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3955569
  • 开博时间:2004-06-01
  • 博客排名:第30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liza0512

2017-05-05

单兵武器

2017-02-28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峨眉记

半个月内第二次去峨眉,今早的车买了较早一班的,成都南七点四十二分发车,到峨眉市刚好九点,正是机关上班的时间。想早点把事情办好,早些回来。

夜里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六点起来雨已停。做了清洁烧开水泡茶蒸了两个小包子吃,出门不到七点。地铁到南站也只两个站,几分钟就到,只是出站要走一会,取票在候车室没等多久就进站了。

座位靠过道,也就无暇注意窗外的景致。不觉中这条高铁线从去冬到今春已很熟悉了,冬深的十二月,有两次去乐山,冬日的田野一段段或白雾茫茫,或者田野可见一片片白霜。再次去就是仲春了,油菜花已开过,黄色的菜花只是点缀,更多的是已结菜籽的豆荚,灰绿沉沉的。今天的这趟车中间很多站都没停,第一站停的就是乐山,乐山到到峨眉也就十来分钟,但就这十来分钟,我看到窗外淡淡的山影,很远的高山,不知是哪里啊,真好看。车近峨眉,近山连绵,白色的云雾在山腰也好看。觉得比我在峨眉市区看到的山还好看。

下车后打的到金顶北路,去到某院把一些事情协商好,出来不到十一点。沿路走了走,虽已是第二次来,街道一点不熟悉。上次来更是办了事直接打的去了高铁站。今天因时间早觉得可以到处看看。峨眉山景区去过几次,以前到没到过市区,却不记得了,现在的峨眉市在我看到全是陌生。路过一个菜市进去看了看,除了菜贩,当地农家卖的菜很新鲜,当季的蚕豆,豌豆,青笋看着特别鲜嫩,是否是应着蚕豆上市,很多卖茴香的,新鲜的茴香都捆成一小把,地上还有扔掉的开着紫花的茴香,一路上都看到茴香,以致于我逛完这个菜市,闻到的全是茴香的清香。

出了菜市,走到清音桥,站在桥上看河水,因为夜雨,水看着浑浊,这种浑浊像是山里流出的水色。我知道山中下过雨后,水就是浑浊的。路上的行道树多是大叶榕,很多树都出来了新叶,嫩嫩的新叶,颜色浅绿。我怎么会觉得峨眉的大叶榕比成都早些呢,成都街头的并没有都长出新叶。为了要坐公交车去高铁站,我上了六路车到佛光广场,路过的街道比较窄,树木多,明显是老街。

在佛光广场找到了要去高铁站的5b车站牌,想在城里吃了午饭再去车站,上月初到峨眉高铁站,觉得像是在郊外,周围没商业区。佛光广场附近有很多卖吃的店,就不知吃什么好,在路边水果摊上买香蕉,顺便问摊主大叔附近有什么好吃的,有特色的,他说豆腐脑,我问在哪里,他指着一条路说一直下去,问店名,说起很不好意思,我听峨眉话有些吃力,恍若听他说是高级,我只好听音猜字去找,沿书院街一直下去,这是一条老街,路上经过一家叫久久的豆腐脑店,店里一个人都没有,想着店名不是我听到的,想再找找看,实在没有就倒回来,又继续走,终于看到远处街对面有个招牌是豆腐脑的店,很简陋,店外就坐着不少吃客,走近看,生意确实不错,卖豆腐脑及饼。也看清了招牌,人家是高记。我咋听成了高级,晕哦。先要了豆腐脑,端上来的豆腐脑很有感觉,面上的料有花生,葱,辣椒,猪油渣,和匀后尝,才惊艳地觉得油渣是精华。看人家吃饼,纵然并不饿就觉得既然来了也尝尝,是蒸牛肉夹饼,白饼软软的,还行。

吃了豆腐脑然后去佛光广场车站,等了很久等不来5b车,只好打的去了车站。以为肯定随时能买到回成都的车票,结果失算了,只买到五点四十的票,还是东站。那时候才一点过,车站附近也没什么好去处,就像荒郊野外似的,随便在站外的道路上走了走,草地上看到很多救荒野豌豆,结了很多豆荚,喜欢这种紫色小花,这个春天一直都看到。野豌豆看完了,午后天热哄哄的,返回候车室看书,是《张文虎日记》。候车室闷,吵,坐久了就烦。跑到外面广场找地方坐,外面空气好,不那么嘈杂。因着近山,天气变化也快,午后有一段时间挺热,三、四点钟山那边天空云渐渐多,头上天空也乌云一团团。天很快就冷下来,穿上外套都冷。幸好开车时间也快到了。

五点四十二发车,到东客站近七点,坐地铁回到城南,走在傍晚成都的街头,竟也是冷嗖嗖的。
2016-4-8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千丈林、叉尾太阳鸟

