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956807
  • 开博时间:2004-06-01
  • 博客排名:第30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林楚墨

2017-07-22

ty_wujing8..

2017-06-26

非龙不是虫

2017-06-25

星空流沙

2017-06-1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令箭荷花

令箭荷花

扦插两年,花开三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暮春淘书

  

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一大早就阴云密布,中午看天渐渐亮了,就想去川大逛逛书店。川大图书馆后面挨着的六家书店,包括四家旧书店,两家打折书店,是这几年我爱去的地方。楼上的那家打折书店,新书是八折,我几年前上去过一次,匆忙看了几眼就走了。上个月过来打印资料,顺便在楼上书店看了看,原来里面除了新书外,还有部分早些年的书是五折,那天我买了两本齐如山的书,都是五折。那天因为时间匆忙,这家书店我没看完就离开了。这次过去就想把这家书店看完。

 

两点过到川大,因为还在放假校园里比较清静。从图书馆旁边拐过去,先看旧书店。这里几家旧书店的店主都把旧书摆得整整齐齐,甚至不好意思地说,比我的书架还整齐。明知道在旧书店很难淘到满意的书,但还是喜欢在书堆里寻觅,希冀从满架的旧书中逢着一本想要的书,没有也不失望,或许只是想看看书而已。回想这些年在川大这一角买过的书,真正买到中意的旧书很少,倒是一些早些年出版的书,如十几年前出版的书,打半折下来非常便宜,这种书买了一些。不过,这几家旧书店也是最近几年才搬到这里的。顶多两、三年。

 

在第一家店又看到了那本《南行记》,上次来就看到了。是一九九二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封面很丑。《南行记》去年读过几篇,读艾芜用四川方言写的小说很亲切,还对南行那段路程感兴趣。想把这本买了,拿着书找店主,只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在外面玩,问他父亲母亲呢,他说妈妈上班去了,爸爸出去收货要等会儿才回来,我说只好晚点过来看他爸爸回来没。接下来去看另外三家旧书店,这时天又阴下来,感到特别冷。在这三家旧书店无收获,其中一家上次过来看到有《安徒生童话全集》中的两本,一共十六本的书我缺两本,我想过来配,就在家里特意看了缺的是第几册。然而在店里遍寻不着,居然这两本都没了。后来就去了楼上那家书店,在五折书架前看了很久,五折书虽只占整间书店的一小部分,但书也不少,只挑了本书趣文丛的《一样花开》,作者童元方,其实对这人不太熟悉,只是翻书时看写到洪业,在《听水读钞》中,陆灏在写邓之诚的篇章里,曾提到过洪业,如那篇《藤花会》。后来在古藉架上,挑了两套笔记,《广东新语》和《苌楚斋随笔》,同在架上的,九八版比后来印的便宜很多。我挑的是九八年版,八折下来还是便宜。在这家店看到了那套浙美的《植物名实图考》,厚厚的八本,挺吓人的。想翻内页也看不到,只好罢了。

 

出来五点过,其实还有一家打折店没逛,但时间已晚,天开始下雨,我又去第一家旧书店,店主已回来了,把《南行记》买了就赶紧去乘车。公交车站在锦江河边,河边有几棵楝树,上次来时花都没开,这次过来花期将尽,花落了一地,隐约闻到花香,地上的落花都干枯了,其中一棵树干上积了厚厚的落花。

2014-5-5——2014-5-1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7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碗莲日记(四)

2014414 星期一

 

早晨给碗莲换水,发现有几颗长白根了,而根是从芽的底部发出来的,我一直以为根是从碗莲种子的底部长出来的,我总是看底部,也老想,壳如此坚硬,根怎么长出来。长了根,接下来就要入盆栽种了,然而,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摆在面前了,塘泥如何解决。或网上买,或自己去找。若是住三圣乡附近,我真的要去荷塘月色挖塘泥,可那么远没法。

 

2014416日星期三

 

昨天傍晚在小区转悠找土,天近晚时终于在平时绝走不到的偏僻角落找到一些比较好的土,挖了一袋回去泡。有时间我想去沙河边挖河泥。种了几棵生根的碗莲到以前种过碗莲的盆,反正种子多,乱种吧。有时间我还是要去挖河泥。

 

高居翰的画论在读第三本《江岸送别》,是继写元代绘画《隔江秋色》后的明代部分。中间读了本《诗之旅》,是关于中国与日本的诗意绘画。这本主要是想看写与谢芜村的绘画。这么说吧,基本是硬读,对中国画没啥感觉。希望把这几本画论读完后,稍有点谱。

 

气温略升数天,看河边喜树那种鲜翠的绿色略微深了。傍晚出去买水果,快到二巷时,闻到香樟花香,香气远远漫延着,那附近有一棵高大的香樟树,高大得你根本看不清花,只觉得满树都在开。

 

2014418日星期五

 

凌晨在雨中醒来,看时间是一点过。清晨雨停,出门时天很凉,带了件薄毛衣,穿长袖连衣裙。

 

一上午为办一件事跑了两家银行,一拍卖公司,至中午才把事办妥,错过了中午的一节操课有些气馁。十二点半才乘四十五路从北门回南门,午间太阳大,像夏天一样。去菜市买了菜一点过,时间不早不晚,回家时间太短,回公司又早,几十分钟的空隙不知往哪里去。拎一袋苹果去到平时爱经过的一小区的花园,午间花园人少,坐雪松树下,吃两个苹果,看几页《听水读钞》。

 

尽管太阳大,树荫下很凉快,林莺在夹竹桃树枝上跳来跳去,声音细细。旁边一棵正开花的含笑,偶尔闻到花香。在《听水读钞》中看到有篇提到吴世昌,想起昨晚看《暮年上娱》,在一九七九年的书信中,俞老和叶老有写到吴世昌、周汝昌及关于《红楼梦》的种种事。

 

昨天种下的几棵碗莲,用的是新挖的土,长势比较好。

 

2014421日星期一

 

早上天凉,又穿回春天的衣服,穿薄毛衣。把生根的碗莲种在几个盆里,小小莲叶浮水面,挺有意思的。前些时候种的茨菰快发芽了。种茨菰的盆明显很肥,装了水两天就生绿苔。有一天把一棵碗莲装进去,一天后看蔫嗒嗒的,马上拎了起来,当时就在想这盆土太肥。

 

上午去太升桥边某公司,旁边有一条叫兴禅寺街,街两旁种了很多麻柳树,又叫枫杨树,这时麻柳在开花,穗状的花是绿色的,满街都是这样开着花的树,太迷人了。这几日过来办事总看着这街上的麻柳树发一会呆,还被这街名所吸引,但没时间去兴禅寺街走一转。

 

2014424日星期四

 

这些天的清晨一起来,都很有兴致要去阳台上看看几个盆里的碗莲,看它们的变化。目前都顺利。种下去的都好好的,水盆里还有两个没发芽。但又有发芽的迹象。令箭荷花骨朵越长越大,有一寸多长了。另两个稍小点,还有一个小不点刚长出来了。令箭又发了许多新芽。移栽的枸杞也长出新芽,新芽上生蚜虫,只得用手去弄下来。铁线莲快开花。在虎耳草中看到了貌似骨朵的茎,这两天刚抽出来,以前没见过这东西,估计是骨朵。橘花骨朵渐渐长大。

