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山论剑

灵气所钟,大美无言,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沂山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6158
  • 开博时间:2013-01-13
  • 博客排名:第2001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费尔奇圆

2020-05-27

若芊我芊n

2020-05-26

冷自知胺

2020-05-26

小奋青滤pe

2020-05-20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飞云之谜(三)

    就在那一天,何翰林作了一首众说纷纭在断桥颇受争议的《情怪情》诗:

    情书情物情酴诗,

    投桃投李投醾枝。

    意融意恋意痴美,

    合心合力合醒迟。

    不打不闹不相知,

    好山好水好西施。

    才子才思才女貌,

    怪天怪地怪缘失。

    那一天,在夕阳光里,何翰林一边漫步,一边吟哦。就在他吟哦到第三遍的时候,西西忽然就泪如雨下了。才子才思才女貌,怪天怪地怪缘失。她哽咽着念叨了数句,然后扑到石塔上,放声大哭。

    从烟雨江南到东镇沂山,从法云寺到碧霞祠,数年相守,恍如梦中!回头看看,留下了什么呢?真是辜负了如花美貌,青春红颜。怪什么呢?千年相知,三生情缘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1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飞云之谜(二)

    西西和飞云的事,在断桥,在沂山,那可是一件众所周知的秘密。

    想当年谁不知道法云寺的飞云和尚收了一个女弟子的轶闻。西西画荷,写荷,想荷,盼荷,技艺突飞猛进自不必说,飞云笔下的菩萨画像,就像和西西一个模子做出来的。后来千华寻妻,法云寺忽生变故。那一夜,在这座千年古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寺内的人都讳之莫深。带来的结果却是,第二天飞云出游,西西到碧霞祠带发修行。自此两个人天各一方。西西一直呆在歪头崮上,重开东镇书院后,也偶尔下来听讲,经常和我们一起谈诗论文。飞云杳无音信,只是在非诚前后,才莫名其妙地有了些关于飞云效仿唐朝的玄奘大师,到西天取经的小道消息。

    来到西域后我们知道,这些谣言,原本是侯爷散播的。他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引西西前来,成全她和飞云苦守多年的这桩姻缘。所以在非诚鹊桥会上,他大向西西示爱在先,抛下跛驴,拐走如花的汗血宝马在后,终于促成了我和西西的这趟西行。其实西西仗剑寻仇,凄婉绝唱,大放悲情,之意在沛公,我又何尝没有预感呢。在后非诚时,在水石屋的那一个晚上,我曾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2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飞云之谜(一)

    西廌国,在江夏国的西南,在西域108个形形色色的小诸侯国中最富有传奇色彩。据说它本来叫做西政国,只因前几年突然出现了一头叫廌的异兽,能辩是非曲直,敢于伸张正义,斩除邪恶,人们视为神物,就把西政国改名西廌国了。

    听说飞云出事那一天,恰好是我们因为得到了阿琳的确切消息,皆大欢喜时。李津津在去西廌国之前,曾经说过特别想吃扬扬的洛阳水席。这话倒也不假,都知道津津是江湖人称的津津有味,天生了一双飞毛腿,曾走遍三江、能知五味。相传她听说了某地有什么好吃的,从不过夜,都要施展其追云逐日、披风赶月的神技,千里迢迢地赶了去,吃到肚里方才罢休。曾经在当年的福州城里,一连吃倒了六家大排档,人送雅号“店见愁”。她这次来到西域,也是因为她到洛阳拜访扬扬,知道扬扬受侯府之邀,要在西域做这水席,才又披星戴月地赶了过来。想不到她这次还真有口福。本来扬扬的水席是为飞云和西西的婚礼准备的,因为侯爷有意,二位无心,扬扬都准备罢手了,因为津津的到来,有了阿琳的准信儿,才又开始着手准备,要等找到阿琳后集体庆功。哪知道她这边才刚刚开出了菜谱,大家正七嘴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1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衣劫(四)

    过了一会儿,侯爷又转回来问:“西西是吃一般的泮汤呢,还是吃我府上的浆水泮汤?”

    西西说:“怎么,你侯府上的泮汤,莫非也和牛肉拉面一样,有许多的花样?”

