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的小,老虎的虎

除了爱、自由和梦想,我已一无所有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3825
  • 开博时间:2006-05-06
  • 博客排名:第6317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雨水

雨水

【每年2月19日或20日视太阳到达黄经330度时为雨水。《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

他们就像那些雨水,从四面八方来,落在广州火车站或者大大小小的汽车站,然后,沿着宽敞的马路,流向工厂,流向城中村,流进那明亮或者昏暗的出租屋。
石牌村一夜之间就长满了人,把过年留下的那点空档填得满满的。他们脸色平静、脸容疲惫,裹着异地的风沙和气味,揣着年残留在眼角的喜庆和亲人团聚后的温馨。
我又看到了那对夫妻。早上上班穿过那条小巷子,那关闭了一个多月的早餐店门开了。他们跟我打招呼,说老板恭喜发财。我停下脚步,像以前那样买下两个热乎乎的肉包子。老板娘在那三个垒起来的铝制蒸笼边忙来忙去,招呼背着袋子上班的人。门上鲜红的春联映红了她的脸庞,桃花一样灿烂。今年我想把隔壁那间店子租下来,做快餐。老板边对我说边找钱。他们的孩子从里面跑出来,叫我叔叔。这个去年还拖着两条鼻涕的孩子突然就长大了。该上幼儿园了吧?我问。是啊,
分类:广州地图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学


今天早上,陈重元上幼儿园。一个假期结束了,他又开始了上学。不知道他的心情怎么样。想假期就一家人在一起,他应该会喜欢回到幼儿园去的。
早上起床,他还在睡。到他的房间,把手伸进被窝摸他的小肚子,他就笑了。然后,自己刷牙、洗脸,很快的动作。在通往幼儿园的路上,如果不是我告诉他注意安全,我想,他会飞起来的。
那些老师真的不错。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她们对每一个孩子都是又搂又抱,看着让人觉得亲切。老师说,陈重元又长高了。这个时候,我看到陈重元左边的嘴角有一点白色,想必是刷牙时留下的。呵呵。
回到家里吃早餐,9点多后出门。热车时,听到幼儿园的音乐,去了,看到孩子们在做操。看到了陈重元,歪歪扭扭地比划,还回头说身后的同学。喜欢看到他这个样子,喜欢他和同学在一起:说话、吵架、动手••••••
车在北环路上,想起他,想起家人,心里温暖、宁静。

分类:成长 | 评论:0 | 浏览: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愿望


好好生活。
认真工作。
勤奋写作。
耐心赚钱。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封信

(一)小虎你好:

刚拜读完你寄来的大作,很是喜欢。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文字了。这几年的散文,空谈抽象的太多,看似高深,实则无聊。你的这些文字,忽然让我感到一阵风似的清新。像我一样在童年时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成年后一直拖着乡野的尾巴,无法甩掉。即便是进了城,似乎也和城市无关。这其中的原因是无法对当代的城市生活说话,亦即找不到合适的表达形式。但你的散文令我惊喜,因为你找到了属于你自己的言说方式。你的散文犹如一幅世俗图像,将当代城市生活的最具体细节刻画下来,每篇文章都像是一幅当代版的清明上河图,人物面貌、性格、内心生活等等,皆有沈从文以来的风俗画之风。这一点,若没有宁静的心态,是无法写得出来的。

这是我的一点看法,可能不准确,但我觉得你这样写非常好,也就是说,你的嗓音是独特的。

祝你快乐,也祝你的家人一切都好!

蓝蓝


(二)蓝蓝:好!

信收到,非常感谢。感谢你的认真,感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8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周末1999年新年献词

1999新年献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  
这是新年的第一天。这是我们与你见面的第777次。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
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这是冬天里平常的一天。北方的树叶已经落尽,南方的树叶还留在枝上,人们在大街上懒洋洋地走着,或者急匆匆地跑着,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希望,每个人都握紧自己的心事。
本世纪最后的日历正在一页页减去,没有什么可以把人轻易打动。除了真实。人们有理想但也有幻象,人们得到过安慰也蒙受过羞辱,人们曾经不再相信别人也不再相信自己。好在岁月让我们深知“真”的宝贵。真实、真情、真理,它让我们离开凌空蹈虚的乌托邦险境,认清了虚伪和欺骗。尽管,“真实”有时让人难堪,但直面真实的民族是成熟的民族,直面真实的人群是坚强的人群。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当你面对蒙冤无助的弱者,当你面对专横跋扈的恶人,当你面对足以影响人们一生的社会不公,你就明白正义需要多少代价,正义需要多少勇气。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内心的爱。没有什么可以轻易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周末2009新年献词

