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听风

问山、探水、听风。。。我的邮箱:786015973@qq.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08279
  • 开博时间:2004-06-09
  • 博客排名:第191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流金》 2011年第2期(总第2期)目录

  流金
  
   2011年第2期(总第2期)
  
  
  
   主管:浙江嘉善县财政地税国资局
  
   主办:流金文学社
  
   网络支持:巴金文学馆(www.bjwxg.cn)
  
  
  
   主编:沈旭东
  
   副主编:李 莉
  
  
  
   执行主编:沈海铭
  
   执行副主编:梦之仪
  
   责任编辑:吴 鹏、吴静瑶
  
  
  
   2011年7月 出刊
  
  
  
  目录
  
  专 稿
  
  000 丰一吟 父亲丰子恺画的课本
  
  散 文
  
  000 李 莉 北鹤剪影
  
  000 吴 鹏 涂 鸦
  
  000 朱丽燕 端午的粽子与鳝筒
  
  000 许 倩 光阴两岸
  
  000 蒋 瑶 家
  
  000 朱越涛 给我的人生写个逗号
  
  000 蔡天舒 绕金斗
  
  诗 歌
  
  000 沈玲燕 诗三首
  
  000 行 歌 台州府城歌
  
  杂 感
  
  000 吴静瑶 只关生活
  
  小 说
  
  000 罗潇妍 天使降落人间
  
  专 栏
  
  000 子 木 云天之外(历史云烟之二)
  
  000 刘 涛 门与床——读陈思和先生《献芹录》 (书香纷呈之二)
  
  000 梦之仪 海瑞在淳安(税收史话之二)
  
  000 张健勋 也愿留下永恒瞬间(税履串串之二)
  
  000 陈学智 寻找子期(税履串串之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之仪著《曾经新月映诗坛——方令孺传》在台湾出版!

  


  《曾经新月映诗坛——方令孺传》,梦之仪著,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8月版

著作简介:
方令孺,安徽桐城人。桐城派后裔、留美学生、新月派诗人、复旦大学教授、浙江省文联主席,方令孺有过多种身份的更替。
方令孺的交友极为广泛,早年与陈梦家、徐志摩、闻一多等结为诗友,还与梁实秋几度成为同事,又与吴宓、丁玲、徐悲鸿、靳以、赵清阁、巴金等人交往,解放后作为人大代表,受到过毛主席的接见,周总理到杭州时曾点名邀请方令孺等一起吃饭。
中央大学教授徐仲年评价方令孺“是一个入骨的女诗人”,文史学家常任侠则说“方令孺的风度和她的诗句一样高华典丽”,方令孺的美貌与才情并艳,但是她的婚姻很不幸,尘世不曾给她更多的幸福,她却惊诧过周围的一片世界。

  
  附:
  

寻找方令孺


——代跋

  
  
  说起来已有五、六年之久,情景好似发生在昨天。
  那是2005年的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文字里认识了方令孺。从那以后的六年里,我的读书生活与方令孺发生了很大的关系。我一边读她,一边各处寻访她。
  到的第一站是她的家乡桐城,时间在2006年的春节,我们全家到安徽游历了一程,桐城是其中的一站。想起来,至今有说不出的喜悦,我居然找到了她的旧居,勺园中的九间楼。我最早只知道我们嘉兴有个勺园,后来知道北京也有个勺园,再后来才知,原来桐城也有一处,而且这个勺园曾是方令孺的家,真想不到。
  去桐城前,我希望能够先行打听到一点关于桐城勺园、关于九间楼的的消息,便在桐城网上询问,但是我一无所获。我们到了那里,问了很多地方,连一张桐城的地图也买不到,我真是失望。不过第二天,我还是高兴起来,因为桐城有太多的人文景观,一处一处地溜达,后来居然被我找到了勺园,找到了九间楼,简直有些神奇!
  接待我的是勺园新一代女主人方亚亚和她的外婆。外婆知道很多故事,但她的一口安徽话我听不懂,亚亚就做我们的翻译,我们才得以能够交流。九间楼下,我们重温往日的故事,尽管当时在冬日,记忆里满是温暖和愉快。
  很遗憾,当年我还不知道方令孺出生在安庆,否则我一定还会去安庆看看,寻找小南门一带她家的故址,但我错失了这个机会,从桐城出来,我们一家直上黄山。2010年秋,单位组织到天柱山游玩,汽车路过安庆,眼睁睁地看着古城从我眼前飞逝而过,心潮起伏。我是与安庆无缘吧,我进不了这个城。
  接着是杭州。2005年10月,在巴金先生逝世的第二天,我来到灵隐山下的白乐桥,寻找方令孺在杭州的故居。院内的建筑已面目全非,桂花树下,几乎找不到过去的痕迹了。但是小溪还在,潺潺的流水不会老去,她总在倾听人间的声音,感知人间的悲喜。
  然后是南京。在2007年国庆节,还是全家一起出游。在一个老人院找到方令孺当年的保姆陈秀珍老人,她在我去过之后不久便病逝了。娃娃桥方令孺“高墙大院”的家已不复存在,成贤街文德里方玮德故居也了无踪迹,然后我走进了中央大学的故址,一些建筑还在,它们与我无关,却也一样寄托了我某种复杂的感情。
  最愉快的要数青岛之旅。时间到了2009年的5月,我约了远在丹东的早年好友一起。朋友因事耽搁,我一个走遍了青岛的名人故居,自然也包括方令孺在中国海洋大学的故居。青岛带给我的喜悦真是太多太多。在没有见到青岛之前,我想象不出这个城市的风貌,等到见到了,喜悦与惊讶共存。原来一个城市可以这样美,可以美到这般极致,生活在青岛的人真是太幸福了!我恋恋不舍地告别青岛,从离开那时起,我就想着有机会再去感受青岛的美。
  2010年5月,因事到复旦,在一个傍晚时分,我去现在的复旦二舍、原来的徐汇村寻访方令孺故址。我感受于周围草木的葱郁,夕阳西下的动感美景。
  美国太远,我大概去不了,到不了方令孺曾经生活过的几个城市。虽心生向往,还是把念想留在心底吧。
  一直想去重庆,计划过好多次了。2010年秋成都回来之时,突然想,我怎么不去重庆看看呢?但已经来不及了,回程的机票早就买好,我只有等待以后的机会去重庆,去北碚,去北温泉了。安慰自己,生活中有期待总是美丽的。
  幸运的是,在多年的寻访过程中,我还不断地得到方令孺的亲友学生的帮助和鼓励。
  大约2006年年初,我与方令孺晚年的学生裘樟松先生取得了联系。这之后,我们有过很多书信往来,他在对我回忆的同时,也写下对其恩师方令孺的怀念文章。我还曾两度去杭州他家拜访他,从裘先生那里,我又知道了很多方令孺的故事。
  2010年,我和方令孺的侄女方徨先生也联系上了。每次,方徨先生都会写来声情并茂的书信,有的长达十多页纸,回想故土,她给我看她的《八十述怀》诗:“暮年最恋是怀乡,十六离家老未还。薜萝凌霄几时梦,勺园花草断人肠。/红绿江梅次第开,腊梅拥雪带香来。凌寒四季春无限,为有诗吟天籁来。”并且每一次,方徨先生在信中总是盛赞我对方令孺的研究。她现年86高龄,我被她的热情感染着。我们也有过几次电话联系,可惜她远在北京,我想拜访也不易。
  这是我在现实中对方令孺的寻访,而文字里的寻找可能比现实中的寻访更琐碎也更丰富。我从2005年接触方令孺以来,在几位朋友的帮助和鼓励下,几年里陆续搜集整理了有关她的很多资料。又因一个特别的机会,2010年元旦我开始了这本传记的写作,初稿完成于2010年12月初,接着我又用了一两个月的时间来修改完善。这本传记是差不多要结束了,但我知道,我的寻访还没有完成。每一次的寻访,都是一次生动的方令孺故事的再现,在我看来,亦乐趣无限。
  我愿意继续这样的阅读和寻找。以安静的文字来坚韧自己的内心,用行走的足迹来充实自己的生活,让阳光和春花来装饰不完美的生命,给心灵一点纯正的快乐,如此而已。
  
