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晋玲的心灵家园

寻找心灵深处的那朵浪花。原创博客,如需转载、发表本博图文,请与本人联系。邮箱:474839246@qq.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7140
  • 开博时间:2013-01-11
  • 博客排名:第4005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野蔷薇

  

野蔷薇

文/庄晋玲

山道旁,匍匐着一丛带刺的野蔷薇。绽放的花朵,如漫天飞雪翩翩落,挂满枝梢,铺满藤棚。

青枝,绿叶,白花。这个偏僻的地方,人迹罕见。她悄悄地呆在这儿,独享蓝天。

旁边还有几株狗尾巴草作伴,以及几棵高大的松树,和一些不知名的小树。三两只蜜蜂盘旋在花丛,五六个蝴蝶嬉戏于叶尖。这些春天的小精灵,正觅着沁人心脾的甜香而来。

这野地,富丽的牡丹自是不屑的,她早已躺在城里的花圃,或者躲进了公园。这时的她,兴许正招徕着游人艳羡的目光。傲慢的玫瑰,坐着精致的花盆,在清闲人家的阳台客厅享受着安逸的时光。还有艳丽的月季、清秀的吊篮、馥郁的桂花、高洁的百合……都是人们心中的宠儿。在这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叶也知春

  

落叶也知春

文/庄晋玲

坐在樟树下,品读春天的那枚落叶,倾听一棵树的心声。

树梢,飞鸟追逐着,鸣叫着。一阵清风,樟叶纷飞,一片,两片,十片……这是一棵大香樟,阳春三月,方才脱下最后一件冬衣。

春天里,碧桃开了,垂柳绿了,红花继木像一团火,鸡爪槭树浑身艳妆。立于旁边的香樟,老叶渐黄,新芽初现。枝叶间的鸟雀们,已在酝酿着早春的故事。

站起身来,仔细拨开香樟枝桠间的老叶。在驳杂老叶的包裹中,嫩芽就像蝉蛹,蜷伏在温暖的摇篮里。安详,静谧。鹅黄的表皮,透着丝丝嫩色,就像刚出生的娃娃,让人不忍触手。但它分明准备舒展开来,伸着小手,蹬着小腿。或许,不知哪个早晨,哪一分钟,它们就要替下老叶,站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块顽石

一块顽石

文/庄晋玲

一块石头,并不见漂亮。凸凸凹凹,有棱有角。触手摸摸,却又觉得光溜溜,滑碌碌。

这样的石头,旮旯地里可以找到,河谷滩涂更是随处可见。

仔细瞧瞧,几条树根模样的乌痕,有树样,有人形,曲曲绕绕,缠满一身。

在河滩,曾有多少花草向它招过手,多少树木竹枝与它做过伴。时光流逝,树的根须和它贴在一起,成了它躯体的一部分。这真是一棵幸运树,它的伙伴早已化作了泥土,逝去了踪迹,而它,因了这块顽石让世人看到了真容;因了这块顽石,它留下了千万年前的基因。

沧海桑田。小溪,变成了大河。身边流过的泥沙,早在某处堆成了山

分类:散文诗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雪知春

好雪知春

 

文/庄晋玲

 

江南的早春,绵绵细雨该是当然的主宰。可今年的春天,却不同于往年,尽管时令已到了二十四节气的“雨水”,不甘寂寞的雪花,仍然跑到前台,尽情地展示它的舞姿。

 

纷纷扬扬的飘雪,夹杂在霏霏雨丝中,觅得它们的舞台,以灵动的身姿迎候着春风。朵朵花瓣,三角形、六角梅花形、菱形……飘飘的,柔柔的,漫天玉蝶,婀娜多姿,落在树梢,挂在草尖,“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妙境、“坐看青竹变琼枝”的意趣,瞬间出现在眼前。而那些晶莹剔透的雪子,唰唰唰,唰唰唰,滴落在地面,弹跳几下,弹出一曲

分类:散文诗 | 评论:0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中有座“逸夫楼”

心中有座“逸夫楼”

文/庄晋玲

       多年前,到中山大学参观,来到“中山大学逸夫文化艺术中心”,整座大楼气势恢宏,美轮美奂。朋友告诉我,这就是有名的逸夫楼,香港电影大亨、大慈善家邵逸夫先生捐资所建。后来,到全国各地旅游,发现不少学校都有这样的“逸夫楼”:广西大学、厦门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吉安白鹭洲中学、吉安师范附小……打开电脑,百度搜素,全国“逸夫楼”竟达三万多座!从相关网站得知,邵逸夫先生在内地捐赠项目达六千零一十三个,捐资四十七亿五千万港元,遍布全国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多么让人震撼!

