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670
  • 总访问量:5018160
  • 开博时间:2013-05-27
  • 博客排名:第22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比目鱼131

2018-05-23

娜迦娜迦

2018-05-23

一心先生

2018-05-23

黄花溪

2018-05-23

狼回首2018

2018-05-23

axiaxi

2018-05-23

dreamging

2018-05-23

双翼赤龙蜕

2018-05-23

小飞侠366200

2018-05-2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青年择偶不愿将就:毒鸡汤为何市场那么大?

 

近日,相关机构发布的《当代青年群体婚恋观调查报告》中显示,近七成青年择偶“愿等待不愿将就”。当然,其中所归纳的单身原因,也是大多数单身青年惯常解释的“交际圈小”,“工作忙”,“不主动”。对于这些原因的真伪,实际上免不了带一些水分,但其中所反映出的“不愿将就”却真切可触。

 

实际上,就算相关机构不调查,不总结,我们也能在具体的生活中,看到大龄青年不婚的现象越来越多。当然,这里主要谈的是“想结婚,却不得”的那部分青年。至于,有一部分青年压根对婚姻不感兴趣,就只能另当别论。毕竟,那又是另一个问题,是关于选择不选择婚姻的概念,与我们所谈到的“不愿将就”并不是一回事。

 

最近几年,流行一句很毒的鸡汤“越优秀的人越容易单身”,我很是不以为然。表面上来看,确实存在一些优质青年单身的现象。可实际上,在这样的“毒鸡汤”蛊惑下,一些青年就会误判自己,将自己置身于过高的评价体系中。这也导致很多青年之所以遭遇单身境遇,并不是没有人欣赏,而是眼光太高,被硬性的剩下了。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离婚考卷”到底管什么用?

有媒体报道,江苏一民政局推“离婚考卷”,60分以上初步表明有挽回余地,60分以下可以初步认定婚姻关系破碎。按照官方的回应,对于“离婚试卷”的回答属于自愿行为,并不强求。不过,对于这样一种带有“理性”的协助方式,还是受到舆论的关注,并引发广泛的讨论。

 

实际上,我们也很清楚,“离婚考卷”的诞生,是缘于“离婚率”居高不下,民政局作出的“积极对策”。而不是一张“离婚考卷”就能包治百病,让那些已死的婚姻起死回生。作为离异的夫妻,有理智的情况,有不理智的情况。而“离婚考卷”也只是对那些不理智的离异者才起作用,对于“铁定心”要离婚的夫妇,实际上反而显得尴尬。

 

不过,它到底管什么用,着实值得我们去探究。在一些年轻夫妻的具体离异过程中,难免存在冲动的、赌气的可能,而“离婚考卷”的形式,能很好的作为缓冲带,给他(她)们下台的机会。并能提示他(她)们用理智“思考婚姻”,用理智“修复婚姻”。

 

当然,能不能起作用,会不会成为一种积极的“理性”协助方式,最终的决定权肯定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生穿短裙被投诉:过度维权的一次顶牛

有媒体报道,湖南某大学图书馆接到投诉,称女生穿短裙短裤露肩露背对男性属于“性骚扰”,影响学习。之后图书馆规定,女生穿短于50公分短裤短裙不得进馆,但却惹来一些争议。最终,图书馆还是将该规定撤销。

 

就事论事,图书馆在这样一件“过度维权”事件中,显得相对尴尬。不管是偏向男性一方,认为女生穿短裙短裤露肩露背属于“性骚扰”,还是偏向女生一方,认为男性的这种“敏感维权”属于正常范围,都似乎两面不讨好。

 

从维权的角度而言,男性是有权投诉的,但投诉的原因和诉求,却显得有点“矫情”。这种“矫情”表面上来看,是现代社会中“平权思潮”的萌发,但其中对于“性骚扰”的认定却显得相对腐朽。甚至,从实际生活中衡量,投诉者所表现出的逻辑,和那些市井大妈谈论“开放”是一个水平。

 

在他(她)们的认知中,“开放”只是狭义层面的“胸部开放”、“裤裆开放”,而非是“性认知”层面的“开放”,也就是所谓的“性解放”。不得不承认,我们所处的社会中,“性道德”对于女性的要求比男性苛刻,尤其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骂欲轻生:语言暴力和玻璃心的一次合谋

社交媒体上,有关“被网友群骂欲轻生”的话题引发广泛关注。按照媒体的报道,事情发生在深圳湾公园,一位26岁女子,因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小视频后,遭到网友的“负面评价”,心理受到打击,家里人也不理解,一时想不开就欲跳海轻生。最终,该女子被游客救起,送去医院。

 