  
   梦之仪
   2011年1月20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15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之仪的养生日记

  梦之仪的养生日记
  
  写在前面的话:养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一
  我和中医的结缘是因多年前的那场病。那年,由于工作和写作两方面的过度劳累,我病得莫名其妙,最主要的症状是没力气。休息在家那些日子,唯一的锻炼是走路。从我家到小公园,走路只要五分钟就到了,可就是这五分钟的路,我走得那样漫长,中间还得在路边坐一会休息。正好路口有个农民自产自销的集散地,有时我想带上一把青菜,这把青菜重得我拎不动。我到过很多医院检查,从我们的县级医院,一直到上海的医院,仪器检查的结果,一切都正常。记得有一次,上海的中山医院给我配了一种特别贵的药,吃了有些好转,后来看上面写着的配方,里面有人参、龟甲等成分。
  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处于极其微弱的气血亏虚状态。巧的是,有一天,一位朋友对我说,既然检查都是好的,你去看中医调理一下吧。这下提醒了我,心想,我吃不就是中成药吗?于是,我找到中医内科。
  这之后,我开始吃中药,一吃大约有三五个月之久,嘉善中医院成了我常去的地方。再以后,每年到三伏天,我仍会吃上两三周的中药,到三九天,吃点膏滋药。我再没有因为自己看病到过上海。我的身体在中药的调理下渐渐地好转起来,我又能像以前一样各处游玩,连爬山也不怕了,给我看病的年轻的中医师胡睿,也成了我的朋友。
  
  二
  时间一晃就是几年。去年冬天,不知怎么,我开始迷上经络、穴位养生。
  我是从买养生书开始的,萧言生的《特效穴位使用手册》、 吴清忠的《人体使用手册》、海德的《自逾有道》、程凯的养生讲座等,我都觉得非常好。同事益玲早已是这方面专家,有一天,她借给我看中里巴人的《求医不知求己3》。我一看放不下,随即自己也去买了来,这是我买到的第五本养生书。因为这本书特别好,到2011年7月为止,我前后买过五本,分送亲友。
  


   我买的养生书
  
  刚开始时,我用中里巴人书里手指梳头的办法,解决了头屑多的问题。有一天上班刚出门就开始打嗝了,一边走一边按手指上的呃逆点,结果楼梯走到一半,就不打了。还有口腔溃疡,以前总得要一周才好,看了他的书,每天都按太冲穴,有时敲敲胆经泄肝火(肝胆相通,胆经在大腿外侧,方便),结果三天就好了。似乎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感。
  那时我的亚健康症状是:有慢性咽炎,容易口腔溃疡,容易发火,有时早上五点左右会醒来,容易得眼病,有白发,冬天手脚冰冷,傍晚容易口干,有眼袋,便秘。我仔细分析这些症状,不健康的主要起因在于肝火太旺,肝火旺才引起口腔溃疡、便秘、视力不好还有脾气大,就是慢性咽炎不太清楚。从五行说,肝属木,脾属土,木克土,肝旺故而脾胃虚弱,脾虚故而有眼袋。肺属金,肾属水,土生金,金生水,因土不旺,故而肺虚肾虚,早上五点肺经行时,肺虚才会早醒,有些人则会咳嗽,肾阴虚引起白发,手脚冰冷。
    “百病从气生,气从肝生”,针对这些症状,我觉得从调肝入手,才是治本之法;然后激活先天之本的肾经,再强壮后天之本的脾胃。做法是,经常按揉太冲穴、合谷穴及常敲肝经、胆经以疏肝理气,从按揉太溪穴开始激活肾经,按揉涌泉(手脚冰冷最好的办法是艾灸涌泉穴,涌泉被称为人身第二长寿穴)来通肝,按揉足三里(人身第一长寿)来健脾胃,按揉照海治慢性咽炎。饮食上,每天吃一小碗粥,加入打成粉的淮山药、薏米(两味药补脾)及两三片西洋参(补肺)、五六颗枸杞子(补肾,枸杞子是百搭,阳虚补阳阴虚补阴)一起煮。除此之外,就是每天晚上热水泡脚。
  


  
  
    再过一阵,我又增加了艾灸的办法,主要以灸神阙为主,有时也灸水分、关元等,艾灸真是好,人不再怕冷,而且身体的湿气去掉了不少。
  不长的一些日子以后,我感觉气血充足了,最主要不再那么怕冷,而且原本不错的皮肤似乎更加细腻了。有一天,初中同学淡淡听雨来电话,她说,我开着暖空调和电热毯,冲了热水袋在被窝里上网,好舒服啊。我马上回敬她,你这些宝贝我一样也没用,同样好舒服啊。
  由于养生,对我来说,生活有着不尽的期待。
  
  三
  冬日里的一天,益玲邀请我和另一位同事去她家参观她的拉筋凳。我们在她家看到丰富多彩的养生器具。益玲天生丽质,又是那么年轻,她终于让我明白,养生要趁早开始。我虽然不再年轻,却也还不算太老,现在开始养生也不晚。不久,我也从网上买回了拉筋凳,从此,几乎每天,我都会花四十分钟(每只脚各二十分钟)的时间拉筋。
  
  


