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一九八一

张弓长,生于一九八一。低层生活者。伪先锋青年。地球人。写小说,诗,剧本。QQ:63840486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99837
  • 开博时间:2004-01-04
  • 博客排名:第841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短篇小说《蜘蛛杀人事件》

短篇小说《蜘蛛杀人事件》

◎ 一

现在是午后。
午后的炎热让人晕晕欲睡。从生理上来说,是刚吃过食物,血液都跑到肠胃去帮助消化了。脑袋一时缺血,人就疲倦想睡。
但是,马虻觉得多余的睡眠,那是一种罪恶。
于是,他用书,用阅读来抵抗这种想嗑睡欲望。但是迟钝的大脑,真的是无法把那些连在一起的方块字识别成一种呼喊,或一种司空见惯的冷漠,或者是痛苦。
马虻只有恼怒地把书放在一边了。他用肘枕着后脑,躺在床上,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一边在想,这房间真是大啊。在这样的房间里,能让人感到内心也是空的,甚至连身边空气都是空荡荡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马虻用模糊的大脑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头绪,在以往,他总是能用理性的头脑理清自己为何在某个时候有一种莫明的情绪的。
他觉得这样躺着不舒服,他就换了个睡姿。他转过身体,脸朝向了不远处的书桌。马虻感到奇怪,尽管大脑一片迟钝,但是眼睛还是很有神。他看到桌上在相框里的妻子在朝他微笑,而且眼睛盯着他的眼睛,是那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捉奸(五)

五,事件的过去时

马兰说。我等到我的手指不太痛的时候。我就把门打开了。然后走到过道。转身将门锁起来。用力推了推。觉得还算牢固。才把门打开。
在这段时间里隔壁的那对夫妻正在过道里一边洗脚一边说话。
男的说。我看那两个女的不是夫。,我倒是觉得是放鸽子的。
女人说。也不一定哟。
男人反驳他的妻子。什么不一定。如果是夫。,他能放过那男的吗。如是我的话。我就一刀捅过去。
哎哎。我说你打比方要注意点。这种事能打比方吗?再说我能像那女人一样吗?女人抢白她的丈夫道。
嘿嘿。就算你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儿。男人说。
马兰说。其实昨天晚上这对看来蛮恩爱的夫妻才打过架。打得跟楼上的那户一样的凶。只不过在深夜什么时候。我又被一阵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呤声闹醒。
夫妻就这样?马兰问我。
我说。马兰啊。我也跟你一样。没经验的说。
马兰接着说。我回到屋里。将门锁好了。并且注意到钥匙就在我手上。
我在床上继续看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电影剧本:《马高之死》

电影剧本:《马高之死》

片头:
强烈的音乐。
画面淡入,一只老鼠在洞口,然后跑出来,跑到街上。
画外音:“老鼠!”
老鼠跑。镜头追着老鼠跑。
画外音:“打老鼠啊。”
脚步声,奔跑声。
画外音:“前面的拦住,打啊。”
老鼠拐进另一条街。
画外音:“快,快,别让它跑了。”
老鼠继续跑。不断的有石头,木棍击在他身边的地上。
更响的脚步声(众人)。
画外音:“前面的围住他。”
老鼠跑进一个广场。
画外音:“大家包围它,打死它。”
老鼠不断向前跑,然后向左跑,跑一段再向左跑,接着跑一段再向左跑。
接下来我们看到,由众人围成的包围圈,围住了中间的老鼠。
老鼠气喘吁吁,左右盼顾,但无路可逃。
画外音:“打啊。“
石头,木棍朝老鼠身上击去。
老鼠被击
分类:电影 | 评论:0 | 浏览:8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饭岛爱与中国男人

