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1033451
  • 开博时间:2006-05-05
  • 博客排名:第128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领导艺术

 

出去培训学习,作为一种福利,好的地方领导亲自掌握,指定谁谁去,去者皆大欢喜。不好的地方呢,推给下手安排,这就是领导艺术。

这不,省公司刚才又来个培训指标,去公司培训一个月。领导按照惯例交代给下手安排。下手也不傻,不好安排谁去谁不去,只是委婉的对相关人员说,你们几个合计一下,商量商量看谁去合适,中午下班前告诉我一声。

张三说孩子小,正在上学,离不开。李四说,家里老人身体不好,需要照顾。王二没有表态,只是说上次黄山大上次张家界大大上次香港培训怎么没人想着问我去不去?李五更直截了当,我个人有事,不方便说,去不了。

见没有回话,下午一上班下手来到办公室,你们几个商量的结果出来了吗?

商量的结果就是没结果,一众异口同声答道。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海的由来

 

远古的时候没有海。陆地上的蛤蟆一得意就肚皮朝天,呱呱叫,我比天大,我比天大。一条河汊里的鲫鱼听见了,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打了个饱嗝,吐出来的水漫天漫野,一片汪洋,遂形成了大海。

注:股市收盘,天气晴好。走出办公楼到光大楼前转一圈,阳光洒满一地,花池子一片荒芜,野花与枯草并生。决定上楼取衣服换鞋回家。到了新玛特站牌马上过来一辆公交车,车上乘客不多,有一个座位下有水,我于是放弃,坐在了前排。后排座位下有水,我说。哪里来的水,邻座问。恐怕是有人带鱼,是鱼吐出来的,我答。于是有此文。

到家后去湖边散步,于是又变成《晕车的鱼??》:

“一个渔翁拎着个钓鱼竿和一尾鱼上了公交车。鱼晕车,吐了一地。刹那间公交车成了漂浮在海上的一叶扁舟。”

次日和妻子儿子谈起,忽然意识到潜意识里面是来自于杜甫的“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但我知道这句诗是因为偶翻《菜根谭》。洪应明《菜根谭》有:

“物莫大于天地日月,而子美云:“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事莫大于揖逊征诛,而康节云:“唐虞揖逊三杯酒,汤武征诛一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葡萄或许是酸的,或许是甜的

 

伊索寓言中狐狸说够不到的葡萄是酸的,这很冒险,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领袖后来根据这一结论总结说,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相当于委婉的对这只狐狸做出了批评。

实际情况葡萄或许是酸的,但也可能是甜的,也可能是不酸不甜,或者是又酸又甜。亦或是上面阳光照耀足的葡萄甜,下面树荫遮蔽的葡萄成熟要稍晚一些糖分尚未形成,酸一点。龙生九子不为龙,不能用部分否定整体,不能以偏概全,这是哲学认识论方面的问题。一面白墙不能由于上面有个洞就全盘否定,称之为井。这样一分析,狐狸正确的概率远远小于错误的。

但问题的关键不在此,对或错,是或非,狐狸根本不感兴趣。它唯一所关注的是自我感觉如何,这是问题的精髓所在。人或者一切有生命的物质应该知道,在处于下风被动的时候学会保护好自己,安慰自己,呵护自己。鉴于天上的星星如此寒冷,照顾好自己更是不二选择。因此说得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对于这只狐狸来说是最好的结论。因为照顾了它的情绪,使它从失败落魄中解脱出来。

这是一只有智慧的狐狸。

莱辛寓言做了一下修改,给出了另一种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会飞的蚂蚁

蚂蚁通常是在地上爬的。不过有的蚂蚁进化之后能够长出翅膀,可以飞,这使人刮目相看。会飞的蚂蚁可以上天,这给它带来很大便利条件。仅凭居高望远,向下界望,较之于爬行上树的蚂蚁就高一等,于是产生了优越感。

人的终极目标就是超人,超越同侪,做蚂蚁界会飞的那类极少数。这可以加大自我满足,带来快感,从而减轻他的生存痛苦。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鼻子

 

