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3956751
  • 开博时间:2004-06-01
  • 博客排名:第30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林楚墨

2017-07-22

ty_wujing8..

2017-06-26

非龙不是虫

2017-06-25

星空流沙

2017-06-1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消寒录(二九)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星期二 5

 

翻《越缦堂日记说诗全编》,光绪十九年九月初四日记,录有放翁的《菊枕》两绝句:“採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泌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少时曾题菊花诗,蠹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说起这个菊枕,就想起在山中采野菊前,就知道野菊是可以装枕头的,只是不知要采多少花才装得一个枕头。

 

李越缦在日记中还写多次读《入蜀记》,《吴船录》,山谷日记等,这些都是我喜欢的。

 

二○一三年最后一天,阴冷,下午雾蒙蒙。

 

二九第一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一日 星期三   4

 

昨夜晚饭后洗碗,脱了厚外套,结果立即觉得受凉了。今天一天不适,吃了感冒药睡了一下午。别的时间出去买了点东西,然后看书。

 

晚上萝卜烧牛肉。饭后还是下楼走了走,后来下起了毛毛雨,摘几朵蜡梅上楼,细看都是素心梅。

 

二九第二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日 星期四

 

中午过府青路,与友在浅水半岛附近吃绝城芋儿鸡,芋儿好吃,味道也不错,鸡不好。只吃了几个芋儿,一碗鸡汤饭,泡菜,几片素菜,跟友说第一次在外面吃饭没吃饱。

 

吃完出来太阳出来了,我们顺着二环路府青路走了一站多,太阳照着暖融融的。

 

二九第三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甲午年立春前后

甲午年立春前后

 

小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3年消寒录(一九)

20131219 周四 4

 

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天空阴晦。早上把头天清洗后晾着的羊角菜切厚片晒阳台上,拴了两根绳子晒完。羊角菜是本地的叫法,其实就是做榨菜的原料,网上查了下,是茎菜芥菜。以前买来吃过,是煮的粑菜头。前些天晚上楼下散步,一个邻居说她用羊角菜做腌菜,年年都做来吃,做法也说了,这种做腌菜我还没弄过,就想做点试试。买了十斤,晾干后才用盐腌,之后放辣椒面等。

 

在玉林二巷买羊肉,一个前腿,其实买多了,打算分两次炖。羊肉较前些天的二十五块涨了两块,别的店已三十三块,摊主说冬至那天还要涨价,称下来钱不够,差二十块,摊主是熟人,叫我改天补他。买了羊肉又去买了青椒,超市买腐乳,炖汤的鲫鱼。回家砍了一半焯过,加鲫鱼,葱,姜,桔皮炖。

 

午间亚马逊送书来,是《山谷题跋校注》,送书的说闻到香味,我说在炖羊肉。炖了一下午,满屋都是羊肉汤的味道。

 

弄好晚饭去健身房,天这么冷真有点不想出门,不过因为必须买面包还是要去健身房。晚上九点归家,小巷清冷。到家吃了点东西,开电热毯,看几页书十一点睡下。

 

20131221 周六

 

昨晚有一阵雨下得大,当时在看《无言的山丘》,听到哗哗的雨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声音,又过了一会儿,想弄明白哪里的声音,起来打开卫生间的窗,雨声倾刻入耳,有些吃惊,冬天少有雨下得这么大的,像夏天的阵雨。想起阳台上晾的榨菜,怕被飘入的雨打湿,收了一部分靠外面的。雨没下多久就停了。

 

清晨六点多醒来,床上看书到近九点。翻东坡题跋几篇,之后看扬之水日记,日记有些枯燥,读书笔记可看,写到纪游很详细,如早前看的游华山,今早看到的广州,深圳,海南等地,想起曾在扬之水的一本书中看到写云南大理,恰好是我去了云南这后,想在书中找到她的云南日记,在第二本书中却看到她的四川日记,于是把这个看了。四川日记是在一九九一年五月,去的是黄龙溪,新都,黄龙九寨等。特别是看了黄龙溪日记,忆及曾于九一年前后,也曾去过黄龙溪。那是第一次去,扬之水日记中的黄龙溪,也跟我当时感受到相似,后黄龙溪特别是近年,不堪看。

 

上午天略晴,太阳出来,又把榨菜晒起。下午逛迪卡侬,天转阴,出商场后细雨飘忽,回家煮晚饭。

 

 

20131222 细雨霏霏 周日 38 冬至

 

中午去菜市,路过长有酸枣树的那条小巷,望酸枣树,叶已落尽。在菜市买小米,蒜苗,青油菜,在玉林二巷又买了两个新鲜大头菜。在剩下的里面挑了两个,摊主说进了一百多斤,有两个老太太就买了几十斤,买来腌菜,我问方法,她说切条晒干洗过盐腌。腌菜主要有两种方法,这种叫风干,另一种就是我做过的先盐腌。下次我打算风干来做大头菜,这种方法可以不在乎天气。

 

下午收拾厨房,周一来安橱柜,把东西全拿出来。之前就把厨房清洁过了。下午去迪卡侬换衣服,有丝丝细雨,挺冷的。回家五点过做晚饭。冬至天,羊肉提前两天吃了,炒青油菜,洋葱牛肉片,凉拌兔丁。煮一个青菜头。

 

一九第一天

 

20131223日星期一 多云 49

 

以为今年比去年冷,翻看去年的消寒录,却不然,去年差不多此时最低温度已到1度。清晨看扬之水日记第三本,翻到其中有云南日记,把那些日记读完,又看《脂麻通鉴》中的游记部分,那部分取名为《独自旅行》,扬之水在题记中自称为“流水帐式的琐琐细细”,翻那篇曾读过的《滇西散淡春》,跟日记中比较,除了留下有流水帐的琐琐细细,也增加了不少文字,我怎么就觉得纯粹的日记比润过色的游记好看呢。

 

一早安橱柜的师傅来,他们先把旧橱柜拆下搬走,之后留一个师傅安新橱柜。弄了一天,晚上近七点才结束。师傅走后我开始清洁,厨房粉尘扑满,客厅过道也是灰。我没想到会产生这么多的粉尘,几间房间的门幸好是关上的,灰尘少一点。清洁完归置物品,整理清洗,实在不轻松,只弄了一部分,十点过停止明天继续收拾。

 

睡前翻《陆游集》(一),找陆游在四川写的诗看,以前看《入蜀记》,刚入川日记就结束。《老学庵笔记》写成都的也不多,唯诗写的还不少,那些熟悉的地名出现在诗中,就觉得亲切。青城山,新都,郫县,昭觉寺等等,昭觉寺还没去过,虽然那么近。

午后出了太阳,楼上风略大。

 

一九第二天

 

20131224 星期二

 

一早起来收拾厨房,渐渐开始像样了。顺带又把厨房外的小阳台整理一下,九点开始停水,要下午五点才来。整理到十一点大略妥当。橱柜依旧白色面板,柜门浅豆沙色,跟墙砖地面瓷砖颜色相近,这次有意不选深色柜门,原来就是深褐色,深色实在烦了。这下厨房基本上看去很洁净,以白色为基调,冰箱,微波炉,电饭锅全是白色。

 

晚饭后继续整理到九点过,厨房全部收拾完,接下来明天开始洗地毯,沙发套,窗帘。橱柜没安的时候别的清洁的事都不想做,所以催着一定要在新年前安装好,然后好大扫除。过新年。

 

深夜看了几篇《脂麻通鉴》中的游记才睡下。

 

一九第三天

 

20131225 星期三 零星小雨 48

 

早上洗地毯,换沙发套,洗完十点过,外面雾蒙蒙,地面也是湿的,没法晒,只得叠好搁起来。地毯让它沥水。想炖鸡,上次在双林菜市一家店买的鸡不错,于是决定去那里买。路程比较远,为在车上打发时间,带上了张伯驹的《春游纪梦》。忽想起有天在倪家桥路口等红灯,见一打扮很潮的年轻女子等红灯时看书,我从来就对人家拿在手中的书感兴趣,看到此女子手中书的书名让我大吃一惊,是杨显惠的《夹边沟纪事》。

 

