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一九八一

张弓长,生于一九八一。低层生活者。伪先锋青年。地球人。写小说,诗,剧本。QQ:63840486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99755
  • 开博时间:2004-01-04
  • 博客排名:第846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人的战争》

《一个人的战争》

有一个WO,它时常在我的身体里
敲敲打打,上下窜动。
在我体内各条公路上,
逆向行驶,窜红灯
破坏交通规则。
有那么几次,它试图
从我的喉管里冲出。但
只要我还想要呼吸空气,并
且还想在这个世界,
过上体面的
生活(每餐有鸡肉,青菜
不会让妻子感到尴尬,
在脸上保持必要的微笑)
我就不会,让WO走出来伸懒腰,
做自由体操
因此我双唇紧闭。
慎言。谨行。节制。自虐。并
越来越沉默。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提着头发往上跳”——《自行车》公共问答

“提着头发往上跳”——《自行车》公共问答

提问:自行车
回答:张弓长


1.你的写作生涯是怎么开始的?诗歌对你是?
写作源于对自己身体的厌恶和害怕。上学时被人欺侮,后来我加强身体锻炼,以期能自卫。一段时间后,我身体的肌肉开始隆起。俗话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走进社会后,我干过一段时间苦力,后来在水泥厂上班,好像应了那句俗语,心中恐慌自是难以言表。我讨厌手臂上隆起的肌肉,欣赏书生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惨白修长的体型。阅读与写作是为了弥补我身体上缺陷。好笑啊,这些。现在不会这样想了。
诗歌对于我来说,类似于提着自己头发不断往上跳、试图摆脱地球引力的运动。人是个不断受挫的过程,诗歌就是要加强我对这种状态的不断认知及对其深度的探索。


2.每次开始写作前,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写作时我期望自己能像风,或像一杯水那样纯净,心静如水,把想到的,看到的,弄出来。或者说,这就是我写作时的感受。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T型舞台《UP势力》

T型舞台《UP势力》
文:张弓长
1、我没有看到过《UP势力》的样刊,这样说起来有点儿不明就里,简直就是胡言乱语。但通过西门柳上贴在网上的目录、及他和王也的访谈,对这本商业策划背景下的产生的杂志有了一个大致的把握。就目录里的作者而言,不陌生,甚至很熟悉,对于商品而言,它们的共性是一样的。要把《UP势力》定为一个商品,才能对它的意义有所界定。承蒙西门柳上兄的美意,要我说两句,我就实话实说,不打偏锋,
2、西门柳上在对王也的访谈里说了一句,他要把商业和文化结合在一起,他还说到,要通过《UP势力》来“体现年轻人作为时代弄潮儿对待商业采取的某种积极的姿态,代表了年轻一代的悄然崛起”,然后他又说,要借《UP势力》使80后出青春文学,而寻求另一种文学生态。我不是想要批评《UP势力》,但是西门柳上兄的这几句话的意思经过辗转周折,又回到了起点,让我不得不说点什么东东。
3、首先,把商业与文化结合在一起,这是市场经济下的文化策划人的一种折衷主义,在生存的前提下,这么搞也未尝不可。人毕竟是要吃饭的嘛。再次说到时代弄潮儿的积极姿态,这也挺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一路银行抢劫事件》

《八一路银行抢劫事件》

(一)

 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妻子对马德说。
 马德还在悠然地刮着胡子。马德手里的电动刮胡须器正嗡嗡地叫着。马德仰着头。把脖子绷紧。刮胡器一滑过去。就是一片嚓嚓声。
 已经七点四十六分了。妻子又对马德说。
 马德一点儿都不急。朝妻子摆了摆手说。脖子上的比较难刮一点。仰起脖子又看不到镜子。不知道刮干净没有。
 妻子走过来说。来吧来吧。我帮你刮。
 马德没有把刮胡器给妻子。反而说你别。上次你帮我刮胡须。不知轻重。让我痛了好几天。
 妻子说。你再摸一下呢就要迟到了。
 妻子说话的时候马德已经把电动刮胡须器关了。马德把刮胡器里的须屑倒出来。倒在了地板上。
 妻子又说了。你看你。还说你爱干净。又把胡须倒在地板上。不脏啊?
 马德没有理会妻子。而是拿起镜子。照了照。对妻子咧咧嘴说。帅吧。然后又转过身。对着床上躺着的刚满两个月的女儿说。小乖。爸爸帅不帅啊。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下的葬礼》


