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一九八一

张弓长,生于一九八一。低层生活者。伪先锋青年。地球人。写小说,诗,剧本。QQ:63840486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99886
  • 开博时间:2004-01-04
  • 博客排名:第8427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妈的,你究竟想干什么?

妈的,你究竟想干什么?
试想,如果一个人吃不饱,他必定要去想办法吃饱。例如去做工。做工的方式有很多种,做苦力,做白领。工种不一样,他们的需求也不一样。饿不死,也饱不死。所以他们就会在饿与饱之间来回,他们要干的就是:去扛大包去高空拆房子去种田去挖空桩去拉黄土去写一个文件去完成一个项目去电脑面前打字去开会去南方出差。如此反复。这就是他们要干的。直到他们干完最后一件事:死!
那么,在他们最后一件之前,又在他们干完了那些常干的事儿之后,不能干的时候。也就是他们老了的时候,他们要干些什么?干苦力的,他的身体出了问题,经常劳累。手茧很厚,脸上的皱纹被凿得很深。一脸的苦命相,走在街上没人理会,就像秋风里的叶子,不在树上了,在风中飘几下就要落下了。他该干点啥呢?口袋里没钱,生的那几个儿子也和老子的命一样,吊儿郎当的,不像样儿。靠他们养活?没戏!还得找活路,捡 垃圾吧捡白菜邦子吧老死家中吧。那个干白领的呢,终于把房产证弄到手了,奋斗了一生啊。结果儿女又大了,要操心了,房产证刚弄到手,又要给他们了。他该再干点什么呢?去带孙子去去公园散步去去找人下棋去?早已落寞的人生啊早
分类:评弹 | 评论:1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史密斯先生:枪,乳房,暴力

电影:《史密斯先生》
导演
迈克尔·戴维斯 Michael Davis
编剧
迈克尔·戴维斯 Michael Davis .....(written by)
演员
史蒂芬·麦克哈蒂 Stephen McHattie .....Hammerson
克里夫·欧文 Clive Owen .....Smith
莫妮卡·贝鲁齐 Monica Bellucci .....Donna Quintano
保罗·吉亚玛提 Paul Giamatti .....Hertz

史密斯先生是一部绝对火爆的电影,它的节奏很快,不会让我们停下来思考,诸如人物的形象深度,主题的思想高度。有时候想法已经成熟,需要的,仅仅是掏出手枪的勇气而已。在电影里,黑白分明的对立,话不投机就掏出手中的枪,扣动板机,轰你再说。在这种力量之前,容不得半点“成熟”的思考。“成熟
分类:电影 | 评论:2 | 浏览:1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09年诗:【类德州电锯】

【类德州电锯】

有一把,
类德州电锯。
在,一个中国男人手里。
他似乎,
被生活给掠夺过。
脸上皱纹
被凿得很深手指关节突出。
那把类德州电锯,
就在他手里,
不断地吼叫,吼叫。
有一群小孩围着他操弄那把
类德州电锯。
那些被德州电锯切割的肢体之前也完好无损地行走在我们热爱的光线里。
之前的光景,
如同现在的安静。

2009-1-09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零八年诗歌集结:咸鱼也是有理想的

■ 咸鱼翻生

我吃掉了他的心肝
感觉很饱,并把剩下剁成几块,
当作私人财产
贮存在冰箱里,这一切
都很好
然后,我爬上床美美的睡了一觉
待我醒来我又饿了,但冰箱洞开
那个没有心肝的人儿啊
赤着脚丫走了
地板上留着一行湿漉漉脚印
在门口消失了,空气里
还有一丝丝冷雾,似乎
他还没有走远。
我爬在我的阳台上
他说的话还在
他说,如果我的心肝是一道美餐
我只愿你一个人独享
我才只吃了他的心肝啊还有
那么多美好才刚刚开始