放在拉筋凳上的养生器具
  
  冬天过去了,我迎来2011年的春天,这个春天于我特别美丽。我得到三项重大的收获,一是右眼袋几乎没有了(左眼袋还有一些,但也不太明显了),二是,以前每天咽部的不适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三是,多年来经期中夹带的血块终于化了。如果说前两者在事前有所期待的话,那么后者完全是个意外。这样的收获让我对养生更是充满了信心。
  初春的日子,起初我下了班在小公园快走四十分钟,后来改成每天晚上到市民广场快走一个小时。有一个周六下午,高中同学点点来我家,闲聊中,我给她按脾经,在三阴交、阴陵泉等穴位处,她痛得叫起来。这样,她要和我一起养生。晚上,她也到市民广场,我们两个人一起快走、闲聊,从此,走路不再是件枯燥乏味的事。
  虽说我养生在前,但事实上,我的按摩是很不到位的。点点却不一样,她每做一件事,都是那样执着、认真,她会认认真真地按摩每条经络、每个穴位,由于点点的加入,也改变了我,我开始也相对认真了起来。
  本来我们晚上只是快走,有一次,点点说,我们何不利用走路的时间,边走边按摩呢?我觉得好,于是,我们一边走路,一边按摩心包经、三焦经,因这两条经络的动作时间在晚上。
  点点有着特别敏感的体质,她按摩到哪里,哪里就会有反应,如按到手臂上的消泺时,按着按着她会吐出一口一口的痰来;晚上她敲腿上的风市,会睡不着,但是一拔阳陵泉,又正常了;她按手上的液门,感觉嘴里生津;按了阳池、阳溪等,很快双手温暖。那时她经常背脊痛,当教师的她批作业时间长了就不行,后来敲委中敲出黑黑的一大块(敲的当天晚上,她拉起裙子给我看腘窝,那大片大片的黑紫,看得我触目惊心),但再以后同样长时间批作业,背脊就不再痛了,原来腰背委中求么。她膝盖长骨刺,动了一个小手术,由于用药错误使得她的小腿肿得厉害,她停了所有的药,经过很多时日的跪膝,小腿上的浮肿全消退了。也许是经常看到点点的那些变化,我们对养生更是信心百倍了。
  我自己又了惊喜的变化。以前每到春天,情绪容易波动,所谓的伤春。自从敲了经络之后,天天只知道快乐着,再也不会莫名地忧伤了。过去还经常便秘,后来每天起床后敲肺经、大肠经(肺和大肠相表里),便秘的问题居然解决了。记得早的时候,敲完肺经再敲完大肠经,还得在大肠经的曲池上敲好一阵才有便意,现在通常还没敲完肺经,就得上卫生间。看来,这里的经络也通了。不过,解决了便秘,还有一个便溏的问题需要接下来解决。
  
  
  四
  有一天,嫂子在QQ上告诉我,她腿酸得厉害。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引起腿酸有几种原因,而她人在嘉兴,我一时无法给她按揉来确定哪条经络不通畅,要么用手或足的反射区,不过对她也有难度,于是我想到了第二掌骨,告诉她,按第二掌骨必定有痛点,找到了痛点按到不痛,腿酸也好了。她真的照做了。过了一阵,还是在QQ上,我问她腿还酸吗?她说不怎么酸了,我说你再按按第二掌骨,不会很痛了。她一按,果真如此,马上回复我说:也太神了吧,有点不相信。
  
 

 
第二掌骨
  
  2011年暑假开始,儿子信尔为掉发的事烦恼着,我带他到胡睿医师那里看病,吃中药调理。到了大伏天之后,为了给他的鼻炎作冬病夏治,还为了给中药调理起辅助效果,我给他背部艾灸。谁知,艾灸对小孩不适合还是什么原因,信尔身上起了不良反应,肺部疼痛,身上无力。我马上停掉艾灸,两三天之后他恢复了正常。这是我养生路上的碰到的第一件挫折。信尔怪我在他身上作试验,不过后来总算还说了一句公道话:要是艾灸对了,效果也一定很明显。
  2011年7月底,我和一位朋友去上海看丰一吟先生。她是漫画家丰子恺的幼女,八十多岁了,精力充沛,差不多每天走路一个小时(兼上银行、邮局、菜场等办事),更重要的是,她还经常画画、写字、写文章等,我还几次看过她风尘仆仆地来往于各处活动。我向请教养生经验,果然,她有保健措施二十三条及十二种饮食规律。她的养生经以头面、手部为主,尤其是对耳部的保健,值得我借鉴学习。还有她每天吃一餐“十谷米”煮成的饭,午餐后吃几颗的坚果,也是一种非常好的习惯。想想我们现在每天吃杂粮粥,也非常好。现在信尔在早餐也愿意吃杂粮粥了。
  这些日子,我发觉记性比以前好多了,以前打开电脑,脑子一片空白,原本计划要做的事全都想不起,但现在,能够渐渐地想起一些来。这实在是太好的现象。我想可能是最近经常在敲大脚趾的关系吧,因为大脚趾上是大脑、垂体这些反射区。
  由于几次空调受寒,我的慢性咽炎复发,咽部似乎又有东西哽在那里了。想到冬病夏治的三伏贴,我去医院买来了几味中药,打成粉,加入姜汁,贴在肺俞、脾俞、肾俞、大椎、天突等几个穴位,等到贴过两次之后,咽部的不适又找不到任何踪影了。
  
  
  五
  我和点点晚上的走路已坚持了好几个月了,我们的按摩也同样坚持了几个月,我们都觉得,养生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却是非常快乐的,然后,我对点点说,我要写养生日记了。这是我能够做的、也是喜欢做的事。点点很是赞同,她说,我的例子你也正好利用起来。接下来,她要用一种物理方法给她母亲排除胆结石。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尝试,我祝愿她手到病除。
  
  
   2011年8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0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丰一吟先生作画,2011年7月30日,上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缘斋书事四编》跋