    午后我在空无一人的林间小道慢悠悠走,阳光暖暖的,走着走着,看到了右边掩映在林中房子,怀疑这是走到哪里来了,又继续往前走,终于对面走来一个人,左右两边的树林略显杂乱,然后我又在想左边的房子,隐约房子间有空地,然后我终于想起来了,那里是植物园的试验园,我也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所在的地方是比较偏僻的林地,以前也从没进入到最深处,除了杂树林也估计没别的啥了,赶紧掉头往回走。回来路上就想去看千丈林,走到千丈林旁边路上,我望着那片直直的树木有些发愣,这片林地颇有气势,所有的树枝都光秃秃的直插天空,林下有很少的人在喝茶,在这片林中人显得如此渺小,对这片千丈林我是挚爱的,很多年前的早春,第一次在林中喝茶就爱上了它,那时景象也是如此,许多年过去了,我来过植物园无数次,脑中对千丈林的记忆,唯有早春的如此光景。夏天抑或秋天,我来看过这片林子吗,好像没有啊。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经过身边,女孩儿爸爸指着树牌让孩子去念是什么树,小孩子走近树,念着喜树,爸爸也重复着喜树。喜树也罢,千丈树也罢,都是我喜欢的名字。

 

    从千丈林出来就到了海棠园,路边有几棵山樱,花渐渐在开了,一对老夫妻在山樱树下喝茶,这几棵山樱树都不及樱花园附近的那棵山樱大,可惜那棵山樱不见了,原地种下的是一棵不很大的山樱,之后在植物园的微博上得知早先那棵大山樱树去年被风刮倒了。补种了一棵。这个时候去植物园目的就是看那棵大山樱的。已有几个早春,我都会去看那棵山樱,看它满树开花的景致,在树下徘徊良久,一年又一年,一到早春就开始想念。往后的日子只有对着往年拍的照片怀念了。真的是“世间好物不坚牢”啊,或者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此这般来安慰自己了。

 

    海棠园中唯殷红的贴梗海棠开得稍多一些,忽然瞥到一株贴梗海棠的附近有十几个端着长枪短炮相机的男人们坐在那里,看那架势我就知道是在守什么鸟儿。悄悄问在路边吃饭的大叔,问在守什么鸟,他说是什么太阳鸟,开始没听明白是什么太阳鸟,记住了音,回来查才知是叉尾太阳鸟的。又问长得乖不乖,大小,他说乖得很,很小,问拍到没有,说是拍到了,相机里有,问等会是不是要来,他说是的。等太阳鸟来的间隙,大叔们闲聊着开着玩笑,有个大叔说出去吃饭都像是直接往胃里倒,二两酒两口就喝了。我听着直乐,痴迷什么大体如此。守候拍鸟真是需要极大的耐心,没有那份热爱支撑是无法坚持的。当时我猜想着太阳鸟是什么模样,也大体知道只有特别好看的鸟,才会引起这些拍鸟迷如此兴师动众。早前见过在华西拍翠鸟的人们,也是如此等待。我很想看看太阳鸟长什么样子,也在路边等待着,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来,有些兴味索然,想着是不是回家去网上搜来看,然后又想亲眼看到跟看图片是不一样的,犹豫着走不走时,已过去了二十多分钟,这拨人确实把游客吸引过来了,各种好奇,他们也被围观。终于看到众摄影家全神惯注盯着镜头了,我也顺着他们的镜头方向看去,在那棵海棠树的低矮的枝上,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那只太阳鸟,隔得远,鸟小,大致毛色很美,嘴喙长长尖尖的,是吃花蜜的鸟儿。几分钟后太阳鸟飞走,众摄影家们又开始另一轮的等待。我转身离开。

 

    回家查到是叉尾太阳鸟。又细看了太阳鸟的图片,确实美。稍后的3月19号,又与女友们去植物园,再次经过拍叉尾太阳鸟的海棠树下,已没人在树下守候了。

 

2016-2-20草拟3月25日修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黄浅而芽”

    才是正月十三,阳光的灿烂让人错觉春已深。与朋友约在沙河边喝茶,避开了太阳当头晒的空坝,也尽量避开了人声的嘈杂,和吸二手烟的苦恼,桌椅安在女贞树下,高高的构树还没发芽,只有河边的几丛芭蕉依旧绿着。去早了又没带书,打开耳机听村上春树的《1973年的弹子房》,盯着缓缓流逝的河水发呆。岸边的高大梧桐枯黄的叶子还在枝上,时不时听到树梢上有风吹的沙沙声,黄叶会缓缓落下,或在地上,或飘落水面,顺水飘到远方。望着河对的岸的柳树,看了很久才发觉只有浅浅一点黄色,随时也可以忽略的感觉,才想起来时经过三洞桥上,我站在桥上看河水,一点没觉察到柳树,记得去年早春时节过来,站桥上一看,柳树浅浅的绿是最美的,后来砚说再过几天,或下周柳树的颜色就很不一样,可惜没有时间随时过来。已进入七九第七天了,九九歌里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今年的春稍晚了些。去年此时灵岩山上的樱桃花都开了,而今年还没动静。