芥川龙之介的小说鼻子。通过禅智内供长鼻子治好后又恢复原样,对违背常识的东西来了一个颠覆。

本来长鼻子一来畸形,不雅,生活中诸多不便,二来受到他人关注,形成心理压力,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不管一个人多么镇定自若,长此以往,这样的消沉乃至于敏感多疑在所难免。但禅智内供所不知道的是大众习以为常,见怪不怪。鼻子一旦变短了,恢复到正常人水平,大家觉得有些异常,开始笑话他,因为已经在意识中认可了他的长鼻子。反倒觉得鼻子短了,有点畸形。这样的畸形属于认识论方面认知的畸形。大众的嘲笑反应折射到禅智内供眼里,需知个体的存在是由大众来支配的,于是他感到困扰,感到不适,怅然若失。天长日久成了一块心病。直到一个漂满落叶的秋天,一觉醒来禅智内供的困扰得到了解除,莫名其妙的是他的长鼻子突然又长了出来。很难排除这是心理暗示的结果。

我们很难说明哪一个是病态。大众的眼光习惯性纠偏,或者相反,树立起来错误的标杆,世俗的力量强大。叔本华说,“习俗之为害匪浅,若要反抗传统的习惯,必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就像庄子寓言中的国王偏爱独眼人,反倒觉得人有两只眼睛是多余的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农夫与蛇

 

一个寒冷的冬夜,一个农夫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一条冻僵了的蛇。他刚要救它一命,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祖父就是由于救了一只冻僵了的毒蛇,蛇在他怀里苏醒过来,狠狠的咬了一口,最后丧命的。这件事后来被伊索收进了他的寓言故事,家喻户晓。

你是个忘恩负义的害人虫,我不会上当受骗救你的命的。年轻的农夫因为自己识破了这条蛇的诡计而兴奋不已。

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譬如说现如今铺天盖地无所不在的电话诈骗,有闲的还愿意假做不知道故意陪骗子周旋周旋,在揭露鬼蜮伎俩之前。说到底,人不是为寻找乐子而生存的,不过鉴于人生大多时候都是很单调很无聊,偶尔有一点乐子消遣一下,排遣这寂寥的人生,何乐而不为,为什么不呢?

此时这位年轻人就是这样。带着戏侮的表情,怀有极大兴趣看着这条蛇。

可怜的孩子,你肯定是认错了。我可是一条曲蟮啊,就是俗称地龙,学名叫做蚯蚓的那种。我是益虫,与民为善,为农民疏通土壤,免得土地种植时间久了板结。说着话,这条蛇把自己的身子悄悄抻得细长。

不信你仔细看看,我的身子细长,和你祖父救过的不一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大家庭

 

他烦躁的坐在床上

着急的穿着衣服,央求我说,走

去哪里呢

我们到幸福大家庭去

现在吗

是,就是现在

那你能动吗,你的腿

可是,我检索着词句

还是在医院里好好治疗吧,好了才可以走

你现在哪里都不能去

他试了试灌了铅似的腿

然后颓然坐下

其实身子何曾离开病床半步

是走不了,他赧然低语

他已经成为了废人

自去年十月腿摔伤后

幸福大家庭,本地的一家大商场

过去他常去那里解闷

冬天和一些老人在四楼座椅上枯坐

打发有生残存之无聊时光

此后将成为奢望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史铁生《我与地坛》读后

 

  “我的生命是从书开始的,它也必将以书而告结束。”

   “我写作,故我存在。”

   ——萨特 《文字生涯》

  

在这部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作者的挣扎,他的绝望,以及对命运的控诉,绝不屈从。夏多布里昂在《墓中回忆录》中说,自己是在墓中写作的,史铁生何尝不是如此,史铁生就更是如此。每日苟延残喘。天老爷饿不死瞎家雀。总算是给了他坎坷一生的补偿,用一支笔做寄托横扫文坛。我遂听见嘟嘟铁钉钉在棺材板上的声音。

毛姆说养成读书习惯是为自己建立一个避难所,那么我想写书的人就是构建了一个城堡。

实际又如何呢?城堡真的固若金汤牢不可破吗?人们通常认为,写文章的人内心是十分强大的,因为天秉有悟性,加之有理有据有文采。其实不然,有一些反倒是内心深处很脆弱,有的还是有心理疾病,因而触角才特别敏感。能见别人所不见,平常大众忽略的,他视角独特。譬如海子,譬如顾城…史铁生泄露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鹰和小鸡(又名:命中注定?未必!)