  《秋缘斋书事四编》跋
  
  梦之仪
  
  阿滢老师要我为他的新著《秋缘斋书事四编》写个跋,一时我有些犹豫。我想,能为他人写序作跋的,总归是成名成家的,哪有像我这样的无名之辈去染指的,但又想到,我虽和阿滢老师不是太熟,也知道他为人热情,过去我几次请他帮忙,他总是热心相助从不推诿,这次我当然也不好拂逆其美意,于是应承了下来。
  我初次知道阿滢老师,是因一位朋友转赠他的大著《秋缘斋书事》,书的扉页上盖的还是一位宿儒的藏书章呢。后来我又在网上看到他的博客“秋缘斋”。看过他的书,浏览过他的博客,对于他书事书友之广博很是佩服。我们嘉禾大地也有一位这样的读书人,笑我范君者是也。他也是广泛地交友,写日志,印简讯出版《笑我贩书》多编,联络了一大批圈内圈外知名人物、普通百姓。对于这样的人,我并不陌生,当然更多的是好感。同为读书人嘛,所谓惺惺相惜。
  后来,也是因为书、刊的原因,和阿滢的交往有所增加。两三年来,我送给他的是我和简儿、草白三人合著的自印本《映雪集》第一、二辑,也陆续得到过他的几次赠书,《秋缘斋书事续编》、《秋缘斋书事三编》、《泰山书院》等,我也经常在各地报刊杂志上看到他发表的文章,对他的了解就更多了。这次读他的《秋缘斋书事四编》书稿,在开篇他就说,“能轻松地办一份读书杂志,能在好书面前毫不犹豫的掏出票子,能不计时间四处游历,一直是我向往的一种生活。”这样的大白话,我读来觉得很有意思。我想,这就是阿滢作为一个读书人的梦想吧。其实,出书办刊是很多读书人的梦想,梦想在每个人的念头里,各有各的精彩。阿滢为了他的梦想,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
  《秋缘斋书事四编》记录的是阿滢在2008年的书事。年初,迫于巨大的经济压力,他不得不停办倾注了五年心血和汗水的《泰山周刊》,但这一年,他的收获也是巨大的,主编并出版了《泰山人物》、《泰山书院》第二卷,创办了《新泰文史》杂志,还出版了《秋缘斋书事续编》、《秋缘斋书话》等书。大家都心知肚明,如今出版一本书是何其的难,经费是个大问题,很多民刊都是因为经费问题走向穷途末路;就算解决了经费这个大问题,还有一大堆现实的工作要做,如优质稿件的筹措,如书稿的校对,再细一点,封面的设计、排版的样式、纸张的挑选等等,都是出书需要注意的问题,因为我参与过自印书“琴韵录丛书”的印制,这种体会就更真切了。我在阿滢的书稿里,看到许多这样的细节:除夕夜,校对《泰山人物》书稿;某天,到市政协送交《关于创办〈新泰文史〉的申请报告》;某个下午,校完《秋缘斋书事续编》书稿,并扫描了部分书中所需书影、图片;某日,到印刷厂为第二卷《泰山书院》定稿。书刊出版之后,则频繁地给各地书友寄书。这样的细节举不胜举,读来很真实,也很感人。一个平凡的读书人,因为有了这些事件的参与,他的精神随之飞扬了。
  阿滢藏书的一大特色是收藏作家张炜的书,据《秋缘斋已藏张炜著作书目》统计,到2010年9月,他已收藏张炜著作版本一百三十余种。在他收藏张炜图书的过程中,也发生了很多故事,结下很多人脉书缘。日本一桥大学教授坂井洋史翻译了张炜的《九月寓言》,当坂井教授来中国时,巴金研究会的周立民为他讨得此书的精装本,并用快递寄给阿滢。这是阿滢收藏的第一部张炜的外文著作,当晚,他撰《日文版〈九月寓言〉入藏记》,后来此文在《温州读书报》上发表。濮阳刘学文则挂号寄来绿版张炜名篇精选之《散文精选》,为阿滢的张炜藏书增“色”。这些意外发生的故事,这种交流交往所带来的快乐,时时撞击人的心灵,让人觉得生活是如此多彩,人情是多么温馨。
  《威海文艺》执行主编张洪浩也是一位张炜著作的研究者,认识和阅读张炜近二十年,写作《读张炜》一书,阿滢还和他说起办一份《张炜研究》的网刊。从收藏到利用再到研究,那必定是一个质的飞跃,我们期待这份网刊早日办成,并持续地办下去,这对张炜作品研究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因为有了多年来对张炜作品的收藏,于是便有了阿滢满含真情的《收藏张炜》一文,这篇文章后来在《旱码头》、《藏书报》、《扬州文学》、《解放军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藏书报》发表时,并配发了张炜为阿滢的题字手迹:“阿滢是写作者的永恒鉴定!张炜二○○六年四月”。作家藏家如此相得益彰,让人好不羡慕呀。
  我总想,“收藏张炜”于阿滢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试想,当年陈梦家收藏了那么多明清家具,绝是绝了,可是桌椅们能够站起来和他对话吗?不能,但阿滢却有机会和张炜交流。还有比心的互动更感动人心吗?从这点来说,阿滢的收藏实在是一个很人性化的选择。所以,广东《惠州日报》社周春在他的旧文《买书的理由》中有这样的话:“山东《泰山周刊》总编阿滢兄,因为钟情张炜的作品,多年来到处搜求,还托各地书友代为淘购,聚沙成塔,蔚为壮观,他如今所藏张炜著作已超百部。搜求张炜著作,就是阿滢的一种习惯,也成为他购买此类书的理由。”诚哉斯言。
  前面说过,阿滢老师的理想除了买书出刊之外,还希望多方游历,这一点,和我们这些普通的上班族比起来,他也是很幸运的。2008年,他实现了两次远行,游历了海南、连云港,又通过参加在淄博的全国第六届民间读书年会之际,游览了王渔洋纪念馆、四世宫保坊等景观。苏东坡在海南的日子,生活固然极其困苦,心却很闲适,阿滢把他在海南的橡胶园命名为东坡农场,我想他对东坡的那份闲适是心摩的吧。现在他的东坡农场可能还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目标,但相信终究会实现,我们期望他也像东坡在海南一样随心地生活,期待他的理想能真正实现。
  末了,画蛇之外还想再添一足。我觉得阿滢老师的这份书事记录,书事固然有余,文字之美则略显不足,我以倾向唯美主义的眼光建议,如果文字间再增加一点美感,添加一点韵味,不是锦上添花吗?但凡事不能求完美,这些话,阿滢老师完全是可以弃之不理的哦。
  
  
  
   2010年9月20日 于浙北平原
  
  
  《秋缘斋书事四编》,阿滢著,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年7月出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7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点滴》2011年第1-2期目录

  《点滴》2011年第1-2期目录,如没有收到样刊和稿费的请联系我(2期还未寄),联系我可以加入网上读书群54031828(群主闲书友)
  
   点滴
   2011第1期(总第13期)
  
   主管:上海市作家协会
   主办:巴金故居(筹)
   巴金研究会
   网络支持:www.bjwxg.cn
  
   顾问:李小林
   主编:陈思和 陈子善
   执行主编:周立民
  
   上海市连续性内部资料准印证(K)0627
   内部资料,免费交流
  
  
  
  
  目录
  
  还魂草
  汝龙先生纪念专辑
  004 汝 龙 致巴金书信选刊
  031 吴奔星 追忆翻译家汝龙
  042 文 颖 怀念翻译家汝龙
  049 汝企和 怀念父亲
  066 汝宜陵 史永利 爸爸教我们搞文学翻译
  
  怀念集
   076 林伊祝 我们都称他李先生
   ——巴金与家父林憾庐的交谊
  梦与醉
  084 李 辉 《藏与跋》选刊(四则)
  《随想录》特装本
  阿诗玛,美丽与感伤
  黄裳跋《西厢记与白蛇传》
  从演电影到写电影
  096 李树德 也谈巴金《点滴》的版本
  099 翁长松 读巴金译本《红花》
  
   103 龚明德 《女孩与猫》(《巴金全集》琐谈之一)
   108 周立民 《激流》漫谈[5] (甘棠之华之八)
  
  
  
  憩园
  118—123 《寒夜》被雪藏说明啥(刘巽达)/在“韩流声”中杀进一声叹息(何萍)
  