 

    天暖和就看到了很多鸟在河两岸飞来飞去,黑白色的点水雀(鹡鸰),最爱紧贴着水面起伏飞过,一群小小的麻雀在河滩上争食鸡鸭的食物,最可爱的是柳莺,也分不清是哪种柳莺,就在近旁的矮树上跳来跳去找吃的,飞来飞去,声音细细特别好听。

 

    坐到下午近五点,我提议沿河走到府青路,离开喝茶的地方不远,河道略微拐弯处的水流有些湍急,水色看着很好看,连水面上不时会飘浮的拉圾在此处也看不到。往李家沱方向走,河边迎春花零星开着。柳树的绿也只是浅浅的。在快到府青路的时候,我们在河边柳树下停留,仔细看发芽的树枝,芽才长了不及一厘米。我忽然想起前些天晚上在书房翻《顾随说禅》,书中一篇后记写到了柳树。顾随先生写到:“小庵位于古城的前海之后,后海之前,海边有不少杨柳。记得刘同人记白石庄之柳树曰:‘春黄浅而芽,绿浅而眉,深而眼。春老絮而白,夏,丝迢迢以风,阴隆隆以日,秋,叶黄而落,而坠条当当,而霜柯鸣于树’云云,就不啻为庵旁海畔的柳树的写照……。”顾随写到的海就是什刹海,某年冬天小雪时节独自在什刹海逛了半天,我记得海畔高高的杨树,柳树实不记得了。倒是刘同人写柳树别致又简练,此时的我们所见的柳树应是“春黄浅而芽”吧。翻开刘同人的《帝京景物略》找写白石庄那篇来看,刘同人还写到:“柳色时变,闲者惊之。声亦时变也,静者省之。”关于柳色时变,是深有体会的,大致就是早春到仲春那段时间。而后者,声的变化没体会过。

2016-2-20—2016-2-22元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爪花

    翻王士祯《香祖笔记》,卷九有一段写到:“蜀道有花名龙爪花,色殷红,秋日开林薄间,甚艳;又有虫,其声清越,如声磬然。予壬子初入蜀,曾有绝句云:‘稻熟田家雨又风,枝枝龙爪出林红。数声清磬不知处,山子晚啼黄叶中。’”清康熙壬子年为1672年。乍看到龙爪花,还愣了一下,一时想不起是什么花,后来才想起是红花石蒜。很熟悉的名字是彼岸花,来自小津安二郎的一部电影名。我也记得之前曾下过《彼岸花》的剧本,八十年代剧本译名就叫《龙爪花》。

               

    龙爪花开在秋天,某年十月曾在大熊猫基地的路边看到几朵,真是难看。而在山间偶尔遇到一朵,也觉分外美,有遗世独立的孤寂感。去年秋天见花摊卖黄色的龙爪花,想了想这花还真不知该怎么插好。

2016-1-26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里那些红红的果实

    日近大雪节气,天渐渐冷了。每日上下都要经过的一排南天竺果实一天比一天红了。中午路过终于忍不住摘了一枝拿来插瓶。

 

    秋冬是观叶赏果的季节。前些日子我经过人民南路三段,看人行道上的桃叶卫矛树,枝上的果实已开始红了,树枝高,只能远观无法近睹。桃叶卫矛的果实红得别具一格,蒴果四瓣,呈漂亮的粉红色,开裂后露出橙红色的假种皮,色泽配搭异常美丽,树叶在冬深时变红也很好看。近年认识了这树后,冬天每每经过人南三段,都会仔细打量它,深深感叹红叶与果实的美。桃叶卫矛还有个俗名叫丝棉木。

 

    下午我在网上查盐肤木,网页上看到了红豆杉的图片,我就想起这是今年初认识的要结红果实的树。元旦下午,从宜家出来去乘公交车,从富森美家俱前过,那边有一排红豆杉,树不高,不经意间看到枝桠间一颗颗红色的果子,非常美丽。在树下捡了一颗,软软的,中间有小小的黑点,稍触碰就破了。抬头看树,暗绿色的枝叶有红果点缀其间,也好看起来。曾经无数次,我从这排红豆杉前过,都要默默嘀咕,这树结不结果啊。想不到结出果来美得惊人。

 

    想起最初被这些冬天树枝上成串的果实吸引,应该是许多年前遇到的火棘果,火棘春天开一簇簇小白花,花后结果,由青变到冬天的橙红,时间是漫长的,等待也是值得的,因为非常好看。我那时最初在草堂附近看到火棘花,季节晚些后,我也去看过果实。前些年冬天,我在植物园见到很多火棘果,冬日阴冷中,艳丽的果实会让人眼前一亮。后来有人跟我说,火棘果可以吃,有个名字还叫救军粮。

