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园

微信公众号“人物速写本”:renwusuxieben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78802
  • 开博时间:2013-01-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春二虫家

2019-03-1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饥饿的鱼儿

 QQ图片20151230155740.jpg

鱼儿的饿

文 | 无枝

 

 

小伍是小路的邻居,是班上年龄最大的同学,十二岁了,还在上四年级。他的考试成绩一直都占在前三甲,这次却落到十名开外。平时成绩在十名开外的小路却拿到了第一名。

 

小路不仅受到了老师的青睐,在回家的路上,班上最漂亮的女同学姿姿还专门拽住小路的手,说:“小路,你真棒,放假我来找你玩儿。”

 

“我好饿,我想回家。”小路捂着肚皮。

 

“我们去超市买吃的,我妈给了我钱。”姿姿扭着头问。

 

分类:随记 | 评论:3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夕风:只云峰上的奇鸟

 夕风:只云峰上的奇鸟

夕  风

文 | 无枝

 

(一)

 

朝山有青城山的清幽,有华山的险峻,有衡山的绰约,又有黄山的奇伟。虽然我没去过黄山,但这朝山就合了我梦境中的风景。

 

和友人钟霞、郭瑶、林亖夕,上石阶,半山上坐小船过一个“见底峡”,又坐缆车上只云峰。只云峰有座没有楹联的只云寺,寺庙不大,僧徒只有四五个,穿着一样的僧袍,我们都分不出谁是主事的。我们三个挤着眼到处看风景,陪伴我们上山的栈道和绿树红花全都不看不清,山谷间白云啸聚,如一条泛着白浪的河流把寺庙绕成一个孤岛。午饭时,钟霞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要是做一条鱼

要我做一条鱼

绝不在浣花溪里

白天夜里都有人垂钓

 

非要做一条鱼

我就入个党

以抵制诱惑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露自白

白露自白

雨下了一整天,仿佛回到童年

被关在乡下,我要做一个完美的人

不抽烟,不酗酒,不打架,不骄傲自满

有人说我自私,我会愧疚许久

会与人争到面红耳赤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负暄闲读——从纯洁善良的缪崇群谈起

  

 

小窗朝南,阳光晴好,太阳东南升、西南落,可以晒一整天的太阳。这比到浣花溪铺一块布毯或者点杯茶舒适得多,不必跟人拥挤,也不必听人聒噪。翻到缪崇群的散文,又推敲了一番,感到没有以前那样推崇了——不免有些沮丧。

初次接触缪崇群的文章是在初中时候,那年到福建福清“度假”,也就是投奔在沿海务工的父母,在嘈杂的小镇书店中,买了两本书,一本是《徐悲鸿画传》,一本就是《缪崇群散文集》。散文集中有巴金的序言,巴金可是现代文学名家,在教材上反复出现过,他认可的作家肯定都是有水平的。

中小学时候写作文,都爱买一本作文范文,或是借鉴或是摘抄。我当时也并非是有多高的鉴赏水平,只觉得那是学生写的,辞藻华丽,道理高深,学不来,也不想学,便想着还不如读些名家的书,反正都是难啃,还不如把自己的起点拔高一点。当时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拟启杜少陵来书寻夜色

拟启杜少陵来书寻夜色

 

    “饭后下楼,走走浣花溪;睡前凭窗,看看清水河。”虽废千年,丽景尤新,难怪杜少陵居草堂,清新雅丽之句难绝也。拟读少陵来书,独寻夜色,得诗如是。

 

听瀑浣花溪,迷花过草堂。

君言夜色好,未赞腊梅香。

 

2014.12.25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银杏飘落时节

  

 

银杏叶快撑不住了

真的撑不住了,真的

我看到的,蔫撇撇的

要不是有点阳光

已经无人愿意去看,去拍照

——现代打油诗一首

银杏飘落时节银杏飘落时节

分类:随记 | 评论:7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熬冬的城市

  

 

这是容易死人的季节

车流,街灯,清水河

银杏,五颜六色的花圈

在冷冷的夜里等着

恍恍惚惚,在风中发抖

开落在宇宙最寂静的角落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天

  

 

 老天托着亿万生命

熬了亿万年

终成了一张洗不干净的床单

臭烘烘的,不保暖,也不好看

新绣的银杏也神色黯然

老天

分类:诗歌 | 评论:14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题六婆串串小聚

  

毕业多年,难得一聚,与广元张迪奥、阆中罗迪奥、泸州威逼、巴中虫虫、资阳茂陵凶吃串串于红星路二段。一瓶豆奶入肚,几杯啤酒解渴,大把串串吃尽。谈人生理想,论党国天下;指点缺席人,激扬鸳鸯锅;诗意猛来,遂结账走人。今晨补打油一首。

 

 

读书不觉日月短,毕业乃知天地宽。

南北东西四处走,或是处局或总监。

各自皆有人生事,不成老虎誓不还。

冷风吹散啤酒意,来日方长是何年?