  无题集
  123—126 铁凝给东城根街小学学生寄来新年礼物(梁玲)/《巴金祖上诗文汇存》出版(治墨)/
  
  短简
  000真诚的纪念 感人的演出(曹树钧)
  
  
  
  
  
  
  
  
  
  
  
  
   点滴
   2011第2期(总第14期)
  
   主管:上海市作家协会
   主办:巴金故居(筹)
   巴金研究会
   网络支持:www.bjwxg.cn
  
   顾问:李小林
   主编:陈思和 陈子善
   执行主编:周立民
  
   上海市连续性内部资料准印证(K)0627
   内部资料,免费交流
  
  
  目录
  
  还魂草
   004 巴 金 致黄力
  附:黄茵《巴金先生的五封回信》
   011 杨 斌 巴金致《华西晚报••艺坛》编者
   013 贺宏亮 巴金佚简一封
  真话集
   016 瞭 望 讲真话为何成为“国家课题”
  梦与醉
  019 李 辉 《藏与跋》选刊(四则)
  冯至:何曾一语创新声?
  王世襄跋《高松竹谱》
  唐弢的毛边本《晦庵书话》
  杨宪益:书与人同在
  032 李存光 《巴金研究文献题录》编写说明、编后赘语
  041 辜也平 考镜源流 辨章学术
   ——《巴金研究文献题录》的价值与意义
  048 坂井洋史 《情影——陈范予诗文集》编者前言、后记
  057 黎 民 《近代科学与无政府主义》出版说明
  060 赵兴华 一部译著的问世经过
  
  066 倪墨炎 巴金《点滴》的初版本
  069 萧 萧 镜子的反光
  072 龚明德 《海上的日出》(《巴金全集》琐谈之二)
  080 周立民 两本《巴金文选》(甘棠之华之九)
  
  怀念集
  094 汪新亮 门风优美酿精英
   102 彭拥华 怀念刘旦宅和他的画
  
  憩园
   106—114 巴金的严谨(王镫令)/《巴金先生的赠书和题词》一文的补充(季涤尘)/重读《死去的太阳》(戴翊)/周恩来要演“觉新”(楼乘震)/《十年一梦》无人识(万康平)/许杰的一个笔名(龚明德)
  
  无题集
  116—125 巴金故居(筹)召开第一次专家咨询会(古巨)/巴金故居发现大批珍贵文献( 冯源)
  短简
  126 致费滨海(徐怀中)
  
  执行主编:周立民
  编辑:蒋珊珊 梦之仪 封面设计:李筱
  投稿信箱:dd675@sina.com
  编辑部地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巴金研究会(200040)
  印刷:纯德印务有限公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仓前,访章太炎故居

仓前,访章太炎故居
  梦之仪
  
  断断续续到省局的“大集中”工程基地已有好多次了,可基地设在余杭的浙江省委党校新校区,偏远而且荒凉,因而,虽到过多次后,我仍是校门未出过一步。直到有一天,参观了良渚,才算走出了校门。
  前一阵子,我在家里看《章太炎评传》,翻开书就有这样的内容:某年某月某日,章太炎生于浙江余杭东乡离城约十里镇的仓前镇。我心里一动,党校不也在余杭吗?不过我曾隐约听说过余杭这个地方很大,我刚刚冒出来要去寻访的想法又没有了。
  过了几天,沪上一位朋友听说我几次到党校,便告诉我,从党校再往前不远,就是仓前,章太炎故居在那里。我一惊,又一喜,真的是这样吗?太好了!
  六月中旬,我又一次到“大集中”基地,还是呆上一周的时间。在某一天上午,我来到了仓前古镇。
  仓前很小,一条东西方面的街把整个古镇贯穿了,想来古镇的南北方向也不会太宽吧。我从现在的主要街道向南走进一条小弄,来到余杭塘前,又折向东,故居已经在眼前了。
  故居与余杭塘一街之隔,在仓前镇仓前塘路59号,沿街是几间平屋,粉墙黛瓦,木门木柱和石基,是典型的明清民居风格。儿时,我也住过这样的房子,每到夜色降临时,祖父总会把门板靠着一侧门框一片一片地加上去,在幼小的我看来好像天天在玩游戏。童年岁月如花似锦,影淡了,味则更浓。我童年的老屋当然早就不复存在,但看到这样朴素的故居,总会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从出生到23岁外出求学前,章太炎就生活在老家仓前。
  我们关注一个人,常常会关注到他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所受到的影响。章太炎出身于汉学世家,从曾祖父到祖父到父亲,都是读书人,读书好学的种子早就种下了。
  曾祖父名章均,传记上说,他家房产、田地、牲畜,累计起来,赀产至百万,那么说来他还是个财主喽。不过,章均这个财主与一般的财主不一样,有了钱,他捐田建义庄办义塾,还捐出巨款三万贯,在余杭镇上东门桥北首白塔寺前创建了苕南书院。
  我不知道苕南书院后来的命运怎样?(我又想去老余杭看看苕南书院了,就算只有遗址也没关系),但这个书院的存在对童年、少年的章太炎的影响必定是巨大的,私人开书院,就像现在私人建大学一样,在我看来,可稀罕啦。
  祖父则给了章太炎另一种影响,由于他的妻子被庸医误诊而丧命,祖父发愤攻读医书,甚至还担任过太平天国的医官。
  因为祖父留下了很多医书,章太炎得便利也经常在研究,后来在北京被袁世凯软禁时,他在给他夫人的家书中,多次提到他的岐黄之术。这些对我这样一个笃信中医的人来说,当然非常好奇。不过据说章太炎没给人看过病,他自栩的高超的医术,有点空中楼阁之象。
  章太炎的外祖父朱有虔是海盐人,家学渊源更深,他在章太炎9岁时来到余杭,对其进行启蒙教育,使太炎自幼便在文字音韵方面接受严格的训练,并影响了其思想,对此,章太炎后来自己多次提及。四年之后,朱有虔回海盐,才由父亲和大哥对章太炎进行课读。
  16岁那年,章太炎奉父命参加县试,因病发作,没有考成。福兮祸之倚,自此,少年太炎从八股文中解放出来,得以“泛览典文,左右采获”(章太炎:《自述学术次第》)。不过章太炎读书,最主要读荀子、司马迁、刘向,其次是盖宽饶、诸葛亮、羊祜、黄宗羲。为了全面了解清代汉学的成就,从19岁开始,他用了两年时间,通读了光绪年间刊刻的《学海堂经解》,为治学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
  章太炎23岁那年,父亲去世,他离家到杭州进了著名的诂经精舍,同学中有吴昌硕等。诂经精舍即现在孤山的俞楼,由那位诗画般地吟出“花落春仍在”的朴学大师俞曲园主持长达三十年之久。杭州的孤山,被文字水墨熏染得从容大度,对于这样一批人的到来,她是不会惊讶的。
  以后的日子里,太炎先生同时投身革命的激流,避居台湾、流亡日本,加入同盟会、重组光复会,七被追捕、三入监狱,经历了一生的波折起伏,而在学术上,他卓然自立,成为一代国学大师,座下弟子更是群星璀璨,黄侃、汪东、钱玄同、朱希祖、沈伊默、龚宝铨、周树人、周作人等等,正应了名师出高徒的古话。
  余杭塘水东流去,斯人已逝,故家仍在。仓前的章太炎故居共四进,前三进为太平天国之前章太炎曾祖父所建,最后一进楼房建于民国初年。
  第一进是轿厅,在当年曾作为章氏义庄所在地,是章太炎祖父为赈济族人、乡里而开设的,现在,那古老的雕花木轿还在。
  第二进为正厅,厅内高悬写有“扶雅堂”三字的匾额,中堂为设色的古木花鸟画,两旁为隶书对联。这里是当年章家宴会宾客、文人雅集、乡贤聚首之处。一个“雅”,便是当年的氛围之体现。
  走过一间过道,进入第三进,是堂屋,下面是女眷休闲的地方,边上有书房,楼上是卧室。堂屋的北向屋檐下,是章太炎少年时的一排习字墙。每日晨起,用毛笔蘸上清水在方砖上写字,练就了太炎先生一手好篆书,以至晚年的他还每天写几十个篆字,以此为乐呢,可见少年时代养成的习惯对一个人的影响之久远。
  第四进现辟为陈列室,图片及文字资料的交融,还有纪录片的音响交织,都在介绍章太炎的一生。
  章太炎与嘉兴也息息相关,他的一个女儿嫁与他的学生、嘉兴人龚宝铨,不过女儿精神上抑郁,以致上吊身亡,这样的故事听来让人唏嘘不已。如今,嘉兴马厍镇上的龚宝铨故居也要开放了,那时必定会有更多精彩的故事等待着史家们去解读。
  继续回到党校,回到大集中基地。一天在饭桌上,和朋友们说起仓前镇,一位朋友说,党校不就在仓前吗?属仓前镇某某村。我一听,哑然失笑,要知道,从党校到仓前镇路途不远,可交通实在不便,没有公交车直达,在党校又叫不到出租车,可偏偏地理位置是同一处地方。不过幸好我已经到过了,也算重新认识了余杭,认识了仓前。
  
