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笨笨的笼子

纯真年代远去,混沌世界里,思想在空中飘散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38067
  • 开博时间:2006-05-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岁末杂感致友人

  岁末杂感致友人(转载)
  
  XX老友:
  一年容易,又见寒鸦绕枯枝。前些时发表了一篇关于读书人与道统的文章,承蒙诸好友关注。本想歇息一阵,躲进斗室,效古人“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做雪飞”。但是本性难移,仍免不了忧思不断。所忧何来?年来脑中常浮起贾谊《治安策》开头的一段话:
  “臣窃惟今之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他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进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独以为未也。曰安且治者,非愚则谀,皆非事实知治乱之体者也。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
  我对“才调更无伦”的贾生并非特别崇拜,《治安策》所谈到的具体内容与今天也关系不大。但是这段话就其抽象意义而言,竟可以一字不改适用于今天。贾谊所处的是汉文帝时,正当“文景之治”“盛世”之初,可以说“形势一片大好”。那么他忧的是什么呢?从皇朝的角度来说,西汉初期最大的问题是宗室诸王的坐大与争权,对大一统的帝国造成威胁。所以贾谊以及后来的晁
分类:花非花 | 评论:0 | 浏览:20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闷骚者”的互联网

“闷骚者”的互联网
查本恩

2003年,哈佛大学招了一个18岁的心理学学生,这位名叫马克•扎克伯格的孩子,腼腆内向,却又渴望交际,渴望认识很多朋友,特别是漂亮女生。
但是,他不大合群,参加联谊会时,常常成为别人视而不见的对象。“他看似自闭……在一个充满活力的群体中……显得十分忸怩和尴尬。”无法在现实中正常交际的他,有一天突发奇想:把哈佛的社交生活放到网上去,在网上交朋友。
于是,马克伯格开始在宿舍里捣鼓着网站。起初,他入侵哈佛的学生数据库,将学生的照片拿来用在自己设计的网站上。这一偷窃隐私的行为立即引起校方的注意,但包容的哈佛没有因此开除他。哈佛的学生们似乎很喜欢这种新鲜玩意,反而有点崇拜这个内向的家伙。
到2004年2月,扎克伯格和室友花了一个星期,还真的捣鼓出了一个交友网站——Facebook。网站刚推出就横扫整个哈佛校园,其他常春藤校园的学生也纷纷加入这个网站,不到一年,注册人数突破百万。于是,像比尔•盖茨一样,扎克伯格干脆从哈佛退学,全部精力投入到网站上,Facebook很快成为全美人气最旺的
分类:书后书 | 评论:0 | 浏览:9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步之差与举手之助

  一步之差与举手之助

查查

  “等一下!等一下!”话音刚落,从人群中钻出一个人来,快速地跳下车。司机立即大声抱怨:“怎么搞的,到站了,也不提前站到门前来!”因为每天都坐公交车下班回家,这种场面我已是见惯不怪了,有时乘客下车后还会冲司机来两句粗口。
  我观察了一下,多数情况下,是乘客在车快到站时,没有提前挤到门口。公交车其实并不大,多数情况下,乘客离车门也就一步之遥,但因为人多,等车停下来再挤出来肯定迟了。可就因为这一步之差,不是乘客骂司机,就是司机咒乘客,很丢份。
  前段时间,我住的小区门口,保安和业主时常起纠纷。业主怪保安不开门,保安怪业主不带门卡。火大了,业主就会质问:我花钱请你们来干吗?保安也不示弱:老子不是来给你开门的!其实问题非常简单,根本用不着上火。业主忘记带卡,保安伸手摁一下,把门打开天经地义;业主出门前随手把卡带上,也就用不着烦劳保安了。说白了,就是伸个手这么简单,何苦大动肝火。
  可是,千万别小看这简单的事。乘客与车门的一步之差,差的不只是下
分类:花非花 | 评论:0 | 浏览:9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因为爱,所以裸