外面阴冷,雨没下,路上不堵很顺。翻《春游纪梦》中的《洪宪纪事诗补注》,看前面几首诗,都是写袁项城,还有寒云的,张家跟袁家有亲戚关系,仔细看几首,挺有意思的。

 

菜市人很多,先去买鸡,又去买牛肉,牛肉较上次过来买涨了两块,三十,三十一块,蒸和烧的,买了几样蔬菜,很快就回去了。这时已下起了微雨。

 

回到家烤苹果,第一次烤,找最简单的方子做。去核中间放葡萄干,一小块黄油,烤盘铺锡纸,五十分钟,软绵略有些脆,口感不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一

  

 二〇一四年一月三十一日 星期五 15度 雾  

 

甲午年初一。

 

夜里睡得很好,醒来近八点,床上看书到九点过。《世事如斯》看到了奈保尔第一次去印度,那是1962年。回英国后他写下《幽暗国度》,我对奈保尔的喜欢恰就是从这本书开始的。看这本书前,是看的短篇小说集《米格尔街》,小说跟随笔不一样,随笔表现出来的就是作者真正的性情,他才华的展现。买《幽暗国度》也记得清清楚楚,胖子以前在玉林二 巷的书店,那时还没搬家。五块钱买的。 

 

 起床后又窝在沙发上看书,《〈读书〉十年》(二),记录吃的多,我看这些不大厌,有一个炸牛奶出现了几次,忍不住百度来看,材料简单,鲜牛奶,栗粉,糖,蛋白等,等有兴致的时候试试。  

 

午后太阳出来,晒到厨房,去人人乐买牛奶。楼下看梅花,草丛中很多落花,还有不少骨朵,贴梗海棠开数朵。小区清静。人南路上车多人少。下午回来继续看书。  

 

五九第五天 

 

初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城初冬三帖

  

青城初冬三帖

 (一)野菊

 

午间从泰安古镇上红岩村,阳光微暖,只是比起山脚下,山中云雾多了起来,冬日里,来旅游的人明显少了很多,街上清静,餐馆里空荡荡,途中被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姐追老远,不住要我去她家吃饭,心想镇上都如此清静,红岩村更是没人。

 

从镇上到红岩村有几里路,中间经过进景区的五龙沟,这一路都是上坡,最后一段路要拐几道弯,还很陡,从镇外下中巴车到红岩村,用时差不多四十来分钟。一路上山的路旁,时不时都有一丛丛的野菊,黄色小花明艳。前些天翻一本草药书,翻到野菊这篇还仔细看了看,书中称又叫菊花脑,我挺喜欢菊花脑这个名字。几年前就见素纸写过,前几天在微博上也看有人贴图,那时还略有遗憾的想自己从没见过野菊,想不到这次上山就见到,还真是意外之喜。刚才在中巴车上就见到路旁生长着,想山中一定会有。果然如此。

 

我从包里找了个袋子,一路摘野菊花装进去,爬坡挺累,包里装着书水果,手中的袋子装着青叶菜,是莴笋尖和上海青。从成都带过来,原以为镇上会有卖菜的,如夏天的时候,在路边总有村民卖些菜,野菜或种的蔬菜,然后这个时节估计也没啥游客,摆摊的一个都没有,幸好带点菜,至少今明两天还有蔬菜水果吃,后天一早就回城。

 

爬上最陡的几道坡,红岩村就到了。游客几乎都看不到,一个开农家乐的大妈对我说上山从下面上去,我说知道,我住这里。游客没有,开农家乐的生意自然没有,到处静静的,想起八月的时候,白天村上安静,一到清晨和黄昏,游客非常多,

 

进小区,门卫在看电视,路上有拉建筑材料的车子。小区内照旧有装修房子的,也看不到住家。夏天还有人在山上住,冬天山上比山下冷,上山住的人很少。

 

上坡到了单元门口,看看屋外的植物,杜鹃在开花,地上的都长得茂盛,唯一盆栀子,盆土都干。第一次独自来此住,夏天就想过,要独自一人住两天,静静看书。进屋开窗透气,清洁屋子,烧水,收拾完一点过。打电话给我哥说已到了。

 

离城的时候天气很好,到了青城山脚也阳光灿烂。然面上山后,天略略阴了下来,看对面山上云雾蒙蒙。出去溯溪而行,山里空气清冷,寂静。已是一年中最后一月,山林并不萧瑟,绿色依旧满目,只是不再是夏天的翠绿,水杉铁绣色的叶纷纷落尽,地上铺了厚厚一层,踩上去软绵绵地。这条路极静,约有几公里,路的尽头是原始森林,路上人家极少,记得对面山坡上有一养蜂人家,夏天去买过蜂蜜。半路有水厂,尽头有取水处,溪边山坡上有一处山庄,据说房主是外地的,此处倚山而建几幢小楼,掩映在茂盛的林木中。水泥路刚好铺在这家山庄门口。这时门口停了两辆车,夏天来看到也是如此寂静。

 

山路不宽,两旁野菊很多,冬日山中野花很少,犹显得野菊可爱,黄色花除了野菊还有千里光,另有一种毛莨科的。我一路摘野菊花,路两边来回摘,手上沾满了野菊清苦的气味,这味道真好闻。路边山坡上的野棉花都长着白色的绒毛,一团团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它有野棉花这个名子,走完水泥路,用了两个多小时,接下来是窄窄的土路,又走了一段,小路两旁植物茂密,忽觉有些寒荒,有些胆怯,尽管知道离路尽头可能并不太远,但还是不想再走下去了,掉转头往回走,四点过,天色越发暗了,回来下坡用了四十多分钟,采了小半袋野菊花。近三个小时的路上,只见一辆小车来回。一个下午在寂静的山中采野花,忽觉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

 

回家后气温越来越低,在露台上看了会儿书就进屋了。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日

 青城初冬三帖

 

青城初冬三帖

(二)山茶

 

早上起来想若如昨天的天气,就在屋里待着看一整天的书,若天晴就进景区爬山。忽然想看看山中野山茶花是否开了,年初的时候上山,看到白色的野山茶花开得极好看,那天天气阴晦,如若是晴天,野山茶应该更美。另外还想走走年初那天下山路,当时在山这边看到对面群山云雾弥漫,看着云雾快速移动,当时有点看呆了。

 

八点过的时候,天空淡淡的蓝,是晴好的天。在露台上喝茶,看山顶渐渐明亮起来,光亮向下缓缓移动,九点过我才出门,走到红岩村对面的山上时,太阳才从山头升起来,本来挺冷的,太阳照着就暖和了。

 

下到金娃娃沱就进入景区,路上有遇到游客,上山或下山。过龙隐栈道后,在溪边又看到年初那棵野山茶树,花开了不少,单瓣花,白得透明,冬季的山中,估计乔木在开的花,只野山茶花最美了。算算要开到二月,时间不短啊。这一路到又一村,路上还有几株,其中有一株树高大粗壮,花也开得高,只能仰望了。

 

过了又一村或上白云寺,或从年初那条路下山。山顶总是吸引人的,想在一千七百米的白云寺,看群山万壑,听风声。上白云寺路上,没有溪涧和峡谷,在半山坡上行走,景色也不同,树叶未黄也落。近白云寺坏掉的路依旧没修好,还得从坡下绕上去,好在经过一年多,路已结结实实踩出来了。白云寺的人不少,这里风特别大。寺外卫矛冬青结的了果,天很蓝,阳光照在红果上很好看,我在山下见到南天竹的红果也干干净净红得漂亮。是在城里从未见过的。

 

从白云寺下来,我从又一村拐上年初那条下山路,走到曾在山路上看对面云雾蒸腾的地方,此时对面群山清晰出现在眼前,远山隐隐约约。继续下山,这个时节山坡上时时有芒花,山风吹拂着,很是好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8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黔游记……

十月六日

 

茂兰一瞥

 

茂兰这个名字,是到了荔波县才知道的。如同来贵州匆忙,根本啥功课都没做,只是搜了一下荔波,小七孔,略略看了看,就答应与女友来了。茂兰是到荔波那晚,在旅舍公共休息处的墙上见有人贴的茂兰一日游的招贴才知道的。之后看了看前台茂兰的资料。