对于这样一件事情的评析,舆论上很快就钦定为“语言暴力”。实际上,还是以事情的发展结果为导向的论断。事实上,觉大多数情况下,“语言暴力”就算发生,很多人也只能忍着,自己消化。因为,就目前来讲,“语言暴力”也只是道德上认定的行为,法律上难以鉴定具体的责任。当然,此处强调的“语言暴力”,特指“网络语言暴力”,而不是面对面产生的接触性“语言暴力”。而“网络语言暴力”的存在,也不是最近的事情。

 

从现实的标准衡量来看,只要“网络语言暴力”没有产生具体的危害结果,好像它本身的存在就是互联网的一种“原生疾患”,不可避免,又必须直面。尤其,在一些开放型(陌生社交)社交媒体上,因为“陌生关系”和“网络隐匿”所产生的天然屏障,一些品行自律性和表达自律性差的群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母亲向交警道歉算不算“坑妈”?

社交媒体上,有关“为母亲向交警道歉”的话题引发广泛讨论。事情发生在连云港市东海县,5月16日下午放学后,当事女生(孙某)和母亲(王某)上街买菜,在接到女生(孙某)弟弟打来电话后,听说小儿子打碎花瓶并受伤,母亲(王某)听后又气又急,骑着电瓶车飞快赶往家中,途中因逆向行驶被交警拦下,母亲(王某)当时情绪激动,觉得自己也没发生什么事故,只是为节省时间,交警一拦,不但耽误时间,还要缴纳罚款。于是,大吵大闹,不愿接受处罚。最终,在一番争论无果后,孙母还是缴纳罚款。只是,这样的“市井杂事”,并没有因罚款而结束。依照媒体的描述,当事女生(孙某)回家后,想起母亲逆行的事情,心情始终难以平静。于是,就写信代母亲向交警道歉。

 

单从交通违章角度而言,这似乎算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不过,之所以能被广泛探讨,主要还是基于“道歉信”本身。只是,从舆论的趋向来看,一边在夸女生(孙某)素质高、很懂事,一边在批母亲(王某)素质低、很蛮横。总之,一件小事并没有因女生(孙某)的所谓好行为而终结,反倒是她让自己的母亲陷入一种“道德困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右腿受伤,左腿手术:医患关系首先关乎人情

有媒体报道,黑龙江一男子在工地上摔坏右腿,在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后,竟然发现左腿也“被手术”,并缝合14针。这样的事情与以往的“医疗事故”一样,很自然的就被发酵成“医患关系”进入人们的视线。“右腿受伤,左腿手术”多半是用来讽刺和批判现实的,可这样的尴尬却真实的发生在具体的医疗过程中,就难免触发人们的情绪。

 

就“医疗事故”而言,肯定难以“绝对性”的避免。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医生的“低级错误”所导致的“医疗事故”。很多时候,因“医术所限”或者“医生误判”也会导致“医疗事故”,但比起“低级错误”所造成的“医疗事故”而言,人们相对能接受一些。

 

不过,如“右腿受伤,左腿手术”、纱布和剪刀被缝进肚子里、拔错牙等尴尬事件,就着实让人感到气愤。这实际上不是职业技能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职业态度和工作流程的问题。多年来,有关“医患关系”的探讨一直没有停歇过,可多半都是“立场之争”和“人性之争”,很少有人站在链条本身的视角上,进行解构和评析。这也使得“医患关系”总是难分是非。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保姆纵火案二审风波:莫焕晶该不该辩解?

“保姆纵火案”发生将近一年(2017年6月22日),因其中牵扯的道德人性较为复杂多变,一直浮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在“一审”中,以放火罪和盗窃罪二罪并罚,决定对莫焕晶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莫焕晶当庭表示认罪。但在“一审”宣判不久后,莫焕晶表示对判决不服,向法院提起了上诉,也导致案件不得不进入“二审”。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莫焕晶应该属于被舆论钦定的“死刑犯”,这不是基于简单“道德审判”的层面,因为从法律范畴上,她所触发的恶果,也已经达到既定的惩治范围。当然,“死刑不死刑”,只是法律上的意义。对于莫焕晶而言,她本身的人设存在,或许早已“被执行死刑”。

 

于此而言,“二审”的存在,实质上就是莫焕晶为“求生”(从“死刑的人”变成“死缓”或者“无期徒刑”)的一种争取过程。而并非说她可能“被宽恕”、“被洗白”。而这种“求生”的愿望是否可以实现,实际上也并不乐观。但作为个人“求生”的争取,似乎又必须给予一定的空间,这与善恶无关,只是单纯对生命的考量而已。从这个层面上而言,“二审”的存在似乎又具有更普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司机袭胸的情境涉入离不开受害者的驱动

