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8443
  • 开博时间:2006-05-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门铃
博文

豆腐命

  豆腐命
  李安平
  在乡下,豆腐的地位很特殊,它和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老人曾传下一幅春联:有酒有肉有豆腐,无事无非无账户。横额:过年。打我小时记事起就常常在心里暗诵这幅对联,不仅觉得有趣,而且觉得有种踏实感。有酒,有肉,有豆腐;无事,无非,无账户;过年。这些最朴素、最真实、最基本的生活底线在农民的期盼中就是最奢侈、最理想的生活了,除此似乎就别无所求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这幅对联有了更深的理解,父亲去世后,每次暗诵起这幅对联心里都会拂过一丝忧伤,尤其是过年的时候。
  小时候,父亲在生产队的豆腐作坊做豆腐,每天早晨我都会怀揣自己的小洋瓷碗到豆腐坊里去喝豆花,每次尽管都喝一满碗,可是我总感觉从来没有喝够过,仿佛我的幼小的胃从没有被填满过。后来长大了,有时候也想喝豆花,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从来没有喝出过从父亲手里接过的豆花的味道。豆花的味道便在我的记忆里以一种特有的方式储存了下来,我知道,这其中最核心的是对父亲和童年的记忆。那时候,几乎天天都喝豆花,一小碗豆花盛在碗里,一坨一坨的,那么富有弹性,溢着豆香,含在嘴里享受够了,才会咽下去,全身每个毛孔里好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识张炳麟

   谁识张炳麟
    
     李安平
    
    
    在历史上,镇原县(古称原州)是一方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地方,从汉朝起,历代文人名士辈出。曾出现过《潜夫论》名垂神州的一代哲人王符,在东汉以清廉著称曾官拜兖州刺史、武威太守颇具雅操的李恂;还出现过一大批精于书画创作的官吏,明正德年间进士、官拜兵科给事的许理,景泰年间任南京、四川道检察史的张凯,成化年间进士、援工部主事张王叔,这些人在原州大地上都曾经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墨迹。清以后,镇原书法名家更是不胜枚举。嘉庆进士翰林院庶吉士刘之霭不仅书艺精湛,而且为人孤傲,名播四野;清末张宸枢笔法洒脱、气势磅礴,“见者爱不释手,争相乞之”。由此可见,镇原确实是一方孕育书画名家的沃土,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
    在这种浓郁的文化积淀的熏陶下,镇原诞生了一位在清末至民国闻名固原、平凉和庆阳的著名书画家——张宸枢。张宸枢,字瑞卿,生于同治四年(1855年),卒于民国二十三年(1932年)。自幼家庭贫寒,脚勤手快,志于学,其父节衣缩食,送其入私塾求学。宸枢求学力专,学业
分类:安平论书法 | 评论:0 | 浏览: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北

  向北
  李安平
  出了庆阳市的最北端,过了甜水堡,就进入盐池地界了。这是一块陌生的荒凉之地,,它的荒凉超出了人的想象,在长达几十公里的视野中,我们没有见过一丝人烟。惊叹,感叹,喟叹,还有震撼。如此的辽阔,如此的荒凉,如此的寂静,这就是所谓的戈壁滩。植被无力覆盖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裸露的黄沙,沙滩的起伏并不大,极目望去,荒凉之外还是更多的荒凉。
  盐池
  
  盐池,一定是和盐有关的地方,可是我们没有发现盐,也没有发现池。也许浮光掠影式的疾驰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盐池的秘密可能就在厚厚的黄沙的掩埋之中,这种推断也不是毫无根据的。在被岁月浸蚀的沙滩之上,我们抑或可以看见突起的城郭遗骸,它似乎在向人们昭示着盐池曾经的辉煌和繁华。
  我们风驰电掣般的在发达的高速公路上穿越着,进入盐池的腹地之后,如林的风力发电风车就罗列在广袤的沙滩之上,令人激动不已。我没有见过风力发电设施,这种设备很大,一个叶轮就达数米,三个叶轮旋转起来的直径没有十米也差不多,是名副其实的其大如椽。宁夏人是聪明的,也是富有想象力的。他们没有嫌弃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曾经的鸟儿:献给《九龙》十岁生日