 

十月六号早上,我们到客车站乘去茂兰景区的车,售票员很好,问我们去茂兰镇还是景区,我们说去景区,她给我们到八格的票,叫我们在那里下。荔波到茂兰十几块的车票,似乎并不远。山中公路,经过的都是少数民族的地区,听地名就知道。因为陌生的旅途,一个多小时觉得好远,路上还经过了一个煤矿的生活区。乍在静静的山中猛然看见一栋栋的楼房,很吃惊,心想这是哪里啊,后来看到一些标语什么的,才明白是煤矿。还是有些规模的煤矿。然后给我是很深印象的那些楼房特别脏,看起来触目惊心。

 

路途上经过一些村镇,也曾在一个镇停了一会儿,我下来在旁边的超市买了袋蜜枣,想买水果附近没有。

 

到八格已近午,问司机下午最末一班车的时间,他说是六点过。下车路旁不远就是景区的门,售票员拿着门票给我们介绍茂兰森林几种游法。这时,我们才明白茂兰喀斯特森林很大。或穿越森林,需长时间,需领队。或游喀斯特溶洞,好几个小时,也需导游。或就近逛逛,边缘近处看看,我们因不熟悉,时间也不够,就决定自己到处看看。

 

这天太阳大,阳光炽烈。沿溪边小路进山,这里的喀斯特地貌很明显,水清澈。森林植被好。景区内有少数民族居住,地里种稻子,稻子已收割。看到很多甘蔗,甘蔗长得好高,问老乡甘蔗的成熟期,说是要一月。看地里种的辣椒,茄子,有一种植物没见过,问女友她说见过忘了是什么,我摸了摸长长的叶片,一闻马上知道是什么了,是姜,想不到姜叶也有姜的气味。日常生活几乎离不了姜,却从来没见过姜叶的样子。

 

在茂兰山脚闲逛,可能是假期已结束,游玩的人并不太多。也去看了小规模的溶洞。

 

出来后在一农家乐喝茶休息。我在屋子后面的山坡上看到几株柿子树。红红的柿子挂树上确实好看。走近细看,发现脆柿的叶跟见过的柿叶不同。这里山中产脆柿,我们从老乡手中买的脆柿两块一斤,而且很甜。

 

从山中出来我们慢悠悠在寂静的路上走,看路旁的植物,遇几棵乌桕树,细看树上有几片叶已红了。可惜树高拍不下来。走到大门,正遇班车过来,不然有得等。

 

回到县城是下午五点过,回旅舍的路上经过一菜市,和女友去菜市看了看,买了些吃的。

 

这天的茂兰虽只是草草一游,茂兰让人喜爱却是实实在在。

 

十月七日

 

小七孔

 

在荔波青旅的最后一夜,头天同住一室的两个昆明女孩子走了,又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独自一人,安安静静的姑娘,睡上铺,下铺空了。

 

夜深时,女友的荔波朋友过来带我们去街头吃烤小豆腐。第一次见识烤小豆腐,豆腐真小了,薄薄的,一寸见方,豆腐本是一大块,摞得结结实实,需用筷子一小块一小块分开,放在烤网上,烧的碳,小豆腐烤得微卷的时候,刷点油,翻面,吃时沾碟子里的辣椒面,挺香的,那晚还吃了烤好的牛肉,莲花白,还有一种什么肉。因晚饭吃过,烧烤吃得不多,体验了一下荔波当地人喜欢的夜食,喝了一瓶啤酒,凌晨近一点回住旅舍。

 

清晨这位朋友又带我们去吃当地一家不错的米粉,之后离开荔波县城,去小七孔景区。

 

小七孔景区整条线有十来公里,山水相依,因地处亚热带,植物在这个时节也是非常丰茂的,野花不少,因为水多,蜻蜓,豆娘,蝴蝶都很多,景区的水与九寨沟有相似点。所谓九寨归来不看水,是真真切切的。况小七孔有些地方的水被污染,水色不好。

 

这天天气极好,人了不多,慢悠悠逛完大部分景点用了大半天时间,一点不累。沿途的景点,有景区内的车可搭乘,这种设置颇为称道。老实说我对风景这种东西已不太感兴趣了,出来只是换换环境。

 

好玩的是错过游客的高峰期,吃的什么都便宜了很多,竹筒饭五块、八块的只卖三块了,水果也便宜。当地产脆柿,才卖一块多一斤,而且很甜,不是因为太远真想多买点带回家。

 

小七孔这个名称是缘于刚进景区的一座桥,很古朴的七孔桥,桥下的水碧绿。附近还有个大七孔景区,因为时间关系没去。

 

 

十月八日

 

夜宿拉柳布依寨

 

这个寨名是我后来才查到的,距小七孔景区东门,也就是荔波方向只有一、两百米。距荔波县有十几公里。因为游了小七孔景区不想再回荔波县城,选了这个地方住下,再则想到去麻尾也稍近点。当然没有估计到后来差点出了麻烦事。

 

七号早上从荔波出来到小七孔就在寨子边下的车。面的司机问路边一个男子有没有房间,那人说有。当然有,而且肯定有,黄金周已结束,游人如潮水般退去,景区外已空荡荡了。那个男子带我们去看他的房屋,刚好在公路边,一座三层的楼房,女友跟他上去,我在下面,一会儿他们下面,友说窗子临公路,夜里会吵,于是我们到对面的寨子里去找住处。拉柳布依寨农家乐的房子有些规模,还在大兴土木的修建,游客几乎是看不到了。找了一家修得像宾馆的楼房,也是三层,很有规模,新楼看起来干净,选了一间标间,一百六十八。离公路稍远。楼内空荡荡的。

 

放下行李之后就进了景区,逛完回来是下午五点多。寨子除了一旁修建屋子的声音,别的声音就听不见了。阳光明媚,天很蓝。原本想收拾一下去寨子附近逛逛,然而在小七孔逛了大半天,到底有些不想动,若说看风景,也已看够。回了房就没再挪动一下了。

 

晚上随便吃了点东西,有水果、面包。破天荒地看完了《中国好声音》。一边看电视一边看书。女友早早睡了。有一阵子忽想起这里的夜空一定很美,这么纯净的山里,星星一定很多。头天半夜在荔波县城,就看到了很多星星。但一想到出去得换衣,又怕吵醒女友就算了。这一夜非常寂静。想起前几夜在荔波的青旅那左邻右舍的噪声,这里简直就如天堂。当然我睡得依旧不好,凌晨三点听到了第一声鸡鸣,断断续续时睡时醒。清晨的鸟鸣声,狗吠声,公路上偶尔的拖拉机声声入耳。

 

天亮后又是一个明净蔚蓝的天。九点过收拾完退房,然后去公路边等从荔波经过这里到麻尾的客车。公路上很清静,进景区的车不多,看路边的树,发现山坡上有人家种的栗树,树上还结有栗子,地上落了很多栗子坚硬的外壳,栗子是没有的。想爬上坡去看栗树,又怕车来,只好望树兴叹。

 

头上是纤尘不染的蓝天,偶有丝丝缕缕的白云飞快飘过,地面上却没有风。等不来车挺急的。女友打电话给她荔波的朋友,说明我们等车的焦虑。快十一点的时候,去麻尾的车终于来了,司机开始不让我们上,说已满了,又问我们几点的火车,我们说是一点钟的。最后他很不高兴的让我们上了,还说遇到警察就会很麻烦。刚上车荔波的朋友就来电话问上车没有,这时我们才明白,是那朋友打电话去车站通知司机一定要让我们上车。这个时候我们才惊出一声冷汗。若错过这趟车,去麻尾很麻烦。这一路的车很少。说不定会错过下午的火车。

 

去麻尾的路上,我又看到的路旁种的烟草花,粉红色,长得高高的。成片的浅紫色藿香蓟看着特别好看。山路寂静,人烟稀少。十二点二十到麻尾火车站。司机很好,一直把车开到火车站,省了我们从镇上到火车站的五块打的费。又看到麻尾车站前的巨大广场,空旷。我们猜测为什么要修这么大一个广场。

 

