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吟西觅天涯名博

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锦城学院外语系主任。治不中不西之学,说有对有错的话。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88402
  • 开博时间:2012-10-06
  • 博客排名:第18147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什么是人的自我实现(一)

 

 

中国古代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追求,以今天的观点看,是一种寻求人生意义、实现人生价值的追求即一种自我实现的追求。值得注意的是,它没有把人自我实现的目标定为读书做官、富贵荣华、霸凌天下,而是同时设定了实现个人价值的三条不同取向,从而给个人的自由选择留出了一定的空间。以今天的观点看,“三不朽”的追求当然远不能涵盖人的多样化追求,且带有明显的精英化倾向,但它作为中国先贤对人生意义的一种思考,仍然给现代人提供了某种可贵的思想资源和人生启迪。

 

2002年,我应波恩大学邀请,去德国完成一篇长篇英文论文:《什么是人的自我实现》并就这一问题与西方学者在普遍的人生价值上进行对话。这要求我既要了解西方学者在此问题上的基本看法,也要以中国学者的身份去阐发中国文化中与自我实现有关的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水账:第三次赴美

 

人老了,记忆力不好,去过的地方,过不多久就忘了。发这篇流水帐,算是给自己留一个备忘录,同时也因为博客久未更新,发一篇来充数,不在乎有没有人读。如果有人觉得还有点意思,则不妨也看看我2012年的博客《第二次赴美》。两篇博文最大的区别在于:2012年刚上博客时写的那篇,还带有一点考察性质;这一篇则几乎纯是旅游者的日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位嵌入我记忆的锦城姑娘

 

 

从川大到锦城学院,我经历了一次大的思想转变。

 

在川大,我更多从一己的学术兴趣出发,对自己迷恋的学术问题做深入的研究。虽然也同时给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上课,真正用力最多的,却始终在学术翻译学术著述上。这倒也符合川大研究与教学并重的实际,所以无论研究还是教学,我都较受学生之欢迎。

 

到锦城学院之后,情况不同了。学校的应用型定位、学生对就业前景的焦虑,以及与川大高考录取分数的差距及其反映出来的学生学习习惯、学习能力的差距,这些都成了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

 

一定程度上,我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为了在锦城学院外语教学中独辟蹊径,我自编了好几本教材,并试图以一本全新的《通识英语》(LiberalEnglish)和一门全新的课程,扬长避短地打造锦城学院外语系人无我有的特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二代”向鼻子

 

 

我有一个嗜好,喜欢给去世的同学同事和朋友留下一点文字。和我一样,这些人都不是名人,照理说死了也就死了,更何况即使生前,他们也并未受过太多关注和重视。但向鼻子不同,他是资格的红二代,从血统上讲本来值得大书特书。无奈时隔半年,都没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情,给他立个小传的责任,就义不容辞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向鼻子是我中学同学,年龄大我四岁,班级高我三届,文革时是成都15中高二的学生,却礼贤下士地和初二的我成了朋友。对此,我一直受宠若惊,最后才发现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们两家是邻居,都住在交通厅15宿舍。上学放学,经常见面而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川大往事——摘自我的新浪微博

 

 

当年杨明照教授给川大中文系77级同学上选修课,几位同学迟到,杨先生大怒,训斥一番,拂袖而去。同学惊骇,推班长毛建华和几位同学登门道歉,请杨先生息怒,承诺再不迟到,终于息事宁人。第二周,杨先生本人不慎迟到。同学嗤嗤偷笑,杨先生脸涨得绯红,小孩子似地不好意思。

 

当年潜心研究荣格,得知荣格朋友、德国汉学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曾师事清代经学大师劳乃宣,苦于一时找不到劳的资料,遂向川大中文系汉语史老教授张永言先生请教。张老读书既多且杂,当即让我去工具书库查一本书名叫 300 Eminent scholars in Qing Dynasty 的书。其语音之纯正令我大吃一惊。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著名数学家张鼎铭教授某日从牛市口买东西回家,突然想起店主刚才少找补两分钱。于是花一毛钱乘人力车,去讨回这两分钱。有人说他瓜,算不来帐,他说数学家居然被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劫运

 

这篇30年前写文革武斗的小说,原载《山花》杂志1985年10期,如今早已没有原稿。现从网上找到图片,转载在这里。

 

劫运劫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青往事:一只硕大无朋的猫

 

 