  
   2011.7.8完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白:《映雪集》第三辑后记

  


  
  后记
  
  拿到这本书的你,或许会有这样的疑惑,是什么热情还在支撑着我们编出这本《映雪集》辑三,一晃,我们仨认识的年份已不止三年了。说不清楚,每次见面,郊游、聊天、胡语,我们嘻嘻哈哈,唠唠叨叨,说来说去,我们的母题总是文字。这是我们永远绕不开的话题。一开始,我们像真正的君子那样,在现实生活中,交集很少。但渐渐地,我们的熟悉也从文字扩充至对彼此生活,情感的了解、关注,我们已经像真正的朋友那样肆无忌惮地越聊越喜欢。我们享受春天,自然,文字,享受这个世界给我们带来的正面的东西。或许,我们没有深刻的主见,或许我们的思想还很稚嫩。或许我们的身上缺少责任和担当。但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我们懂得,我们珍惜。我们愿意就这样好下去。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像春天一样,每一刻都充满着回味和乐趣,它们没有白过。它们留在文字里,相片里,记忆里,在我们之间传诵,在朋友之间传诵。我们有办法把这乐趣变成为生命的生态,我们对生活、对朋友的这份真心,肯定是我们在尘世最大的财富。
  这是我们第三次文字结集。希望你会喜欢。
  
   草白
   2011年4月17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6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陈学勇教授盛赞《流金》

  《流金》为我们县局文学社办的小刊物,第一期共印500册。陈学勇教授写来邮件盛赞《流金》和浙江一地:
  岂不与浙江有缘?不时得到那里的地方内刊(《水仙阁》《上林》等)和他们的著述。《流金》素朴、可爱,尾花亦增色(摄影作品插页似不甚协调,可能有不得已的缘故)。八九十年代王蒙嫌文学小道上挤的人太多,如今又多去忙钱了,此一时彼一时也。你们的作者均有情致,文笔亦清秀。猜想,他们的生活有滋有味,用套话说,生活质量不低。不似我辈,谋稻梁而已。浙东不愧文人之乡,春天我随凤凰卫视去海宁一趟,见着老少才俊好几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良渚:远古文明在闪烁

  良渚:远古文明在闪烁
  梦之仪
  
  从杭州文一西路的浙江省委党校往西,转入一条支路时,路面凹凸不平,因为下着暴雨,会车时,时不时受到对面车辆飞溅出来的水花的撞击。开了很久的路,什么路标也没有,真怀疑开错了,不过到了某个小镇时,终于看见了写有“良渚博物馆”几个字的路标,我盼望了许久的良渚终于就要见到了。
  车过小镇之后,似乎进入桃花源,一切豁然开朗,而风景已然醉人:公路两旁此起彼伏着葱郁的树木,树木之下仍是繁盛的草木。车在飞驰,而时光仿佛在倒流,这一大片一大片青翠的绿,让人觉得回到了远古时代,平静、安宁,有着不可抗拒的和谐之美。这一片就是良渚的土地了。我想,莫非是为了和远古的文明遥相辉映,才有今天让人心动的良渚外景呢?
  走进良渚博物馆,放眼望去,展厅内琳琅满目地展示着良渚时代遗存下来的各种文明的结晶。我从嘉兴来,我们嘉兴人生活的土地上曾经活跃着七千年文明的马家浜文化,我们附近的青浦也有六千年文明的崧泽文化,对于比马家浜文化和崧泽文化都要晚得多的良渚文化,自然不会太过惊讶。我还在成都看过金沙遗址,那金灿灿的太阳神鸟真是光彩夺目。那么良渚有些什么呢?
  良渚文化遗址,有古城、村落、墓地、祭坛等各种遗存,良渚文明以陶器、石器和玉器为主。在良渚时期,农业已进入犁耕稻作时代,手工业中,制陶、琢玉工业均很发达,陶器中,鼎、豆、壶、罐等比比皆是,石器中,犁、锛、斧等应有尽有,玉器中,镯、琮、璧等夺人眼球,展厅内可谓精彩纷呈。
  反山大墓群的发掘可谓石破天惊,反山大墓被认为是良渚文化最高等级的“王陵”。良渚文明距今五千多年历史,是夏商周三代之前的古文化。把反山大墓认定为“王陵”,在我们看来,也是修改历史的惊人之举。中国史书记载的第一个世袭王朝是夏朝,然后良渚的惊人发现足以改变这种说法。里面播放的宣传片中,模拟了一个王者威严的情景。与之呼应的,煌煌古城在莫角山发现了,城墙范围之广,在良渚时期,是史无前例的。
  可是,灿烂了一千多年的良渚文化,后来却神秘失踪了,断层了。想起在金沙时,我们有着同样的疑惑,那曾经灿烂的文明,怎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呢?这是个解不开的谜吗?让世人困惑不已。
  重新回到良渚外景。吹拂了五千年的风仍在呜呜地响着,人生物亡,树长草灭,不变的是这片大地,因为有着厚实的土壤,文明得以璀璨地延续……
  
