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41428
  • 开博时间:2006-05-0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远涧2008/04/10

1. 地方

 发火之后,我去了山上。再一次闭着眼睛,摸着铁扶手,走过了龙身。十六年之约的石碑立在悬崖边上,我没瞧。因为,那是假的。
 这里,我来过几次。我曾丢了某些东西,然后,再也找不回来,这让我感到又悲伤又茫然。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来回回,细细寻找。

2. 讽

  --下午开会,后半场的时候没看到你啊!
  --我以为结束了,就回去了。
  --可我的画才画到一半啊!你走了,我就画不下去了。
  --那下次开会画吧。
  --不画了,要不给了你一个裁我的理由。
  --哈。

3. 位置

 --别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 --我不死谁死?
 --找一个替罪羊
 --我不是个圆滑的人。
 --这是生活的智慧,不是圆滑。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印象

印象

周哲辉 12:40:31
霜叶,你现在不当老师了,在干什么工作啊?
洛木 12:41:22
在公司上班

周哲辉 12:41:49
呵呵.我想不明白在公司上班难倒比当老师好哦.
洛木 12:41:58
工资 高些

周哲辉 12:42:18
你应该不会在乎那几块钱的了.
洛木 12:42:34
谁说啊。一点点钱我都在乎

周哲辉 12:42:46
不像,印象中的你不是这样的哦.
周哲辉 12:43:00
你很洒脱的.
洛木 12:43:18
哈。印象,可能是假象吧。

周哲辉 12:43:34
N年前的印象.
洛木 12:45:37
呵。如今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眼中的美

1. 他眼中的美

 献州来电说有一友人在我博客看过我的文字,见写得好,邀我去他公司兼职写文案。想必各人眼中自有各人的美。昨天的芳容已逝,今日尚有文字可悦人,也算一物替一物。

2. 嘎嘎

 爸爸买了十只出生没几天的小鸭子,在院子里给它们造了一个窝。月亮升得高高的时候,爸爸和小睿还蹲在鸭窝前,手把着窝栏,爸爸叫着“鸭子,鸭子”,小睿却喊着“嘎嘎,嘎嘎”,爸爸教导说,“鸭子,不是嘎嘎。嘎嘎是小鸡”。

3. 古老的彩虹

 一进屋,我就看见一对某年代的木椅,怪我见识少,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龙椅或太师椅什么的。中间还有一张小木茶几。我摸摸了椅面,很纳闷这东西能不能坐,于是问了声主人,没等主人回答,便尝试着坐了下去,没使劲坐住,因为怕它万一散架。墙上到处是书画,林剑丹先生的居多。据主人说,他们是好友。
 这屋的设计,有些令我惊讶,至少在乐清这地,应该不多见,可见主人的独具匠心。主人也很有礼貌,进门进电梯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默的时间

1. 沉默的时间

 “后来她紧张地抱住我。只一会儿我就想哭。我一这样挨近妈妈就想哭。这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太幸福了,就得哭。我想一个人到了没有妈妈搂一下的时候,又深又长的悲痛就该来了。这种悲痛躲也躲不开。妈妈搂紧了我。”
 下午从献州家里借来一本书。《远河远山》。献州说自己也喜欢读点张炜的散文。他家里的藏书很多,几层楼的书。如此爱书,让我离去时一再强调--以后还一本再借一本。
 今天才得知献州妈妈患病了,是癌症。55岁,好年轻的妈妈,一个爱书人的妈妈。于是,当我在卧在床上读到张炜的这段文字时,想起了献州,泪水涌出,却不是幸福。

2. 我胆小如鼠

 我在柳市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余华的《我胆小如鼠》,到对面的红炉馆里,选了一楼一个靠窗的位置,望着四周,只有音乐与几个服务生,坐下来,点了一份红豆绵冰,翻了几页书。
 V闹肚子,这件事他事先没告诉我,否则我会叫他在家里安息。他把我塞进车后,直接送我回家。后来说自己有些失礼,其实是我怪不好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感

