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逐浪天涯名博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邮箱:liulangliyu@163.com』QQ:87035576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4122
  • 开博时间:2006-04-30
  • 博客排名:第3945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陈哥

离开东汽,最舍不得的还是陈哥。

给陈哥发去短信时,突然不知应该如何措辞,一条短信写了又删,颇费踌躇。

那是2015年的春天,春节甫过,天气回暖,默然矗立的15层大楼缓缓地伸了一个腰,让阳光照了进来。一只斑鸠划过窗外,扑哧扑哧地投入灰蓝的天际。车流不息,人流熙攘,在森严的13楼,我看到围墙外的世界,迷离而温暖。

良久,陈哥回信: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也好……

 

我与东汽,有着一段段的机缘巧合,其中纷扰,此时回想,堪可玩味。

初到宣传部,办公室还未从地震的余氛中缓过劲,从废墟中抢出的物品资料散乱堆放各地,人便在这乱纸堆中办公。六张办公桌,总有一张是空的,这空的一张,便属于陈哥。那时的陈哥体尚康健,可以四处游走,加以震后诸事繁冗,职责所在,宣传部也就难得觅其影踪,以至于我入职一两个月后,还不知这空桌主人是何模样。

后来,导师带徒开始了。李科长让我在陈哥与杨姐中择一导师,助我成长。我颇为难,毕竟两人都不熟识,于是求助于一朋友说:陈哥是老报人、老主任,但神龙见首不见尾,十天半月也难见一次;杨姐是东汽名记,也是副主任,人气颇高,该选谁呢?

朋友不假思索,说:“你傻呀,当然选主任了!”

于是,陈哥便成了我的导师。

那时的我,并无在东汽长驻的想法,工作上的事,也就无所挂心,常常在临门的位置上枯坐一整天,翻些东汽旧闻,或是打打下手,一天便厮混过去。而陈哥,也依然偶尔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嘉陵夜遊

 

乙未七月,予攜妻還鄉,暮游于嘉陵之畔。是日酷暑,晚風徐來,夜色微醺;霞光落照,影印江城。火峰、靈雲二山,夾江對峙,如天門中開,導流深遠。江左崖壁之下,長草葳蕤、亂石崢嶸,而水甚淺緩,乃有數十鄉民浸身其間,以做消暑之便。

予深以為喜,語妻曰:“都府掘地成溝、合水為池,四圍之間,不過數十丈而已;何如依山做枕,臥江為床,沐江風之浩蕩,覽長夜之未央?”

妻笑曰:“泅水之技,君之所短;浮誇之言,君之所長。君不聞暴虎馮河,聖人不與,況吾與子乎?”

予曰:“雖如此,願當一試!”

於是奮情思、褪衣履、縱心神、涉江水。水至於腹胸而止。乃橫江陳臥,以區區之身,投之于浩浩嘉陵。時值初夜,明月垂天,光華朗照,疏星晦明,江波幽眇。忽見一船劃江而去,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年

少年

 

突然之间,仿佛就回到了十五年前。

一个意外的邀请,一个意料不到的微信群,硬生生地将我从现实生活拉回了遥远的记忆。时光飞逝,许多面容已漫漶不清,许多故事也都逐渐褪色,而久别后的重逢,让我们在这个冰冷的网络世界,显得雀跃无比。

大概十八年前,我们这群人因缘巧合地走在了一起。从小学到初中,表面上看只是换了一所学校,实际却是身份的跨越——中学生,意味着你不再是小屁孩儿,可以耍朋友、谈恋爱和欺负小学生了。

那时二中还不是高完中,操场上的煤渣石子四处乱跑,一到下雨,烂泥糊地、积水漫天,卡车一过,水花飞溅,那时的教学楼还只有三层。

刚入校时,由于小学成分不好,我们一帮四小毕业的人颇受歧视。因为是村小,挨打受骂的机会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归

回归

 

重回成都,每天都有许多往事浮上心头。

一环路上,34与27路车依然沿着顺逆时针的方向给这个城市画圈,只是速度慢了许多。从九眼桥到磨子桥,这短短的一程,总能让一路茫然的我振作起来,随车眺望。我不确定能隔着车窗望出些什么,只是觉得,那一带隐隐约约、似曾相识。