K487准时进站,上车前看有卖盒饭的,被菜诱惑了,买了一盒,女友买的鸡腿。盒饭的饭太硬,勉强吃了一半。这一半也害苦了我,之后胃疼一直第二天。

 

车过贵阳是五点过,停车二十分钟,我们以为会有卖吃的,下车一看,啥都没有,又灰溜溜上车了。

 

十月九日

 

车上一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岭南本草新录》笔记——黄鹌菜

 

 

    十一月最后一天,阳光温暖,中午回家沿着河边车道走,街沿边有黄鹌菜长得茂盛,叶碧绿,花茎大多没冒出来,我当然记得黄鹌菜开出的小黄花,会在某个季节,星星点点耸立在草丛中。这个时节的黄鹌菜叶看起来是那么鲜嫩。在车道的另一旁,我看到有一块四方形的地块,长满了黄鹌菜,有几朵花茎在开花,摘了一片叶想拿回去与书中所绘的黄鹌草对照,以免自己搞错。摘叶的时候发现有叶筋,又尝了尝味道,果然黄鹌草微微清苦。

 

    回家找出一本草药书对照看,菊科黄鹌菜属。药效没写,书中黄鹌菜是为了与蒲公英辩别绘出来的。百度搜黄鹌菜有清热解毒的作用。认识黄鹌草有几年了,发觉它越来越常见,仅小区内就到处都长得有。也或许是以前就多,只是不认识视而不见,对植物认知是这样的,熟悉了就会觉得常见。之前我仅仅是注意到它开小黄花。

 

    翻刘克襄的《岭南本草新录》,书中收录的植物多是野菜,作者是以尝试野菜味道为主写的这些随笔。书中所写的植物是以岭南地区为主,曾经想过,或许岭南与西南相距太远,气候有相当的差异,书中的很多植物会不认识,一篇篇看下来,熟悉的植物也不少,只是称谓上有不同。黄鹌菜是书中少数的一看就知道的植物。

 

    文中写黄鹌菜是在秋末“尽管尚未冒出金黄的花朵或花苞,照样抢眼。一丛丛四散的青绿草叶贴壁而出,颤巍巍地伸出细嫩、匙形美丽的叶子。”所描述正与我现在看到的差不多。文中说这野菜是十足苦味的典形代表。刘克襄是因看了徐光启编著的《农政全书》而对黄鹌菜正眼打量的。因着秋末黄鹌菜未开花叶嫩,而决定摘食。刘克襄说因第一次吃,不知苦涩如何,先试着氽烫,食后味道说是轻苦。而《农政全书》中说黄鹌菜的叶味甜,这才是刘克襄尝其味的原因。刘克襄又写到:“但时空的变迁剧烈,对这种古时的感性叙述,我常有自然观察者的理性。”他说当时同摘的山莴苣的苦味浓重,进入肠胃,苦味才回涌。“无论哪种,其难吃,大抵都是怕人大量采食而发出的抵抗。”

 

    近日因看了这篇刘克襄写黄鹌菜的随笔,也对它发生了兴趣,瞅着干净的叶摘来尝,恨不得遇着一片长得丰茂的黄鹌菜,也摘来尝其味,不过,我多半只是浅尝即止,对吃野菜兴趣比较淡薄。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冬随记

初冬之意

 

昨夜风大,听着阳台上的风铃一直响。清晨醒来,细听近来天天六点多听到的一种好听的鸟叫声。圆叶红牵牛开两朵。米兰很多骨朵,因气温低,花已不太香。

 

气温降下来了,天空呈浅灰色,整天倒也清爽。买了牛肉,红皮萝卜,做红烧牛肉。整个夏秋没烧过一次牛肉,天凉后做过几次粉蒸牛肉。下午两点到家就开始弄,烧牛肉真费时,五点多才好,萝卜很晚才下锅。

 

在《北山散文集》中,读到施蜇存先生在一九三五年为路易士的诗集《行过的生命》写的跋。想起了这是熟悉的名字,是从张爱玲的散文中读到的。那篇《诗与胡说》中,摘录了路易士几首诗。

 

傍晚的家有了乌云的颜色,

风来小小的院子里,

数完了天上的归鸦,

孩子们的眼睛遂寂寞了。

 

晚饭时妻的琐碎的话——

几年前的旧事已如烟了,

而在青菜汤的淡味时,

我觉出一些生之凄凉。

 

在网上搜路易士这个名,想不到把胡兰成的《中国文学史话》中写路易士的文给搜出来了。胡兰成写路易士这篇大体是不清不楚的,对里面有句话却有些触动。虽写的是的对革命失败后的人的感受,倒也适合在生活中遭受创痛的人:“在那期间,什么理想都沒有,人們彷彿在潮汐退落后的沙滩上行走,四围是空旷的,自己的影子是明晰的,创痛之余,简直还有一种得到解脱似的喜悦,对自己特別珍惜起來,而身外的一切都为不足道。這种心境是不長久的。”

 

 

芳香蔬菜

 

《大地上的事》,十一月十三日中,陈冠学先生写到他自己种的芫荽的香气:“只有有点点儿弹动,芫荽叶上的气孔就大量喷出香气,闻着心爽神怡。平是沃水,只要水流轻微的冲着它的株本,我就得到了比我给的水更多的回报。若是蹲踞下去,拔除高出它梢顶的草,它就将所的香气一齐悉数喷出,衣上、裤上、手上、脚上、面上、发上、无处不沾着它那细微的香液末,沾得全身都是香了。”“菜蔬中,芫荽之外,还有蒜和姜,也是以特出的香味迷人。”“真正美好的事物,看着、听着、闻着,要比实际的触着、吃着更合宜。天地间的精华,原是待心灵的细致感应来领略的……”

 

这段日记中写的这几样蔬菜的香气,是很熟悉的。而且都喜欢闻。想起在荔波第一次看到地里种的生姜枝叶,一点不认识,于是就扯片叶来闻,是好闻的姜的气味,才清楚是姜。之后看着那一大片生姜,高兴异常。

 

这一周的第三个晴天,阳光明亮,不太冷。昨与朋友在散花楼喝茶晒太阳。经常从散花楼下经过去百花潭公园,却从没在这里喝过茶。记得多年前,曾对散花楼这个名好奇,查了下,原来名字来自李白的诗“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当然散花楼原址并非在这里。散花楼在南河与饮马河交汇处,楼并不太高。与百花潭公园隔河相望。楼下别有天地,人稍多,楼上清静,窄一些。河水不够好。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种荸荠

 

前两天在家乐福超市见到有卖荸荠的,忽想起我种的荸荠不知有没有长果,埋在土里又看不到。荸荠叶在十月以后就渐渐黄了,周末早晨,把荸荠用小铲挖出根来看,清理完大大小小长了十来个荸荠。觉得也有趣。后来把那个大的削皮吃了,味道确实不怎么样。

 

初春时,是为了看叶或花种的荸荠。从小到大吃了这么多年的荸荠,却从没见过荸荠生长的样子。实在是无比好奇。早春的时候买荸荠吃,顺手扔了棵荸荠在盆里,那个盆里种的主要是茨菰,也是同样原因,想看茨菰的花和叶。茨菰的叶见过,花没见过。把这两样种在一个盆里,恰好因这两样都是需要水养的。我们本地把这两样分别叫白茨菇和茨菇。

 

天暖和后,茨菰先长叶,荸荠晚些时候叶子也长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荸荠的叶如细葱般的空心圆筒状,只不过它比葱要结实多了。看荸荠叶一根根发起来,亭亭玉立也颇令人喜欢。同时茨菰叶早已呈剪刀形了,之前也曾为此写过。然而之后这两样植物的生长就开始出乎意料了。

 

那时已近初夏,茨菰的长势明显缓下来,叶子长不好,而荸荠叶却长得越发茂盛,明明只有一棵荸荠,叶却长了近半盆。该开花的茨菰未见花开,后来连叶也不长了,茨菰后来死了。而荸荠不久就长得满满一盆了,叶子长得很高,也算碧绿养眼。只是一直没见花开,当然我除了浇水,没施过肥。后来我去查荸荠的花,荸荠是莎草科的,莎草科的花都不在好看,自然荸荠的花也不是很好看。既没开花,我就怀疑会长荸荠这件事了。

 

