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忆过去的时日〈东拉西扯〉

有个伟大的作家说过:“无聊才写作。”这个作家是谁?又有人说:“肚里有屁。放还是不放?”这又是谁说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30555
  • 开博时间:2012-12-18
  • 博客排名:第7800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远去的老家(闪小说)修改稿

   

    群儿女终于聚在了老家的院子里。

    老大把目光从屋前的那条大河上收回来,轻咳一声,说:“我就当了个烂局长,但来来往往也有几个场面上的人,老爸弄到我那儿确实不合适,老爸有肺气肿,咳咳嗽嗽的,而且又离不开叶子烟,一抽就口水连天的……我还是那个话,大家都是儿女,尽一份心,我是老大,带个头,每月赡养费再涨100元。老三你看咋样?”

    老三是倒插门女婿,住农村。大家就齐唰唰把目光投向他。

    老三低着头,好一会儿才说:“今天你们的三嫂子三弟妹没来,我就说句亮底的话,倒插门的日子不好过啊。要是老爸真的到了我那儿,还不弄个鸡飞狗跳。”

    见大家不说话,又补了一句:“我同意大哥的意见,再涨100元,我给,但得瞒着你们的三嫂弟妹。”老三说着,讪笑了一下。

    大家又把沉默的目光移向依在门边的老七。老七是幺女儿,老爸最疼她,这次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间四月天(外一篇)

 

 

 

人间四月天(闪小说)

     那是四月的一天,她来了。
     印象中,那个楚楚可人的女孩不见了,甚至找不出记忆中的一点儿影子。
     眼前立着的是个钝形皮肤,钝形身材的女人。
     〝啊……〞
     〝啊……〞
     〝啊〞后两人都静默了,然后说起过往……然后,眼前这个钝形皮肤钝形身材的女人,说起她现在的生活,家庭,孩子。语气平淡。但说着说着,会不由自主加上一声短促的叹息。这叹息,似乎感染了那个男人,那男人也跟着叹息一声。
     〝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家与鸟(小小说)



     画家是画鸟的,画家已有好长时间没见过真正的鸟了。没有鸟,画家画的鸟就死了。
     画家就想在市场上买几只活鸡,公鸡母鸡。鸡本属于鸟,大鸟,只是被人养着了,下蛋、吃肉,方便。
      但市场上没有活鸡,全是一块一块分割后,真空消毒分类包装好的。
      画家就寻到乡下,在山里的一户农家,购得了几只公鸡和母鸡,只是这鸡比一般的鸡小些,农户解释说,这是原生态的,没喂过激素。
     画家的屋不大,阳台就成了鸡笼。
     画家就天天观摩这些大〝鸟〞一一画家把鸡当成鸟。看它们舒啄羽毛,看它们啄食打架,看它们卿卿我我,看它们粗暴做爱。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盲道(闪小说)



    我一面走,一面低头看手机。
    一根硬物触到了我的脚背上。我轻轻地“哦”了一声。     
    谁这么不小心?竟把竹竿戳到了我的脚背上!
    “呃,对不起呃,对不起呃……”是个沧桑的声音。一个老人手探竹竿,瞽目向前。
    “哦!”我向老人深深一躬,“是我走错了道,您老人家慢点……”并侧过身轻轻扶了老人一把。
    “你是好人呃,好人呃......”老人脱口而说。并停在盲道上。“好人呃——我向你打听一下,我儿子走丢了……”
    我心中一戚。

    原来,老人说的儿子是一条狗,狗陪伴他好多年了,在冬至的那天,狗突然不见了。老人也在找狗的途中,眼睛也一天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画(闪小说)



    郝局不懂画,但从小就爱看父亲画画。父亲画画属于一种爱好。一笔一画极其认真。
    后来郝局渐长,一步一步就要到局长了,偶尔回头看父亲的画,再看戴着一副一边用线代替缺腿的老花眼镜,仍一笔一画地画画的父亲,就忍不住说:〝老爸,别画了,出去走走,三朋四友喝喝茶,打打牌,聊聊天,别老闷在家里……〞
    老爸只是笑笑:〝我就只有这爱好。〞
    老爸的画,就像他的人生,一丝不苟。而他的人生,是在儿子当上局长之前,就走完了,走时,手里还握着画笔。
    看着一屋子的画,郝局选了几幅,裱了。挂在老屋里。
    那时他刚当上局长不久。
    那些画就被来拜访他的人注意上了,来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狗进城(闪小说)

     

     刘老坎从乡下来,发现城里贼多,想买只狗来防贼,城里却没有他想要的狗。大街小巷,休闲场所,全见那些人模狗样的家伙,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有的四只爪子还套着脚套,抱在怀里的,坐在车上的,〝亲爱的〞〝我的儿〞〝我的乖乖〞地叫着,这些狗能看家防贼吗?