 

    所遇很漂亮的红果印象比较深的还有某年冬天在北京所见的金银木的果实,记得是十一月十来号,那天抵京的时候是下午,北京初冬的天气也极好,阳光灿烂,我乘坐机场大巴在路边看到的金银木。很惊艳。稍后几天在北京,我走在路上也在街边遇到,当时不知名,图片发到博客上,有网友说是金银木这才认识,但回成都后,还没见到过。

 

    若说冬天会结红果的植物也很多,但不认识的话可以忽略不计,如我前年冬天在青城后山,也看到许多好看的果实,但叫不出名也就很隔膜。然而却有一种植物的果实让我很惊喜。这就是冬青卫矛了。其实我们这里一直叫这种植物为冬青,做为绿篱从小就认识,简直可以属视若无睹的那种植物,永远都是绿色,以致于前年在家门口看到那棵剪成球形的冬青开黄绿色的小花而大吃一惊,我还以为它从来不开花的,去冬在青城后山的山顶白云寺,冬青红艳艳的果实又让我吃了一惊。那天两千多米高的白云寺天空明净,冬日的阳光照在冬青果上,是那种纤尘不染的红,美得醉人。

 

    最后说到南天竹的果实了,做为绿篱生长在城市中的植物,南天竹其实一直很平常。植物本身有一种特别的气味,说不上好闻不好闻。扯一片叶子或摸摸,手上都会留下味道。南天竹的花黄白色,小花成簇,叶子冬天变红,果实随天渐冷变红。因为常见,加上路边随时修剪,有时看到果实变红也不会太在意。今年秋深后,我特别注意天天经过的一段路上的南天竹,看着果实由青变红,修剪得平平整整的那段没啥好看,果实都极少,有也藏在下面了。有很短的一段,几米的样子,南天竹没有修剪,枝叶恣意生长,长得有两米多高,红艳艳的果实一串串,我每每都要仰视。若雨后,天晴就更加好看。难怪归庄要把南天竹果实列为看寒花的植物之一,其他的寒花是晚菊、蜡梅、水仙和茶花。归庄的《寻花日记》中,有一篇《看寒花记》,文中记叙冬深的一个月中,在昆山境内四处寻寒花看,其中看天竹就有八处,所到之处,都是当地人家的园子所种,初看此篇,我对南天竹有些不以为然,然后仔细反复看了以后,我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归庄对南天竹念念不忘。你看他笔下某处园子的南天竹如此的盛况就可以想像有多好看了:“庭中天烛一大丛,高十余尺,约可百穗,错落照耀,信属奇观。”归庄一友与之言:“昔年同友人入蜀,过荆门,遍山皆天烛,高二三丈,穗亦三四尺,望之如霞。”这种景像是令人神往的。

2015-12-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津电影中的八角金盘

小津电影中的八角金盘

 

小津电影中的八角金盘

《小早川家之秋》

近日又开始看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了。九月末读《惜别》,止庵在书中提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母亲一起在北京各处看电影回顾展。其中写到一次日本电影回顾展:“说实话当时我也不太懂《秋刀鱼的味道》何以要把《晚春》曾经讲过的类似故事再讲一遍,多年后重看才明白。等我们活到一定的年龄,慢慢就活到了小津的电影里了,他是在人生安静的地方等着我们。”

 

小津电影我也是渐渐喜欢上的。记得十多年前,从电脑城买的小津电影碟,D版压缩碟,把十多部电影装在五张碟中。那年刚开始接触小津电影,看了几部下来,什么也说不上。过了些年重看,才开始喜欢。其中《东京物语》看了好几遍。明白了那句话,越是单调简单,越是耐久。这次是想把小津重要的十三部电影看一遍,因为此时正是秋天,刚好小津生前拍的最后几部电影的季节都是秋天,于是从末一部看起,《秋刀鱼之味》之后是《小早川家之秋》,《秋日和》,这几部以秋天为背景的片子中,常有秋天的鸡冠花,雁来红突出秋日气氛,红色的花叶出现在这些片子中,感觉不到秋日的阴郁肃杀,颇为明艳。除了艳丽的色彩,素朴的植物是常绿的八角金盘,本身在我看来很寻常的植物,出现在画面中,仔细观察下去,也颇为适当,彩色片子看了几部后,又看黑白片,《晚春》镜头中貌似也有八角金盘的影子,当接着一部一部把这十三部看到还余两部的时候,我吃惊的发现,无论黑白片还是彩色片,大多数片子里面人家的庭院都有八角金盘出现,彩色的《彼岸花》里还特别多。甚至《早春》中的女主角穿的浴衣也是八角金盘写意的花和叶。暗想小津的片子一惯讲究构图,八角金盘的入镜想必也非寻常。