秋天,荸荠的叶开始黄了,我一度想挖出来看有没有长荸荠,又想荸荠是冬天才有卖的,于是又耐心等。至昨天挖的时候,一盆叶都枯黄。好在长了几个荸荠,宽慰了我一下,若明年长养荸荠和茨菰,得分开养了。荸荠或许不会养,但茨菰一定要养,不是还没看到花开吗?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小雪·云雀

 

清晨天又是雨雾蒙蒙。翻到《大地上的事》十一月二十二日,日记一开头就写到云雀:“上午在书房看书,先是听到一只云雀在空田上升起,继而又听见一只在小溪北升起,再后又听见一只在路东升起,一时似乎都聚到屋顶上空来了;又似乎觉得竹蔀南也有一只升起,因为鸣声击撞着房内空气的每粒分子不规则地跳,已无法分辨。”之后陈先生出门一看,果然四方都有云雀。在《大地上的事》这本书里,描写鸟的这方面文字占了很大比重,而且让人惊异的是,陈冠学先生认识很多植物和鸟类。

 

对云雀我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早就从书中读到过,中学时课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宵里去了,”我至今记得起语文老师在课堂上朗读这篇文的语气。云雀又是多么有诗意的鸟,雪莱和华兹华斯都写过同名的《致云雀》,细读这两首诗,我相对喜欢华兹华斯那首。如果在更年轻的时候,或许会喜欢雪莱那首。华兹华兹那首诗的末段:“我的旅程崎岖不平,穿过荆棘的的荒野,一路风尘。但是听到你或你同类的歌声,如同在天堂获得自由和喜悦。我乐天安命脚步沉重地前行,只为生命结束时有更多快慰。”所谓对云雀的陌生,是至今没见过云雀,更遑论听云雀的鸟声。

 

在网上搜来云雀鸟的声音听,的确是银铃般的声音,但觉得不是亲眼见到亲耳听到,这云雀还是有些隔。我想像中的云雀,是在蓝色天幕中,从草丛中直窜上云宵,伴着那银铃般的声音,自下而上,消失在云天。由此忽又想起刚读过的散文集《风行水上》,作者朱卫国在一篇《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音乐》一文中,竭力赞美一首英国作曲家沃恩·威廉斯于二十世纪初作曲,希拉里·哈恩演奏的《云雀高飞》,文中写到:“舞台上的希拉里·哈恩把自己化作了春天原野上的一只云雀了。她充分享受了云雀在风中的欣悦之感,嘹亮之感,敞亮之感。不是天空无限宽阔,而是云雀小小的翅膀宽阔。天空如此,是因为云雀的飞翔的意志和情怀如此。它们用速度撑开了天空的眼界。”虽是赞赏哈恩对这首曲子的诠释,却也无疑是对云雀诗意的解说。

 

我找到了《云雀高飞》来听,听了两个版本,还是喜欢希拉里·哈恩的演奏。反反复复听了一晚,曲子明净中透出忧伤迷离。

 

今天是二十四节中的小雪。下午飘起了毛毛细雨,有些阴冷。有事去芳草东街,看到一小区墙边有一盆像竹叶的植物,盆里还种有辣椒。猜应该是姜叶,于我辨别的唯一方法是闻叶子的气味,掐了点叶来闻,手指上满是姜的气味,很好闻。守门的大姐问我看什么,我问她是不是种的姜,她说是,反问我,难道不认识姜,我说姜叶很少见到,曾经把发芽的姜种到阳台上的盆里,叶子老长不起来。守门大姐说,这类菜蔬要种地上,要日晒夜露才长得好。“日晒夜露”这句我觉得说得真好,这就叫吸收天地之精华吧。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失眠

 

昨天去三医院看牙。这牙不适的问题其实从夏天就开始了,因为不疼,只是不舒服,明明知道肯定有问题,但就犯拖延症拖着不去看,也明知拖延着也不会好。熬到冬天,早晨刷牙沾冷水就不行,还是决定要看了。还有个原因去哪家医院看是个问题。华西口腔医院名气最大,十多年前去冶过牙,当时挂的专家号,补牙的是实习医生,特别不可思议的是医生跟你讨价还价,我从此敬而远之。

 

市级医院牙科好像一医院不错,因远又不熟悉放弃。朋友认识六医院的医生,叫我去六医院,我连六医院在哪里都不知道。最后我还是决定去三医院。那时我熟悉的地方,从小在附近长大,上中学时生病独自都要去三医院看病,几年前拔智齿在那里随便挂了个号也挺满意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0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蓼红秋淡等等

蓼红秋淡

 

寒露之后,接连几天白天气温都在三十度左右,国庆节前已收捡的夏装又拿出来穿上,天天明晃晃的太阳,感觉特别不适。

 

昨日清晨起来,在阳台上看天空灰雾蒙蒙,空气中有烧秸杆的气味,八号那天火车行驶贵州山间时,那里的稻子也都收割完,农人就近在地里烧秸杆,经过都看到青烟弥漫。

 

补看了近十天的《大地的事》,及《宋诗选注》。阳台上花草寂寂,今早忽开两朵圆叶红牵牛,走了八天,葫芦藤无人管也差不多干死了。昙花又长出一新芽,国庆刚好买回来一年。

 

朋友约下午沙河边喝茶,我去得较早,等人时翻看孟森的《心史丛刊》,考证横波夫人那章。余怀的《板桥杂记》中,对顾媚有记载,前些日子看过谁写龚鼎孳时提到过横波夫人。孟森的考证很详细。

 

沙河水涨了不少,漫过了河滩,水流也急。忽看到远处河滩上的一片红蓼,还有去年见过的一片水金凤。我对红蓼很有兴趣,忆及去年此时在对岸喝茶时就见到这边的红蓼。当时非常想过来拍花,一年过去了,红蓼又开于此岸,但却无法靠近,让人沮丧。我知道红蓼是开不了多长时间的。

 

稍晚些时候朋友来,给了我一份某疗养院的体检单,聊了一下午。

 

晚上做了酸辣汤。从贵州带了酸辣汤的料回来。对贵州的酸汤鱼非常喜欢,在荔波逛超市看到有酸汤料的,就买了两袋。酸辣汤煮了菌菇,蔬菜,豆腐,酸味挺浓的,还不错。比四川的火锅料好吃。

 

夜里楼下散步,月亮很好,凉风习习,草丛间的秋虫声不及前些日子响亮了。明日重阳节。

 

二〇一三年十月十二日

 

秋红

 

重看《浮草》,以前喜欢黑白版的。这次喜欢上了这部彩色版。因是重看,片子的情节都熟悉,就注意布景,构图,色彩。小津喜欢的红色,在这部片中也很出彩。有个场景拍的是一排红色的鸡冠花,鸡冠花很熟悉,看到在片中出现很意外。前一天上午,还专门去小区一角落看鸡冠花,那是夏天发现的,这阵子长高也长茂盛了。但花并不太好看。在片中还出现在另一种花,是雁来红,这两种都是秋花。

 

清晨收拾阳台上的落叶,把开得最好的一盆大红天竺葵移到落地窗能看到的地方,这种红真是够艳,堪与小津片中的红相比。天竺葵的花是无数小花攒成一大朵,这盆开了四、五朵,显得很闹热。放在那里后,在客厅抬眼就看到,隔窗远远看着红红的花,忽然觉得深秋时节这红真好看。秋天的色彩不说要去山里才看到的枫红,或晚些时候才出现的叶黄,大多时候总是比较素朴,单调的。红色温暖,跳跃,好像有些明白小津为什么会喜欢红色了。

 

秋深天黑得早了,七点钟下楼散步,白天太阳好,夜里空气中有微微的暖意。去看芙蓉花开没有,在那个寂静的角落,有一株芙蓉,重瓣,两天前看枝节有很多骨朵。夜里担心那里很黑,但借路灯还是看得清,枝头上的花有微微开的,恍若还踩到了地上的落花,估计是早开的花。

 

晚饭花还在开,花还很多,凑拢闻到淡淡的香。前夜的一场雨,把草丛中的秋虫声差不多浇灭了。昨晚在楼下散步,几乎没听到虫鸣。今天白天在楼下却听到虫声,还挺响亮,今晚又仔细聆听,有微弱的声音。

