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众筹丧葬费被叫停:公益的门槛到底是什么?

有媒体报道,一男子驾驶私家车与机动三轮车迎面碰撞,造成三轮车上3男1女当场身亡。事后,肇事男子因“赔不起丧葬费”,便在网络上发起“公益性众筹”。不过,当众筹资金达到20000余元时,被平台关闭众筹链接,并将捐款人的钱退还。平台作出的回复是:“项目不符合申请条件”。对于这样的“众筹事件”,因“众筹主题”的特别,以及众筹过程中“被叫停”,很快在社交媒体上,被人们广泛关注和热议。

 

这其中有对“众筹条件”的追问,也有对“公益底线”的追问,甚至很多人提出,在“事故”没有弄清楚肇事责任划分前,这种“公益性的众筹”,也是违反程序上的善意的。说到底,人们对于这件事情的质疑,最深层次的疑虑就是“公益的门槛问题”。

 

其一:惯常的“公益性众筹”中,“治病救人”算是边际。

 

公益的类别比较多,但惯常的公益性众筹中,“治病救人”算是大类,也易于人们接受理解。当然,这里面有个很特别的“边际”,并不是所有病都适合去众筹。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重症”、或者伤残严重者,因家庭担负

分类:未分类浏览: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游客挂面喂猴:“超限的好奇心”害人害己

有媒体报道,在北京动物园,一些游客用“挂面喂猴”,还自称是“互动”,管理员虽然会及时制止这种行为,但还是有一些游客不听劝阻,在回避管理员的情况下,继续投喂,但是,他(她)们却并不关心,随意“投喂食物”可能会对动物造成一定的“伤害”。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各地动物园都时有发生。这也导致,我们经常能听到“动物园”传出动物死亡的消息。我们虽然不能完全确定,都是因游客“胡乱投喂”导致的结果,但其中肯定有难以逃避的责任。

 

当然,就“投喂动物”的行为本身而言,相信绝大多数人的“初衷”,并不是要“害死动物”,甚至,也不是要“喂饱动物”。追根究底,其实就是一种好奇心的宣泄。某种层面上,虽然人们总强调,带孩子去动物园“认识动物”,可实际上,大多数动物对于成年人而言,也都是陌生的。

 

这种情况下,一些“好奇心”超限的成年人,就会以自己的认知,去试探动物的一些习性,而作为”食物“来讲,不管是从获取途径,还是从“人的尺度”换位,都好像较为容易获得一种“普适感”,而

分类:未分类浏览: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忙中偷闲”为何会愈演愈烈?

在最新的《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中,“国人休闲不足”的问题再次凸显出来,从数据上讲,比过去几年更少。甚至,有媒体为渲染其中的“不足”,直接以“不及欧美一半”的措辞在报道题目中出现。就事论事,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着实算是“忙中偷闲”的生活图景。

 

依照报告所指出的具体“不足”,主要表现为休闲时间不均衡、不充分、不自由;休闲公共产品供给不足;休闲公共设施和服务存在明显区域差别和城乡差异;特殊群体的休闲需求尚未受到重视;休闲公共政策缺位等。当然,在具体的报告中,我们很清楚的能看到细微处的指标。但是,最突出,较共同的,还是“忙碌”的问题,甚至,从具体的实际考量,这种“忙碌”将会愈演愈烈,成为生活的常态。

 

我们很清楚,在具体的报告中,主要的样本人群选择,肯定是基于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在评定。不过,作为整体样本数据多样性的考虑,各类区域都会适当进行取样。只是,对于现实意义而言,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休闲情况,更能作为整体社会参考的一种指引。这也是为何,要在“报告”中特别强

分类:未分类浏览:1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不称职的父母如何毁掉自己的孩子?

有媒体报道,一个9岁的女孩“退化成婴儿”,行为较为古怪,不肯自己睡,时刻要求父母搂抱亲昵。按照心理医生的说法,这与她刚出生的妹妹有一定的关系,从症状病理上属于“同胞竞争性障碍”。就是指,小孩在多一个弟弟或妹妹的情况下,易产生父母的爱被侵占的感觉。所以,就表现出情绪不稳,或者与父母对立等异常行为。

 

实际上,对于这样的事情,在具体的生活中“很常见”。只是,过去较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对于孩子的行为观察,心灵教育并不是特别关注,也就没有人会觉得孩子的行为异常,或有什么大问题。这种情况下,那些有心理疾病的孩子,只有经过不断的生活实践,才能逐步修复,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在“自我救赎”,着实让人感到痛心。

 

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孩子的很多“心理疾患”,多半缘于不称职的父母导致的。说到底,就一个孩子来讲,对于世界的绝大多数的“初步认知”,都是从父母的引导和示范中获得的。这就说明,如果一个孩子有严重的“心理疾患”或者异常的“情绪发作”,最先应该寻找父母的问题,而非站在病理的高度,对孩子进行各种审视和质问。

分类:未分类浏览:1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乡村的“契约意识”为何很松散?