小津电影中的八角金盘

《早春》

小津电影中的八角金盘

 

在网上查八角金盘,原产地是日本南部和中国华东、华北等地。难怪会在日本作家的书或诗中读到。铃木昶的《香草美人》写的植物都是药用植物,八角金盘列入了夏天的植物当中。文章说八角金盘在日本有个传说可以避邪,因此很多人都把它种植在自家庭院里。铃木昶写到:“八角金盘的叶子很大,呈手掌状,并带有长长的柄。到了秋天,茎的前端会长出许多白色的小花,如诗所云:‘轻轻招手,夜幕即来’(时颜作)。”想起种田山头火的俳句也写过八角金盘:“未闻人语,八角金盘花寂寂。”时间为1937年。山头火的俳句写得好,铃木昶的文也不错,若是之前不认识八盘金盘,我说不定真的会因为这些文字,电影爱上它的。

 

说起日本人在庭园中种八角金盘,我就想起了室生犀星的《造园的人》,在《冬日庭园》一文中写到的八角金盘。关于冬日庭园的树木,室生写了山茶、松竹梅,还有枸杞,枸杞红红的果实是冬日庭园的一美,曾在苏州园林见过。关于八角金盘室生犀星如是写到:“八角金盘没什么品位,却在晨霜中神清气爽,得意洋洋。当她的花籽逐渐变得黑亮时,最为美丽。”为了这最后一句话,去年我认认真真观察过八角金盘。

 

办公室楼下的花园中种了几株八角金盘,我每天早上穿过好又多商场背后的货物通道,就到办公室所属大楼的楼下,右手边就是小花园,八角金盘就在里面,它们一般只有一米多高,夹杂在蜡梅树间,周围还有些晚饭花。夏天早上过来的时候晚饭花才刚刚谢的样子。八角金盘实在不起眼。说起认识八角金盘也有些年头了,之前对它没什么印象。认识它的那次是与朋友去三圣乡喝茶,顺便去人家地里看栽的花木,看到不认识的植物就问,这就是八角金盘了,人家说你数叶子有八个角,果然数了也就记住了。记得那次我五块钱买了棵大栀子,八角金盘也很便宜,好像是我一个朋友买了。我那时就对八角金盘没什么特别好感,只是认识了而已。后来觉得八角金盘挺常见,比如立交桥下就种了好多,或者路边也有。小区林下也种了几株,开白花的样子也见过。它真的就是大路货,是那种并不想养家里的那种植物,就跟有几年立交桥下种了大片大片的扁竹兰一样。

 

去年看了室生犀星的文,秋天我注意到楼下的八角金盘开了白花,花谢后结了青色的果实,果实从青色长到黑色时间很长,终于等到果实完全变成黑色后,我摘了一枝,摸着就像橡胶一样,插了很长时间的瓶。这些天我又在注意看那棵八角金盘,叶长得密密实实,还没开花的迹象。倒是在别的地方看到的八角金盘都已开出了白色的花,秋风渐吹渐冷,八角金盘的白花静静地等待着冬天来临。

2015-11-7立冬以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柑橘凤蝶养成日记(二)

柑橘凤蝶养成日记(二)

十月二十日 周二

 

这几天气温都在25、6度左右,空气也不好。早晚略为凉些,要穿一件薄外衣。下午两点过从外面回到小区,为了找柑橘幼虫,我没从地下室走,而是走的上面。在单元门边的柑橘树上又找幼虫,这次看到了两只,跟我扔的相似,那种绿色。带了一只回家。还摘了几片嫩叶,放在一个花盆里,兰色小越说放鱼缸里,我没鱼缸。怕幼虫从花盆里爬出来,上面盖了一个铁丝网的东西,可以通气。不知幼虫怎么变蝶,在百度上搜,竟然搜到一个孩子养柑橘凤蝶的日记。写得还很详细,那是真爱。大致也了解幼虫的情况,这种幼虫有五龄,从小到大不同的阶段,我早先扔掉的那应该是两龄或三龄,现在绿色的这个样子或许是四或五龄,至于化蛹、做蛹,羽化,也大致看了下,具体也要到幼虫长到某个阶段慢慢观察才会更清楚。

 

十月二十一日 周三

 

早起看柑橘凤蝶幼虫,挺正常的。吃了叶拉了屎,爬到了盆壁上,把它赶了下去。放了一根月季枝条进去。说是幼虫会在枝条上做蛹。天气继续26度。下午回家在楼下摘柑橘嫩叶,摘叶时看到嫩叶上的黄绿色小点,怀疑是凤蝶的卵。一起摘一来带回家。没把有卵的枝叶与幼虫放一起,怕幼虫把它吃了。搁在外面,枝叶搁在一个放了点水的盘里。注意看卵怎么变。

 

十月二十二日 周四

柑橘凤蝶养成日记(二)

