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延祥博客

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心的律动,生命的呼唤。本博曾发过汤华泉先生的诗文,现在,汤先生博客移至搜狐,博名“少白山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3457
  • 开博时间:2006-05-2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关于“承认一个中国和感谢外邦”的一点思考

  
  这些年来看国家领导人接见外邦首脑,总要重复一句“感谢贵国承认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我觉得这本是中国内政问题,他国的说法不是非常重要,如果将“感谢”一词改为“欣赏”,才符合大国风范。否则,在这件事上,仿佛中国欠了一百六、七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情。这算什么事儿?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家庭欠了一百六、七十户人情,那生活该是多么艰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鹰鸮救助记(虞磊)

  鹰鸮救助记
  
  
  周三(2011年6月8日)一大早7点半,被杨姐姐的电话从睡梦中叫醒,原来她在科大发现一只受伤的鹰鸮。这只鸟被发现时,它蹲在地下由十几只灰喜鹊同时围攻,也飞不起来,后来好心人把鸟看了起来,又喊来杨姐姐,这才终于为杨姐姐救助回家。
  
  回家后杨姐姐发现鸟状态还不错,只是嘴角有血,估计在校园里撞到了玻璃上,就喂了一些鸡肉并静养了起来。我本来提议当晚就放生,但好像鸟的状态不是很好,于是在论坛里合计后,准备周六带给东门草回家继续养护救助,康复了再放生。第二天周四下午,我赶到杨姐姐家,给鸟喂了一些鸡肉后,带回了家静养。半夜我打开盒子,见鸟状态非常好,两眼圆睁,突地从盒子里飞了出来,而且在家能高飞,立刻判断今晚是放生它的最佳时期,便赶紧带了它到阳台。在我手里停了好一阵子后,它终于飞入了夜色之中。缓慢而悄无声息,但高度很好,绕过了我们的小区楼房,径直向西面的农田飞去。东门草老师今天特地从马鞍山赶来接鹰鸮,未曾想被我提前放生了,实在不好意思。
  
  今天在大蜀山观鸟走到后山时,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年9月日记(9月27—30日)

  9月27日
昨晚出去,到学校阜阳大道十字路口的一棵大英国梧桐(二球悬铃木)树前,一只白贵宾爬到我的腿上,主人呵斥,小家伙才下来。主人是一女孩,她自己正在逗博美玩。
今日吃过早饭,有些疲倦,干脆再睡,到十点多起来,读王梓夫的《向土地下跪》(《北京文学》09年第2期),虽未读完,觉得是一部好中篇。主人公康老犁新婚之夜把妻子抱到青纱帐,像耕作土地一样耕作她的身体。为了土地,他答应了地主冯有槐的屈辱性要求,把老婆借给冯有槐怀胎,得到了三亩好地,又省吃俭用,居然成了一顷多地的财主,成了共产党土改的对象,而冯有槐因为卖土地给儿子看病,则成了贫农。有意思的是,乡亲们成立互助组时,都愿意和康老犁结合成一组,大家经常为农业上的事,向康老犁咨询。到成立合作社时,康老犁还被选为副社长。估计这以后,康老犁会被整治。
下午到图书馆读书,读了李默然怀念曹禺的文章。曹禺的很多话剧都是李默然演的,他演李尔王,很逼真,得到曹禺的推崇。还读了一篇英文Try Again和一个人怀念复旦师长的文章,前者是孩子的姑妈指导孩子放风筝,几次失败,孩子就不愿意的,姑妈的“再试一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游琅琊山

秋游琅琊山


9月24日,清晨4:50就起床,到滁州路汽车站才5点半,6:20发车,我们一行14人8点半到滁州。
路上,我和虞磊老师交谈。他说合肥有琉璃蛱蝶、朴喙蝶、大红蛱蝶、小红蛱蝶、黄钩蛱蝶、白钩蛱蝶、美眼蛱蝶这七种蝴蝶以成虫的形式越冬。
朴喙蝶下唇须很长,成喙状,常将卵产在朴树的嫩芽上,成虫常群集在溪边湿地吸水,晚上喜欢在枯枝的梢头安睡,是蝴蝶中最长寿者。
一般灰蝶都有春季型和秋季型,黑脉蛱蝶也是一年两代,第一代羽化是六月,第二代是七、八月,蝴蝶最漂亮的时候是刚羽化,那时比较鲜艳,也很完整。
我们到滁州时,滁州学院的生物系老师诸立新早早在路口迎候。
滁州的野生和城市绿化植物和合肥相似,下车后我在马路两边逡巡,看到旋覆花很普遍,在合肥的绿化带,能见到这种植物的地方已经很少。
诸老师接到我们后就带我们进入滁州学院的南校区,他的搭档欧永跃(他教《动物学》,欧老师教这门课的实验)老师也在校园恭候我们多时了。我们一行在校园里观鸟、看蝴蝶。这里的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年9月日记(9月24—26日)

9月24日
上琅琊山。
9月25日
上午到系阅览室读完刘庆邦的短篇小说《丹青索》(《北京文学》10年第9期)。小说写画家索国欣画过伟人,画过李铁梅、阿庆嫂,也画过劳动模范、矿山女工,到了市场经济时代,他把头发扎成羊尾巴,开始向市场进军,尽管把长发扎成马尾巴的画家经纪人老桂称他的作品是货,他不快活,可他还是和他签了一桩又一桩生意,制作了大量钟馗画。可见索国欣是个与时俱进的人,他的老婆是个整日浸泡在麻将桌上的人,他的画儿能变成钱,她也藏一点,好换成赌资。女儿吸毒,把家里的古董和值钱的东西都弄出去卖了,夫妻俩一合计,连家里的钥匙都换了。他画钟馗时,把小鬼画成尖鼻子尖脸,还穿着紫色的高跟鞋,就是照着老婆的形象画的,以发泄对她的怨气。他有点钱,还跟一个比他年轻得多的一个警察的老婆胡搞,在电话里调情,说要给她一根胡萝卜,胡萝卜不够,还要给她一根红薯。可以说,不论生活还是艺术,索国欣都不是一个严肃的人。
阅览室太吵,我转到图书馆。读两篇英文,一是Secret Admirer(秘密的崇拜),说文斯(vicnce)25年来都在一个公司上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年9月日记(9月22—23日)