  
  
   2011.6.1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港澳见闻录(2)

  续前
  
  在香港澳门,街上见到的男女警察个个都是好身材,山水造人,可见一斑。
  最有礼貌的是汽车,在没有红绿灯的地方,我们想过人行道,看见远处汽车急驶而来,总是习惯性地停下来,想等汽车过了我们再行,但是每一次,汽车总会在斑马线前停下来,要等我们过了斑马线他们才动,没有一次例外,到了澳门还是如此。我们知道不用怕汽车了,于是再过马路看见汽车也就大摇大摆地过去了。等回来之后的第一天,我还习惯地在绿灯亮起时往前走,可是转弯的汽车已经冲到跟前了,想想我已经回到了内地,不能再大摇大摆了。
  在港澳,最不能适应的是冷气。在机场、在商店、在餐馆,家家冷气充足,直冻得人发寒,幸好我带了外衣,这时赶忙拿出来穿上,这才抵御了一阵,而走到外面,闷热得要出汗。
  电话卡也与我们的使用不一样。有时我们为了减少手机的福射,还为了省省话费,通常把通话改成短信,有时,回一个字也是一条短信,这个习惯可把我害了,拿到香港的电话卡,也不看说明,先发短信再说。结果三十元面额的电话卡,才发了六条短信、打了五个电话,在第二天下午就已经没有话费了,而最后一个电话还只说了一半。想不通这么快就没话费,于是有人拿出说明来研究,才知道在香港,一条短信抵三分钟的话费。只能怪自己没看仔细了。第三天晚上,几乎大家都没话费了,我为了给家里打电话,跑了很多条街,都找不到小店提供的公用电话服务,原来在香港,共用电话只有电话亭才有。没有电话卡,我不知道如何在电话亭打电话,真急人!后来在过路警察的帮助下,这才在一家小店用店老板的手机打到了长途电话,费用还不贵呢。
  要说留下的遗憾,那是在澳门。事前虽然带了地图,但没研究过,入乡随俗吃喝玩乐了一阵,体验了赌城的奇特风貌,等最后回来时,听几个同事说,他们去了澳门的老城区,看到了很多漂亮的欧式建筑。啊,我们几个则在别处疯玩,根本不知道还有美丽的风情在等待着人们去探索呢。
  每一次出游总会留下一些遗憾,那是正常的,这些遗憾会让人们产生再去的冲动,不过港澳总归是有钱人的天下,已经看过见识过,我是没有去第二次的欲望了。
  
  
   2011.5.27-28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港澳见闻录

  港澳见闻录
  
  梦之仪
  
  每次跟着旅游团出去,总是走马观花地匆匆走一阵,到此一游而已,港澳一地,同样不例外。不过,虽然到此一游,也觉得很开心,毕竟是到过这个城市了,毕竟是耳闻目见过了。我当然羡慕余秋雨在浅水湾(他居住的地名在记忆上可能有误,但总归是香港富人居住的地方)一带逗留了那么多时日,可我没这个能力,自然只有随团了。随团也有好处,就是省心,什么都不用自己去费心思,不过这次去之前也许太忙了点,也许太省心了点,以致有点准备不足,除了带上两张城市地图外,没去了解一下城市风情,最后带了很大的遗憾回来。
  到香港是来感受繁华的,夜色下的维多利亚港灯火闪烁,天上人间,尽收眼前。梦中香港,除了繁华,还有一大堆的名星在天空闪烁,那是更热闹的繁华。当地的导游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精神可足了,比我见到过的所有年轻更带劲,她一会儿星爷怎样怎样,一会儿说“小甜甜”和她的老公,一会儿又是成龙大哥、周润发、邵逸夫、伏明霞,想都来不及,话题随着汽车的行驶而不停地转换,转换都因某个人的别墅到了车前方。
  导游老太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檇李花去