 

散步一个半小时,这些日子听的是《明朝那些事》,已到第二部,高鹤演播。刚开始不习惯高鹤浓浓的京味,听多了就习惯也喜欢了。这部小说还不错。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霜降记

 

七点离开家,乘车去城北蜀陵路。清晨的街道,纵使车已不少,终归还不喧嚣。几乎是穿城而过,到城北的时候,红红的太阳从东边云层中出现。今日霜降,是个好天。

 

下车后进蜀陵路,很容易找到工人疗养院,进去要过东风渠的桥。站在桥上看水,水流湍急,感觉水很深。水色是自然的河水颜色。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东风渠,果然水好。

 

在疗养院把体检做完九点左右,下周来拿体检报告。餐厅吃早餐,一个鸡蛋一个包子,小米粥,泡菜,炒瓢儿白。坐窗边,看院内的植物,整洁郁郁葱葱。

 

原本打算体检结束早就去离这里不太远的植物园,走出疗养院过桥的时候,我拿相机拍往东流去的河水,水光滟滟,薄雾迷蒙,河两岸杂树丛生,四处悄然,淡淡秋光中,举目有乡村景象,也不清楚沿河堤能走到哪里,我知道理工大学附近也是东风渠,东风渠还要流到龙泉去,这是灌溉渠,河两岸早先的农田灌溉都要依靠它的。所以水质一直也有保证。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时间有的是。我就沿河堤往东走。

 

河岸边的杂草许多已枯萎,秋天的萧瑟气从郊外的野草中体现出来。就如同春天时,山野中的植物最先探得春的消息。河边认识的植物中,白花鬼针长得茂盛,一边开着白花,一边还结着果。鬼针草的种子稍不注意碰到,衣服就会沾上,扯半天才弄得干净。地肤草到处都是,翅果菊开着小黄花,长得出乎意料的高,估计是生长在水边的原因。藿香蓟也多,牵牛,蒿草,马兰花,老鼠拉冬瓜,又叫马交儿的藤蔓植物开着小白花,结青果,等果变红,藤就枯萎了。河边的树都是早先的树,高大茂盛,有桉树,榆树,泡桐,喜树等等。

 

沿途上经过的是青龙场的白莲村,几乎都还保持着乡村状态,有住家,有田。河岸相距一段就修有石阶,可以下到河边,不时见有人在河边洗衣服。我小的时候,府河的水就是这个样子,那时候我就经常去河边洗东西。田里种着蔬菜,见到三、四个老人们在地里劳作。蔬菜都是秋冬的菜,厚皮菜,豌豆尖,油菜,萝卜,冬寒菜等等。田边又见开白花的野荞麦。意外的是看到了杠板归果子,紫色红色的果子攒成一串,长在河边,叶子是熟悉的三角形,摘果的时候,才发现杠板归的茎上长着倒勾刺,挺厉害的。几年前在豆瓣上看有人贴杠板归的果子,因为这名奇怪就记住了,曾在春天的郊外见过杠板归的苗,但从没见过花和秋天的果实。忽然见到让人莫名欣喜。

 

沿河岸来往的人和车都少,觉得走了很久,都差不多一个样子,看到前方的人车稍多起来,估计有大路,过去一看,是熊猫大道,就不打算再沿河边走了,从熊猫大道往西到将军碑,上了九路车,过了三环立交桥,下桥后,忽看到路边的有一丛红蓼,多年没见到这种红蓼,车一到站就下车,返回找到红蓼,果然没看错,高的花枝差不多跟我一样高,低的在墙边长得也茂盛。这些年就没见过这种红蓼,蓼科植物,见得也不少,都是别的品种。拍过红蓼,发觉今天收获不小。碰到两种一直想拍的植物,河水也让人欣慰。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立冬以前

 

还有几天立冬,气温有了浅浅的寒意。季节这东西真是不能小看。昨天下午图书馆听流沙河先生讲唐诗。一月一次,上个月没听成,当时还在贵州。来听的人很多,几乎坐满,奇怪的是老年人居多。为了坐在前面,昨天也提前半个小时到,翻带去的《唐诗三百诗》。

 

这两天也在看朋友借的流沙河先生讲庄子的书《闲吹庄子》,书是根据在市图的讲座编辑出版的,也觉得很不错。

 

昨天讲了两首李白的七言,听得兴味盎然。四点半结束,在君平街菜市买了点菜,有个卖花的车上有无花果盆栽卖,结了很多果,植株长得很矮,问价不太贵,只是太远拿着不太方便,有空要去南站花市看看无花果。

 

傍晚看到某友拍的乌桕树,江南的乌桕又红了。“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夜里散步,飘起了丝丝细雨。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三日

 

初冬之意

 

昨夜风大,听着阳台上的风铃一直响。清晨醒来,细听近来天天六点多听到的一种好听的鸟叫声。圆叶红牵牛开两朵。米兰很多骨朵,因气温低,花已不太香。

 

气温降下来了,天空呈浅灰色,整天倒也清爽。买了牛肉,红皮萝卜,做红烧牛肉。整个夏秋没烧过一次牛肉,天凉后做过几次粉蒸牛肉。下午两点到家就开始弄,烧牛肉真费时,五点多才好,萝卜很晚才下锅。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告:《闲花帖》书影

  

广告:《闲花帖》书影

结集了博客中的部分文字,近期出版。当当网预售:http://product.dangdang.com/23376223.html#catalog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黔游记:十月五日——路上一天

    夜里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住花溪湿地还是比较清静。隔壁是当地的农家,两层的楼房,几间屋子。院门上有长方形的平台,盆栽了几样蔬菜,从我们三楼窗口看下去满

目绿意,深夜有时听得见犬吠声,说话声。

 

    清晨起来雨还下着,天很暗,气温也下降了。收拾退房离开住了三天的花溪,去车站有一段路,过了桥,沿花溪走一段,路上很清静,河边植物茂盛,大树多。

 

    乘公交车去火车站,用了四十多分钟。雨中的贵阳火车站,跟成都火车北站相似,人多商店多。遇到一个卖糯米饭的,我们买了一份四块的。本来要两份的,城管忽然来了,只好拿了一份离开。在贵阳吃过的小吃中,糯米饭我是最喜欢吃的,有意思的是不在糯米饭,而是它的佐料,饭盒下面铺一层是糯米饭,放上佐料,有葱,大头菜,花生米,辣椒面,切得短短的折耳根等,上面再铺一层糯米饭。份量有三块、四块和五块的。这次的糯米饭没有花溪的糯米饭好吃。

 

    贵阳火车站在修建,候车室是临时的。准点上车,又搭上了成都到海口的K488——我们来乘的车次。十点零三分发车,硬座,目地的,麻尾。

 

    三个多小时的短途车时间过得快,吃点零食,看看窗外,听听邻坐的聊天时间就过去了,越往南走,天气渐渐好了起来,雨也停了,气温也高了些。到麻尾站是下午一点四十。麻尾是一个小镇,下车人不多。出车站就看到一个巨大空旷的站前广场,两边有几家店,远处的山显出喀斯特地貌的形状。无公交车到镇上,有出租车每人五块过去。与人拼乘一辆车去麻尾客车站,出租车司机听说我们要去荔波,说已没有去荔波的车了。到了客车站一问果然没了,这跟我们之前在网上查到的信息不一样,问询后得知因小七孔景区游人多,车站的车调过去运旅客去了。

 

    从来都是天无绝人之路,往荔波方向去的人不止我们两个,有私人面包车往小七孔镇去,于是与几个人搭了过去,比客车票多了几块。之后在小七孔镇又搭了辆车往荔波。这一路不顺,往荔波要穿过景区,正是黄金周的末期,车在路上堵了很久。堵在路上的时候,得以仔细看路边山坡上的植物,野棉花草很多,开花艳丽。还有一种开小白花的藤蔓植物,非常好看。有小孩在路边摘野颠茄黄色的果实玩。天黑前经过景区,能看到挺好看的水色。路上走走停停,短短的十几公里,用了两个多小时。到荔波县城时已晚上七点过。

 

