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旋转真马”为何会被质疑不人道?

有媒体报道,成都某商业广场,“旋转木马”变身“旋转真马”,马被栓在钢管上,电机旋转带动它不断行走转圈。项目从运营开始,就遭到不少舆论质疑“不人道”。依照运营方回应称:“每小时会对马匹更换,每匹马一天会走两三个小时,目前该项目运营已暂停,将对马匹以及工作人员进行安全培训后恢复开放。

 

就事论事,人类利用动物进行劳作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耕地交通(牛和马等),看门护院(猫和狗等),在古代社会里,动物占据很重要的地位。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动物从劳作中被解放出来,被安插在新的领域里。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马不再是主要的交通工具,狗不再是主要的看护使者。马已经成为一种“旅游资源”和“体育资源”被升级应用,而狗越来越倾向宠物,成为陪伴人类的好朋友。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应该算是人类文明向前发展的典型表现。

 

然而,在文明向前发展的过程中,人类除却关注自己的“喜怒哀愁”和“切身利益”时,也开始关注动物的权益。这一点在“吃狗肉”和“养家犬”的

分类:未分类浏览: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会出现“不顾常识的校规”?

社交媒体上,传出一则似是而非的“事件”。据悉,云南大理某中学,学生因“午休上厕所被学校警告处分”,当地教育局已经介入调查。对于这样的事情,虽然暂且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但是舆论上所表现出的反感,却早已直逼脑门儿。

 

坦白讲,“上厕所”和“被处分”是不应该联系到一起的,可既然能传出来,而且还加盖公章,或许就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在一些中小学,经常会出现一些奇葩的“校规”。比如,学生在宿舍被子没叠好,都能在操场上公开批评,比如学生上厕所没冲干净便坑,都能成为一种由头进行扣分。因此,出现“学生午休上厕所被处分”事情,也就不足为奇。

 

只是,作为学生们,对这些奇葩校规,在上学时并非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回头来看,着实会感到“有违常识”。当然,学校方面的理由也很堂皇:“一切为学生学习服务”。只是,这样的“一切为学生学习服务”真的好吗?一个活生生的人,上个厕所都能“被处分”,理论的支撑到底在哪儿?

 

当然,有人 会说,有些学生会借口上厕

分类:未分类浏览: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有些公司会充斥“叛徒思维”?

有媒体报道,一男子在提出辞职后,公司领导却要求他“先删除同事的微信”,才能在离职文件上签字,该男子为尽快离职便同意。事后,男子意识到自己的隐私权“被侵犯”,公司方面却回应:“要求删除同事微信是对团队的保护”。

 

事实上,在生活中“离职”并非什么大事儿,但是能“心平气和”离职的人,或许并不多。绝大多数情况下,一些公司会利用自己在行业内的影响,对离职员工进行各种约束。法律意识强的员工,会应用法律维权,法律意识弱的员工,往往只能深受其害。

 

就如“辞职先删同事微信”这件事儿,很可能离职员工和公司之间另有隐情,要不然也不会搞得如此尴尬。坦白讲,一个人离职后,退出公司的内部“交流群”或“工作群”这是应该的,但要是连同事的微信都要删除,这或许就有些过分。甚至,就某种层面上而言,删不删同事微信和保护团队本身并没有直接关系。

 

因此,也能说明,公司的处理方式,带有一定的“报复性”。因为,类似的行为,在很多离职的处境中,常有发生。惯常听到的话术,公司抱怨,培养一个人不

分类:未分类浏览: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花式催婚招数:对子女尊重才会催发幽默感

社交媒体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催婚”的话题,就直接的观感而言,多数时候“催婚者”都会被黑化。但是,就“花式催婚招数”而言,似乎又透着些许“喜感”。何为“花式催婚招数”,事实上并没有确切的定义,只要不是赤裸裸的方式,并且带有一定的幽默感,大概就可以称之为“花式催婚招数”。

 

“催婚”到底好不好,好像并没有太多定论。但是,就一波又一波的“催婚”讨论,起码说明“催婚”不受待见。父母希望子女早些结婚,基本上出于世俗观念的考虑。而子女之所以到年龄还不结婚,多数时候并非反对结婚,而是基于对婚姻的某种期待。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催婚”和“反催婚”并非对婚姻有分歧,而只是在态度上和时机上没有弥合。因此,“催婚”本身或许并没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催婚”的方式。如若父母比较有趣,可能催婚都会显得喜感无限。但要是父母无趣,就算是真心实意,很多子女也会觉得很烦。

 

说到底,有趣的父母真的很重要,要不然“催婚”也会提早“黑化”。就我们所处的生活环境中,绝大多数

分类:未分类浏览: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酒店和外卖”乱象:背后的原罪是什么?