昨天见乐清日报写《蓉竹斋丛编》出版首发,文“本报讯 昨天,纪念我市著名书法家、诗人、画家陈云谷先生的《蓉竹斋丛编》在我市首发。
 陈云谷先生(1915年—2006年)是七里港镇人,生前为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温州市书法家协会和乐清市书法家协会顾问。七十余年砚田勤耕,于书画、诗文诸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
 《蓉竹斋丛编》集陈云谷先生诗书画之大成,共分四卷:《云谷诗文集》、《云谷书品》、《云谷书信墨迹》、《云谷先生纪念文集》,由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
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该书主编赵乐强说,改革开放三十年,乐清人敢为天下先,从偏隅祖国东南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县一跃而成为名闻遐迩的经济强市,许多人进入了穿名牌衣、开高档车、住豪华居的时代。但我们的追求仅仅于此是不够的,毕竟要有文化底蕴相呼应,充实人的文化内涵,是乐清文化在现阶段乃至今后较长时期的重大的任务和工作方向。经济建设的任务是让贫者富,文化建设的一大重要任务就是让富者贵。这个“贵”,就是构筑精神殿堂。一个地方的文化是靠一点一滴不断积累起来的,现在,乐清不少企业家主动分担起构筑文化建设的重任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白之间

1. 呼叫

 两个月了,手机还是维持着关机状态。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不去想就是不想。忙得没时间记忆就是遗忘。
 最好,去了这夜,不要这临睡前的一刻思想。



3. 黑白之间

我没去上课。我去了乐清剧院听刘诗昆的钢琴独奏会。
这是第一次在现场听钢琴。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环境中的音乐。
家里的钢琴已经积了层层灰。那些曾经感动着的音符,我不再记得。
诗云问起我——什么时候开始写文学作品?
文学?作品?呵,我从来没有过的。
我只是写了一些零零散散的文字。基本上,是记录生活点滴的文字。
白纸黑字,我若是长命,应该会练上几年,而我没有写字的灵性。
电视里,毛阿敏唱着“渴望”。
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
徐老师,在妻子去世后,经常在他的电子琴上弹奏这首歌。
他用他低哑的嗓音深情地唱着,直到现在,我能回忆起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彼岸

8点40分,樱之圆。JS说宁群想要回来,他现迷上了基督教,像当初迷上了安利一样。但这倒是件好事,宁群是需要上帝的。我们都需要上帝。何况宁群老是撞鬼,他的家乡是个野鬼出没的地方。去年的这个时候,宁群给我们讲他们家的鬼,绘声绘色。他是那么擅长讲鬼故事,在那些停水的日子里,我们就那样埋伏在脏兮兮的泳池边上,小声畅谈。
JS像往常一样送我回家。到了家门口,我才说最近心情不好。只是,他已经来不及安慰。JS,小乔,芬芬,宁群,小红。美好的往日,已成了我心底珍贵的回忆。--人生最美满的就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呵,有人说我感慨。天知道,我那么羡慕,那些自由自在的人们。只是,今晚——

堆积的忧愁。来到江边,坐在长长的坝上,听浪花轻轻地呜咽。远方,是几处灯火。我想起了沦落天涯的琵琶女,又风牛马不相及地想起了西子湖上的她。
在眼泪溢出的时候微笑,我说我来唱首歌吧。“风,吹着白云飘,你到哪里去了……”我深深地信,这一生只要唱全了一首歌就真的已是完满。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桑子

1. 采桑子

繁花开尽枝依旧,清泪轻弹,清泪轻弹,无冢可归莫神伤。
凭阑长住红楼梦,独个思量,独个思量,取酒三樽祭潇湘。

分类:杂记 | 评论:1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那些纯洁的关系

1. 怀念那些纯洁的关系
  
我怀念小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放声大哭。哪怕是一点点委屈,一点点疼痛,都可以表露无遗。然后,一把葵花子就可以让她破涕为笑。多么简单,多么纯洁的开始与结束。而如今,当一群无邪的孩子惭惭地长大,他们便学会了做人。
  是否离开了学校,也就远离了快乐?八天的连续加班加点,丝毫感不到疲惫。或许因为麻木,或许因为责任。而这刻,我终于疲惫了。
  今天刘老师打电话来问我明天要不要和万博的学生一起去楠溪江玩,他们还惦记着我吗?是否还会想念?我走之前忘了和他们说,“我爱你们!”。
  


2. 随它吧

当面对一切无能为力的时候,别做无谓的挣扎与反抗。随它吧!

