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海偕月

├≡静海偕月泊舟静海≡┤泊孤舟于此僻壤兮,唯静澜与吾长留。四顾绵延以寂寥兮,但求我心之自修。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374373
  • 开博时间:2006-05-12
  • 博客排名:第3510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九

[9]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2008年11月12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箪:用竹子做的器皿。堪:忍受。


孔子说:“多么贤能啊,颜回!只要有一点吃的,有一点喝的,住在狭小的巷子里,别人都不能忍受这样的生活,而颜回却能够不受这些影响,仍然自得其乐。多少贤能啊,颜回!”


寻孔、颜乐处,可以说是理学发展的根源问题,正是学者们致思于孔、颜乐处这一问题意识,促成了理学家们关于修身的系统化的理论体系。在孔子的评语中,颜回的“乐”到底是什么,是很难说清楚的,毕竟对于同一文本的解释可以因为解释的主体的多样性而大有不同,而且这些解释也不一定真正符合了孔子评价时的原意,但有一点是可以弄清楚的,即:颜回并不因为穷困而乐。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5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八

[8]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乎!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2008年11月11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伯牛:孔子弟子冉耕,字伯牛。问:慰问。牖:窗户。亡:音wang,2声,死,这里做使动用法,使……亡。


冉耕生了重病,孔子去慰问他,握着他从窗口伸出来的手说:“因此而死,难道不是命吗!这样的人却生了这样的病!这样的人却生了这样的病!”


孔子是圣人又怎么样?碰到解释不明白或难以接受的事情,也只得把它们统统归入“命”里去。是不是圣人,并不在于他知道多少,而在于他对待人生的态度。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吾其悲矣夫?


伯牛有疾,夫子问之。天高地阔,人道尚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七

[7]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2008年11月10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季氏:鲁国权臣季康子。闵子骞:孔子弟子闵损,字子骞。费:音mi,4声,季康子的属地。汶:鲁国北部边境上的河流。


季康子任命闵子骞作他的属地费的管理者,闵子骞说:“一定好好地为我推却这个事!如果这件事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么我一定离开这里到汶水上去了。”


据古注可知,闵子骞有两次被聘为费宰,一次是孔子担任鲁国司寇的时候,另一次是孔子周游列国后回到鲁国的时候。前一次,闵子骞接受了这一职务,而后一次,闵子骞却坚决拒绝了。古注疏者们对于闵子骞这么做有两种解释:
其一,闵子骞在跟随了孔子很长的时间之后,深深地被孔子的学说所吸引,愿意与孔子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六

[6] 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2008年11月10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季康子:鲁国权臣。仲由:孔子弟子,字子路。使从政:《四书大全辨》:“为政者,君;执政者,卿;从政者,大夫。”“使从政”便是任命某人当大夫。果:善于决断。赐:孔子弟子端木赐,字子贡。达:通达事理。求:孔子弟子冉求,字有。艺:多才多艺。


季康子问孔子:“仲由这个人的修养可以称职做大夫了吗?”孔子说:“仲由很善于决断,不过这与他能不能称职当大夫有什么关系呢?”季康子又问:“端木赐这个人的修养可以称职做大夫了吗?”孔子说:“端木赐很通达事理,不过这与他能不能称职当大夫有什么关系呢?”季康子又问:“冉求这个人的修养可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13 | 浏览:14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五

[5]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2008年11月9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回:孔子弟子颜回;三月:清儒汪中《释三九》以为,古文中的“三”多半是虚指,表示很多的意思,则“三月”并不是实指三个月,而是很多月,表示时间很长。


孔子说:“颜回这个人啊,他可以在很长时间内都紧守着‘仁’的要求;其他的弟子,有的只能在一日之内紧守着‘仁’,有的只能在一月之内紧守着‘仁’。”


《中庸》说:“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道”就是道路,就是一个人借以立身处世而选择的自己的人生道路,因此,对于一个人来说,他要走完自己的人生道路,显然是不可能离开“道”的,因为离开了“道”,这个人也就缺少了他称之为人的基本条件之一。对于把追求“君子”人格作为最终人生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四

[4] 子谓仲弓曰:“犂牛之子騂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2008年11月8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仲弓:孔子弟子冉雍,字仲弓;犂牛:即犁牛,耕牛;騂:音xing,1声,赤色;角:牛角生得端正,符合用来作为祭品的条件;诸:之乎。


孔子对冉雍说:“耕地的牛所生下的崽,它的皮毛为纯赤色、角也生得端正,符合作为祭品的条件,即使我们不想用它来作祭品,受祭的山川会舍弃它吗?”