社交媒体上,关于“的哥袭胸事件”的探讨,再一次唤醒人们对“司乘关系”的追问。事情发生在乐山市,按照“被袭胸”女乘客的描述,乘坐出租车到达目的地后,在自己刚付完钱的瞬间,出租车司机突然伸出“咸猪手”,在女乘客衣服胸前“拉了一把”。而这一切也被出租车内的监控视频证实,的哥确实存在“耍流氓”的行为。目前,的哥“何某”已被吊销出租车从业资格证,并被纳入乐山市出租车司机从业“黑名单”,相关情况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单从媒体的简述中,以及受害者是女性的情境里,自然很容易坐实“耍流氓”的逻辑。不过,按照女乘客受害后的一段描述,在“袭胸”前,的哥曾帮助她捡锁骨附近的头发,具体她有没有表现出反感,她也并没有谈到。但是,我们似乎能看到“耍流氓行为”被潜意识带入的迹象,某种层面上可以称之为“耍流氓”的前戏。

 

只是,在整个事件中,因女乘客是受害者,这方面的追问相对就少一些。实际上,这从“空姐深夜打车遇害”事件的后续发展来看,也是同样的情况。不管是解构性的论述,还是批判性的言辞,都集中在运营平台和施害者一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0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谤后错杀同事:职场斗争为何会很狗血?

有媒体报道,一男子因误认为“同事冒充自己”在微信群里发表言论污蔑自己,便找到对方理论,并将其杀死。事发后,男子才发现在微信中诽谤自己的是“以前的同事”。最终该男子赔偿死者家属200万元,并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对于这样的悲剧,逻辑上自然泛着狗血的泡沫。虽然,从事实的推演来看,杀人者确实是“错杀”。但从“污蔑”的角度而言,就算“杀对人”也依旧算是悲剧。从某种层面上而言,杀人者在职场上的人际关系,或许本来就存在问题。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在被诬蔑后,常识性证伪和自证是最起码的反应,而非是以“职场恶性关系”为发泄口,进行有罪推定。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杀人者进入判断盲区,抑或在职场上树敌太多,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谁干的。于此,自然就会寻得最近的“恶性关系”进行报复。从这个角度上而言,杀人者不管是与前同事还是现同事,职场关系处理的都不是很好。

 

不过,作为事情的直接触发,还是缘于“污蔑者”的心怀鬼胎,这基本上属于职场斗争中的常见模式。这类人不敢直接打击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人办完婚宴跑单:喜事如何成就谎言?

社交媒体上,有关“新人办完婚宴跑单”的话题被热议。事情发生在重庆,徐先生经营一家休闲山庄,承办新人的结婚喜宴。然而,一对新人在喜宴结束后,不结账就走人,按照徐先生的说法,这对新人仅预先交500元订金,而总的喜宴费用是13000元,自己做二十年餐饮,头一次碰到“跑单”的现象。报警后,这对新人表示会过几天来结算,但之后两人电话就再也无法联系上。   

 

就事论事,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尴尬。办过婚宴的人都很清楚,基本上都是先交定金,婚宴办完后再做结算,这基本上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对于一些经济条件普通的人家而言,提前预付婚宴消费,很多时候比较困难。所以一些婚宴提供商,应允新人收完“份子钱”后,再做结算。

 

作为“婚宴”,很多人一辈子可能就办一次,一般情况而言,别说在其中“耍手段”、玩骗局,就是婚宴办的不体面,很多人都觉得丢面子。毕竟,结婚可是喜事,容不得半点污点。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跑单”的想法基本上不会存在。

 

于此,作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笑小姐被辞退:舆论棒杀为何会脱离现实?

有关“泰国导游小姐被辞退”的事情,引发广泛关注。事情的起因,缘于泰国的迎宾小姐接待游客时,被拍到“职业假笑”秒变“冷漠脸”,视频被传到社交媒体上,舆论迅速发酵。最终,当事导游小姐被辞退,相关工作人员也被停职处罚。

 

对于这样的事情,逻辑上并不复杂,但其中我们却能看到“两套规则”在运行。一套规则是现实的情况“可以理解”,一套规则是理想的情况“怎能亵渎”。实际上也就是人们常讲的“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区别。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特意强调迎宾小姐的工作量和相应的报酬(每日工资仅约300至400泰铢,约合人民币60至80元),意在说明“迎宾小姐”也很不容易。可实际上,这种给“假笑小姐”解套的逻辑,也并非特别合理。

 

从职业道德上而言,既然选择这种工作,就要为其付出相应的职能。对工作量和报酬不满,是员工和所属公司协商的问题,而员工将这种不满转向游客,着实就很不应该,尤其还是在工作的时候直接表现出来,着实会让游客感到不快。

 

不过,从视频中我们却能看得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汶川10周年:灾难记忆终将被生活焦虑淹没