有媒体报道,江苏省某县某村的农户,集体被“购粮贩”以“打白条”的方式,诈骗走200多万的粮食款,涉及农户达280多户。最终,经农户报案,警方追踪,“购粮贩”已经被捉拿归案,粮食款也一并被追回。

 

就事论事,事情的发生过程或许并不复杂,如被骗农户所讲,之前“购粮贩”也到村里收购过粮食,粮食款都能如期兑现,所以,人们的戒备心就差一些。从某种层面上而言,显然农户们有种被“割韭菜”的意思。但是,就“诈骗事件”的促成,似乎又与乡村特征的“契约意识”关联着,所以有必要进行具体的厘清。

 

惯常来看,乡村的“契约意识”近乎是松散的、口头的、道德的、邻里的,即便人们觉得不是很踏实,很放心,但也不会太过强调。因为,乡村范畴内的交易,大多数都是熟人交易,按照农民认知的普适讲法:“大家都是熟人,打个招呼就行”。只是,这样的话术和逻辑,已经成为现代社会发展的阻碍,暂且不论这样的方式好与不好,起码在处置事情上效率不是很高。

 

依照费孝通所讲:“现代社会是陌生人组成的社会,彼此都

分类:未分类浏览: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蹭网被赶放火泄愤:失意者的狂热病怎论轻重

有媒体报道,一个95后“沪漂”,因忘带身份证,无法在网吧开机上网,便逗留其中,进行“蹭网”(等别人睡着,自己上去玩一会儿),最终被巡查的网管发现,驱逐出去。当事者,气愤之下,竟然选择“放火解气”(点燃路边的垃圾桶和共享自行车),最终构成放火罪,被追究法律责任。

 

就事情发生的过程来看,好像没什么特别之处,要不是有直接的公共设施毁坏,以及威胁到周边公共物品的安全,或许仅算是一种典型的狂热行为。只是,当我们追溯这位“沪漂”的日常轨迹时,会发现他属于生活的“失意状态”,白天打零工,晚上吃泡面,夜间泡网吧。表面上来看,也算自得其乐,但并非真正的快乐,只是一种自我催眠的“丧性状态”。

 

所以,当其被网管驱逐后,能有“肆意”放火解气的逻辑,或许一点也不意外。当然,我们也要知道,并非所有“失意者”都是丧心病狂的,但失意者中的比重相对会多一些,触发的可能会大一些。人类一向有一种倾向,就是到自身以外寻找解释自己命运的理由,不得不承认,成功或者失败都会左右一个人对周遭事物的认知。

 

分类:未分类浏览:1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女博士毕业前分手:世俗违和感从何而来?

社交媒体上,有关“女博士毕业前分手”的话题引发广泛热议。依照当事“女博士”的说法,自己刚与男朋友分手,具体的原因,涉及个人隐私没有具体提到,但是很笼统的谈到“世俗”对于“女博士”的偏见。甚至,“女博士”的母亲刻意强调一句“有魅力的女人永远不愁嫁”,而“女博士”也笃定,读博能增进自己的思考,获得更广阔的“认知空间”。

 

坦白讲,对于“恋人分手”而言,算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涉及“女博士”,便迅速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着实值得深思。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人们对于“女博士”都有较大的“世俗偏见”,但主要针对的就是“婚恋观”的问题。

 

惯常的认知中,都觉得“女博士”异于寻常女性,但在评价的时候,也都较为笼统含糊。“世俗偏见”中总是强调“女博士”们不懂生活,实际上所用的标准都是男权意识下的尺度,认为“女性就该有女性的样子”(操持家务,生儿育女)。

 

只可惜,在“城市浪潮”和“知识蓬勃”的时代,这种以男权意识为视角的“女性模样”已经开始瓦解。而且,在大都市中,

分类:未分类浏览:74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被默许的“毛贼偷”是一种乡土病

有媒体报道,某农业大学“实习基地”的玉米、棉花等科研成果,被当地村民偷盗。其中,一个获得审批的玉米新品种,被偷盗的最严重,一旦被扩散出去,损失或达千万。目前,正组织村民归还所“拿”农产品。

 

对于这样的事情,如若不是涉及“科研成果”,或许也不会被如此关注。在乡村田野之间,类似的“毛贼偷”事件,要是发生在普通农产品上,或许算不得什么大事情。于此,这里更要厘清偷盗行为内在的驱动逻辑:“毛贼偷”。

 

这里为何要强调是“毛贼偷”呢?其中,有两个重要的特征,一个是“偷盗行为”多出于“占便宜驱动”,一个是“偷盗行为”不会涉及“过多利益”。而这也导致,“毛贼偷”在乡村中有被默许的生存空间。首先动机“较单纯”,再就是“危害小”,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毛贼偷”基本上不会被太过追究,最多也就是小范围内的道德谴责。

 

在乡村有过生活经验的人都很清楚,人们的很多生活资料(粮食蔬菜),都是自给自足的。而且在乡村田野中,人们种的都是大田,一般因多数人都有自己的田地,也就不太会特

分类:未分类浏览:906评论:6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年轻女性会信奉“颜值红利”?