 

晚上从健身房出来,四月末的晚风很清凉,一路穿过玉林北巷回家,路上闻到楝花,女贞,金银花香。初夏将近。

 

2014427日星期日

 

早上六点多起来,看新井一二三的《我和阅读谈恋爱》,自序比较特别,一篇一句配一本书的图片:“我最寂寞的时候,身边总有一本书。我最开心的时候,身边总有一本书。我最难过的时候,身边总有一本书。我最高兴的时候,身边总有一本书。我最孤单的时候,身边总有一本书。我最幸福的时候,有人和我分享一本书。”当然这序我并不喜欢。算算读新井一二三差不多有十年了,最早读她的散文的时候,大陆还没有出版她的书。我记得那时泡在奇摩网站,一篇篇翻出新井的散文来看。

 

《我和阅读谈恋爱》这本书的内空,当然全都跟书或作家有关。从国木田独步开始,写夏目漱石,村上春树等。新井在《星期日早上的乐趣》那篇,说她星期日早上的乐趣,就是喝着咖啡读报纸的周末阅读版。做为也是爱读书的本人来说,本来也爱读报纸的阅读版,早些年本地报纸的副刊还不错,近几年几乎不看报纸了。

 

大半天与朋友泡在广场,中午新湘菜,饭后逛商场。五点钟坐在商场外休息。二环路上车来车往。坐在街边听着喧嚣的车来车往,四月末的风吹久了还是有些冷,穿长袖连衣裙还得外套一件薄衫。五点过我们分手。

 

2014429日星期二

 

我经常做事也是凭着兴致,不做则已,一做就停不下。昨晚八点过散步后上楼,计划是洗了澡,上网看看就上床看书。小女说想吃抹茶饼干,黄油解冻的时候,翻笔记本记的配方,看到面包机的一个方子,好像还没做过,前几天答应要给公司的小妹妹烤个面包机的面包,正好一并全做了。烤箱烤抹茶饼干,面包机烤葡萄干面包。

 

两样配料同时称,面包机需三个半小时,就先把面包机的材料配好开机。这才开始弄饼干配方,黄油打发,和面,冻冰箱半小时后再拿出来切,然后烤。冻冰箱这个间隙,洗了澡。半小时后,把饼干面条拿出来切成薄片,烤箱一百六十度预热后烤了二十分钟,用的新方子,糖粉减半,出乎意料的口感不错,和面的时候,我一直觉得黄油少了,捏不成团,免强成型还要裂开。烤好了饼干,一屋子抹茶味。

 

面包烤好起码要凌晨一点过,等不到那时我上床睡了,在面包机结束烘烤的滴滴声中醒来,一看近两点,起来把面包取出来,若等早晨再取面包,面包外壳会很硬。把面包带去公司,同事说好吃。

 

2014430 星期三

 

早上出门的时候天还阴着,冷嗖嗖的,不到中午就阳光灿烂。四月最后一天,下午翻几页《日本手工艺》。

 

晚上去健身房,上了十几分钟踏板操去跑步。跑了四十几分钟,拉伸了一会儿洗澡。好又多超市买了东西回家。到家已快十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除夕的通宵电影

那晚因为什么来着,忽然想读轻松点的随笔,就把村上春树的随笔系列捡了六、七本搁沙发上,村上春树的随笔大多写得轻松,有趣。今天装了两本在包里,书都薄薄小小的,在外办事等候或公车上读都很方便。

 

下午拿出《村上朝日堂》看,这本随笔集写于一九八二年,是村上给一家报纸的连载,村上那时才三十几岁。书早都读过,因而看起来快,头两篇就看到村上提到安西水丸,不久前安西水丸去世了,他与村上春树是老朋友,《村上朝日堂》在报上的连载也是安西做的插图。村上在连载即将结束的时候写到,当然也是自谦的说法:“这个原定一年的专栏后来一再延期,已达一年零九个月。这主要是靠安西水丸君的插图。每想到旁边将附上怎样的插图,笔头便不由动了起来。”当然,《村上朝日堂》这本书没有安西水丸的插图。我想起早些年读过的安西水丸的随笔《常常旅行》也挺不错的。

 

《村上朝日堂》看了一半就去翻最后几篇,在《号外 正月真好(1)》中,村上说学生时代的正月大多在打工,正月打工有特别补贴,因为有利可图所以很快活:“尤其快话的是除夕夜在新宿通宵电影院一部接一部看电影,从夜间十点看到早上,一口气看六部。走出歌舞伎街东映电影院时,天空已经发白,清清爽爽,别有一番新年气氛。”读到这里,我想起曾经有一年除夕也是这样度过的,是八十年代中期,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我国在八十年代流行过一阵放通宵电影,这种风气难不成是从日本流传过来的?

 

我那年除夕看通宵电影时年龄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我承认我那个时候相当喜欢看电影,不记得跟谁去电影,不过十几岁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去看电影也是常事。影院是春熙路的新闻电影院,那时喜欢看通宵电影的人多,我记得看过好几次通宵电影几乎都是满场,晚上八点过电影开始放,一部接一部,一直到清晨六点多。好像中途会休息十来分钟,我现在也记不得放些什么片子,不过看通宵电影最难熬的是凌晨的三、四点钟,如果不是特别精彩的电影,肯定会睡着。我记得看完电影出来,是早晨七点左右,天还黑黢黢的,走到总府路等三路公交车,清晨很冷,街上空旷,等一会儿车就来了,虽是大年初一,车上还是有几个乘客,到通锦桥下了车,还得走一段长长的路才到家,这段路程需十来分钟,到家不用说,倒头就睡,一直要到下午才起来。

 

村上说“什么‘红白’啦‘年来年往’啦,我才不看那种无意义的东西。”好像是在说我们年年都有的春节晚会似的,今年除夕我老老实实待沙发上是想看春晚的,结果还是看不下去,在电影频道看两部电影直到凌晨。

2014-4-25——2014-5-2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皂斗

翻看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卷七第一三一段:“可怕的东西是。皂斗的壳。火烧场。鸡头米。菱角。头发很多的男人,洗了头在晾干的时候。毛栗壳。”看到皂斗的壳,我忍不住乐了,想想皂斗的壳,跟毛栗壳的样子颜色相似,但外壳是软的,不像栗子壳的剌是坚硬的。不觉得它可怕。剥开那层壳,里面的皂斗好看又好玩。

 

皂斗是麻栎树结的果实,我们四川叫麻栎树为青冈树,植物园里有一山坡种了一片青冈树,那里就叫青冈林,前些年我春天去植物园看花,每次经过青冈林的时候,就想去看青冈树,我老是觉得小时候见过这树,名字当然熟悉得很。但青冈林那片种了很多树,春天时的树,叶看起来都差不多,很多年过去了,我都没弄清楚青冈树的样子。直到前年冬天,我去看红叶,青冈林也在落叶,在落叶间散落着青冈果,捡起来剥开壳,看到果实的样子,才回忆起小时捡来玩过。这就是皂斗。

 

