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吟西觅天涯名博

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锦城学院外语系主任。治不中不西之学,说有对有错的话。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9691
  • 开博时间:2012-10-06
  • 博客排名:第1727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无题

 

读书的一个好处,是使我们从一根筋变成不止一根筋。书上的许多话,都有特定的语境、特定的论域;所使用的词语,其含义也常常隨场景和角度的变换而流动和改变其涵义。眼界和心胸开阔的读者,常能对此有默然之意会、同情之理解。只能拘守概念和概念之定义者,则往往误解作者的意思。 

 

有三种情况决定了你无论如何也说服和改变不了一个人。一是他智商太低,二是他偏见太深,三是他思想高度比你还高,掌握的事实比你还多。 

 

安东尼不属于一根筋,也许只在他爱上克里奥佩特拉时智力有所减退,其它时候,他的头脑都足以正确地观照现实——也就是说,能用不止一根筋的方式去看同一个人、同一件事的不同侧面。在莎士比亚的凯撒剧中,布鲁图斯刺杀了凯撒,并向民众宣称凯撒有成为暴君的可能。“并非我不爱凯撒,只是我更爱罗马。”(Not that I loved Caesar less, but that I lo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文点评

 

2004年,伍厚恺教授出任川师文理学院中文系主任,力倡多写多练,以写带读,举行作文大赛,邀我做评委,要求打分之外,略加点评。一些评语,至今保存,偶于电脑中发现,转移粘贴至博客,或许网友中还有当年之作者也未可知。

 

 

《维以不永伤》(尹**)

 

运笔如运剑,有神出鬼没之势而无半点拖泥带水。文中之“他”,在爷爷、老爹和“维以不永伤”三人之间套叠,暗示出“寻常巷陌”之中,正不知有多少末路英雄。可谓深得简练含蓄之家法。

 

《悲秋人去》(石*)

 

秋日多遐思,遐而远及死于公元816年的李贺,称得上“思接千载”了吧。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人间收获了诗歌,天上收获了李贺。有得有失,悲也罢,不悲也罢。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史杂记

 

因病卧床,发现陈启能主编的《西方历史学名著提要》(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年出版)错误大得吓人。书中介绍米涅的《法国革命史》(该篇作者为张丽),竟然多次说米涅“出于反对七月王朝,从1820年开始研究法国革命。”(该书164页)全然不顾七月王朝始于1830年这一事实。如此明显错误,主编也未发觉。【按:作者显然连波旁王朝、复辟时期(1814-1830)、七月王朝(1830-1848)也分不清,张冠李戴地混淆了复辟时期和七月王朝。】

 

米涅本人倾向于宪政,其所以对路易十六颇多好评,也因路易十六在革命前和革命初支持立宪派。他惋惜立宪派太过于君子,制定了1791年宪法后便解散制宪会议并不再连任议员,将权力拱手送予主张共和的吉伦特党人和激进独裁的雅各宾党人。

 

米涅在他那本《法国革命史》中给路易十六不少好评,说他“头脑清楚,心地正直、善良。”说他“性行端方、自奉甚俭。”但也指出他的问题是“思想不稳定、性格不果断。”处在当时情势下可谓宽严皆误,依违于仁政和暴政之间,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博几则论任性

搜集了几条往日的微博,略加修改后发一篇博客。

 

任性这个话题,真值得好好讨论。有一个事实我们不能不承认:孔子、孟子在他们那个时代都是很任性的。孔子被人说成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尽管到处碰壁,仍然坚持做明知不可能做成的事情,这难道还不任性吗?孟子一意孤行,自称即使与千万人为敌也义无反顾(“虽千万人吾往矣”),难道不是也很任性吗?

 

从学理上讲,个人自由在未经良知和法律约束之前,还有一个天赋或自然的来源。此自由甚至可以为所欲为。不肯定这一点,就无法肯定法律的本质和起源即个人与个人(包括掌握公权的个人)之间为求得某种秩序而达成的契约。此契约一方面要求立约者做出某些妥协和放弃,从而对人的任性有所限制;另一方面,也承诺了保护个人在这些约定之外享有的自由和任性。

 