    侯爷说:“普通的泮汤无非分荤素两种,都是面粉加水制成,工艺精细的制作成索状。若是喜欢吃荤的,可以适当放一些肉丁、木耳黄花菜之类的;若是喜欢吃素的,可以放些豆腐青菜胡萝卜之类的蔬菜。只有我府上将腌制好的浆水酸菜用蒜苗生姜辣椒炝锅后煮开,再配以切成小丁状(大小与面疙瘩相当)的土豆若干及豆腐丁若干,所以叫做浆水泮汤。”

    西西说:“飞云,想必是最喜欢吃你府上的浆水泮汤了?”

    “是,”侯爷不无得色地说,见西西看他,又谦恭地低了下腰,“西西也来一碗浆水泮汤吧?”

    西西说:“我吃普通的泮汤,放点豆腐和青菜吧。”

    侯爷应着,刚要转身离去。西西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衣劫(三)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言语的何翰林,可能是感到有必要站出来替狮子和阿琳分说几句,突然说:“要说两个人同时失踪,也的确有点太巧合了,不可思议。不过要说二人会私奔,未免太过牵强,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狮子和阿琳的感情基础在哪里?有什么征兆吗?这样做,是不是把两个不相干的人强捏在了一起,有点驴唇不对马嘴?”

  我说:“是呀,都知道狮子苦恋着津津,而阿琳,在非诚中牵手的是东綦潭君……”说到这儿,我把后半句话又咽了回去。因为我记得残荷说过,阿琳爱上飞云,就像千年之后很多教授的女儿爱上教授的弟子一样,日久生情,非常自然。而残荷在《絮语断桥》里,也的确有过此类的情节暗示:

    “乐公子站在阿琳刚才的位置,顺着她的眼光望出去,却是飞云,从对面飞云楼下来,顺着石阶小路,出了庙门,渐行渐远。

    乐公子再看看阿琳离开的方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我所没有说出的那句潜台词就是:“明明阿琳暗恋的是飞云,她又怎么可能和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衣劫(二)

    阿琳出去没有回来,当时大家并没有在意。以为她和狮子都心情不好,两个人相约,不知到什么地方散散心去了。可是第二天,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有当地土著人来到侯爷府报告:说有人亲眼看见几个马匪从后山绑去了一个年轻的女子。那马匪皆青衣蒙面,出手敏捷,行动诡异。马匪们都骑着一色的枣红色快马,从一片小树林里一阵风冲出来,抢到人后连马都没有下,旋即离去。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那年轻女子,据当地人描述衣饰和模样,则必阿琳无疑。

    为什么会有人来绑架阿琳?这是一伙什么人?抢了阿琳后又去了哪里?侯爷大怒,马上下令全域戒严,严密搜寻。侯爷府里只留下小部分护卫,大部分都派出去了,分成东南西北四路人马,到处查找。又有快马来回报信,传递消息。

    我们自然更不能闲着,在这种时候,又有谁能闲得住呢?我和西西一组,百里马和晨曦一组,扬扬和何翰林一组,也分头在后山和江夏侯府附近四下里打听,真如大海捞针一般,可是阿琳就好像消失在空气里似的,再没有得到一点蛛丝马迹。

    当夜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衣劫(一)

    且说那一日众人在江夏侯府的后山寺庙里听飞云大谈因果,忽然想到了阿琳,还有那个在非诚派对中和阿琳牵手结缘的东綦潭。谁知阿琳一听这话,脸登时就变了,情绪激烈地说:

    “对这种负心的东东,不提他也罢。”

    说真的,当时我们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局,深感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不由得有点冷场。还是飞云开了口,阿琳才断断续续地述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自两个人定情后,阿琳因为仰慕这位东郎的才学,一直跟他学习十四行诗,并通过十四行和他进行交流。哪知道东綦潭给她的最后一篇回复,竟然是让她放手。

    那一夜,是她要到西域来寻飞云师兄的前夕。阿琳思前想后,难免有些心乱如麻,便给他写了一封信诉说心情,希望能够得到他的理解。以为他即便不陪她西行,至少也会一早赶过来送她。没想到她彻夜未眠,天亮后在圣水湖边等了又等,不仅没有等到他的人影。他还托人给他捎来了书信一封,要她《该放下的要放下》: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夏侯府(七)

    “狮子!”马师爷跟在后面喊了一声,追到了门外。可狮子悲愤难抑,早已经施展翻山越岭的神技,三跳两跳,直奔后山而去。以百里马的追风赶月,或可能撵得上他。可马儿一者牵挂着晨曦,二来也想听听飞云会说些什么,只空喊了几嗓子,看到没了狮子的身影,就退了回来。

    “唉,狮子果然是真性情,”我说,“扬扬,不知你们一路走来,过那诉狮岭时,可曾看到狮子的那组壁画吗?”

