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37899
  • 开博时间:2006-05-22
  • 博客排名:第6785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杂录闲说(之四)


说随园女弟子

 随园即袁枚,江右三大家之一,其授业的女弟子,据其在《随园女弟子湖楼授业图》所写跋语知有:湖楼主人孙云凤、孙云鹤姊妹,孙原湘之妻席佩兰,徐文穆公之女孙裕馨,皖江巡抚汪又新之女缵祖,汪秋御明经之女神,吴江李宁人臬使之外孙女严蕊珠,松江廖明府之女云锦,太仓孝金瑚之室张玉珍,虞山屈宛仙、蒋少司农戟门公之女孙心宝,吴下陈竹士秀才之妻金逸(字纤纤),京江鲍雅堂郎中之妹、张可斋诗人之室名惠字芷香。
 随园辑有《随园女弟子诗选》,收女弟子28人之诗。其中最为知名者有席佩兰、孙云凤、孙云鹤。

................................

说碧城女弟子

 碧城即清中叶诗人陈文述,亦招收女弟子,其女弟子诗有《碧需仙馆女弟子诗》。碧城女弟子以诗名者有:吴规臣、张襄、汪琴云、钱守璞、吴藻、王兰修、辛丝、陈滋曾、于月卿、史静等。吴规臣,字飞卿,知县长洲顾鹤之妻,工诗词、善画、精医、喜剑,著有《晓仙楼诗》。张襄,字蔚卿,又字云裳、兰卿,苏州参将张殿华之女,吏部主事汤云林之妻,著有《支机石诗》、《锦槎轩集》、《织云仙馆词》。其梅花诗传诵一时。汪琴云,字逸珠,工诗善画,著有《沅兰阁集》。钱守璞,字莲因,又字莲缘、藕香,能诗善画通音律,著有《梦云轩诗》。吴藻,字苹香,号玉岑子,浙派中著名女词人,著有《花帘词》、《香南雪北词》。王仲兰,名兰修,王鸣盛孙女,工诗,能文、善画,著有《昙云阁集笔记》,与辛丝选清诗人二十馀家,每家各作题词,并加以评论,成《国朝诗品》。辛丝,字瑟婵,著有《瘦云馆诗》。陈滋曾,字妙云,诸生金梅隐之妻,著有《崇兰馆诗》。于月卿,字蕊生,著有《织素轩诗》。史静,字琴轩,著有《停琴伫月楼诗》。

................................

说清代女性诗社中蕉园五子、蕉园七子

 康熙年间,顾之琼创建蕉园诗社,成员主要有顾之琼、徐灿、紫静仪、朱柔则、林以宁、钱云仪,史称“蕉园五子”。顾之琼,字玉蕊,浙江仁和人,翰林钱绳之妻,进士钱元修和钱肇之母,工诗文骈体,著有《亦政堂集》。徐灿,字湘苹,一字明深(或明霞),光禄徐子懋之女,大学士陈之遴继室,灿不仅是蕉园诗社之长,亦当时著名词人,且工画,著《拙政园诗集》二卷、《拙政园诗馀》三卷。紫静仪,字季娴,柴云倩之次女,沈汉嘉之妻,著有《北堂诗草》、《凝香室诗钞》。朱柔则,字顺成,号道珠,沈方舟(用济)之妻,紫静仪之儿媳,著有《嗣音轩诗钞》、《绣帙馀吟》。林以宁,字亚清,浙江钱塘进士林纶之女、监察御史钱肇修之妻、蕉园诗社创始者顾之琼之儿媳,工诗,能画梅竹,善为骈文,著有《墨庄诗钞》二卷、《墨庄词馀》一卷、《墨庄文钞》一卷、《凤箫楼集》。钱云仪,即钱凤纶,字云仪,进士钱安侯和顾之琼之女,贡生黄式序之妻,著有《散花滩集》、《古香楼集》。
 后,蕉园五子之一的林以宁,又与同里柴静仪、钱云仪、顾姒、冯娴、张昊、毛媞组成蕉园七子诗社,林为诗社之长。蕉园七子常分题限韵,唱和联吟,为当时女子文坛盛事。顾姒、冯娴、张昊、毛媞为新加入诗社之成员。顾姒,字启姬,鄂幼舆之妻,著有《静御堂集》、《由拳草》、《当翠园集》、《未穷集》。冯娴,字又令,同安宰冯仲虞之女,诸生钱廷枚之妻,著有《和鸣集》、《湘灵集》。张昊,字玉琴,孝廉张壇之女,胡大潆之妻,著有《趋庭咏》、《琴楼合稿》。毛媞,字安芳,毛先舒之女,徐邺之妻,著有《静好集》。

