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巨婴式恶患,为何满心迫害逻辑?

有媒体报道,10月22日,甘肃省人民医院一女医生遭到患者持刀袭击,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据悉,受害医生是科室里的业务骨干,从基层医疗帮扶回来仅一周,平时脸上总是笑盈盈的。目前,嫌疑人已被控制,案件正在侦办中。

 

坦白讲,关乎“医患关系”的纷争,一直以来,是一笔“糊涂账”。甚至,在主流的舆论上,人们总认为是“医德沦丧”的结果,而对于“就医患者”的素质,从来都是漠视不问。由此,导致无论是“医疗事故”,还是“恶患袭医”,最终都会指向“医生”。

 

可事实上,稍有常识的人,都能想明白一点。没有任何医生愿意面对“医疗事故”,也没有任何医生愿意“伤害患者”。说到底,就算是医生不关心患者的生死,他(她)们也该关心自己的饭碗。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医生如果不认真“治患”,医院也是不会容忍的。

 

由此,对于不经实证,就臆断医生不把患者当回事儿的逻辑,本就“漏洞百出”。所以,当我们站在常识的秩序上,进行“医患纷争”的审视时,就代表我们承认有“医疗秩序”的存在。而非,如很多患者

分类:未分类浏览: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死了都要爱”,为何忠贞者凤毛麟角?

有媒体报道,2019年10月20日,在辽宁大连,一男子在妻子患癌去世后,他在殡仪馆为妻子守灵7天,还为其补办“一场婚礼”。据悉,他和妻子2013年领证,还没办婚礼妻子就患癌,抗癌5年间,夫妻俩从不流泪,但葬礼上,他还是没有忍住。这样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交媒体上,触发广泛热议。

 

就事论事,这样的事情,足以成为民间的“一段佳话”。从某种层面上而言,“爱情和婚姻”本就是两回事儿。不过,目前来看,理想的婚恋秩序下,“爱情”应该作为“婚姻”的前站。毕竟,这样的次序下,关系更容易长久稳固。只可惜,在世俗的尺度下,“爱情”往往只是粉饰“婚姻”的道具,由此导致,婚姻大溃败,也是常有的事情儿。

 

不过,从上述男子,亡妻后的表现来看,已经完全超脱世俗婚恋秩序。因为,他在殡仪馆为妻子守灵,并且补办婚礼,这都完全打破世俗秩序。当然,这些行为,算是见证忠贞的最后“仪式感”。事实上,作为一个丈夫,从领证后妻子患癌到妻子离世,抗癌5年间的守护,已经算是一种人间伟岸。

 

分类:未分类浏览:1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打击不要脸,为何必须不怕“撕破脸”?

有媒体报道,10月19日,在吉林长春,一名女子在长春西站售票窗口插队买票,遭到售票员“呵斥”,女子认为售票员故意为难她,双方随即发生争吵。不过,从视频的“即视感”而言,很明显“女子插队”在先,而对于售票员的“怒怼”,在社交媒体上,触发广泛支持。

 

就事论事,“强行插队行为”在生活中,早已烂大街。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因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导致,只能强行忍着,嘴里默念“草泥马”。然而,对于整体的社会秩序来讲,这种令人厌恶的行为,一旦被普遍默许,就会导致“恶性循环”。

 

过去,人们在面对不守秩序的行为上,总拿“脸面”说事儿。可事实上,如果,一个人在越过秩序的同时,能获得极大的便利,那么很多人所谓的“脸面”似乎就可以随便丢弃。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何售票员怒怼“要点脸,自尊点”,女子会歇斯底里的回应“不要脸,咋地”。

 

坦白讲,就是因为很多时候,“排队者们”的“默许”,导致“插队者”有种理所当然的“底气”。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插队者

分类:未分类浏览:4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性骚扰的罪与罚,为何男性是弱势群体?

社交媒体上,一段“南航空少电梯内骚扰醉酒男同事”的视频,触发广泛热议。据悉,一飞行员酒后遭空少“骚扰”(性骚扰),事后多次调解未果。而在最新的报道中,南航空少否认侵犯男同事,并表示视频系恶意截取,已发律师函。该律师函称,“(飞行员)公开散布虚假言论”、“逼迫下跪道歉”等。对此,飞行员方面通过朋友否认。

 

就事论事,如果一件事情走向“罗生门”,就意味着人性之中,真相必然艰涩的浸润在谎言之中。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因空少和飞行员同处在一个工作体系中,就说明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在“熟人”或“半熟人”的关系背景之下。由此,也再次实证,关乎纠葛纷扰,十之八九,难逃“熟人困境”。

 

当然,回看“南航空少电梯内骚扰醉酒男同事”的事件上,之所以会触发更深层次的激辩。缘于,国人在“性骚扰”的认知上,一直都是“男性指向女性”。并且,对于同性之间,历来只有“肢体接触”的认知,不会有“肢体触碰”的认知。由此导致,发生这样的事情,舆论的反应,基本上是结构性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关

分类:未分类浏览:4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PUA学培训班:为何猎艳会成为一门生意?

