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成午夜独舞的弦

纷飞的雪,江山文学网·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社长。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619
  • 开博时间:2013-05-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岭南雀巢

2020-03-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风居住的街道

  

  【上部:长安路1号】

  一

  长安路,从南至北,整整十里,是江南名镇花溪唯一的一条步行街。

  二零一三年的三月,出版社为我在蓉城举办了一场新书签售会。活动结束,我转道花溪,步入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镇,同时,为自己的下一部书稿寻找素材。

  三月的花溪,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小河弯弯,垂柳依依,大片的灰墙黛瓦,高高低低,浓浓淡淡,宛如一幅写意的水墨画。春秋的流水,汉唐的古韵,明清的房子,百年的石桥,窄窄的小巷,千米廊棚,弥散着连绵不断的古汁古味。江南古镇如水般的温润令我欲罢不能,我这个有着浓郁江南情结的北方女子,再一次走进花溪,只为在那曲曲折折的石板路上走一走,看一看木门凋敝、窗棂古旧的老屋。

  那天黄昏时分,花溪的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我背着相机,沿着石板路,一路走一路拍,从长安路的最南端一直走到了最北。街道两边,商铺林立,时尚小店、豪华酒吧、特色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贝加尔湖畔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一场美丽的梦境。因为失眠,我整夜整夜地听着这首《贝加尔湖畔》,结果,那遥不可及的贝加尔湖啊,就这么优雅地出现在了我的梦里。

  贝加尔湖,是一处让人温暖却伤感的地方。

  我一直有一种错觉,像是曾经去过那里。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日子,我从绿草如茵的湖畔走过;在月光皎洁的夜晚,在静静的湖畔静静地坐着,看月儿轻吻湖面,那般的情深。

  

  『一』在我的眼里。在你的怀里。

  我不相信有地狱,但我确信有天堂。

  那一刻,当我遇见你,你在我眼里,我在你怀里。你是一抹深意,篆刻着心底特殊的字迹。你是投入在我眼底的一抹望不到边际的蓝,我知道,那是天堂的颜色。

  你在我眼里,是情深意切的比喻,仿佛天空云霭下的某个观礼。你总是静静地,牵引出一种极致飘渺的韵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庄,我们的爱与疼痛

  

  【一】

  自从祖父祖母去世之后,多少年了,我都不愿意靠近你。就算是每年的清明回家祭拜,也不愿意踏进你家院子一步。

  一直到三年之前的那个初春。突然觉得,过了那么多年,该去看看你了,不管有过多少恨,你毕竟是我的二叔。我们姓一样的姓,我们的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

  那个初春,草还未绿,花还未开,天气还是那么冷。我从城市走向村庄。下了火车,坐上汽车,所有的风景都被抛在身后,可那些带着疼痛的记忆却如海水般一波波地涌上心头。

  屈指算来,差不多有十八年没有见你了吧!十八年光阴如水,将堆积在我心头的恨一点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隐隐还在的牵念。

  村口,原来的石子路被平整的水泥路所代替,两边种植着成排成排的梧桐树,一抹残阳缓缓地落在树的梢头,一片片枯叶飘落到地上,呈现出无数种苍黄的意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在我掌心的“原野”

  

    一 

    某月某日的黄昏里,一抹秋色浓郁在窗外,昕孺哥哥的诗集《原野》如一只美丽的白蝴蝶,从千里之外的长沙飞到了我的身边,落在我的掌心。&nbs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匆匆

  

    一

  六月的末梢,蝉鸣犹在耳,我一步步向故土的方向靠近。短暂停留了三天之后,又匆匆地,匆匆地返回原地。

  “轰隆……轰隆……轰隆隆……”火车缓慢地启动。缓慢地离开了那个人流稀少的站台,我回头,看到我的亲人,他的眼,开出了一朵潮湿的花。

  他,还有我那被笼罩在夕阳下的故乡,就这样被抛在身后。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一朵雪都是奔跑的疼痛

  

        一

  二零零八的冬天,这个城市出奇的冷。

  我记得,你披着一身雪花进了家门。母亲拿着一块干毛巾,为你擦去发间身上的雪花,心疼地说,老徐啊,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还有二年就退休了,别再和年轻人一样拼命。站在母亲身边的我,接过你手中的包,猛一抬头,看到依然有几片雪花沾在你的发间不愿离去,在幽暗的灯光下,泛着刺眼的白,只是几秒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烟花易冷

  

   风摇碧草雨纷纷,只影待何人?

  江岸三春逝水,楼台一曲黄昏。

  韶光暗度,烟花易冷,旧梦长温。

  沉醉当年柳色,痴情落地生根。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祭——恩师花木早逝世一周年祭

  

  时光流转,不经意间,一年的光阴在风中无声逝去。沉闷的初夏,流泻的却是无尽的幽冷。

  一年前的今天,那个书斋里的老人,在武汉市洪山区楚雄大街538号的某间陋室里,安静且孤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年后的今天,我在黑白交叠的人间,独自垂泪。那遥远的天国,那善眉慈目的老人,是否感受到这丝丝缕缕的哀思?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山文学网“逝水流年”文学社团欢迎您

  

江山文学网“逝水流年”文学社团欢迎您

 

江山文学【逝水流年】文学社团:

http://www.vsread.com/assn/st-326.html

 

这是一个没有声息的约会,却满满承载着无数个灵魂的重量。

梦里流韵,心眷流年。让我们把梦放在流年,期待在每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都有这样美丽的传奇。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让我们以真诚为经,以温暖为纬,善待别人的文字,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我在流年的岸边,观光阴逝水而过,用我缱绻情思,打捞起思想沉积的熠熠光芒……我和我的文字在那里等候你的到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二月的台北,鸢尾花开了

  

     十二月的台北,鸢尾花开了

 

     有些事情在这个世界注定不得已。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