 

秋风瑟瑟,草枯鹰眼疾。

一只鹰迅雷不及掩耳从天空中一个鹞子翻身俯冲下来,手疾眼快,手到擒来,从草窠里一下子捉住正在啄食草籽的一只小山鸡,后者只来得及看见一团阴影在眼前匆匆一晃。该着命中饱我的口腹之欲,这只鹰说。正在高兴呢,冷不丁树丛中射过来一支箭。翅膀中箭的鹰疼得一咧嘴,惊魂甫定的小鸡从半空中掉落下来。鹰仓皇逃窜。

命运女神从庙宇后闪现出来,脸上带着微笑。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麻雀

这个时候石阶上出现了一只小麻雀,两个细小的腿支撑着身子,显得有些孤零零的样子。它旁若无人的啄食着石阶上面的阳光,白花花的阳光,起码我以为是,因为没看到有小虫子或者谷物之类,石阶上别无一物。接下来又一只,站立在它旁边。第三只是在一株茄子秧下面露头的,看不出来胆怯,我几乎给忽略了,那样小,又不显眼。白露过后的茄子秧已经没有一点精神头儿,蔫吧吧的。

每一只鸟看上去和另一只都仿佛一样。

它们并排站在阳光下面,暖洋洋的阳光下,看上去很惬意的样子。附近有几株草花给人以一种静态的美,肃穆而不妖艳,像一幅油画,别有一种格调。几株梵高笔下的向日葵,瘦小,脸盘黝黑,寓意着永远不会成熟。空气中散发着干草的味道,令人神情为之一爽,这种独特韵味体验只有秋天才有。三个中的两个自顾自啄食青石板,由于没有云雀或者蝴蝶飞过去,它们连影子都没有捕捉到一个。自娱自乐乎?或许是做出一个姿势,摆出一个行动者的架势,而非无意义的戈多式的等待。就经验而言,人可以理解动物,动物也可以能够理解人,但都是在极其有限的范围内。象征友好的示意,或者敌意的行为。譬如说人蹲下去系鞋带,狗就会竖起耳朵,眼睛死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康涅狄克州人与猴子

1

伊索寓言中的《两个朋友》我们都耳熟能详,患难时刻见真心。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刎颈之交,宝剑烈士红粉佳人,这类警世名言随处可见。人类因为有了友谊这个美好情感使灵魂得以升华,虽然大众更多的是趋利避害,见利忘义。话说回来,鞭挞归鞭挞,怎奈人性就是如此。

有一个康涅狄克州人和一只猴子他俩是绝配搭档,友谊经得起时间考验,堪称典范,彼此对对方极其够意思。在巴兰基里亚时,猴子爬椰子树,摘了椰子丢给人。人把椰子锯成两半,猴子喝椰子汁,人则用一个椰子做成两个勺子,在路口摆个摊卖,每个卖两银币。然后用卖椰子的钱再买回甜酒,熏熏然,乐淘淘。美好的生活很是使人享受,猴子亦是如此。利益均沾,人和猴子都有份,谁也离不开谁。各司其职,各得其所,都很惬意。平等对待给猴子以尊严,尤其这类灵长性动物,发挥其特长,较之于耍把式卖艺的江湖耍猴人高出一筹。需知自由是人和动物追求的永恒主题。就这样他们成了比亲兄弟还亲的一对搭档,莫逆之交。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由利益链结成的友谊牢不可破。

这是欧.亨利小说中讲述的故事。

2

如果两个人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就“麻杆打狼”论人之窘况

 

或曰,麻杆打狼可乎?答曰,不可,岌岌可危矣。人到了这一步,则庶几凭天由命了。不啻于命悬一线。类似于一颗命系在一棵稻草上。类似于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株稻草。反正怎么形容都不过分。较之于蒲松龄的屠夫夜归遇见两只狼的险情好有一比。

记得念书时小学老师说一位差同学,你呀,拎着棒子叫狗远去了。要是表扬的话就是俗语说的狗撵鸭子呱呱呱叫!这是批评他学习不好,在课堂上还不遵守纪律的气话。试想啊,狗的警惕性多高啊,拎着棒子叫它过来,就是脚下有根骨头,即便它垂涎三尺,也不能阻止它跑远远的,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把它叫到跟前来。隐喻或许是缘木求鱼,犯了方法论的错误。判词就是:你那俩下子还真不行!嘚瑟啥!