2008-4-27



■ 夜潜
——给我们

整夜,这对夫妻
在谈论爱
和乱麻的内心
互相伤害和
爱抚推开又
紧紧抱住
流泪和颤抖的肩膀
耳光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淫过后,欲望归零

手淫过后,欲望归零。我看到这句话的最近出处是,几前年诗人赵旭如和我提到的。
他说,手淫过后,欲望雪零。他说手淫是孤独者的事业。是孤独者自觉或不自觉地进行到底,直到死掉才能终止的事业。
这样说,很人文化。
手淫是我们这群“人科”的自然属性,“孤独感”是不是我们的属性之一?“人文主义”也是属性之一吧。
显然,作为人科的我们,很难自圆其说,应对我们建立起来的认知体系。我们的认识体系,是我们的最大的宗教。
这个很大的宗教,一般以常识,道理之类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的周围。
我们的存在,我们认知的存在,知识体系,像是站在各个序列上的多米诺骨牌,相互依存,相互信赖。若有一方倒塌,便陷入虚空之中。但,这虚空也不过是我们的属性之一罢了。
虚空的最大的敌人便是我们看的,感觉到的,使用到的,参与其中的实在!
那些银行,那些价值,那些知识,婚姻,事业。。。。。。
但,反之,这些实在之物的最大的敌人就是虚空么?但虚空对这些实在之物进行拆解,拆解之后又是什么样的现实?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行车》先锋诗年刊2008卷(总第12期)约稿

《自行车》先锋诗年刊2008卷(总第12期)约稿

1、《自行车》先锋诗年刊2008卷(总第12期)即日起开始约稿,请新老朋友们将自己2008年的作品(诗歌、与诗歌写作有关的文字、随笔,访谈之类)发给我们,也可以直接贴到“自行车论坛”(http://www.wb2008.net/2008/index.asp)。
2、今年是《自行车》从1991年至今创刊18年的年份,18年,意味着一个人的成年,而我们本质上,也希望新一期的《自行车》,能产生出一些新的变革和变化。
3、有关刊物的出版基金,仍按往年自愿的做法,在出版完毕后公布一个帐号。
4、来稿截止日期:2009年1月31日。
5、本期选稿:
张弓长:ooo0772@163.com
非亚:feiya65@163.com
罗池:luochi@163.com


《自行车》诗社
20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读《黄金时代》:王小波的小说师承

重读《黄金时代》:王小波的小说师承

《黄金时代》看了很久了,看的是盗版书,一边看一边给盗版书校对。王小波是我喜欢的作家,《黄金时代》是他最好的小说,后面没有之一。(《红拂夜奔》其实也蛮不错,该篇的主题是有趣,按下不表另文再述。)最近买来了云南人民出版社的十卷版《王小波全集》,首先重温的就是《黄金时代》。王小波成熟期的小说,其技术差不多出自《黄金时代》这张蓝图。对于王小波的小说技术总结,我认为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叙述技巧上的“纵向聚合”,二是语言修辞上的“复沓”。
所谓“纵向聚合”,即“时序的混乱与重组,线索的交替与重合,抵制回溯性叙事的线性排列,令人耳目一新。而“复沓”则是“相同的意思句子数字的变化,使感情层层推进,在参差中又显出整齐的美。结句的反复,反复强化作品的主旋律,感情起伏的波澜。复沓的运用,反复吟咏,起到了一唱三叹的效果。”
“纵向聚合”是《黄金时代》的叙述结构和技巧,其“颠倒时序”的手法在传统小说中已有,但杜拉斯所属的法国新小说派却充分地有意识地运用了这个方法,并孜孜探索各种新的艺术手法。米歇尔•蒙苏韦认为:“无数的重复、回声
分类:评弹 | 评论:2 | 浏览:7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语堂的一句话!

