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8425
  • 开博时间:2006-05-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门铃
博文

有家的人,无家的人

有家的人,无家的人
李安平
世界上的人用家来划分,应该只有两种,有家的人和无家的人。有家的常常置身于家的樊笼,失去了行动的自由和飘泊的勇气;没家的常常如一叶浮舟,永无停靠的港湾。
对于有家的人来说,家常常成为一种羁绊,对于醉心于事业的人,尤其如此。家,是一个需要义务、需要责任、需要重复日复一日的日子的耐心。在这里要学会的首先是容纳、容纳儿女、容纳米油盐酱醋、容纳一日三餐的程序,更需要容纳斗室之内的唇枪舌剑和柔情蜜意。然而家庭 于它的成员更多的则是安逸和温存,这可能是家庭这个社会细胞亘古不变的存在理由。对于无家的人来说,家却是一种甜蜜的奢望,他们奢望风花雪月的融融蜜意,奢望每一个团团圆圆的节日的温馨氛围,奢望病卧床榻的呵护,奢望夜半无人爱河的呢喃和缠绵。
在钱老夫子的笔下婚姻是一座围城,毋庸说家是一座围城更确切。每一对反目的夫妻,在撕毁婚姻契约的同时,撕毁的其实是他们曾经共同拥有的那一份真诚。此刻他们当中如果有一方认为,家已成为生活的羁绊,要冲破樊笼寻找新的生活,就必须摧毁业已拥有的家园。家在很多时候常常是脆弱的,不堪一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阿狼有关的宁州人物

与阿狼有关的宁州人物
李安平
阿狼是宁州土生土长的土著,阿狼能认识许多宁州人,有许多宁州人也认识阿狼,这种关系越发展越说不清,阿狼就免不了要和这些人发生一些关系,这些人就在阿狼的记忆里留下一些碎片。阿狼想以散文的方式把他们写出来,看看他们的真样,阿狼就敲响了手中的键盘。
黔首
黔首是阿狼的朋友,是阿狼一位政界的朋友。黔首在阿狼栖身的小城是颇有影响力的人物,黔首还是阿狼栖身的小城能写许多散文的政界要员。
黔首在政界里是孤独的,在散文里去却是很余秋雨的。
黔首的骨子里有一些散文常常蠢蠢欲动,压的黔首喘不过气来。黔首太忙了,忙得没有时间搭理那些像蚯蚓似的散文念想,黔首的散文念想越积越多,越多黔首越不安。黔首的散文念想像火山下汹涌澎湃的岩浆骚动不已,黔首不知道它们要弄出一些啥动静,就常常跋涉在坍塌的历史尘埃里,寻找那些揪心的念想的源头,不辞劳苦。
黔首是真诚的,阿狼却是带着一些世俗的目的的,这虽然是偶然的,甚至是言不由衷的,但阿狼总感觉自己和黔首的友谊的缝隙里,有一种沙子在蠕动。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鱼儿,鱼儿

鱼儿,鱼儿
李安平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晒着,鱼儿坐在藤椅上,捧着新来的《人民文学》。鱼儿打开的是叶舟的《目击》,鱼儿读的很认真。她抓起一把瓜子壳含在嘴里,慢腾腾的嚼着,嚼着。
“她跪下,举起牌,感觉体内布满了钢筋,支持自己。”叶舟不断的重复着这个细节,王力可算比可恶的叶舟玩在股子里了,从第二页到第三十八页,可怜的王力可都悲壮的举着那个滑稽的寻找目击证人的牌子,她被自己至高无上的“爱情”支撑着,傻乎乎的在凄冷的夜晚,孤零零的跪着……她顺理成章的觉得丈夫是无辜的,她必须尽快寻找到目击证人,让爱人的亡灵得到安息。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的丈夫的死和那个良心没有泯灭的目击证人——丈夫的情人有关,也许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鱼儿眼圈红透了,王力可呀,王力可,你咋就这么傻呀!被人骗了,还傻里吧唧地像烈妇一样替那个负心郎寻找目击证人,你冤不冤啊!鱼儿心情坏到了极点,她恨那个不可一世的叶舟,你就是再能作践人,也不该拿王力可开涮呀,还要让她从第二页一直跪到第三十八页,你好冷酷啊,你这个叶舟!
鱼儿越想越不是滋味,她恨透了叶舟之流的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九九六年春天:一只老鼠在上八约停留过