从注疏来看,有注释者认为孔子说这话是为了批评冉雍的用人原则,孔子主张任人惟贤,而冉雍则比较重视门第出身。泊静子以为,孔子所批评的重视门第的原则,也许并不是冉雍所执的态度,在这里,我们完全可以把冉雍看作是孔子发表批评意见的偶然对象。在孔子看来,一个人的品质如果已经达到了君子的要求,即使不被他人认可,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三

[3]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2008年11月7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子华:孔子弟子公西赤,字子华;冉子:孔子弟子冉有;与:给;釜、庾、秉:古代的计量单位;益:增加;原思:孔子弟子原宪,字子思;宰:家臣;九百:后面缺量词;辞:推却;毋:不;邻里乡党:在古代法制中,与个人利害有着密切关系的人。


公西赤出使到齐国,冉有为他的母亲向孔子询问应当给他多少粟米,孔子说:“给她一釜吧。”冉有觉得少了点,因此请求增加,孔子说:“那就给她一庾吧。”冉有私自给了她五秉粟米。孔子说:“公西赤出使齐国时,坐的是肥马驾的车,穿的是轻便的皮衣。我听说呢,君子周济穷困中的人,而不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4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二

[2]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2008年11月6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哀公:鲁哀公;孰:哪一个,哪一样;好:音hao,4声,爱好。


鲁哀公问孔子:“您的弟子中谁算得上是好学的呢?”孔子回答说:“有一个名叫颜回的可以称得上是好学的人,他不会将怒火发泄到不相干的人身上,也不会犯同样的过错。可惜的是,他却死得太早了。现在的弟子中,我还没听说有算得上是好学的人。”


鲁哀公问“好学”,孔子回答说“颜回好学”,并指出颜回能够称得上“好学”的原因在于“不迁怒,不贰过”,可见在孔子的时代,所谓的“学”,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理解的学术、知识。颜回做到了“不迁怒,不贰过”,那么,他首先需要明白“不迁怒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雍也》读得之一

[1]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2008年11月5日)


五泉塘泊静子注:雍:孔子弟子冉雍,字仲弓;南面:脸朝着南方,古时以南面为尊;子桑伯子:人名;简:不依礼乐来修饰言行;大:音tai,4声,同“太”,过于。


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哪,可以但任握有一方统治大权的行政职务。”冉雍便向孔子问询子桑伯子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子桑伯子这个人也不错,可惜不依礼乐。”冉雍说:“如果内心充满着‘敬’而言行又表现为‘简’,这样的人来掌握一方统治大权,不也是可以的吗?如果内心便充斥着‘简’而言行也表现为‘简’,这样不是太过于‘简’了吗?”孔子说:“冉雍说的没错。”


分类:论语读得 | 评论:0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离开可以上网的地方前我选择留一个足以证明我这些天

本日志的题目(由于受网络限制而被迫缩短了)是:在离开可以上网的地方前我选择留一个足以证明我这些天曾经来过网络的脚印放在我的QQ空间上以供过往客商们在闲闷无聊时可以驻足观望以抬起一直低垂的双眼仰望那无穷的天空抑或心灵


在写了这么长一个题目之后,当我再一次搜肠刮肚时才发现,原来一切都已经说完了。
但是,一个这么多字数的题目只配上一点点文字的内容,这似乎太不相称了,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也许你也有同感。
于是,我不得不继续翻检仍然可以使用的词句,以便实现在这一刻看来是如此艰难的宏大叙事。
无庸置疑,可以继续说的话,似乎一下子冲过了三峡的大坝,汹涌无比,可歌歌泣。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他人如此觉得,而是因为这些话本身就一直像那奔腾的江水一样,波澜壮阔,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去。
人类的语言在这一刻才深觉到自己的无能,他只能以最为概括的方式来表述那波涛,却甚至从来没有能够以最粗糙的语言描述过哪怕是一朵浪花。是言不尽意吗?不是。所谓言不尽意,不过是无能的语言自我高唱颂歌的罪证之一。
所有一切的壮观,并不在于因为描述而壮观,而是因为他自身的壮观才足以壮观、已足以壮观。所有试图描述其壮观的所谓壮观的语句,都不过是望洋兴叹者无能的轻叹。壮观,只在于他自身,只在于他自始至终便是壮观的。
生活便是如此。
于是,在说了一堆废话之后,我终于找到了适合这篇博客的、能与其过于绵长的题目相称的内容,其实只有两个字,外加一个标点符号:
---------
| 如题。|
---------

