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呼吸天涯名博

在自然中生活,以写作修行。联系邮箱:8539196@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830484
  • 开博时间:2006-05-05
  • 博客排名:第14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春江烟柳

2017-07-19

画蛇者说

2017-06-13

古心静典

2017-05-14

也语

2017-05-0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开了个微信公众号:临湖而居 :)

开了个微信公众号:临湖而居  :)

 

 

  开了个微信公众号。新年伊始,算是为清零后的自己重新上路开个头吧

  微信公众号为:tphxlm

  公众号名为:临湖而居

  有兴趣的朋友可关注一下,以后每天写的字就先在这里发了:)

  祝朋友们2017健康快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器物里的旧光阴》已经上架:)

《器物里的旧光阴》已经上架:)

 

 

  豆瓣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386781/

 

 

 

  作品简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临湖》上市,当当、亚马逊、京东均可购买:)

  

《临湖》上市,当当、亚马逊、京东均可购买:)

 

《临湖:太平湖摄手记》已经上市,当当、亚马逊、京东、淘书网、北发图书网以及实体书店均可购买:)

 

 

京东http://item.jd.com/1115771624.html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23445087.html

亚马逊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asc_df_B00IU7MLF2951653/?asin=B00IU7MLF2&tag=douban-23&creative=2384&creativeASIN=B00IU7MLF2&linkCode=df0

豆瓣: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33008/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0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之樱

  

 

 

她们在风里飞着

我说不出来她们的美

她们飞在我的眼前

飞在头顶

一小片瓦蓝的天空

 

她们飞得轻柔又迅急

用力地,将自己掷起

瞬间消失……

我不知道她们的去处

(这短暂的飞翔

是一个秘密)

 

我也说不出她们的美

像一个谎言,一场幻觉

乘着时光之车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

似乎就为

看这一场落花的情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9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知

  

 

今天发短信给《花森林》的策划张海君老师,问网上是否能买此书,他回信说可以。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没搜到,估计要稍迟一些上架吧。

那么请想要这本书的朋友们再等一些时日,在网上购买(卓越·亚马逊 ) ,会更安全方便快捷一些:)

 

这几天已寄出了三批《花森林》,明天寄一次,就不再寄了。

有一些朋友预定的,我已留下,并多留出几本——之前寄出的也可能会出问题,需要补寄。

这样一算,我手边就没有余书了,所以请朋友不要再给我购书的地址并汇款。

感谢所有购买《花森林》的朋友,感谢你们默默的,长久而温暖的关注、支持,祝福夏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森林》

《花森林》

 

 

  是立夏的前一天收到《花森林》的,收到书的这天是五四青年节,仿佛这本书专门挑了这个日子来到我身边。

  《花森林》是“青少年必读的当代知性美文”丛书中的一本,张海君先生策划,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花森林》的出版,要感谢河南作家陈峻峰老师。2010年底,峻峰老师在天涯社区的散文天下论坛发了“征集个人美文集出版启事”,启事里说文集内容要适合青少年阅读。我便将《花森林》的书稿投了过去,不久收到入选通知。

  征集启事里原本说的出版时间是2011年,但好事总是要多磨的,这套文集的面世比原先计划的时间推迟了两年,2013年,春天的最后一天,终于看到了《花森林》的样子。

  经常会收到一些读友的纸条和邮件,说想在纸上阅读我的文字,问在什么地方可以买得,我便说等我有新书出版,会在博客里发布消息。

  现在《花森林》出来了,有想购买的朋友请与我邮件联系吧。

  因手中的样书有限,又是2010年前的旧作,就不奉送老朋友们了,请见谅:)

 

  有意购买的朋友,请将通讯地址寄到我的邮箱:8539196@163.com

  书款存入中国建设银行:户名 项丽敏;账号:6222 8017 1124 1001 350

  《花森林》定价:每本30元(含邮资)

 

《花森林》

  

 

  《立夏》(写于2008年5月6日)

 