  看檇李花去
  
  梦之仪
  
  近来总是心绪无定。有一天,一位同行说,你好像瘦了,是不是为“大集中”愁的啊?真是一语击中要害。这几天个月来,为了 “大集中”那个心里无底的纪实稿,真有些食不甘寝不寐,一句话,心事重重心绪无定。尤其是上周整一周在“大集中”体验和采访,加上晚上还要加班(偶尔的活动是例外),人是很累的(我很佩服那些为期一年在“大集中”的同行们,他们可几乎是天天晚上在加班!),所以双休回到家里,不觉美美地大睡,这才有了精神。
  这两天上班,忙于一些琐事,没有翻“大集中”的资料,心情也似乎轻松了许多。昨天傍晚时分,我走到小公园,合欢树的枝头在不经意间吐出了绿芽,紫藤一树一树开着淡紫色的花,最欣喜的,白色的海棠已然绽放。
  我走过高高的合欢树,走过密密的紫藤架,来到一树海棠花下。那花是洁白的,给人一种单纯的美,单瓣的花看上去并不热闹,但因为几朵这样的小花在一起,配上大小不一的绿叶,还是很可看的。白色的海棠花下,春风徐来,心绪飘了起来,想起那天我们同样站在白色的檇李花下,那份快乐真是简单又美妙。
  其实去之前还是有一点失落的,简儿因为家里有事去不了,少了一个天真率性的女诗人,还少了另外几个朋友,不免觉得冷清不少。不过,陆嘉敏和草白一见,聊着花花草草,已经谈得非常热闹了,再加上禾塘做我们的党代表,很快就把那份失落感丢远去了。
  每次我开车,认路是最大的难题,草白家是去过几次的,但几乎每次都会搞错,经常是在中环南路上开过头,然后返回转入新气象路,不过,这次是在新气象路上找不到她的家,分不清是过了还是没过,最后决定掉头,这才接上她。
  那正是清明时节,草木繁盛,金灿灿的油菜花飞扬在公路两旁,热情奔放如入时的女子。
  嘉敏和油菜花一样诗意盎然,她的诗情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可惜她不写诗,这真遗憾。
  一路逶迤向南,没有山也不见水,我们在田野和稻作和各色野花之间曲折地穿越,突然眼眼冒出一条小河浜,猛然觉得眼熟,停下来一问,居然就是我们想要抵达的地方。
  主人名陆建明,故此处名陆园。陆园不算小,有各种果木,有各种菜蔬,也有鸡狗,还有池塘,可以说,是一个很完备的农家园林。
  我自小在农村长大,看惯了田野的陌色和春耕秋收的繁忙繁华,可这一片天地对我而言还是陌生的,这里种植的,是成片的树木,确切地说,是果树,有檇李树、桃树、葡萄树,还有桔子树、茶树等。
  我们是为了看檇李花而去的。为了看某种花而追寻着这种花的踪迹,这本身就充满了情趣,何况这种花并不多见。
  檇李花起于何时,恐怕谁也不知道了,但聪明的人类发明了文字,于是,在历史的某一瞬间,“檇李”两个字留了下来。最初留下这两个字的,远在春秋时期。大美女西施从越入吴途经嘉兴,因为口渴,随手拿起士兵从路边采摘来的檇李果,一经入口,甘甜清香,于是檇李的美名开始流传。而檇李果上,因为西施用手指一掐,便留下了“西施指痕”。
  檇李曾经生活在西施的年代,历经了吴越两地的鏖战,然后穿越了两千七百年的时空仍然存在着,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奇迹,于是我们皆称檇李具有穿越之力。穿越时空的檇李,如果这不算传奇,那么世上没有传奇可言了。更值得一说的,地以果名,嘉兴过去曾有“檇李”之称,这是嘉兴这片古老的土地对于檇李这种植物的崇尚,檇李是可骄傲的。
  说起檇李的种植来,陆建明老师侃侃而谈,他的家族种植檇李有着六十年的历史,他自己也有二三十年的种植史,所以说,在檇李的种植历史上,他有着诸多的酸甜苦辣。但是在今天,因为技术、因为产量等各种因素,几乎没有其他人再愿意种植檇李了,抢救檇李成了他心头的头等大事。在过去,也有一些高级官员投入到这件事中,为抢救檇李推波助澜。
  檇李的灭绝与重放异彩成了檇李的两重天。我们当然期待檇李的枝芽在今天的大空间里自由伸展,但我们能做的微乎其微,我们只有感受罢了。
  陆建明老师带我们一行穿越檇李树下,素白的檇李花一连串地长在一起,几乎不见绿叶,这样的茂盛展示了檇李繁华的一面。梨花同样洁白,但梨花分散在枝头,在绿叶的映衬下,有闹中取静的感觉。白色的海棠则与梨花比较接近,缀满了枝头,但但花朵相对来说要小一些,又与檇李花比较接近。我们常常会感叹,大自然真是奇妙,给每一种花以不同的姿态,进而赋予万种风情,让徘徊在花下的人们欣赏着、迷恋着,及至身离去而心无法离开,心思就这样沉淀了下来,情意也就此慢慢生长,在花丛里,在枝叶间,在夜晚的露水里,在奔放的霞光里。
  现实和想象在交织变幻。仿佛是乘上了两千年的时光隧道,我们迎来了檇李的今天。檇李树下,萝卜开着同样洁白的花,我是第一次见到萝卜开花,喜悦溢满的心田!檇李树旁,杜瓜藤上上挂着圆圆的果实,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而见到的当时,我们也正嗑着这种杜瓜籽呢。感觉一切都非常美妙。两旁,还有成片的桃树和葡萄树,再一旁,池塘里鱼儿在悠闲地散步。草白采来野花要捧回家插花,我们摘下金桔入口,再揪几片老茶树的嫩叶,这个园林好像就是我们自家的。虽然自小在乡村长大,但是陆园给我的感觉是多么地不同,小小的园林,似乎什么都有了,更兼一份好心情,那比什么都重要。
  嘉敏总是最有创意,她听说禾塘经常和昆曲班的人在一起,她说等明年檇李花开时节,组织一场檇李花下的昆曲表演。我们都觉得这个提议好,春风里,随性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一点不为过,何况是为了檇李呢。嘉敏还建议,明年我们还可以带上野餐的工具,檇李花下,组织一次野餐,不也趣味无限?一时连野餐的地点都选好,那么明年的春天必定会是不一样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檇李花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喜悦,想我们远远地赶来,寻花、看花,花虽相似,花却各不相同。各色的花太多,檇李花因其穿越时空而得众人关注,她从远古时代风尘仆仆地走来,直走到不可知的将来,做檇李花也是幸福的。待明年此时,我们还会再来,到时,檇李还会认识我们吗?在回家的日子里,我会想念着檇李吗?
  回去时,我已经辨不清来时的路了,禾塘成了导航仪,一路顺利返还。临别时,嘉敏送我们每人一枝兰花。这么多日过去,兰花是谢尽了,但是当我偶尔走过小公园,看见洁白的海棠花时,心思又飘到檇李花下。愿更多的人认识檇李,愿檇李的声名传播得更远,愿檇李的明天无限悠长!
  
  
  
   2011年4月19日 草
   2011年4月21日 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泳比赛

  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参加游泳比赛,不过真的就参加了。
  周一上午,我继续来到省委党校新校区,参加省局的“大集中”工程的访问,这次呆的时间为一周。
  因为技术开发的基地测试暂告一段落,略显轻松一点,于是就有了这次的游泳比赛。周二上午是第一轮比赛,我代替李今秀参加了规费外联组的比赛,我们小组出线了,真的很高兴,我的蛙泳在女子中也算是比较好的呢,很得意。周三上午是第二轮比赛,我们惨遭淘汰。
  都说自由泳很快,周二的晚上,临时抱佛脚,我们还想学自由泳,终于没有学会,很后悔以前怎么不学呢?当然能在杭州参加游泳比赛更是不会想到的事。
  以后,还会有一场羽毛球比赛,李今秀问我,羽毛球比赛还来不来?我也想的啊,可是我还会这么巧地赶上吗?
  运动是多么地快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金》2011年第一期目录

   流金
   2011年第1期(总第1期)
  
   主管:浙江嘉善县财政地税国资局
   主办:流金文学社
   网络支持:巴金文学馆(www.bjwxg.cn)
  
   主 编:沈旭东
   副主编:李 莉
  
   执行主编:沈海铭
   执行副主编:梦之仪
   责任编辑:吴 鹏、吴静瑶
  
   2011年3月 出刊
  
  
  目录
  卷 首
   001 《流金》随春天一起来临
  专 稿
  003 林仕华 窗台上那株兰花
  散 文
  005 李 莉 汾湖三题
  007 朱丽燕 为谁开放
  010 林 恳 雨夜闲话
  诗 歌
  013 吴静瑶 赠 江南
  014 袁晓颖 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
  小 说
  018 沈玲燕 忽见陌头杨柳色
  评 论
   033 尤晓啸 天鹅or鲨鱼
  036 吴 鹏 《老男孩》的青春梦
  专 栏
  040 子 木 官塘之上(历史云烟之一)
  047 青 鹿 读硬性的书 (书香纷呈之一)
  056 梦之仪 嘉兴的酒(税收史话之一)
  059 陈学智 二条河二根脉(税履串串之一)
  艺术园地
  062 第三届摄影作品展
  070 2011年迎春剪纸作品选登
  073 硬笔书法作品选登
  编后的话
  074 关于《流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5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3页/93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Anglabao

2017-09-20

忆之舟

2017-08-27

姜传奇

2017-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