  因为爱,所以裸
查查

朋友口袋里揣着80多块钱,和女友去打结婚证,突然看到结婚证上有个9字,心里一阵慌乱——难道打个结婚证要90块钱,可我没那么多,这丢人丢大了,看来还得回去借。
好在是看错了。其实打个结婚证只要几块钱,但我朋友还完所有欠债之后,就剩下那点钱。结婚时无房无车无钱,属于典型的“三无人员”,甚至窘迫得连买对钻戒的钱都没有,最后只好给女友买钻戒,给自己买几十块钱的银戒。
朋友那段婚事,算是赶了个时髦,与无房、无车、无钻戒、无婚纱、无存款、无婚礼和无蜜月的“全裸婚族”相比,至少算得上“半裸婚族”。
5年过去,每当说起此事,尽管唏嘘不已,可他脸上却抹着一层满足。这个曾经的“半裸婚族”,如今有房有女,虽没买车,但不缺钱,幸福得一塌糊涂。
我还记得,我爸爸兄弟几个分家时,为了一口米缸,全家几十口人谈判到通宵的情景。因为他们结婚时,惟一拥有的,就是拥有了对方。所以,那口缸,是爷爷留下的重要财产。如果分不到,家里就真是穷得连口装米的缸都没有了。
那时候的“
分类:花非花 | 评论:2 | 浏览:9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总有眼睛看着你

  总有眼睛看着你

查本恩
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卞之琳这句有名的诗,常常被理解为美学和哲学上的“看与被看”,我则想把它理解为民主社会的监督。也许这正是诗歌的魅力,它的暗示和隐喻太玄妙了。
  其实,“看与被看”就是一种制衡。作为一种制度,它可以减少腐败,可以避免为所欲为,说白了就是让人不敢干坏事。当今世界,最会“看”的恐怕要数美国的媒体。曾做了几十年白宫记者的海伦·托马斯说,政府官员经常会为了贪婪、腐化和追逐权力而钻法律空子,幸亏有一个勇敢的新闻界揭发他们。
  这位报道过九任美国总统的白宫记者为此非常自豪。如果没有这些“民主的看门狗”,美国就没有民主可言,也就失去向世界推销价值观的资本。她们这一代记者相信,政府和新闻界就是对立的,只有对政府人员进行监督,才能避免滥用职权。所以,在“水门事件”、“五角大楼文件”、“克林顿绯闻”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甘做“看门狗”的记者们,是如何瞪着眼睛“看”出了轰动世界的内幕,而这些内幕又与这个国家利益
分类:书后书 | 评论:1 | 浏览:9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辈的幸福

父辈的幸福
查查
  夜深人静时,女儿莫名大哭,哄也哄不住,我怒吼,想把她震住。未料到她却睁开眼睛瞪我,瞪得我心虚发毛。那眼神告诉我,她知道我不高兴了,但讨厌我凶她。那一刻,我开始明白,做她的父亲,不能再由着性子冲她嚷嚷了。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因此憋屈,反而由衷地感到幸福。
  于是我想到我父亲,一个忠厚老实、喜欢吹胡子瞪眼睛的农民,是否在我们瞪他时,也感到幸福?在36岁失去妻子,孩子一个个远走高飞之后,他是否幸福?在他生日时,却没有一个孩子向他祝贺,他是否幸福?
  我从不记得老爸的生日,也从没给老爸过父亲节。每次总是过后,在家人的提醒下才想起,每次都很懊恼,发誓要记住,却一次又一次地忘记。
  就这样,我们熟悉而又陌生地过了十几年,从未听到他抱怨。每次打电话问候,他都说很好。其实,快20年了,他没有再娶,一直在工地打工,我们反对说:爸,你老了,干不动了,就别出去打工了。他说:我一个人在家更孤单,在外我能养活自己,你们就少一份负担。说得我鼻子发酸。
  小时候,父亲很严厉,像那时的许多父子
分类:花非花 | 评论:3 | 浏览:8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秀色岂止可餐