流沙河先生的《书鱼知小》一书中,有一篇《释皂》,对这个“皂”字考证颇为详细。皂斗壳是可以染黑色的染料,古时的皂衣、皂巾、皂丝等等都是黑色。文中说:“皂壳顶部有尖,倒过来从底部插入半截火柴做柄,两指捻转,旋转成小陀螺。”这个玩皂斗的法子,汪曾祺先生也曾写过。在《淡淡秋光》中,汪先生说他们老家叫这树为茅栗子树:“我们那里茅栗子树极少,只有西门外小校场的西边有一棵,很大。到了秋天,茅栗子熟了,落在地下,我们就去捡茅栗子玩。茅栗子有什么好玩的?形状挺有趣,有一点像一个小坛子,不过底是尖的。皮色浅黄,很光滑。如此而已。我们有时在它的像个小盖子似的蒂部扎个小窟窿,插进半截火柴棍,成了一个‘捻捻转’。用手一捻,它就在桌面上旋转,像一个小陀螺。”我不曾记得捡皂斗这样玩过,大概就喜欢皂斗挺可爱的形状。

 

这些日子时不时翻几页《湘绮楼日记》,王湘绮日记中记读书校书多,这些看得我头痛,但他也是个有情趣的人,日记中记种花,带家人田埂边看日落,或带孩子爬山,梧桐子熟的时候带孩子去拾梧桐子。还记去找橡栗,就是皂斗,各地叫法不一。某年九月二日记:“连日甚燥,钞诗四叶,桂再华,骑至将早山,觅橡栗,树高二三丈,子未熟。”才阴历九月,橡栗子当然未熟。我捡的时候都十二月了。

2014-4-13——4-26

皂斗

 

 

皂斗

皂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鹅肠草

    中午去河边看苹果花,从河滩上经过,见几丛鹅肠草丰美,忍不住又掐了一袋,晚上炒来吃,很好吃,上次掐鹅肠草是十天以前,也是在河边。那天是煮了汤吃,味鲜美。我对野菜不是特别好爱,是介于可吃可不吃之间,我之前比较喜欢吃的野菜有枸杞芽,马齿苋,我曾以为最好吃的是野苋菜,但现在在好吃的野菜名单上我要加上鹅肠草了。

 

    鹅肠草名字多,我们叫鹅儿草,又叫繁缕,鸡肠菜等。小时就熟悉,那时经常帮邻居采来喂鸭鹅。前些年开始觉得鹅肠草的小白花素净好看,好些年一直专注它的花,以前也写过。

 

    这么熟悉的野草从没想过在它未开花时,摘了嫩叶来吃,早先曾看朋友弄来吃过,当时还真是吃了一惊,想不到鹅肠草也可以吃。因为无法想像那味道,那时也没想要去吃它。就是去年看过刘克襄写鹅肠草也没动过吃的念头。然而在读了《东坡题跋校注》中那篇《记与舟师夜坐》后,开始动念头了。苏轼写到:“绍圣二年正月初五日,与成都舟阇黎夜坐,饥甚。家人煮鸡肠菜羹,甚美。缘是,与舟谈不二法。舟请记之。其语则不可记。非不可记,盖不暇记。”鸡肠菜就是鹅肠草,想正月间的鹅肠草还未开花,很嫩,煮来吃或许不错,不过,甚美两个字我还是有些疑虑,东坡不是说饥甚吗,饿了什么都好吃。

 

    想吃的时候才发觉你无法采到你想要的鲜嫩的鹅肠草,主要是没地方可采,鹅肠草虽到处都有,还得选地方采,如乡村郊外的田间地头才是首选。入春后,街边的鹅肠草一长一大片,并且迅速开花,开花就老,我估计这个春天是吃不到鹅肠草了。

 

    然而事情总是有出科意料的时候。今年成都的春天稍稍迟了点,三月的时候气温还没升上来,我一直想看的苹果开花也推迟了。为看苹果花我去了几次沙河边,却在河边意外碰到长得茂盛的鹅肠草,河边土质肥沃,长出的鹅肠草有很多没开花的嫩芽,一掐水汪汪的很嫩,第一次没敢多采,怕不好吃,拿回家煮了汤,煮出来的鹅肠草很嫩,没异味,因而才有了开头的第二次掐鹅肠草,这个野菜采得很有兴味。

 

    回头看刘克襄的《岭南本草新录》中写《鹅肠草》那篇,文中说,很久以前台湾还有卖鹅肠草的,当然现在没有,刘克襄说他在福建广东近些年曾碰到有卖的,他说鹅肠草味道类似豌豆苗,甚而比豌豆苗更柔嫩、鲜美。我倒不觉得味道像豌豆苗,鹅肠草就是它自己,确实柔嫩、鲜美。

2014-4-9——4-21

鹅肠草

 

鹅肠草

 

鹅肠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见紫云英

又见紫云英

 

那天从大邑白岩寺出来,快走完长长弯曲的陡坡,在路边停歇的时候,不经意间就在路边树下的一片绿叶中看到一朵朵紫云英,我大为吃惊,紫云英我是见过的,只是在成都是第一次见,印象中江南紫云英多。

 

早先我是从书中读到紫云英的,周作人在《故乡的野菜》一文中,把紫云英写得很美,文中写紫云英是扫墓时常吃的一种野菜,俗名草紫,是用作肥料的,但嫩芽可食,味好像也不错。写花数亩接连不断如锦绣,这种美是完全可以想像出来的。说花犹为小孩所喜。“浙东扫墓用鼓吹,所以少年常随了乐音去看‘上坟船里的皎皎’;没有钱的人家虽没有鼓吹,但是船头上篷窗下总露出些紫云英和杜鹃的花束,这也就是上坟船的确实证据了。”上坟船上放花束,我想起同为绍兴人的李越缦,他在《萝庵游赏小记》中,回忆年少扫墓时的情景,写得也极好看,李越缦的回忆中扫墓船头放的是桃花。

 

我第一次见紫云英是在云南腾冲,三年前的春节,在腾冲的和顺镇外看到的,记得那天天气极好,是云南那种惯常的钴蓝的天,和顺镇外的地里,春节时都已有油菜花在开了,紫云英在道路边的地里,并不多,只一小片正开花,唯开花才会引起我的注意,光凭叶我绝对不会认出来的,之前在图片上见过紫云英,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当时也很惊喜。

 

有时常想,在四川或至少说在成都,我为什么就看不到紫云英,植物的地域差异有些就体现在这些普通的植物上。在白岩寺看到紫云英前一阵子,在网上我曾看到有江南网友贴紫云英的图片,是一大片开花的紫云英,让我羡慕好一阵子。其实如今植物特别是观花类的,基本是大同了,唯一就是花期的早迟,反倒是那些默默的小花小草,令人牵挂。

2014-3-31——4-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碗莲日记(三)

201446日星期日

 

上午去菜市买菜,然后从市场旁边的小巷去健身房,没想到巷中的白玉棠开了,藤蔓从高墙上垂下,又有往上攀爬到人家的窗台上去,开了很多花,我是去年春天从这里经过看到这花的,去年花开得稀疏,当时枝叶生病,叶枯萎得厉害,当时看到那种情状,很担心这株白玉棠能否挺得过去,之后夏秋季,看它又在墙头上枝繁叶茂了。今天看着一墙头的白花开得好,也很欣慰,闻了闻花,是熟悉的蔷薇香。走过酸枣树下,抬头看高高的树,新叶已布满。