    扬扬说:“他那片吐真情尽是流水帐,可谓是童真未泯,真情流露之作;打无情残血溅白梅,即便是无情之人,读了也无不为之动容。只是津津人到底去了哪儿呢,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呢。”

    我说:“可不,你们好姐妹,津津当初去沂山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吧,谁如果有了津津的消息,就尽快通知狮子一声,以慰他痴心相思之苦。”

    扬扬说:“是这样,津津她先遇到了残荷,两个人结伴北上,后来在乐公子的婚礼上找到了我。我们情同姊妹,她以往是听说了我有什么好厨艺,定要赶来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夏侯府(六)

    西西一看到扬扬,人反而笑了:“怎么了,扬扬,你和何翰林,还没有婚吗?”

    扬扬说:“是啊,谁说我和弘已经结婚了?”

    西西唉了一声,说:“我们路过洛阳,本来是要去水云间探望一番的,却听说……”

    “却听说我和弘已经结婚了,正在洛阳度蜜月不是?”扬扬嘻嘻一笑,“那段日子,正是洛阳花会,我们只是从沂山赶过来赏牡丹呢。”

    “所以我们虽然路过,却也是错过了呢。”西西说。

    扬扬说:“我和弘却一直在等你呢。现在江湖上都在传言,说西扬弘的聚首,正应着断桥的一桩盛事的落幕,所指的应该就是非诚吧。”

    “非诚落幕?西扬弘……”我听了,不觉心中一片茫然。

    西西说:“西扬弘也就是夕阳红。真要是讲什么注定的话,对应的也应该是在西域,这日落之地呢。所以当初我和堂主只是路过洛阳,是对滴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夏侯府(五)

    光阴好像是停滞了片刻。我站在一边,一时也不知所措。最后竟然还是飞云先开口了:“西西,来了?”

    西西一下子扑了过去。这么多年来,两个人从没有如此地接近过。即便是在法云寺学画的那些日子里,两个人严守着男女之大防,师徒之大防,从没有过耳鬓缠磨,肌肤相亲。可是有了这暌别经年的经历,反而把二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西西扑进了飞云的怀里,泪如泉涌,湿透了飞云身上的那件灰白色长袍。

    可是飞云一直是僵直着身子坐着,喃喃地说:“来了就好,我终于还是等到你了……”

    西西抬起泪眼看着他,万千言语涌在心头,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忽然,她失声叫了出来:“你,你,你的眼怎么了?”

    我赶忙一看,果然见飞云虽然也情不可遏地双手抖着,脸上的肌肉一个劲地抽动,两眼却仍然是不见表情,混浊无光,全然没有了当年的那份灵动和清澈。听到西西的呐喊,他放弃了努力似的,绝望地一闭眼,才见有两滴浊泪缓缓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夏侯府(四)

    “洛阳水席?”侯爷呵呵一笑,“我能从沂山请来西西师姐和抱石堂主,怎么会不考虑到此节?想当年梅溪乐公子大婚,都专程从洛阳请到水云间扬扬献艺牡丹宴。我若能够成全师姐和师傅的团聚,实在也算是了却了我多年的一桩宿愿,自然也要从请名厨,在喜宴上献上天下扬名的洛阳水席。”

    莫非真的是扬扬?我心里一动,回想起路上所遇的那个缓缓前行婉转而歌的女子,声调是多么的熟悉,身影又似曾相识。可西西听了却淡然自若,看上去像清风过耳,无动于衷似的。

    “那好,我去安排一下。”说着,侯爷便躬身退了出去。

    于是我和西西便静坐相候。谁知等了半天,没有等来扬扬,没有等来水席,没有等来侯爷,后来连端茶送水的也不见了。不由得好生奇怪,见大厅有个后门,我只好到外面去望了望,一个偌大的后院,竟然会是空无一人。侯府里的排场呢,即便都到前面摆那毛驴阵美女阵后生阵去了,后面也该留几个人看守才是。我朝西西使了个眼色,西西跟我出了后院,一直来到了外面。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夏侯府(三)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我说。

    至于侯爷所说的西西心中的那个谜团,在断桥可以说是人所共知的秘密。那一夜,千华寻妻,飞云出游,西西披发去了碧霞祠。都知道她这些年带发修行,其实是为了在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她学画的师傅,法云寺的和尚飞云。