十年前的今天,如若没有发生地震,在时间轴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或许那是一个“平凡的周一”。然而,平凡有时候却是稀缺的,甚至是难求的。那一年,对于我而言,“关注高考”远比“关注地震”更显的急切。远在汶川的恐惧,对于准备高考的学生而言,只能算是一种“大事件”。至于,怎样悲伤?如何救助?似乎早已超出当时的能力范畴。

 

汶川地震时,作为高考在即的学生,我正在教室里“乱翻书”,几个午休的同学趴在书桌上,与往常的状态并没什么区别。甚至,在地震时(14时28分04秒)都没怎么惊慌,只是感觉有点摇晃。几分钟后,陆续来到教室的同学讲“刚才地震了”。那一刻,身处教学楼四层的我们才有点后怕,但却并没有过多表现什么,因为“地震确实过去了”。

 

是的,“汶川地震”确实过去了,十年后的今天,汶川已经重建,所有的“恐惧情绪”和“灾难记忆”,都似乎越来越模糊。我们能记住的,就是那些特别的镜头,有悲伤与绝望,有希冀与憧憬,有亡灵与序曲,也有有救助与情怀。只是,再怎么残酷与悲伤,生者还的活,而且是好好的活着。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姐深夜打车遇害:人们要厘清四个常识论断

有关,郑州航空港区空姐李某珠遇害事件的发声,算是比较全面。受害人家属,受害人所属航空公司,网约车平台,社会正义群体,警方都在一定程度上给出积极的响应。受害人家属,受害人所属航空公司,社会正义群体的表现,基本上是过往“恶性事件”的加强版。而在这一事件中,除却警方表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同时网约车平台也作出“百万追凶”的声明,着实算是“惩恶决心”的一次集结。

 

不过,在这一事件中,有几个常识性的论断,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知。而不是以极端小概率的恶性结局,而去发酵极端的情绪流。不管是质疑“网约车的安全性”,还是质疑“好看的原罪”,都不应该逃离人性之本,善恶之源。否则,对于遇害的空姐而言,也只是众多无辜遇害者之一,并不会对生者的未来有增量性建设。

 

其一,因为网约车司机加害乘客的小概率事件,就要否定网约车的安全性和存在性?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网约车的出现,着实为人们的出行提高很多效率。但从投入营运开始,安全性的衡量一直被诟病。这也导致,很多人在晚间使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1万2打车去北京:乘客和司机“谁有病”?

有媒体报道,杭州一女子花12000元打车到北京,到达目的地后,女子支付12000元,出租车司机随即返程。然而,司机回杭州后却得知,自己被投诉。投诉人是女子的家人,认为打车费用应该在6000-7000(元),司机存在乱收费情况,并称女子有精神分裂,希望司机退还一部分费用。

 

对于这样的极端事件,社交媒体上历来喜欢激辩。人们各自站队,支持一方,吐槽一方,都好像在讲道理,谈立场。可实际上,却没有用常态的视角去审视事件。而作为事件的当事者,不管是乘客还是司机,都或多或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人们一边感叹,这女子“真土豪”,一边后怕,这司机“真敢拉”。然而,在两个极端主义者的合谋下,这场荒唐之旅终成现实。坦白讲,从杭州到北京,选择飞机、高铁都属于较为正常的方式。甚至,作为较远的目的地,就连自驾都不是正常的行为,除非是纯为体验“自驾游”。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这位女乘客的行为着实不正常。而这样的“不正常”,似乎正合女乘客家人的逻辑,因为这样就可以索回一些费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9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严禁宣传高考状元为何是“民间刚需”?

有媒体报道,教育部官方发布消息称,今年将严禁各地宣传“高考状元”和“高考升学率”,一旦发现将严肃处理。对于这样的“决定”,在社交媒体上很快被围观讨论。从直接的“该不该严禁”,到“高考状元的社会意义”,客观的衡量,主观的情绪,同时涌入争执之河。

 

我们不得不承认,高考对于大多数孩子而言,是一条很重要的“出路”。要不然,也不会“稍有动向”,就能激起千层浪。但作为学校而言,高调宣传“高考状元”和“高考升学率”,到底是单纯的发扬“争先意识”,还是为招生“打广告”,似乎民间早有“论断”。

 

过去一些年,从中学招生到高校录取,只要能跟“高考状元”挂钩的,都会打着“高考状元”的旗号大肆宣传。而作为“高考升学率”,由于信息并非特别透明,一些学校在公布的时候尽然会“造假”,而这一切,追根究底都是为利益描摹,而并非对“教育本身”有多大贡献。

 

从事实层面而言,“高考状元”和“高考升学率”即便不宣传,不公布本身也依旧存在。相反,“宣传和公布”的过头,就说明其中存在某些“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3页/13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