 

中午健身房出来,阳光很好,一环路上的香樟树一边落叶一边长出新叶。香樟也快开花了。在小区外边的街上,看到有银杏花落了一地。火烧堰桥边的构树前几天挂满了穗状花,现在叶长出来,花开始落了,天天落一地,像一地的毛毛虫。偶然查构树花居然搜出来构树花也可以吃,还真是大吃一惊。不过,我对吃构树花一点兴趣也没有。

 

回家把碗莲盆子放阳台上晒太阳,免得芽长很快,芽长的有一寸多了,还有三个没发。

 

201447日星期一

 

午后路过旧书店,进去看了看。见到几本1983年江苏广陵书社出版的《小说笔记大观》,几年前曾在电驴上下载了全套电子书,书中所收笔记甚广,当然几乎也没咋看。书是第一次看到,第一眼看到我真是激动了一下,然后翻下来被难住了,印影本的字太小,觉得好像要用放大镜看的感觉,很难读下去,开本也不方便。有一本精装,是《太平广记》,我知道《太平广记》中华书局出版是一套十本,装一大开本里,可想而知要把人读晕死。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我并不收藏,买的目的是读,既然读起来困难,也无买的必要。

 

回家看阳台上的碗莲盆,原来碧绿的芽颜色略微有些变绿褐色了,这是晒太阳的结果。

 

201449日星期三 多云

 

天气预报今天要下雨,早上出门还怕穿少了,结果中午太阳出来热得要命。去河边拍了苹果花,距上次去看苹果树有十几天了,花的的确确是开了,苹果花美极。李树花落后迅速结出小果子,很可爱。在河边见鹅肠草肥美,又掐了一袋。后来在路边见成片的鹅肠草,试着掐来看看,很老,看来只有河滩上的长得丰美。晚上把鹅肠草炒来吃,挺好吃的。

 

傍晚阳台看花,碗莲长势缓下来了,晒太阳长得慢,又看令箭荷花,这两天能确定的确是长花骨朵了,而不是长的新芽,小骨朵暗红,还不止一个骨朵呢。

 

昨晚买了本《邵氏闻见录》中华1983年版,十块。

 

2014411日星期五

 

泡碗莲第十四天,傍晚换水照样放阳台上,同期发出的那几颗细细的芽有两寸多长,还另长了小芽出来。夕辉中拿着看,美极了。纤细柔弱之美。

 

午间天气晴正,阳光灿烂,气温上升,五点钟回来,看河边那几棵高高的喜树,叶已长得很茂盛,树色是一年中最好看的绿,喜树间夹杂着构树,桉树。构树有些绿灰色,在开穗状的花,停下看树的时候,听到从树林中传来斑鸠的叫声。瞬间有置身山间的感觉,在家里也时不时听到这树林里传出的斑鸠声,那会儿声音要遥远些。

 

晚上翻青木正儿的《中华名物考》,看《葵藿考》,关于葵的考证,文中所引甚多,唯著《植物名实图考》吴其浚和日本的小野兰山于1802年著的《本草纲目启蒙》比较准确。小野兰山云:“叶如钱葵,大三四寸,圆而五凸,不尖,有细锯齿。青茎直立,高三五尺,叶互生。春月叶间开花,大者三四分,五瓣而多攒簇,色白而微带淡黄紫……。”刚好前不久拍了冬葵花,翻出看,几乎差不离。青木正儿文中说没见过冬葵,这个在我们四川是多么寻常的菜,我们叫冬寒菜。

 

2014-4-13 星期天 26

 

又是晴朗的一天,明亮的阳光恍若夏天。下午餐桌上写一下午的字,外面阳光猎猎,风吹着风铃一直响。晒的衣服被子也吹得乱飞,生怕吹到楼下去。

 

傍晚出去买东西,在楼下又听到斑鸠的叫声。买了香蕉和萝卜,还去了菜市一趟,啥也没买,七点过,菜市场许多摊子还没收。一路上经过的小巷闻到的花香有桐花,槐花,楝花。槐花很令人吃惊,那条时常经过的巷子,觉得看到新叶长出才是不几天前的事,今天路过忽闻花香,抬头看树枝间,竟已挂着了一串串白花。

 

矮牵牛开出几朵明亮的紫花,播的几粒牵牛也发芽,茑萝播了很久还没动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8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三,马兰头

  

采摘马兰头是临时起意的,中午我穿过川大校区,准备去足球场旁的几家旧书店看看,路过一教学楼,楼前有一片种了几株各种樱花的草坪,见樱花开得还好,就去树下看花,然后看脚下草地上的野花,我在找附地菜,附地菜没看到,却把一片马兰头看到了,马兰头总是要么长一片,要么没有。看到马兰头,忽想起了黎戈写的《春食》那篇,就有写到豆干拌马兰头。心想何不一试。马兰头早先是扯来熬水喝,前些年看朱伟在《谈吃》一书中写马兰篇,曾动念摘过一次炒来吃,那次是秋天,或许是季节不对,也或许是自己没做好,没吃出感觉。

 

城里的马兰头肯定没郊野长得好,能碰到也算不错,聊胜于无,这个农历三月三的中午,我就在樱花树下摘马兰头,马兰头植株长得矮矮的,掐的时候还感觉有些老,确实不如上周的鹅肠草好采摘。好像马兰都喜欢围在树下生长,我在好几棵树下找到,头上是樱花树,马兰头上有些也沾上了樱花枯萎的花瓣。马兰头不太茂盛,也不算多,摘了好一会儿才半袋,觉得或许也够了。我想下过几场雨后,马兰头会不会长好呢。摘了马兰头,看已一点过,匆忙在旧书店里看了看就回去了。

 

下午下班后,在楼下超市买了一袋豆腐干。回家就泡马兰头,淘净,开水焯过,沥水挤干切了一下,豆干切成颗粒,用盐,白糖,油拌起,马兰头有微微的清苦,和着豆干吃还不错,马兰头摘的时候看似不多,拌下来也有一盘,还很下饭。

 

我想起以前从书中读到的马兰头文章,还多是江浙作家写的。四川真是少有人吃,更没见卖的。就如荠菜一样,成都也是近些年才有卖,以前也没见人吃。

 

孔明珠写吃我爱看,她的书中也写到了马兰头,说凉拌马兰头是上海人夏天的一道清新风景。所谓“夏天的风景线,”难不成夏天马兰头会长得更好?至于做法,也如我做的一样。她说到马兰吃起来有麻麻的感觉,的确是的,我想起那年第一次吃马兰也感觉舌头麻麻的,当时觉得怪异。

 

叶灵凤是南京人,他写马兰头很详细。在《江南的野菜》这篇,文中说马兰头的滋味是最好的,最不容易找到的也是它。还说这是除了在野外采集,几乎很少有机会能在街上买得到的一种野菜。

2014-4-3

 三月三,马兰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寒录(四九)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八日 星期六

 