  曾经的鸟儿

——献给《九龙》十岁生日

李安平

时间过得真快啊,快的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十年的时间仿佛在电脑键盘上一哗啦就过去了。

十年前的秋天,古老的宁州城内发生了两件大事情,一件是咆哮的马莲河水暴涨之后,河滩上留下了一条长达30余米的龙痕。这是一件千百年不遇的奇异之事,一时万人空巷,观者不绝,甚至有不远百里来一睹龙之风采的。那个龙痕,曲折而逼真,那个尾巴就像画上去的一样神奇,和传说中的凤凰尾巴分毫不差。龙身,龙爪,龙头,无不栩栩如生。那条长龙洞穿宽阔的马莲河大桥桥洞,首南,尾北,气象万千。

第二件事也怪,同样和龙有关。那就是《九龙》文艺期刊的诞生。也许,在常人眼里这一件也无甚稀奇,但是,我想时间会证明一切的。现在回过头来看,一切似乎都在上苍的冥冥注定中。《九龙》的诞生,是伴随着龙痕的先声而来的,这应该就是她的不同寻常之处。

2001年仲秋的宁州城还是那么热,当时的县文联还没有正式的办公地点,租住在人武部的三层单面楼的二楼,我们只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环县手记

环县手记
  李安平
  环县在我的脑海里是一个很远,很迷茫的地方,它的偏远,它的辽阔,对我来说,是一种无法揣测的神秘和博大。在此之前,庆阳境内,其他县区我差不多都去过,唯独环县一直没有去过。正因为一直没有去过,去的愿望就异常的强烈。今年五月份,受爱军兄之邀,我们一行8人终于开始了为期三天的环县采风活动。
  这次活动是爱军兄一手策划的,西峰这边具体的事宜则是兴奎兄张罗和衔接的。他对活动做了详细安排和周密部署,还给我们联系了一辆高档的面包车,使我们的旅途充满了惬意。我们一行8人,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到环县,大家都非常兴奋。有几个朋友去过几次,但以采风的名义造访还是第一次,所以从头至尾都是全新的感觉。
  环县是距市区最远的一个县,沿途要经过庆城、华池两个县城,而且由于西长凤高速公路的施工,本来两个半小时的路程竟走了三个多小时。
  大家都是非常熟悉的朋友,一路上谈论着关于环县的种种话题,旅途的颠簸谁也没有在意。进入环县境地,地形地貌忽然发生了迥于庆阳其他地方的变化,公路延伸在狭长的川道里,路面顿时呈现出凹凸不平的簸箕状,行走起来也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昔家花园赏牡丹有感

  昔家花园赏牡丹有感
  
  李安平
  
  5月7日应昔会强先生之邀,与众友赴宁县瓦斜乡昔家园林公司牡丹园,参加第二届牡丹诗会,其时,雅集之文人逾百,或赏牡丹芬芳之姿,或花间摄影,或泼墨作书作画,或徘徊其间。吾等十数人,当众吟作,其情致迭起,遂作此诗以尽兴。
  
  
  
  千朵红艳露凝香,
  
  一步一摇催人忙;
  
  阅尽人间四十春,
  
  方知庆阳赛洛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过灵台

  走过灵台
  
  李安平
  
  在记忆深处,二十多年前的灵台之于我,一个是鲁迅先生那首《自题小像》中“灵台无计逃神矢”的灵台,另一个就是我的同学刘宏灵的名字。鲁迅先生的诗作里面的灵台是不是这个灵台,我不敢肯定,它充其量只能作为一个字符来理解。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灵台鲜活的姿态在我的脑海里就是我的同学的形象,他是高大的,老成的,也是深邃的,一如他的故乡的名字。也许是一种夙缘,也许是一种更为宽广的诠释,宏灵两个字暗含了灵台的灵光之气。在时间流逝的片段中,只要一提起灵台,我就会想起刘宏灵,这种反应近乎一种条件反射那么迅速。后来的信息积累复杂了一些,我的散文朋友武国荣先生也是灵台人,不过在武先生身上我好像找不到灵台的一丁点气息,相反我倒觉得他更符合一个庆阳人的特征,他的文字里庆阳的成分似乎更多一些。还有近几年汇聚起来的一些信息,诗人邵小平,书法家任继军,他们二位的名字也集结在我对灵台的记忆芯片上。
  接到万仓兄的电话,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受邵小平先生的邀请,我们要去灵台参加“溪河新春”陇东作家中台采风笔会,按照以前的习惯,这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5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各专业委员会名单