有媒体报道,一些团伙以“公司名义”,“高薪招聘”年轻女性入职,并与整形医院合作诱骗“职员”整容,最终将她们引入“套路贷”。依照“受害者”的反映,在医院整容后“公司”不仅不安排工作,甚至,有的“受害者”被公司告知要“接客”来还贷,着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对于这样的“骗局逻辑”,实际上属于惯常的“诱骗套路”,从诱骗的效果上而言,骗子屡试不爽,着实值得深思。这里面存在一个很大的“认知误区”,就是“颜值”功利化的认知。而对于“颜值红利”的看待,要是走向极端化,自然就容易被骗子利用,成就所谓的“整容套路贷”。

 

所以,在“批评”骗子本身的行径可恶之外,我们有必要搞清楚,“颜值红利”产生的社会根源,以及作为“颜值”本身,在我们所处的社会中有怎样的地位?它除却对一个人的职业,婚恋关系起作用外,对个体的受尊重程度又有怎样的影响?而对这些方面认知的深浅,往往能反映出,个体面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受骗趋向的可能性。

 

就目前而言,在国内的文化认知上,女性“被物化”的程度还

分类:未分类浏览:5506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父母维护孩子的边界是什么?

有媒体报道,廊坊市某幼儿园发生一起“男子护犊抱摔儿童”的恶性事件,据了解,幼儿园放学后,幼童王某某(6岁)与幼童杨某某(3岁)等在幼儿园内玩耍。杨某某的父亲看到儿子在与王某某的追逐打闹中倒地,遂掐住幼童王某某的脖子,将其拎起后重摔在地,致使幼童王某某背部外伤,胸椎压缩性骨折。

 

作为父母爱惜孩子,维护孩子的利益或安全,这无可厚非。但是,就事情的发生逻辑和发生过程来看,属于典型的“溺爱护犊”模式。我们可以清晰的想象到,一个6岁幼童和一个3岁幼童玩耍的场景,即便追逐中有打闹,有倒地,但应该也是无心的,天真的。

 

甚至,就算幼童真的在打闹中出现受伤,应该也是“无恶意”情况下的意外。所以,对于父母而言,在面对自己的孩子受伤时,最应该做的是怎么去救治孩子的伤,而非拿别人家孩子出气。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更重要的是解决问题,而非是将问题扩大化。

 

作为“护犊”的父亲,在这样的事件中,相信也没有真正起到“护犊”的作用,只能算是一种“报复性”释放,甚至是愚蠢的“扩大化”

分类:未分类浏览:19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药神”背后的热议驱动到底是什么?

“未映先火”,现实主义“触底”,中国电影的“新丰碑”,这是《我不是药神》上映以来,较多溢美之辞中较为样板的几个。在主动公关和被动公关下,我还是被这股“热议洪流”强势推进影院。不得不承认,在烂片如潮的影视图景里,“口碑”着实是一味“好药”。毕竟,吃下去就能生效,并且能还能涣散出同样的“余味”,也算是这个时代的一种“万幸”。

 

就“药神”本身的“写实张力”和“艺术表现”,在落座影院之前,很多人就清楚,它不会超限,更不会打破多数人对“现实主义”的想象。于此,就多数人而言,“药神”本身的意义,只是对于现实处境的“再次确认”。而这“确认本身”却又包含着太多无奈,涉及人性的蜕变、家庭的残酷、社会的向前。

 

无论怎样,人们还是希望世界更好,人性更美,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也是“热议驱动”的主要力量。我相信,所有的“溢美”和“批判”都来自个体本心的映照,而非就电影本身的喜好之见,当所有人都在是非“药神”的时候,“热议驱动”的力量就显得更加真切,而这比电影本身的突破或许更有“现实意义”。所以,我们更需要厘清这种

分类:未分类浏览:6291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粗暴的“酒托诈骗”离不开粗鄙的受骗者