南方周末2009新年献词:
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
当经济危机带来的一丝隐忧弥漫在心头,当寒风吹动落叶而雪的消息从北方传来,在这新年的第一天,请让我们倾听一个久远的声音。十年前的今天,本报发表了1999年新年献词《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今天,当南方周末致力于新闻专业主义之路时,这句标题仍是我们精神的圭臬,我们勉力继承其志,并视之为伟大的传统。中国已经度过了激流般的十年,多少繁华事,已付笑谈中,可是这句箴言仍然在每一个新年来临之时嗡然回响。

因此,在今天,让我们在这最单纯和美好的精神传统中相逢,让我们在自己的内心中汲取力量,寻找最热诚的信念。让我们继续前行,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因为我们是社会的中坚。

这就是为什么在汶川地震发生之时,无论我们身在现场,还是在千里之外,都曾感受到举国一致的悲伤;在北京奥运会举办之时,无论我们是中产阶层,还是贫寒之家,都曾体会过壮美场景带来的欣喜;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发生之时,无论我们为人父母,还是尚无子嗣,都曾拍案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寒


大寒
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每年1月20日前后太阳到达黄经300°时为大寒。《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十二月中,解见前(小寒)。”】

天真的冷了。阳光像镜子里漂移的火焰,虚浮,一点热度都没有。北风的脚步更加猖獗,肆无忌惮。冰冷的雨点在这个时候不时会跑出来撒野,让大寒的寒意更浓。
街上的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一个戴着红色帽子,披着白色围巾,穿着黑色皮大衣,黄色的短裙,脚上套着一双棕色长筒鞋的女子挤上公共汽车。我只看到她的脸庞和长长的睫毛。她的身材在寒冷的冬天里和一个孕妇相差无几。车上更挤了。男男女女贴在一起,再也没有了夏天的躲闪和戒备。
从北方来的朋友,在石牌东路的“伯顿”西餐厅不停地吸口气、跺脚,埋怨着广州这种阴阴的、湿湿的冷。这样的冷从地板上、从空气中钻出来,锥子一样,穿透他厚厚的棉衣、棉裤和棉袜子。他说,在北方,冬天从来没有这样的冷,渗进骨头里面的冷。我们说,如果不下雨就好了。我们还说,这样的冷时间很多,一般不到十天就会结束。朋友咬牙切齿地说,以后,这个时
分类:广州地图 | 评论:1 | 浏览:5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寒

小寒

【每年1月5日或6日太阳到达黄经285°时为小寒,它与大寒、小暑、大暑及处暑一样,都是表示气温冷暖变化的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十二月节,月初寒尚小,故云。月半则大矣。”】

小寒一过,就到了“出门冰上走”的三九天。我知道,这样的说法只针对北方,在广州,让雪花掉落在头顶上,也只能是梦中才能遭遇的情景。那些吃饱肚子的闲人,他们去郊区的萝岗看盛开的梅花,把那点点滴滴张挂在枝头的白花,当成飞飞洒洒的飘雪,自欺欺人地叫喊成所谓的“萝岗踏雪”。
广州的天一如既往地灰着,太阳的脚步更加乏力。穿山越岭的北风一遍遍敲打那些没有关紧的窗户。半夜,我经常被这样的声音吵醒,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盖着厚厚的棉被,我依然感觉到寒意在屋子里集结、打旋。和我一样醒着的还有隔壁的那个女孩子。她的灯光落在我的窗帘上。她轻轻走动的脚步声好像就响在我的耳边。我不知道这么深的夜、这么冷的天,她怎么还不躲进暖和的被窝。我一直没有见到她的脸容,但我猜想应该是一个年轻的、美丽的女孩。她的声音婉转、轻柔。她喜欢那首《常回家看看》。
分类:广州地图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至