..............................

说清溪吟社“吴中十子”

 清溪诗社是清中叶之女子诗社,因其盟主张清溪而得名。除张清溪外,尚有张芬、陆瑛、李媺、席惠文、朱宗淑、江珠、沈纕、尤澹仙、沈持玉,因十人皆吴中人,时称之为“吴中十子”,著有《吴中十子诗钞》。张清溪,原名张允滋,字滋兰,号清溪,任兆麟之妻,著有《潮生阁集》,江珠评其诗曰:“清溪深悟诗旨,言之温厚,有风有雅,出入三唐,不名一家,盖其清超之致,能以无为为工,得诗之三昧。”张芬,字紫蘩,号月楼,清溪从妹,著有《两面楼诗词》、《别雁吟草》。陆瑛,字素窗,诸生陆昶之姊,贡生罗康济之妻,著有《赏奇楼诗词》、《蠹馀稿》。李媺,字婉兮,李其永之女,诸生陆昶之妻,著有《琴好楼集》。席惠文,字兰枝,另字耘史,知县绍元之女,著有《采香楼诗草》、《自怡集》。朱宗淑,字德音,又字翠娟,廪生朱骧云之女,著有《修竹庐吟稿》、《德音近稿》。江珠,字碧岑,号小维摩,诸生吾学海之妻,著有《清藜阁诗钞》、《小维摩集》。沈纕,字蕙孙,教授沈起凤女,诸生林衍潮之妻,著有《绣馀集》。尤澹仙,字素兰,又字寄湘,工诗词及骈文,著有《晓春阁诗词》。沈持玉,字佩之,号皎如,著有《停云阁稿》。

..............................

说清词流派中的女词人

 属浙西词派的女词人主要有:赵君兰,字我佩,著《碧桃仙馆词》(《翠螺阁词稿》);李婉(亦作畹),著《寒月楼残稿》;孙芬秀,字荪意,号苕玉,孙震元之女,著《贻砚斋诗稿》、《衍波词》;吴藻;关瑛,字秋芙,著《三十六芙蓉诗存》、《梦影楼词》。等等。
 属常州词派的女词人主要有:杨芸,字蕊渊,郎中杨芳灿之女;同知秦承霈之妻,著有《琴清阁集》、《琴清阁词》;庄莲佩,字盘珠,著有《秋水轩词》、《紫薇轩集》、《莲佩诗草》;伍宗仪,字兰仪,著有《绿荫山房词》;顾贞立,原名顾文婉,字碧汾,著《栖香阁词》;刘琬怀,字撰芳,编修刘嗣绾之女,典史虞朗峰之妻,著《问月楼诗草》、《红药阑词》;王朗,字仲英,王彦泓之女,无锡秦某之妻,著《古香亭词》;吕采芝,字寿华,阳湖赵鹤皋之妻,著《幽竹斋诗》、《秋笳词》;杨芬若,仪征毕几庵之妻,著《绾春词》、《绾春楼诗词话》。等等。

分类:筆記一束 | 评论:0 | 浏览:7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录闲说(之三)