这几天“星级酒店”再一次被送到“风口浪尖”,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太清楚,但是“间隔的”并不长。无论是用“马桶刷”清洁“洗脸池”,还是用“脏毛巾”擦洗杯子(漱口杯,咖啡杯,水杯),本质上没什么不同。在一定程度上,都反映出当下“不在场服务”(被服务者只能看到服务的结果,过程并不知情)的弊病。

 

事实上,类似的问题,不仅是酒店业存在,几乎绝大多数行业都存在。这里倒不是为“酒店业”开脱,而是希望人们能从这种弊病里找到“原罪”,并逐次消解。我们很清楚一个事实,既然“星级酒店”都存在问题,那么其余的酒店,自然也不会“太干净”。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深究一番。通常人们看待的“高级和低端”,多数是以“物化角度”和“结果导向”看待的。至于过程中的细节,如若官方不纰漏,被服务者几乎是不清楚的。这个认识过程中,也有个微妙的“张力”,就对于“低端”来讲,人们在接纳的过程中,压根儿就没有太高的要求。

 

比如住“商务酒店”,绝大多数常出差的人,都会自己主动带

分类:未分类浏览: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女性叫嚣上班不打扮背后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关于上班不打扮这件事”的探讨,事实上并不是新话题。可每一次在社交媒体上泛起时,总能看到新的蕴意。只是,“内涵”虽然不断翻新,但是“意味”却并没有多大改变,从表面的指向上来看,几乎都是女同事对男同事的Diss。坦白讲,就是“女为悦己者容”的观念延展。

 

只可惜,就算这样的逻辑能讲通,可在真实的图景里却不一定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关于上班不打扮这件事”中所强调的“打扮”状态,并不是指真的“邋遢”或“不修边幅”,只是相对工作之外的社交状态而言的。说到底,现在的年轻人,就算“一屋不扫”,颜面上的事儿应该还是能过去的。

 

从本质上讲,“上班不打扮”只是一种“相对状态”,这种状态中都是“熟人社交”,而“熟人社交”更倾向于自然状态。甚至,如果有人在上班期间“过分打扮”,也会给人造成很大的不适。虽然,从个人的意愿来讲,打扮是很私人的事情儿。但是,如果一个人在“熟人社交”中显得异常惊艳,总会显得“不合群”。

 

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在同一职场中,女性就算打扮,也只

分类:未分类浏览:11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感谢拥挤的地铁:孤独症候群的嘲弄和自怜

社交媒体上,“感谢拥挤的地铁”的话题,触发不少人的议论。话题本身缘于一个女孩子朋友圈的自叹自怜,大概的意思是:“感谢拥挤的地铁,好久没有在男孩子怀里这么久了”。对于这样的一段话,如若只是以个体角度而言,似乎就是在表达“好久没有恋爱”,可要是放在都市背景中,这注定是对孤独的最佳表达之一。

 

一座城市有地铁,就代表城市不缺乏人流。甚至,在我们所熟知的“北上广”,每日的地铁高峰期都可称得上一次“城内迁徙”。每一个为赶时间的上班族,都好像不再顾忌体面,只要能挤上去就感觉是幸福的。只可惜,在拥挤的地铁里,人们却依旧是孤独的。

 

身体与身体的触碰,显然是“不得不”的一种选择,无论接触多么紧密,可依旧无法发生联系。每到一站地,人流泉涌般的喷出,紧接着又是鼠流般的涌入。肉体好像是一个屏障,能保护内心不被侵扰。人们急切的进入车厢,又急切的想离开。

 

人们看似在参与拥闹,可骨子里却异常孤独。越是在大都市,“好奇心”就越弱。那些在车厢里“耍宝”的人,周围人并不会特别关心。

分类:未分类浏览:1054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粗鄙的“规则意识”为何会泛滥?

有媒体报道,济南一辆120的救护车在进入某小区救治患者时,遭遇保安冷脸,并声称:“我不认识救护车”。急救人员无奈之下,只能步进小区抬出病人。事后,物业的回应也令人匪夷所思,并将提出质疑的业主踢(移)出业主群。

 

对于这样的事情,稍有生活经验的人,或许都深有体会。在一些高端社区里,保安似乎成为一种标配。我们暂且不论他(她)们能不能保护社区治安,但就他(她)们对于陌生人的态度,有时候就让人感到沮丧。从某种意义上讲,有时候会有一种“错觉”,认为我们所处的环境中,“规则意识”已经形成。

 

