时间啊,快的就像流水一般啊。岁月更迭,几千年过去了,孔老夫子的这句感叹还时常能在许多人的脑海里引起共鸣。近些,再近些,二十五年的时光又过去了,仿佛谁也没有觉察到,但是事实的确如此。二十五年,弹指一挥间。当我在档案室里翻开那些散发着霉变的旧《北斗》合订本时,一年一年的时光就在我的指缝间哗哗而过,映入眼帘的是1985年的《北斗》创刊号,她的纸张,印刷,版式都透着一种陈旧,让人肃穆不已。它仿佛就是一条河的源头,我紧紧的捧在手里,试图用我掌心的温度去唤醒沉睡了20多年的记忆,我闭上眼睛,那些陈年往事竟静静地在我的心弦上一幕一幕划过。
我和《北斗》是有渊源的,《北斗》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也产生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北斗》的老主编贾致龙老师和陈默老师,他们给了我许多难以忘怀的支持和鼓励。早在我读农校时,《北斗》就在校园里广泛流传,学校里也有一些高年级同学在《北斗》上发表文章,基本上都是诗歌。学校的拓荒文学社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1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刘美凤

2019-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