一九九六年春天:一只老鼠在上八约停留过
李安平
这段经历的碎片在我的记忆里储存了整整十年。我最初的想法是把它打磨成一篇小说,然而这种想法直到今天还没有变成现实,现在我鼓起勇气,在键盘上敲打着它的每一个细节,目的却是让其变为一篇散文。原因很简单,这些碎片像蚕腹内酝酿已久的透明丝线,吐丝已是迫在眉睫的事了,如果不快速打理它,我就会浑身不舒服。
一九九六年春天。南国小村,上八约。
我来到这里纯粹是荒谬的,所从事的工作也是极其荒谬的,更为可笑的是在这里我曾经像一条狗一样替那些来自台湾的资本家压榨过一些打工仔和打工妹。在我的权利没有丧失之前,准确的是我从一只狗还原成一只老鼠之前,我还洋洋得意地把自己当成一只像模像样的狗。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无法饶恕的罪过。
我的工作是和一位四川保安在第一车间的唯一出入口处值班,主要任务是负责上下班的打卡,管理员工的出入登记,向进入车间的台湾人敬礼,向头顶的关老夫子进香,当然最重要的是检查员工有没有把厂里的东西偷出去。还有就是吃饭和打水的时候维持秩序。
在所有的打工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李安平

李安平,男,汉族,七十年代出生,当过乡镇干部,闯过深圳,办过小报,做过数家报纸的特约记者,甘肃省庆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宁县文联《九龙》副主编。小说、散文、评论等作品曾在《甘肃文艺》、《作家视线》、《银川晚报》、《陇东报》、《北斗》等刊物发表。纪实作品《教坛保尔赵克恩》、《马莲河畔的苦难少年》、《托起明天的太阳》、《付蓉:何日走出无声的世界》等曾在《教师报》、《西部发展报》、《甘肃日报》、《兰州日报》、《甘肃工人报》、《陇东报》引起轰动。
通联:745200甘肃省宁县文联《九龙》编辑部
信箱:alang721@163.com
电话:0934-3636721
分类:关于李安平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陌生人一路通行

与陌生人一路通行
李安平
阿狼是最后一个上车的。车主的态度是极不友好的,阿狼本来想给五十元,车主却只让五元,而且表现出十二分的不满意。阿狼讨价还价了半天,车主的表情还是很冷漠。阿狼像个乡巴佬一样,唯唯诺诺,被车主的伶牙俐齿击懵了,阿狼预先的阴谋破产了,极不情愿的拿出一张老人头。等了半天,车主没有找回三十元钱。阿狼说,没找!车主说,嗯。
快客以一百码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车主若无其事得拿出一瓶水蜜桃,悠闲的喝着,还用戴着墨镜的眼睛瞟了一眼阿狼,阿狼刚把眼神迎上去,车主又若无其事的把头回了过去。阿狼心里咕咚咕咚的,老惦记着自己的三十元。阿狼想,车主不会赖帐吧,这种念头一颤声,阿狼心里就直冒虚汗。三十元啊!阿狼感觉自己的三十元被车主拽去了一大半,甚至是全部,阿狼像丢了三百元一样难受。阿狼后悔自己懵懵懂懂的就上了车,现在看来车主是不打算找钱了,或许这家伙本身就是无赖,阿狼好不后悔。阿狼四处看了看,车厢里找不到一张熟悉的脸,阿狼心虚了。阿狼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车主,车主好像没事似的,在座位上没精打采的玩弄着从鼻梁上卸下的墨镜。

分类:我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1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