分类:孤舟静泊 | 评论:0 | 浏览: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鬼》人篇·末篇

《人·鬼》人篇·末篇
[2008年8月11日]
——————————
是时候写下这最后的篇章了,
在经历了如此漫长而又短暂的追索之后,
尤其是在经历了如此漫长的苦痛之后。
这苦痛,
注定了它的漫长和无边,
因为,
在苦痛中过久的挣扎而又无法摆脱,
苦痛压迫的对象最终会爱上这种现状。

如果曾经读过《人·鬼》的全部,
作为我的追索的答案,
已经呼之欲出,
犹如破晓之于黑夜。


善,
到底是什么呢?
她到底寄寓于何处?
人类迄今的一切又是如何表达了她?
借用那句名言,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
善,还是不善,这是一个问题。


这不但是一个

分类:孤舟静泊 | 评论:2 | 浏览:8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8年6月12日21点至21点50分的思绪

一个人静静地跑,低着头,沿着盲道。看着脚步一步一步地向前,有种踏实感,却油然地想起了人生路的下一步。我在想:我这一步该怎么走呢?或许不是怎么走的问题,而是如何迈得出去的问题。于是,油然地想到了引起这个问题的历史原因。


消沉的自己所惹下的麻烦,却要平常的自己来承担后果,我倒是开始为平常的自己鸣不平了。消沉惹了事,一拍屁股就走了人,留下老实的平常来受罚。这倒是与现实社会一个样,老实人总是吃亏。很不幸的是,我现在不但是平常,还是老实。


虽然自己的情绪调节得很好,并没有因为找工作的事情而焦躁不安,但偶尔还是会比较着急的。幸好我的着急都是三分钟热度,随便找个人把事实陈述一下,转个身就过去了。我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谁叫我动作太晚呢。我倒是因为建刚找工作的事情而有些许自责,我估计,正是由于我的影响,他也动作太晚(虽说比我早些),而他的负担比我大得多,因为他有妻子和女儿需要养活。不过我还是为没定下工作而痛苦了,我缺乏自信去

分类:孤舟静泊 | 评论:1 | 浏览:1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离骚》

《离骚》,将中国文人追求理想、忧以天下的性格特征,以优美的文词、铿锵的节奏,在两千多年前定格。有金戈铁马的豪迈,有举袖拭泪的动情,自信、忧虑、浪漫、幽怨,汇聚在一起,这些发自肺腑的文字,具有如此的穿透力,从楚地一直蔓延到六合,从远古一直鸣响到今天,这就是我们民族的脊梁,这就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这就是我们民族历经千辛万苦犹能屹立不倒、生生不息的信念。

文末一句,最能煽情:“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读过了坚信,读过了彷徨,读过了委屈,读过了高昂,正在上下周游,正在奏乐观舞,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由极乐而跌至极悲,使人鼻酸哽咽、潸然泪下。但,还没等这泪掉下来,却已是全篇的终结,只得强自忍住了。

分类:偕月书山 | 评论:1 | 浏览:8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看看看

翻看王元化先生的《人物小记》,读到他引的鲁迅先生《论辩的魂灵》中的文字,突然想到最近网络上对咒#骂#四#川#灾#区#人#民的辽#宁#小女孩的咒骂(他们骂她是“脑#残#儿#童”,这个词足以确证我们的创造性),还想到我曾在一个QQ群里为此事说了几句,也遭致咒骂,感觉竟然是如此的相似,笑得不行,就写下来吧:
“你说甲生疮。甲是中国人,你就是说中国人生疮了。既然中国人生疮,你是中国人,就是你也生疮了。你既然也生疮,你就和甲一样。而你只说甲生疮,则竟无自知之明,你的话还有什么价值?倘你没有生疮,是说诳也。卖国贼是说诳的,所以你是卖国贼。我骂卖国贼,所以我是爱国者。爱国者的话是最有价值的,所以我的话是不错的,我的话既然不错,你就是卖国贼无疑了!”
过了这几十年了,我们竟然还是这个样子,是不是感觉汗颜?
当然,那些咒#骂#辽#宁#女孩的人是无须汗颜的,因为他们觉得他们太有道理了。
倘或是你们没有读懂我这些文字的意思,我就要举手加额大庆一番了。
分类:茶余酒香 | 评论:0 | 浏览:8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说了吧

昨天晚上给学友打电话发通知,学友问及,我的老师们都为地震写了博文,为什么我没有写。我没有回答,支吾了过去。
其实,我现在的想法,是不能够公开宣扬的,因为如果把我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只会被国人痛骂,说不定还要被公安拘去。嗨,说到底,鲁迅的骨头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在我看来,中国现在的深刻危机,并不在于灾难的接二连三,相对于人心的危机而言,这些灾难不过是皮毛之伤罢了。还有……
适可而止吧,还是不说了。
分类:茶余酒香 | 评论:1 | 浏览:7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31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