 

晚上把养幼虫的盆端进了屋,有卵的枝叶因为有水也没干,很鲜碧,放在飘窗上。幼虫到处爬,爬到丝网盖上,我担心若它在丝网上做蛹咋办啊。赶它下去的时,两根红须弹出来,还有一种气味散发出来,说不出是臭味还是什么。早上起来看,赶下去的幼虫又悬在丝网上。

 

凌晨五点开始下雨,雨一上午都大。中午前去科分院图书馆帮小孩还书,从棕北小区穿过去,大雨的街上,人少。过小游园时,看到地上芙蓉花整朵落地上,忍不住捡了起来,才看到旁边的芙蓉树,枝头花朵绽放。在科分院门口问守门的图书馆位置,他说了地方,前面路口右拐,看到报亭左拐,好在也有路标,顺利找到。还了书原路出来。从西物所这条路去了玉林小区。午后雨渐小。

 

下午回家看幼虫又在盆底,放了柑橘叶进去,晚上看它又在吃。据网查若到末龄要化蛹前是不吃东西。

 

傍晚六点看月光夕开花。先骨朵略微绽开,过了几分钟看又绽开一点,我拍了照,担心着天色渐渐暗下来,拍照不易,七月那次开,虽也是六点过开,但那时要八点天才黑。我看着花苞一点点涨大,这时就只想趁天黑前多拍几张。还想不知啥时才会全开。风一直不停的吹,摇晃着藤枝,忽然花瓣就在我眼前迅速打开,一朵完整的花出现在眼前,仿佛是风吹开似的,我完全呆了。那种惊喜难以言喻。从未亲眼目睹过牵牛花从骨朵绽开的过程,看过昙花开,它是缓慢的。你只要用心都是不会错过的。不知其它的牵牛花开花也是否如此迅速。

柑橘凤蝶养成日记(二)

 

柑橘凤蝶养成日记(二)

 月光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柑橘凤蝶养成日记(一)

柑橘凤蝶养成日记(一)

十月十八日 周日

 

下午在阳台上看花,见柑橘树叶有点软塌塌的垂着,土很干,缺水,就去浇水。在枝叶间又看到了那种绿色的虫,长约三公分,伏在叶上,看其它叶子上还有。想起前些日子,当这种虫还小的时候,是另一个样子,我一见就很讨厌,赶紧把叶子连虫扯来扔了,这种青色的虫子每年都会出现在柑橘树上,每次一见都是扯叶子扔,倒没打过药。

 

这棵柑橘树栽了很多年了,那次是在沙西线上的一家花市买的,记得那次坐得好长时间的公交车。同时买的还有棵垂丝海棠,海棠大概在第二年就死了。柑橘树初种上时,还指望结果,但很多年过去了,从不结果也就死心了。倒是每年初夏会开几朵小白花,很香,曾换过盆,还是长得不太好,也老爱长虫。小轩说把它移到楼下去栽,我又懒没动。其实我是很喜欢柑橘枝叶的气味,有一年蒸叶儿粑时还把叶子垫在下面,蒸好的叶儿粑也有柑橘的气味。上半年在南站花市,问一棵种盆里的柠檬,价太贵,再又想到柑橘树就罢了。

 

我看到柑橘树上的青虫,照例还是小心连叶扯下来,这次先没扔,而是放在阳台栏杆上拍了两张照片传到微博上,觉得好玩,我知道有许多女孩子是怕这种虫的。没想到有个朋友说这虫是柑橘凤蝶的幼虫,我大吃一惊,百度来看是哪种蝴蝶,然后看了一段关于柑橘凤蝶的介绍。图片传了以后,我就把青虫连叶扔楼下去了。

 

十月十九日 周一

 

中午为了买发票的事去了新的武侯政务大厅,在机投镇,回来已是下午两点过。博上有朋友们提议养柑橘凤蝶幼虫,看它化蝶。后来一想觉得变蝶的过程或许有意思。昨天已树上摘了两只虫扔掉了。我又在柑橘树上找虫,看了两遍一只都没见到,觉得有点失望了。忽想到单元门边那排栀子花间曾见过一棵柑橘树,然后下楼去那棵树上找,楼下这棵柑橘树叶片有被虫吃过的痕迹,但没看到柑橘幼虫。灰溜溜地上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声树杪来

秋声树杪来

 

    十月十一号(周日)上午去健身房,下到地下室,穿过暗暗的停车场,上到地面。出地下室的通道,就正面对着小河边那排高高的树,天空高远,有些微蓝,我望望天和树,忽听到从空中传来树叶的簌簌声,是河边两棵喜树被风吹动着枝叶传出的。声音好似远远地传来,我站到树下去听了一会,秋天的风把喜树大片的叶吹得有些干了,还有些叶吹离了树枝。站了一会儿,风停了,声音也没有了。

 

