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的江湖

为人上不立异,思想上不从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026
  • 开博时间:2012-09-2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原创诗歌:七月

好久没写诗,都有点手生了。今天在蝉鸣声中草成一首。

 

《七月》 

 

这是七月  阳光如瀑布般

 

浇灌上大地的每一片叶子

 

盛夏静寂绽放

 

造物醒来,跳起永恒的原始之舞

 

 

 

从芒种起步  我穿过短不盈寸的溽暑

 

穿过独属一人的不断的隧道

 

穿过山脉夹角一线植物的光亮

 

踩着脚下沉寂千年的尸骨

 

幽灵和荒原  所有被埋没的史前

 

而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秘密

又谈了好多

 

终至无话 

 

于是又隔一条河流

 

一重山峰   待来年

 

或更久远的将来

 

再会晤  也或许就此永诀

 

即使从未真的道别

 

 

 

你来,或者我往

 

如同一场迷藏   此起彼伏

 

的波浪  我在阴影时

 

你正沐浴彼岸的阳光

 

十里地理上的路程

 

望成不可及的远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工人设计一个幸福的晚年

二十年来,在我所接触,所了解,所听到看到的社会群体中,最艰难的应算是工人阶层了。

  新中国建立后,工人作为一个社会阶级,在政治上一度地位较高,计划经济时代,收入也相对稳定。可以这样说,建国头40年,产业工人手捧铁饭碗,退休有保障,在体力劳动者中,算是一个值得羡慕的阶层。从路遥作品《平凡的世界》可以看出,即使最艰苦的矿工,都是当时农民所渴望的职业。但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这种局面发生了变化:市场经济开始,新的《劳动法》出台,铁饭碗打破,工人地位一落千丈。到世纪末推行企业改制,很多工人更是一个瞬间变得一无所有,而且这种失去并不是源于他们自身的责任或者过失。大半生贡献付出在企业里,忽然之间,他们被宣布下岗,得褪下工装,走上街头去自谋生路。这是一种没有选择的漂泊,因为没有退路可走。

  和同样社会底层的农民相比,工人离开单位,会一无所有,是真正的无产者了,而农民好歹还有土地;但工人阶层即使下了岗,只要自己缴纳保费,至少还有一个退休可以期待。目前国内城镇职工退休年龄,通行标准是企业女职工50岁,企业女干部55岁,企业男职工60岁;机关事业单位女职工55岁,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目睹高考

现代中学西,是我住家之地;东,是我上班之地。家中小店往北,从住家去,从单位去,都绕不开这所学校。于是每年一度的高考期间,必然见证形势之森然,家长之庄重。首先是三面封路,剩下的那一面未封,只因校职员工住宅区。我没参加过正式高考,不知学生们心情如何。前天周末,得空去看母亲,与哥哥说起今年你终于放松,李琦高考已成往事。哥哥叹息,理综比正常水平低了二十分,语文低十多分……意思还在为没有进入山大或海大(中国海洋大学)遗憾。侄子去的是位于黄岛的中国石油大学。记得去年我问他,李琦,假如能确保复读的话进入更理想学校,你是否愿意重读一遍高三?答,即使发挥得比这还差,也绝不复读。高三一年,在他估计如噩梦。

有个常来店里闲谈的男子,在上口党委上班,家里也开一家文体店,在侯镇。这两年搬来怡景住,纯粹为了陪读,每天下班从上口赶来,只为做好后勤。店里的事都撂给妻子。据说女儿还好,已顺利读大学,儿子初一时还好,初二迷上网游,从此在那个乡镇的各间网吧寻找孩子就成了生活中重要一项。初中毕业未考中,拿钱上高中,今后春节后眼看高考逼近,儿子的数学成绩一塌糊涂,当年理科拔萃的老爹于是纳头坐下,从高一的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年

