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吟西觅天涯名博

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锦城学院外语系主任。治不中不西之学,说有对有错的话。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8756
  • 开博时间:2012-10-06
  • 博客排名:第17947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旧博几则论任性

搜集了几条往日的微博,略加修改后发一篇博客。

 

任性这个话题,真值得好好讨论。有一个事实我们不能不承认:孔子、孟子在他们那个时代都是很任性的。孔子被人说成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尽管到处碰壁,仍然坚持做明知不可能做成的事情,这难道还不任性吗?孟子一意孤行,自称即使与千万人为敌也义无反顾(“虽千万人吾往矣”),难道不是也很任性吗?

 

从学理上讲,个人自由在未经良知和法律约束之前,还有一个天赋或自然的来源。此自由甚至可以为所欲为。不肯定这一点,就无法肯定法律的本质和起源即个人与个人(包括掌握公权的个人)之间为求得某种秩序而达成的契约。此契约一方面要求立约者做出某些妥协和放弃,从而对人的任性有所限制;另一方面,也承诺了保护个人在这些约定之外享有的自由和任性。

 

权力本身没有理性,它倾向于任性,倾向于为所欲为。正因为如此,17-18世纪那些把理性奉为上帝的思想家才主张分权制衡以遏制权力的非理性冲动。那些说金正恩没有理由和必要如此明目张胆除掉哥哥的人都太着眼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狗狗说:很多知识人都希望成为某个专门领域的专家来摆脱身份焦虑。但真正精神自由的人却喜欢浪迹天涯而无法固守一亩三分的自留地。

 

狗狗说:人类普遍的心理是同情弱者,唯有在足球等体育竞技中才为胜利者欢呼。因为只有那才是公平、文明的竞赛。 

 

狗狗说:自由主义者(思想上的)和人文主义者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他们都讲宽容。这就给了他们的反对者以可乘之机。而如果他们不饶恕这些反对者,他们就不再是自由主义者和人文主义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很久没在天涯发博文了,一个原因是密码搞丢了,另一个原因是主要在新浪耕种了。但今天发现,我在新浪博客的文章有悄然失踪的情况,于是决定还是回到天涯做一个备份。所幸今天终于找到了密码。】

 

思想家的任务是提供思想。思想的任务是刺激和催生其它思想。这使得一种思想永远处在被其它思想质疑,讨论,抵制,部分采用乃至彻底批判等状态中。它因而既具有自我肯定的属性也具有自我否定的属性。这样一种东西,怎么可能是有害的呢?怎么可能让人感到恐惧和威胁而必欲置之死地呢? 

 

 

虽然我们接触到的思想,都必然是已经付诸言论的。但言论却并不等于思想。微博上那么多言论,有多少是真有思想的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是人的自我实现(一)

 

 

中国古代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追求,以今天的观点看,是一种寻求人生意义、实现人生价值的追求即一种自我实现的追求。值得注意的是,它没有把人自我实现的目标定为读书做官、富贵荣华、霸凌天下,而是同时设定了实现个人价值的三条不同取向,从而给个人的自由选择留出了一定的空间。以今天的观点看,“三不朽”的追求当然远不能涵盖人的多样化追求,且带有明显的精英化倾向,但它作为中国先贤对人生意义的一种思考,仍然给现代人提供了某种可贵的思想资源和人生启迪。

 

2002年,我应波恩大学邀请,去德国完成一篇长篇英文论文:《什么是人的自我实现》并就这一问题与西方学者在普遍的人生价值上进行对话。这要求我既要了解西方学者在此问题上的基本看法,也要以中国学者的身份去阐发中国文化中与自我实现有关的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水账:第三次赴美

 

人老了,记忆力不好,去过的地方,过不多久就忘了。发这篇流水帐,算是给自己留一个备忘录,同时也因为博客久未更新,发一篇来充数,不在乎有没有人读。如果有人觉得还有点意思,则不妨也看看我2012年的博客《第二次赴美》。两篇博文最大的区别在于:2012年刚上博客时写的那篇,还带有一点考察性质;这一篇则几乎纯是旅游者的日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位嵌入我记忆的锦城姑娘