可事实上,真实的图景里并非如此。就“规则意识”来讲,本应该需要“常识”的浸润,可我们从保安和物业的反应来看,却只看到“规则之形”,而未感受到“意识之体”。坦白讲,保安不可能不认识120的救护车,物业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存在管理上的疏漏。但是,在一个利益僵硬的链条上,他(她)们只能装着不知道。

 

说到底,保安担心自己放入120的救护车,自己的工作不保;物业担忧认怂后,失去自己的

分类:未分类浏览:999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学生被剃头跳楼事件:舆论的站队困境

西安某中学,一名初三学生,因发型“不合校规”,被剃头后跳楼身亡。然而,在具体的“追责”过程中,各方(家长,老师,学校,外围舆论)所强调的信息却并不统一。家长向学校提出“巨额赔偿”,认为剃头是孩子跳楼的主要触因。学校认为,剃头过程都是征得家长和学生同意后进行的,所以只给人道性的补偿。

 

对于这样的事情,舆论场上再一次陷入“站队困境”。人们似乎并不关心学生真正跳楼的触因是什么,却囿于“老师的责任”(校方责任)和“家长的责任”喋喋不休。只是,在追责的过程中,却很少基于常理和人性出发看待问题,只是单向的极端性的情绪发酵,从事情的进展上来看,并没有太多建设性的意见。

 

在追责老师的风向上,人们的理由是“学生的发型应该由学生自己决定”。对于这个问题的追问,实际上也要“就事论事”。作为个体来讲,自己的发型自己决定,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在一个“小环境”中,人们却又不得不依赖“小环境”的规则。

 

坦白讲,在这个问题的认知上,东西方社会也都差不多。比如在职场中,个别行

分类:未分类浏览:2185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为情所困”是种什么病?

“双十一”当天,杭州一男子因感情问题,吃安眠药投河未遂。据悉,是因为“后悔”,才得以获救。事实上,类似的事情也不鲜见。通常来讲,人们称这类人为“为情所困者”。这类人有个特点,无论是遇到感情问题,还是遇到生活问题,总喜欢“走极端”。 

 

当然,我们能理解“失恋”所带来的痛苦,但是以处置自己生命的方式进行解构感情,似乎就显得有些愚蠢。这种极端的方式里,其实有一套可怕的理论在作祟。很多人总以为拿生命来实证爱情,是一种忠贞的表达。可事实上,爱情忠贞与否和生死真的无关。

 

这里,我们不是要强调让人们“无情”,而是希望人们在面对感情问题时,能有相对独立的认知。我们所处的世界里,最好的关系(爱情,亲情,友情),应该是基于尊重开始的。既然对方已经离开,就要学会放手和祝福。要不然,所有的反应都是一种“自私的表现”,包括“自杀”也是。

 

通常的世俗认知里,有一套很隐性的绑架逻辑。关系越好,关系越近,这种“绑架力量”就越强烈。尤其,对于一些人格不独立的人群,这种

分类:未分类浏览:1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低欲望群体中为何会出现佛系无佛的尴尬?

社交媒体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逃离北上广”的话题。与此同时,每隔一段时间也会出现“低欲望”的表达。这种周期性的,轮回式的氛围,已经成为人们“对抗焦虑”的基本姿势。坦白讲,无论是“积极的对抗”,还是“消极的对抗”,无论是“正面的对抗”,还是“侧面的对抗”,所反映出的依旧是“焦虑本身”,而非生活的态度。

 

当然,到底有没有起到作用,似乎并不重要。因为,“逃离北上广”的口号喊出这么多年,可“北上广”的人口还是逐年在高涨,“涌入的数量”总是强势碾压“离开的数量”,折中来看“逃离的声音”,就好像是一种无病呻吟。毕竟,该留下的终究不会走,留不下的压根儿就是玩个票儿。

 

通常来看,人们把“欲望”过分贬化。尤其关乎“物欲”和“名利”,总将其和不安分联系在一起。可实际上,真正拥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和“名利基础”后,可能理想才更接近地面。所以,在看待国内的“低欲望群体”时,切莫过早和发达国家的“低欲望群体”等同起来。

 

坦白讲,发达国家的“低欲望”群体,更偏向于“

分类:未分类浏览:244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封闭大脑”才是代际间最深的鸿沟

近日,有网友称,因见老妈在家庭群分享文章《这五种碱性食物是癌细胞的死对头,坚持吃……》,于是便回复:“都已经辟谣,不要转了”。没想到老妈私信责怪,三姨还把他踢(移)出群。这样的事情,在社交媒体上传开后,触发不少年轻人的共鸣。因为,类似的问题,在很多家庭中都存在。