 

 

2014.12.06

题六婆串串小聚

分类:诗歌 | 评论:14 | 浏览:2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如我有魔法

  

 

     做了一个好梦,小女孩一直给奶奶讲个不停:“假如我有魔法……”其中还提到想用魔法给生一双翅膀,就不用挤公交了。奶奶听完也回了一句:“假如我有魔法,就让你上课能一直集中精力……”

    “哦,这也可以!”小女孩无奈地笑了。然后她又一直说起“假如我有魔法……”,奶奶也一直说起“昨晚说的那个题你要记住,一是按颜色分类,一是按形状分类”,“下课要复习一下老师讲的”,等等。

    最后奶奶实在说不下去了,我在一旁也听不下去了。奶奶说了一句:“不要说魔法了,那是魔鬼才有的。”

    “什么是魔鬼呢?”

    “魔鬼不是鬼,是人,是变坏了的人。”奶奶估计是想引入一点现实思考,故意这样说的。

    “那就是万圣节嘛,人

分类:散文 | 评论:9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杀人,是用刀还是用枪好?

  

    杀人,是用刀还是用枪好?

 

今日封兄来访。我怕耽误我写小说的时间,本想安排到楼底去吃豆花菜。他不依我意,偏要去菜市场买菜,说:“你尽管写,我来做饭就是。”有了这句话,我便安心写完了一章。刚好写完,就刚好吃饭,真是值得一提的美事。小酌几口白酒,两菜一汤,吃得饱饱的。然后出去散步。

    封兄说起近来看电影《电锯惊魂》,问以前看这类电影为何会比现在更害怕?这让我想起文艺学里面的一个词“内模仿”,直白地说,就是心理体验,还有叫“移情”的相似说法。

    当看电影里面杀人,割手割脚,特别是看到那些很具有视觉冲击力的血腥暴力镜头,人会有一种切肤之痛;当鬼和坏人来追的时候,当走进阴森的树林或者鬼屋,内心也会感到恐惧;当然,看到美好的风景,也会感到心情舒畅,所以那些色情镜头

分类:散文 | 评论:10 | 浏览: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人,那山,那冰

多年以后,她想起自己第一次与冰有关的经验,依旧在疑惑为何会有那么冷的一个冬天……

 

父亲思考再三,把家里唯一的一头猪卖了,准备过一个简单的春节,父亲说:“我们没有什么亲戚,杀一头猪吃不完。买点肉就能过年,穿好就行。”其实她知道是因为太穷了,要不只是掉了一双破烂的毛线袜子,父亲也不至于清早起来就用那块硬邦邦的枕头敲醒她,让她起床去找袜子。昨天下午在山沟的水潭里洗了一篓衣裳,山里人少,一双旧袜子应该没谁会拿去,可她提心吊胆地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袜子;倒发现好多大块大块的冰糖,她急着跑回家,发现门竟然锁着,难道爸爸也出去找袜子了?”没想到那袜子竟然这样重要,她更害怕了。

 

她从门缝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门,从屋里找出一个木桶,跑回山沟里去装冰糖。然而,她竟发现父亲死在冰糖上了,村里有人说是冻死的,有说是中邪死的,也有赤脚医生说是发急病死的。

 

她独自守着那一串冰冷的钥匙慢慢长大,读了一些书,知道那年发寒潮看到的不是冰糖,是冰块;也知道床头那块硬邦邦的枕头是

分类:小说 | 评论:12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雨中归来

  

从雨中归来

文/路津雁

 

这连绵的夜雨

也洗不净天空的暗疮

你一扬手,拉开电灯

萧索无处躲藏

 

城里的鲜花无处凋零

早已被尘土掩埋

你说若不去西藏

灵魂便无处安放

 

稚嫩的沧桑姿态

吐着娴熟的烟圈

你若没有

分类:随记 | 评论:14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没有忧郁症

  

我没有忧郁症

——现代尸一首

 

在没有月光的夜晚

在城市的边缘

街灯似乎快被冷风覆灭

警察和好人都已经睡死在梦中

 

你就狠心向我砍来吧

我没有带刀,我只有一片鲜红的想象

我绝不还手,只有以死相谢

快砍,快砍……

砍死这一个人的独裁者

砍得稀巴烂

 

你别犹豫,别恐惧

这里远离麦田,没有稻草人

没有莺啼,没有神像

只有疲软无力的忧郁

漫无目的地飘荡

 

对了,你带刀没?

记得别带假的,要带真刀

记得别砍了无辜的路人

哦,前面没有路,后面也没有人

 

对了,更别砍了无辜的冤魂

无论是好鬼,还是坏鬼

分类:诗歌 | 评论:10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