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033326
  • 开博时间:2006-05-05
  • 博客排名:第128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4

颜盈耳

2019-10-19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白蝶跃墙去

    1.“我的皮夹子掉在客厅里。迪安看到了,正想偷偷地塞进衬衫,忽然领悟到那原是我们自己的,很是失望。”——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一场美梦而已。读者如我,也为迪安遗憾——失落感油然而生,因为他们一无所有。几乎沦落街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1.人常常动辄爱拿自己说事,殊不知自己刀削不了自己把儿——自我并非判断是非对错的唯一标准,何况,人与人并没有可比性,有的人天生就有傲骨,有的人生来就具有奴性。

 

    1.卡尔维诺采取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的方式,一口气连发十四道金牌,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解释了为什么读经典。名著阅读给我们方法论意义上的启迪,给我们精神上美的愉悦和享受,逼仄的空间打开了一个新视窗:外面流动的空气中有鸟语花香,春风佛面,景色怡人,美不胜收……

 

    1.他报复性的等待她来主动找他,哀求俯就他,杜撰了一个救赎的故事,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是色情

    《在路上》车轮滚滚向前。迪安开车像吸了吗啡一样,曾经四天内跑了四千英里,从旧金山,经过亚利桑那,到了丹佛,丹佛是他的家乡,中间夹杂着无数冒险,而这仅仅是开始。

    黑格尔说,折磨自己是单相思,只折磨别人是虐待狂,既折磨别人更折磨自己是爱情。人狼狈活着的标志之一是,明知道不对,还要随心愿去做,不肯遵循理智,迪安明知道玛丽卢是个婊子,每天换一个水手,还是疯狂不顾一切爱她,爱的真诚且痴迷,并且对玛丽卢实施跟踪。真是不可救药。要知道他们最开始结识的时候玛丽卢才十五岁。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她忽略你的存在,毫不顾忌你的感受,可是反倒刺激你比以往更加在意她,恨得牙根直痒痒,想着一旦落在手里,怎么折磨她都不过分。那时候迪安意乱情迷太爱玛丽卢了,以至于想杀了她。他跑回家,用脑袋撞墙。迪安通过埃德.邓克尔找到一个人,拿到了枪。他到玛丽卢那里,从信箱口望进去,她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一个小时后,他闯进去,玛丽卢一个人在,他把枪交给她,叫她杀掉自己。她不肯,劝阻他打消了自杀念头。迪安本意是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事不关风和月

    1.“每个聪明人都知道人生是美好的,人生的目的是获得幸福。但最后只有傻瓜们才会幸福。我们将如何来解释这个问题?“——奥尔罕·帕慕克《纯真博物馆》

    见解很独到,涉及到对幸福这一词汇如何定位、诠释的问题,这是表面现象。这里真正需要定义的是聪明人,傻瓜。人生因为思考而有意义,活色生香!

 

    1.或许,琐碎的庸俗的生活才更加接近人生的真实——真实的人生,相对于理想主义者精神至上而言。由于人立足于大地,因此才向往自由的生活,广阔无垠的天空。

 

    1.每一天都更接近一步,平庸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曲高和寡。

 

    1.让子弹飞,永远保持恒定状态——芝诺之箭。

    太君,土八路抢走了我的枪(悠扬的旋律好听),我追啊追啊追不上。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路上

                                                                                                      “不过没有关系,道路就是生活。”

                                &nb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

    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上海译文出版社,王永年译本。小说中的第二部,一,第142页:“我听说迪安从一九四七年秋天开始,就和卡米尔一起住在旧金山,日子过得不坏;他在铁路上找到一份工作,挣不少钱。他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女儿,艾米.莫里亚蒂。一天,他走在街上突然昏了头。他看到一辆四九年出厂的哈得孙汽车出售,立刻去银行,把他的存款全部提出来,当即买下了那辆汽车。当时埃德.邓克尔和他在一起。他们现在不名一文了。”

    说这话的时候故事显然发生在一九四七年秋天之后,倘若是当年,或者是一九四八年,那么买下一九四九年生产的汽车,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这辆车不是未来预定,而是在街上放着,等待出售。根据上下文所述,应该是一九四八年。

“一九四八年圣诞节,我的姨妈和我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看望我在弗吉尼亚州的哥哥,我和迪安通信,他说他又要来东部了;我通知他说,如果来的话,可以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在弗吉尼亚州特斯塔门特找到我。“

    因此说,文字表达的场景发生在一九四八年,由此可以断定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非分之想