    自飞云出游后,在断桥一直不断有他们二人的流言。说飞云和尚出外游学,到了各地各大寺庙都要请他去画佛诵经,画出的菩萨跟西西一个模样。而西西出家碧霞祠期间,地方上请她到天台亭画刘阮遇仙图,画中的男子和仙女的图像,竟也酷似她和飞云。

    记得我在写断桥新篇之时,曾经在天台亭边巧遇了一个老者,一个白衣书生和一个峨冠博带的男子。正是从他们口中,我才得知了西西和飞云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所以在两个人的画作中飞云笔下的女子都像西西,西西笔下的男子则都像飞云的事。这都是因为两个人情有独钟,心心相印,眼中只有彼此的缘故。而在此之前,法云寺里曾传说有女菩萨现身,那也是因为飞云画出的菩萨跟西西像一个模子做出来的,让外面的人撞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夏侯府(二)

    正在踟蹰,就见西西的身影已越走越远,我只好牵着跛驴跟了上去。忽然,前面有一个毛驴阵拦住了去路。十几头清一色的毛驴得得得跑到跟前一字排开,然后往两边一分,中间闪出一个锦带玉袍的年轻人,一手提着丝缰,击鞍作歌:

    侯爷来自首,

    从宽处理否?

    情书尚未成,

    是否听缘由?

    “猴儿,是你!”西西脱口而出。我定睛一看,见来人三十岁左右年纪,仪表堂堂,轩昂不俗,应该就是那侯爷无疑了。虽然在情人节上有过一面之缘,那一天人太多,他又走得急,我并没有看清楚这一位江夏侯的模样。此刻细一打量,看他衣饰华丽,脸上并没有那种贵族子弟的骄奢之气,反而温文尔雅,落落大方,倒像个在翰林院里行走的学士。如果换做一身平民打扮的话,那也是一个满腹锦绣出口成章的教书先生。而不是我这一路上想象中的骄纵不法之徒,或巨奸大滑之辈。

    也倒是,如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夏侯府(一)

    走了不多会,就见又有一大队人车马仪仗地迎了过来。我还以为是侯爷亲自来接呢,为首的是一个面皮白净的中年人,原来是江夏侯府的管家。和我寒暄过后,走到西西的跛驴前深深地施了一礼,说:“侯爷吩咐了,说女主人如果不愿意骑马的话,就请坐轿吧。”朝后面一挥手,马上就有四个壮汉抬着一顶红幔小轿飞奔至驴前。另有两个下人模样的中年妇女跟在后面,望西西的身边一站,要伺候她下驴换轿。

    西西说:“告诉你们家侯爷,以他侯爷之尊,当初能够骑着这头跛驴去沂山相亲,我自然还是要骑着跛驴来西域会会他。什么快马花轿,我一律不坐。他如果真的有心,就用他骑走的如花的汗血宝马来接我吧。”然后一提丝缰,继续得儿得儿地向前走去。

    来的人赶忙向两边一闪,待我和西西通过了,然后才簇簇拥拥地,远远地跟在后面。早有几个人骑快马到侯爷府送信。

    又走了几里地,视野渐现开阔起来。我正要对西西说一句什么,忽然在道边的小树林里,有一个女子正缓缓前行,婉转而歌: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玫瑰庄园(五)

    青青,接下来的事,我不说,估计你也都已经猜到了。西西因为内急,情非得已,央求豆豆给自己松了绑。接下来又给豆豆讲了许多断桥的旧事,逐步取得了豆豆的信任。却因为我人还在昏迷中,并没有心情吃东西,后来还是豆豆劝着,才喝了三碗莲子八宝粥。本来她要在身边守着我,第二天是豆豆告诉她跛驴因受了惊吓,一直不吃不喝,她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才牵着驴子到河边去了。

    再接下来,那就是我醒了之后了。豆豆按照后非诚勿扰的规则,给乐公子写了一篇《你自去漂流,我在断桥静候》。而我在听说了豆豆的事情后,深有所感,决定邀请豆豆到沂山居住。于是飞鸽传书,要如花和小鹤帮豆豆在石屋边帮她盖一个小木屋。豆豆将择日动身,前往沂山建构自己的玫瑰庄园。原来,她想要我的情书,只为自己向往沂山,只有成为那一方水土的庄园庄主,才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随后的几天里,我们在豆豆的家里略作休整。反正知道了此行天水不远,也就不再着急。我们和豆豆一起望夕阳,看日出,观花开花落,赏云卷云舒,品茶聊天,围炉夜话,好好地洗了洗千里

分类:断桥村落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6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