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忆过去的时日〈东拉西扯〉

有个伟大的作家说过:“无聊才写作。”这个作家是谁?又有人说:“肚里有屁。放还是不放?”这又是谁说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26703
  • 开博时间:2012-12-18
  • 博客排名:第12130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乡间小路(小小说)

 

  

    听老人们说,这里原是一坝坟地,叫百家坟。可眼下一个坟包也没有了,只有纵横交错的田埂和那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也许老人们的老人们的时候,这里就是这个样子吧?老人们的老人们死了,这里才出现了坟,以后坟渐渐多了,再以后又没了,开了田,修了路……

    听老人们说,乡间的这条小路,好像很早就有,记得是从坟坝里穿过去的,很长,很长。我小时就从这小路去上学,放学后又在小路上盼爸爸妈妈劳动归来。如今,我又从这条小路上去做我的责任田……

    这条小路令人难以忘怀。

    不知是因为寂寞,小路旁才开了几朵野花?不知是因为绵长,小路上才长满了青青的爬地草?

    哦,那是张三老汉的鸡公车吧!无论天晴下雨,那辆鸡公车总是“妹儿……妹儿”的叫着,把小路辗出深深的辙沟,一下雨就弯弯曲曲,一片泥泞,车轮陷进泥里,车夹儿就发出声声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河弯弯小河长(短篇小说)草稿

 

    (一)

 

  盘儿湾里住着一个叫叶子的女孩。

眼下正是冬天。

    早晨总是淡淡的雾,林子,天空,水面都在一片曚曨中。树枝上,竹叶上,草茎上,长着一层毛茸茸的霜针,地上也是硬绑绑的,脚踩在上面,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她挑着水桶到河边去,早晨的水清亮,洁净;早晨的空气清新,宁谧。不远的河滩上,那个捞沙人已开始干活了,那捞沙人不知道在这里已捞了多少年的沙了,她来到盘儿湾,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那个捞沙人,春天在那里捞沙,夏天在那里捞沙,秋天在那里捞沙,到了冬天,仍然在那里捞沙,从早晨一直捞到傍晚。他把捞起来的沙子堆在滩上,堆多了,就用车子拉到不知什么地方去。有几次,她不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楼梯口(微小说)(草稿)

 

 

     我外出打工已有好多年了,三年前租住在一座古老破旧居民区里,七层的老式楼房没有电梯,每天劳累归来,好歹也有个归属感。但每次出门回来都很少碰到人,竟有了孤零零的感觉。

     因为节点不同,又各干各的事,三年,也不知这里住了些什么人。

     一次,因事回来晚了,上到七层楼梯后,远远看见我租房的对门,有个人影在那儿鼓捣着,我第一个印象是:小偷! 也许是我紧张怪异的神情使那人一愣,随着脸上挤出一丝笑。

     “你住这儿?”

     我的问话显然有点颤音,他匆忙看我一眼,那眼神充满疑虑,手里的鈅匙迅速转动,门没有开,又换一把,又迅速扭动。如是三番,他慌慌地进了门。我心里莫名地增加了几分恐惧,迅速在楼道里东一看西一看,他还有同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楼上楼下(微小说)(草稿)

 

     老张住这幢搂的七楼,也就是最高层。当时修这样的楼房是没有电梯的,老张喜欢高处,又有点小权,别人就没有和他争。后来他才听人说,这样的楼房是金三银四,就是三层最好,四层次之。老婆也抱怨他,他就安慰老婆说,我可以在楼顶上养养花什么的,夏天还可以乘凉哩。

     果然,好些年,楼顶就是老张的了。

     可是老张因单位不景气,没想到他也在提前退休之列。退休不久被告之,楼顶属于大家的,他在上面养花,存在许多安全隐患,必须取缔。他知道是自己平时得罪了人,是对他的报复。众意难违,老张忿然把那些花花草草和那些劳神费力弄上去的砖块及栽种花草的泥土处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梦青城山(散文随笔)

 

 

