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的旅程

做个有独立思想的学生,做个有担当的知识分子,做个有荣辱感的中国青年,做个能为大多数人发声的社会人士,做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好公民。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281
  • 开博时间:2013-02-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关于“为了什么”的思考

关于“为了什么”的思考

 

 

    去年三月,美国著名影星乔治·克鲁尼在华盛顿被捕,起因是他参与了反对苏丹种族冲突的人道主义示威活动。这次示威活动中,克鲁尼是组织者之一,这次活动的目的是抗议苏丹政府对人民施加暴行,以及该政府阻挠并封锁食品援助进入该国的行为。克鲁尼表示他们希望苏丹政府停止在首都喀土穆的暴行。于是他和抗议者们先是发表了一通简短的演讲,然后就闯入大使馆地界,接着他们马上受到了警告,警告称如果不马上离开大使馆他们就将被逮捕,在三次警告无效之后,警方出动逮捕了示威者们,之后把他们带上了警车。

 

    无独有偶,也就在乔治·克鲁尼被捕的几年前,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爆发了空前剧烈的人道主义危机,当时苏丹政府支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可以被说服的

  

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也许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有所不同,正所谓人各有志。这可能是人与人之间观点不合最有力的化解说辞了。也会有很多人慢慢接受了这句话并借此为当下的生活状态寻求合理性,从而信念笃定,自我原寡。

其实关于”生存方式不同”的这种说法比较类似于我国传统的中庸思想,不偏不倚,折中调和。也会像某青年作家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你不要听我的,但你也不要让我听你的。 仔细想来,其实这种说法是值得可疑的。观点的差异性始终没能得到有效的转化,虽说这样一套说辞避免了言语间的冲突与不悦,却阻碍了说话者的进步空间,取消了说话者双方本应有的个体差异性,也断然否定了对话双方互为提升与改进的必要性。若这种说辞真具备现实意义,那如今倒也不至于沦为“万能的撮合说辞”,我们对金钱,幸福,婚姻等的观点交锋统统可以用这句话来圆场,可是这个“和事老”似乎并未完全尽职尽责,因为真正的和事老要达到矛盾双方从心里互相认同和理解,而不是无可奈何的表面熄火,保留意见的委婉表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个人都有一个七十年代

  

 每个人都有一个七十年代

贾樟柯曾说过,青年时代是人生最糟糕的年代,同样也是最辉煌的年代。糟糕当然是对应着那个时期的辛酸苦难以及历史的巨大包袱,而辉煌,对每个人则有着不同的内容与涵义。在我看来,是一种怀旧中的美好。

至于说人为何怀旧?我想大概是缘于人们对于时间的眷恋,珍惜生命,才会怀旧,怀旧又有什么不好?但历史往往给人开这样的闹剧:这一代的委曲苦难,年轻一代淡忘了,昨天发生的事,今天的人忘记了。

近来从朋友那里借来一本由北岛主编的回忆录,名叫《七十年代》,进而它带给我的文字冲击与震撼成了我当前提笔的直接动因。书中集结了一批来自各界的知识分子,讲述其在七十年代的不同经历与感受。他们的命运往往都和那段历史深深纠葛在了一起,文化大革命,林彪叛逃,四五事件,唐山大地震,动乱的时局之下隐藏着他们不为人知的坎坷经历,委屈入狱,代表谈判,地下作诗,爱情的受挫等等。而多年之后,当这段历史被不分青红皂白的抹掉后,他们自己的故事就没有了合法性,而且慢慢地,别人的故事也成了自己的故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看郭敬明

  

曾有一朋友送了我一本关于郭敬明的写真集,于是我直观的认为我是喜欢郭敬明的,其实不然。人是不会爱上一本书或一部作品的,爱的只是书中看到的自己,更何况一个商业现象打造出的人物。      那个年代的自己是稚嫩的流浓的,生活中演绎了那么多不值得那么忧伤的忧伤,那么多不值得那么快乐的快乐,所谓波澜,只不过是池塘里泛起的涟漪而已,我们的生命如此单薄,一切大彻大悟只存在我们的幻想之中,再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只不过是沧海之一栗,宇宙洪荒中的一滴浪花而已。
    进而我把那种对忧郁的青春寄托在我一个毫不了解的青春写手身上。现在想来,所谓郭敬明的散落的文字,只是来骗取那些还在青春的迷茫之中孩子的忧伤罢了,哦,呵呵,也许我不再年轻,青春不再。可是细细想来,在那个情感骗局之中,是否曾经享受过其文字的温存与宽慰? 平缓舒雅的文字背后,涌动着青春年少特有的伤感与激情,说出我们一直想要说出口的话,那纯真年代的——爱的物语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不是好人,别逼我

  

“我不是好人,别逼我做伪善人。”公车上我对女友略带痞性的讲道。一分钟前,她不断的向我使眼色,我明白那是叫我给旁边的大娘让座,可是我终究丝毫未动,直至下车。一路上,女友以此数落我的不是,不耐烦的我不得已又正式宣布了一次:“我不是好人。”

要说何谓好人呢?我不知道他人对此的理解,但我想自己最起码不算个坏人,只是很多场合下我没有按照他人希望的样子做罢了,也切莫逼我照着如何的样子来做,只是烦嚣中想保持一点小小的真诚而已,以免“同流合污”。

就拿坐公车来说吧,坐的多了,渐渐发现了一个现象,每个上车的年轻人,都会不约而同的找个靠后的紧贴车窗的座位踏实的坐下,心满意足的样子。起初我不明白,后来我看到拥挤的公车中屡见不鲜的让座行为,我似乎明白了。原来坐在后面的乘客已经不便于腾出空间给其他乘客让座了。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明智的,因为他们懂得躲避道德的逼迫,而我却总站在世人监视的眼光中,横冲直撞。我想告诉他们,我承认我不是好人,别逼我了。

曾听有人这样说过,“法律是顾忌,道德是底线。”至于这一点,我倒很欣赏西方的法律制度。看过西方尤其是美国法律史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该不该苛责自身的“残忍”

  

王小波的杂文《沉默的大多数》中提到,古往今来最大的弱势群体乃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些人沉默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些人没有能力或没有机会说话;还有人有些隐情不便说话。正因为有些话无法说出,他们失去了寻求关注和争取权利(力)的机会,很多人都认为他们很遥远或者不存在。
    区别于这些沉默的人,往往有一部分人开始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并随着信息的不断发达扩充着自己的队伍。他们远非什么弱势群体,但其中有不少人曾经也很弱势,深知其中的艰辛。也许是时代的变迁,记忆的普遍缺失,他们中的许多人秉承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旁人劝道”,始终未改其旁观的初衷。甚至对与其境遇极为不同的群体视而不见,更不要说付诸行动予以援助。
    孔夫子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我时常拿自己的不知情来开脱,兴许能弥补我一丝的道德盲点。直到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我发现我会面对一张饱经沧桑的孩童的脸庞而泪流满面,也会在目睹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后陷入反思。倘你在乞丐的群落里发现,有些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