知青时期,肚里没有油水。养不起猪,于是决定养几只鸡来改善伙食。

 

和我下在同一生产队的胡飙,通过亲戚关系,从成都红牌楼良种鸡饲养场搞到十多个种蛋,从此我们就开始了饲养巴白鸡、奥品顿的快乐生活。从孵化,育雏,一直到吃上新鲜鸡蛋和鸡肉,漫长过程中的专注和喜悦,使我们几乎忘掉所有的不幸和烦恼。

 

这些都是大品种的鸡。尤其公鸡,体重差不多快10斤。它们平时自己吃地里的虫子,要喂玉米的时候,只要咕咕地唤它们几声,它们就会夺夺夺地飞奔而来——踏在地上坚实而沉重的脚步,一声声都让我们驰神入幻,想象着未来鸡肉的份量。

 

胡飙原名胡彪,因为与革命样板剧“智取威虎山”里的土匪同名,加之家庭出身国民党“反动军官”,为了避嫌,只得改名胡飙。——那时候,我们都会唱革命样板戏,少剑波称赞杨子荣“擒栾平,逮胡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冯杰:近慈寺历险记

 

 

成都近慈寺,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直到今天也难以忘怀。

 

百度上介绍:“近慈寺位于成都南郊的石羊场附近。寺外,阡陌纵横、流水淙淙;寺内,松柏参天,幽深静寂。”

 

那是1966年的夏天,那时,已经没有课可上了,我和好友王建业相约去近慈寺打鸟。都说近慈寺鸟多,而我们当年也沉迷于这种事情。头天晚上就在他家烙了煎饼,是按人均一斤多弄的。一大早,王建业背着煎饼,我拿着自制火药短枪,枪管里面事先装了黑火药和铁砂。我俩徒步不知走了多久来到石羊场,向人打听,才知道还要往前走一两里。

 

在此之前,我从未亲眼见过寺庙,我印象中的寺庙,就像电影《古刹钟声》里的一样。谁知一进寺庙与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第一个看到的人竟然不是和尚,而是一间房中一位抱着婴儿的农村妇女,接着又见到一位头梳“拿波”的男人推着自行车进来。更让人惊奇的是,房顶上居然还有收音机的蛛网天线。

 

转了一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Seize the Day! Seize the Night!

 

活在当下,seize the day,这是不够的。我觉得不仅要抓住白天,也要抓住夜晚。古人说,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这是一种抓住。还有一种抓住,就是夜里一定要做梦。做的是美梦,那当然好,提高了你的生活质量。即便做的是恶梦,也让你时间没有虚度,经历更加丰富。

 

梦算不算一种人生经历?算。当然算。梦中也有心跳,也有悲喜,有些梦比白天的生活还精彩,令人终生难忘刻骨铭心。年轻人喜欢记日记,却忘了把夜间的梦记下来。这是不对的。梦,应该珍惜,不应该忘记。只不过找工作填履历的时候,不要把梦中当过CEO的经历填写进去。

 

古代哲人,曾经同等看待白天的生活和梦中的生活。例如列子就说:有一官员拼命敛财,手下一枚打工仔,被他驱使得疲惫不堪、苦不堪言,夜里做梦,尽是美滋滋的好梦。相反这位官员,白天殚精竭虑、心劳日拙,夜里做梦,尽是让人惊出一身冷汗的噩梦。这两种生活,很难说孰好孰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碎片、互怜、互联。

 

人是孤独的,死亡、病痛、各种不幸都只有自己承受。人又是群居的,从小到大,从父母亲人、老师同学、朋友邻居……我们不知得过多少恩惠,有过多少快乐,受过多少伤害。给予别人的,没有得到回报;从别人获得的,或懵然不觉,或事后即忘。若不随时心存上帝,体恤自己,念及他人,我们一生,不过是吃饭的野兽。

 

无孤独,即无对星空之仰望。30年前,一朋友独自去西北跋涉,回来后说:置身四望无人的沙漠戈壁,仰望浩瀚苍穹,从未有过的宗教感油然而生。此话于我,记忆尤深。西哲有云:死亡把上帝带来人世。我却宁愿相信,宗教,来源于吾人之孤独和渺小。这也解释了何以人口稠密之国度,纷争与纠葛多于悲悯和祈望。

 

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倒觉得还可以补上一句:忧吾忧,以及人之忧;痛吾痛,以及人之痛。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在讲外在的关系(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