  
9月22日
今天中秋节。对于这个节日,我没有多少概念。在我18岁上大学之前,家里基本不过中秋,不知道有吃月饼、赏月这回事,其他人家也是这样。仅仅是1978年中秋,父亲买了月饼,一人尝了一小块。
我上大学后,家乡的经济条件改善,吃月饼的人家多了,中秋节时农村亲戚之间开始走动。可我在学校,感受不到这种热情。倒是结婚后,中秋的节日意识有了,那天老婆会做出比平时多的饭菜,孩子高兴。
今年的中秋,怕是赏月不成了。从昨夜开始,一直在下雨。上午出门买菜时见到莎草科水蜈蚣属的短叶水蜈蚣,它成片地长在草坪中。城市不欢迎它,园丁必欲除之,它照样安营扎寨。
父母这两年给我两个孩子一人做一床棉絮,对于“絮”,家乡人读“xì”,因此,这个字我写不来,今天读枞阳人博客,看到此字的正确写法,我在知识上有了一点小的进步。感谢新浪博客,感谢博友!
9月23日
早上去科大王灿同学处交明日到琅琊山的车费。在科大校园,见美国凌霄还有筒状花在绿叶中,石蒜一丛丛地开花,红枫的顶部枝叶已经变红,原来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年9月日记(9月17—21日)

  10年9月日记(9月17—21日)

9月17日
昨天下午,认识了扁穗莎草。
老校区不止一棵银杏结果,眼镜湖边的银杏也有结果的。
多裂翅果菊中下部的叶子是羽裂的,上部叶是狭线形,圆锥花序分枝。
上午在系阅览室读三篇文章,一篇是某人谈与杨绛的书缘,杨老先生明天就100岁了;一篇是王学泰的文章,谈自己因言获罪的历史;一篇是台湾学者周志文写的《台大师长》,其中说到毛子水,此人是最有资格说“我的朋友胡适之”的人之一,他给研究生上课,但并不上,只要学生要抽烟就抽烟,学生在走廊过了烟瘾后,他说你们还不走。整个过程,他自顾自读书。还说甲骨文学家、文字学家、经文学家屈翼鹏给博士生上课,因怕没人选,还动员学生选。台大规定,研究生和博士生的课有一人选,就可以开。这位老先生其实不需这样,系里已经出面做过几个学生工作了,可他就是不放心。当选课事情定下来后,他又病了,只好让自己的学生代为上课。读此文,我很感叹,要上课,这是大陆和台湾学人共同的紧箍咒,这中间,经济的考虑是第一位的。
下午从系里到图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灰色校园生活中的圣洁爱情——李师江的《中文系》

  灰色校园生活中的圣洁爱情——李师江的《中文系》

单独以“中文系”作为表现对象的文学作品在当代文学中并不多,八十年代初李亚伟的诗歌《中文系》曾传诵一时,到了九十年代,理想主义不再笼罩校园,中文系是个什么样子呢?李师江的长篇小说《中文系》①就是以九十年代的大学中文系为表现对象,它有一定程度的自传性质,文中的主人公直接以李师江名之,说他是首都某师范大学的学生,来自福建,1993年入学,1997年香港回归之时毕业,这都与李师江的履历吻合,当然稍有文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中文系》中的李师江并非作者李师江。这也是后现代主义经常采用的方法,让作者以作品中某个人物的身份直接出现在作品中。
《中文系》中的李师江进大学后不久就给自己定位:当个差生。这一部分原因是他所在的班级的学生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拔尖人才,入学后几次考试,他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成为优秀生,还有个原因是进了大学后,他开始逐渐有自己的思想,厌倦了教科书的死板枯燥,讨厌老师没什么新意的高头讲章,既然这些课程不去听,凭期末突击一下就能过关,何必去花精力对付它呢?
很少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年9月日记(9月1—16日)

  10年9月日记(9月1—16日)



9月1日
上午去新区上课,手机忘在车上。我去找了车队队长薛文良,还好,手机还在车上。
灰椋鸟开始集群了,学校南大门边的草坪上有两群,每群都有十几只,一些麻雀也加入其中。
9月4日
下午露了太阳,几天的阴雨,想写作,脑子不好使,想到裕丰花市看一下。看花鸟虫鱼是我最好的休息方式,于是,出北门,想乘153,但这趟公交已改道,回来查网络,那条线路的信息还没有更新,我只好作罢。到北门的路上,见到一种不认识的花,走近前,酢浆灰蝶飞起,才知弄错了。人们常说,蝴蝶是会飞的花朵,果不其然。
9月5日
上浮槎山。
9月6日
上午去西园派出所办户籍证明,她的身份证在公交上被小偷所盗。想不到这种琐事也很麻烦,到了派出所,管事的人说要提供户籍首页和女儿那一栏的复印件,派出所没有复印的业务,整个西园也没有,我还得回学校复印,跑来跑去,真不方便。居民办我这种事找派出所的肯定很多,派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博客在新浪

  这是我的备用博客,基本没用。我的博客在新浪 疏延祥新浪博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