    办完入住手续,搁好行李,出门吃饭。找了一家石锅酸汤鱼,酸汤不错,乌江鱼也好吃。吃完九点过,回旅舍在楼下坐了会儿,女友上网,我出门在附近走了走,这里晚上的风有些凉意。街头吃烧烤的人挺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黔游记:十月四日——青岩半日

 

    青岩镇离花溪不远,而且去青岩的车始发地也在花溪。女友说青岩镇不错,就是人多,很多年前她与朋友去青岩已是人挤人了。对古镇之类的我本无多大兴趣,只是已到这个地方,顺便去看看。

 

    四号上午雨忽下忽停,我们先在花溪街上逛,女友说青岩半天就够了。在花溪逛到沿街菜市,仔细地看了看,有卖一把一把捆着的野葱,水灵灵的,闻着香,我知道这就是薤的苗。其实我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逛菜市场,或赶场,这个爱好远胜于看风景名胜,在云南旅游时,每到一地,我就去逛菜市。但人在旅途,几乎菜市场的东西是不能买的。但看当地卖的新鲜水灵的菜蔬,问问价格,也满足了好奇心。路上我们还买了糯米饭吃,这是女友之前就推荐过的。用辣椒面,折耳根等调料拌起的糯米饭,很好吃。还有一种小吃,米粉做的,调料拌起,我觉得味道一般。

 

    中午的时候,在客车站上了去青岩镇的车,十几公里,路上还顺。青岩镇是个大镇,把老街划了出来收门票,门票十块。人确实很多,窄而长的老街,两旁全是店,卖什么的都有,跟着人流走完长长的街,其间在一家店吃小吃。那家店值得一说,街面上只看见一个不起眼的招牌,上书当地特色小吃,旁边一条路进去,几级石阶,三、两间木质瓦屋,内置桌椅,有游人吃饭,里面没位置,我们坐外面小院,头上是竹搭花架,短墙上置家常花草,旁又有阶梯可往上面去,等待中,我好奇地上去看了看,站拐角处,可俯瞰小镇,眺望远处山影。再拾级而上,上面更大,树多,置桌椅,可吃饭,喝茶,玩牌,简直别有洞天。下去正送我们点的东西来,最爱那种糕粑,好像是糯米粉藕粉做的,筷子一搅,又黏又稠,加上花生米葡萄干等,特别香。吃了小吃,继续走完老街最后一段,这时下起了雨,又走回去,出老街去车站搭车回花溪。

 

    回花溪后在旅舍坐了一会儿,看天色将晚与女友去花溪湿地散步。花溪十里河滩,之前我们只在旅舍附近看了看,这次打算尽量走远点。傍晚湿地清静,沿河滩分类植许多植物,我们曾看过的有芭茅,芙蓉树等,这次因天色将晚,我们没下到湿地深处去,只沿山边的道路走,远远看看下面河滩上的植物,看到有一片向日葵田,后来天黑就啥都看不到了。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走完十里河滩,我们只好往回走。八点过的时候,路上人很少,清静,路旁草丛中有虫鸣声,空气中有草木的清香。我对女友说,没能清晨在花溪十里河滩跑步,是一件遗憾的事。

 

    到旅舍已近九点,回屋把路上折的胡枝子用水杯插上。浅紫的胡枝子是第一次见,因光线不好没拍下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黔游记:十月三日 ——黔灵小记

 

    女友说甲秀楼喝茶特别舒服,这是她上次来贵阳的感觉,好像是两、三年前的事了。我俩今天的计划是进城,中午去吃酸汤鱼, 甲秀楼喝茶,我独自去黔灵公园,她不愿跟我去爬山。

 

    上午坐公交车进城,路途遥远,车上人多路上又塞车,站了一个来小时到市区。贵阳市区也有山,我们去找网上查到的那家酸汤鱼店,店里冷清,问鱼也不是女友想吃的品种。又找了一家,这家生意很好,位置安在里面,是特别的不通气的地方,我们只好放弃出来。然后乘车去甲秀楼,在甲秀楼对面一家小店吃了一碗牛肉米粉,味道平平,不如在花溪吃的牛肉米粉好吃。甲秀楼建在南明河上,爬上楼看了看,也没看出个名堂,楼前空地喝茶,价特贵,也不觉得有多好。南明河看上去还不错,至少比成都府南河的水好多了。下午有些太阳,喝了一会茶,两点过,女友叫我去黔灵公园,我说不想去了就在这里喝茶,她说黔灵公园非去不可,不然会很遗憾。

 

    我打的去公园,跟哪里的公园一样,节日期间黔灵公园也是人山人海。未进门抬眼就见山,山上树木茂盛。跟着人流在园内走,园内周围都是山,这些山看上去还挺高,山上都是林木葱茏,真是想不到,在城中就有这么好的山林。找到女友说的象王岭隧道,跟着人流走完长长的隧道,真长啊,只是隧道过于无聊,钻出隧道,一面湖水就出现在眼前,远处山影迷蒙,这湖就是黔岭湖。湖中有游人划船,在湖边站了一会儿,下起了细雨。往回走绝不想再走隧道,看有人上山,也跟着上了山道。一路上山,看到几株白茶花,单瓣很美,山上林木蓊郁,空气清新。爬山的人也多。坐车过来时司机说山上有猴子,说这些猴子厉害,要抢东西伤人什么的。爬到半山腰,果然就看到了成群的猴子。很多游人驻足观看,或拿食物给猴吃,或拍照逗乐。那段路上随处可见猴子,我没有多看,对这家伙无感。还路过一座寺庙。上山下山用了近一个小时。对面有座山,名叫白象岭,想起海明威有一篇小说《白象似的群山》。若有时间,真想把黔灵公园的山岭全部逛完。

 

    因要回花溪,不敢在黔灵公园逗留很长时间,又是第一次来这城市,不熟悉交通状况。近五点出公园,先在公园外面上了辆去市中区的公交车,之后下车问了几个当地人,找到去花溪的车,还算顺利六点过回到花溪。在昨天去过的一小吃城吃一盘炒饭,泡菜特别好吃。之后回旅舍,女友还没回来,我又去湿地逛了一圈,天黑后回到旅舍,在休息室看书等女友回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黔游记:十月二日——花溪

    乘的是一号下午六点开出的成都到海口的车。很久不坐火车,在车上睡不着也是自然的事。十点关灯后,车厢就清静了下来。我躺在卧铺上,更加清晰地听着火车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十点刚过,重庆就到了,停了半个小时,之后黔渝线上,火车临时停靠的次数很多,每次停下的那段时间,感觉特别静。我迷迷糊糊地还是睡了一会儿,但每次停车我好像都知道。

 

    天一亮就起来坐窗边看外面的景色,那时早已在贵州境内。看经过的一个个小站的站名。铁路沿线看到许多茂盛的牵牛花,红、蓝、紫色。早上八点过到贵阳站。出站后乘207路到花溪。

 

    从火车站到花溪很远,乘客多,一直站着。往花溪的路上堵塞严重,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花溪,坐一趟公交车就要把人累垮了。到了花溪后找到地处花溪湿地的青年旅舍。旅舍离开了花溪繁华的街道,临十里河滩,环境很不错。

 

    住进旅舍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就去花溪公园,周围路况不熟就从湿地过河去对面的街上。湿地这段景观取名芙蓉洲。果然种了很多单瓣和重瓣芙蓉花。芭茅也多,都在开花。出湿地公园就是花溪大道,很热闹车多人多。街头卖小吃的也多,女友拉我去吃油炸土豆,黄澄澄的菜籽油炸出来的土豆配各种调料,包括干辣椒,最奇特的是还撒上切成短节的折耳根,炸得略微焦的土豆吃起来很香。吃完土豆无意间又钻进了一个小吃城。看到人们围坐一个个小桌,桌上置一平底大锅,锅下面是炉子。然后点上各类荤肉或蔬菜在平底锅上用油炒,菜有土豆粑粑,粉条,豆腐皮,洋葱,韭菜,莲花白等等,炒好后也放锅里,归置你坐的方向,我们坐的那桌还有三个当地的男女青年,看他们吃什么,我们也点什么。唯一我们没点牛肉。然后用盘子装菜,蘸干辣椒碟。这种吃法实在有意思,味道也不错。