3. 至少还有它

因为很少送别人礼物,所以很少得到别人的礼物。因果关系。
七七那晚在加班,我已经习惯了这样敷衍一个节日。锁对于忘记了我的生日比较内疚,于是请我去吃东西。但生日是我的,七七是中国人的。这样的替代无意义。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选择

  1. 潮长长
  
   --这里,看起来有些像上海的外滩。
   --外滩有很多标志性的建筑,那叫点。这里只是亮,没有点。
   雨丝轻斜,在夏天的夜晚不会遭人嫌。倚着码头的栏杆,望向“亮丽工程”十年后的景观,再谈论总也是在谈论一件遥远的风牛马不相及的事。那长长的一面画墙,是一个个古老的故事,是一滴滴久远的记忆。
   倾谈,轻唱。有时候,这之间出现的和谐,像沙漠里开了一丛鲜花。人与人之间还是距离远一些才经得起消遣。鼓词、沙家滨、红灯记、白毛女、八大纪律、闪闪红星、大海航行、走在大路上……。好奇的人不知道应该是谁。
  
  2. 决定
  
   --说真的 你来我公司行吗
   --工资 要比现在高。前途要比这里好。我就去
   --好啊 如果你来了 以后公司上市了我肯定还会给你的股票 我公司一旦上市真的很好的
   --你给我三千工资吗
   --工资三千没问题的 说话算话吗
   -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上、人间


1.外婆终于走了
 7月8日凌晨,大伙等着有些困,有些急。外婆很坚强,而且很坚持,残喘着最后的几口气,就是不愿意离去。到底是恋世还是害怕死亡已无从考究。二舅妈在旁直安慰道:“您安心走吧,不用挂恋,我们都在这。”可外婆狠不听话,迟迟不肯咽气。
 九十岁的外婆,身体一向硬朗。外公活了四十岁就先她而去,外婆孤身一人拉扯大了8个儿女。她只是一个女人,应该也有过如花的年月。有时我们好奇地问起外公,她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告诉我们外公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外婆是独生女,当年属于富农阶层,嫁给外公的时候十分的风光。外婆的娇贵出身让我更心疼,我一直以为她更像一株在风中颤抖的草,或是一棵枝叶茂盛却千疮百孔的老树。她操心了一辈子,劳累了一辈子,今年原本应该做九十大寿,但大姨妈去年刚过世,三舅今年也才病逝,没人再提做寿这件事,她老人家也是没敢奢望的。
 外婆一向居无定所,先在流轮着在儿女家里住(其实是干家务活),后来有了一间“小别墅”,一住也是五六个年头。那是大舅的地基,大舅十几年前已去世,后来由表哥给盖了一间临时的小平房安置外婆。爸爸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留恋处

  1. 放弃
  
   工作后,做些家务,弹会儿琴,就让一天过去。
   放弃所有不理智的想法,唯一不放弃的是理想--让我活着,让我有足够时间看着我爱的人幸福快乐。
   再不要在别人面前哭泣,要像石头一样坚硬。
  
  2. 留恋处
  
   沿着李博桥边上走,今天的河水清且涟漪,碧绿碧绿地、宁静地躺在这个喧闹小镇的臂弯里。
   好长时间没有这样停下来,仔细地打量这河水。很多时候,匆匆行过,未曾投以一瞥。印象中,这河并不美好。而今天,当我终于有视地走过,呵,它似有千言万语,终无语。
   走远,没有回首遥望,眼里,却满是泪花。
  