醒来六点多,翻《山谷题跋校注》。饿了起来蒸馒头,照昨天在网找的配方发面,普通面粉是特意为蒸馒头买的。发酵顺利,蒸的馒头比自发粉做的好吃。

 

菜市买一棵长寿花。对这花并不待见,只觉得它的花很上相,拍出来好看。我犹不喜这花名。

 

下午看伊丹十三的《丧礼》。一九八四年的片子。

 

阴冷的一天,晚上风吹着特别冷。

 

四九第一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九日 星期日 零下一度到十三度

 

清晨翻十几页奈保尔传记。然后去上健身课。十二点过健身房出来,阳光很好。晚折两枝蜡梅。温暖的一天

 

四九第二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日 星期一

 

上午收到苹果笔记本,然后拿去博物馆。浣花溪边的红梅开了一些。因为要赶时间没空在博物馆附近逛逛。博物馆种的桂树结了果,青色小果,还是第一次见到。

 

天极好,气温升至十六度,有天朗气清的感觉,大寒,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

 

四九第三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 星期二

 

晴暖如春。黄山谷有香癖,对此还颇有研究,题跋中有几处写到香,其中《跋自书所为香诗后》,写到别人送他意和香“清丽闲远,自然有富贵气。觉诸人家和香殊寒。”贾氏送山谷香,要他作诗,山谷于是为此做了十首小诗。查到山谷的《香十德》录之:“感格鬼神。清净心身。能除污秽。能觉睡眠。静中成友。尘里偷闲。多而不厌。寡而为足。久藏不朽。常用无障。”

 

收到舍舍寄来的自书自撰的春联、零食和笋子。昨天中午准备烧牛肉,正想着下午带两个萝卜回来烧进去,刚好收到笋子,于是就改笋子烧牛肉。这种笋子很好吃。

 

四九第四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 星期三

 

天气继续晴好。晚上看几篇《云乡话书》,有篇写《忘山庐日记》,凑巧头两天在另一本日记选中看了几篇孙宝瑄的日记。对这本日记有了兴趣。

 

四九第五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 星期四 多云

 

中午与友万达商场吃砂锅,鲫鱼味道一般,蒸茄子还行,有一道香菇肉末豆花不错,打算研究一下自己做。

 

晚健身课后十点回家。弄罗宋汤至深夜。

 

腊月二十三,天暖和,有太阳。

 

四九第六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星期五

 

早上被叫去公司,安排春节放假事宜。中午匆匆去了趟菜市,一点过回办公室。

 

黄苗子《艺林一枝:古美术文编》中《担当诗书画》一文,讲担当的画及诗。略述担当生平,末附担当年谱,一一看来,对明清之际云南情势有了一些了解。担当自书诗页:“无事不寻梅,得梅归去来。雪深春尚浅,一半到家开。”

 

多云天。

 

四九第七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五日 星期六 多云 十二度

 

醒得早床上看两篇《云乡话书》。邓云乡先生喜欢看前人日记,这本书中有多篇谈前人日记的随笔,如谈胡适日记、孙宝暄的《忘山庐日记》、他的老师俞平伯的日记、徐志摩的《府中日记》等。谈《王文韶日记》这篇,挺有意思。王文韶日记中对服饰一丝不苟的记录,简直令人大开眼界。大略从这里可以了解到清时朝廷对官员们的服饰的严格要求。王在光绪间权兵部侍郎,直军机,官至政务大臣、武英殿大学士。

 

云乡先生在文中说,清朝官吏,不论大小,都习惯长期记日记。从小就注意这方面的教育。提到袁世凯手订的《袁氏家塾训言》中有一条:“头二班诸生,各立日记一册,将逐日所习功课,及晚饭后自修所读阅各书,别有心得之处,详细记载。届星期六呈阅一次,藉觇志趣而稽勤惰。”又云“由此可见旧时传统教育中重视培养学生记日记之情况。这是培养勤奋、细致、有恒等等良好习惯的手段。”对这种手段深以为然。因为我就是喜欢看日记的人。

 

上午九点到公司去了一趟,然后楼下超市买菜,公交卡充值,文殊院宫廷糕点买点心,近午太阳出来又热了起来,公交车上人多很闷。下午去家乐福,节日气氛的确很浓,人也多。买意面和意面酱。

 

腊月二十五。

 

四九第八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六日 星期日

 

看下载的《越缦堂日记》,影印本看着确实不如意,除了某些字不认识,李莼客的字还算好认。还有涂抹的地方。老想有一套《越缦堂日记》这个念头彻底打消。除非换版本,再也不做此想。

 

中午回家吃饭,走十几分钟到家。洗衣服,收拾屋子。然后一点过回去。小区贴梗海棠陆续发花。下午三点过离开公司,收一袋香肠腊肉。开始放假。

 

吃了晚饭去芳草街,在路边一家店逛时,看中一个小花瓶买下送人。在一小区找人没找到。垃圾桶边捡一个陶罐。八点过到家。

 

四九第九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碗莲日记之二

  

2014331日星期一

 

清晨五点半醒来,听到河边传来一种鸟叫声,悠扬清悦,听了一会儿,又继续睡。再醒来六点过,还听得见那种鸟声,又加入了别的鸟声。

 

早上给碗莲换了水才出门。那粒我以为夹掉太多的种子,看到了绿色的苤芽。其它只夹掉外壳,还留有褐色种皮的那些也有长大的感觉。

 

晚饭后在阳台上查看令箭荷花的叶茎,前些天给小轩剪叶的时候,发现一片叶的边缘上有暗红颗粒长出来,不知是新芽还是花骨朵,今天看有略微长大。

 

七点钟下楼去给公交卡充值,天还有些亮,从地下室出来,看看火烧堰旁一排高高喜树,绿意渐深,近日天天看着这片树绿色的变化,天空有些阴云,傍晚七点有些寂静感。走到玉林东街就快黑下来了,红旗超市充值,菜店买明天炖汤的萝卜,还有豌豆荚。路过旧书店,店里店外都是人,没进去,小巷中有泡桐花的香味,捡了三朵泡桐花,回到小区飘起了细雨,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木香的花香。

 

201442日星期三

 

气温升至21度。太阳下挺热,特别中午的时候。中午去公司对面的川大望江校区逛了逛。路上在郭家桥好利来买咖啡,面包。

 

春天的时候喜欢去望江校区看长出新叶的树,梧桐,水杉,樟树,槐树,玉兰也长出了大片的新叶,我还特意去看了那棵上次看到的楸树,很老的树,仔细看了半天,才看到有几片新叶,去年的残叶还挂在枝上,没看到新叶时,我还以为这棵树死了。我是想盯着这树看楸花的。扯了几片槐叶看,嫩嫩的刚长大,正该是做槐叶冷淘的时候,可我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扯槐叶。

 

这个时候也是樱花季,各种樱花都开得好。对樱花我只站在树下看看,掏相机的念头都没有,在那片樱花树下倒拍了马头,也摘了马兰嫩芽。在两家旧书店匆匆看几眼就离开了。

 

晚上给碗莲换水,有好几粒都见绿芽了,绿芽在暗地里生长,外壳都有裂开,种子是奇异的,无论开花与否,看着生命的萌发,一天一天,也是一个美好的过程。

 