饭岛爱与中国男人

饭岛爱前几天在日本的公寓里死了。中国的许多知识分子对此深感遗憾。能表示某种动容的人,当然是有着丰富内心的人。一般的街头小贩小市民则无情的多,他们忙于眼前的事情而无暇分身。
对于中国的男性知识分子而言,饭岛爱是我们的一个很大的情节。在我们所有的情节里,她占的比重很大——如果你承认性是我们人生中的一个主题之一的、而又不很快陷入一种泛道德的机制中的话——我们谈到饭岛爱、苍井空所代表的日本AV电影,都以她们曾在中国内地性教育匮乏的年代秘密担当起性启蒙的角色,而纳入正题。
在我的个人经验里,认识这些AV电影则比一般人要晚的多。饭岛爱之前,我一般看的是“情色”片,日本曾有导演拍了一部叫《键》的情色电影。电影里阴谋、变态的性唤起、新鲜的肉体、垂暮的欲望交织在一起。以情色为核心,但制作者更多的是带着一种思想性、艺术性的态度来完成这个电影。电影的制作者很有勇气,他们承认并制作出来了一种电影,排除爱情、复仇、阴谋、政治之外,还有一种叫性的东西,也可以纳入艺术的范畴予以讨论、呈现。但,如果抛开这些不谈,这部片也兼任了性唤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捉奸(四)

四,事件处于现在进行时《新播报》

真的。如马兰所想的那样。穿黑皮夹克的瘦高个男人走出了房门。在过道里等着他的人抓人上来。
马兰跟着站在门口。现在他的心情稍稍安稳了一些。事件毕竟与他无关了嘛。
这时隔壁的那对夫妻也站在他们的门口。向这边望着。但保持沉默。保持着观望的姿态。
终于在穿黑皮夹克的瘦高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中。门被推开了。埋伏在楼下的两个男人推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穿着一套西装。里面是衬衫。还有领带。让马兰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的头发油光可鉴。全往后梳。一丝不乱。
马兰说到这里时。我笑着对他说。他的形象真是如此?为不是为了达到某种反讽效果而故意向我如此描绘吧。
马兰就说。他真的就是这副模样。我说的故事绝对符合事实。我才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什么高于生活啊挖掘生活啦。全是狗屁。这才是真实的嘛。
马兰说。真是佩服他。跳楼。被两个人推推掇掇的还没有一点儿乱。只是那张脸过分的惨白。没个男人样儿了。
这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的男人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一个闻一多的:死水

闻一多:《死水》

这是 一沟 绝望的 死水,
清风 吹不起 半点 漪沦。
不如 多扔些 破铜 烂铁,
爽性 泼你的 剩菜 残羹。

也许 铜的 要绿成 翡翠,
铁罐上 锈出 几瓣 桃花;
再让 油腻 织一层 罗绮,
霉菌 给他 蒸出些 云霞。

让死水 酵成 一沟 绿酒,
飘满了 珍珠 似的 白沫;
小珠们 笑声 变成 大珠,
又被 偷酒的 花蚊 咬破。

那么 一沟 绝望的 死水,
也就 夸得上 几分 鲜明。
如果 青蛙 耐不住 寂寞,
又算 死水 叫出了 歌声。

这是 一沟 绝望的 死水,
这里 断不是 美的 所在。
不如 让给 丑恶来 开垦,
看他 造出个 什么 世界。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趣:还未交出性器

无聊的话讲那么多,不如发首新作吧。


■ 还未交出性器

我有一具干净的性器。
它浑身
上下通透而清晰。
在这个早晨我轻轻地握住
它光滑而温暖,
并且硬度合适。
在此时,
窗外有荒诞的时间序列在楼下和街道上开动机器。
每天,我就在
这样的一个如薄暮般的清晨,
我手握干净的性器,
还未交出去。
和那个很大的绞肉机,
保持着
一种哲学式的微妙关系。