    近来冒出一个想法,中年以后人的作品,可以少读或不读(只有极少的例外)。之前认为,人的前半生用于修炼,后半生趋于大成,无论人生还是作品,应是台阶式上升,好的都在下一步。这前方的昭示既可安慰当下的跌宕迷茫,也可对有所成者寄予新的期望。而我个人,两年来更多次抒发40岁后心境的平阔迂缓,重重叠叠的障碍,即便仍在,也可借潜修的内力自行化解。但慢慢我发觉,事情也许并不是这样。在翻阅同乡诸人和一些名家作品后,某一刻忽然觉得,原来中年空空荡荡,即便丰沛、磅礴、锐亮过的,中年之后,也大都囿于原有,停留在已成型的认知上,不断自我重复而已。

 

    前些时上网,看到韩寒代言的手机广告。“韩少”,我想,那么就点开看看。一组照片由上而下地拉开,还是那经典的半长发丝,还是那熟悉的五官面庞,然而说不出的,这脸上似乎少了什么,又多了些什么。当年,17岁的少年横空出世,新书扉页上有照片,记得朋友小梅看了说,这男孩真好。是啊真好,轮廓有型,眼神清亮,尤其那神态,充满了自我意志,不妥协,不服从,一个完整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所思

    朴素

    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大都是朴素的,比如水,粮食,房屋,衣被……独自看店的午后,顾客散去,微饿中一个人动手去准备吃食,忽然想到这一点:最本质的东西,大都是朴素的。

     ——道理就是这样,说得再对,再好,也只是印在书页上的一个道理,只有经过亲身验证,它才会真实有质,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道理。

 

 

    饥饿

    上面说到饥饿,适度的饥饿有益于健康,也有益于思考。不知别人有无同样的体会,微饿(饿昏当然不行)的时候,人体处于一种空的状态,虚静而有容,这时人的大脑也变得空静起来,思维清晰可辨。假如一个人的胃袋总是塞满,不留空闲,血液和神经只怕都用于消化了,哪里还能清醒地思考呢?所以,脑满肠肥一直被视为贬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两首

一、我知道爱情

 

  我知道 一些雷雨

  曾在你或我的心里

  错时或者同步地   发生

  我知道爱情 

  总是脚踪印上脚踪

 

  我知道有个人

  坐着 走着 躺着 醒着

  夸父一样向着某个雕像

  在青灰的晨霭里 找寻

 

  我知道你知道

  有个人跟你一样

  也曾盯住光亮的闪电

  把洞彻的刹那  当成永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一组

一、有些时间

 

有些时间是自己的

有些时间,我还给了上帝

比如一个独自看店的下午

隔着门窗,我只与阳光为邻

没有一个顾客,而我半点都不焦虑

 

必定有什么,在远方进行

有什么在死亡,还有什么在诞生

银行里照常排着长队

车站里永远吞吐着人群

泥土里的庄稼们

正安心地,吸足养分

有人在匆匆忙忙地做爱

以欢喜或者绝望的方式

又很快分开

更多的是平常人

在平常地沉沉午睡

……所有这些,此刻

都在我的门窗之外

 

此刻,我只和上帝对面而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遇见

 遇见

是会有这么一种时候,阳光正好,风正好,花也开得正好。好像世界上最适宜、最精华的部分,经过造物有心挑选后,都在某一时刻一起出现,一起存在了。就像那些天生的美人,五官,眼神,姿态,以及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无一不是一种恰好的组合;就像那些极致的艺术作品,无论其产生还是存在,都有着一个偶然的或者必然的机缘。

    ——其实也是平常不过的一个下午。没事的时候,我会下楼溜达一下。冷天,满目萧索,寒风割面;天热,又会暑气扑人……在同一个环境之中,很多年过去,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

一条熟悉的路  被脚步引向近前

 

看不见的土里蚂蚁在忙碌

 

还有风,还有连翘样的沉默的灌木

 

——或许它们都认识我  也或许不?

 

 

 

两米之外,一片干草纷披的

 

可以随时躺下望天的草甸

 

以暖洋洋的姿势对着天空

 

却有不远处陌生的目光挡住我

 

孩子一样撒欢的愿望

 

 

 

这是春天

 

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

 

鱼在它的河里游动或沉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4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