 

    出了小吃城,我们就去了一旁的花溪公园。女友是十五年前来过花溪,此时的花溪当然早已不是十五年前的花溪了,她很失望。我无所谓,因为无先前的美好记忆,就当是一个城市公园看看而已。公园植物多,溪边开浅色花穗的五节芒,有秋天的况味。熟悉的有喜树,意外地看到好多楸树,看到楸树,想起了某个人。无一例外,花溪公园人也多。从公园出来又去吃花溪牛肉粉。记得多年前第一次在成都吃花溪牛肉粉,是在川大附近。绝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花溪当地吃牛肉粉,就是这次来贵州也是没想到过的,因为国庆节前两天还在计划去甘孜稻城。

 

    在花溪吃的这家牛肉粉味道确不错,调料什么的自己加,贵州人爱吃干辣椒面,吃辣椒比四川人还厉害,后来我还真的买了一袋贵州干辣椒面带回家。其实我爱吃他们的泡菜,牛肉粉里有泡的莲花白,不咸不淡刚刚好。吃了牛肉粉出来,路上女友又买一碗油炸土豆,这次让人家给了很多折耳根,端着炸土豆的纸碗,边走边吃。回旅舍经过牛角岛,看有人在河边钓鱼,又去牛角岛坐了一会儿,在河滩上看晚霞布满西边天际,花溪水悄然流过,清凉的水气有微微的寒意。天黑下来后,沿花溪回旅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日抄

  

中秋

夜里下起了雨。起得稍晚,早上风雨交加。上午雨小点后去买菜。街上风也大,银杏果吹落许多,见有人捡果子,装塑料瓶里。玉林街上的栾树果也吹落了许多,捡了好几个,淡淡红色蒴果特别好看,吹落的蒴果掉地上有时会把蒴果里的子摔了来,绿黄色比绿豆稍大。

过节菜市人很多,在花摊买了瓶杀虫药,买了些菜,水果。出菜市就下雨。下午电脑上看日本电影。

晚饭后下楼散步一小时。回来不久就听淅沥的雨声。晚上翻了会儿钟叔河的《青灯集》。

二〇一三年九月十九日

《韵语阳秋》之楸花

《韵语阳秋》卷十七写楸花:“楸花色香俱佳,又风韵绝俗,而名不编于花谱何哉?老杜云:‘要取楸花媚远天。’言其色也。又曰:‘楸花馨香倚钓矾’言其香也。 梅圣俞楸花诗云:‘图出帝宫树,耸向白玉墀。高艳不近俗,直许天人窥’言其韵也。是二子但知楸花色香韵胜,而未知其疗病之工也。汝州楸树极多,富郑公知 州时,手植数百本于后圃。后人思其政,建军郑公堂于楸树下。宣和间,先人知州日,听政燕客俱在焉。一日,廉访使周询来访,因云:‘立秋日太阳未升,采其叶 熬为膏;傅疮立愈,谓之‘楸叶膏’。抵晚,客使王伟来访,因道询语。伟曰:‘有人患发背,肠胃可窥,百方不差者,一医者教用楸叶膏傅其外,又用云母膏作小 丸,服尽四两止。不累日,云母透出肤外,与楸叶膏相著,疮遂差。’功亦奇矣。余欲广传此方,以拯病苦者,故因言楸花之美,而并及之。”

看罢此节。想起初夏时,有江南友人写过楸树的随笔。楸花我没见过,但楸树花后细长的蒴果我恍若是见过的,忍不住百度看楸花,果然美极。难怪葛立方要为楸花不见于花谱打抱不平。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日

《韵语阳秋》之缩项鳊

《韵语阳秋》卷十六中云:“缩项鳊出襄阳,以禁捕,遂才槎断水,因谓之槎头缩项鳊。孟浩然云:‘鱼藏缩项鳊。’老杜云:‘谩钓槎头缩头鳊。’皆言缩项。而东坡乃谓‘一钩归钓缩头鳊’。或疑为平侧所牵乃尔,殊不知长腰粳米、缩头鳊,楚人语也。”

因句中谓楚人语,再这个鳊字,想起扁扁的武昌鱼,疑心这缩项鳊为武昌鱼,百度果然如此。古今之称谓相差真是十万八千里。细究古之称呼更加有意思。

武昌鱼偶尔食之,做法不外清蒸。买一条八、九两重,洗净,划上下鱼身两刀,料酒盐腌几分钟,姜葱丝覆鱼,大火蒸十分钟,取出倒掉盘中水,浇蒸鱼豉油,既简味 也美。上次吃蒸武昌鱼是春节独自在家中时。那天从青城后山回来,逛超市见武昌鱼尚好,买一条近一斤重,回家蒸来吃,好像一顿没吃完,下顿再吃口感差很多。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日

《宋诗选注》之陈与义

钱钟书所选陈与义登岳阳楼诗中有“万里来游还望远,三年多难更凭栏。”注解云“这是建炎二年(公元一一二八年)秋天的诗,陈与义从靖康元年(公元一一二六 年)开始逃难,所以说‘三年’”。顺带把明七子讽刺了一番。说如果明七子在这里肯定要用“百年”来对“万里”:“正像他们自己一伙人所说:‘百年’‘万里’何其层见而叠出也”。看到这儿,忍不住笑翻。读钱注是好玩的事。

《雨晴》后半段:“尽取微凉供稳睡,急搜奇句报新晴。今宵绝胜无人共,卧看星河尽意明。”喜欢“稳睡”这个词,注解云是采用杜甫一个诗题里的字面:“七月三日亭午已后较热退,晚加小凉,稳睡有诗。”一首《雨》:“潇潇十日雨,稳送祝融归。燕子经年梦,梧桐昨暮非。一凉恩到骨,四壁事多违。衮衮繁华地,西风吹客衣。”诗中的“恩”用得耳目一新。

最记陈与义的词是《临江仙》:“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杰。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晚。”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

《东写西读》之豆腐菜谱

陆灏的《东写西读》有篇《读〈随园食单〉札记》,文中写了关于豆腐的闲话挺有趣。还有详细的豆腐菜谱,其一为“蒋侍郎豆腐”:豆腐两面去皮,每块切成十六片,晾干,用猪油熬,清烟起才下豆腐,略撒盐花,翻身后,用好甜酒一茶杯,大虾米一百二十颗,或小米三百颗,先将虾米滚泡一个时辰,秋油一小杯,再滚一 回,加糖一撮,再滚一回,用细葱半寸许长,一百二十段,缓缓起锅。这个方子能具体到虾米的颗数,就觉得挺死板的。而另一个《王太守八宝豆腐》操作性起来还容易些:豆腐嫩片切粉碎,加香蕈屑、蘑菇屑、松子仁屑、瓜子仁屑、鸡屑、火腿屑,同入浓汤汁中,炒滚起锅。看似简单,配料不简单。录这里觉得有趣。

书中讲了个朱熹的故事,故事来源于《归田琐记》,此书我有啊,居然没注意到这节。说豆腐制作时,用豆、米、杂料等合重若干,等做成豆腐后,份量会超过原先的合重,朱熹因为格不出其中的要理,所以终生不吃豆腐。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


秋云

连着两日晴天。天空的云多变。昨天清晨在阳台上看日出,看朝云,绚烂斑驳。今天风大,上午天还晴朗,云淡,中午时阳光灿烂,着夏装,到了下午云层越来越厚,蓝天不复见,风吹得渐渐凉了,下午五点钟回家时,已感觉风中有了雨意。

上午看《大地上的事》九月二十五日那篇日记,陈冠学先生谈到节气,写到:“就我个人的经验,节候变化的显明,无过于天上的云,一节有一节的云,性质也有异。 粗浅地说,天气越热,云越低,反之,天气越冷,云越高。云越低越黑,越高越白;越高越凝结,越低越扩散;最高者为冰晶云,最低者为雨云。冰晶云是自然界中 最令人激赏的景物之一,雨云也有泼墨之致,唯有不雨的夏云,棉花状的,到处飘散,衬着蓝天,零乱得最惹人厌——那是自然界里我所不喜的唯一景观。”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6页/8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