 说律诗之拗体

 关于拗律,冯班云:“七言自梁、陈、沈、宋多有拗字,天宝以后乃如今格耳。”纪晓岚云:“此亦有定法,非随意换易也。饴山老人《声调谱》言之说矣。”
 考历代五七言律诗及各家诗论,拗体分单拗、双拗:
 一是“单拗”。如,杜甫:“江山有巴蜀,栋宇自齐荣。”纪晓岚云:“此乃巴蜀,巴字不可易,以有字拗之耳”,“此单拗法。单拗者,本句三、四平仄互换也;惟用于出句,不用于对句。”他如,杜甫“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曾茶山“僧窗各自占山色,处处熏炉茶一瓯”,毛泽东“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等等,俱是。
 二是“双拗”。如,杜甫“枕簟入林僻,茶瓜留客迟。”虚谷评:“入字当平而仄,留字当仄而平。” 纪晓岚云:“此论双拗法是。”他如,贾浪仙“不觉入关晚,别来林木秋”,黄山谷“能与贫人共年谷,必有明月生蚌胎”,等等,俱是。又,杜甫“欲陈济世策,已老尚书郎。”虚谷评:“济世策三字皆仄,尚书郎三字皆平,乃更觉入律。” 纪晓岚云:“此亦双拗,乃济、尚二字回换,非三平、三仄之谓。”此种句式七言如:王维“草色全经细雨后,花枝欲动春风寒”,杜甫“客子入门月皎皎,谁家捣练风凄凄”,“扶桑西枝对断石,弱水东影随长流”。
 拗律之出,便有拗救,拗救分以下三种方法:
 (1)本句自救。在该用“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的地方,分别一、三用了仄声,则分别在第三、五字补一个平声字,成为“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如,王维“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归字救竹字。又如李白“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天字救恐字。不救则犯孤平。五言“平平仄平仄”,七言“仄仄平平仄平仄”实际上也属于本句自救的一种。
 (2) 对句相救:本句没办法救,那就在对句救。在该用“仄仄平平仄”的地方,第四字(倒数第二字)用了仄声,或三四两字(倒数第二、三字)都用了仄声,则在对句的第三字改用平声来补偿。这样本来是“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的句式就成为“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或“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七言则成为“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或“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这种情况下,五言对句第一字、七言对句第三字,允许为仄声字。如,白居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吹字救上句之不字。又如,黄山谷“久立我有待,长吟君不来。”这种大拗句式,君字救上句,有“一平救三仄”之谓也;元遗山“长虹下饮海欲竭,老雁叫群秋更哀”、“残阳淡淡不肯下,流水溶溶何处归”,也是大拗句式,秋、何字分别救上句。至于七言六仄之拗者,如陆游:“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黄山谷:“海南海北梦不到,会合乃非人力能。”
 (3) 半拗可救可不救。在该用“仄仄平平仄”的地方,第四字(倒数第二字)没有用仄声,只是第三字(倒数第三字)用了仄声。七言则是在该用“平平仄仄平平仄”的地方,第五字(倒数第三字)用了仄声而第六字(倒数第二字)依旧保持平声。这种情况可救可不救,与前两种情况的严格性稍有不同。这种情况可不救,若救,救法跟(2)相同,也是分别在对句的“倒数第三字”即五言第三字、七言第五字换用一个平声字。如李白“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半拗未救;“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自字拗,对句斑字救,属半拗已救。
 在实际写作中,许多时候是既本句自救,又对句相救的。如李白“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无字既救本句寂字,亦救上句第三字。陆游“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无字亦是本句自救,又对句相救。
 关于“平仄仄平仄平仄”,算拗句还是出律,看法不一。余曾举黄遵宪诗句“ 多少判官共吟味,按情难准佛兰西”认为是拗句,今阅清董文渙《聲調四譜》所说:“首二連平亦無夾平之病。若再拗首字為‘仄平仄仄仄’句,或又三四拗救為‘仄平仄平仄’句,則拗極矣。而下句則斷斷用‘平仄仄平平’不可易也。”知是极拗,只不过下句有严格的规定。此种句式,郭芹纳《诗律》也有论说,并说对唐诗进行过抽样调查,所抽218首中有24首,占11%左右。


............................