他原本没有那个意思

她从中窥见了它的意思

在语言背后寻找语言,言外之意

质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在这样的意思诱导下

一个人怎么可能不产生那个意思

她的意思是怪他有这个意思

岂不知是自己想到了这方面

——意思之外的意思

这就是双关语言魅力之所在

她显然忽略了文本语境

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终结了一个时代的符号

于是他意识到

或许潜意识里自己真有这样的想法

也很美妙,为什么不呢

只是这延伸出来的美好的意思

宁静之美的终结者

瓦解了和谐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片

    我并没有爱上她,我爱上的是往事。——《英国病人》

    切肤之感!同样的句式:

    他并没有爱上她。她是一个偶像化的实体,这个被美化过的意念背后存在被过滤了的美好情感在里面,并得到升华。

遗憾的是现实中的她,并没有理想化的光环笼罩,正如同生活中的许多缺憾和不足需要靠想象来充实,然则想象中的真实并不等同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想象中的幸福和真正体验的幸福大相径庭!偶像的黄昏亦是如此!

    一个人不仅仅,他的虚荣心,需要被认可,被承认,被崇拜,因此得到些许满足,这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基础和基石,或者这里还隐藏着一个小小的秘密,还需要有一个寄托情感的标的物,来弥补存在中所弥漫的无所不在的虚无——鉴于人生是如此无奈,人是如此之无助,一个群体中的孤独个体,与生俱来,他需要温存的美好的意向慰藉一下孤独的心灵,虚无缥缈,聊胜于无,这也是一种生存的真实。

    人是其所是。就人性的本质而言,真正意义上来说人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像的黄昏

美好的意向

美丽的误会

文字多歧义

歧路多亡羊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寞众生相(又名:文字多歧义)

日落紫禁城

江边火独明

想要咬耳朵

小心隔墙有耳

蛐蛐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鲍依修斯与《哲学的慰藉》

    伯特兰.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第二卷第五章“蛮族入侵和西罗马帝国的衰亡”有关古罗马哲学家鲍依修斯的《哲学的慰藉》有两幅插图:一幅是鲍依修斯,一幅是鲍依修斯狱中生活。

    第一幅插图这样写到:鲍依修斯是古罗马时期最后一位重要的哲学家,其思想深受柏拉图的影响。他的著名作品《哲学的慰藉》就是一部纯粹柏拉图主义的书。这幅插图描绘的是早期的鲍依修斯,他带着圣诞帽,正在给学生讲解手中的《哲学的慰藉》。

    第二幅插图下面是这样描述的:鲍依修斯因其哲学思想与新统治者不同,而被指控宣扬异端邪说,被捕入狱,最后被处决。此图描绘的是鲍依修斯在狱中的生活,《哲学的慰藉》就是他在狱中完成的。

    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前后两幅画的解读是不一样的感觉,是矛盾的。鲍依修斯如果是在狱中写就的杰出的著作,并且死前不曾有机会出狱,那么他就没有机会给他的学生讲解他在狱中写就的著作——迄今为止还不曾见过这样的奇闻,允许一个在狱中成书,至死都不曾离开监狱的狱中人给他的学生授业解惑,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笔记

    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有关柏拉图章节,有他的著名的“洞穴比喻“一说。讲的是许多人被囚禁在洞穴里,洞顶有一道通光口一直通到洞穴内部。那些囚徒的胳膊腿和脖颈被锁链锁住,只能向前看。不能回头看。这些人的眼前是一面墙。身后有一团燃烧的火光。火光的投影和人的投影都在眼前的那面墙上。还有人说话的回音。人的认识于是只停留在投影和回音上。他只有逃离洞穴,才能对整体的人和声音以及火光有一个完整的把握,正确的认识。一旦有机会他回到洞穴里告诉其他被囚禁的人,那里面一片漆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里的人觉得告诉他们真相的人是个傻瓜。因为身居洞穴里面,他们只能认识到眼前的一切。这里问题来了:如果大家都跑出洞穴,那么会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再有,洞穴里面人的声音,他的回音产生的,显然指的不是这些面对眼前一堵墙的人,那么说话的人是谁?他们的认知能力如何?还有其他有趣的问题,可以为我们带来很多思考的乐趣,或者说是困惑。

    回到文本本身。柏拉图的“洞穴比喻”告诉我们,人类本身囚禁在自己的心里,人与人之间无法辨别彼此的真实身份。人类的经验不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记一则

    如果有那么一个时刻你觉得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的时候,或许可以说明你已经获得了自由之身。