       人人都知道,爱国华侨陈嘉庚捐资创办了厦门大学、集美学校,为中华教育立下过殊勋。如今,邵逸夫先生用他遍布华夏的“逸夫楼”,又一次诠释了财富的真谛!作为一个电影人,邵逸夫先生打造了一个风靡世界的电影王国,培养了周润发、周星驰、梁朝伟、刘德华等一批家喻户晓的影坛巨星,制作了《上海滩》、《射雕英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客家年

 

客家年

文/庄晋玲

 

入了年界冇日闲。过年是客家人最重要的节日,从腊月二十五日入年界开始,便一切工作围绕它做准备,即便计算日子也以“年”为开头,如年二十五,年三十,年初一……等等,直到正月十五后才止。

“有钱冇钱,春春光光过个团圆年”。远方的游子赶回来了,和父母孩子一起,欢欢喜喜,热热闹闹。

孩子们帮着扫地板,擦窗子,掸灰尘,洗桌洗凳洗酒瓮,贴花贴纸贴春联,直把家里搞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阿爸阿妈则忙着打米呈,蒸甜粄,杀鸡宰鸭……

米呈是客家人特有的食品。人们把早谷(或者糯谷)先用水煮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谢《星星.散文诗》2014年1期目录

  

《星星·散文诗》2014年1期目录

 

 

 

卷首语

 

 

 

梁  平  共圆中国新诗百年梦

 

 

 

双子星·散文诗二重奏

 

 

 

潘  维(浙江) 澳门册页(局部)

 

梦天岚(湖南) 沉香(外一章)

 

 

 

北斗星•散文诗人七家

 

 

 

聂&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樟枫为伴香满园

 樟枫为伴香满园 

文/庄晋玲

    清晨,推开宿舍房门,站在阳台前,看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阳光洒进了校园,洒进了学校花园的树丛。鸟儿在枝叶间吟唱,花园里的两棵大树,已成了它们的天堂。

    香樟,三角枫,两棵树,一棵婆娑优雅,一棵秀颀挺拔。它们互依互伴,翠绿着,灿烂着,给这校园平添了许多韵致。

这里原来是个荒园,人迹罕至。这两棵树为何会立在此间?是粗心的飞鸟衔来种子不慎跌落,是无名的野风从远方刮来而落地生根,还是哪个好事者随手插在这儿?无人知道它们的身世。它们与乱石为伍,与杂草为伴,居然也生长得如此精彩,长得这般粗壮俊秀。

    当初,它们也曾羡慕过校园北边那几棵大树吧?高大耸立的法国梧桐,苍翠浓密的苦楮树,总是受到特别的优待,它们的身上倾注了太多关注的目光,有人给它们浇水,有人为它们剪枝,它们的周边一度成为人们饭余茶后休闲的中心。可惜,骄傲的梧桐经不住大风,它太高调了,几次被风刮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幽揽胜到东山

寻幽揽胜到东山

  文/庄晋玲

  徜徉于吉水南门大桥,抬头往县城东北遥望,千峰竞秀,万木争荣,主峰山尖一塔耸立,直刺云天,那就是与庐山、武功山齐名,号称“大江东南三灵山”之一的大东山。大东山——武夷山的余脉,我多想撩开她神秘的面纱,一睹她靓丽的容颜。

  周末,邀几个旅伴,带上相机,驾车前往探寻。

  出了县城,过了黎洞坑,汽车慢慢爬行在盘山公路上。隔着车窗往外望,群山莽莽,雾霭重重,层岩叠嶂,壑幽谷深。“险”!不由地从心底蹦出了这么一个字。转过几道山梁,遥见一峰,壁立千丈,如刀劈斧削。阳光之下,银辉灿烂。悬崖苍松摇曳,巨壑云雾缥缈。元代大学士揭溪斯曾有诗句“峭壁一万丈,飞鸟愁欲下。望云思我亲,此身未能舍。”大概指的就是此景吧。

  汽车就像甲壳虫,拐了几十个弯,还在吃力地爬行着。正行在一个陡坡处,突然,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看呀,天上好奇怪哦!”大家不约而同从车窗两边抬头,却见明媚阳光中,一轮圆月高挂天宇,月亮略显银白,轻云如纱,缭绕其上,甚为悦目。“日月争辉”!过去只在课文词语中出现过的奇观,如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鉴湖晨韵

  

鉴湖晨韵

文/庄晋玲

 

小城从沉睡中悄悄醒来。薄雾如纱,整个城区朦胧一片。

终于,太阳爬上了东山山顶,阳光穿透了雾气,又是一个晴朗的天。鉴湖岸边的空地上,陆陆续续聚拢了晨练者。假山旁、垂柳下、竹林边,六七十岁的老者,二十来岁的姑娘小伙,八九岁十来岁的学生娃,伸腿,弯腰,清嗓子……一天之计在于晨呀。

这冬之头秋之尾的时节,总是让人感到气爽,舒心。晨雾渐渐散去,和煦的朝阳成了主宰。青石板路上,练脚力的人渐渐多了,慢步着,暴走着,或悠哉游哉,或步履匆匆,从身旁擦肩而过。年轻的父母带来了姗姗学步的小宝宝,他们干脆把孩子从摇篮推车里抱出来,让他自己推着摇篮小车,一步一晃,车子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窗外梧桐伴书香

  