林语堂说过“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 本身是最底阶层, 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中国普通人的自我意识和统治阶的意识形态有很多相交融的地方,在日常行事中几乎水乳交融密不可分。这归功于统治阶级事无巨细从小抓起的宣传攻势分不开,也与一部分中国人近乎弱智的自我感动、民族自豪感有关。普通民众从小就把自己做为统治阶级的一部分了,但实际上他们的利益不断地被统治阶层所蚕食。而他们一般只归咎于贪官与清官的区别,而忘了这是整个社会体制的不公与混淆不清所导致的。
如何把水和乳分离开来,这个工程浩大无比。要从劣根意识清除掉,除非再来一次思想启蒙。但,这谈何容易!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评:速滑季军竖中指 观众愿跪高官讨说法

速滑季军竖中指 观众愿跪高官讨说法

本报讯(记者周磊)十一运会赛场昨天发生极不和谐一幕。在沈阳举行的速度滑冰男子10000米最后一天争夺中,黑龙江选手20岁小将宋兴宇(左图)向观众竖中指,导致一些观众齐声大喊,干扰比赛。
“赵英刚(冬季管理中心主任)给说法,严惩宋兴宇。”昨天,沈阳室内速滑馆传来声声有节奏的大喊声,这些喊声严重影响了比赛。
据了解,冲突是因为宋兴宇的不文明行为。“我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他(宋兴宇)滑到我们这边的时候,我们提醒他过线,结果他冲我们竖中指,随后,他比赛完了又冲我们竖中指。”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一脸愤怒。
“走,我们去找赵英刚讨个说法,不行我们给他跪下。”其中一位一直带头喊口号的人大声嚷嚷着,一呼百应,很多人准备朝场地对面涌去,险些还和安保人员发生冲突。在众多人的劝阻下,他们才很不情愿地退出场馆。
事后,在场的冬季管理中心副主任兰立表示:“我确实没有看到队员做出这样的动作,接下来,我们也会进行调查,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我们会严肃处理,会加强对运动员的管理。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4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荒诞的事情

我想自认为心智正常,且富有文化的人,怎么能做出那些无情无义的事情出来呢?
我想他自己也是清楚的。最最最常识的事情,结果都做得不伦不类,那就是在装神弄鬼了。
无情无义,那就是禽兽。但又自称是比较高级的灵长类动物,也只能算上是伪人类了。
以此为训。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三人行》L+W(4):在公共汽车上

L+W(4):在公共汽车上

第二天我要上班。
达不流醒得还蛮早,我起来他已经摸着一本书坐在外间的窗前了。上班之前,我再次叮嘱他要写小说,好像他的小说就是我的希望似的,就好像这部小说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似的。但不管怎么样,现在,自从达不流来到昆明之后,我总觉得激昂的大脑皮层深处,总有一种时而浓烈,时而飘渺的希望,在浓烈之时,我抓住它狠狠的咂吧了一下,沉醉于中;在飘渺的时候,由于它弱如游丝,但更能吸引我。我一下子感觉到我口袋里塞满了东西,然后屋子里还塞满了这种东西,这让我有莫明其妙的幸福感。我靠,居然是幸福感耶,这东西太稀缺了,竟然跑到我的头顶上蹲着来了?居然跑到我这个一无所有的80仔身上来了,这真他妈的太奇怪了,奇迹啊。
走到门口,达不流叫住了我。我回头看他,他的嘴嚅动了一下,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他竭力想说什么,但是语速又快起来。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紧张,因此我耐着性子听他说了几遍才明白,他问我有没有昆明的地图。地图我多年前初次从乡下来到昆明时,买了一张,不过那早就过期了,现在也不知在哪儿了。昆明地图据说已经改了好几次,这也是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6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三人行》L+W(3):达不流