随着媒体对“PUA教学”的暗访追踪,“PUA学培训班”被浮出水面。PUA(Pick Up Artist)原译为“搭讪达人”,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男女们。不过,随着PUA文化的变迁和演进,PUA的定义已从简单的搭讪扩展到整个两性交往领域。

 

“PUA学”基本的方向涉及:搭讪(初识)、吸引(互动)、建立联系,升级关系、直到发生亲密接触,并确定两性关系的社交学说,“PUA学”是心理学和行为科学所组成的一门新的交叉学科。但是,“PUA学”经由“PUA学培训班”的推波助澜,“PUA学”已经成为“泡学”和“炮学”的指导理论。并且,从“培训”到“学习”,形成相对闭环性的体系,最终成就一方“把妹能手”。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如果只为“完善情商”,突破自己的“异性交往困境”,“PUA学培训班”是有一定意义的。但是,透过媒体的追踪暗访发现,所谓的“PUA学培训班”,宣扬的竟是“约炮”和“推倒”,而执念“PUA学”的主体

分类:未分类浏览:1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技师和顾客,为何非要男女搭配?

有媒体报道,近日,江西赣州的一女子称,前几天,她在一家美容院体验养生足底店按摩时,男技师按摩过程中,竟然碰到她私密处,还扒她裤子,她立刻逃离报警。目前,涉事男技师被扣200元工资,并被停职,店家将给予女子一定的“经济补偿”。

 

就事论事,“养生足疗店发生性骚扰”,让人感到某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般来讲,我们很清楚一个事实,无论是“足疗店”,还是“按摩店”,在服务的搭配上,都是“男女搭配”。也就是,男顾客匹配女技师,女顾客匹配男技师。这种微妙的搭配,貌似已经成为一种定式。并且,在民间也流传一句俗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只是,对于女子提到的细节,服务她的男技师在按摩的过程中,竟然触碰“她的私处”,这似乎就已经违背基本的“职业道德”。虽然,我们不清楚,“养生足疗”的相关服务事项,但是,关乎顾客基本权益的保护,应该是最起码的底线。所以,作为女子,迅速逃离并报警,应该也是没什么毛病的。

 

当然,这里面也有微妙的差异,一般来讲,关乎“性骚扰”,普遍的认知是

分类:未分类浏览:5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偷狗和屠狗”,为何只是宠物狗的事儿?

有媒体报道,9月17日,上海嘉定警方在一男子租住的房子里发现“冰库”,破获一起偷盗药杀“宠物犬”、并准备贩售狗肉获利的案件。据悉,10平方米的冰库里,堆着层层叠叠的狗尸,基本上都已被开膛破肚,没有内脏。经审问,犯罪男子承认之前自己在饭店吃狗肉,30元一斤,就想到路边的“流浪狗”,可以买点药,然后屠杀后自己吃。他没想到药杀太多,吃不完就放在冷库里,打算等到天冷卖给饭店。最终,涉事男子因盗窃100多条狗,被刑事拘留。

 

就事论事,貌似这是关乎“狗权的案件”。可事实上,从案件的定性中,却又能直观地看到,直指“宠物犬”,这意味着,案件在根本上,依旧是维护人的权益。坦白讲,“偷狗和屠狗”的事情儿,在市井街巷,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大多数时候,狗主人因证据难寻,只能放弃。

 

毕竟,对于“狗命”来讲,在一个“宠物意识”相对较弱的社会中,不会激起太多浪花。说到底,“宠物狗”是被完全物化的,即便是资深“狗奴”应该也不会长时间,沉静在丢失爱狗的世界中。所以,关于“狗权”,本质上就是一种“狗文关怀”,在具体的维权过

分类:未分类浏览:4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学前教育”会被严重低估?