   昨天立夏,春天正式退场。

   三月里,我曾暗自祈祷,——让这个春天属于我,让我像山羊一样生活着,和阳光雨露在一起,在草青的湖畔和花香的山野,放牧自己。

   如今立在初夏的门口,回头看,这个春天确实是完全属于我的,我用相机和文字记录下了这个春天的生长,以脚步和内心测量了这个春天的脉博。

   我一直相信自己是被上天看顾的人,上天总是能听到我的默默的心愿,以星光的宁静与温和照耀着我。

   曾打算把摄影手记写完春天就结束。结束,离开书写,去过另一种生活。日复一日的书写令我深感自己的贫乏——知识和语言的贫乏,如果不是自然本身的丰富提供给我足够的营养,仅凭我手中的几个词汇,是不能完成每日书写的。

   如今已入夏天,我看看自己的生活,一切都很平静,和初春时一样平静,适合独居与书写的平静。

   上天,他已把自然之外的声音拦截在我的门边。

   曹家庄,农夫们已经开始耘田育秧了。去年八月,我曾拍摄过稻禾开花、稻穗灌浆,如今,稻子新的秧苗又要从田里长出,我也将以相机和文字重新跟随它们的生长。

   是的,我会继续湖边的拍摄与书写,没有什么原由让我停止。知识和语言的贫乏,是书写者一生都要面对的困难,不能成为离开书写的理由。我想我只需顺其自然和内心,一天一天,编织下去,就像《夏络的网》中,那只出于生命本能不停吐丝的蜘蛛。

   野蔷薇开了,五月菊开了,艾草已经长到膝盖,野草莓又在地上撒满了红星。我在湖边已过了多少个春天?不记得了。

  这个春天虽然又过去了,但在我生命的胶片上,它已永久留存。 

 

   (贴一篇2008年立夏日写的日记。过去五年了,如今重读这篇短文,觉得自己并没有改变什么,依然在湖边,想过的生活也依然是“像山羊一样生活着,和阳光雨露在一起,在草青的湖畔和花香的山野,放牧自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村散记

  

古村散记

 

 

  马

 

  在村口遇到牵马的农夫。

  先是看到马,马从石板路上出现,进入我的镜头,白色的马,体形匀称,可惜腹部有块疤,像一只白瓷瓶中间掉了釉。这疤是我将镜头推近后看到的。

  农夫跟在马后面,手里牵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栓在马笼头上。白马在跑,也只跑了几步,停下——农夫在后面喝止了它。

  农夫穿着靛蓝色的布衣,是专干农活穿的,很旧了。裤子也旧了,裤腿卷到小腿肚子上,边上粘着黄泥。农夫将白马牵往一边的田里——那里有新长出的草,农夫将绳子往地上一丢,转身走了。白马立着,头转过来,盯了一眼我手中的相机——这黑黑的家伙正对着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9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途中的风景

  

  

    今年三月的最后十天,每天我都在看油菜花,有时离得很近,在油菜花地里走来走去,更多的时候是坐在行驶于公路的中巴车里看,上午、下午、傍晚、晴天、雨天、阴天——我的眼睛除了看着车窗外的油菜花不再有别的用处。

   有这么多机会看油菜花,缘于三月下旬的几天里我父亲住院了,住在屯溪的532部队医院。父亲近两年来频频住院,去年的九月,刚入秋的时候就曾在这家医院住过一次,父亲总说他胸闷,闷起来就像呼吸功能整个的关闭,鼻孔堵住,喘不上气,无力,出虚汗,平躺下来半个小时后才缓过来。父亲自己怀疑是肺部的问题,到医院做检查后,医生说肺部虽有问题但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问题还在心脏上——高血压引起的冠心病。

  父亲住进医院后每天除了做各种体检就是打吊液,生活是能自理的,夜里也不需要家人陪护,我便每天上午从太平坐车到屯溪,在医院呆上半天陪伴父亲,下午或傍晚再坐车回太平。

  太平到屯溪有两条路线,一条是走全程高速,一个小时就到了。第二条是走以前的老路——103省道,途经仙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8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雨晨

  

 