开始看昨天去图书馆借的书,看过曾昭抡的《缅边日记》后,还想看他的《滇康道上》,图书馆恰好有,就借了回来,另外的是高居翰《诗之旅》,陈陡手和胡兰成的书。

 

201444日星期五

 

去绵竹土门的圆宝山上坟,成彭高速建好后,去绵竹省了不少时间,如果不算出城,到绵竹只需一个小时。这一线与龙门山脉平行,连着彭州什邡绵竹。

 

上了坟下山,同行人有去三溪寺还愿,我没进去,在山门外等。看寺前高高的桢楠,仔细看桢楠的叶,明白小区门前那棵树就是桢楠,它的叶略小片。还在山边看到了正在开花的蓬虆,白花素雅。后走沿山公路去了遵道,田野里油菜花只点点的黄,都在结菜籽了。在遵道镇上吃饭,碰到一个多年未遇的女子,十几年前曾在我家帮忙过几年,去她家坐了会儿,地震后她家重修了房子,非常不错,屋顶上种了好多花草,她太会种花了,牡丹在开,芍药打骨朵,各种品种的月季十几棵,十几棵蔷薇藤月,葡萄藤,猕猴桃藤发新芽,含笑,杜鹃,栀子等等,简直令人吃惊,她说是新房子修好后才开始种花的,在屋顶上看得见不远处连绵的群山。记得多年前她来成都,我问她家附近有没有山,她说有啊,而且山很高,后来我来绵竹遵道一看,果然如她所言。我们约定以后我来这里玩就住她家。我还真有这个打算,这里的空气好,满目青山。下午五点过去市区吃羊肉米线。然后回成都。八点进城,我到家九点过。夜里风凉。

 

回家给碗莲换水,芽又长出了许多。

 碗莲日记之二

蓬虆

碗莲日记之二

山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日抄

  

春分以前

 

昨天是晚些时候冷空气才袭来的,白天还很热,以至于下午我只穿了条薄薄的长袖连衣裙,晚上看玻璃窗上的雨点,对冷气的到来无比高兴,无法忍受春天如夏天一般的热。

 

清晨起来的时候还并不觉得冷,做清洁的时候也穿着薄衣。七点过换衣服时也跟昨天穿得一样多,到临出门的九点,觉得开始有些冷,赶忙加了条裤子,多穿了件毛衣,出门把围巾围上。天空阴云密布,时不时飘着雨。小河边高高的一排喜树这两日浮起了淡绿,看到喜树的这抹绿意我想起去年春天也是如此这样地看着喜树的绿意由浅变深,春已俱往深处去。

 

下午看几页《忘山庐日记》。孙宝瑄日记几乎天天都有记看书,而且他每天看书也并非只一种,估计也跟我一样,几种书每天看几页。他坐车也带着书看,有时还计算某段路程看几页书。光绪二十三(1897)三月二十三,读《周礼注疏.夏官》后记:“掌固,掌修城郭、沟池、树渠之固,可知古人最讲种树也,余生平无他好,惟爱茂竹深林,能坐其下忘返。居京师时,往往庭院中多古槐,绿阴四合,疏帘半垂,与二三高侣,读书弹琴其中,仙镜也。到南方来,楼高院增,如坐深坑,此乐转不复有。西人谓植物能吸炭气,吐清气 以养人,实有至理,故徘徊花木间者,觉动息为之怡然。”孙宝瑄的书目中不泛清末刚翻译的外国书,这类书包括心理学,几何学,天文物理等,因而思维活跃,开明,有见识。那时电影估计也刚进入中国,孙宝瑄有一天日记就记了在上海看电影:“……览电光影戏。观者如蚁聚,群灯熄,白布间映车马人物变生如生,极奇,能作水腾烟起,使人忘其为幻影。”

2014-3-20

 

苹果花未开

 

午休的时候,想到沙河边去看苹果花,去年此时无意间路过那里,发现河边植物繁茂,李树、垂丝海棠、西府海棠、苹果树等等都有,去年冬春较暖,花开得早,三月中的时候,李花已谢,海棠也都近尾声,然几株苹果花却开得正好,那几株是我近些年见到的最好的苹果树,在市区别的果树都容易见到,然苹果树不易看到,前几次看到苹果花不是在郊外就是在花市。

 

然而我对苹果树所在的地方,有点模糊不清,想找近路过去也没法,还是得从去年过去的原路寻去。依旧是先坐车到净居寺,再从沙河边沿河而行,那里有两条河,一条沙河,一条稍小的河,我没过桥,而是沿沙河右岸往南行。河岸繁茂的老树与后来种的各类乔木,灌木交织一起。午间微暖的太阳,河边清静,一路上黄素馨开得艳丽,对面河堤上一片片的黄素馨倒影在水面上。我沿着河边小道走,草丛中星星点点开着菊科黄鹌菜的小黄花,鹅肠草、碎米荠的小白花,还有通泉草的浅紫小花。河水浅浅的,似枯水期。寂静中鸟声悦耳,我最喜欢听柳莺细碎的声音,小小的身影,活活泼泼在枝上翻飞。忽然看到了戴胜,在我前方几米远的草丛中觅食,它的尾部羽毛的纹路,及头顶的冠,最易认出。我想走近它,可它机警得很,稍一靠近就飞走,总之保持一段距离,最终消失在树丛中。树多的地方鸟就多,这里还真是个观鸟的地方。没走多远,我就看到了观音桥,记起了苹果树就在这附近。找到那几株树苹果树,然才刚发芽,花苞一个也无,长出的叶最大的也才五分硬币大小。附近的李花,垂丝海棠却还在开花。李树青白的花,新长了叶都好看。观音桥对面有个菜市,只卖上午,去年逛过,今天也顺便看看,已过行,市场有人准备收摊,菜在降价,我买了蒜薹,豌豆荚,丑柑。出市场的时候,看到附近还有田地,金黄的油菜花很耀眼,远处有在建的高楼。我到田里去看植物,除了疏落的油菜花,还有开白花紫花的萝卜,蚕豆、豌豆都在开花。豌豆花有白色、红紫色,又有一种红白色,是第一次见,茼蒿也在开花。在一人家门前,一棵冬寒菜长及半人高,在开小花。估计是留种的。之后离开观音桥。从75路起点上车,一开出去就是锦华路,这此我终于搞得清方向了。

2014-3-2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碗莲日记

2014-3-28 周五

 

晚饭后,收拾妥当六点半的样子,电视开着听着新闻。把买了几天的碗莲种子拿出来,佛光五粒,另两种红色,加上送的五粒,一共二十粒。照卖家的种植方法,先把种子开口。碗莲种子一端凹进去,一端凸出来,要处理的凹进去的一端,我没敢用美工刀,用的是尖嘴钳。把种子凹进去的一端,搁一小部分到尖嘴钳有锯齿的地方,使劲一夹硬壳就开了,第一粒夹多了一点,现出了白色,不知会不会伤到苤芽。其后就小心些了,二十粒很快就弄完。

 

然后找一个盆子泡碗莲种子,清水淹没种子,一天要换三次水。

 