L+W(3):达不流

达不流,80后先锋诗人。原名韦铭达,广西柳州柳城人,极赋诗歌才能。著有自印诗集《公共汽车上的人们》,长篇小说《死亡画出的圆弧》,短篇小说集《意外》。他的诗作从不上类似《诗刊》、《诗选刊》这样的杂志,并以在这样的杂志发表为耻。达不流是广西先锋诗社“自行车”成的成员之一,一名自行车车手。他的小说以探讨人性的可能性为主题,试图透过芜杂的俗世生活,把握住现代人的复杂心灵。不过遗憾的是,至今仍未碰上一个,头脑稍微正常的编辑来出版这些小说。

现在他正在我的洗手间里洗澡,穿我的衣服,用我的毛巾,擦我的香皂,我听着哗哗的水响,感觉这好极了。他的包放在椅子上,我几次忍不住想打开看看,但我没有。在这种想法在我左右绕来搅去的时候,我警惕了,我对自己说,你怎么这么猥琐?你他妈的你想干什么?得,趁达不流在洗澡的档儿,我下楼买了四瓶啤酒,半斤花生米,两斤凉拌菜(黄瓜、海蜇丝、凉皮儿、海带、榨菜、蕨类植物)。我回到屋里,达不流已经洗好了他的女式包儿,正往窗口外的铁丝上挂。我靠,他转过身时,我看他还真够帅气的,在街上进他被污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沮丧和幻灭。

是的,这种情绪又来了,伴随着轻度感冒和晕眩。
一度间,我就看我整个儿的,怎么玩完。

那些自认为很强大的人,真的很牛逼。我达不到那种境界。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三人行》:L+W(2)偶遇达不流

L+W(2):偶遇达不流

走出我的宿舍,就是护国路。有两个方向:东风路方向,南屏街,都是两个相反的方向。站在路边我想了想该往哪个方向走,但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想不清楚要往哪儿走。我摸出一枚硬币来选择,最后我朝往南屏街的方向走。走完整条南屏街,在街的尽头又是一个在岔口,总是让硬币来决定,会显得我没有主见的,因此我铁定一条,不管有多少个岔口,只管往前走,走过去再说。我走完东风西路,就踏上了一条长长得几乎没有尽头的人民路。但我知道人民路的尽头就是原野,那是我想去的地方,因此我像一匹快乐的小马,轻扬四蹄,向前奔去。以我这样的势头,如果不在半路碰上广西诗人达不流的话,我想我会一直朝前冲去,说不定就会冲出这座城市,永不再回来了。

过了云大医院,再走过云南医学院,在西园路口,这里有一个小三角地,是人流量极大的地方,有诸多来历不明的人儿在这儿晃荡,然后离去,换上另一批人,但是,作为一种特色人群,那些个整年不洗澡不理发的流浪汉大哥们,就像这座城市的一块暗疮,总在那里,最终成为这里的特色。我现在正从他们身旁经过。他们脸有菜色,营养不良,无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三人行》:L+W(1)愤怒如炬

长篇小说:《三人行》



L+W(1):愤怒如炬

如果我想在这个密不透风的城市混出点明堂的话,我就会一直这样难过下去。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已无法忍受这里的生活。最近,离开这里的想法一直在我的头顶晃来晃去,并继而占据我的内心。于是我盘算了一下我口袋里的人民币,差不多了,是时候了。我决定出走,离开这里。我知道,我变得如此歇斯底里,那是被诗害的。但是没有诗我又呼吸不了空气,没有诗作为软化剂的话,我只能咀嚼空气,但我牙齿根本受不了,这是我想要出走的首要原因。

我叫艾凹。我是80后诗人,尽管我很少在公共场合这么自我介绍,那是因为我不愿意混在80后这帮狗杂碎里面。写诗之前,我是一个纯洁的人儿。我最初的梦想是和每天早晨走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的人一样,希望穿上西装,皮鞋,扎上领带,过上一种比较体面的生活。像一只蜜蜂,早晨出去采蜜,晚上回家,在凌晨时分孤独地死去。我还梦想着有那么一点钱之后,能找个把情人,纵情声色,这样想,主要是因为当时我处于青春期的性冲动期,极想过上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4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