2008-12-25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聊:关于“献唱”一词的查询与说明

近日忙着河池市翡翠家居装饰广场开街的事。负责广告方面的事务是我的工作事项之一。今日出街了一版DM广告,内容大致为庆开街,请了歌手阿幼朵过来表演。其中有措词为“从山寨唱到金色大厅的传奇女声,两届青歌赛获奖者、现代苗族歌后阿幼朵亲临献唱”。中午广告出街,发样刊来时我没收到。上班时才看到,有工作人员在一旁议论,“献唱”一词用得低俗,让阿幼朵沦为了“卖唱者”。且有一个推论,意指我不懂文化,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后来才知是这个定论出自老板娘之口。既然是资本阶级在讲话,且指的是我的工作不到位,我没有话说。推论后面的意气用事我就按下不表了。后与唐总(草树)说及此事,他也认为该词用的不妥当。至于不妥当在何处,我也懒得再问。工作失误嘛,要承认的,毕竟帮人做事,又没有做好,白领了一天工钱。
后来上网一查,我大概用了诸如以下的关健词“献唱 贬意”、“献唱 卖唱”、“献唱 乱用”等等,但皆没有搜出该词有贬意的内容来。反倒是那些一线明星如王菲、陈奕迅、刘德华等等去哪处表演,媒体报道一般都用“献唱、献歌”这些词。说这个词有贬意,我也是苦笑不得。既然是老板的定论,说我用得不妥那就是工作失误。这一点
分类:评弹 | 评论:3 | 浏览: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 关于杀人的客观描述

■ 关于杀人的客观描述

屠宰场
是一片黄泥巴地
场上站满了人
那一排
要被
杀掉的人
面向土坡跪下
两个扶着被杀者手臂的人
他们的身体和脸
别向一边
一把半自动步枪
从背后瞄准
心脏
枪声有些闷
子弹穿过了心脏
被射击的人像一截烂麻包
头顶着地
倒了下去然后
慢慢地翻过身抽搐
他的血
流在一团乱草下的泥土里
另一个人
走上来
掏出手枪朝他的头射击
子弹
把他的头轰掉了一半
额头不见
两只眼睛夸张地
跑到了
太阳穴的位置
鼻梁有一半和脑浆混合在一起
喷洒在土墙上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捉奸(二、三)

二、人物介绍:
我,也就是张弓长,也是马兰的朋友
马兰,也就是张弓长的朋友
穿皮夹克的瘦高个男子
穿黑皮裙的女人
穿西装的男人
男低音
男人甲
 隔壁的一对夫妻
楼对面的一对夫妻
楼对面的一对夫妻的女儿

三,事件在马兰边吃面条边看福克纳时突然不经预兆地发生了

为了简便。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吧。
马兰当时正把电热器里煮好的面条倒入一个搪瓷碗里。
看到面与水的混合物正热气腾腾。马兰想马上吃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便把那碗面放在旁边椅子上凉着。然后他坐到了床上。从枕头底下抽出福克纳的《骚动与喧哗》(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年第一版)。翻到199页。这时离昆丁自杀死亡的瞬间不远了。老福克纳用他的美国语言叙述了一切。“……我只要一想到那丛树便仿佛听见了耳语声秘密的波浪涌来闻到了袒裸的皮肉下热血在跳动的声音透过红彤彤的眼帘观看松了绑的一对对猪一面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捉奸(一)

小说《遭遇捉奸》
 作者:张弓长
一:词语解释

是的。读者同志。你翻到的是张弓长也就是在下写的小说《遭遇捉奸》。
当我坐在柳州的一张椅子上。想到你在看这篇小说时。我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在想。这篇小说吸引你的到底是什么呢?或者是什么吸引你翻开这篇小说的呢?是“捉奸”这两个字让你翻到了这篇小说?
假设这种情况。一天。你在书店打开一本书。封面与书名很煽情。但是自从你翻开第一页。看完第一行字以后。你就准备合起书了。但在最后一刻。你不甘心被愚弄。你试图从中发现一点新鲜的内容。你快速地翻动书页。非常快。但还是没能逃过你那双尖锐无比的眼睛。你看到了我这篇小说了。也许小说本身平淡无奇。而且作者的叙述啰里八嗦。不着边际。永不进入主题。但对于您来说。这些无足轻重。题目里的“捉奸”才是重要的。这应该是坊间小巷流传的话题。人们茶余饭后的淡资。但在这本书里。你却看到了。这比较新鲜。它刷新了您对这本书的看法。于是。你准备找到地方坐下来。但很遗憾。尖酸的中年售书员阿姨并不是那么友善。你只好站着。你将你的眼睛从小说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111号》