     刘老坎只得从乡下找了只土狗带回城里,开始是用来防贼的,后来也学城里人,用一根绳子牵着,畏畏缩缩出门溜跶。到底是土狗,没见过世面,前足蹬地,后腿塌下,屁股蹭蹭着,不肯前行,见啥都惊恐地发出汪汪声,甚至见那些穿着衣服,悠然自得的小狗,也夹紧了尾巴朝刘老坎身后躲。晚上也静默无声,不敢张扬。

     刘老坎以为这狗初来城里,有些畏缩是正常的,慢慢就会适应环境,像乡下人进城,久了就成城里人了,会整钱的,还会高人一等。

     没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天(小小说)修改稿

   

 

    日天勾着头,从幺店子里出来,径直朝割草的三娘走去。
    “拿点钱给我,快点!”
    三娘抬头愣了一下,脸色骤然变了:“死娃娃嘞,又输了哇?!”说完,粗粗地喘气。
    “快点把钱摸给我,死人!人家等着在。”
    三娘鼓眼翻着儿子。
    “死娃子嘞,我身上哪揣得有钱嘛!”
    “赶紧回去拿嘛!你不晓得挣些钱来干啥,整病了我不管哈!”
    “给你打牌嘛!给你打牌嘛!!”三娘也吼起来。
    日天和老娘生活在一起,勉强找了个老婆,老婆又经常不在家,说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燕来燕去(闪小说)

燕来燕去(闪小说)

 

屋檐壁上的燕窝,曾经呢喃的燕语,雏燕张着那可爱的鹅黄嘴儿,突然间一只都不见了。朝夕间的情感,竟隐隐了一些失落。

曾经是一只燕来,屋前屋后叽咕,随后又来一只,两只亲亲蜜蜜,开始衔泥做窩。那是春天。巢成了,两只燕子巢里巢外欢喜,看着也乐。

不几天,一只就窝在巢里了,一只却忙进忙出,衔回虫子,喂养巢里的那只,好羡慕它们恩爱无比。

不知何时,两只燕子忙开了,窝里探出了几个小脑袋,于是在天天的呢喃声中,两只燕子来来回回喂食。小家伙总是那么贪吃,只要有影子一晃,便争先恐后地伸长细细的脖子,齐齐张开比脑袋还大的嘴。然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从三十三层楼顶跳下(小小说)



    三十三层,近百米的高度,远看似山峰,近看须仰视。不是眩目的阳光,清晰度还是不错的。可以确定,那是个窈窕的女性,飘飘长发间,一张年轻的面庞美丽动人。 

她为什么要跳楼?
    现在不是打听这些的时候,这些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可人的女孩,就要从三十三层高的楼房上,轻盈地落下来。这样的景观,在这个城市里,不是每人都有幸亲眼目睹的。
    楼下行人越聚越多,花花绿绿一片,似潮水般涌动;周围楼房的阳台窗户,也站上高的矮的人或探出大的小的头,蹣跚的轩昂的。
    三十三层楼顶上,那准备轻生跳楼的女孩,也许听不清那骚动人群在说些什么,但她知道那些人都是为她而来,不管是路过的,还走呼朋唤友来的。
    吼声和尖叫声扑面而来,手机和镜头的反光令她眼花缭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与都训(小小说)


我与都训(小小说)

 

文/憨憨

 

     都训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总笑我怕狗,那笑声带着“哐哐”声,我也就怕他——原本我可是不怕他的。那时,他爸在我家做帮工,我还偷偷把最好吃的给他。

     其实,我原本也是不怕狗的,而且还很喜欢。

     在我的记忆里,蒙懂的小时候和狗是朋友。那时我们仓惶离开老家后,我成了没魂的少年,正在陌生的地方转悠,是那只我们无法顾及而分离了的狗,不知怎么找来了,看它嶙峋瘦骨,就知道它已是一只无家的流浪狗了。狗看见我,就狂欢着向我扑来,在地上打着滚,滚后又爬起来,扑向我,又抱又吻,又拱又舔,我把它带回我们的新“家”,说起来狗来,全家人都哭了……只是后来,它还是无法忍受饥饿,在屠宰场舔血水时被打杀了。