    昨天翻邓之诚日记查对雪桥诗话的评论,看到文如先生在1952年5月26日的日记中录的恽南田的诗,其中有句“香气六边落,秋声树杪来。”忽就觉得“秋声树杪来”正是那天的写照。

2015年10月15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乙未年伏天日记(一)

2015719日星期日

 

好像进入初伏也没多长时间,酷暑已开始了。这些天白日里太阳火辣辣,下午一、两点走在路上觉热浪滚滚。昨天上午去办公室捣腾某软件,下午去健身房,回家六点过了。周姐说开了车要搭我回去,我婉拒了。近六点走过玉林的那些老巷,清静苍茫,太阳斜斜的光线有些温黄。

 

晚饭后起风了,开着阳台的窗门,风铃吹得响,甚至有那么一阵,我听到了那棵黄桷兰树叶的哗哗响,如是,若这棵树再长几年,更加枝繁叶茂,或许我会经常听到树叶声了。

 

早上看桔梗骨朵,五角棱边渐渐成形,我在网上曾见过桔梗骨朵,非常好看,并不输花开的形状,看着一点点长大,几年种桔梗的失败今年或许会成。

 

2015726日星期日

 

大暑过,天气骤热。连着几日气温都在33度以上,昨在36度左右。唯清晨有凉意。昨晨在楼下跑步,有清风徐来,树叶声响。

 

下午三点过出门,是气温最高之时,天空片云也无,阳光火辣辣,白晃晃。入夜八点过空气还是温热。夜里把《绿里奇迹》看了,三个小时,1999年拍的片子,同为斯蒂芬.芬编剧的片子,之前看的那部《热泪伤痕》更喜欢。

 

桔梗开了两天,昨谢。第一朵。紫色。三月撒的种,刚出苗时遇红蜘蛛,打过药后唯剩一株存活。长骨朵时本来有两个,还很小时夭折一个。于是只剩一个,看着桔梗骨朵渐渐长大,即将开花时的骨朵长出棱角是特别好看的,开花前夜,又被什么东西咬破骨朵,真是欲哭无泪,好在花瓣还是打开。那日看书中说桔梗多年生,我又高兴起来,今年还开不开花不敢说,或许明年继续生长。恐怕会演变为种桔梗三、四年,看花一朵的下场。

 

黄桷兰近日开花,骨朵挺多,夜里就摘几朵置枕边闻香。这次夏中黄桷兰的生长很欣喜,叶长了许多,骨朵也长了很多。无花果又长叶。几朵昙花将开。

 

继续读《邓之诚文史札记》,昨把《知堂书话》上集略略过一遍。

 

今天气温比昨日稍低,因有云。看一下午文如先生日记。一九五八年四月一日,论文风,记:“尝谓能就所思、所见、所闻者,笔而传之,不失其真,使人耐看,便是佳文言。然非读书明理,有胸襟,有修养,不能有此手笔……”

 

细观牵牛一花骨朵,甚异。再则细究,原来是月光夕。

 

2015729日 星期三

 

昙花是周一晚上开的,五朵。月光夕是昨天傍晚六点过开的,天还很明亮,月亮已经升上东南方向的天空,热乎乎的晚风中看月光夕打开花瓣,奇异的是有淡淡的香,像昙花香。若知它这么早就开,我也不至于前两个晚上半夜爬起来看是否开花。清晨六点过起来看,花已将萎谢。

 

读完《邓之诚文史札记》,还要从头看一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记

一早见太阳,天渐晴正。上午十点过去二医院探视病人,坐49路在红星路下车,去庆云南街要经过武成大街上的全蜀艺文史书局,与我想的一样,门还是关着的。去年有一次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搜靖上井的随笔集《穗高的月亮》,看到这家书店有,傍晚兴冲冲地过来,门没开,当时以为这家旧书店已歇业了,后网上查到,并没有歇业,是看店的阿姨因为住得远,只隔天才开门。这家店早先来逛过,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书店生意没以前好。

 

走到庆云南街,抬眼就看到二医院高高的大楼,我想到的是这次一定要买那家著名的糖油果子,在庆云南街上走来走去都没看到只好先去看病人。在十楼的病房待了一个多小时,又跟叶姐说起糖油果子,说没找到,她又叫我在老房子附近找,反正就在二医院附近,而不在庆云南街上。于是从住院大楼出来,我到了另一条街上,仔细一看,原来是四圣祠北街,这条街因为四圣祠那座教堂而早就铭记于心。想不到医院隔壁就是那座教堂。街上还有些老房子。我在这条街上继续找糖油果子,街走完了也没有,不觉中又转到了落虹桥街,我把落虹桥走了一大半还是没找看到,落虹桥街上林荫茂密,然而,我始终无法与三十年前记忆中的落虹桥对上号。八十年代的落虹桥街道窄窄的,两边的房子都是老房子,幽静深邃。我又倒回四圣祠北街,走出街往右拐,还是一排老房子,终于看到简陋的糖油果子小摊,只买了一串,五个三块。觉得一般,面上比较硬,还不如玉林菜市那家常吃的糖油果子好吃。边走边吃,我往回走去红星路坐49路,又要经过全蜀艺文史书局,想着会不会开店了,果然书店开了。