 

当然,也不只是体现在“食物疗法”的认知层面。在很多风俗上,人情上更是如此。这种分歧也不是体现在对错问题上,而是无论对错与否,只要与他(她)们的认知相异,就会发生很大的冲突。甚至,搞不好还会上升到尊重问题和家族情感层面。所以,多数时候,在一些问题的探讨上,年轻人并不愿意和长辈们过多争论。

 

过去很长时间,人们称这种隔代的疏离感为“代沟”。但是,却并没有指明其中的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只是以“代际”这种较为笼统的称谓一带而过。然而,长久以来,这种渊源不破,也导致很多长辈抱怨晚辈与其沟通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不懂事儿”(世俗之见)。

 

可实际上,在多数晚辈的认知里,他(她)们即便想沟通,也只是想倚

分类:未分类浏览:95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家长的“性观念” 为何多是禁忌之谈?

杭州一位父亲,在儿子(正就读高三)宿舍的柜子里发现“安全套”后,瞬间就感觉“五雷轰顶”。这样的事情在社交媒体上传开后,触发不少争议。不过,从普遍的观感来看,基本还是停留在双向极端的“性认知”层面。并不能就事论事,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事情本身。

 

坦白讲,国人对于“性观念”的认知,一直以来都是以“公序良俗”来解构。对于性本身的解释,很少能从人性出发,并回归人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国人的“性观念”范畴,主要集中在“生育观”和“婚恋观”中,很少有人单独拿出来进行探讨。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普遍的观念认为“婚前同居”是一种“禁忌”。不过,这样的“封闭观念”,在随着西方“性观念”引入,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能接受“婚前同居”。当然,这里不是说“婚前同居”就绝对好,而是就个人(成年人)行为来讲,这本是自由的,私密的事情,道德上不应该过多干涉。

 

当然,判断一个人是否有良好的“性观念”,并不是基于“会不会做爱”而言的。作为个体,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无论是成年,还是未成

分类:未分类浏览:79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女孩家长致信亲家:婚恋观对养育观的戏谑

社交媒体上,一则关乎“女孩家长致信未来亲家”的戏谑触犯广泛热议。女孩家长称:“不要彩礼,嫁妆配好,送房送车,包办酒席,礼金全给孩子,唯一的要求:能不能现在就接走,把作业都辅导一下,谁家的媳妇谁养”。这样的戏谑之词一出,竟然有男孩家长回复:“我儿子有房,有保险,会游泳,年满十八岁会配车,逢年过节和亲家过,彩礼给够,婚礼豪配,送车送房,有了孙子孙女我们来养,保姆我们请,唯一要求:现在就接走把作业辅导一下,毕竟未来女婿有出息,享福的是您家女儿”。

 

对于这“一唱一和”的桥段,看起来虽然很有喜感。但是,潜藏在背后的“婚恋观”和“养育观”却直戳人心。无论是女孩家长的“说辞”,还是男孩家长的“回应”,本质上还是指向“婚恋的物化”。虽然,各自在表态的过程中,都显得很慷慨。然而,最后一句却将真实的想法赤裸裸的铺陈出来,着实显得吃相难堪。

 

不过,就戏谑本身而言,还是旨在揶揄“孩子的作业”难辅导。可是,这其中所反映出的“婚恋观”却没什么本质上的进化。甚至,如若追溯“婚恋观”的问题,不如说是直面“养育观”的问题。

分类:未分类浏览:164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年轻人对教师这个职业越来越无感?

依照我们的大传统,教师这个职业一直都是较为受尊重的。但是,从近些年来看,每当有“年轻教师”离职时,总能触发人们的“强势围观”。虽然,我们从“辞职信”中可以读出无限的理想主义情怀。可是,其中的言语里,不免还是会掺杂些许现实主义的幽怨。

 

坦白讲,我们的传统里对于职业的考量,太过于倾向“虚化的精神标签”,无论是医生,还是老师,就好像必须要“无限奉献”才算称职。与此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还不能有“功利心”,要不然就会被周遭诟病,认为“不称职”或“不合格”。在这种较为虚伪的“名利观”之下,就导致很多人“明面上一套,暗地里一套”。如果,实在受不了这种“潜规则”,也只能“出于本心,辞职走人”。

 

平心而论,现今人们对“教师的评价”明显比过去十年,二十年要差很多。当然,这不是说现在的老师们就真的做得很差。只是,从一定程度上,家长们对于教学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对自己的孩子期待也越来越高。这种需求激增的情况下,要是老师的教学标准跟不上,自然就会出现“老师没责任心”的感觉。

 

分类:未分类浏览:73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107页/159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