我又开始拆腾碗莲了,前些年买过碗莲,花也开过,是白色,只两年就死了,后又种过,年年只长叶不开花,买碗莲种子是第一次,我想种子发芽或许是容易的,难的是种好及之后的开花。

 

2014-3-30 周六 多云

 

早上给碗莲换水。然后出门,与朋友友去大邑白岩寺。到大邑十点过,坐12路车到往悦来镇,在车上发觉12路的终点是鹤鸣山,离我们要下车的悦来镇也只多几个站,临时决定先去鹤鸣山,若时间允许回头去白岩寺。

 

12路终点下车后,走了一段路,山间空气好,春三月路边的野花很多,叫得出名的有开紫色小花的野豌豆,跟这些天常拍的豌豆花一比,花形虽一样,却小巧清丽无比。还有老鹳草,附地菜,苦荬菜,繁缕等等。

 

鹤鸣山道观离公路不远,观前有一条河,水少,还筑了水坝,岸边有油菜花,桥上望远山连绵。道观依山而建,颇有古意,寺中的树木高耸入云,上百年的树不少,除了树,山上的花草也丰茂,对道教不甚了解,喜欢道观内的幽静古朴。冬深的时候,读《陆游集》,在《剑南诗稿》中有游大邑的诗,其中有写鹤鸣山的《夜宿鹄鸣山》诗,题注云:“山盖张天师学道之地。事与史合。”《老学庵笔记》中也记:“予游大邑鹤鸣观,所谓张天师鹄鸣化也。其东北绝项,又有上清宫,壁间有文与可题一绝,曰:‘天气阴阳别作寒,夕阳林下动归鞍。忽闻人报后山雪,更上上清宫上看。”

 

中午吃斋饭,一人六块。菜有带皮煮白芸豆,炒厚皮菜,青椒,花菜。吃一碗饭,喝一碗淳厚的米汤,米汤浓,像小时家里煮饭的米汤,斋饭清简家常。

 

午饭后上山到处看了看,因想去白岩寺没多停留。出来后在附近农家的围篱边看到成片的艾草,清明前的艾草,高不盈尺,很嫩,艾草的气味是我喜欢的,一会儿就掐了一大把,装袋子里。后来一路上白岩寺,山路边的艾草也是好多。

 

在公路边坐12路车到悦来镇,又转车到金星乡,车行有半小时。金星下车后,没车只得走路到白岩寺。从金星到白岩寺,是缓缓上山的乡间路,路挺好。一路山乡景色清明,村民多栽种花木,此时樱花在开,也有白玉兰,含笑,紫玉兰,紫玉兰的浓郁药香好闻,而含笑是淡香雅致。随处或遇山坡上金黄油菜花一片,或萝卜花浅紫一大块。山风清凉,不时还飘细细的雨丝,天空云层比上午略厚。远处山上的雾多起来了。走了一个来小时到了白岩寺山脚下,从山脚到半山腰的白岩寺这一路一直上山,路也陡。白岩寺为藏传佛教的寺庙,历史悠久。然白岩寺是以秋日银杏而声名远播的,我也是几年前看别人拍这里的银杏而知道这个地方的。这里的银杏有的很古老,看那株据说有近千年的银杏树刚发出的新叶,小小的碧绿的叶,心中有莫名的敬畏。山上那些泛浅浅绿意的树,远远看去都特别好看。时间比较紧,不敢上山顶,只看了看两座白塔就下山了。下山路上忽然在路边看到几丛紫云英,花开得还不多,非常意外,我上次看到紫云英是在云南腾冲,在成都没见过,我知道江浙多紫云英。

 

下山走了近五十分钟到金星乡,那时是五点钟。与友坐在公路上的石桥上等黄色中巴车,桥下河水细细,河滩上大片的青草碧绿。等到五点过车还是没来,友去问路边人家,才知下午四点过黄色中巴就没车了。我忽然想起那年春天在柏合,上午坐公交车去双碑村,下午下山也没车回镇上,那天我走了一个多小时回柏合镇。难不成这次又要遇同样的事,我们想先走着再说,没考虑那么多,刚走几步路,忽有一小巴开过来,司机说要回大邑,我们欣喜地上了车,这就叫柳暗花明又一村吧。坐这小巴一路上还有意外收获,蜿蜒的山路上,山谷间一块块油菜花田恍若仙境,美不胜收,同车当地人说,只有这些山里村民还在种菜籽,好多地方都改种花木了。

 

小巴六点过送我们到了客运站,正好赶上回成都的末班车,上车十来分钟就开车了,一路顺利七点半到成都。

 

2014330 星期日

 

昨晚睡前翻看《陆游集》中写大邑的诗,集中收了陆游游大邑写的诗有十来首,不仅游了鹤鸣山,还有雾中山,看写大邑诗前后几首,大概那一时期,陆游在崇州,南宋时崇州叫蜀州。崇州与大邑交界,过大邑来游山方便。第一首为《九月三日同吕周辅教授游大邑诸山》,此诗开头一句:“大邑知名杜叟诗,山中仍值菊花时。”“杜叟诗”正是杜甫的“窗含西岭千秋雪,”西岭雪山二十年前就去过。有首诗叫“捣药鸟”,题注云:“雾中山有此鸟,鸣声清绝,正如杵药。”很好奇这是什么鸟,但没查到。其中“出山”诗的前一句“出山似与高人别,回首时时一怅然。”去年读此诗时,刚从青城后山回来,陆游诗中的“回首时时一怅然”深有同感。每每出山回城,也是怅然。

 

上午碗莲换水,细看有萌芽的感觉。阳台上花盆看到一细芽冒出,不知是不是两周前种的茑萝。

 

傍晚风大,收衣,饭后下楼散步,才发现在下雨只好上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赠君木鱼三百尾”

上午在微博上,看文小妖拍的几种云南春天的野蔬,熟悉的只有茴香和椿芽,另外几种看名字都是树的嫩芽或花,有马桑花、棕包、皂角芽、臭菜、白刺花。皂角树认识,但嫩芽没吃过。小妖问我成都有没有棕包,我仔细看棕包,成都没见过,然后去百度,原来棕包是棕树未开的花苞。棕花还在花苞期的时候,外型看起来像一条鱼,外面裹着层层类似笋衣样的外壳,里面是密密麻麻的小花苞,就象鱼籽一样,因而又叫木鱼。我忽地想起这不就是去年夏天在《历代诗话》中读到的苏东坡诗中的棕笋吗。

 

去年夏天淘了本旧书《历代诗话》的下册。翻阅中读到觉得有意思的地方,做了些笔记。写到棕笋的是在《韵语阳秋》中,葛立方说:“蜀中食品,南方不知其名者多矣,而况其味乎。”文中提到了苏东坡诗里写过的巢菜,巢菜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苕菜,每年春天会有几天在菜市看到,前些天也看到了,另一种是东坡诗“赠君木鱼三百尾,中有鹅黄子鱼子”的木鱼,第一次读时没在意,后天又翻到那篇仔细看,葛立方说木鱼就是棕笋,我想这棕笋是啥笋啊,查下来的结果令我无比惊讶,原来是棕榈树花的骨朵。

 