     那以后,我家再也没有养过狗。

&nb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老板与少妇(闪小说)



      他是个小老板,他很想接济那个开小店的少妇,少妇本有几分姿色,在小老板眼里,少妇就是一个风情万种的绝色美人。

    少妇的男人脚瘸了,是在一次同少妇外出时,一辆失控的车向他们撞来,男人本能地掀开少妇,自己被撞坏了一条腿。

    小老板觉得机会来了,就变着法儿讨好少妇,他邀来三朋四友,在她的小店里喝茶、打麻将,为她撑持门面。有时甚至出资,把手下的工人约到她的小店,喝茶,打打小牌。

    少妇当然很高兴,少妇的瘸哥也高兴。

    少妇看出了小老板的用意,只是不点破,这反倒惹得小老板欲罢不能。

    日子如流水。

     时间久了,倒生出一些友谊来。甚至情绪低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百岁(闪小说)



      刘三爷子八十有六了,逢人便问:我身体看来可好?被问的人就有些发愣。〝好,好,好!〞〝活一百岁没问题。〞
      这话一半敷衍,一半存疑。看刘三老爷子每天沿着小区的绿道健步练身体,从以往的三圈,增加到四圈五圈,说是生命在于运动,看得年轻人目瞪口呆。
      原先,同老爷子一起离休的玩友,一个个都走得差不多了,几乎走光了,老爷子说过,他的愿望是一百岁,看来这一百岁还是定低了,言谈间常流出悔意。
      老爷子原本一子一孙,都是晚年得子,愈晚愈疼爱,都说老爷子是个天下最吝啬的人,到现在还自己做饭,自己买菜,本来能请保姆的,他坚决不。自己做,说是锻练身体。走着去菜市场买菜,和卖菜的讲价还价,直到觉得是最低价了,才最后搞定。 那些买菜的,知道了他是离休的,还这样斤斤计较,也就无语了。
      老爷子一圈又一圈,五圈六圈他已不满足了,就像他不满足活到一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闪小说)



    王大工头儿在一场梦中醒来,他又梦到了有人追砍他。醒来累得直喘气。
    上工地时就晚了些,小工头儿向他打招呼、敬烟,他都显得心不在焉。瞅瞅向他敬烟的小工头儿,又向下一个工地走去。
    一个砌砖师傅,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砌砖的动作有点〝手舞足蹈〞,不时还自顾自地笑起来。他就站下来看。不错,技术娴熟,手脚也快,到嘴边的话也就咽了回去。
    那个砌砖的好像也看到了他,只向他点点头,话对旁边的工友说:〝我昨晚做了个梦……〞〝肯定又做美梦了……〞工友笑着打趣,〝对,美梦。〞〝又梦到美女了……〞一阵快意味深长的笑声淹没了要说的话。
    〝梦到美女就高兴得那样……〞
    王大工头儿竟有些嫉妒。
   &nb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冷面杀手(闪小说)



     冷面杀手(闪小说)

 

    “我要杀人!”闷礅儿舞动着青筋暴暴的手,逢人便说,他打工的钱被人骗了,老婆跟人跑了……

    “我要杀人!”他碰到社区主任时也这么说。

     主任就笑了。

    “你要杀人?你鸡都不敢杀,过年还是我帮你杀的哩。”

     又说,“先去把老婆找回来,赶紧弄两个小闷礅儿出来……”

     主任拍拍闷礅儿的肩膀。

     开始还听见有人轻叹一声,主任这么一说,便哄笑着附和。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托(闪小说)



    润润年货节热闹非凡,大老李买回的新疆大红枣,皮薄肉厚子小,村民煞是眼馋。正好,大老李有別的事还要去一趟年货节举办地,众人便托他买三斤五斤同样的大红枣,说买回来后再付钱。大老李欣然应允。
     没想到上次买的那家脱货了,说是三天后货才能到。还好卖新疆大枣的不只一家,但一问,价格每斤却要高出两元。
    大老李想打电话问问托他买枣的村邻,一看,却没有他们的电话。大老李一下有点纠结了,这里离他们偏僻的村子上百里,众人殷殷热切的目光好像就在眼前,大老李把手抵在自已那破旧的车门上,嘴里嘣出一个字:买!
    当大老李回去分枣子的时候,隐瞒了七元一斤的实价,仍收五元,但他还是明显感到众人的狐疑和犹移的目光,他有些尴尬,众人也打着干哈哈。大老李本想自己吃点亏而不负众人所托,哪知后来他还是听有人给他过话,说这次托他买的枣,明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0页/5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