 说七律诗之“吴体”

 近读方虚谷《瀛奎律髓》卷二十五拗字类,见其多谈及拗字吴体,何谓“吴体”?作七律者不可不知。兹就虚谷之卷前序及律髓汇评者李庆甲之“今按”,概述于次:
 “吴体”之名,始见杜甫集中,《愁》诗题下自注云:“强戏为吴体。”其诗云:“江草日日唤愁生,巫峡泠泠非世情。盘涡鹭浴底心性, 独树花发自分明。十年戎马暗万国,异域宾客老孤城。渭水秦山得见否,人经罢病虎纵横。”此诗前三联皆对偶,一、四、六句是古调,二、三、五句是拗调,每联中古调、拗调参用,上下联不粘,是谓拗调变格。尾联上句仍用拗调,下句以平调作收,变而不失其所,此“吴体”所以为律诗,不能混入“古诗”也。
 黄山谷学杜,创“江西诗派”,亦喜作“吴体”。其《外集》第二卷有“吴体”,诗题云《二月丁卯喜雨吴体为北门留守文潞公作》,其诗云:“乘舆斋祭甘泉宫,遣使骏奔河岳中。谁与至尊分旰食,北门卧镇司徒公。微风不动天如醉,润物无声春有功。三十余年霖雨手,淹留河外作时丰。”此诗前半散行用拗调,第三句却不拗,后半用平调,第六句却拗“春”字,通首上下相对相粘无误,全是律体,不用古调。与杜诗参用古调者迥然不同,而题目标明“吴体”。即此而观,可见“吴体”即是拗体,亦不必尽如杜诗之奇古。
 可见,“吴体”为变调拗体,欲学此体者,当以杜、黄二家之诗为凭。

分类:筆記一束 | 评论:5 | 浏览:8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录闲说(之二)


 说佛教十三宗

 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中国传流之派别一般分为十三宗,今略述如下:
俱舍宗:世亲创。依小乘有部之俱舍论。
成实宗:河梨跋摩创。依小乘空部之成实论,人是空的,法也是空的。
 以上为小乘。
律 宗:唐代道宣专弘四分律,成(南山)律宗。
与南山并立之两派:法砺创相部宗,怀柔创东塔宗。
法相宗:慈恩创。据唯识论。对印度有宗的移植。
摄论宗:真谛创。以专宏讲摄大乘论得名。后归入法相宗。
三论宗:提婆—鸠摩罗什—昙济—道朗—道诠—法朗—嘉祥。传空宗法脉。
华严宗:杜顺—智俨—法藏—澄观—宗密。依华严经。
地论宗:依十地论,流支—光统—慧—道慎—灵裕等,后同化於华严宗。
天台宗:智觊创。依法华经。
涅槃宗:昙无谶,始於东晋安帝,南朝陈后,归入天台宗。
真言宗:金刚智创。依密乘而实修,原名密宗。唐代开元年间,西域来了善无畏等三位
分类:筆記一束 | 评论:0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录闲说(之一)