社交媒体上,关于“小孩有没有必要上幼儿园”的话题,触发广泛争议。基本的争议点,其实也不复杂,一部分家长觉得有必要上幼儿园,是缘于自己解放的同时,也能拓宽小孩子的社交范围,并且能提前学习到一些知识,提前适应集体生活,为小学做准备。另外一部分家长觉得没有必要,却缘于幼儿园“集体圈养”,小孩较早的被关在“牢笼里”,并且,现在的幼儿园师资水平也是层次不齐,家长带小朋友多出去活动,同样也能锻炼人际交往能力,不想让小孩较早的困在“应试教育”的框架中。

 

就事论事,幼儿园是“学前教育”的主要依托。但是,随着大多数家长的“激进化”,导致“学前教育”一定程度上“已经走样”。具体的变化,其实就是将“学前教育”更多的当成一种“应试教育”的前站,提前开设相关的课程。这导致,孩子(家长)已经被“幼儿园”绑架,而幼儿园将这种模式作为卖点,直到恶性循环,难以复返。

 

但是,随着人们对于“学前教育”的反思,关乎“该不该上幼儿园”的追问,时不时的就会发端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当下的家长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当下的“学前教育”

分类:未分类浏览: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避免“医祸”不能只靠德行?

有媒体报道,9月8日,“5岁患儿”因“病毒性脑炎”入住宜兴市人民医院,当班护士按医嘱为其输注“甘露醇”时,误将“甲硝唑”静滴,患儿当晚因抢救无效死亡。经初步调查,确认当班护士违反操作规范,已对对俩名当班护士作出辞退的决定,将对相关人员依法依规作出处理。目前,医院已与患儿家属就善后事宜达成一致。

 

就事论事,事情已经有定论,好像舆情就该歇菜。但是,对于“输错药致患儿死亡俩护士被辞退”的结局,舆论上还是出现很大的争议。不过,这很大程度上,出于人们对于“被辞退”的误解。因为,在很多人的理解上,以为仅是“辞退”,而没有“处罚”(貌似犯错成本很低)。

 

可事实上,“辞退的决定”表述后面,还强调“对相关人员依法依规作出处理”,这就说明,“犯罪成本低的臆断”只是一种天真的想象。当然,这其中的语境里,所存激发的,还并非只是对“当事护士”的愤慨。因为,关乎“医患关系”从来就没有彻底好过。

 

要清楚,让人感到“老调重弹”的是,每一次“医疗事故”发生后,人们只会质疑“医德

分类:未分类浏览:8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舆论的想象力”会直指“监控细节”?

“李心草溺亡事件”随着警方成立工作组核查,以及“官媒”的特别加持,想必终将会水落石出。人命不能成为草芥,这是正义不会迟到的最后底线。19岁的“李心草溺亡后”,时隔“一个月”,才被正式地,严肃的重视起来,这总让人感到“泪流满面”。

 

按照,“李心草母亲”的说法,9月9日凌晨,她收到警方的消息称,女儿在“盘龙江醉酒溺水”,9月11日,女儿的遗体被打捞上岸。只是,“这一切”都是事实。不过,当她找到女儿在溺水前,酒吧的监控(视频)时,才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监控(视频)中,女儿和室友,还有两名男子在一起,并且,李心草“疑被猥亵以及被暴力对待”。

 

总之,就是这段“2分46秒”的监控(视频),让“李心草溺亡事件”出现重大转机。当然,目前来看,监控(视频)已经被公开。只要稍具社会经验,就能知道“李心草溺亡”,并非偶然事件。虽然,在真相完全厘清之前,无法断定李星草溺亡和溺水前发生的事情相关。

 

但是,从正常的事情发展来看,貌似不太可能“没关系”。甚至,主流的“舆论的

分类:未分类浏览:2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这不只是“虐杀流浪狗”的事儿?

近日,成都理工大学研究生被曝“肢解虐杀流浪狗”触发广泛争议。不过,经公安机关和学校调查情况属实,学校对虐狗学生已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目前,该生已予以退学。整个事情看起来,好像已经结束。然而,在社交媒体上,却依然并不平静。

 

从某种意义上讲,“肢解虐杀流浪狗”的确有些不应该,而更不应该的是,将“虐杀的过程”披露出来。毕竟,对于生命而言,总还是不能太过“戏谑”。尤其,对于狗来讲,已经成为“主流的宠物”(人类的好朋友)。于此,出现“虐杀的行为”,就不再是一条“狗命的事儿”,而关乎人们对于“狗的认知形态”。

 

所以,当下的情况,任何“虐狗行为”发生后,都会招来一定的“道德审视”。目前来看,狗的宠物地位,依旧无法被撼动。虽然,“猫奴群体”也在壮大,但是,整体上而言,“狗奴群体”依旧是难以被超越的。并且,随着个体原子化的加速,养宠物的趋势越来越重。

 

由此导致,“动物保护主义情怀”也在日益的增强。坦白讲,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打死一只狗”算不得大事儿。普遍而言,

分类:未分类浏览: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上大学”会沦为“混大学”?