就麻杆打狼而言,第一敌情严重,狼在眼前。第二手中没有武器,只有麻杆一根。和田中的稻草人吓唬人无疑。与柳宗元的庞然大物黔之驴仿佛。类似于民间所说的拉屎攥空拳__假横。然则聊胜于无,不能说手无一物。只是这件物什只好用来戳窗户纸或许管用。因此大敌当前,只好随缘。

然则也不必过于悲观。虽则麻杆不结实,一戳就折,但还是可以唬唬狼的,在这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蚂蚁和寒号鸟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都是未雨绸缪,俗语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受大穷。老一辈是这样教育下一辈的。代代相传。

小蚂蚁和寒号鸟是两个极端。一个秋天时积极冬储点点滴滴的采集食物,藏在洞里,以备漫长冬季使用;另一个则毫不做准备,只顾一展歌喉歌唱,等到大雪漫天飞舞一片荒芜无处寻觅食物,寒号鸟只好在枯枝上撕心裂肺的喊,冻死我了,饿死我了。明年呢,明年挨冻挨饿依旧,倘若这个冬季它能挺过去的话。因此说今日考虑明日计划。国家的粮食储备亦是如此。国家的五年计划亦是如此。

但心理学还有一种理论,类似于我们所说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没酒再掂掇。这当然有它的限制条件,即不必为没有发生的事过分担忧。倘若这担忧只是内心纠结,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话。或许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人性的优点》中案例主人公说,“我从来不担心未来,因为无人晓得明天会发生什么。影响未来的因素非常复杂!”

我们往往有这样的人生体验,同样一件事情,晚间考虑的时候压力很大,愁眉不展,甚至害怕第二天黎明的到来,仿佛天要塌下来似的。可是一觉醒来,看到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螃蟹的命运

有四只螃蟹在锅里。三只螃蟹对另外一只说:你去把火关了,洗澡水有点烫了。那个实心眼的螃蟹说:好咧?。然后在其他螃蟹的扶持下从锅里慢慢爬出去,扒拉了一下炉具开关,火熄灭了。可是无论它如何努力,手腿并用怎样登腾,由于够不到锅沿,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水中,只有望锅兴叹的份了。

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水里有四只螃蟹,其中的三只聪明一些的觉得螃蟹多,水少,就对另外一个耍了个小伎俩,于是乎,利用指使它出外关火的借口,排挤它出局。少了一只,剩余的三只螃蟹在水里宽绰多了,因而泡得很惬意,并为自己的高招得意。就是说这舒畅的感觉是双层的:一个层面是空间扩大,不再狭窄,逼仄,生理反应很滋润;另一方面认为计高一筹,沾沾自喜,属于心理层面的享受。大凡生物都有自视甚高的毛病,小觑同侪,水族类也不例外,在这一点上仅次于人。但结果如何呢,自以为得计是在泡温泉的三只螃蟹,被人发觉不对头后盖上锅盖,再次打开炉火,严密监视下,慢火煮熟,成了一道美味下酒菜。

出局的那位呢,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屏住呼吸。人找了一圈没找到,啐了一口倒霉,只好作罢。它因祸得福,趁着朦胧夜色做掩护,掀开覆盖在身上的渔网,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笼中雀.自由之路

有两只鸟被囚在鸟笼子里。

有一天乘主人喂水忘记关鸟笼子窗户的机会,其中的一个飞了出去,得以自由逃生,重新回到蓝天下。另一个还没有来得及逃生就被主人发现了,只好依旧给囚在笼子里。它眼巴巴望着那一只鸟消失在天空中,悲从中来,一下子昏厥过去。醒来的时候,这一时刻它忽然发觉笼子里面的空间大了许多,不止百倍的大。甚至有天地那样大。它可以在里面随意转身,休憩,展望外面的世界。它很是惬意,甚至一展歌喉啼鸣起来。

难道它疯了吗?不!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是改变自己。改变不了自己的环境,就要改变自己的心态,两者都改变不了,那就痛苦烦恼去吧。这只笼中雀就是这样,一觉醒来,脱胎换骨,它不能允许自己在有生之年再这样消沉下去了。因为毫无意义,除了增添痛苦之外。于是转变观念觉悟了的这只鸟那一时刻通向了自由之路。瘸子埋怨道路不平是没有道理的,他可以埋怨天老爷不公平,不公正。因此人有时候倒是应该向鸟儿学习。卢梭说,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9页/17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