    我这个周末就是这样。

    闲来无事翻翻卡尔维诺,通向蜘蛛巢的小径早已经读完,这是我上个月买的十几本书中完毕的第一本。弗洛伊德梦的解析新版本只读了几十页,慢的像蜗牛一样,做了每天晚间的催眠曲。值得骄傲和欣慰的是,随着天气转凉,我甚至阅读速度很快,刚刚读完了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就小说看,关节并不十分紧凑,表达方式偏于传记一类,很有嚼头,时下流行他的作品。在作品收尾工作的同时,我撕下了毛姆文集短篇小说二,一在单位。反正,在看过阳台上白色瓷盆里的紫色牵牛花,枝繁叶茂,花开的恰到好处,慵懒的时光,恰好符合我此刻的心境。对面楼宇上空蓝天白云之下,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又一声鸟的啼鸣。写下来这几行字,我忽然意识到季节的变化,因为起码有一两周了,早晨起来锻炼,推开单元门,就听见墙角草窠里蛐蛐儿叫声,谁说秋天没有来呢?盛夏的果实,酷暑难当,已经在孕育着季节的变化了。现如今明显感觉白天一天比一天短了。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罪与罚——《狱中家书》读后

 

    1849年12月22日,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彼得堡彼得堡罗要塞被押赴到谢苗诺夫校场执行死刑,被绑在行刑柱上等待处决,旋即改判服刑4年。他在当天给哥哥的信中写道:“可是假如不准写作,我就宁肯死去。哪怕是坐上15年监牢,只要是手里能握着笔,那也是好的。”简直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写作对于作家来说,就是血液,就是呼吸,就是生命。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西伯利亚鄂木斯克服刑期间,要塞有个克里夫佐夫少校很坏,是个强盗、恶棍和酒鬼,十分卑鄙,对犯人进行各种体罚,摧残,陀思妥耶夫斯基后来以他为原型,在《死屋手记》中塑造了绰号为“八只眼”的少校形象。似曾相识——可以和巴尔扎克的皮索德执行官相媲美。后者要把他的名字写入书中,想象一百年后有人读到时对他的名字吐口水。

    写作之外,同一封信中他谈到了阅读(比较:萨特的《文字生涯》中主要写了两部分:书与写作):“不过,哥哥,你得了解,书籍——这就是我的生命,是我的粮食,是我的前途!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不能不管我。我请求你……”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朝花夕拾

 

    1

    《穆时英小说全集》(中国文件出版社出版,乐齐主编)收录了一篇小说《断了条胳膊的人》,里面有这样的一个情节:

“孩子望着壁上的大影子。翠娟端了菜出来,瞧见孩子在瞧影子,就说:

    “阿炳,别瞧影子,回头半晚上又拉屎。””

    就不知道这影子和半夜拉屎有什么直接关系。我猜测或许是怕小孩子受到惊吓吧——更早一些来源于中国古代寓言故事成语“杯弓蛇影”乎?以此看来,影子也是有功效的,虽然,有实体存在,才有影子的可能性。譬如所说的,某某是谁谁的影子——如影随形。另一个成语故事“叶公好龙”中叶公所喜欢的不是真正的龙,是雕刻版本意义上的龙——龙的影子。我知识浅薄不学无术,只能联想到这些。民俗,民间的东西,有许多老祖宗留下的,实在是意境悠远,已经是解释不清了。解释不清而强出头,是谓不自量力也。

    把香烟当作恋人。穆时英《被当作消遣品的男子》提到,不知道是不是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决斗——《巴尔扎克》(上)续二

 

     狂野的欲望,无法行驶的欲望。

    “我不会再写诗句了,除非你不在身边。”巴尔扎克对汉斯卡夫人说。

    离开几个星期去纳沙特尔湖畔秘密约会。这期间皮索德执行官前来执行45000法郎债务。巴尔扎克回家发现家里几乎被搬走一空,只是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皮索德才给他保留了写作用的桌子椅子。一筹莫展,他决定去内穆尔找狄伯尼太太帮忙。

需要温情的时候投向一个女人,需要解决问题归还债务的时候想到了另一个女人,这就是情人多的好处。左右逢源。吃东家饭,在西家眠。中国旧时找对像嫁姑娘的笑话理想愿望在巴尔扎克那里实现了。情人多的好处在于可以满足各种需求:情感归属上的,经济上的,解欲方面的,等等。可惜狄伯尼太太等不及见上一面就魂归天国,他在国外绸缪的时候,由于对巴尔扎克的失望和伤心,加重了她的病情,撒手人寰,一命归西。幽怨中死去的人只是快乐时刻人家的一块垫脚石。

    巴尔扎克因此有些不适,或许有愧疚的成

分类:散文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9页/17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