 

店内幽暗,阿姨坐门口,问我开不开灯,我说不必了。只大略看了看,书很多,分类比较整齐。我看了看笔记类的一些书,上海古藉和中华书局八十年代出版的元明清笔记有一些,价不低,《香祖笔记》标价四十五块,我有的一本巴蜀出版的《李渔随笔》,标价也是四、五十,我才买成十几块。这家店的书价我看着有点晕,《忘山庐日记》标价是四百五,我去年在孔夫子上面买的,比他家店便宜很多。书价都高,看不下去了,跟阿姨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回家把村上春树的随笔《悉尼》读完,这本书初看前面两篇有些泛味,直到村上以第一人称开始写悉尼奥运会才渐渐有趣了。果然多年来还是更加喜欢村上的随笔。

 

早上出门前随翻《负暄三话》,在《阅微草堂》那篇中录有纪晓岚收藏砚的几段款识写得好看,钞一段于此:“余与石庵皆好蓄砚,每互相赠送,亦互相攘夺,虽至爱也不能不割,然彼此均恬不为意也。太平卿相不似声色货利相矜,而惟以此事为笑乐,殆亦后来之佳话与?嘉庆甲子五月十日岚记,时年八十有一。”这段颇有情趣,石庵是刘墉。

 

2015-6-9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木槿

白木槿

 

早上出门时带上相机去园中拍白木槿。树枝虽矮小,花却开得不少。这株木槿开白花是前日傍晚才见到的。此前有几天傍晚未去楼下散步,前晚忽见大吃一惊,单瓣白花颇有风致,很美。离它不远是一棵高大茂盛的重瓣红木槿,花开有三、四年了,年年夏天开很多花。当然我也喜欢。而白木槿所在位置,记得去年还是棵重瓣红木槿,树也不高,去年还开过花,不知何时已换成了白色。我们小区的住户也颇有意思。种花的都是稍年长的阿姨,喜欢种让人怀旧的花,或凤仙或蜀葵。木槿也是此类。昨晚为了看木槿,要楼下走了半个多小时,此间是杜英的花期,远远就闻蜜香。不知谁家小孩摘了两朵白木槿扔地上,我把它们捡了回家。

 

昨晚看《湘绮楼日记》。继续读光绪十年王闿运在成都的日记,忽然就中断了两年多。估计这两年也是王闿运在四川尊经书院的最后两年。我本来感兴趣的就是这部分,昨晚还在想王闿运诗中出满城的小西门在哪个地方。成都日记就中断。接下去是光绪十三年王闿运在湖南的日记。郁闷惨了,一下就有看不下去的感觉。

 

天闷热。继续翻缪荃孙的《云自在龛随笔》,卷三书籍那项,读到两篇题跋很喜欢。书中云:“平湖陆梅谷藏书甚富,刊《奇晋斋丛书》。夫人查氏能诗工词,妾沈虹屏善题跋,亦能诗词。《晏公类要跋后》云:‘乾隆辛丑四月十二立夏日,是岁闰五月,春事未阑,海棠绣球、木笔紫荆、蔷薇花尚繁盛,新装初毕,御砑绫夹衣,晏坐花南水北亭,啜建溪新茗书。’又《记燕文贵溪山萧寺图后》云:‘乾隆丁酉九月廿三日,时花南水北亭新加涂既,木叶凄然欲落,海上青山,微著霜色,如眉新扫。亭外一带,芙蓉如画。亭边老瓦盆,列佳种菊英二十余品。亭中对设长几,一置周施章父敦、秘色柴窑、供佛手柑、花木瓜各数个,灵壁峭峰一座,一陈法书名画。共主君及夫人殿观及此卷,适丫鬟送新橙、蒸梨至,乃相与徘徊叹赏,几疑身不在人世’云云。”观此两则题跋,都只言题外,颇有情致。

 

2015-6-28

白木槿

 

白木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5年牵牛花存档(三)——吹雪笠

2015年牵牛花存档(三)——吹雪笠

 

 

2015年牵牛花存档(三)——吹雪笠

6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5年牵牛花存档(二)——威尼斯狂欢

威尼斯狂欢

2015年牵牛花存档(二)——威尼斯狂欢

 

2015年牵牛花存档(二)——威尼斯狂欢

6月12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5年牵牛花存档(一)——青、红狮子

6月7日,红狮子

2015年牵牛花存档(一)——青、红狮子

 

6月11日,青狮子

2015年牵牛花存档(一)——青、红狮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6页/8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