说《红楼梦》之早期索隐派

 《红楼梦》问世后,探究其本事者纷纷而出。早期的索隐说主要有:
 1.“明珠家事”说。出现最早、影响最大者即此说,而首倡者竟是乾隆帝。他认为《红楼梦》“盖为明珠家作”。因而后来许多人信奉并宣扬此说,如梁恭辰、陈康祺等人。具体又有二说,一是认为“以宝玉隐明珠之名”,如,清许叶芬《红楼梦辨》云:“《红楼梦》一书,为故学士明珠故事”。一是认为宝玉影射纳兰容若。清俞樾、姚鹏图、钱静方、孙桐生、叶德辉、张维屏、杨恩寿等主此说。胡适《红楼梦梦考证》曾对此说予以力驳。
 2.“和珅家事”说。无名氏《谭瀛室笔记》认为,《红楼梦》一书,为“刺和珅之家庭”。然此说大谬,曹雪芹去世于1764年左右,和珅则生于1750年。即使和珅“自妻以下,内嬖如夫人者二十四人”,曹雪芹也不可能未卜先知。
 3.“张侯家事说”。张侯,即张勇,金庸《鹿鼎记》叙过其人其事。此说是清周春在《阅红楼梦随笔》中最先提出,“余细观之,乃知非纳兰太傅,而序金陵张侯家事也。”此说纯属臆测。
 4.“傅恒家事”说。《石头记》庚辰本第十六回在“大小姐”旁有脂批曰:“文忠公之嬷”。文忠公即傅恒。舒敦《批本随园诗话》认为“指忠勇公家为近是”。舒敦本人也不敢肯定,此说影响不大。
 5.“雍正夺嫡”说。清孙静庵《西霞阁里乘》开始将目光从公侯将相转向皇宫,他说:“林、薛二人之争宝玉,当是康熙末允禩诸人夺嫡事。”他还用“化雌为雄”的索解法,认为“盖顺、康两朝八十年之历史皆在其中。”海外女子乃影射郑成功占据台湾,“焦大盖指洪承畴”,“妙玉必系吴梅村”,“王熙凤当即指宛平相国王文靖熙”,等等。如按孙氏此说,林、薛喜欢宝玉是指皇子爱玉玺,那宝玉喜欢黛玉又当何解?显然经不住一驳。
 6.“顺治出家”说。清王梦阮、沈瓶庵《红楼梦索隐》说《红楼梦》写的是顺治与董鄂妃故事。他们说“小宛书名,每去玉旁专书宛,故黛玉命名,特去宛旁专书玉”,以此判定林黛玉是董小宛。而董小宛被掠至京师,入宫,被赐姓董鄂氏,董入宫不久,不寿而卒。顺治忽忽不乐,不数月,遁入五台山,皈依净土。此说影响亦大,常为后来小说作者所演绎。但历史上顺治之孝献皇后实为栋鄂氏。晓此者便知此说不堪一驳。
 7.“演性理”说。清张新之《红楼梦读法》提出:“《石头记》乃演性理之书,祖《大学》而宗《中庸》,借宝玉说‘明明德之外无书’,又曰‘不过《大学》、《中庸》’。”在张新之看来,《红楼梦》不是一部小说,而是一部宣扬四书五经的性理之书,满篇无非《易》道。故鲁迅曾批评“经学家看见《易》”。
 8.“反清复明”说。蔡元培《石头记索隐》开篇即说:“《石头记》者,清康熙朝政治小说也。作者持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认为:“朱者,红也,汉也。”“贾宝玉,言伪朝之帝系也。”“林黛玉影朱竹垞也。”“薛宝钗,高江村也(徐柳泉已言之)”“探春影徐健庵也。”“王熙凤影余国柱也。”“史湘云,陈其年也。”“妙玉,姜西溟也(从徐柳泉说)。”“惜春,严荪友也。”“宝琴,冒辟疆也。”蔡元培此说实际是配合政治宣传,但终是牵强附会之说。鲁迅批为革命家排满说,胡适斥为“大笨伯”、“笨谜”。

...........................................................................................