《乡下的葬礼》

张弓长

一、凌晨

凌晨是人气最弱鬼气最强的时候。老人就是在凌晨时分死的。
老人此前一直在梦里穿绕。他梦到了那个在被绑在电线杆上的死去的人。他被他的样子吓坏了。因此在凌晨时分的黑暗中他孤独地睁开了眼睛。被恶梦打乱的神志过了好一会儿才弄清楚自己正躺在床上。他在心里嘘了一口气。这时眼睛也适应了黑暗里的幽光。他在床上费劲地转向窗口的那面。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从窗口望去。一个黑色的屋顶边缘连着一块暗灰色的斑块。外面的树梢在冬夜的寒风里发出阵阵尖叫。他感到一阵寒意从脚板迅速地爬到了脑门。干燥而发皱的皮肤突起了疙瘩。于是他紧了紧身上盖着的已经有些板结的棉被。但干涩发苦的喉咙迫使他想爬起来找杯水。在干渴与冷之间权衡了许久他才伸出颤崴崴的手抓住挂在床头的外套。起身时他听到骨节们在格格地发出呻吟。但寒冷促使他快速地套上外衣尽管关节僵硬地有些不听他的使唤了。他慢慢地掀开被子感觉到被子所聚在一起的温暖马上就逃逸了。干燥发皱的皮肤再度被寒意绷紧。以差不多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法总结》

■《无法总结》

站在窗前,他有一种往下跳去死的想法,但
没有,如同
他那次坐车外出,他希望
车,一直往前别再回来
对着司机的背,他一直想说出,但
没有。最后,他索性希望来一次车祸,但
没有。他再次平安回来
在回家的路上,他用手伸进脑壳
摆正那些冲出人行道的脑干,清除斑马线
拆掉绿灯,封闭所有的路口。
他再次站到窗前,看到四周全是防盗网的生活
退回到电脑前,他敲下
生活,这一切真是太美妙了……

2006-8-01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全州:湘江上游的“南蛮之地”》

《全州:湘江上游的“南蛮之地”》

读中学时,我们的语文老师,个高背挺,浓眉大眼,满脸严肃,留有一把高尔基式的胡子,据说当过制服男人(警察)。他经常在讲课之余或讲课途中,非常“愤青”地吼上一句:“南蛮之地,南蛮子。”所谓南蛮他指的是全州这块土地,所谓南蛮子当然是我们这些不听讲的学生还有教室外操一口“屌和屄”的同行们。老师愤世嫉俗,所言凿凿,但也不乏偶尔体验“南蛮”的事迹。他曾一脚差点儿把亲生儿子的腿踢断,曾孔武有力地将一个学生连人带被从二楼扔下。他老人家这是有意识地“南蛮”,那么那些无意识的“南蛮”就尤甚了。

我们先说意指“风气”的“南蛮”。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广西与湖南因湘水之争有过械斗,死人无数,受伤更众。虽然是道听途说,但械斗之惨烈还是让我耳惊心跳。昨天在网上看到一个华裔(全州人)泰国人妖的自述,他父亲就是因为在械斗之中打死了人而逃到泰国避难的。南蛮之“劲”由此可见。但这不是我亲眼所见的,我说说我亲眼看见的。读小学时,我有一些同学是另外一个村的。这个村和另外一个村因某事械斗,武器升级到火枪和大炮。有一炮轰到我同学的村里,爆出一个大坑,炸断了一个人的一条腿,旁边的一座房子也塌了。这样的战斗拉锯了蛮久。有一天对方就瞄上了我的那些同学们。他们持着火枪和土铳埋伏在半路,准备袭击我的同学们。幸好有好心人提前报信,在学生们还没离开校门就又拉了回来。避免了一场大祸。我现在还记得我的那些同学们有家不能回,一个个低着头,郁闷、恐慌地站在走廊的样子。我们村与邻村也有过械斗,起因也是水源之争。两村之间有个小树林,双方的人经常在树林里出没。一般在漆黑之夜,火光忽忽闪,土铳咣咣响,让人恍惚感觉回到了八年抗战的丛林麻雀战。我怀疑双方在争水源之余,大多扛土铳的男人们,是否是被肌肉里的想体验从未有过的战争的激情所驱使呢?还仅仅因为我们是南蛮之子?幸好这次并未酿成人员伤亡,事后双方还跟以往一样称兄道弟,酒肉来往,这里可以看到全州的人的豪爽性情。关于蛮劲,去年我曾写过一首诗名《暴力事件》的诗,这首诗讲的是两个跑三轮手扶拖拉机拉客的司机互相竞争,最后扁担相向的事情。南蛮之“劲”看来要“源远流长”了。而我的语文老师在此时也退休了,不知火气还有没有。