社交媒体上,关于“教育部取消本科毕业前补考”的话题,触发广泛热议。据悉,日前,教育部发布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文件要求,严把考试和毕业出口关。完善过程性考核与结果性考核有机结合的学业考评制度,综合应用笔试、口试、非标准答案考试等多种形式,科学确定课堂问答、学术论文、调研报告、作业测评、阶段性测试等过程考核比重。加强考试管理,严肃考试纪律,坚决取消毕业前补考等“清考”行为。

 

简而言之,就是要把大学“严进宽出”的秩序,彻底碾碎,变成“严进严出”的细筛子。从根本上讲,这确实是件好事儿,也值得期待。但是,媒体在报道的过程中,还是挑最核心的改革“取消本科毕业前补考”进行评析。因为,所谓的“补考”,其实是高校为“学渣”专门留出的“复活环节”。

 

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很多“学渣”对于考试根本不在乎,久而久之,导致“上大学”变成“混大学”。坦白讲,就是能考上大学,就代表很大程度上“可以毕业”。甚至,只要不是“太心大”,考前“看一看”学霸的笔记,基本上也能过“及格线”,

分类:未分类浏览:132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为何“超载之祸”多是“利益驱使”?

10月10日晚,江苏无锡境内312国道、锡港路发生桥面侧翻的事情,可谓触目惊心。据悉,有车辆和人员被压。今日(10月11日)4时左右,最后一名被压车内人员救出。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桥面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

 

就事论事,如果仅从事故的后果来看,可能,还看不出太多惊悚。但是,当我们从视频中看到“事故发生瞬间”的过程时,似乎,总能感到“某种不确定性”。是的,在“生与死的边缘”,有时候拼的真的是运气。据悉,很多幸存的目击者,在事故发生后,号啕大哭。

 

因为,他(她)们很清楚,自己没有卷入惨剧,实际上并不由自己控制,而是由“魔鬼之手”掌控。有时候,在“生与死”之间,就在几秒钟之间,对于很多人来讲,“红灯”可能很乏味,但对于“这一天”,“红灯”可能是“救命之灯”,而这或许就是生活本身的戏剧性所在。

 

只是,回到惨剧本身,关乎“飞来横祸”的缘起,我们终究要面对,并且要赤裸裸的面对。所以,很多被隐藏的细节,就该被拿出来直面。目前来看,随

分类:未分类浏览:1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师打师骂”怎成“恶毒传统”?

社交媒体上,关于“毕业8年后举报班主任辱骂自己”的话题,触发广泛争议。据悉,已经初中毕业八年的学生,因班主任当年的辱骂,至今难以释怀,时常想起还无法入睡。今年9月开学前,他在“班级群”控诉班主任当年“作恶太多”泄愤,被当事老师踢出群。愤怒的他,随即将当年被老师辱骂的情况,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举报。之后,媒体经过多方调查核实,当地教育部门已撤销该老师“副校长”等一切行政职务,并调离所在学校。

 

坦白讲,“师生恩怨”能炒成公共事件,已非头一次,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从“二十年后打老师案”来看,关乎老师“殴打或者辱骂”学生的事情,是应该被重视起来。虽然,比起十年前,二十年前,老师的“体罚程度”有所收敛,但依旧不可小觑。

 

因为,确实在一些学校中,老师会因“学生的难以抗拒”为所欲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师打师骂”好像是被合法化的一种行为。起码,我们熟知的“严师出高徒”,“棍棒底下出人才”对“体罚”是支持的。并且,还成为老师炫耀资本的一种方式。

 

事实上,我们

分类:未分类浏览:84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到底该不该对丧葬习俗“一刀切”?

社交媒体上,关于“山西一村禁披麻戴孝”的话题触发广泛争议。据悉,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一则公告显示,10月1日起,该村不允许“过满月”、“一周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请”等,“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一切从简。违反上述公告者,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

 

就事论事,公告的“即视感”有些让人惊诧。虽然,相关负责人已经澄清,这主要针对“大操大办”,并已经承认“公告不严谨”,“处罚流程及对象”都没有说清楚。但是,对于“传统秩序”的“一刀切”,还是触发舆论的围观。

 

毕竟,以“乡土秩序”为核心的农村,“红白喜事”算是日常重镇。通常来讲,“现代文明”对于“传统秩序”中的一些繁文缛节,并不认同。但这不代表“传统秩序”中的一些“仪式感”就该被“切除”。事实上,我们也清楚一点,在以“乡土秩序”为核心的农村,“重死不重生”已经是一种世俗圭臬。

 

当然,并不是绝对的的“重死”和“不重生”,而是人们对于生命的体味

分类:未分类浏览:8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130页/19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