有媒体报道,武汉市警方摧毁了一个特大跨省“酒托” 诈骗犯罪团伙,涉案区域包括湖北、广东、陕西、福建等地。从“酒托诈骗”的作案逻辑来看,也算有组织有纪律,“诈骗团伙”主要有由“实体店”(作案地点)、“键盘手”(通过社交媒体诱骗客人上钩,一般以美色交友为由头)、“托头”(酒托女的管理人)、“酒托女”(负责对接社交媒体上诱骗到的客人)、“保安”(维持诈骗秩序,恐吓有消费异议的客人)构成。并且,诈骗团伙很狡猾,为逃避警方的视线,经常换地方,目前,案件审查深挖工作已在进行。

 

对于类似“酒托”的“诈骗事件”,实际上在各地都有发生,并且可以称得上“大行其道”。只是发生归发生,很多人还会继续上当受骗,并且成全这些“诈骗分子”。对于,这样的一种局面,除却对个别案件的深入追问,更需要深刻的反思受骗者的问题。

 

其一:信息不对等的社交中,受骗者们也“不怀好意”。

 

从“酒托诈骗”的组织过程及逻辑闭环来看,最终要的一环就是“社交”,而且是信息不对等的社交。“键盘

分类:未分类浏览:3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小学生谎称挨揍”为何会节外生枝?

社交媒体上,关于“小学生谎称挨揍”的话题引发广泛热议。事情的逻辑并不复杂,就是学生“谎称”自己被打,然后学生家长就对同班同学进行恐吓,并且将学生所在班级的班主任老师打伤。按照媒体的报道,整个事件的事发过程算是“一气呵成”,“谎报事实”的学生就像导演一样,将大人们玩的“团团转”。好在,事情没有闹出人命,但整个事件的触发,以及发生过程,也可以算得上惊心动魄,匪夷所思。

 

对于,这样一件事情,表面上来看,就是小学生“说谎”触发的一种尴尬。可追根究底,从教育体系中的校方、老师、学生、家长的互动沟通来看,显然并不是特别融洽。某种层面上来看,校方属于一个托底的平台,老师、家长、学生在其中进行教育行为的具体落实。

 

这种过程中,基于教育机制本身的一些弊病,导致老师与家长在协同的过程中产生些许不信任。而这种不信任,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属于一种“各说各话”,背地里的“吐槽资料”,虽然明面上感觉很配合,很融洽。但是,背地里往往都不是很看得上彼此。“

 

对于,这种“互相生厌

分类:未分类浏览:2807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身高不足无资格证:行业标准到底算不算歧视

有媒体报道,某师范大学毕业生,因“身高”未达标,拿不到“教师资格证”,面临无法就职(当老师)的困境。对于这样的事情,因涉及到“行业标准”的问题,受到广泛热议。不过,就“行业标准”而言,到底算不算“歧视”,或者是不是一种“壁垒”,或许我们也应该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而非陷入“站学生”或“站学校”的对抗中难以自拔。

 

按照当事毕业生的“追问”,身高既然不符合要求,学校当年为什么要“录取”。这听起来像个“连环悖论”,但却并不具有普适性。坦白讲,依照就业的目标去上学,属于绝大多数国人的逻辑,可生活的逻辑往往是“能干本行的人”真的不多。强调这样的道理,并不是为否定,当事毕业生的追问,只是想说明“想法本身”很天真。

 

当然,我们也能理解,当事毕业生的苦恼所在是什么,就是人们惯常强调的“既然不会有结果,为何要给希望”。只是,如若因身高连大学都念不成,或许更会引发人们的“无限追问”。事实上,没有“教师资格证”和毕业本来就是两码事。

 

甚至,就现在的就业环境而言,绝大多数

分类:未分类浏览:2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因梅西C罗离婚:为何总有人狂热到失去理智

有媒体报道,俄罗斯一对16年的夫妻,丈夫是梅西粉,妻子是C罗粉,因妻子嘲讽梅西表现太差,丈夫一怒之下与妻子离婚。按照当事者的说法,两人都是狂热的足球迷,是在2002年世界杯期间,一起看球的酒吧认识的,并坠入爱河。所以,从两个人的关系来讲,真的可以称得上“成也足球,败也足球”。

 

对于两个人离婚的触发原因而言,着实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就“离婚”或者“追星”,实际上都属于正常范畴之内的行为。但要是因“追星”触发“离婚”,不免让人感到很无厘头。不过,就事论事,这对夫妻的“狂热追星”,已经可以算是现代社会中“娱乐至死”的典范。

 

按照尼尔·波兹曼的理论,我们终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这里面提到的热爱,实际上指的就是“狂热”。而一个人,如果对一件事情,“喜欢”到病态的地步,也就是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时,或许他(她)已经彻底被毁掉,不再能正常的面对周遭事物。

 

尼尔·波兹曼的理论,虽然更倾向于“媒介娱乐”方面。可实际上,在具体的生活中,关

分类:未分类浏览:109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97页/14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