一夜风雨,早起风仍刮着,将阳台破了的雨篷掀得哗哗响。今晨未听见鸟鸣,这是少有的,也许是风太大了,连鸟儿们也不敢大声唱歌了,缩着脑袋,与同伴挤在巢里说着私语吧。

出门上班,小区出口的路上落满了香樟叶,地面湿漉漉的,深藏青色,红色的香樟叶在上面铺着,甚是美艳,真想跟清洁工说,就让这叶子铺在地上吧,不要扫。

但清洁工已推着车来了,这些叶子很快就会被扫去。

住在龙西小区很多年了,每天从这条街道经过,却不知道它的名字。喜欢这条街道,车不多,两边皆是高大的香樟树,站在中间,看着街道两端,如身处绿色的穹窿。四月香樟树的新叶已发出来了,清新的浅碧色,而老叶正在转红——香樟树的叶子是老而不枯的,光滑润泽,如熟透的果子,风吹来,红了的叶子瑟瑟而下。站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0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油菜花之约

  

草木一春:油菜花之约

 

  还没到三月,住在省城的婷芳便打来电话,询问油菜花事的讯息,我说还早呢,油菜花的花苞还青涩着。她说那你多留意,油菜花开的时候通知我吧。

  没等我的电话过去,几天后她又发来短信,不放心地问:“天气这么暖了,油菜花还没开吗?”

  “别急嘛,等油菜花开得最盛时会告诉你的。”我回道。

  也许是常年住在皖南山区的原因吧,我对油菜花事不像住在省城的婷芳那么上心——简直像迷恋一个人那样放不下。对我来说油菜花就像是童年认识的伙伴,我们在说着同样方言的村子里生活、游戏,一年又一年,熟悉得如同家人,后来随着长大,虽隔得有些远了,每年春天还是会在必然相遇的村路上碰面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80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春天的野菜宴

  

草木一春:春天的野菜宴

 

  春天堪称独怀绝技的美味大师,没看到她怎样忙碌,便用各色花树在山野摆开一场场的视觉盛宴,与此同时在大地的低处,那些不起眼的角落里,又为味蕾布置下风味十足的野菜宴席。

  春天的野菜宴上最早端出的是荠菜和马兰头。荠菜在立春前就有了——岁末的最后一场雪还没消融呢,荠菜嫩生生的脑袋就钻了出来,张望着地面,好奇又勇敢。荠菜虽是野菜,却喜欢屋前屋后菜园子的环境,和家种的大白菜、青菜长在一起,仿佛是与之结拜的异族姐妹。荠菜也喜欢牛羊们经常散步的田野,把齿形的叶子向四下里摊开,与地面紧贴——这样即便受到踩踏也不会有致命伤,顶多向解冻了的泥地里陷进一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落叶乔木的新绿

  

草木一春:落叶乔木的新绿

 

  三月过半,皖南的雨水渐稠,雨大多下在夜里或午后,其间伴有雷声,古人将这个时节的雨称为“催春雨”。

  催春雨连下了几场,桃花和玉兰便纷纷辞枝,满地碎瓷片的花瓣,有凋谢的决绝之美。

  落叶乔木的新绿此时则星辰般璀灿起来,雨水的冲刷中越发显得精神。

  看落叶乔木的新绿是春分前后最好,不拘阴天晴天,只需起得早一些,择一条依山傍水的道路,或驱车,或步行,缓缓地走进去。

  皖南路边常见的落叶乔木多为水杉、枫杨、银杏、悬铃木、红枫、槐、苦楝。它们中有些和道路同样岁数,是人工栽植的,比如水杉、悬铃木,有些则比道路年长许多——在有道路之前就生长在那里了,比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74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一茬茬的花事

  

草木一春:一茬茬的花事

 

  今年春天的气候和往年不同,往年春天多雨水,湿冷,山樱花从开到落几乎都经历着雨的洗礼,而今年的山樱花一直开在阳光里,天气太暖了,暖得街头的服装店把薄衫短裙都挂出来了,让人产生已到夏天的错觉,——翻开日历一看,正月还没过完呢。