接着说地理上的南蛮。全州处于桂北,堪称桂北大门,与湖南交界。夹在都庞岭和越城岭之间,湘江贯穿全境,流向湖南洞庭湖才能称之为湘水。红军长征时越过都庞岭,跨过湘江。其中湘江之役为长征数役中最为惨烈的一战。咱们的毛主席写的诗句中提到过都庞岭。全州素有"鱼米之乡"、"桂北粮仓"的美誉,这应该是古典田园派人士才有的自豪感,但近年来呈现不养人的趋势。去年我回到永岁梅潭老家,一进村,安静得可怕。走遍整个村子,只见老人孩子,不见青年壮丁。看上去好像鬼子进村似的。有些新砌的房子,贴着瓷砖,看起来在村里蛮气派的,但是没人住在里面。所有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成为了“雁户”,像极了随季节迁移的鸟类。过年才回来,过完年又出去,如果命运不济,在死时才会回到这里。然而这里的土地已荒草丛生。不知道这是不是普遍的问题,我没有做过社会调查不知就里。但种田养不活人,这在全州早已是民间流传的常识。也有一些脑子活络的人,在湘江身上发现了生财之道。就是淘沙,以前是大浪淘沙,现在是机械淘沙。至少在全州境内的湘江,现已被掏沙船翻了个底朝天。我不是水利专家,我不知道这样对湘江两旁的环境有什么影响,但是你一眼望去,本来在江底安静躺着的石头,现在却跑到江面并且堆积如山,总会让你感到不安。看到人迹渐渐稀少,在晚上,人声寂静的时候,我哭了。当人们都走光之后,我的童年的记忆也就没有了,我为此感到悲伤。

年轻人改变命运的另一个方式就是读书。我是到了柳州才知道,全州高中,二中的声名早已远播。这两所学校据说是所有想改变命的人的跳板,确实也是,每年都有人考上人大,清大等一些名牌大学。但目前我还没有看到某人在某处有很好的成绩,但也不错了,最起码离开了这块生他养他而他看不上眼的土地。全州人都很吃得苦。那些暂时离开全州的人,在外地,在桂林,在柳州,在南宁,我都碰到过。大多的职业不算什么,但实在。什么拉煤啊,爆破(一份报纸曾做过调查,广西的爆破业从业人员以全州人为主)、工厂员工之类的。全州人在外地碰见了,不见生,团结,对内从不见所谓“南蛮”,但对外,又略有分层。这个就不说了,有机会你与全州人碰碰面,他们憨厚,稍有些笨拙,认真,有性情。

作为一个全州人,最后为全州做个广告吧。全州的旅游资源还是蛮不错的。由于工业较少,湘江的水还是很清澈碧绿,有兴趣租个鸟排(渔人的竹筏)可以游一游湘江。除此之外,由发源于海洋山的广西河、都庞岭的灌江、越城岭的万乡河汇聚而得名的水上极景三江口、亚洲第一高的天湖水电站度假区、全州大西江镇炎井温泉休闲保健区、大西江镇锦塘村委王家村的千年古樟、还有不使用任何钉子全靠木头搭建的燕子楼、全军第一洞龙岩洞(我中学去过一次,印象颇深)等,都是极好的开阔视界的地方,在城市里呆久了,也不妨到此一游。


张弓长,柳州,




分类:评弹 | 评论:0 | 浏览:4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