 窗外梧桐伴书香

  文/庄晋玲

  

  站在教室,不经意间,又看见了窗外的几棵梧桐树。金黄色的树叶裹满了它的身躯,暖暖的秋阳洒在它的身上。伴随着秋风,梧桐叶从枝桠间纷纷飘落,一片,两片,三片……

  也不知道是谁,把这树栽到了校园的教学大楼边上,反正,当我二十多年前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那时,它们还是棵很年轻的树。碧绿的嫩叶,青白的皮色,让人喜爱。我们时常帮着剪枝,施肥,除草,它们很快茂盛起来,浓浓的树荫甚至遮去了半个天。

  那时候的校园,单调,枯燥,生活简单得只剩下几张破报纸。梧桐树下聊天打牌几乎成了老师们打发寂寞时光的全部。披清风,闻鸟鸣,赏明月,却也还算快活。时值中日围棋擂台赛如火如荼的当儿,聂旋风刮遍了中华大地,我们校园也很快掀起了围棋热。几个善弈者,摆开棋桌,树底下马上狼烟四起,杀声震天。又是“挂角”,又是“小飞”,你追我逃,你来我往,杀得难解难分。就连旁观者,也是急得连连跺脚,恨不得自己取而代之。梧桐树下,欢声笑语。我们在这偏僻的乡村学校,享受着难得的快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灵的守望

心灵的守望

  文/庄晋玲

  

  “老师,您好!”“老师,您好!”……

  

  走进校园,一句句甜美的招呼,犹如三月春风,融进了心里,绽放在脸上。这是我服务了二十余年的学校,一个远离闹市的乡间。斗转星移,花开花落,迎来过多少辉煌的曙色,送去了多少灿烂的晚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到如今依然在默默地坚守。

  

  记得当初高中毕业报考大学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对我说,考师范吧,当老师好,不要学费,还有生活补助。家里穷,上学免费真的是很大的诱惑,果然,我走上了从教这条路。

  

  九十年代初,下海风潮席卷中华大地,也吹到了我们这偏僻的乡间。一些不甘寂寞的同事也下海了。善水者,至今还在商海弄潮,但也有不少人呛了几口水,匆匆上岸。那年,我的高中同学在深圳打下了一片天地,也邀请我出去看看。我显然也动过心,但最终还是被母亲劝下了:还是做老师好。清贫,但干净。看着一双双热切的目光,如何忍心远离这些可怜的孩子而去?坚持下来!守望着这三尺讲台。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清的水,悠悠的情

清清的水,悠悠的情

文/庄晋玲

 

前段时间,母亲来电话说,我们老家鄢陂村也搬来了新的移民户。而且,因为建设移民新村,村里的用水难题也彻底解决了。为了探个究竟,我决定回家一趟。

骑车从县城出发,途经葛山、将军山、镜头煤矿,只个把小时,便来到社岗。再过几分钟,就该到家了。

社岗,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小时候去邱陂读书,这是必经之地,来来回回不知走过多少次,哪怕是这里的一片树叶一抔泥土,也是那样的熟悉。当年的黄泥巴砂子路早已不见,呈现在眼前的是宽阔平坦的水泥路。两边山色翠绿,树木葱茏。路边那棵大樟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秋闲逛庐陵园

  

初秋闲逛庐陵园

 文/庄晋玲

 

初秋的庐陵生态园,到处萌动着生活的快意。

晨曦刚刚露出东方,三三两两的游客就已聚于园中。他们或坐或立,拍照留影,吹箫放歌,好不惬意。我从南门进去,踏着人行小道,闻着声声妙曲,循着湖岸而行。

感受了醉翁百世神韵,领略了才子千年风采。湖面荡漾水如碧,堤岸翠绿草如茵。整个园子,千树拥绿,万枝吐芳。香樟、桂花、红枫……萝藤翠蔓,垂柳依依。而最为惹眼的,莫过于那棵独自耸立的千年巨樟。虽然树冠已被截去,仍然可以看到它伟岸挺拔的雄姿。巨大的树围,没有三五精壮男子是无法抱拢的。树桠间,已是新叶婆娑。莫非这就是闻说的从吉水水田迁移而来的风水树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动物园的老虎

  

 

动物园的老虎

 

在动物园

我看见了老虎

这些本该呆在山中的王者

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威风

只有毛色还是那样斑斓

 

高墙之内,还有钢筋水泥柱和铁栅栏

昔日的森林之王,现在温顺得像只小花猫,只等待人们的驱使

驯兽员高高地举起了鞭子

“啪”的一声

它们就乖乖地钻火圈,滚铁球,扭腰肢……

乞怜的目光,不时盯着那块滴血的残肉

 

你的钢牙哪里去了?你的利爪哪里去了?

夜半醒来,它也会偷偷地悲吼

遥想当初呼啸山林的逍遥日子,心中不知平添了多少懊恼

曾经依傍过它凛凛威风的的老狐狸

兴许正躲在墙角窃笑

 

分类:自由诗 | 评论:0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8-04-02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5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