  3. 用心,去爱
  
   尚培武的妈妈终于来学校交齐了学费。这个上课总是睡觉的男孩,喜欢顶嘴,喜欢上课后请假去买早餐。昨天下午的班会课上,学生核对注册信息,他看到自己的名字不在其中,没问原因,我也没说。走开后,看到他抹了下眼睛。在那一刹那,我原谅了这个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吗的NEF

  1. 吗的NEF
  
   捣弄了一个下午,没解决。NEF格式的图片,该死的尼康,搞什么鬼,弄这种玩意。把PS CS换成CS2,添了个文件,不行!又下了Capture NX,不行!搞到头大,我只有一个星期天,上午PA山累了狠困,下午竟折腾了这么回事。我有些烦。算了,不弄了。头痛。
   10.1去文莱,最好也是一次假设。风景有多美,我并不向住。吗吗的,脚不知什么时候给崴了。想要。。一点点。。。竟那么难!呵,可在记忆里,一切都那么接近与亲切。
  
  2. 桃花落向何处
  
   乐清湾,在东海。海上,有一座桃花岛。我想去看看桃花,而桃花已不在。船老大是蒲岐人,开了十几年的船。那个掌舵的圆圆的方向盘,让我想起铁坦尼。于是我站上船头,哆嗦着迎着风,感受自由。
   一网渔。人们兴高采烈地丰收。海里的鱼不多,估计都被这些游人捕尽了。我不敢看,一个人坐在船舱。友人,来不及安慰,一问起,我便眼泪成串。都是生命,我又想起汶川。友回头给我捧来一条小鱼,看着它在碗里游来游去,它只有我半个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衡以外

  1. 5月23日记
  
   下午去火星职场英语试听,是一位外教上中级口语,大班课,不过人只有10个,而且有三位试听生。老师不会中文,课程难度较大,有部份学生根本听不懂。上课内容太多,不会深入讲解。外教上课氛围是有的,但如果只是一个外国人,而不是专业教师的话,只能是创造一种氛围,而没有学习到什么实质知识。
   之后,去买了很多英语学习资料,有发音,语法,原声电影学习,等。
   接着,去自力教育和三木教育看了一下,这两个培训机构类似春华教育,是连锁机构,有很多分点在上海。而且有电脑和会计还有一些小语种,外贸等,课程比春华多,而且更细。英语是分得较细的,有考试类的,有口语类的。其它方面也是一样。会计价位较便宜,电脑价位较高,比如一个办公专业,就分为打字,WORD,EXCEL,PPT等,一门就要四五百。
  
  2. 5月24日记
  
   8号线地铁至西藏南路转乘4号线至虹桥站下,向东第二个红绿灯向北转前走8分钟到新东方番禹路店。下午主讲老师陈文笠(Henry),课题《B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属于

  1. 和同事们一起野餐
  
   5月17日一大清早,我和同事们从白石山出发到了淡溪水库那里的一个训练基地。换了衣服后,就是训练,然后去划船,完了再去烧烤炒菜。到下午四点回学校,到了已是五点。晚上三节课,体力很不支。第二天一大早又是三节课,我似乎感觉应该对自己仁慈一些。但想想那些在灾难中的人们,便觉着这样的生活真是太让人兴奋与满足。我是上帝的宠儿。
  
  2. 不属于
  
   三瓶啤酒对我来说是刚刚好,能维持正常思维。晚来的几滴雨,悄悄地湿了我的发梢。我很想留在这夜的怀抱,看昙花一现,有无限美好。
   生命已是匆匆,既是匆匆,便安定下来,平静地面对一切,接受一切。这一次,我不是逃离。我要让日子变得更有意义,而不辜负这匆匆的生命。
   那似花非花的感觉,一旦变了模样,就要清晰起来。我并不畏惧,也不悔恨。因为匆匆,所以安心。从无到有是匆匆,从有到无是匆匆,还未开始便成回忆。于是,安心地等待,微笑着等待。
  
  3. 最后
分类:杂记 | 评论:1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