秀色岂止可餐
查本恩
小时候非常钦佩美食家,吃就吃了,还能把饭菜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后来才知道,还有比美食家更了得的人,他们不仅能说出个道道,还能用笔写出来,发表在报刊上。老师也真是的,教作文的时候,不是叫我写“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写“难忘的一个人”,从没叫我写饭菜,否则我也可成个美食什么家的。
让我有点起鸡皮疙瘩的是,那个在《乱来》里指桑骂槐、尖酸刻薄的作家毛尖竟然叫沈宏非“沈爷”。沈宏非有啥了不起啊,不就是个美食家+作家,你毛尖不仅是作家,还是博士、大学教师呢,干嘛要称人家“爷”呢,他为啥不叫你“毛妈”?
有一天在书店翻到林行止的《好吃》,用“五体投地”来表达我对他的敬仰毫不为过。林行止何许人也?香港《信报》的老板,在香港报界与金庸齐名。只不过金庸写武侠,凡夫俗子都喜欢看;林行止写小品文,得有点品位的人才喜欢,所以知名度不如金庸,但在美食上,金庸只能望其项背。林行止的“好吃”,不是吃菜吃饭,而是吃文化。比如说吃鹅肝吧,我吃过几次,真的没什么印象,有一次还被逼吃两个,差点呕吐。我向来对肝很感冒。肝是什么?是专门
分类:书后书 | 评论:0 | 浏览:9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字的孤独

没有字的孤独
查本恩
我是几米迷,十足的“米粉”。几米打动我的,是画中成人式的童话故事,和故事背后都市人的孤独。
麦绥莱勒的版画里也有这种孤独,其中一张最有几米味道的版画迷住了我:一个人倚在窗口,双手托着脸,望着星光闪闪的夜空,好像地球上只有他一人。
麦绥莱勒是比利时版画家,曾为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作了600多幅木刻插画,还为莫泊桑、托尔斯泰、惠特曼和海明威等人的作品作过插画,真正的牛人!我记住他,全是因为一本《没有字的故事》的版画书。
这本书里,收集了麦绥莱勒几个系列的版画,画的多是发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故事。
在《我的忏悔》系列里,麦绥莱勒讲述了“我”的故事,几乎每幅画都只有一个孤独的“我”。一开始,“我”是一个潇洒上进的青年,工作之余时常到树林里读书,但现实的无情和生活的打击使我走向堕落。我苦恼万分,到街头找人倾诉。后来收养了一个女孩,原本以为可以拯救自己,可是女孩又病死了。我一个人绝望地坐在高高的桥上,徘徊在大街上,向大海呼唤,最后骑着马,浪迹天涯。可是我仍然无法
分类:花非花 | 评论:0 | 浏览:10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是条单行道,回不去了

 这些年,知识界阅读本雅明成了一种时髦,一种卖弄。但本雅明并不好读,他的深奥,是因为他是个没有思想体系的哲学家,随便看看的话,一定会一头雾水。
 不过他的《单行道》还算能让人读懂些东西。这本书3年前就出了,只可惜翻译得不咋的,不过他几十年前的文字,就像是在描写当今的世界:资本主义的危机开始显露出来,住房短缺和交通费用的上涨,正在彻底消灭欧洲人的迁徙自由。“亲和感从物品中消退了”,人们从此被“物性”驾驭着。
 但这些批判并不是本雅明的全部,本雅明走的是几条单行道,每一条都无法回头。在学术上,他的单行道是历史唯物主义,“物”成为他的表达符号。他想说的,都是通过一组组充满意象的存在之物来展示,而不是概念、逻辑和推理。
  在政治上,他的单行道是左派阵营。在感情上,他的单行道是对拉脱维亚女共产党人拉西斯的追求,追到莫斯科,不惜与原配离婚。
  在思想上,他的单行道是对魏玛德国的审视,对纳粹德国的拒绝。他对波德莱尔是那么地喜爱,称他是“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他为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歌唱,但他思想的核心意象——“历史
分类:花非花 | 评论:0 | 浏览:1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墨山水

一点墨 山水相连
一张纸 江山若现
看见的
是一抹雨烟
隐匿的
是
思绪绵绵
情绪万千

2009.12.3
分类:额的诗 | 评论:1 | 浏览:8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1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