棕榈树当然熟悉,小区就有几棵长得高高的,我觉得这树夏不遮荫,只顶上长几片叶子,不觉得它有多好看,长得太高也没见过开花。说用处吧只知道可以做扫帚等,想不到花苞也可以吃。苏东坡在《棕笋》这首诗的叙中,对棕笋是这样描述的:“棕笋,状如鱼,剖之得鱼子,味如苦笋而加甘芳。蜀人以馔佛,僧甚贵之,而南方不知也。笋生肤毳中,盖花之方孕者。正二月间,可剥取,过此,苦涩不可食矣。取之无害于木,而宜于饮食,法当蒸熟,所施略与笋同,蜜煮酢浸,可致千里外。今以饷殊长老。”当时读到这段对棕笋很是想往。想等到了春天,要去注意看这几棵棕榈树的花苞。

 

春节后有些忙碌,白天少有在小区园内闲逛,只是傍晚在小区散步,初春天黑得早,下楼天都黑了。这一阵子快把棕树给忘了。转眼已仲春。看了文小妖的贴图,我才晓得棕笋现在还有人吃。不过奇怪的是,看东坡诗应该明白,北宋的时候,四川人要吃棕笋,北宋之后的南宋,陆游在四川待了九年,也吃过棕笋,陆游离开四川回浙江以后,还曾写诗对四川的吃食念念不忘,其中就提到棕笋,如在《冬夜与溥庵主说川食戏作》:“龙鹤作羹香出釜,木鱼瀹菹子盈腹。”如今虽然棕树还在栽种,但在四川知道棕笋能吃的人估计很少了。查棕笋吃法也简单,想到云南的春天还有棕笋吃,让人心生羡慕。

 

傍晚七点左右,天色还亮着,微暖的黄昏,红叶李嫩叶迅速长起来,花瓣纷纷飘落。我在小区的棕树下看花苞,树还真高,树干光秃秃,只有顶上长几片叶,我在几棵树顶上看到了淡黄色的花苞,树这么高,棕笋也只有望树兴叹了。

2014-3-18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寒录(三九)

二〇一四年一月九日 星期四 多云

 

开始读《世事如斯》,从前五章来看,之前读过的所有奈保尔的作品没白读。在记述奈保尔家族的过程中,小说的情境在脑海中出现,印象极深的《毕斯沃斯先生的房子》几乎就是以这个古怪家族为素材。

 

晚九点过回家,绕到蜡梅开的那条路闻闻花香。

 

三九第一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日 星期五

 

曾在余世存编的《非常道》一书中识见那部分,看到说林琴南古文情调的译述倾倒过一代人。在《暮年上娱》中,一九七五年有段时间,两位老先生的通信里,多次提到林纾翻译的小说,叶老还从俞老收藏的林纾小说借了很多来读。思索二老年轻的时候,正是林译小说走红的时候。

 

天阴冷。水仙两盆都在开花了,一盆放卧室,夜里闻到水仙花香。

 

三九第二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一日 星期六

 

《周作人俞平伯往来书信集》中,一九三一年七月十七日,周作人给俞平伯的信中,就朱自清与陈竹隐的婚姻写到“想到朱、陈之婚姻,觉得故典之有意味,又寻得一句将来可以写在红纸上送贺礼的话,即是渊明老爹的母舅的‘渐近自然’四个字,只是有点流氓气耳,如玄公不是那样谨严的绅士,明年真想写送也。”这封信有两个不太明白的地方,查了一下朱陈之典故,缘自白居易的《朱陈村》“一村唯两姓,世世为婚姻。”“渐近自然”没查到出处。

 

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周作人信中写到:“世事愈恶,愈写不进文中去(或反而走往闲适一路),于今颇觉得旧诗人作中少见乱离之迹亦是怪也。”陆游跋中也写过类似的意思,是关于《花间集》的。

 

看一天书,晚上下楼走了走。看到月亮。白天午间阳光尚好,下午渐冷。

 

三九第三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二日 星期日 多云

 

下午熬皂角水,剥皂角米,那层透明的薄片真是想不到有那么多好处,而它却藏在最深处。

 

重看一遍《我的母亲》。读完《周作人俞平伯往来书信集》,书中的笺纸非常好看。

 

三九第四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三日 星期一

 

每天读几则《暮年上娱》,在七六年二月的几封往来书信中读到,两位老先生都在读《战争风云》,俞老说小说非常好看。读此为之一乐,想起二十年多年前为这套书也曾痴迷,记得买此书是在冬天,那年独自住在城西青羊宫,因种种事那时候极沮丧,纵然如此,对淘书读书依然执着。有一天傍晚在新二村吃过晚饭,骑车回青羊宫路过西安路,那时西安路窄窄的街道两旁还是老屋绵延,见路旁有家旧书店,书店还不小,就进去看看,当时就淘了这套三本的《战争风云》,记得还买了几本杂志。那时为看《战争风云》还熬过夜。往事如烟云,大多事不值一提,唯关于读书的点滴值得一记。

 

傍晚月亮极好,腊月十三。夜里看《编舟记》

 

三九第五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四日 星期二

 

中午和朋友在人民北路万达商场吃越南菜。路过人民北路时,看到十字路口西北方向铁路局以前的旧楼拆了,无比失落。不久前经过这里那片楼还在的。那片旧楼,七、八十年代是个百货商场,小时候会随大人来逛逛,近十几年周边几乎都变了,唯铁路局这一大片变化不大,包括这旧楼,我经常坐车经过这里,看到那片楼,就想起小时,它的不变简直是我的慰藉。

 

越南菜跟泰国菜味道相似,吃完出来朋友回单位,我去图书批发市场买毛边纸,走过去很近。买两刀纸,顺看看四折书店,庆幸一本都没买。坐地铁回家,收书。

 

下午去红瓦寺,路过科华北路,见路中间绿化带的红梅疏疏落落开了,大为吃惊。

 

阴冷的一天。

 

三九第六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星期三 410

 

上午打包寄几件东西。菜市买蘑菇。晚冬阴功汤,夜里楼下散步,蜡梅香略微淡些了。

 

三九第七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六日 星期四 多云

 

中午与友万达广场吃粥,皮蛋瘦肉粥和淮山粥,干拌牛肉,烤葱油酥。下午欢乐迪。在文殊院坐地铁,从欢乐迪这边下去,没想到在地下走了好久才到乘车处,早知走这么久,我不如坐十六路公交车了。上午出门穿大衣,没想到那么冷。回家又换羽绒服才暖和起来。

 

晚上健身回来,月亮很好。腊月十六的月亮。睡前翻几篇东坡题跋,那些短文真好。如《记与舟师夜坐》:“绍圣二年正月初五日,与成都舟阇黎夜坐,饥甚。家人煮鸡肠菜羹,甚美。缘是,与舟谈不二法。舟请记之。其语则不可记。非不可记,盖不暇记。”百度鸡肠菜就是繁缕,又叫鹅肠菜。小时扯过这菜,就是从没吃过。

 

三九第八天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七日 星期五 多云

 

晚七点过去来福士买红豆派。一楼见Monki的促销广告,进去挑了几件T恤,不觉耗时良多,去麦当劳买了红豆派回家,已近九点半。

 

天气较温,有太阳。

 

三九第九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6页/8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