冬至

才下午3点钟,软软的太阳还粘贴在偏西的玻璃窗上,他们就吆喝着下班了。一会,一串串脚步声在走廊里响起来,在通向电梯间的拐弯处消失。整层楼安静下来了。我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墙上挂钟秒针滑动的声音变得清晰、响亮。
今天是冬至。我是到了广州以后才听到“冬至大过年”的说法的。在我小的时候,冬至是一个热闹的节日,像迎接春节到来的前奏,家家户户都要做汤圆。
我在这栋大楼上班的那些年,每年的这一天,他们都是这样,早早就下班,回家过节了。而我,一直呆在办公室,到太阳下山,到天暗下来,到路灯亮起来。我不喜欢这样的节日,像一个突然造访的客人,打乱我的生活秩序,然后,又急匆匆地溜走,撇下我一个人面对他离开后的孤寂。对于一个外地人,每一个节日都是一种思念的伤害呀。
我走到窗前,太阳被云挡住了。天灰暗了。时间好像迈快了双脚,一眨眼就抵达傍晚。楼下那条贯通广州城东西两端的马路,上面的车似乎比平时多了,一辆接着一辆。像甲虫,被马路这根绳子拴在一起。一些车迫不急待地打开了灯,仿佛黑夜马上就要来临一样。我知道,今天是一年中日照时间最
分类:广州地图 | 评论:0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7年了


今天,结婚7周年纪念日。整整7年了。
还清晰地记得2001年12月19日的点点滴滴,风,阳光,人,事,和自己的心情。一切,仿佛就在这一刻进行着,又像隔了几个世纪。
那天还是新房入伙。早上开始忙碌,到去摆酒的酒店时,朋友们已经在那边等了好久了。
7年了,说长也不长,短也不短。这期间,生活的变化是如此巨大。一个人独处回想时,常会有恍惚的感觉。妻子或者陈重元的一声叫喊,就把我拉回来。是的,一切又都是这样的真实,就像经历的快乐和烦恼,吵架和和解,起伏和平静。7年了,阳光,风雨,像白天和黑夜一样更换。一丝一缕,深深刻入。
7年了,陈重元6岁了。
7年了,结婚7年了,一个家7年了。
曾经说过,以后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就到当年摆酒的酒店吃一顿饭,但今年,这个日子,我们却不在一起。
这一刻,妻子带着陈重元在江西。
我能做的就是,晚上,把家里的地板拖了,把家里收拾干净。买一束鲜花,插在花瓶里。然后,等待他们回家。
等待下一个7年的到来。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陈重元的进步


1、终于可以自己洗澡了。
这些年,每天晚上给他洗澡成了我的必修课。许多时候,到了9点钟,就要放下手头在做的事情,催促他洗澡。就想,这么大了,必须让他学会自己动手了。第一次,站在一边指导。第二次,让他自己呆在冲凉房,就看他头上还有没有冲掉的泡沫,光着身子跑出来。沐浴露在胸前、背后、腿上,这一滴,那一块。身上滑滑的,没有洗干净。领着他又回去。后来,就干净了,时间也快了。昨晚,很想给他洗澡,但他拒绝了,说自己洗。然后,一个人进去,把门关上,我站在门外,听到他唱歌的声音,听到水流的声音,一会,安静下来,然后,又是流水的声音。我知道,他穿好衣服,开始刷牙了。他开门,看到我,笑,凑近我,问,爸爸,你看我洗得干净吗?香吗?我抱起他,摸他。他把我抱得紧紧的,笑得口水都流在我脖子上。
2、昨晚回家,已经很晚。陈重元看到我,跑进自己的房间,拿着一条黄色的带子给我看,说,爸爸,我的跆拳道已经考过级了,现在是黄带了。这是一件让我高兴的事情,他在一点一点地进步。