丁酉年的冬月初八,难得又是西方2017年的圣诞节,这一天恰巧是我的生日,恐怕这样的巧合,此生再无第二次。而更巧的是,天下道教名山青城山,这天免票迎游人。

西望青城山,已一别几十年了,每每天好时,便会远远遥望,山峦一黛,神秘莫测,落日下去,金光灿烂。

到青城山麓已是午后,因这天免票,直见人潮涌动,上百保安或排队巡游,或肃立梭目;其中似有佩枪者,使人又频添几分激动。

若干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正是天天闹革命的年代,山上庙宇倾颓,菩萨多半少胳膊断腿的,偶遇僧道,也缩头缩脑。记不清当年的山道,大概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吧,这样一想,便依稀当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魈(散文随笔)

山魈(散文)

文/憨憨

 

 

     这次去的那山,同伴一望而却步,直是摇头,见那深峻的山林,都不肯走了。我是见山兴奋,大概小时在大山里生活过的缘故吧,山山岭岭都像遗留着儿时的梦,又像回到了童年,满山都想乱跑一气,在弯弯的山道上雀跃爬行,不知不觉已爬到了山的深处。   

    同伴早已渺无音迹,山深路暗,残崖峭壁,一路渺无人迹,不觉有些胆怯起来。花草树木里,都像隐藏着什么秘密什么危险。  攀登爬行间,忽地一阵山风,顷刻雾岚漫漫,深不可测,怎不生出些惶恐?正惶恐时,雾岚过处,斜刺里又凸现出一人(!?),着实吓了一大跳,咋一看,更惊得山林都静了,唯有心在怦怦跳。那人(?!)黑,瘦,像个千担公(一种头尖身长眼睛长在两边的昆虫),且偏着颈子,面部不清,隐约见到两眼珠子有光射出。我当时确实吃惊不小,真后悔一个人进山。不自觉地“啊”了一声。那“人”却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国之冬(散文随笔)

南国之冬(散文随笔)

 

     农谚:一九二九,怀中插手; 三九四九,冻死猪狗……九九八十一,庄稼老汉田中立。这是说寒冬一过,便是万物复苏的春天。

     其实南国的冬天,常常是温暖如春的。春天的脚步,总不经意间在冬天里徜徉。原先凋敝和凌乱的村子,在逐步进行改造,道路两边新辟的一坡一坡的高地上,远远看去已是一片嫩绿,“草色遥看近却无” ;那土坡上一棵棵的桃树,刚落尽了叶子,细看,花蕾已有米粒大小,而农家屋旁,高大的泡桐树丫上,一串串的花骨朵已挂满枝头。好像那夏秋还在一瞥间,这冬天只是一个点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兰山下(纪实文学)

木兰山下

文/敢心

 

木兰山,山不高,白云从山顶上高高飘过,白云之下,有苍鹰盘旋;风从空中走来,满山蓊郁的树林便轻歌曼舞。在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上,绝对是一道令人向往的风景。随着漫坡到山上,木兰寺就坐落在最高处。凭寺而望,树木掩映,一片片果林。桃,梨,还有那绿叶油油的柚子林;而一座座的农家院落,就镶嵌在这些果林和环绕的树木中。走在这深幽的山坡上,似闻歌声笑语,鸟鸣啾啾。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兔子(微小说)

 

 

我知道,世上没有红兔子。

可我心里曾经确确实实有一只红兔子。

那年我还小,母亲和父亲说起小孃就满脸的笑。母亲忍不住就神秘地对还不醒世的我说,过年小孃要送我们一只红兔子,隔了奶,就把兔妈妈送来,送我们过年。

从那天起,我就盼着小孃来,不仅仅是为红兔子。

只要小孃来,我家就会煮顿米饭吃。

想起米饭,口水就流出来了。

我就天天

分类:小说 | 评论:6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将军(微小说)

 

 

将军带领着自己的残部,奉令且战且退。黄昏时,退到了一条大河边。夏日陡涨的河水汹涌着,翻卷着白浪,訇然之声盖过了已稀疏了的枪炮声。

将军下马,暗道一声到家了。

家乡也是这样的河,旖旎的河湾里是大片大片的玉米地。

将军分明感到了那甜甜的幽香,那摇动的叶片下鲜红的缨子。

到家了。将军眼里闪着亮光。

枪炮声和呐喊声停息了,将军眼里的光亮变得更加柔和了。将军看见从木筏上下来的父亲......父亲微微地笑着向他走来;侧过头来,将军又看见从玉米地里钻出来,一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集市上(微小说)