事实上,我不过在这里呆了两年时间,两年一瞬,白驹过隙,仿佛一闪即逝。然而这两年,却是我人生中最纯粹、最自由的时光,我的黄金时代。

十多年前,当我独自带着大堆的行李徘徊在成都街头时,这个城市的拥挤、喧闹、繁杂让我无所适从。在我之前的生活经验里,过马路是不用看什么红绿灯的,从一地到另一地,也无需坐什么公交车。然而在成都,这一切却如吃饭喝水般正常。这让初来乍到的我无比想念嘉陵江边那个安静的小城,尽管我对她有着许多复杂的情感。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1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香子 夜雨

  

行香子 夜雨

夜色襲人,燈火黃昏。涼風起,吹盡煙塵。隔窗聽雨,如夢如真。

憶望江樓、薛濤井、竹林村。

浪蕩七年,頗負此身。江山好,處處銷魂。流光易老,濁酒盈樽。

看樹飄搖、花零落、葉紛紛。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踏莎行

 

落月橫江,風煙迷渡,青山望斷無歸路。此身輾轉類飄蓬,不從南北東西去。

燕子呢喃,梧桐飛絮,韶光那可留春駐。且將微願付紅塵,一彎舟影斜陽暮。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臨江仙

  

臨江仙(今韻)

 

歸去東籬頻把酒,無邊醉語清狂。無邊舊夢壓新床,無邊明月夜,何處照吾鄉?

也羨輕舟拂碧水,一杆碎影池塘。一杆葉綠複花黃,一杆春色老,莫負好韶光。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腊八

  

 

半野孤城半野秋,每逢新岁益添忧。

卿为圣手余为子,钩者伏诛国者

分类:夜雨芭蕉掩落花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调昊野

  

调昊野

 

吾儿弱且小,萌萌复了了。

混沌眼初开,溟濛迷昏晓。

分类:举杯邀月婵娟笑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杉哥

  

杉    哥

 

阿  浪

 

一般来说,行走江湖,总得有两样傍身之技,使人苟且存活。哪怕是坑蒙拐骗、烧杀抢掠,靠的也是铁打的本事——当然,这特指走南闯北的贩夫走卒,或是横冲直闯的流寇响马,与杉哥无关。但杉哥也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并浸淫其中,以此无益之事,打发其有涯之生。

杉哥长我一辈,严格说来,称兄道弟并不合适。但方外之人,从来不拘什么礼节。据说,其祖辈世代居于松花江畔,看惯了极寒之地的炎凉,然后就被“三线建设”的大潮卷到了山镇汉旺。在这里,杉哥告别了极北之地的苦寒,命运也悄然地发生了改变。

分类:却引诸友共品茶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蝉

  

 

无欲佯狂久,清心入杳冥。

空山幽碧树,晓月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1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松花江

松花江

 

春天,冰河窃窃私语

憋了一个冬天的沉默,在四月相互挤压

许多秘密被吞进水中,又涌出来

渔人再也打捞不到

 

春天,松花江开始苏醒

一伸懒腰,那白色的铠甲就片片龟裂

江风浩荡,冬天的痕迹融入水中

缓缓朝下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1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油菜

  

 

油菜

 

你盛开在记忆中蒙眬的春天

又在回忆里一一凋零,就像从前

那些村庄,那些河流,那些沉默的树

那熟悉的炊烟,穿过竹林

穿过深蓝的暮色,消失在遥远的天穹

 

那是记忆中蒙眬的春天

我牵着妹妹的手,走在寂静的田野

天空湛蓝,三月的蝴蝶翻飞

那暖黄的光,在大地上肆意涂抹

而花香,在春寒中消褪

 

那是许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乡

 

怀乡

 

踽踽飘零客,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屋

  

 

小屋

 

我沉醉在昨日的酒里,就像

墙壁的老时钟,依然走着旧日的节奏

山空了,楼倒了,树却还在

只是,一层厚厚的水泥

切断了它与大地的联系

 

窗外的风景,闪烁不停

霓虹灯点亮了昏黄的黑夜,而

分类:不知何处是天涯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