 

 

从川大到锦城学院,我经历了一次大的思想转变。

 

在川大,我更多从一己的学术兴趣出发,对自己迷恋的学术问题做深入的研究。虽然也同时给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上课,真正用力最多的,却始终在学术翻译学术著述上。这倒也符合川大研究与教学并重的实际,所以无论研究还是教学,我都较受学生之欢迎。

 

到锦城学院之后,情况不同了。学校的应用型定位、学生对就业前景的焦虑,以及与川大高考录取分数的差距及其反映出来的学生学习习惯、学习能力的差距,这些都成了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

 

一定程度上,我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为了在锦城学院外语教学中独辟蹊径,我自编了好几本教材,并试图以一本全新的《通识英语》(LiberalEnglish)和一门全新的课程,扬长避短地打造锦城学院外语系人无我有的特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二代”向鼻子

 

 

我有一个嗜好,喜欢给去世的同学同事和朋友留下一点文字。和我一样,这些人都不是名人,照理说死了也就死了,更何况即使生前,他们也并未受过太多关注和重视。但向鼻子不同,他是资格的红二代,从血统上讲本来值得大书特书。无奈时隔半年,都没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情,给他立个小传的责任,就义不容辞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向鼻子是我中学同学,年龄大我四岁,班级高我三届,文革时是成都15中高二的学生,却礼贤下士地和初二的我成了朋友。对此,我一直受宠若惊,最后才发现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们两家是邻居,都住在交通厅15宿舍。上学放学,经常见面而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川大往事——摘自我的新浪微博

 

 

当年杨明照教授给川大中文系77级同学上选修课,几位同学迟到,杨先生大怒,训斥一番,拂袖而去。同学惊骇,推班长毛建华和几位同学登门道歉,请杨先生息怒,承诺再不迟到,终于息事宁人。第二周,杨先生本人不慎迟到。同学嗤嗤偷笑,杨先生脸涨得绯红,小孩子似地不好意思。

 

当年潜心研究荣格,得知荣格朋友、德国汉学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曾师事清代经学大师劳乃宣,苦于一时找不到劳的资料,遂向川大中文系汉语史老教授张永言先生请教。张老读书既多且杂,当即让我去工具书库查一本书名叫 300 Eminent scholars in Qing Dynasty 的书。其语音之纯正令我大吃一惊。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著名数学家张鼎铭教授某日从牛市口买东西回家,突然想起店主刚才少找补两分钱。于是花一毛钱乘人力车,去讨回这两分钱。有人说他瓜,算不来帐,他说数学家居然被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劫运

 

这篇30年前写文革武斗的小说,原载《山花》杂志1985年10期,如今早已没有原稿。现从网上找到图片,转载在这里。

 

劫运劫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青往事:一只硕大无朋的猫

 

 

知青时期,肚里没有油水。养不起猪,于是决定养几只鸡来改善伙食。

 

和我下在同一生产队的胡飙,通过亲戚关系,从成都红牌楼良种鸡饲养场搞到十多个种蛋,从此我们就开始了饲养巴白鸡、奥品顿的快乐生活。从孵化,育雏,一直到吃上新鲜鸡蛋和鸡肉,漫长过程中的专注和喜悦,使我们几乎忘掉所有的不幸和烦恼。

 

这些都是大品种的鸡。尤其公鸡,体重差不多快10斤。它们平时自己吃地里的虫子,要喂玉米的时候,只要咕咕地唤它们几声,它们就会夺夺夺地飞奔而来——踏在地上坚实而沉重的脚步,一声声都让我们驰神入幻,想象着未来鸡肉的份量。

 

胡飙原名胡彪,因为与革命样板剧“智取威虎山”里的土匪同名,加之家庭出身国民党“反动军官”,为了避嫌,只得改名胡飙。——那时候,我们都会唱革命样板戏,少剑波称赞杨子荣“擒栾平,逮胡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