权力本身没有理性,它倾向于任性,倾向于为所欲为。正因为如此,17-18世纪那些把理性奉为上帝的思想家才主张分权制衡以遏制权力的非理性冲动。那些说金正恩没有理由和必要如此明目张胆除掉哥哥的人都太着眼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狗狗说:很多知识人都希望成为某个专门领域的专家来摆脱身份焦虑。但真正精神自由的人却喜欢浪迹天涯而无法固守一亩三分的自留地。

 

狗狗说:人类普遍的心理是同情弱者,唯有在足球等体育竞技中才为胜利者欢呼。因为只有那才是公平、文明的竞赛。 

 

狗狗说:自由主义者(思想上的)和人文主义者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他们都讲宽容。这就给了他们的反对者以可乘之机。而如果他们不饶恕这些反对者,他们就不再是自由主义者和人文主义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很久没在天涯发博文了,一个原因是密码搞丢了,另一个原因是主要在新浪耕种了。但今天发现,我在新浪博客的文章有悄然失踪的情况,于是决定还是回到天涯做一个备份。所幸今天终于找到了密码。】

 

思想家的任务是提供思想。思想的任务是刺激和催生其它思想。这使得一种思想永远处在被其它思想质疑,讨论,抵制,部分采用乃至彻底批判等状态中。它因而既具有自我肯定的属性也具有自我否定的属性。这样一种东西,怎么可能是有害的呢?怎么可能让人感到恐惧和威胁而必欲置之死地呢? 

 

 

虽然我们接触到的思想,都必然是已经付诸言论的。但言论却并不等于思想。微博上那么多言论,有多少是真有思想的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是人的自我实现(一)

 

 

中国古代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追求,以今天的观点看,是一种寻求人生意义、实现人生价值的追求即一种自我实现的追求。值得注意的是,它没有把人自我实现的目标定为读书做官、富贵荣华、霸凌天下,而是同时设定了实现个人价值的三条不同取向,从而给个人的自由选择留出了一定的空间。以今天的观点看,“三不朽”的追求当然远不能涵盖人的多样化追求,且带有明显的精英化倾向,但它作为中国先贤对人生意义的一种思考,仍然给现代人提供了某种可贵的思想资源和人生启迪。

 

2002年,我应波恩大学邀请,去德国完成一篇长篇英文论文:《什么是人的自我实现》并就这一问题与西方学者在普遍的人生价值上进行对话。这要求我既要了解西方学者在此问题上的基本看法,也要以中国学者的身份去阐发中国文化中与自我实现有关的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水账:第三次赴美

 

人老了,记忆力不好,去过的地方,过不多久就忘了。发这篇流水帐,算是给自己留一个备忘录,同时也因为博客久未更新,发一篇来充数,不在乎有没有人读。如果有人觉得还有点意思,则不妨也看看我2012年的博客《第二次赴美》。两篇博文最大的区别在于:2012年刚上博客时写的那篇,还带有一点考察性质;这一篇则几乎纯是旅游者的日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位嵌入我记忆的锦城姑娘

 

 

从川大到锦城学院,我经历了一次大的思想转变。

 

在川大,我更多从一己的学术兴趣出发,对自己迷恋的学术问题做深入的研究。虽然也同时给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上课,真正用力最多的,却始终在学术翻译学术著述上。这倒也符合川大研究与教学并重的实际,所以无论研究还是教学,我都较受学生之欢迎。

 

到锦城学院之后,情况不同了。学校的应用型定位、学生对就业前景的焦虑,以及与川大高考录取分数的差距及其反映出来的学生学习习惯、学习能力的差距,这些都成了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

 

一定程度上,我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为了在锦城学院外语教学中独辟蹊径,我自编了好几本教材,并试图以一本全新的《通识英语》(LiberalEnglish)和一门全新的课程,扬长避短地打造锦城学院外语系人无我有的特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二代”向鼻子

 

 

我有一个嗜好,喜欢给去世的同学同事和朋友留下一点文字。和我一样,这些人都不是名人,照理说死了也就死了,更何况即使生前,他们也并未受过太多关注和重视。但向鼻子不同,他是资格的红二代,从血统上讲本来值得大书特书。无奈时隔半年,都没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情,给他立个小传的责任,就义不容辞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向鼻子是我中学同学,年龄大我四岁,班级高我三届,文革时是成都15中高二的学生,却礼贤下士地和初二的我成了朋友。对此,我一直受宠若惊,最后才发现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们两家是邻居,都住在交通厅15宿舍。上学放学,经常见面而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