 说“一从二令三人木”

 《红楼梦》第五回中王熙凤判词云:“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判词用拆字法,然“一从二令三人木”,历来解说纷纭。撮其要者有:
 一说.从其夫贾琏的态度变化而解。指贾琏对王熙凤,从听从到冷漠(二令,冷也;亦解作:丈夫命令妻子),最后休(人木,休也)妻。
 二说.从秦可卿之托梦及“三人木”的拆字法而解。“三人木”,为“秦”之拆字。则指王熙凤的结局,乃步了秦可卿之后尘。“画梁悬尽落香尘”,秦可卿乃自缢而亡,则王熙凤也是悬梁自尽之结局。
 三说.从柳湘莲之举报而解。一从,自从也,二令,冷也,三人木,來也,“一从二令三人木”,解作“自从冷郎来”,冷郎,即柳湘莲。该说认为是柳湘莲在王熙凤逼死尤二姐,尤三姐自杀之后,举报了王熙凤,受到官府查办,其结局自是香魂返故乡了。
 一说为通说,读者亦易理解。二说若作者真如是写,须同中求异,可显其技艺之高。三说亦非不可能。《红楼梦》中最让人齿冷的便是贾雨村,“钗于奁内待时飞”,一心想飞黄腾达也,或认为“钗于奁内待时飞”是暗示宝钗最后嫁了贾雨村,可见该人之险恶。如遇柳湘莲向贾雨村举报王熙凤及荣国府的所作作为,贾雨村亦正好借机向荣国府下手,以求升达也。但此说终显牵强。

分类:筆記一束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媛词人知多少


 根据笔者搜集,从隋至清,有词或词集传世的名媛词人主要有:
  
  隋:
  据韩偓《迷楼记》,侯夫人有《看梅》二曲。
  
  唐:
  杨太真有叶仄韵词《阿那曲》,又名《鸡叫子》。《词统》曰:“此赠善舞者张云容作。”
  
  五代:
  陈后金凤,传《乐游曲》词;南唐歌姬秦弱兰,按洪遂《侍儿小名录》,曾作《风光好》一词;南唐大周昭惠后娥皇,曾作《恨来迟破》二词,已佚;蜀李昭仪舜弦,尝作宫词;蜀李宫人玉箫,亦有宫词传世;后蜀花蕊夫人徐氏,曾作宫词158首,蜀亡作《采桑子》题葭萌驿壁上;南唐韩续歌姬,作《杨柳枝》词。
  
  宋:
  魏夫人、李清照、孙道绚、朱淑真有词集传世。魏夫人著有《鲁国夫人词》,存词十四首;李清照著有《漱玉词》;孙道绚著有《冲虚居士词》;朱淑真著有《断肠词》。
  贤媛有词作传世者:卢氏,存《蝶恋花》一首;舒氏,存《点绛唇》一首
分类:筆記一束 | 评论:0 | 浏览:6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贺双卿《雪压轩词》


 浣溪沙
暖雨无晴漏几丝,牧童斜插嫩花枝。小田新麦上场时。 汲水种瓜偏怒早,忍烟炊黍又嗔迟。日长酸透软腰支。

 望江南
春不见,寻过野桥西。染梦淡红欺粉蝶,锁愁浓绿骗黄鹂。幽怅莫重提。
人不见,相见是还非。拜月有香空惹袖,惜花无泪可沾衣。山远夕阳低。

 湿罗衣
世间难吐只幽情,泪珠咽尽还生。手捻残花,无言倚屏。 镜里相看自惊,瘦亭亭。春容不是,秋容不是,可是双卿。

 玉京秋 自题《种瓜小影》
眉半敛,春红已全褪,旧愁还欠。画中瘦影,羞人难闪。新病三分未醒,淡胭脂,空费轻染。凉生夜,月华如洗,素娥无玷。 翠袖啼痕堪验,海棠边,曾沾万点。怪近来,寻常梳裹,酸咸都厌。粉汗凝香蘸碧水,罗帕时揩冰簟。有谁念,原是花神暂贬?

 二郎神
丝丝脆柳,袅破淡烟依旧。向落日秋山影里,还喜花枝未瘦。苦雨重阳挨过了,亏耐到小春时候。知今夜,蘸微霜,蝶去自垂首。
分类:前賢集萃 | 评论:15 | 浏览:27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2页/6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8 39 40 41 4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