分类:成长 | 评论:1 | 浏览:9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礼孩的一个文章

有一阵风永不寂灭

黄礼孩


阿西开车,世宾、梦亦非、陈肖和我去增城找诗人巫国明、东荡子,上了高速公路,平时开车谨慎的阿西,加大了油门,车子狂奔,诗人们在车上唱起歌来。中途,有人下车去拉尿,上车又高谈阔论。世宾把车窗打开,伸出手去试着风的速度。这多少有点凯鲁亚克《在路上》的激情和梦想。这情景虽然不像当年“垮掉的一代”前方隐隐约约有什么让人激动不安的事物在召唤着,但我们要去的增城有朋友、有诗歌,也就足够了。
增城之所以成为我心灵中的地理,不是因为那里有鲜美的荔枝或怡情的山水,是因为有友情和诗歌。诗人作家巫国明,他放弃在深圳的高收入,回到他的出生地增城,过上清贫的日子。人生要放弃一些东西是很难的,但放弃之时也意味着获得。从商业发达的深圳到南方小城增城,巫国明收割着他文学的麦子。那金色的果实于他的人生就是全部的梦想。每一次,我看国明如数家珍地向外地来的作家介绍他家乡的风物时,他的自豪感是油然而生的.他回到增城后,干了几件很爽朗的事。把十个诗人作家的户口落户增城便是他的创意。也正是这样的契机
分类:成长 | 评论:1 | 浏览: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艰难


7月4日晚,增城,和礼孩一直聊天,到凌晨的5点多才入睡。期间,绕着写作一圈。我提到了“艰难”这样的词语。
是的,越来越觉得写作的艰难。
再也无法想以前那样,一个晚上写5、6个小散文了。那样的文字,现在也不好意思回头看。就算是想写一点报纸副刊文字,也写不好。不知道原来的那种状态去哪里了。
越来越不敢轻易,越来越觉得每一个文字都有性灵,想给她们安排一个好去处,但她们嚷嚷的、挤挤的,就是不听话。写完了一个,再写下一个,心里一样不安,不知道会写得怎么样,不知道能不能写得比上一个好。如果写不好,为什么要写下她。如果不能写得和别人的不一样,为什么要写下她呢?可是,又怎么样能够把她写好呀?!越来越觉得写好一篇文章、继续写下去的艰难。越来越觉得自己才气的不够,勤奋的不够。
还有发表的难。04、05年写下的,也都发了,尽管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但现在,要发一个文章,觉得难度很大。温老师说,只要写得好,就不要愁发表的地方。可是,怎么样才能写得好,怎么样才能发在自己喜欢的刊物上。两人说到关系稿的盛行,像我这样的底层写作者
分类:日志 | 评论:7 | 浏览:7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理了个发


昨晚,妻子给陈重元理发,然后,也给我理了,平头,差不多是光光的那种。
记不清是哪一年,03,或者04。当时想着,陈重元每次要到理发店剪头发,实在麻烦,就在华强北的“顺电”买了一套理发工具。妻子开始了在家里当一个理发师傅的经历。
刚开始,理得实在难看,好在陈重元那时什么都不懂。慢慢地,手艺好一些,妻子开始给我理了。每个月,她给陈重元理一次;每两个月,给我理一次。几年了,一直这样。
我喜欢这样的时候——
给陈重元理好了,我坐在凳子上,披上围巾,陈重元开始在旁边捣乱,先是在地上玩头发,然后,围着我转圈,评价他妈妈那里没有理好,这中间,他会趴在他妈妈身边,悄悄地告诉他妈妈,在我的头上理出一朵花,或者留下三根头发,或者就在头上理一个正方形什么的。悄悄话的声音其实很大,我都听到了。他就捂着嘴巴在我的手够不到的地方呵呵地笑。
理完,和他一起洗澡。他踮起脚跟,摸我的头,说,你这个光头潮州佬。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一月的阳光(13)


13、

太阳下山了。对面那片玻璃幕墙上鲜艳的颜色褪尽了,只剩下深灰色的一片。石牌东路上的路灯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亮了,像一个躲藏了很久的突然跳闪出来,吓我一跳。风好像大了。我看到路两边那些树在摇摆,一些叶子掉下来,在地上翻滚。时令已经是十一月了。早上上班,裸露的手臂伸在风中,就像一滴冷水落下来,然后慢慢漾开。我感觉到清凉。电视里的天气预报不停地说,冷空气到达东北,华北,西北,到了长江以北地区。广州城却像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从洗手间出来,穿过一张张的桌子,回到座位上。服务员走过来,收走了那个放薯条的空盘子,放腰果的碟子上面只剩下孤零零的两颗,茶壶的茶也淡了。
出来这么长的时间,我最怀念的就是在深圳大学读书的那段时间。她看着我,说。我点点头,说,我也怀念在学校读书的日子,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她就笑了。你的那篇文章我看了,就因为看了你的文章,我才想和你聊聊。她转过身,指了指那面墙。我想,一个人这样写朋友,一个人能够有这样一些朋友,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

分类:广州地图 | 评论:4 | 浏览:8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