 

 

    

    太阳走西了,卖瓜的汉子还守着半挑小冬瓜。

    一个女人走过去,女人篮子里已买有一小把韭菜,两条黄瓜,一块姜,另外还有一小块肉,几棵葱子。

    两人说着说着,汉子把一个冬瓜掼到地上,嘴里说,我不卖你的钱,你硬是太抠了。

     “嘣”! 又一个冬瓜摔得稀烂。

    女人一愣,你摔,你摔!我就多讲了一下价钱嘛,你全摔了嘛!

    哪知那汉子又抱起剩下的冬瓜,掼在地上,我不卖了,我不卖了!辛辛苦苦卖几个钱,还尽给我砍价!

    那女人也委屈得眼泪花花的。

   

     “阿姨,我们学校遭水灾了,捐点钱吧!”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功者(微小说)

   

    

他攀爬在最前面。离山顶大约只有几十米了。

看得出来,这里好像没人来过,没有攀登过的痕迹,一切都是原始的模样。

山不是很高,却很险峻,引来无数的攀爬者。

他便是其中之一。爬着爬着,群山矮了,翱翔的鹰也在脚下了。

攀爬者被深深诱惑。

他蹬落了一块石头,碰在岩石上砰嘭作响,响声一路下去,又有石子被碰落……

有人开始喊叫,叫声混着石块的撞击声,由小变大,汇成訇訇然之势,烟雾便腾起来,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忘(小小说)

 

    张老汉健忘,特别是记不清天日。要不是老伴和儿子提起,他都忘了自己七十大寿。

    山村人难得热闹一回。

    张老汉打不来牌,也不会搓麻将。闲听别人侃,今年黄连的价好。张老汉忽然心动,那片黄连已种三年?还是四年了?

    张老汉便朝深山里走去。

    走过一个个山坡坡,钻过一道道的山弯弯,张老汉就走进了山腰上那一波波的云雾里。云雾过来过去,湿润润的。张老汉很惬意。

    深山里一声声鸟叫,大山更显得深邃空旷。仿佛这片山是鸟儿的了。

    黄连地就沐浴在山雾中。这是黄连的山中福地,黄连最喜欢。

    走进黄连福地,张老汉来了精神。

    黄连地里有落叶,也间了杂草。张老汉眼睛就不自在起来。

  &nb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误会(微小说)

 

 

    景区里,几个年轻男女,见那几盆花开得漂亮,便争相拍照。不小心竟撞翻了一盆花。花无大碍,仿古的花盆摔裂了。

    开始,景区要求陪偿三百元。这几个年轻人不干,说是赔偿太高。

    他们立马上网搜索,那样的花盆,就几十元。那花也普通,何况花损不大。

    可景区不答应。僵持中,一群保安也赶了过来,主任手一挥:三百嫌多了?那就——五百!我们还得花人工,人工很贵的。

    几个年轻人来气了,这不是敲诈吗!其中两个年轻女子和景方吵了起来。

    景方主任又说话了,别废话,不服吗?那就一千!

    景区方很强硬,看看就占了上风。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一溜小车停了过来。一看那车,保安开始驱散围观群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怕(微小说)

 

    那边的人汹涌着,舞动着钢钎,棍棒,甚至电击棍。

    这边的人也汹涌着,老头和大妈,只有少数年轻一点的,他们是来讨说法的——田占了,水污了……

    我夹在其中,进退不得——我悄悄地拍着照。

    大妈们不屈不饶,上了年纪的,张着缺牙的嘴,哇哇叫着。

    几个年轻的被对方制服带走了。

    又有几个年纪稍大的被连拖带架塞进了车子。

    我仍在偷偷拍照。

    几个人向我扑来。

    我把镜头对准他们。

    我不怕。我只是激动而已。

    我是督察组的一员,正在进行暗访取证。

    虽然我只是乡亲们推选的,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5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