短篇小说《111号》




(壹)
马敬方是在晚饭之后。才走上538的街道上的。
马敬方很早就知道538是一个暖昩的地方。他平日里在各家各户收破烂时。就听到了关于538的种种风流韵事。搬到538来住那是为经济所困。这里的房子相对来说便宜许多。
马敬方走在538的街道上。他留意到在每个街角的阴影里。都有一些形迹可疑的女子在来回徘徊。有几次他看到一些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走向了她们。差不多几分钟后。男人就会带走一个女人。离开阴影。向远处走去。
经过一个阴影时。马敬方听到从幽暗里传来交易的声音。声音虽然压低了许多。但特别留神的他还是听到了。
“看只要三十块。如果摸就是五十块。打一炮一百块。”
听到这声音马敬方的心跳就加速了。血猛地冲到了脑顶。呼吸也停了一下。下身迅速的膨胀起来。
马敬方揣着像鼓点一样跳着的心走开了。心里想着。今晚要个找个娘们泄泄火才行。可是一想到口袋里的那张被揉成一团的五十元大钞。就像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色药片》

《白色药片》






医生马英上厕所的时候。被护士长王小丽堵在厕所里了。
马英这两天有些神经衰弱。不知道是得了那门子综合症。反正马英觉着这活着太累了。一上班就烦。倒不是工作不适应。只是觉得这工作的意义何在?马英感觉不到。只是觉得自己像个被定时的闹钟一样。隔一段时间响一次。但不上班也不行。这是问题之一。马英一到吃饭时间也烦。也不是不想吃。也不是没胃口。不是这方面的原因。如果是这样。作为医生的马英。自己会开药调节。但具体的原因在哪里?马英也弄不清楚。反正就是不愿意把那堆动物尸体植物尸体塞到嘴里吞到肚子里。但不吃饭也不行。这是问题之二。
现在马英蹲在便池上。她碰到了第三个问题。
马英刚在食堂马马虎虎地吃了个中餐。现在就蹲到便池上了。对此马英真是痛恶万分。没有比这更脏的动物了。
蹲在便池上。马英看到白色瓷里反映出自己的身影。蹲着的姿势那么丑陋。观马英哈出一口气。喷在瓷砖上。这样就看到自己的影子了。但一张嘴。马英就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7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图与记忆

烂随笔,占个版面而已。


地图与记忆

多年前,年不更事的小伙子,在晚上八点钟时,随着人流走出了柳州火车站。当时外面的灯光还不足以他眼花缭乱,只是照亮了眼前的路。这让他在第一印象里看不到有关这座城市的更多的细节,除了陌生及一片灰朦朦的建筑以外。但就是这些,让他一开始对这茫然的感觉及灰朦朦的陌生感到有些害怕,怕自己会在这里迷失方向,不认路,不识人,丢掉自己。所以,在随同接车的人钻进三轮车之前的一个空档,他机智地去买了一份柳州市区地图。在后来的半个小时里,尽管看着三轮车在各条小巷子里七拐八拐,但他却没有了开始的不安,手里卷成筒状的地图,让他卸去了莫明的情绪,继而变得胸有成竹了。地图,是他认识一座城市的扫描仪。
第二天,他就从包里拿出笔,在地图上,标出了自己在所在,他住在石烂路,并在以后的日子里,以地图上的红圆圈为轴心,开始了向周围的探索。在那段时间里,凭着地图,他一个人来到新风路口,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这让他加快了对这座城市的了解速度。这期间,他骑着自行车去过西环路、屏山大道、三中路、城站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习惯性的失语

不是突然。而是一直都是这样。习惯性的失语。面对,我们的政治生活,我的生存现实,面对正在转动的浮世价值。面对自身的缺陷。面对没有创造力的心灵。

我还是保持着习惯性的失语。我需要一次毫无缘由的暴力冲突。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牛奶小面包

2017-08-2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