  三月的第二个周末之后正月过完,此时路上的山樱花已开至尾声,落幕了。黄檫花还在开着,一如既往地在枝头举着烟花,颜色褪淡了不少。黄檫树身边有同样开着淡黄花儿的灌木和藤蔓,花朵微香,小而精致,叫不出它们名字。

  春初之时开在山野的花大多是轻淡颜色的——淡粉红、淡黄、淡白,香气也是淡淡,不愿惊动什么,轻悄地到来再轻悄地离开。地面草花的颜色倒是深一些,也纯粹,比如紫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6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山樱花香

  

草木一春:山樱花香

 

  进入三月,空气中的花粉含量变得密集起来,眼前看不到花,花的香气却无处不在,特别是清晨和傍晚,独自走在湖边的某条路上——甚至在开阔的停车场上也是如此,香气缭绕在鼻息间,绵绵不绝,仿佛空中有一个隐形的芳香加工厂。

这香气来自不远处的山间。

  惊蛰前后,皖南的山间开得最热闹的要数山樱花了,无处不在的芳香便是它们制造。不过用热闹这个词形容山樱并不准确,无论山樱花开得如何盛大,盛大到绚烂,与之面对时感受的仍是心如止水的安静,仿佛与一个恬静之人平淡的相处。

  山樱花之所以给人安静感,与它素淡的颜色有关吧。山樱花的颜色是一种不经意的粉红,近似白,开在向阳处的山樱花又更淡一些,几乎就是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9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一春:与人烟同居的树

  

 

  甘棠镇到太平湖的路程不过十几公里,沿途的村落倒有五六个,凤凰村、民主村、十里山、富岩坑、曹家庄,转过一道山就是一个村子,转过一道山又是一个村子。

  村子都不大,三五户人家,或十几户人家,白墙黑瓦的房屋错错落落,一侧依傍着柏油马路,一侧依傍着山或向西而去的河流,在四季悄然的更替中生息着,安静吐纳人间的烟火。

  村里的房屋大多是徽派民居的样式,构造简洁,屋子不大,屋檐也不高,有前后院子。院子倒是挺大的,在公路上看不到院里的细节,只能看到伸出院墙的树。

  也有一些人家的院子是没有院墙的——树就是他们家的院墙,房屋边种上一些梨树、桃树、杏树、苹果树、梅树、李子树、樱桃树、柿子树、枇杷树、桂树……树与树的间隔不近不远,像保持着适度距离的芳邻。

  因为这些树,朴素的村落就有了旖旎的风情,就成了路人眼中不断变化的风景,花开时看花,果熟时看果,花和果都没有的时候叶子也是很好看的,特别是梨树和苹果树的叶子,晚秋时节仍挂在树上,那么红艳、眩目——更像是另一种风味的果子。即使是门楣旧陋的房子,只要屋前屋后有几棵能开花结果的树便可入画,天然,守拙,比那新式的小洋楼更为可观。

  这些与人烟同居的树里最早开花的就是梅了。种在屋边的梅树并不高大,只比人略高一头,大约是被主人几番修剪过吧,横斜伸出的枝桠却很多,又多又密,小丛林一样,几十只麻雀在梅枝上蹦来蹦去,你追我我追你,可以玩上大半天。

  立春之后地气便上升了,梅树的根茎是极敏感的,最先感受到泥土之下轻微的萌动,试探着在枝头上吐出几枚白色骨朵,若是天气晴暖,就又吐出几枚。但是雪很快就来了,仿佛是要给这么早开花的梅树一些威慑,不容分说地铺盖下来,将梅树封住,把刚刚向前迈了半步的春天又拉回到寒冬。

  好在春天的雪只是匆匆的过客,不会在枝头伫留多久。等雪晴时,再看那梅树,花骨朵仍然好端端的,只等着一阵轻风过来将它们吹开。

  雨水的节气很快就到了,村子里的梅花这个时候开的最为恣意,在柏油公路上隔着车窗看那些梅树,真疑惑是一团团的白云浮在村里?——那么轻柔,安静,恬淡中又自有一种浓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9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6页/12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