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各专业委员会名单
  
  
  
   根据《甘肃省书法家协会章程》规定,参照中国书法家协会专业委员会设置方案,为认真贯彻科学发展观,坚持文艺的"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建立规范有序的决策和论证机制,完善评审、创作、研究和发展职能,多出精品,多出人才,增强专业性、学术性和权威性,努力构建"和谐、繁荣、创新、有为"的甘肃书法事业新局面,促进书法事业的全面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经研究决定,对原有专业委员会进行调整,决定成立艺术指导委员会,下设17个专业委员会。在调整过程中,本着公平、公正、民主和择优的原则,坚持标准,严格程序,体现代表性、区域性和工作需要,在各团体会员推荐的基础上,经反复征求各方面意见和充分酝酿,甘肃省书协办公会提出了艺术指导委员会成员名单及下属的17个专业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秘书长人选名单,同时,由各专业委员会主任、各市州书协、各产业文联推荐,在各市州、各产业书法活动中积极组织、工作成绩显著者;以及以省文联人才库资料为准,在全国展中入选、获奖或在省
分类:关于李安平 | 评论:0 | 浏览:18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李锐先生书法篆刻作品集研讨会上的发言

  在李锐先生书法篆刻作品集研讨会上的发言
  
  今天,庆阳书法界的同仁在这里共同研讨李锐先生的《扫叶山房书法集》和《扫叶山房篆刻选集》,作为后学,在这里我谨代表我个人,向李老师表示衷心的祝贺和深深的敬意。
  李锐先生曾是庆阳书法开宗立派的风云人物,在庆阳书法发展繁荣的历程中,立过赫赫战功,在全省、全国都有十分重要的影响。关于李老师的书法和篆刻,早在2006年,拙文《庆阳书法名家散论》中就有过评述:李锐先生艺涉书印二域,平心而论,印第一,书第二也。曾为西峰印社举足轻重之辈,多次入展中国书协和西泠印社篆刻展,为庆阳篆刻第一刀也,此非诳语。先生以艺度生,真草隶篆无一不能。其书以篆隶成名,后自甘寂寞,精研董香光平淡之体,下笔处已无尘俗之气。其印得秦汉玉玺妙处,线条若玉箸,刀法干散,不拖泥带水,极尽率真之气。
  李老师以篆隶起家,作品有着浓郁的经典气息和传统根基,身处当下,他能够不为时风所左右,自甘寂寞,沉浸在甲骨、金文、楚简、秦篆、汉隶的高古、博大、静穆之气中,表现了一个艺术家固有的人格魅力和精神风骨。先生的篆书线条沉着、简静、含蓄、节
分类:安平论书法 | 评论:0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性的拯救:读田世荣长篇小说《蝶舞青山》

  
  神性的拯救
  ——读田世荣长篇小说《蝶舞青山》
  □ 李安平
  
  习惯上,我们常常喜欢把小说划入题材的框框,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如果站在评论家的角度来审视的话,问题就出来了。题材的框定很容易把我们误导到故事的窠臼,然后围绕着所谓的题材打转转绕圈子,从而遮蔽了小说的小说性,也限制了小说进一步向纵深的人性、神性延伸的可能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审定模式和批评体系不但是读者的误区,也是批评家的误区,更是对作家的误解。田世荣的长篇小说《蝶舞青山》恰恰就是被这种审定模式和批评体系所遮蔽的一部优秀小说。
  话说回来,不管是作为电影出现的《蝶舞青山》,还是作为小说出现的《蝶舞青山》,都被框定在“农村题材”和“计划生育题材”这两顶大帽子之下,从而掩盖了作品的艺术深度和思想深度。不错,就作品的内容而言,确实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题材和计划生育问题,但是事实并非仅此而已。
  李泽厚先生在和刘再复先生进行《共鉴“五四”新文化》的对话中说,“我在《美学四讲》里讲文学有情感、理解、想象、感知诸因素,每一种要素
分类:我的评论 | 评论:0 | 浏览: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1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